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24.楚京破  
   
324.楚京破

連年都沒來得及過,徐鴻彥便帶著墨華等人千里迢迢的趕往已經冰天雪地千里冰封的塞外草原去了,這一路的辛苦艱難自不必.而楚京守城的人們也是一樣沒有心思過年了.即使有慕容慎和何肅兩路兵馬在外圍支援,但是沒過幾天雖然北戎方面的攻擊似乎減弱了,而北境的大軍似乎有越戰越勇之勢.而且楚京城外攻城的北境大軍也越來越多了.何肅的兵馬終究還是擋不住近百萬大軍的碾壓,早早的退出了戰場.

不過退出戰場的何肅卻並沒有就此沉寂,反而帶著兵馬重新繞道跟正與北戎大軍交戰的慕容慎的兵馬回合,兩路大軍齊齊的殺向了攻城的北戎大軍.甚至在打退了北戎大軍之後繼續往西追趕而去.讓守城的大楚守軍少了後顧之憂全力對付北境.另一方面,若是能夠一路向西最後與定王府的墨家軍回合的話,也同樣給墨家軍的來路減少了許多的時間.

因為敵軍圍城整個楚京里也沒有什麼過年的氣氛.剛下過一場雪之後北境大軍的攻城戰也宣告暫停了.北方嚴寒,下過一場雪之後整個城牆上都結了冰,比起平日里更難攻打十倍不止.城樓上,華國公冷淮冷皓宇等人都站在城樓上往遠處眺望.北境大軍的軍營在一片銀白的雪色世界中清晰可見.冷皓宇望著遠處歎氣道:"北境又增兵了."

華國公眯眼道:"只怕不只是增兵了,就連北境王也親臨軍中了."一指遠處,北境大營中央的位置豎著的旗幟正是北境王旗.為了鼓舞北境大軍的士氣,任琦甯到了軍中的消息並沒有隱藏,自然也就不在意讓楚京的守軍知道了.

冷淮有些不解的皺眉道:"我那個王旗上繡著的怎麼是五爪金龍?"中原大楚,以及西陵問話都是一脈形成,所以旗幟和皇家禦用的標志也都是以龍鳳圖騰為主,但是外域的異族卻並非如此.比如北戎崇尚狼,所以北戎王族的圖騰便是狼頭.而南詔則是以花卉為圖騰.北境的部落也大都以猛獸圖形為圖騰,卻並沒有一族是以龍這種本就是虛無縹緲的神物做圖騰的.

冷皓宇靠著有些冷冰的城牆笑眯眯的道:"因為現在的北境王任琦甯自稱是前朝皇室遺孤啊."

"什麼?"冷淮和華國公都是一驚.

冷淮有些懷疑的道:"前朝滅亡已經兩百年了,這個任琦甯的身份能當真麼?"

冷皓宇聳聳肩,笑道:"誰知道呢,反正他是中原人,他樂意他是前朝後裔還是前前朝後裔誰也管不著.想要逐鹿天下,總會要有個什麼由頭的吧."冷淮和華國公對視一眼,華國公笑道:"冷二子的不錯.不管他是誰,就憑他帶著北境人來攻打中原,他就沒有資格站著什麼前朝遺孤的名聲逐鹿中原.還不如直接揭竿而起,也沒那麼難."身為前朝正統皇室後裔,卻帶著一群蠻夷來攻打中原.出去也不那麼好聽,且自詡正統的中原文人素來鄙薄化外蠻族,任琦甯此舉更加難以為正統的文人士子所接受.

冷皓宇笑容不羈,漫不經心的道:"如今北境境內也並不是一塊鐵板,北境本族人與任琦甯重用的中原人直接素來不和.這一次王爺在北境做了一場好戲,只怕如今北境本部也是徒有其表,內里四分五裂了吧?"

"哦?"此話一出,冷淮和華國公不由的都好奇的支起了耳朵.他們自然不會知道還遠在幾百里外的定王竟然已經北境動過手腳了.這原本也不是什麼秘密,只不過如今楚京被圍困消息閉塞楚京里的眾人才完全沒有收到消息罷了.冷皓宇也不隱瞞,唇邊勾起一絲惡意的笑容道:"前些日子,王爺讓人將任琦甯的妻子和嫡子嫡女全數給殺了.沒過幾日,任琦甯的側室庶子庶女也盡數死絕.如今這北境王室,可是就任琦甯孤家寡人一個了."

華國公與冷淮心中皆是一震.定王這一動手不止狠絕,其中的意味更是無窮.這可不只是下狠手報複任琦甯那麼簡單,只怕北境內部的人找暗暗將那北境公主和嫡子嫡女的死扣到了任琦甯和那些中原人身上.而任琦甯庶子庶女的死,外人來更像是北境人的報複.即便是任琦甯本人知道真相,但是出去有幾個人能信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定王定下此計的時候人只怕還遠在西陵,就能如此隨意操縱北晉人心勢力,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也並非虛.

華國公與冷淮對視一眼,皆是不由得歎氣.定王如此雄才偉略,那墨景祈墨景黎兄弟當真是輸的不冤.

冷皓宇扶牆望著遠處的北境大營,眼中掠過一絲冷笑:早已亡國了就該安分的待著,妄圖複國不過是一場虛幻大夢罷了.居然還想要攻破楚京讓北境人入主中原,遲早要他們死的乾淨!

北境皇室幾乎被滅門,北境與北戎結盟之事自然也傳到了南方.不過南方的兩大勢力墨景黎和雷振霆除了幸災樂禍之外再無其他.雷振霆更是冷笑一聲,只覺得這兩月心中的郁氣消散了許多.若不是任琦甯從中作梗,便是西陵皇城易主,自家的勢力也不至于別墨修堯洗刷的干乾淨淨.不過如今他的注意力卻並沒有放到北方,而是放到了剛剛遷都安城的西陵皇和南方的墨景黎身上.墨景黎還算安分,但是遷都以後的西陵皇卻有些不安分了,鎮南王府在朝廷的勢力被墨修堯十去**,如今騰風竟然有些壓不住這個西陵皇了.

西陵雖然失去了北方的三分之一土地,但是雷振霆卻也占據了大楚南方的大片土地.慕容慎領兵北上之後,更是打通了西南方的通道,再一次將雷振霆占領的地方與西陵連接起來.如此一來,這一仗下來,西陵除了失去了皇城以外倒是沒有吃太多的虧.但是雷振霆卻知道,這一仗最大的贏家其實還是墨修堯.一旦讓他拿下了楚京,定王府手下便坐擁東西兩座皇城,其威勢立刻便要凌駕諸國之上了.但是心里明白歸明白,雷振霆此時卻抽不出時間來對付墨修堯,只得咬牙暗暗忍下了.

卻,任琦甯親自駕臨楚京城外督戰之後,北境大軍的攻勢越發的激烈起來.城里的守軍受了近三個月的城,不僅是勞累疲乏,城中的儲備糧草也漸漸的緊張起來.更不用城中還有上百萬的百姓也要吃飯.即使是過年的當天,無論百姓還是守軍也不過是一人一個窩頭一碗清粥的樣子罷了.守城的日子也越發的一天比一天艱起來,為了鼓舞士氣,年邁的華國公也只得親自上城頭督戰.

一直拖到正月初九十一這天,楚京從北境大軍兵臨城下已經整整守城三個月零十天,共計一百零三天了.或許是知道楚京已經真正是強弩之末了,北境大軍輪番上陣絲毫不知疲倦,攻城的士氣也越發高昂起來.城頭上,冷淮與華國公並肩而立,堅毅的臉上滿是疲憊和風霜.他們身後是冷皓宇,冷擎宇,衛藺等年輕將領.平素一貫談笑不羈的冷皓宇臉上也難得的多了幾分肅色.

冷淮著城下不遠處虎視眈眈的北境軍營有些無奈的道:"老國公,只怕是受不住了……"話語中不僅是無奈,更有幾分遺憾.他們受了三個月楚京未破,為將為臣也算對得起大楚了,只可惜終究是等不到墨家軍的增援了.

華國公蒼老的臉上劃過一絲悲涼,望著遠處的旌旗陣陣之處,聲音鎮定而堅毅,"便是楚京失守,老夫也當與楚京共存亡."

冷淮點頭道:"老國公所極是,末將亦是此意,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冷皓宇漫步下了城牆,如今這局面確實是有些麻煩.他一個人若是想要脫身自然不難,但是這幾個月守城的時間,冷皓宇同樣也經曆了許多.他也是將門之後,雖然從前並未怎麼上過戰場,但是要他在此時拋下並肩作戰的同袍逃走卻也是不能.更何況,他的父親妻子也都還在城中,"王爺啊,你要是再不來我冷二就當真要死在這里了!"冷皓宇無奈的苦笑.

"二弟."剛轉過街角,冷皓宇便被後面傳來的聲音叫住了.不用回頭冷皓宇也能猜到後面的人是誰.撇了撇嘴,轉身著眼前一臉冷肅身穿白袍的冷擎宇,原本白色雪地滾獅戰袍上也染上了不少的灰塵,上去更多了幾分肅殺之色.對于這個嫡兄,冷皓宇素來是沒有什麼話了的,挑了挑眉問道:"冷大將軍,有事麼?"

冷擎宇皺了皺眉道:"我有話跟你."

冷皓宇挑眉,也不管牆壁上的灰塵往後一靠,淡淡道:"洗耳恭聽."

冷擎宇著他問道:"你不起我什麼?"冷皓宇但笑不語,他當然不起他.身為庶子與嫡子他們關系不好是天生就注定的,冷皓宇從就不得寵愛受盡了父親寵愛和栽培的冷擎宇自然更是萬分不順眼.而冷擎宇這個嫡子有何曾真的將冷皓宇這個庶弟在眼里過?等到冷皓宇漸漸長大,結交了墨修堯鳳三等人,學了本事之後原本對冷擎宇的不順眼更是化作了各種不屑.你受盡父親的贊賞有如何?受盡了父親的寵愛和栽培還不是武功沒我好,本事沒我高,就算上戰場你也不一定比我能打.只不過爺不屑跟你爭罷了.

所以在紫荊關救下冷淮之後的日子,冷皓宇是萬分暢快的.就像是一個人原本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暗爽,但是現在突然可以當真全天下人明爽了,那其中滋味不而喻.特別是每次到冷淮誇獎自己的時候冷擎宇那張陰沉的冷臉,冷皓宇心中的暢快就更加翻倍的增長.

冷擎宇輕哼一聲道:"你不起我也沒什麼,反正這一次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要是我死了你好好照顧父親吧."

啊?冷皓宇一愣,他以為冷擎宇還想來跟他吵一架什麼的,感是來跟他留遺的?撇了撇嘴,揮去心中怪異的感覺,冷皓宇道:"要留臨終囑托,找你兒子去.關我什麼事兒啊?"完,轉身便往前走去.背後傳來冷擎宇的聲音道:"總之,我要是戰死了,你就是冷家唯一的兒子了.好好照顧父親."完,也不再冷皓宇的反應,轉身向城頭上走去.冷皓宇愣了一愣回過神來朝著冷擎宇的背影吼道:"你要死管我什麼事?爺不稀罕你冷家!"

還未等到守城的楚京歇過一口氣,北境大軍再一次開始攻城,這一次的攻勢竟是比之前更加激烈.著城頭上的守軍一個個被擊落,著城下的大軍越過了護城河往城樓上爬上來被守軍落下去,又有人接著爬上來.整個城頭上殺聲四起濃濃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繚繞.

終于,在沉重的撞擊聲下,堅固的城門轟然倒坍,大群的北境大軍湧入了沉重.城樓上,華國公抄起手中的銀槍,了一眼還在城樓上厮殺的眾人道:"冷淮!守著城樓!"冷淮一愣,連忙問道:"老國公,你這是…"華國公沉聲道:"老夫下去會一會這些北境人!"

完也不等冷淮拒絕,便大步的下城樓去了,淡青色的戰袍在寒風中獵獵飛揚,讓人仿佛又到了當年那個正當壯年馳騁沙場的華國公.

城門就那麼大,雖然城門破了但是守城的楚軍便立刻撲了過來意圖堵住北境人的如今.兩路人馬在城門口便厮殺在了一起.然而,北境人悍勇成性,又豈是這些早已勞累饑餓的大楚士兵能夠抵抗得了的,楚京只被打得步步後退.北境士兵更是源源不斷的湧入城中.如此下去,再守著城樓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冷淮只得下令守城的士兵退入城中各自為戰.這一場守城戰打了三個多月,打了如今這個地步卻已經是不死不休的結局了.不到半個時辰,喊殺聲就已經遍布了整個楚京.

雖然有任琦甯的實現約束,但是北境士兵又哪里有那麼令出禁止的.許多民居都被破壞,金銀珠寶被搶奪的更是尋常.若是城中百姓抵抗,也少不得死在北境士兵的刀下.這座數百年的繁華城池竟在瞬間變成了修羅地獄,血腥飄動哭聲震天.

楚京的中心便是皇宮所在,如今皇宮的守衛也沒有幾個了.偌大的皇城冷清清的幾乎不到人影,宮殿深處一對少年男女相擁而坐.那少女容貌秀麗只可惜半邊的臉上卻是大片的疤痕,越發襯得那秀麗的容顏無比詭異,"弟弟,你怕麼?"少女正是柳貴妃之女珍甯公主,坐在她身邊的自然便是柳貴妃長子被墨景黎封了長興王的墨嘯云.

墨嘯云搖搖頭,道:"不怕.姐姐,別怕.我會陪著你的……"墨嘯云輕聲安慰著姐姐,遠處宮牆外的喊聲聲越來越近.幾個侍衛朝著這邊奔了過來,其中一人沉聲道:"王爺,公主,北境賊兵就要攻進來了.還請王爺和公主隨屬下們先離開這里."

墨嘯云搖搖頭,淡淡道:"不用了,你們也出去幫華國公和冷將軍他們吧.我和姐姐哪兒都不去了."

珍甯公主握著弟弟的手,點頭道:"不錯.我是大楚的公主,就算死也要死在這皇宮中.你們自己去吧,幾個人也擋不了什麼,在這里平白送了性命."幾個侍衛對了一眼,也明白王爺和公主是下定了決心.大楚皇室丟下百姓和皇室逃之夭夭,他們這些留守的士兵雖然不其實心中對皇室的人確實沒有什麼好感,但是此時對這對兄妹倒是多了兩分敬意.站起身來,拱手道:"既然如此,王爺,公主,保重."

著侍衛們離去的身影,宮殿里又恢複了原本的甯靜.兄妹倆依靠著坐在一起,如今雖然是正月寒冷的時候,宮殿里卻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炭火溫暖,兩人靠在一起也多了一絲暖意,"也不知道弟怎麼樣了."當初他們留在了楚京,弟卻被墨景黎帶走了.這其中未必沒有借此轄制墨嘯云的意思.

墨嘯云低聲道:"應該會活著吧.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活著便是了."

"我只是不甘心!我還沒有找到那個女人……"珍甯公主輕撫著臉上的疤痕,面露厭惡之色.她還沒有找到那個女人報仇!那個原本是她親娘的女人,就是因為她才讓她如今這樣,就連死都要帶著如此丑陋的疤痕死去!

"姐姐……"

城里,從黎明打到傍晚,被北境人占據的地方越來越多.還殘存的楚軍活動的范圍也越來越,所有的人都早已感到了絕望和無奈.更多人眼中帶著決然的血光殺向北境大軍之中,即使要死也要拖幾個人陪葬.

城外,任琦甯駐馬而立,聽著城中不斷的厮殺聲.旁邊的將領道:"楚人素來羸弱,沒想到居然還有這般血性.打到現在都快要全軍覆沒了還不肯投降."任琦甯淡淡道:"並非羸弱,而是韌性.過剛易折,中原人不及塞外民族悍勇,但是卻堅韌不拔.所以,千百年來這塊富庶之地都是有由他們統治."

旁邊的北境將領眼中似有不服,但是了任琦甯卻並沒有什麼.

驀地——一只烈焰般的火花在天空中綻放,遠處傳來轟隆隆的響動,就連地面也隱隱有些震動之勢.眾人不由驚悚,任琦甯在馬背上坐直了身子,一揮鞭子怒罵道:"耶律野那個廢物!"身邊將領悚然驚道:"是墨家軍到了?!"

"除了黑云騎還有誰有如此聲勢?"任琦甯恨恨道,厲聲吼道:"增兵進城,務必在墨家軍到達之前把楚京給我拿下!"

"是!"

城中浴血奮戰的人們自然也到了天空的焰火,厮殺中的冷皓宇眼睛一亮,一腳踢開了跟前的北境士兵,飛身到高處朗聲叫道:"墨家軍來了!開西城門!"索性西城此時還在楚軍手中,聽到此話所有楚軍將士心中精神皆是一震.很快也有人跟著吼道:"墨家軍來了!墨家軍來了!"叫聲極快的傳遍了全城,甚至許多原本躲在家中的百姓也跟著歡呼起來.一些懂武藝的,甚至也跟著跑出來跟北境士兵厮殺起來.至于一些大街巷,被敲暗棍的北境士兵更是不少.

楚京西城門轟然而開,城中的楚軍也跟著湧向西邊以保證在墨家軍到來之前不讓西城門被北境士兵占領.黑云騎的速度如風,原本聽著聲音仿佛還在幾里外,不一會兒就到黑色的隊伍如黑旋風一般的刮入城中.

楚京主干道十分的寬敞,黑云騎縱馬其間竟也絲毫感覺不到擁擠.黑色的旋風所到之處血光乍現所向披靡.

到黑云騎的身影,冷皓宇終于松了口氣.一把抓住一個黑云騎的士兵問道:"大軍已經到了麼?"太過激動,士兵被他抓的險些翻白眼,連忙睜開他道:"步兵慢一些,咱們騎兵先行一步."冷皓宇略微有些失望,"大軍什麼時候能到?"

黑云騎道:"不知道."

"黑云騎誰領軍?"

"鳳三公子!"

冷皓宇一把丟開黑云騎士兵朝著城西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殺到西門的時候果然到鳳之遙依然是一身衣風度翩翩的站在城門下笑著自己,"喲,難得到冷二公子如此狼狽."狼狽都是輕的,冷皓宇此時渾身浴血,大大的傷口也不.只是還好沒有特別嚴重的傷,也不影響他行動.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華國公他們被困在了皇宮附近,快派人去救他們!"

鳳之遙臉色一整,揮手調來一隊人馬往城中而去.只是他本人卻必須守在城門口,為後來的墨家軍守住城門入口.萬一一個不心等到墨家軍感到的時候城門卻被北境大軍給占了,那就麻煩大了.冷皓宇喘了口氣問道:"你帶了多少人來?"

鳳之遙無奈,"黑云騎能有多少人?兩萬."

冷皓宇點點頭,"差不多夠等到王爺到來了."冷皓宇自然也知道黑云騎本就是貴精不貴多,也不理會鳳之遙揮揮手帶著兩隊黑云騎再次往城中的方向殺氣.

上篇:323.定王的報複     下篇:325.血戰楚京,解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