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26.返回璃城,雙胎  
   
326.返回璃城,雙胎

楚京里,剛剛到來的墨家軍接替了早已疲憊不堪的大楚守軍重新駐守到了城樓上,著城樓上墨色的旗幟和寒風中挺立的黑衣士兵們,北境大軍也只得暫時偃旗息鼓不敢在輕舉妄動了.

墨修堯帶著眾人踏入大楚的皇宮.著眼前這依舊宏偉卻在薄雪中顯出幾分蕭條的皇城,墨修堯冷淡的眼眸中也不由得劃過一絲淡淡的惆然,更多的卻是讓人無法辯明的複雜.剛走進皇宮,墨嘯云帶著珍甯公主迎了出來,到墨修堯也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禮,"嘯云見過定王叔."

墨修堯淡淡的掃了墨嘯云一眼,墨景祈和柳貴妃的兒子,他自然不會有什麼好感.不過眼前這個墨嘯云跟墨景祈倒是差的有點多,挑了下眉頭著眼前的兩人問道:"大長公主何在?"

墨嘯云垂首,道:"大長公主兩天前已經薨逝了,只是大長公主擔心影響守城將士的士氣,令侄兒等密不發喪.大長公主的靈柩此時還停駐在宮中,昭陽長公主還在守靈."墨修堯點了點頭,先過去祭拜了大長公主.

大長公主年齡比華國公還要年長兩歲,身前也沒有受太多的病痛折磨,倒也算是壽終正寢.到了大長公主靈柩暫安的宮殿祭拜了之後,墨修堯才又與昭陽公主見了禮.昭陽公主一聲素色的衣衫,脂粉未施,臉上帶著無法掩飾的疲憊和憔悴.兩人在側殿坐下,昭陽公主著墨修堯欣慰的道:"原本,我還以為你趕不過來,楚京當真要落入北境之手了.幸好…"

墨修堯淡淡的將城中的戰事了一些,包括華國公陣亡等事.昭陽公主聽了也不由得了眼睛,長歎一聲無話可.

偏殿里沉寂了片刻,昭陽公主方才問道:"那兩個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墨修堯挑眉,向昭陽公主.昭陽公主歎息道:"原本我也不喜歡那兩個孩子,姓柳的那女人還有柳家教出來的孩子,能有什麼好的?不過這些日子相處下來,這兩個孩子和他爹娘倒是很不一樣.若是可以…給他們留條活路吧.我知道你恨大楚皇室…我也恨過……"

墨修堯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道:"您放心,只要他們安安分分,我不會動他們的."昭陽公主為他這略顯生疏的話怔了一下,點頭道:"如此,多謝你."

仿佛並不是多久未見,卻又似乎無法可.偏殿里的氣氛讓兩人都有些不適,很快墨修堯便起身告辭離去了.著他離去的背影,昭陽公主無奈的輕歎了一聲.她知道這樣的疏離感是從何而來的,從現在起…這種皇宮依然姓墨,但是又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墨了.而她,終究還是大楚的公主,即使她再恨.不過幸好,現在她只是…亡國公主了.

有了墨家軍的坐鎮,楚京里以極快的速度重新熱鬧起來了.雖然前兩天還滿城鮮血,殺聲震天.城中百姓躲在家中亦是戰戰兢兢,惶恐不安.然而只是幾天時間,人們埋葬了尸體,清理了街道很快的空蕩蕩的城中便多了幾分活力.

墨修堯很快下令追封了戰死的將士,重新整頓了楚京的政務,雖然外面依然有幾十萬北境大軍圍城.但是城中百姓的生活卻見見的恢複了原本的軌跡.如今楚京中不僅有幾十萬墨家軍,更有諸多的墨家軍和大楚將領,百姓們自然也就對城外的敵軍不怎麼擔憂了.兩軍各自修整半個月,墨修堯便再一次下令,墨家軍分兩路,一路由呂頌賢率領搶先出城去迎戰北境大軍,根本不給對方恢複元氣再來攻城的機會.而另一路則由慕容慎率領迎戰耶律野的北戎大軍.

同月,大楚留守楚京的長興王墨嘯云昭告天下:墨家軍與定王對長興城有救命之恩.從此長興城及治下百姓皆歸于定王麾下,不再為大楚臣民.此昭告一處,自然讓不少人心中暗暗恨得吐血卻也無可奈何.而其中最氣憤的自然就是盤踞在江南的墨景黎.大楚自己放棄的京城,如今定王千里迢迢的趕去救了京城,京城百姓自願歸附定王,大楚朝廷就仿佛啞巴吃黃連,有苦難.

墨家軍剛剛奪下楚京,士氣正盛.慕容慎與留守飛鴻關的南侯父子兩路夾擊,將北戎大軍逼的連連後退,再加上北戎糧草短缺,經不起連月苦戰,雙方只得暫時休兵罷戰.而北境大軍在連續苦戰月余也沒有寸功的況下,後方又傳來了一些內部的爭端,無奈之下,任琦甯只能下令退出紫荊關含恨而歸.

如此,知道三月開春.雖然原本大楚的地盤還有不少在北戎和北境手中.但是在短短七八個月時間里,墨家軍能從東到西再從西到東一路所向披靡,也足以證明這支名震天下的鐵血勁旅戰力依舊.如此一來,墨家軍麾下的地方,西到原西陵安平洲,東到大楚紫荊關.疆域之廣闊雖然略于西陵,卻也遠比江南的大楚朝廷要大得多了.更重要的是,定王一家便坐擁東西兩座皇城,一時間天下聲名無兩.

這大半年征戰下來,無論是哪一方都耗盡了無數的錢財糧餉.一時半刻間也都誰也沒有那個心力再動手了,于是各方大軍雖然都是虎視眈眈的警惕這對方,卻也都有志一同的停下手來休養生息.戰事一停下來,墨修堯將楚京的大事務往鳳之遙呂頌賢等人身上一扔,便快馬返回西北去了.墨家軍眾人也都知道王妃有孕在身,倒也理解王爺的焦急,也都不什麼了.

"阿璃!"

四月中,西北的春天雖然來的晚一些,此時卻已經是晚春時分了.定王府的花苑里,各種美麗的花兒還依然盛開著.其中最為瑰麗奪目的便要數從云州移植過來的牡丹了.各色牡丹競相爭豔,將整個花園妝點的雍容華貴,清香四溢.

葉璃坐在園中鋪著厚厚的墊子的石凳上,含笑著墨寶拎著一把巧的劍專注的揮舞這.站在一邊圍觀的冷君涵與徐知睿也跟著叫好,雖然葉璃很是懷疑著兩個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好壞.披著輕薄的青色披風下,圓鼓鼓的肚子已經大的很是下人了.葉璃一邊含笑著舞劍一邊輕撫著圓滾滾的腹部.雖然已經九個月了,但是這肚子也太大了一些,墨寶當初可沒有這麼大.想起林大夫提起這一胎可能是雙生的事,葉璃淡淡微笑.雙生也沒什麼不好,不過這事卻還沒有告訴墨修堯.否則以他的性子只怕扔下戰場上的將士跑回來都是有可能的.

聽到園外傳來的聲音,葉璃微微的怔了一下.不由得一下,難不成懷孕後期還會有幻聽不成?

舞劍的墨寶聽了下來,眨了眨眼眼睛轉身向葉璃癟嘴道:"娘親,父王回來了."雖然語氣仿佛老大的不高興了,但是那雙黑黝黝的大眼睛卻是一下子蹭亮了.

葉璃回頭,果然到一身風塵的某人站在花園門口含笑望著自己,"阿璃,我回來了"

"修堯…"

到她要站起身來,墨修堯連忙腳下一點往園中掠了過來一把扶住葉璃道:"別動,你……"著眼前這圓滾滾的肚子,一向鎮定從容的定王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帶著些擔憂的望著葉璃,"阿璃,你還好麼?他…他怎麼這麼大?"

"林大夫可能是雙生子,自然是比一個要大許多."葉璃淺笑道.

"什麼?"墨修堯只覺得眼前一黑,手腳發軟.一個就讓他擔憂害怕了,居然還是兩個!"怎麼會這樣?!沈揚在哪里,讓他趕緊過來給王妃."墨修堯焦急的道.葉璃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道:"沈先生去四哥那里了你不是知道麼?林大夫幫我過了,我沒事,孩子也很好."

"但是……"

"沒有但是!"葉璃堅定的道,拉著墨修堯道:"剛回來怎麼不梳洗一番好好歇息?我出來走走也就回去了.先回去休息吧."墨修堯早已經處在魂不附體的狀態,只得任由葉璃拉著走了.

身後的三哥朋友面面相覷,半晌,徐知睿眨巴著眼睛,端著和他父親一樣嚴肅的俊臉問道:"我們沒有跟姨父請安."

年齡最的冷君涵朋友摸摸腦袋道:"定王叔叔沒見咱們,不會生氣的."定王叔叔連給眼神都沒施舍給他們啊,不過…想想定王叔叔那冷幽幽的眼神,冷呆抖了抖晃晃腦袋.沒見就沒見吧,沒見很好.

墨寶傲嬌的盯著他父王遠去的背影,哼了一聲,一揚腦袋,"本世子才不稀罕他見,走咱們找大舅舅去."

三個包子湊在一起討論了一番,有志一同的認為墨寶提出的建議很不錯.大舅舅(大伯,徐叔叔)比父王(姨父,定王叔叔)和藹可親多了.

回到兩人居住的主院,墨修堯沐浴梳洗了一番出來,葉璃已經命人准備好了一些墨修堯愛吃的膳食擺在桌上.這幾天墨修堯急著趕回西北,卻是沒有好好吃過什麼東西,到這些也不由得開了胃口,坐下來拉著葉璃一起用膳.

現在並不是用膳的時候,葉璃也並不覺得怎麼餓,只是吃了半碗粥便作罷了.坐在一邊著墨修堯進食,不時的為他夾一些肉食.多少年了,墨修堯依然挑食成性,若不是葉璃親自為他夾菜,基本上都是只吃素菜,簡直比徐清塵還仙風道骨.

一邊用膳,墨修堯一邊講了一些在楚京的事.其中自然少不了華國公殉國之事.葉璃對華國公這位老人家也頗有好感,聽到他去世的消息自然也很是難過,"這是只怕還要去跟華姐姐和天香講一下.之事他們……"墨修堯道:"這事你不用管,我會讓人去跟他們講的.你這…還是孩子要緊,等到把這兩個家伙生出來再吧."

葉璃想了想,也只得點頭道:"孩子大約是下個月出生.等到孩子滿月差不多就是外公的壽辰了."皺了皺眉,葉璃輕撫著圓滾滾的肚子,道:"如此,兩個孩子的滿月便不辦了."定王的公子和郡主的滿月要辦起來可不是事,若是和外公的生日湊在一起,這兩個月就什麼都不用干了.墨修堯倒是對孩子的滿月要不要辦沒有什麼想法,只是挑眉問道:"當年墨寶的滿月可是大辦了的,這兩個的長大了不會不高興吧?"

葉璃莞爾一笑道:"王爺還關心起他們兄弟姐妹的感來了麼?滿月宴能有什麼,要是會為了這個不高興,那就是咱們做父母的教導無方了."

墨修堯點點頭,笑眯眯的著葉璃的肚子.不是做父王的偏心不疼你們,是你們娘親的意思喲.

"璃兒在麼?"門外傳來徐清塵淡雅的聲音.

守在門外的丫頭連忙行禮道:"王爺剛剛回來了,王妃正陪著王爺用膳呢."

聽到他們的聲音,墨修堯頓時不高興起來了.他才剛剛回來連氣都還沒歇勻呢,這徐清塵怎麼就找上門來了?還讓不讓人歇息了?

葉璃倒是沒有感覺到墨修堯的不高興,朗聲笑道:"大哥,進來吧."

徐清塵踏入花廳,著一臉陰霾的盯著自己的墨修堯唇邊勾起了一絲笑意,"王爺什麼時候回來的,咱們竟然都還不知道呢."葉璃有些歉意的道:"剛剛才到,就直接回院里了.大哥這時候還有事麼?"

徐清塵當然不能他就是知道墨修堯剛剛回來,特意來膈應他的.笑眯眯的道:"也沒什麼大事,只是過兩個月祖父的壽辰的帖子差不多是時候要擬了.今天剛好有空便來找你商量一下."葉璃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道:"西北,西陵,還有楚京那邊的權貴和名士自然都要邀請.不過別的地方…南詔,北戎北境,還有西陵,江南那邊的人要請麼?"

墨修堯放下碗筷,揚眉道:"當然請,去年一年如此劇變,就算咱們不請他們自己也會來的."

徐清塵點頭道:"我知道了.另外,王爺是打算在楚京辦還是在璃城辦?"

這也是一個問題,如果在楚京辦就表示墨修堯將會把定王府遷回楚京,而如果是在璃城辦,那麼楚京的處置就要重新考量了.畢竟那是一座都城,而且還和西陵皇城不一樣.西陵皇城可以算是白撿來的,有自然是最好,丟了損失也不大.而楚京數面環敵,一旦丟失的話對定王府的聲望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墨修堯揉了揉眉心,想了想問道:"大哥有什麼意見?"

徐清塵笑道:"這種大事,自然是由王爺獨斷."

墨修堯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仰首傲然道:"本王命令你."徐清塵也不在意,聳聳肩笑道:"璃城畢竟還是太了,若要大肆興建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王爺坐鎮楚京,對北戎北境以及南邊的人都是一個很好的威懾."下之意,徐清塵還是偏向將定王府移回楚京.

墨修堯自然也明白徐清塵所確實是有道理的,沉思了片刻問道:"楚京離西陵太遠了,若是將來那邊有什麼事,咱們可是鞭長莫及."璃城也有璃城的好處,比如地理位置處在整個大陸的中心.若是實力不夠固然是四面挨打的倒黴境地,但是如果實力強橫的話,這地方就正好向四面八方擴展開去.

徐清塵道:"璃城自然也不能放棄.不過目前咱們並沒有辦法短時間內將璃城擴大到足夠的規模.如今天下真亂,勞民傷財也非好事."白了,璃城太了.原本定王府若是只守著西北這一畝三分地自然沒什麼好的.但是如今定王府麾下的領土已經不于任何一個強國了.若是在這麼下去就未免讓人覺得寒酸了,更容易讓下面的將士官員覺得心里沒底.因為目前定王明顯就沒有登基稱帝的打算,誰也不知道定王府將來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徐清塵長期在璃城處理各種政務,官員和百姓之間的疑惑和傳自然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如今的形下,要不璃城大肆擴建,要不就是將定王府遷回楚京.

墨修堯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道:"清云先生的壽辰依然在璃城辦.過後本王與阿璃暫時駐紮楚京,呃…清塵公子你也一塊兒去,璃城的所有事務依舊如故,就請鴻羽先生總領吧.如何?"徐清塵有些無奈,笑道:"王爺都決定了做屬下的自然只能遵旨了.王爺是打算…璃城和楚京同時運作麼?"

墨修堯點頭道:"如今咱們所占據的地形由東向西橫貫,東西距離太過遙遠.如果西邊有什麼事,等消息傳到楚京黃花菜都涼了.而且等收拾了任琦甯之後,楚京的作用便會大大的降低.到時候,西陵北戎才是重點."而離西陵和北戎近的地方顯然是璃城了.

徐清塵挑眉,笑道:"王爺果然是志向不凡.不過…在下一直有一個問題沒問,想必很多人心中也早已十分困擾了."

墨修堯眉梢微揚,含笑著徐清塵.

"王爺,就沒想過登基稱帝麼?"徐清塵問道,"若是以前,定王府站著西北方寸之地,王爺不屑為之也不知為奇.但是現在定王府所轄東西縱橫數千里,王爺為何……"這個問題確實讓許多人困擾.不僅是定王府屬下的眾人,就連外人也同樣不透墨修堯的心思.若是別的什麼人,能有如此廣闊的一片領土早就稱王稱霸了.哪像墨修堯,半點這方面的自覺都沒有.

墨修堯握著葉璃的手,笑容和藹可親的著徐清塵笑道:"無他,沒興趣."

"沒興趣?"徐清塵皺眉,心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也是清塵公子生性淡定從容,接受度高.若是別的人譬如鳳之遙等人只怕就要撲上去抓著墨修堯的衣領使勁搖晃"你耍我們麼耍我們麼"!徐清塵也只是片刻的驚訝之後便恢複了平靜,好吧,反正也不是他當皇帝.沒興趣就沒興趣吧.其實所謂登基稱帝也不過是個儀式和稱號而已,在定王府之下誰敢墨修堯的權威不如皇後大?去他的名正順!

墨修堯頗有些嫌棄的著徐清塵道:"既然清塵公子沒事了,就先回去吧.本王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會兒."人家夫妻久別重聚,他在這里橫插一腳賴著不走算怎麼回事兒啊.

徐清塵仿佛不見他逐客的眼神,含笑對葉璃道:"既然如此,璃兒你好好休息吧.寶他們我會好好照顧的."

聞,葉璃頓時一臉的沮喪.她居然將三個孩子扔在了花園里就走了,當真是懷孕期腦子都糊塗了麼?"大哥,寶他們在你那邊?麻煩你了……"

"不麻煩,只是剛才寶很傷心的跟我他父王連都不肯他一眼就走了罷了."徐清塵笑容玩如春風拂面.

墨修堯冷笑一聲,淡淡道:"那就麻煩清塵公子先照顧他們一二,畢竟,墨寶最喜歡大舅舅了不是麼?"道最喜歡,墨修堯也不由得咬牙切齒,深覺自己養了個吃里扒外的白眼狼.見墨修堯當真要抱走了,徐清塵也不再撩撥他,笑眯眯的告辭了.

花廳里,葉璃好奇的打量著墨修堯欲又止.墨修堯含笑著她,"阿璃怎麼這麼我?是發現許久不見為夫有更見俊美不凡了麼?"

葉璃無語望天,"你當真沒打算登基為帝?"

墨修堯輕哼一聲,渾不在意的道:"登基為帝有什麼好的?整天擔心是不是又有人要搶自己的皇位,偶爾想要玩玩還要被人禦史參玩物喪志,想殺個人,還要聽那些老頭子啰啰嗦嗦的講一大堆道理.最重要的是…本王可沒有興趣去接受那些老家伙家里嫁不出去的女兒.難道阿璃喜歡為夫弄個三宮六院?嗯…其實也不是不可以,為夫登基之後就下令以後的皇帝只能去一個皇後不能納妃.然後…把那些喜歡諫的老家伙全殺了,為夫當個暴君阿璃覺得怎麼樣?"

葉璃只覺得一陣無力,揮揮手道:"登基的事還是以後再議吧."

上篇:325.血戰楚京,解圍     下篇:327.雙生姐弟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