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23.定王的報複  
   
323.定王的報複

送走了葉家一行人,秦風才問道:"王妃何必對他們如此客氣?"秦風跟著葉璃的時間比較晚一些,雖然並不太了解葉家以前和葉璃的關系,但是也得出來王妃對葉家並沒有對徐家那麼深厚的感,甚至還帶著一絲厭惡的緒在里面.在秦風來,王妃既然討厭葉家的人,就完全沒必要與他們糾纏,直接讓人將人丟出去就行了.

葉璃擺擺手,淡淡道:"不管怎麼葉家與我也還是有著血脈之親的親人,太過干脆了只會讓世人以為定王府冷血無.橫豎他們也起不了什麼風浪.派幾個人暗中著,若是葉容再敢在璃城里惹出什麼事端來.不用客氣給我好好的教訓一頓."

秦風點頭應下此事,回頭便去吩咐人暗中著葉府的動靜.

卻回到葉家一行人回到葉府之後卻並沒有安甯下來.葉老夫人氣咻咻的指責著葉璃的不孝順,葉王氏也哭哭啼啼的葉璃不顧自家兄弟云云.吵得葉文華的腦袋一陣陣發疼.沈良了兩眼,便拉著還想話的葉琳退下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並在心中盤算著過兩天就從葉府搬出去另外覓一個一些的院子居住才好開始經營自己的事業.若是一直留在葉府,只怕自己那點兒家底將來就算是僥幸發達了,也是給葉容做嫁衣.

葉文華按了按太陽穴,沉聲道:"好了,咱們到璃城這麼多天,定王府也沒有虧待咱們,你們消停一些不成麼?"其實若葉文華沒有野心那時不可能的,若是當初沒有野心也不會任由葉王氏操縱讓葉瑩勾搭上墨景黎.但是這幾年在鄉間住著,離開了京城那樣的繁華之地那京城的繁華沖的發昏的頭腦也漸漸地清醒了許多.這幾年下來葉文華也琢磨出了不少事,當初若不是礙于葉璃這個女兒,別自己一家只是被貶為庶民了,能不能活著離開京城還是回事.

更想到當年自己一屆貧寒生能夠在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坐上尚之位,後期固然是自己專營的多,但是前期卻絕對離不開徐家的支持.若是沒有徐家的女婿這樣的背景在後面撐著,京城里那些名門權貴又怎麼會得起自己這樣一個貧寒學子.如此一來,就越發的覺得對不住自己早逝的發妻了.對葉璃這個女兒也更多了幾分愧疚.在聽到這些年葉璃的所作所為,即使是葉文華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曾經不被自己重視的女兒的能耐,心酸愧疚之余心中又多了幾分驕傲.

大廳里的哭啼聲窒了一窒,葉老夫人氣了臉,指著葉文華道:"沒有虧待?你定王府是什麼樣,咱們這個破院子是什麼樣?你再徐家那幾個是什麼樣,你這個做爹的又是什麼樣?這璃城里有幾個人得起你這個定王妃的爹的?"葉王氏也連忙上前道:"老夫人的正是,容兒還是王妃唯一的親弟弟了.可是如今在璃城里竟然連個將軍的孫子都不如.妾身也沒臉出去見人了……"

"沒臉出去就別處去!"葉文華沒好氣的道.母親所的他怎麼會不知道,但是那也要葉家有徐家那個能耐啊.徐家那幾個兄弟哪一個不是有真才實干的?就連年紀最的徐清炎也是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道西北去了,可沒人留在璃城里享福.葉容如果真的是個有才干的,就算不是定王妃的親弟弟,難道定王府還會拒之門外不成?

"都是你這無知婦人寵壞了這個孽障!"想到此處,葉文華臉色更加難.到坐在一邊毫不在意的葉容心中的怒氣更是不打一處來.隨手抄起放在不遠處的雞毛撣子就往葉容身上抽去.葉容一個不妨被抽了個正著,立刻嗷嗷叫起來.嘴里還不停地叫著"祖母救命,娘親救命啊…容兒要死了…"心疼的葉王氏和葉老夫人連忙上前來拉住葉文華,葉老夫人怒罵道:"你這是干什麼?為了葉璃那個嫁出去的丫頭你要抽死自己的兒子不成?你要葉家斷子絕孫是不是?你干脆就打死我這個老婆子算了!"

葉王氏也摟著兒子放聲大哭起來,"老爺…你好狠的心啊,定王妃是你的親女兒,難道容兒就不是你的親生兒子麼?"

聽著眼前吵吵鬧鬧的哭叫聲,在到葉容臉上露出的得意的笑容,葉文華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的無力.一輩子也沒在母親和妻子面前真正硬氣過的葉文華這一次也依然也失敗告終.頹然的扔下了手里的東西,一揮轉身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門外,沈良和葉琳站在一起聽著里面傳來的哭鬧聲.沈良低頭神色淡然的著妻子問道:"你這里,你還要在這里留下去麼?"葉琳張了張嘴,終是有些心有不甘.住在這里,讓還是葉家的六姐定王妃的妹妹.但是搬出去以後她就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沈家庶子的妻子了.以沈良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准許她在外面隨意宣揚自己和定王妃的關系的.對于自己那位三姐,葉琳心中始終是有一些不甘和不服氣的.同樣都是葉家的女兒,葉璃未出嫁之前甚至還沒有她在家里風光體面.但是就因為她有一個姓徐的母親,命運便是如此的天壤之別麼?

"我雖然對定王妃並不熟悉,但是她做的那些事你能做到麼?當初若是你嫁入定王府,能有如今這樣的地位麼?"沈良毫不客氣的道.他對自己的妻子並沒有太多的不滿.兩人都是庶出,心中有不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若是不清自己的位置那就不好了.

葉琳心中一動,可不是麼,當初葉璃出嫁之前自己不也暗暗幸災樂禍過麼?葉璃成為定王妃之後的事…葉琳想了想,若是自己只怕早就死了吧.想到這些,心中的不甘似乎也沒那麼嚴重了.其實這些事葉琳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如今有一個人來點醒她,很快也就想明白了.葉琳抬起頭道:"我跟你走,咱們搬出去吧."其實她也不想在葉家天天王氏的臉色,像個丫頭一樣的侍候王氏和葉老夫人.

葉家的事傳到定王府葉璃跟前也只是淡淡一笑便也過去了.如今將近年關,即使葉璃懷著身孕許多事都不願意讓她沾手,但是她卻也依然閑不下來.

自從墨修堯倒了飛鴻關以後,原本一直焦灼的占據立刻發生了變化.圍困飛鴻關的兩路人馬被打得落花流水,流外隆冬到來以後,北戎的兵馬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北戎境內一到冬季千里冰封寸草不見.雖然占領了大楚北方的大片地方,卻無奈這些地方在這大半年也被他們禍害的差不多了.所以一入冬北戎兵馬的糧草就開始緊張起來.墨修堯打退了圍困的北戎和西陵大軍,毫不停歇的一路向東往楚京而去.而在此之前,慕容慎帶領的兵馬已經漸漸逼近楚京.而另一只統領名為何肅的三十萬兵馬卻繞過了楚京,直接和另一邊微塵的北境大軍交上了手.從中掐斷了北境大軍的後路.這兩支大軍的出現雖然沒能直接解了楚京之圍,卻也讓敵軍的攻勢緩和了許多.讓接連一個多月苦戰守城的大楚守軍松了一口氣.

而此時,北境境內更是出了一件天大的事.現任的北境王任琦甯的王後,也就是原本北境部落下嫁的公主和她所生的那幾個孩子一夜之間全部暴斃.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妾室所生的孩子卻又安然無恙.北境人雖然悍勇而不善于智謀,但是也不真實癡呆蠢物.不多時北境王城里就開始流傳起任琦甯暗害自己妻子的事.因為任琦甯本身並不是北境人,而且他統一北境之後也任用了不少中原人,許多中原人和北境人不合的種子早已埋下,如今一下子爆發出來很是讓任琦甯頭疼了一段時間.

然而,等到任琦甯剛剛壓下了這些流還沒兩天,他剩下的兒女妻妾也死了.這一次卻仿佛是北境人所為,但是無論任琦甯到底認為是北境人所謂還是嫁禍,他都只能將這件事再一次壓了下去.否則中原人和北境人之間的沖突下一次將會爆發的更加厲害.

房里

任琦甯著眼前剛剛被送來的帖子幾乎咬碎了一口牙齒.一張黑色描金的帖子,背面繪著金色的祥云和飛龍.帖子的內容卻非常簡單,只有區區幾個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千倍還之."龍飛鳳舞的幾行大字上去瀟灑不羈霸氣縱橫,更像是一種毫不掩飾的挑釁.

任琦甯咬牙,狠狠地將帖子揉成一腿瞬間化為了紙屑,"墨修堯!"任琦甯原本儒雅的臉上再也沒有半絲笑容,有的只是無盡的扭曲和恨意.墨修堯這突來的一擊絕對足以讓任琦甯痛徹心扉.不只是他的妻妾,還有他所有的兒女,四子五女一個不留.任琦甯知道這是墨修堯對自己在西陵動手對付葉璃的報複,但是人總是這樣,毫不在意別人的痛苦臨到了自己身上的時候方才覺得無法忍受.

"公子."房里,幾個明顯是中原人模樣的男子肅手而立,有些擔憂的著任琦甯有些扭曲的面容.他們都是世代效忠林家的前朝忠臣之後,任琦甯在北境創下基業之後自然便將他們安插到了北境朝廷里擔任要職.比起那些在戰場上拼死拼活的北境人,他們才是任琦甯真正的心腹.雖然借助北境蠻夷起事讓他們這些自詡中原正統的人心中有些膈應,但是無奈他們生的實在太不是時候.百年來中原一直都是定王府曆代先王鎮守他們的祖輩根本動彈不得.當年正逢定王府元氣大傷,才讓他們尋到機會控制了整個北境,若是不然如今他們還是只能藏在暗處做一個隱士家族.

任琦甯冷笑一聲道:"墨修堯讓人送來的帖子.定王府的人果然是無孔不入麼…真是好手段!"

其中一人猶豫了一下,方才問道:"這是王後和王子們的事是墨修堯所謂?滿門殺絕…墨修堯好毒辣的手段!"即使是他們這些人也不由得為墨修堯的狠辣心中一顫.前段時間墨修堯剛剛殺了西陵皇城半數的權貴,如今竟然還殺光了北境王室除了任琦甯以外的所有人.如此手段不得不令人心顫.

"難不成墨修堯當真如此在意定王妃?還是他早就有意如此作為,只是正好找到這個借口?"有人懷疑道.

任琦甯默然,他其實也只是去年在西陵見過墨修堯和葉璃一回.但是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墨修堯對定王妃的在意,更因為定王妃身後的徐家在定王府的影響力,所以他才會對葉璃下手.只是沒想到這一回當真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沉默了一會兒,任琦甯方才問道:"楚京那邊的戰事如何了?"

"啟稟公子,原本我們的兵馬已經圍困了楚京一個多月,相信不日就能攻破楚京了.只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突然殺出了一直兵馬竟然截斷了楚京道紫荊關的道路.這支兵馬只有二十萬人,但是領兵之人卻十分不凡,盤踞著中間三座城互為犄角,凌我軍損失頗重.更重要的事,他占據要道橫阻在其中,咱們的糧草援兵跟不上去,只怕攻下楚京的時間要往後一些了."他們從來沒有認為那支兵馬能夠改變整個局面.就是再厲害也不過區區二十萬人,比起北境如今的近百萬大軍根本就不夠.不過是會延遲一些破城的日子罷了.

任琦甯微微皺眉問道:"領兵的是什麼人?"據他所知,大楚本就沒有幾個能打仗的大將,而且大都被墨景黎帶去了江南.而原本駐守紫荊關的冷淮等人如今困守楚京,也不可能出來帶兵.

中年男子搖搖頭道:"只知道此人名為何肅.如今天下大亂,墨景黎離開楚京也帶走了不少人.咱們的人一時間竟然也查不到他的底細."

"查不到底細?"任琦甯撫著下巴,若有所思的問道:"那麼…會不會是墨修堯的人?"

"這……"眾人默然,相顧間也盡是懷疑.雖然那些兵馬不像是墨家軍,但是誰又知道定王府有沒有暗中藏著別的什麼兵馬?而且這樣斜刺里突然殺出,分明是想要拖延北境攻破楚京的時間.而現在,墨修堯同樣已經出發前往楚京了.所以,如果是為墨修堯爭取時間也是得通的.

任琦甯長身而起,道:"傳令下去,立即調集所有的大軍,三天之內無比被本王擊潰那支兵馬全力進攻楚京.必須在墨修堯的大軍趕到之前拿下楚京."眾人應是,"公子,你的打算?"任琦甯一眯眼,冷然道:"墨修堯想要楚京,也要本王答不答應.派人傳訊給北戎七皇子,十日後本王邀他道紫荊關一晤."

眾人相顧,眼中盡是疑惑.雖然不明白主子的想法.卻還是恭敬的告退出去辦事了.

北戎統帥七皇子與北境王任琦甯在紫荊關會晤之事雖然沒人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但是當天便有兩封密信往西邊送了過去.一封送到了還在軍中的墨修堯手中而另一封則送到了西北璃城的定王府中.

軍營大帳中,墨修堯懶洋洋的依靠著椅子著手中的信箋.坐下南侯,呂近賢鳳之遙等人也都紛紛猜測著這心中到底了什麼讓王爺的神色變得如此的意味深長.還是鳳之遙被其他眾位前輩以眼神威逼著起身問道:"王爺,是有什麼事發生了麼?"墨修堯似笑非笑的了他一眼笑道:"確實是有事發生.三天前北戎的耶律野和北晉的任琦甯在紫荊關聊了會兒天."

眾人了然,這兩個人走到一起可不是普通的聊天那麼簡單.這分明是兩家准備要聯手對付定王府的意思啊.

南侯皺眉道:"可是任琦甯和耶律野達成了什麼協定?"

墨修堯道:"他們是密談的,到底了什麼這上面沒寫.不顧…本王倒是可以猜到一兩分.無外乎就是要北戎幫忙擋住墨家軍的腳步,好讓北境有時間拿下楚京."鳳之遙不解,"耶律野會那麼傻麼?用自己的兵馬為任琦甯擋駕?"

墨修堯笑道:"也不算是傻,北戎大軍如今是直面咱們,本來就容不得他們不使勁.除非能將墨家軍擊潰,否則他們順利拿下楚京的機會本來就不大.但是北境卻不一樣,北境與咱們是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咱們不進楚京之前他們不會有任何沖突.任琦甯應該是讓了別的好處給耶律野,換他放棄楚京."

"什麼樣的好處?"楚京可不是別的什麼地方,即使如今大楚皇室已經遷都,但是對于整個大楚百姓來意義也是十分重要的.

墨修堯挑眉一笑道:"可能是讓了什麼地方的地給北戎吧.或許還有等到攻下楚京之後,兩家合理對付定王府?"

呂頌賢皺眉,有些擔憂的問道:"若是如此,對咱們確實是十分的不利,王爺可有什麼打算?"墨修堯笑道:"我們的打算就是盡快趕到楚京,不能讓北境人搶了先.至于別的打算,清塵公子自然會考慮的.倒是這個任琦甯,果然這次給他的教訓還是不夠的."

在座的,包括當初在西陵的鳳之遙都有些好奇的向墨修堯,一臉王爺你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的神色.

墨修堯淡然道:"也沒什麼.我讓秦風派人殺了他所有的妻妾兒女."

眾人默然.

同樣的璃城定王府房里,徐清塵徐鴻羽等人都在座.葉璃披著一件厚厚的雪貂披風,手中還抱著一個暖爐也坐在旁邊聽著他們談話.

徐清澤放下手中的信箋,平素面無表的臉上也皺起了眉頭,道:"若是北戎和北境當真聯手對付墨家軍,只怕墨家軍想要在下個月初趕到楚京沒那麼容易.楚京能支撐那麼就麼?"徐鴻羽輕捋著胡須,微微凝眉道:"只怕是不那麼容易,如今也只能盼著定王能夠快一些了.還有北境那邊,璃兒…何肅是定王府的人?"

葉璃點了點頭,含笑道:"確實是定王府的人."

徐鴻羽點頭道:"那就好,有他和慕容將軍在,應該也能稍解楚京的困局.若是還不成…便也只能是天意了."

徐清塵凝淡淡笑道:"父親也無需如此擔憂.就算楚京被北境占去了以定王只能定然是可以奪回來的.而且,被北境攻破總是比被北戎攻破要好得多."北戎大軍一入中原燒殺搶掠無所不為,大軍所到之處哀鴻遍野血流成河.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只要任琦甯還想要統治中原,就不可能如北戎大軍一樣大開殺戒.

徐鴻羽也只能如此想了,搖了搖頭,道:"行軍打仗的事不必我們理會.倒是若真的讓北戎和北境結盟,卻是對咱們大大的不利."這不利可不只是指這次援救楚京的時候,更還包括了以後,"清塵可有什麼想法?"

徐清塵與葉璃對視了一眼,淡笑道:"確實有些想法.這北戎和北境自己內部也並不是扭成一團的.北戎太子與七皇子之爭,北境境內的中原人和北境人之別,這些我們都很可以做些文章."徐鴻羽挑眉道:"你的意思是…從內部分化他們?"

葉璃點頭笑道:"大哥的不錯.如今北戎領兵的是七皇子耶律野,今此一戰耶律野在北戎的聲勢必定水漲船高蓋過了身為太子的耶律泓.耶律泓與耶律野素來不和怎麼能忍得了這些,必然會對耶律野十分不滿.若是再有人在北戎王耳邊些什麼……"

徐鴻彥問道:"這計劃可行麼?定王府在北戎皇室有什麼得上話的細作?"

葉璃搖頭,有些無奈地道:"這個確實沒有,北戎人十分排外.不是北戎人根本無法得到他們的重用和信任.不過,北戎太子身邊又我們的人,而且…耶律泓與定王府的關系遠比耶律野要好得多."

"哦?"徐鴻彥奇道,雖然在西北這麼多年,他倒是不知道定王府連北戎太子身邊都能安插人手.

徐清塵思索了片刻抬頭問道:"是容華公主?"當年昭仁公主的女兒容華郡主被封為公主是嫁給了北戎的太子耶律泓的.不過,容華郡主在京城的時候與定王府和葉璃的關系都並不好,所以也不容易讓人猜想到這方面的關系.不過已經這麼多年了,容華公主是否還沒變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可靠麼?"

葉璃笑道:"容華公主可不可靠不要緊,我們也並不是需要她為我們做什麼.只要她身邊的人可靠就行了."容華郡主畢竟不是經過訓練的探子,事太多的話很容易露出馬腳.當初定王府派了一明一暗兩路探子暗中幫助容華公主.明的那一路容華公主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暗的那一路卻是沒有人告訴她的.這一切當然不是真的單純的為了幫助容華公主,而正是為了如今這樣的局面可能會有的需要.如今大楚遷都,幾乎都只能下半壁河山了.而北戎傳來的消息耶律泓絲毫沒有冷落厭棄容華公主的意思,就可以出這些年容華公主在北戎也是經營的十分不錯的.

"如此就好."徐清塵滿意的點頭道.

葉璃淺笑道:"那麼我就派人親自去一趟北戎求見耶律泓,暗中或許也可以給他一些幫助.如果順利的話,兩三個月內,耶律野這個北戎大軍統帥也該做到頭了."徐清塵問道:"動耶律野只怕不是那麼容易,要不要我親自去一趟?"

"這…"葉璃蹙眉,如今西北諸多事務都離不開大哥,但是如果不能派一個足夠分量的人只怕也不懂耶律泓.如果不是有孕在身,其實葉璃是打算自己去一趟的.一邊徐鴻彥道:"西北離不開清塵和大哥,璃兒若是信得過舅舅,還是我去一趟吧."

"二舅舅,西北苦寒,這一去……"

徐鴻彥笑道:"璃兒是不起舅舅還是怎麼?難道舅舅還是不能吃苦的人?"

葉璃自然知道徐鴻彥雖然平日里話不多,但是確實辯才無礙也是個合適的人選.猶豫的了徐清塵和徐鴻羽,徐鴻羽點頭拍板道:"如此,二弟走一趟也好."

見徐鴻羽如此,葉璃也只得點頭,想了想道:"如此,正好墨華也在西北.我便讓他帶人陪二舅舅走一趟吧."墨華原本就是定王府的暗衛統領,有他帶著人一路保護,徐鴻彥的安全自然是不用擔心的.就算計劃失敗,墨華也能護著徐鴻彥安全回到西北.

"也好."知道葉璃是為自己的安全著想,徐鴻彥也不拒絕.

上篇:322.葉徐兩家之別     下篇:324.楚京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