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31.女王安溪  
   
331.女王安溪

沒幾天功夫,安溪公主也帶著自己的王夫到達了璃城.跟她差不多同時到達的卻是西陵皇派出的使者,雖然西陵皇沒有親自前來,但是在鎮南王已經來了的況下還另外派出使者前來.即使是外人也能清楚的明白西陵皇與鎮南王之間的關系緊張到了何等地步.也不知安置這些貴賓的人是故意的還是不心疏忽了,竟然將西陵皇的使者與鎮南王安排在了同一處院落,因為他們都是西陵人嘛.至于住在一起的兩路人馬會發生什麼事就不關定王府的事了.

所有的貴賓中倒得最晚的卻是北戎人,但是北戎人派出的使者卻也頗具分量.北戎王年事已高自然不便前來,這一次派出的使者便是北戎太子耶律泓和北戎七皇子耶律野.一時間,可以整個天下最具權勢的英豪都聚集到了璃城,上一次有如此盛會的境況還是墨寶的滿月宴之時了.

再一次見到安溪公主倒是讓葉璃的吃了一驚,只因為安溪公主竟然已經有了五個月的身孕了.

定王府里,著安溪公主一身白色的女王服飾,往日里平坦的腹部卻已經微微隆起,葉璃連忙讓身邊的青霜上前去扶著安溪公主過來坐下,"你有了身孕還跑來做什麼?王夫都不擔心麼?"安溪公主笑容大方明朗,"我們南詔女子可沒有你們中原女子那般的嬌弱.才四五個月算什麼,就算有七八個月了咱們照樣也能四處走動."

見安溪公主果然氣色潤,絲毫沒有長久趕路的疲憊和蒼白,葉璃這才放心下來.仔細打量了她一變,笑道:"起來公主…女王跟王夫的感還不錯."安溪公主低眉淡淡一笑,提起王夫普阿,臉上的笑容也多了幾分溫柔,淡淡微笑道:"他是個老實人,也沒有你們中原人這麼多彎彎繞繞的.能有一個這樣的王夫,也是我的福分不是麼."

葉璃有些欣慰的淺笑.安溪公主對徐清塵的深注定了無法得到結果和回報,如果能夠找到屬于她自己的幸福自然是極好的.兩人坐下來,青霜極有眼色的為安溪公主上了一杯適合孕婦和的果汁方才退下.

葉璃著安溪公主淺笑道:"起來,你們怎麼會與西陵皇的使者一起到的?"這不僅是葉璃好奇,只怕別的人也同樣猜測紛紛.雖然從南詔到璃城不是不可以借道西陵,但是相比之下路卻比走碎雪關要難走多了.安溪公主懷中身孕還特意從西陵過並且還正好和西陵使者同行就有些奇怪了.安溪公主也不隱瞞,含笑道:"來璃城之前,我們去了一趟西陵皇城."

大家都是聰明人,自然是一點就通.葉璃抬眼她含笑道:"你打算…跟西陵皇合作?"

安溪公主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跟西陵皇合作總比跟雷振霆合作要好一些吧.雷振霆如今夾在大楚中間.北上有墨家軍,南下有云瀾江天險.他若要突破目前的僵局,不是越過天險更墨景黎硬拼,就只能對付我們南詔了.南詔國,比不得西陵兵強馬壯.不能讓他搶先對南詔動手,那就只能與西陵皇合作了.我只希望西陵皇不是個笨蛋才好."

葉璃笑道:"西陵皇比起雷振霆是要差一些.不過倒也真正是個笨蛋.只是雷騰風還守在安城,他能讓你們順利合作麼?"

安溪公主笑道:"雷騰風確實是個麻煩,不過最近他也很有些麻煩."

"嗯?"葉璃好奇的挑了挑秀眉,雷騰風雖然被他父親的名聲壓著,似乎並不顯眼.軍事上仿佛也沒有什麼建樹,但是那是因為他遇到的對手是墨修堯.定王府的暗線提供的消息足以證明,雷騰風此人也並不是一個簡單平庸之人.安溪公主笑道:"你不記得麼,閻王閣跟鎮南王府是有仇的.只是這些年鎮南王府氣勢太盛,閻王閣便是再厲害也是江湖組織自然那他沒辦法.現在西陵皇城剛剛搬到安城,鎮南王府的勢力又元氣大傷.雷騰風在安城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原來如此."葉璃點頭笑道:"倒是不知道凌鐵寒和雷振霆到底有什麼仇?似乎也不像是什麼深仇大恨才對."如果真的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以凌鐵寒和閻王閣的實力要沖上去跟雷振霆來個魚死破,要殺死雷振霆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但是凌鐵寒一直沒有動作,而且好幾次相遇也沒有真正的動雷振霆,應該也不是什麼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才是.

安溪公主輕撫著微微凸起的腹部,一邊笑道:"這個我倒是從西陵皇那里打聽到了一些.似乎是跟已經亡故的鎮南王妃有些關系.鎮南王妃生下雷騰風沒多久就去世了,據死的有些蹊蹺.具體的西陵皇也沒,誰知道呢."葉璃微微蹙眉,想了想道:"若是你當真打算與西陵皇合作,這事最好還是查清楚一些的好.雖然我姓凌閣主的為人,但是事關重大,若是在關鍵時候被人從後面捅一刀,卻是麻煩的很."

安溪公主臉上劃過一絲暖意,點頭笑道:"我知道,多謝你提醒."國與國之間沒有永久的和平和友好,這是他們都知道的事.或許在將來他們可能會反目成仇,但是至少現在安溪公主知道,葉璃是當真關心擔心她的.

"不這些心煩的事了."葉璃笑道:"棲霞公主跟著墨景黎來了璃城,你可要見一見她?"

安溪公主微微蹙眉,搖頭道:"算了,她不當我是姐姐,我也只當沒有他這個妹妹,這麼多年了,無名無份的跟著墨景黎,為了墨景黎她泄露了多少南詔的機密.以後她怎麼樣便她自己的造化吧.倒是你們家的世子和郡主我還沒見過呢."

葉璃莞爾一笑,"這有何難?"轉身要青霜去將兩個包子帶過來,又叫秦風去請世子過來.

不一會兒,墨寶便一陣風一般的出現在了門口,"娘親,您找孩兒麼?"到旁邊還坐著一個外人,墨寶臉上單純的笑意漸漸地斂去了,換上了禮貌而得體的笑容.葉璃含笑朝他招招手笑道:"這位是南詔安溪女王,還不過來見禮."墨寶這才走上前來,朗聲道:"墨禦宸見過安溪女王."

著眼前這長得粉雕玉琢的男孩兒一臉認真的向自己行禮,安溪公主臉上的笑容更甚,側首對葉璃笑道:"不愧是定王府的世子,我七八歲的孩子還在王宮里撒歡兒的玩兒呢."

身為母親,總是喜歡聽別人誇自己的孩子的,葉璃微笑道:"你別他這會兒一臉乖巧,平時也鬧騰的很."

安溪公主想了想,取出一塊藍色的寶石遞到墨寶跟前,笑道:"我倒是忘了准備見面禮,這個送給你玩兒.可不要嫌棄啊."墨寶雙手接過,聲音沉穩的道:"禦宸多謝女王."安溪公主著他認真的模樣更是愛不釋手,"要是我的孩子能有世子七八分的好,我就心滿意足了."

墨寶眨眨眼睛,脆生生道:"女王鳳儀天成,無論是王子還是公主,自然都是龍章鳳姿,相貌不凡的."

安溪公主一樂,"如此便多謝世子吉了."

與安溪公主見過了禮,墨寶便轉手將安溪公主贈送的寶石交給跟在身後的人,走到葉璃身邊規規矩矩的坐下.安溪公主將他不僅是長得精致好,行更是舉止有度,仿佛天生的尊貴氣勢,也不由在心中感歎葉璃和墨修堯好福氣.低頭輕撫著自己微微凸起的腹部更多了幾分期待.

"王妃,公子和郡主來了."兩個奶娘抱著兩個寶寶走了進來.墨寶眼睛一亮,定定的望著被放到葉璃和安溪公主手里的兩個娃娃.兩個寶寶也十分乖巧,即使是安溪公主這樣完全陌生的人抱著也不哭鬧,躺在葉璃懷里的寶寶似乎感受的母親的溫暖氣息,更是個個的笑了起來.墨寶伸著脖子了,"這個這麼愛笑,一定是弟弟."定王府新出生的兩個寶寶都不愛哭,而其中的弟弟麟兒朋友更是個愛笑的.只要是沒有睡著,有人逗他便能咯咯的笑起來.當然前提是逗他的人不能是定王爺墨修堯.

安溪公主抱著心兒,還有些僵硬的心翼翼的拍著公主的繈褓,羨慕的歎道:"王妃和定王真是好福氣,三位世子和郡主都是如此冰雪可愛."葉璃淡淡微笑不語.

送走了安溪公主,葉璃將兩個寶寶送回了房間安置好才轉身去了前院的房.才剛走到房前的花苑中便碰上了迎面而來的墨景黎.著墨景黎一臉的陰鷙模樣,葉璃不由得便想要避開.雖然她不怕墨景黎,但是老是對著這樣一個仿佛別人欠了他五百萬兩不肯還的臉,總歸是讓人舉得不舒服的.

只是稍一停頓,墨景黎便已經到了她.如此自然也不能再轉身離去了,葉璃只得上前淡淡點頭道:"黎王."這幾天,定王府的幾個重要任務都很忙.不只是忙著定王府和壽宴的各種事,還有像墨景黎這樣吃飽了沒事干就跑上門來要聊天的.只是不知道墨景黎今天找墨修堯是想要什麼,不過墨景黎這臉色也知道想必是談崩了.

墨景黎擋在葉璃跟前,也不話,只是定定的著她.這樣的目光讓葉璃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淡淡道:"黎王若是沒有什麼話要,本妃找我們王爺還有事.這便告辭了."墨景黎望著她,道:"你便一定要跟我這樣話麼?"

葉璃一怔,一時間有些莫不著頭腦.有些茫然的著墨景黎,完全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她自認為自己的行態度並沒有失禮才對.

墨景黎似乎有些焦躁,狠狠地盯著葉璃道:"當初我退了你的婚,你就如此恨我,一定要幫著墨修堯跟我做對麼?現在墨修堯奪下了楚京,你滿意了?"

葉璃不由得翻了個白眼無語問蒼天,這是什麼神邏輯啊?微微吐了口氣,葉璃方才冷靜的道:"黎王殿下,我想你應該記得,是你先放棄了楚京之後,定王府才去救援楚京,不,救援長興的.並不是我們從你手里奪來的."墨景黎窒了一窒,沉著臉硬邦邦的道:"就算如此,那也是大楚的.更何況,北戎和北晉攻打大楚難道不是在墨修堯的算計中麼?若不是你幫著墨修堯他能那麼快打下西陵?"

葉璃怒極反笑,"黎王殿下,北戎和北晉要攻打大楚與我們王爺有什麼關系?難道是我們王爺挑撥他們去攻打大楚的?另外,我是定王妃,我不幫著自己的夫君應該幫著誰?另外,很多年前本妃就跟王爺過一句話,不知道王爺還記不記得?"

墨景黎微微皺眉,顯然是不明白她的是那一句話.

葉璃慢悠悠的道:"妄想是病,得治.還請王爺多多斟酌.本妃告辭了."完也不理會墨景黎的反應,繞開他往房的方向而去.

"葉璃!"墨景黎突然叫道,伸手便去拉葉璃的手腕.但是葉璃又豈是一般的柔弱女子能夠那麼容易讓他拉到?抬手一格,擋住了墨景黎的手.墨景黎沉聲道:"我有話跟你!"葉璃淡然道:"本妃跟黎王沒什麼話好."墨景黎深處另一只手抓向葉璃的手臂,葉璃側身避開,中寒光一閃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抬手阻止了暗中保護的暗衛出面,葉璃盯著墨景黎道:"黎王,這里是定王府,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

墨景黎沉默了片刻,沉聲道:"本王有話要私下跟你."

葉璃皺眉道:"本妃也了,沒有什麼可跟王爺私下的.本妃敬你來者是客,也請黎王自重.告辭."完,便轉身而去.墨景黎舉步想要追上去,跟前兩道黑影閃過,兩個黑衣侍衛擋在了墨景黎跟前,"黎王,請自重."

著眼前明顯身手不凡的兩個人,再已經遠去的葉璃,墨景黎終于冷哼了一聲拂而去.

進了房,墨修堯正坐在房里.聽到腳步聲方才抬起頭來到葉璃不由得一笑,"阿璃,安溪公主走了?"葉璃點點頭,道:"剛才在花苑里碰到墨景黎了.一臉的陰陽怪氣,你們什麼了?"墨修堯伸手將葉璃拉進懷里,被迫坐在某人的腿上讓葉璃有一瞬間的窘迫.墨修堯淡淡一笑,一揮手一道勁風將大門給重重的甩上了,墨修堯笑道:"還能有什麼?罵罵本王卑鄙啊,趁人之危啊什麼的.順便能不能將長興城拿回去唄."

"拿回去?"葉璃挑眉,墨景黎還真是會異想天開.墨家軍為了拿下長興城,一路前往增援的時候強行破開北戎大軍的重重阻攔,戰死了多少人.又豈是墨景黎隨便幾句話就能讓他拿回去的,定王府又不是做慈善的,墨修堯也不是聖父.

墨修堯慵懶的以下巴枕著她的肩膀,嗤笑道:"就算還給他又怎麼樣?他守得住麼?"

葉璃也是一笑,如今大楚的所有兵力都在江南,江南以北早就被各方勢力盤踞.別他們不會歸還楚京,只怕墨修堯就是真的把楚京還回去,墨景黎也未必敢接.接到手中還要派出兵馬住手,派出官員管理.這些都可以不,若是再一次讓楚京落進了北戎或者北境人手中,墨景黎的面子才正式被扔到地上去踩了.

"那他到底是來干什麼的?"葉璃不解.

"閑著吃撐了來叫囂幾句唄.剛才在花苑里他有沒有為難阿璃?"墨修堯親昵的蹭了蹭葉璃的發絲,輕聲問道.葉璃淺笑道:"他能怎麼為難我?"墨修堯笑道:"那可不一定,他到咱們過的這麼好,自然是羨慕嫉妒恨了唄.不定還會想你是不是為了報複他才幫著我的什麼什麼的吧."葉璃啞然,墨景黎還真是這麼想的.抬起頭來以手捧著墨修堯俊美的臉,葉璃正色道:"不要鬧事去揣測腦殘的想法,會傳染的."

墨修堯眨了眨眼睛,瞬間明白了葉璃的意思.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笑得不夠還將葉璃拉近自己懷里在她粉色的櫻唇上中重重的落下幾個吻,繼續狂笑.

他笑得如此開心,葉璃也只得無奈的隨他去了.靠在墨修堯懷里,順便將見安溪公主時所談的話跟他了一遍.墨修堯一邊把玩著她纖細的素手,一邊沉吟道:"南詔暫時與咱們沒有什麼沖突,暗中幫幫她也無不可.若是西陵皇真的能對付雷振霆,也省了咱們不少事兒."

"你真覺得西陵皇能對付雷振霆?"葉璃問道.

"不能."墨修堯毫不猶豫的否定,西陵皇或許有幾分聰明,但是和雷振霆還遠不是一個級別的,"只要他們能給雷振霆早一些麻煩就是了.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北戎!"提起北戎,墨修堯冷靜的眼眸中掠過一絲煞氣.北戎與墨家軍或者與墨修堯的仇恨絕對比其他各國加起來都要多.當年墨修文便是死在北戎人手中,墨家軍兩百年來最慘烈的失敗也是在北戎人手中.墨修堯那七八年的隱忍和屈辱多半也要拜北戎人所賜.如今墨家軍一朝緩了過來,就是北戎人將要面臨報複的時候.更何況,去年北戎人在大楚所到之處犯下的累累罪行,墨修堯也絕不會放過他們.

靠在墨修堯懷中,葉璃微微蹙眉道:"耶律泓和耶律野最晚明早就會到,修堯打算怎麼安置他們?"墨修堯淡淡一笑道:"這次是外祖父的壽辰,我可沒有打算現在對付他們.就跟其他跟過一樣便是了,咱們璃城地方,讓耶律泓和耶律野住在一起就可以了."

葉璃莞爾一笑.耶律泓和耶律野素來不合,明爭暗斗十多年也未能分出勝負,住在一起正好讓他們互相牽制,誰也別想再璃城搗什麼鬼.

"我也該見見容華公主了."葉璃想了想道,埋了這麼多年的棋子總要還能不能用.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卻是可惜了.葉璃無論做什麼事墨修堯都是十分放心,容華公主雖然從前飛揚跋扈但是這幾年下來據手段也是不差,倒是另一個人讓墨修堯微微蹙眉,"那個葉瑩真的沒有問題麼?"

墨修堯對葉瑩沒有絲毫好感,除了空有一副還不錯的容貌,什麼都不行.這樣的女人,性子更是反複無常.別讓人做什麼事,就是安安穩穩的的當個當家主母都是抬舉她了.比起葉瑩這樣的女人,墨修堯覺得還是瑤姬這樣的出身青樓的女子用起來放心一些,就是容華公主這樣從嬌生慣養飛揚跋扈的也比她靠譜一些.

葉璃淡淡笑道:"只要王爺能幫她找到兒子,她就會很靠譜.而且,王爺可不要瞧了女人,特別是葉瑩這樣嬌滴滴的女人.外表起來越是嬌弱的女人,往往越是心狠."反而是那些起來一副氣勢凌人的人,往往做不成什麼事,因為這樣的人很容易讓人心生防備.

墨修堯點頭道:"阿璃心里有數就好."

"墨景黎的那個兒子,修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葉璃好奇的問道.

墨修堯道:"原本是沒有興趣,既然阿璃需要,派人去查查便是了.不過…按照墨景祈一貫的行事,只怕這個孩子……"

"如何?"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但是給墨景黎一百年時間他也未必能猜到."墨修堯笑道.

葉璃腦海中的想法一閃而過,卻沒來得及抓住.但是葉璃覺得自己或許有那麼一點線索了.墨修堯漫不經心的把玩著葉璃柔順的青絲,"阿璃真的打算幫葉瑩找出孩子來還給她?葉瑩可不適合什麼知恩圖報的人."葉璃笑道:"這個我自然知道,我也沒打算找到孩子就立刻還給她.但是既然答應了她,總是要找一找的.而且,這孩子對墨景黎也很重要吧."好不容搶到了皇位卻沒有兒子繼承,搶到皇位的成就感瞬間就會打折無數倍啊.

上篇:330.姐妹?     下篇:332.貴賓齊至,七皇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