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22.葉徐兩家之別  
   
322.葉徐兩家之別

322.葉家和徐家

"父親."

"祖父."徐鴻羽四人先後向清云先生行禮.清云先生著眼前的兒子孫兒,還有被徐清塵抱在懷里的重孫,原本因為葉文華而激起的幾分怒火也漸漸的消散了.點頭道:"都坐下話吧.塵兒是何時回來的?"徐清塵笑道:"回祖父,剛剛才到.正過來給祖父請個安呢,聽來了客人,父親和二叔二弟便也一起過來了."

清云先生點頭笑道:"你一路幸苦了,回頭好好歇歇."

因為原本葉家的眾人在座,徐鴻羽等人一來這位次就就有些尷尬了.葉老夫人自恃年過自然不會起來給誰讓座,還好葉文華在官場上混了幾十年也不是真的不懂事的.連忙站起身來給徐鴻羽讓座,坐在另一邊的葉王氏葉琳和那青年男子也跟著站了起來.只有那葉容確實個極其不懂事的,左右望了望自己的父母就是不跟站起身來,氣得葉文華臉色又是一陣青一陣白.徐鴻羽也不在意葉文華的臉色,笑容可掬的著葉容道:"葉家好教養."

一連被人用同樣的話誇了兩次,葉容越發的得意非凡起來.絲毫不明白他爹為何臉色那般難,葉老夫人雖然明白有些不妥,但是這麼多年來葉容卻是葉家唯一的男丁,自然是疼愛非常.若早幾年葉老夫人還懷著兒子還能再生個孫子的念頭的話,這幾年一直都沒什麼消息這心思也就漸漸的淡了.只想著這里是自己嫡孫女的府邸,想必也沒什麼關系的.

葉璃著葉家眾人的神,心中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她對葉家確實有些心結,但是也並非是那種喜歡落井下石的人.若是葉文華將葉容調教成才了在西北也未必不能有幾分出息.只可惜葉家如此形狀實在是讓人十分失望.雖然葉璃不會對葉家出手,但是也不代表她會聖母心腸的去扶持一家子根本扶不起來的親戚,只怕到時候平白給定王府抹黑.

徐清塵將墨寶放在腿上逗弄著,一邊含笑向葉文華淡淡笑道:"葉老爺是什麼時候到璃城的?"

葉文華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從前見面徐清塵還給點面子稱他一聲姑父,如今卻是連這點面子上的功夫也不願意做了.早逝的徐氏並未為葉家留下男丁,膝下只有葉璃這一個女兒.而如今葉璃也早已出嫁了,徐家不認葉家這門親家也沒有什麼不過去的.

"已經來了一個月多了."葉文華強笑道.

徐清塵點頭道:"這段時間,璃兒和定王出征在外,我也遠在飛鴻關.父親和二叔公務繁忙,若是有什麼怠慢葉老爺的地方還望見諒."葉文華哪里敢嫌棄徐鴻羽二人怠慢,在徐鴻羽面前葉文華即使官至尚了很多時候也覺得抬不起頭來.對徐鴻彥雖然沒這麼嚴重,但是卻也還是有幾分仿佛天生的自慚形穢.所以當初在楚京那麼多年,徐鴻彥官位權勢樣樣不如身為尚兼昭儀父親的葉文華,但是葉文華也從來不在徐鴻彥面前擺架子.也正是因此,葉文華才一直不喜歡徐家,沒有一個稍有志氣的男人喜歡在外家面前永遠底一等.只可惜,現在葉文華在徐家面前已經低了不止一等了.

葉老夫人搶在葉文華之前笑吟吟的道:"怎麼會?咱們都是自家人,便是一時受些委屈也不算什麼.璃兒也是個孝順的,自然不會薄待了自家人."

徐清塵挑了挑眉,笑容淡然的了葉老夫人一眼,這是…還是覺得被薄待了麼?

徐鴻羽問道:"葉家以後有什麼打算?"

葉文華剛想但憑大哥做主,話還沒出口就聽到葉老夫人含笑著葉璃道:"之前璃兒不在家也就罷了.如今璃兒卻是有了幾個月的身孕,定王又不在咱們自然是要在府里照顧璃兒的."一邊的徐二夫人聞,頓時被氣得樂了,淡然道:"原來葉老夫人都當咱們是擺設了?"

"夫人."徐鴻彥淡淡的止住了徐二夫人的怒火,跟這樣的一家人較真平白的失了身份.

徐二夫人也是被葉老夫人的厚臉皮給氣著了,被丈夫一提醒自然也就壓下了火氣.不屑的掃了一眼葉老夫人不在語,若是璃兒的親娘在世住進王府照顧女兒自然是對的,但是帶著妾扶正的繼室和一家老拖家帶口的住進嫡女的家里來,也只有葉老夫人好意思開這個口.

其實葉老夫人也知道自己這話有些失了體統.但是她這一輩子的經曆也可的上是跌宕起伏了,當年從大楚偏僻之地的一個帶著兒子的寡婦,到後來兒子考中了進士又被徐家招為女婿,一下子成了大楚最悠遠清貴的香門第的親家.再到後來成了尚府的老夫人,幾個孫女一個做了皇妃兩個做了王妃是何等的風光得意.再到後來葉文華被皇帝貶為庶民,她們重新回到老家雖然因為有幾分家底日子過的還不錯,但是比起在楚京的日子簡直是天翻地覆.這樣葉老夫人如何能甘心?如今到了璃城以後,雖然她有著定王妃祖母的身份,璃城里許多貴婦們卻並不將她的有多重.再徐家兩位夫人,就連還年輕的徐家二少夫人在璃城也是數一數二讓人追捧的對象,這一切不正是因為葉璃這個定王妃麼?這也更加堅定了葉老夫人想要住進王府的想法.

旁邊的葉王氏雖然沒有話,但是她的神色也知道葉老夫人所的也是她所想的.這大廳里除了葉家那幾個,哪一個不是人精,自然將他們的心思得一清二楚,也就更加不屑這一家子的做派了.

墨寶坐在徐清塵懷里,疑惑的問道:"娘親,外祖父和外太祖母都要住進咱們家里麼?"

葉璃笑而不答,笑眯眯的著兒子問道:"寶喜歡麼?"

墨寶猶豫了一下,不解的問道:"外祖父和外太祖母為什麼要住在咱們家?大舅公不是給他們准備了房子麼,難道他們的房子不能住人?"葉老夫人慈愛的著墨寶笑道:"你娘親有了身孕,太祖母留在府中好照顧她啊.還有你外公可以教你讀,你外公以前可是進士呢.還有你容舅舅,可以陪你玩兒啊."

墨寶很不給面子的撇了撇嘴,將臉埋進了徐清塵懷里.爺才不要那麼丑的人一起玩兒呢,丑也就丑了,還那麼笨.連大舅諷刺他都沒聽出來,還傻樂!爺甯願跟舅舅和韓明晰一起玩兒.

"進士是什麼?很厲害麼?"墨寶眨眼睛問道.

徐清塵淡淡笑道:"你太公,舅公還就舅舅們都得過進士."進士在別的地兒或許很厲害,在徐家卻是最不值錢的.徐家上百年來所有子弟無一例外最少都是中過甲榜進士的.也就是,在徐家考過了進士才算你學業有成了.聞,墨寶真誠的著葉老夫人道:"我們家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我們家有八個進士.而且…我有太公教我讀,外祖父比太公還厲害麼?"

葉文華嚇得一身冷汗,連忙陪笑道:"你太公的學文是天下最好的,能跟著太公讀是天大的福氣.外公哪里比得上…"

被墨寶這麼一哽,葉老夫人的臉色也有些不好了.心中也越發不喜歡起這個一見面就不給自己面子的重外孫了,只不過她還有幾分理智,知道墨寶的身份並不是她可以隨意出口教訓的.

葉璃著窩在徐清塵懷里的兒子對自己的扮了個鬼臉,莞爾一笑向葉文華淡淡問道:"父親,可是現在住的地方有什麼不適?"

葉文華連忙道:"沒有,二哥安排的是玄武大街上的一處宅子,適合寬大.並沒有什麼不適."數年不見,如今再對上這個女兒葉文華再也沒有了當初為人父高高在上的感覺,反而無端的覺得有些心虛.幾年沒見,雖然葉璃依然如故的溫婉淡雅,但是身為上位者以及數次出征的經曆也無可避免的在她身上刻下了令人垂首拜服的氣勢和威儀.日日相見的人或許感覺不大,但是葉文華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個女兒的今非昔比.

葉璃點頭,"如此就好,若是有十分不好的地方父親就在這兒提出來,也免得讓外人以為王爺和苛待了長輩."

葉文華連連忙道一切皆好.他心中也明白這是葉璃對自己的警告,如果安安分分的待在璃城里自然是衣食無憂,但是如果還想要有什麼非分之想,就別怪她這做女兒的無了.雖然被自己的女兒如此對待,葉文華心中難免有些難受,但是面對這徐家眾人自己當初對徐氏和葉璃的忽略也就不由自主的用上腦海,不由得心中更加心虛了.

見葉文華如此,葉璃心中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葉文華此人其實並不糊塗,雖然當初一味的想要往上攀附權貴,對嫡妻薄幸,但是總算還不是笨蛋.若只是他一個人葉璃並不擔心,也不介意將他養在璃城一輩子衣食無憂,也算是全了那一絲血脈親緣.只可惜這葉老夫人和葉王氏卻並不是個安分的,而葉文華對妻子和母親的約束力顯然都是不足,少不得還是要派人盯著她們,免得到時候又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徐鴻羽等人也不過時來露個面罷了,都忙的不行自然不會陪著葉文華閑話.略坐了一會兒,徐鴻羽等人便起身扶著清云先生去休息了,徐清塵也順手將賴在自己身上的墨寶帶走了,只留下葉璃與葉文華等人敘舊.不過即使如此,葉老夫人也沒有機會靠近葉璃什麼親熱的話.徐家眾人一走,青霜和秦風便走了進來一左一右站在葉璃身邊警惕的盯著葉家眾人.原本也不止于此,但是上次在西陵皇城卻將秦風等人嚇得不輕.所以如今秦風等人是真的將葉璃當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弱女子了,只要有外人在場,秦風卓靖林寒等人總有一個是必須守在葉璃身邊三步以內的.葉璃對此雖然有些無奈,卻也知道他們是擔心自己便也不多什麼了.

花廳里一下子少了幾個人頓時安靜了許多,清云先生和徐鴻羽不在,葉文華的臉色也好了許多.

花廳里沉靜了一會兒,許久葉文華才輕咳了一聲問道:"這幾年璃兒可還好?"葉璃輕輕點頭,淡淡笑道:"有勞父親掛心了,一切都好."徐家的人不在了,葉老夫人也放開了許多,著葉璃道:"聽你跟著定王出去打仗去了?你一個女兒家,不好好的在家中相夫教子,跑到戰場上去干什麼?讓外人了還當咱們家的教養不好."剛才在墨寶那里受了氣,葉老夫人不敢對著徐家中人發火,但是對著葉璃訓斥幾句卻是沒有什麼壓力的.

她的話剛出口,到葉璃臉上有些淡了的笑容葉文華心中咯噔一聲知道不好.

只聽葉璃淡淡的笑道:"祖母過慮了,就算有人什麼.也是徐家家教不好,跟葉家扯不上關系."雖然全天下人都知道定王妃姓葉,但是知道到底是哪個葉家還有葉家有那些人的除了楚京的權貴以外還真沒有幾個.再過幾年,只怕連楚京的權貴們也要忘了曾經顯赫一時的葉家了,但是葉璃和徐家的關系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葉老夫人原本義正詞嚴的訓斥被葉璃這麼不軟不硬的頂了回來,頓時臉色一陣白一陣,瞪著葉璃半晌不出話來.

葉璃也無心理會她,側首了一眼坐在最後面的葉琳含笑問道:"這是六妹?這位是……"葉璃有些拘束,見葉璃提起自己連忙上前盈盈一拜道:"琳兒見過三姐.這是我丈夫,沈良."站在葉琳身邊那青年人也連忙跟著葉琳朝著葉璃衣擺道:"沈良見過定王妃."行間有些手足無措,但是卻得出是個老實人.想起葉琳當年年紀便一副八面玲瓏的性子奉承討好著葉王氏和葉瑩,想必這樣的丈夫並不是她原本的希望.但是葉璃不得不,嫁了一個這樣的丈夫或許才是葉琳的福分.

"五妹怎麼沒來?"葉璃問道.對于葉琳葉珊這兩個庶妹,葉璃並不親近卻也沒有太多的惡感.雖然她們當初跟著王氏討好葉瑩,不時的擠兌她,但是到底是為了生存.她若是為了這些陳年舊事為難兩個當年才十二三歲的孩子,也太落下乘了一些.

葉文華輕歎一聲,跟葉璃起這幾年葉家的事.其實倒也沒什麼大事,只有一件葉琳和葉珊當初回到老家都被葉文華指給了當地的兩家還算不錯的人家.只是三年前葉珊難產去了,葉琳如今膝下倒是有一個女兒,還沒有兒子.葉琳的丈夫沈良家里本也是當地的富商,但是沈良是庶子並不能繼承多少家業.如今西南那邊被西陵人占了也是亂的很,沈良便領了自己能得的那一份銀子跟著他們來西北了.

只是沈良比較倒黴,原本以為葉家出了定王妃這個女兒,自己在璃城里做些買賣什麼的就算得不了什麼好處王妃著葉家的面子總會幫襯一二.卻沒想到一到璃城葉家人也不肯安分,折騰出了不少事.沈良因為是家中庶子,自然也從便學會了察觀色.也很快就明白了在定王妃眼里葉家人絕對沒有他們吹噓的那麼重要.依著他們的做派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惹怒了定王府自己還要被連累了.想到此,沈良原本准備這盤兩個鋪子經營的打算也暫時歇下了.只等著況若是真的不好還是換一個地方的好,西北境內也並不是只有璃城一座城市.

葉璃平靜的聽著葉文華完這些瑣事,這才點了點頭向沈良笑道:"既然如此,便好好的在璃城經營吧.璃城別的雖未必好,但是總是比其他地方安定一些的.若是有身份難處,可去韓家找他們的家主.琳兒既是我的庶妹,你們過得好了,我自然也是高興地."

沈良聞,連忙對著葉璃一揖道:"多謝王妃,璃城在王爺和王妃治下如此繁榮,又豈是別處能夠比的上的."聽到定王妃這麼,沈良也安下心來.王妃的意思他也明白了,葉家其他人是其他人,王妃並不會遷怒到自己身上.如果有什麼難處王妃在庶妹的份上也可以提供一些幫助,只要自己明白分寸.其實能得葉璃這麼一句話,沈良也就已經知足了.他自己身為庶子本就生活不易,雖然沒有大富大貴的命卻也不希望自己被岳父家給連累了.著妻子望著王妃的眼中還有幾分羨慕的意味,沈良也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回去一定要好好約束妻子,決不能讓她跟著葉家葉家那兩位胡鬧.

"璃兒……"一直坐在旁邊沒出聲的葉王氏終于有些沉不住氣了,開口叫道.葉璃淡淡挑眉,站在她身後的青霜卻忍不住了,下巴微揚道:"葉夫人,葉老夫人和葉老爺是咱們王妃的長輩也也就罷了,您和咱們王妃可沒什麼關系.王妃的閨名你叫起來只怕是不合適的."

葉王氏臉上一,勉強一笑道:"姑娘這話是怎麼,我是王妃的繼母,怎麼救叫不得閨名了?"

青霜冷笑一聲,道:"葉夫人只是從妾扶正的,稍有些名望的名門世家根本就不承認妾扶為妻的規矩.您連個繼母都算不上吧?勉強算得上是庶母,我們王妃如今是定王妃,在葉家是葉家的嫡女,你有什麼資格如此稱呼?從前不懂規矩也就罷了,仗著有個昭儀女兒旁人也不好直,到了如今葉夫人竟然是還不懂規矩的?"要不,當初葉家的事辦的不地道.雖大楚不像前朝禁止抬妾為正室,但是一般的名門家主也都是不承認不會辦這樣的事的.所以當年在楚京里,雖然大家表面上不什麼,其實暗地里都不怎麼得起葉王氏的.

葉王氏被青霜這麼毫不留的戳到了痛處,臉色更加難起來.神色羞憤的正想些什麼,旁邊的葉文華淡淡道:"稱王妃."

葉王氏雖有不敢,卻也不敢在外面當著婆婆的面頂撞丈夫,只得低聲叫了聲王妃.

葉璃淡淡點頭道:"王夫人有什麼話要?"

葉王氏嘴角一抽,臉上的神色更僵了.別人都叫她葉夫人也就罷了,葉璃卻獨獨叫她王夫人,這簡直跟直接叫她王氏沒有什麼差別.雖然心中恨極,王氏也只能按下心中的怒氣陪笑道:"王妃,是這樣的,你弟弟如今都快要及冠了.卻還一直在家里閑著,所以我閑著王妃能不能為容兒安排一個差事,也好讓他上進一些."聽了這話,葉老夫人心中也是一動,抬頭向座上的葉璃.

葉王氏向著葉容使了個眼色,或許是來之前有教過葉容倒是沒有再胡鬧,對著葉璃乖巧的叫道:"三姐,容兒長大了可以為三姐和姐夫分憂."

葉璃笑容可掬的著眼前長得肥頭大耳的葉容,淡淡一勾唇問道:"哦?那麼…容兒你想要做什麼?"

葉容眼睛一亮,歡喜的道:"容兒想當城里的侍衛統領!"

葉璃身後的秦風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上下打量了一下葉容那一身肥肉.心中暗道:你還想做璃城的守軍統領,城里隨便來個卒子也能揍得你爬不起來.

葉璃微微一笑,道:"有志氣,你為什麼要做侍衛統領?"

葉容傲然道:"前幾天我遇到一個子,聽是什麼將軍的孫子.等我做了統領,我便帶著人去狠狠地揍了一段!"

"容兒!"葉王氏叫道,奈何葉容的太過興高采烈,根本沒聽到王氏的聲音.

"孽子!"葉文華氣急敗壞的怒斥道.

葉璃一眯眼,冷冷道:"好一個帶人去將他打一頓,你可知道侍衛統領帶頭滋事是處以何種懲罰?"

葉容一愣,顯然沒想到帶人去揍個人還要被罰的,"什麼?"

"斬立決!"葉璃冷聲道,"起來,我也想起來了你前幾天給元將軍家的孫子動手的事我還沒有追問.誰給你的膽子在璃城里仗著定王府的名義胡作非為?!"葉老夫人連忙開口道:"璃兒,這也不是容兒的錯,明明是對方仗著…"

葉璃冷笑一聲,道:"祖母,你可知道元將軍家的孫子今年才十歲.葉容多大了?連個十歲的孩子都打不過還好意思拿著定王府的名義去欺壓人家.元將軍年過六十了還在戰場上為定王府出生入死,結果他的孫子在璃城里被定王妃娘家的人欺負?你讓本妃如何跟老將軍交代!?"著,葉璃怒氣越盛重重的在桌上拍了一下,砰地一聲作響卻見葉容嚇得不輕.

葉容被嚇了一跳,卻仍是扭著腦袋道:"又不是我的錯,誰讓那子擋著我的路,我正趕著去……"

啪!葉文華終于忍不住一個耳光扇在了葉容臉上.他來到璃城以後除了來定王府兩次一直閉門不出,還當真不知道有這樣的事,"孽子,你還不閉嘴!"

"老爺,你這是…"見兒子挨打,葉王氏怎麼能干休.

"閉嘴!"葉文華冷冷的掃了葉王氏一眼,轉身對葉璃道:"璃兒,都是為父沒將這孽子交好.今兒咱們先回去了,你身體…好好休息吧,我們不打擾你們."

完不顧葉老夫人和葉王氏的臉色,率先走了出去.葉老夫人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到底兒子才是她的依靠,也只好跟著走了.

葉王氏也只得哭哭啼啼的拉著兒子走了.

上篇:321.父女再相見     下篇:323.定王的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