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30.姐妹?  
   
330.姐妹?

任琦甯到達璃城不到兩天功夫,墨景黎和雷振霆也相繼到達了.而且兩方人馬到達的時間也都相差不遠.墨修堯和葉璃正在門口迎接雷振霆的時候,下面的人便來稟告大楚黎王墨景黎到了.如今雷振霆和墨景黎之間雖然沒有發生過什麼沖突,但是隔江相望也就罷了,雷振霆的人還在江北占了一點邊角之地.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兩人碰上了氣氛自然也好不到哪兒去.

不過葉璃和墨修堯倒也無所謂.因為墨修堯和雷振霆見面氣氛也沒好到哪兒去.之前墨修堯狠狠地算計了雷振霆一把,還趁著雷振霆出兵之時拿下了西陵皇城,更是將雷振霆的心腹殺的沒剩下幾個了.雷振霆若是對墨修堯沒有怒氣那就奇了.但是現在雷振霆便是心中恨不得將墨修堯鞭尸,卻也還是要面色平靜的來參加清云先生的壽宴.因為他不來,西陵皇也回來.如今雷振霆已經失去了死死壓制西陵皇的優勢,自然不能讓他再和定王府混到一起算計自己.

墨景黎如今大權在握,比起前幾年排場也是越發的浩大了起來.身後浩浩蕩蕩的跟著侍衛內侍,人數排場擺起來比起一國之君也不差什麼.倒是身邊跟著的人卻依然還是葉瑩和棲霞公主.如今墨景黎掌握了大楚的大全,葉瑩卻並沒有變得雍容華貴,反而更加消瘦憔悴了幾分.倒是站在墨景黎右手邊的棲霞公主,依然是明眸皓齒豔麗不可方物.見此形,葉璃倒是有些理解當初葉家眾人為何不去江南反而跑到西北來了.只怕是葉瑩在江南的日子也並不如意吧.

墨景黎的神色依然是一貫的冷傲睥睨,目下無塵.只是到與葉璃並肩而立的墨修堯的時候更加多了幾分陰鷙.墨修堯顯然也沒有心招呼他,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墨景黎了葉璃和墨修堯,在明顯也是剛到的雷振霆輕哼了一聲道:"原來鎮南王早到了一步,怎麼不進去在門口站著做什麼?"

雷振霆哪里會將他這一點的挑釁在眼里,朗聲一笑道:"本王這不是再次與定王和王妃閑話幾句麼?沒想到黎王這就到了.正好一起進去."

"哦?不知幾位這是在什麼?本王可否有幸耳聞?"墨景黎盯著雷振霆淡淡道.

雷振霆笑道:"本王正在恭喜定王剛剛收下長興城,又喜得貴子,可是雙喜臨門啊."

聞,墨景黎臉色頓時一沉.雷振霆此時在這里長興城,無異于是在當面打他的臉.楚京不正是被他丟棄的麼?抬眼了雷振霆一眼,墨景黎擠出一絲冷笑,"何止是雙膝,去年不是剛收下西陵皇城麼?鎮南王世子及家眷可還安好?"楚京落到墨修堯手中沒錯,西陵皇城不也一樣落進了墨修堯手里.不止如此,雷振霆的心腹部下,孫子孫女被墨修堯殺的干乾淨淨,比起來到底誰更難還未可知.

此一出,雷振霆也笑不出來.西陵皇城雖然不是在他手里丟的,但是至少也是因為他沒有來得及回兵救援之過.

站在台階上的葉璃無奈的在心中歎了口氣,選在這個時候請客當真是自找罪受.如今這周遭諸國無論哪一國起來都不是定王府的朋友,特別是眼前這兩個,站在大門口討論自家丟掉的皇城真的沒問題麼?還是他們指望墨修堯把吃進去的東西在吐出來?

淡淡一笑,葉璃輕聲道:"兩位王爺遠道而來,旅途勞頓.不如入府中喝杯茶再敘舊?"

兩人聞各自厭惡的了對方一眼,誰要敘舊?何況他們也無舊可敘.

引著一行人入府到大廳落座,待到丫頭上了茶水,葉璃才笑道:"外祖父年事已高,近日也有些勞累,只怕不能接見兩位,還請莫怪."

兩人都知道清云先生已經八十高齡,葉璃的這個理由自然是讓人找不出什麼錯處.雷振霆點頭道:"咱們是來給清云先生祝壽的,豈能勞動老壽星.還是到了壽宴當天再給清云先生拜壽吧."

葉璃含笑謝過,大廳里的氣氛便有些古怪起來了.在場的三個男人顯然誰跟誰也不是朋友,自然是沒什麼話可.葉璃對雷振霆和墨景黎也沒什麼好感,便也沒有心來調節氣氛.側首對墨修堯笑道:"我有些話想跟四妹,鎮南王和黎王還是有勞王爺招待吧?"

墨修堯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葉璃便起身對坐在墨景黎身邊的葉瑩淡淡一笑道:"四妹,咱們出去走走吧."

葉瑩顯然也有話想要跟葉璃,沒什麼站起身來跟著葉璃走了.兩人一走,大廳里就只有棲霞公主一個女眷了,棲霞公主門口,還是站起身來道:"我也出去走走."

很快,偌大的大廳里只剩下三個男人了.氣氛也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好一會兒,才聽到墨景黎冷笑一聲道:"墨修堯,你好手段,去年這一年,全天下人都被你耍著玩兒了吧?"雷振霆著墨修堯的臉色也有些陰沉.可以,這一年多幾國之間打來打去,誰都沒有真正占到便宜.而真正得利的正是那懶洋洋的依靠在椅子里的白發男子.定王府所得到的不只是西陵和大楚的大片土地與兩座都城,更重要的是事這一次才真正完全的讓墨家軍擺脫了大楚這個包袱和束縛.如今的墨家軍無論想要打哪兒都是名正順的,無論是誰也不出什麼來.所以,從一開始墨修堯就在等待,瞪著北戎和西陵進攻大楚.因為作為原本大楚的臣子,即使已經與大楚決裂,也絕對不可能搶先對大楚出手的.而現在,這個約束已經被他們完全打破了.

雖然時間長了,誰都能想明白著其中的玄機.但是此時再想明白卻已經晚了,墨修堯利用者一年的時間早已經占盡了上風.即使高傲如雷振霆也不得不感歎墨修堯的耐性和心機.

墨修堯懶懶的著墨景黎,唇邊勾起一絲嘲諷的笑意,"本王大度,不介意失敗者叫囂幾句."

"墨修堯!"墨景黎怒吼,面對著墨修堯,他仿佛永遠都是失敗的那個.但是墨景黎從未有現在這一刻那樣強烈的希望這世上從來就沒有過墨修堯這個人.因為他的算計,他丟掉了大楚的半壁江山,丟掉了大楚的都城,只能偏安一隅.即使在江南他手握重權一不二.但是每時每刻只要聽到有人在談論墨修堯,他就仿佛聽到人們在心中對他的嘲諷和不滿.因為被他丟掉的都城,被定王給救下來了.而被救下來的楚京卻再也不是大楚的了.這一切,都是因為墨修堯……

墨修堯慵懶的抬眼,"本王不是在這里聽你咆哮的,沒事兒就回驛館帶著去.鎮南王,可還有什麼話要,沒有的話本王就失陪了."

墨景黎臉色鐵青,緊緊握起的拳頭咔咔作響.倒是雷振霆還沉得住氣一些,平靜的一笑道:"定王這是有什麼事如此心急?"

墨修堯志得意滿的一笑,道:"本王要回去我的公主."

定王妃生下一對龍鳳胎的消息自然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墨修堯的神色顯然對女兒更加疼愛一些.倒是讓雷振霆有些好奇,畢竟對大多數人來,還是兒子更重要一些.而墨修堯目前也才只有兩個兒子,並不算多.相比雷振霆的從容若定,墨景黎的臉上卻是有些掩不住的嫉妒了.對于墨景黎來,墨修堯如此高調的炫耀簡直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鹽.

"不知本王是否有幸見見定王府的公主?"雷振霆問道.

墨修堯自然不會同意,"女剛剛滿月不久,見不得風.只怕要讓鎮南王失望了."

對此雷振霆也不意外,他跟墨修堯的關系自然沒好到可以讓他放心的去接近定王府剛生下來的孩子的份上.對墨修堯的拒絕也不在意,只是淡笑道:"那真是十分遺憾了."墨修堯一揮手,淡淡道:"鎮南王有什麼話不妨直."

雷振霆垂眸,淡笑道:"定王倒是爽快.也罷,定王在這個時候廣邀諸國權貴,心中自然是有數的.卻不知道定王是否有空與本王單獨一唔?"

墨修堯劍眉一挑,笑道:"自然沒問題,近日諸事繁雜,不如等到外祖父壽辰過後再敘如何?"雷振霆滿意的點頭道:"如此,本王恭候定王大駕."

王府後院的花園里,葉璃帶著葉瑩漫步其中.側首了一眼落後自己一步的葉瑩,不由得回想起當年尚未大婚的時候的葉瑩.那時候的葉瑩還是個年方十四的豆蔻少女,容貌才華冠絕京城,正是無數少女羨慕男子傾慕的時候.如今一晃竟然已經十年過去,眼前的葉瑩卻已經只剩下了消瘦蒼白的身影.即使容顏依舊美麗如故,卻早已經沒有了當初的光彩和靈秀,仿佛一個毫無靈魂的木頭美人.

拉著葉瑩在涼亭中坐了下來,葉璃輕聲問道:"四妹如今可還好?"

葉瑩抬頭了她,眼中閃過無數複雜難辯的神色,最終有歸于平靜,苦笑道:"黎王府的事,三姐怎麼會不知道?不過是過日子罷了,倒是三姐…這些年想必是過的極好."葉瑩著眼前的葉璃,心中更是酸澀無比.當初她傲然輕視的葉璃,早已經成為了她永遠也無法企及的存在.當年的尚府里,她的光華被人遮掩住了,只留給世人一個平凡無奇的印象.然而明珠即使蒙塵,也終有一天會綻放出奪目的光輝.從一開始,葉璃就和她們是不一樣的.

葉璃微笑淺淡,"我確實還不錯,如今父親和祖母也在璃城.你若是有空不妨去他們."

葉瑩微微怔了一下,搖了搖頭道:"還是算了,我如今也沒本事給葉家什麼富貴榮華,想必祖母和父親也不想到我的."從葉家選擇了來投靠跟他們關系冷淡的葉璃而不是去江南找自己,葉瑩就已經明白了.父親和祖母其實也是不好自己的吧.不過這個決定倒也是對的,如果葉家真的到了江南,手中沒有絲毫的權利,甚至可以猶如被打入冷宮的自己又哪里什麼辦法安治葉家眾人,只怕到時候墨景黎還要把怒火發泄到她們身上.反倒是葉璃,就算與葉家關系再冷淡,至少也可以給他們一個安穩的落腳之處.

葉璃著眼前的消瘦女子,若有所思,"四妹真的變了很多."

"能不變麼?"葉瑩輕聲歎息,自從知道疼愛撫養了幾年的兒子竟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子,葉瑩才真正的知道墨景黎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往日的恩愛纏綿,海誓山盟早已經是過眼云煙.葉瑩面對的永遠都是墨景黎的冷漠和厭煩的目光和棲霞公主的得意的笑臉.葉瑩雖然才貌雙全,但是本身卻並不是有太多的政治眼光的人,甚至因為王氏的目光短淺,她尚且還比不上一些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的處事手段.但是即使如此,這麼多年下來葉瑩再不願承認也差不多了明白了.當年墨景黎舍葉璃而娶自己,並不是當年自己所以為的對自己有獨鍾.當年她自以為可以打擊葉璃,將她踩在腳下的婚事其實不過是一個讓墨景黎擺脫葉璃的謊罷了.而當現在墨景黎後悔起當初的決定的時候,葉瑩更是無可避免的被遷怒了.

"還記得當年我跟四妹過,若是有什麼委屈的事可以告訴我,不定我還能幫點忙.但是起來四妹是信不過我的,這些年咱們也沒什麼來往……"葉璃神色溫和的望著眼前著眼睛的葉瑩,輕聲歎息道.

"三姐…我…"葉瑩一愣,同樣也想起了當年在黎王府的時候葉璃對自己的話.只是這些年自己的際遇與葉璃的天壤之別,還有心中憋著的那一口氣讓人無論如何也拉不下臉來求葉璃.此時再聽葉璃提起來,葉瑩心中的委屈不由得全都冒了出來.只覺得自己從前那般處處針對葉璃簡直是太過分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整個葉家除了葉璃又還有誰記得自己?

葉瑩咬了咬唇角,低聲道:"三姐,瑩兒求你…求你幫我找找我的孩子可以麼?"

"你的孩子?"葉璃挑眉.當初墨景黎一腳踢死了黎王府世子的事雖然有消息渠道的人大多都是知道真相的.但是對外的理由依然還是黎王府世子得了疾病夭折的.葉瑩點點頭,苦笑著道:"前兩年在楚京的事三姐想必是知道的.我的孩子…"想起自己那個從出生後就連面都沒有見過的孩子,葉瑩也忍不住落下淚來.從前她也靠著孩子跟棲霞公主爭過寵,但是等到知道自己的親生孩子下落不明的時候她才真的心痛欲絕.若是能夠找到她的孩子,就算是能夠知道她還平平安安的活著也是好的啊.

含著淚將孩子被墨景祈掉包的事跟葉璃的一遍,甚至連墨景黎可能再也不會有子嗣的事也了.雖然葉璃早已知道其中的許多況,卻也不得不感歎墨景祈和墨景黎這兩兄弟的無所不用其極.思索了片刻,葉璃便點頭道:"你放心,只要孩子還活著,我一定會幫你找到."

葉瑩大喜,連聲道:"謝謝三姐,三姐,我……"著葉瑩滿眼愧疚的神色,葉璃淡淡微笑道:"以前大家年齡還不懂事,過去的事就這麼過去吧.你放心,你是我四妹我不會讓那個南詔公主欺到你頭上去的."葉瑩連連點頭,心中對葉璃更是感恩戴德,"謝謝三姐."

"謝什麼,舉手之勞罷了.過兩天有空,還是回去父親和祖母吧.從前在家中父親和祖母最是疼愛你,而且,不是我,許多事你當真要好好請教祖母一番.雖然在我的面子上墨景黎可能不會縱容棲霞公主太過妄為,但是有許多事我也是交不了你的."葉璃溫和的提醒道.

葉瑩點頭,她明白葉璃的是什麼.那些當家祖母名門貴婦的手段,從前祖母和娘親都曾經要教她,只是她自己不屑一顧罷了.等到後來後悔了,不是被墨景祈禁錮就是身在黎王府中哪里還有人肯教她.直到現在,攝政王府的權利還掌握在賢昭太妃手中,棲霞公主也能夠動用一些.而被墨景黎厭棄和冷落的她卻是連碰也碰不到一絲.

其實起名門貴婦的處事手段,葉老夫人和王氏也交不了葉瑩太多有用的東西.都是出身家的葉老夫人和葉王氏所知所會的也十分有限.若是葉璃當真有意培養葉瑩就會請徐大夫人徐二夫人或者華皇後教導她.只是一來沒有那個條件,二來,葉璃也不需要葉瑩變得太過聰明.

見葉瑩哭得妝容凌亂,葉璃招來人帶著她下去重新梳洗.著她漸漸遠去的身影,葉璃臉上的溫婉的笑容漸漸地淡去,"秦風,我這麼做是不是太狠心了?"

涼亭外,秦風面色平靜,沉聲道:"王妃所作所為皆是為了定王府和墨家軍.何況,黎王妃也不是什麼純善無辜之人."

葉璃淡淡笑道:"的不錯,葉瑩被王氏教的從便自私自利.她此時對我感恩戴德,但是如果哪一天我危害到她的利益,她必定會毫不猶豫的反咬我一口.只可惜…她沒有這個機會了."如此問,倒不是葉璃故作偽善.只不過如今這天下大勢之中葉瑩確實是十分無辜的.只可惜既然已經深入其中,若是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實力,便只能成為別人掌中的棋子罷了.這是葉瑩的命,或者在當初她選擇嫁給墨景黎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她的悲劇.墨景黎從來就不是良人.

葉璃站起身來走出涼亭,正好到迎面而來的棲霞公主.這些年過去了,棲霞公主的性倒也沉穩了許多,不再是當年那個一不合就要揮鞭子的嬌縱公主了.到葉璃也只是淡淡的抬了下眼皮道:"定王府,葉瑩不是和你在一起麼?"

葉璃淡淡笑道:"棲霞公主,四妹到底是王爺名正順迎娶進門的嫡妃.你這樣直呼名諱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

棲霞公主不屑的挑眉道:"那有怎麼樣?不過是個王爺厭棄的女人罷了.還是定王妃想要仗著自己的身份替她撐腰?"葉璃掩唇一笑,清麗的美眸在棲霞公主身上流轉了一圈笑道:"怎麼會?只是本妃有些好奇罷了.起來黎王對公主也算是一往深了.怎麼這些年也不見王爺給公主一個名正順的名分?若是從前,也還好.現在黎王都大權在握,怎麼還沒想起這事來?本妃記得公主早就被南詔剝奪了公主之位吧?倒是應該叫一聲棲霞姑娘才是."

葉璃一番話,頓時的棲霞公主臉色難之極.這些年她跟在墨景黎身邊,雖然墨景黎沒有虧待她,但是卻也沒有明媒正娶的迎她進門.雖然南詔並不如中原這般在意這些虛禮,但是也正是因為沒有這一層名分,即使如今墨景黎大權在握,她在大楚的貴婦中間依然是抬不起頭來的.

"過兩天,南詔女王也該到了吧.若是讓女王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如此……也不知女王心中會作何感想."葉璃仿佛無意,幽幽的惋惜道.棲霞公主是安溪公主的親妹妹,但是從就和自己的姐姐不對付.反而和當初的南疆聖女舒曼琳走得極近.最後更是不顧名分的跟著墨景黎,可是與安溪公主完全斷絕了關系.如今自己的親姐姐成為一國女王,而自己卻連個王妃的名頭都沒有撈到.等見到了安溪公主,卻不知道棲霞公主心中會是會什麼感覺.

"你不用得意!王爺一定會娶我做嫡妃的!"棲霞公主傲然道.

葉璃抿唇一笑,"棲霞姑娘誤會了.本妃是定王妃,黎王取誰做嫡妃跟本妃沒有什麼關系.不過本妃還是要提醒棲霞姑娘,黎王的嫡妃可是早就有人了.就算黎王要娶,最多也是個平妃.在中原,可沒有兩頭大的規矩.便是平妃,在嫡妃面前也還是要矮一頭的."

棲霞公主含恨瞪了葉璃一眼,輕哼一聲轉身而去.

葉瑩的結局略有些凶殘~雖然還早但素偶還是提前預告一聲,希望你們不要覺得偶太狠心了哈~

上篇:329.寶寶的名出爐     下篇:331.女王安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