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32.貴賓齊至,七皇子妃  
   
332.貴賓齊至,七皇子妃

葉璃和墨修堯難得忙里偷閑的在房里閑聊一會兒,門外墨總管便匆匆前來稟告,"王爺,王妃,前院黎王跟人打起來了."聞,墨修堯眼中閃過一絲厭煩,皺眉道:"定王府的侍衛都是吃白飯的麼?跟本王把人扔出去,不用給面子!"

墨總管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但是…跟黎王打起來的人是南詔的王夫."

葉璃站起身來對墨修堯笑道:"這兩個人怎麼也能打起來,來者是客,咱們還是去瞧瞧吧."葉璃都這麼了,墨修堯再不樂意也只得沉著臉跟葉璃一起出門往前院去了.

打架的地點就在定王府大門一進門的大院子里.定王府前院布置極為大方簡約,一面極為巨大的九龍騰空影壁將空曠的院子前後隔開.讓人一進門就到九條栩栩如生的飛龍,氣勢非凡令人不由得望而生畏.影壁後面正對著的就是定王府主軸線最前端的大廳.大廳外,兩個男子的身影正打成一團.最要命的是,他們並不是用在切磋武功,而是就想普通的尋常百姓一樣你一拳我一腳的扭打在一起.絲毫不出來一個是大楚的攝政王爺,一個是南詔的王夫.

旁邊不遠處,安溪公主和棲霞公主以及葉瑩都站在一邊著.兩個黑衣的侍衛擋在安溪公主跟前,以免這兩個人不心打到他們面前來傷到有孕在身的安溪公主.與葉瑩和棲霞公主的滿臉焦急不同,安溪公主的神色卻顯得十分的從容不迫,仿佛絲毫不擔心自己的丈夫會打輸或者受傷一般.倒是旁邊的棲霞公主,到普阿毫不留的一拳打在墨景黎的臉上,頓時心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抓著安溪公主的衣道:"皇姐,你快叫他住手!他打傷王爺了!"

安溪公主淡淡的了一眼妹妹,抬手輕輕地拉開了她拉著自己衣的手皺眉道:"男子漢受點傷算什麼?倒是棲霞你,再打出帶了這麼多年,我本以為你應該學了不少大楚的規矩,如今來竟還不如在南詔的時候."

棲霞公主焦急的道:"但是…但是,皇姐……"

安溪公主沉下臉來道:"你已經被南詔皇室除名了,我不是你皇姐."對于墨景黎,安溪公主的厭惡絕不比任何人少.當初墨景黎和舒曼琳勾搭在一起給她添了多少麻煩,就連自己的親妹妹也跟著她們跟自己作對.當時的處境有多艱難安溪公主一輩子都不會忘.若不是有徐清塵暗中替幫忙,只怕自己早就被這些人給害死了.此時再見棲霞公主為了墨景黎來拉扯自己,安溪公主的臉色更加難,心中對墨景黎的厭恨也更甚了.

"皇姐,你怎麼能這樣!"棲霞公主著眼睛怒瞪著安溪公主道:"王位已經是你的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你為什麼一定要找王爺和我的麻煩!"

"找你麻煩?"安溪公主不屑的冷笑一聲,"本王需要找你麻煩麼?"什麼叫王位已經是她的了,她從便被封為王太女,同樣也肩負了身為王太女的責任.當棲霞在玩樂嬉戲的時候她捧著治國之策,努力的研讀,當棲霞為了墨景黎要死要活的時候,她徹夜不睡的處理南詔的政事.難道現在這南詔的王位還是棲霞讓給她的不成?

站在一邊保護安溪公主的定王府侍衛不下去,開口道:"這位姑娘,是黎王先找南詔王夫麻煩的."

棲霞公主一噎,同時為侍衛的稱呼感到十分不悅.她沒有名正順的身份,別人在墨景黎的面子上稱她一聲公主.但是定王府的人卻不會給她面子,只是稱呼一聲姑娘.但是即使棲霞公主再明豔動人,也改變不了她已經二十五六的事實.這個年齡還被人叫姑娘可不是什麼贊美.

"就算是如此,他也不該打王爺!"棲霞公主咬牙道.

兩個侍衛紛紛無語望天,什麼叫打王爺,那兩個人分明是在互毆好麼,別的好像黎王是單方面被虐似的.

"這是怎麼了?"這邊打得打吵得吵,讓旁邊圍觀的人只覺得清塵公子突如其來的聲音宛如仙樂一般冬天.回過頭去,便到一身白衣的清塵公子漫步而來.即使已經年過三十,清塵公子起來卻依然恍如七八年前一般的,即使這些年案牘勞形也不曾折損他半點風華.俊美出塵的容顏帶著淡淡的疑惑的笑容,的在場的三名女性心中都是一跳.

棲霞公主有些尷尬的住了口,即使深愛著墨景黎,但是只要是女人就絕對不會願意在這樣風華絕代的男子面前失禮.

安溪公主眼中有片刻的恍惚和懷念,很快卻又歸于平靜.含笑對徐清塵點了點頭笑道:"清塵,許久不見."

徐清塵了安溪公主,目光落到她微微凸起的腹部,眼中閃過一絲欣慰笑道:"許久不見,來公主過的很不錯,恭喜."這幾天徐清塵也是事務繁忙,雖然安溪公主昨天就到了卻也沒有時間見上一面.倒是沒想到剛剛從外面回府就到這麼一幕.疑惑的挑了下俊眉,徐清塵向眼前厮打的風度全無的人.

安溪公主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簡單的將事的經過跟徐清塵了一遍.原來安溪公主離府之後才發現平時隨身攜帶的一個香囊落在了定王府.這原本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是那香囊中卻裝著一件南詔王的信物.于是才與王夫一起返回定王府來尋找.剛走進院子里就碰到了一臉怒氣沖過來的墨景黎.墨景黎只顧著往前走,差點就撞上了懷著身孕的安溪公主.這樣的事原本墨景黎道個歉也就完了,誰知道墨景黎心極差,不道歉也就罷了還張口就惡語相向,嘲諷安溪公主大著肚子還不知安分到處跑.安溪公主又豈是任人欺負的對象,同樣毫不留的嘲諷一大半年紀膝下無子還嫉妒別人有孩子.誰知這一下卻剛好戳中了墨景黎的痛楚,墨景黎臉色一沉就要對安溪公主動手.身為丈夫的普洱自然不會允許有人欺負自己的妻子,于是兩個人便在定王府扭打起來.

打了這麼一陣,安溪公主的氣也漸漸地消了.用南疆話示意普阿別打了,普阿聽到安溪公主的話,立刻便停了手滾到了一邊.見他停手墨景黎也不再糾纏站起身來隨手擦掉唇邊的血跡.

等到葉璃和墨修堯趕到,就到大家的兩個人已經各自罷手,只是互不服輸的瞪著對方.兩人的臉上,都留下了不少的傷痕.普阿的臉上腫了一大塊,墨景黎的唇邊沁著血,眼見也青了一只.得在場的眾人又是一陣無語.葉璃站在墨修堯身邊,心中暗暗發笑.這麼多年來,都習慣了文人文質彬彬君子動口不動手,武人自然是以武功定勝負.就算軍營中的普通士兵也不會這樣想普通鄉野百姓一般的打法.此時乍然到墨景黎的造型實在是有些憋不住心中的笑意.

"定王,王妃,抱歉."普阿走上前來,用著有些生硬的大楚語對墨修堯和葉璃致歉.

墨修堯淡然一笑,道:"不要緊,南詔王夫沒有受傷吧?"普阿搖了搖頭,站到安溪公主身邊.安溪公主了他腫了的半邊臉頰,取出手帕為他抹去了臉上沾到的灰塵,對葉璃和墨修堯道:"是我們失禮了,還望定王和王妃見諒."

葉璃和墨修堯來的路上也聽墨總管會所了事的經過,自然不會怪到普阿頭上,淺笑道:"在定王府里讓女王險些受傷,是我們的不對才是."

旁邊的棲霞公主和葉瑩也圍到了墨景黎身邊,為他擦臉噓寒問暖.墨景黎掃了一眼安溪公主這邊的和樂融融,有些不耐煩的一把推開為她擦臉的安溪公主和葉瑩,轉身拂而去.棲霞公主愣了一下,回頭安溪公主跺了下腳連忙跟著追了上去.只剩下葉瑩有些失神的望著墨景黎自顧自遠去的背影,唇邊勾起一絲苦笑.對著葉璃等人點了點頭才轉身離去.

著墨景黎離去,安溪公主才問道:"誰招惹他了?"

葉璃含笑道:"黎王那樣的人,沒人招惹他他自己也能莫名其妙的發火.你沒事吧,要不要大夫?"安溪公主搖搖頭道:"沒什麼感覺,就是被他推了一下而已,沒傷到."葉璃這才放心下來,點頭笑道:"沒事就好."

安溪公主了門口,若有所思.想了想還是對葉璃道:"你們還是心一些,我那黎王的脾氣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事來."

對于安溪公主的提醒,葉璃自然受用,再次謝過.又邀請安溪公主夫婦留在王府用過午膳再回去.

璃城大楚驛館里,葉瑩走進大廳便到墨景黎坐在大廳里喝茶.只他的臉色就知道他此時的心十分的不好,這些年過來葉瑩也不再是當年那個懷著美夢的無知少女,自然不願在這個時候貼上去.以往的經驗告訴她這個時候湊上前去只會成為墨景黎的出氣筒.腳下頓了一頓,葉瑩便想轉身離去.

"你去哪兒?!"身後,墨景黎的聲音冷漠的響起.

葉瑩一怔回過神來著他道:"我回房休息."

"為什麼現在才回來?"墨景黎問道.葉瑩不由得苦笑.墨景黎在前面怒氣沖沖的走了,棲霞公主走在她前面也追上去了.等到她晚一步出門的時候竟然整個黎王府的隨從都已經跟著離開了.最後她只得自己漫步著走了回來.堂堂黎王妃被無視到這個地步,也算得上是罕見的了.

"我在外面散散步,回來晚了一些."葉瑩淡淡道.

墨景黎問出話的同時,其實就已經想起來了當時的事.只是著眼前這仿佛楚楚可憐的葉瑩就仿佛時時刻刻都在提醒他他曾經失去了什麼.特別是在他剛剛見到過葉璃還被她毫不留的嘲諷了一番的況下.曾經有無數次,墨景黎總會想當初如果沒有和葉瑩在一起,如果當初他娶得是葉璃過門,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到葉璃和墨修堯站在一起笑容嫣然的模樣,墨景黎就覺得心中仿佛有一條毒蛇在狠狠地噬咬著.

沉默了一會兒,墨景黎才著葉瑩問道:"前幾天葉璃拉你出去單獨話,你們聊了什麼?"

葉瑩心中一冷,垂眸淡淡道:"也沒有什麼.定王妃祖父和父親現在也在璃城,要我有空的話就他們."

"就這些?"墨景黎不滿的皺眉,葉瑩點頭,"就這些,我跟定王妃的關系並不好,也沒什麼好聊的."

"是麼."墨景黎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你就去回去吧."葉瑩沉默的點頭道:"我知道了,我先回房休息了."等到葉瑩離開,棲霞公主才從里面出來走到墨修堯身邊坐下,問道:"王爺,你真相信她的話?"墨修堯側首著她,淡淡道:"你什麼意思?"

棲霞公主心中一驚,連忙笑道:"哪有什麼意思,我只不過是覺得那天她和定王妃在一起聊了許久,怎麼會只了葉家的事."墨景黎輕哼一聲道:"無論她和葉璃了什麼,都逃不出本王的掌心."葉瑩有幾分本事墨景黎再清楚不過了,他從來沒有認為葉瑩有什麼能力對自己造成威脅.淡然的瞥了棲霞公主一眼,墨景黎道:"你也安分一些,少去招惹她.他到底還是黎王府的嫡妃,而且還是葉璃的親妹妹.本王重要給葉璃幾分面子."

棲霞公主臉上的笑容一僵,壓下心中對葉璃的恨意,嬌笑道:"我知道了,人家無名無份的跟了你這麼多年,有過什麼麼?"墨景黎滿意的點頭,道:"那就好,你放心.以後本王決不會虧待你的."棲霞公主擠出一絲笑容,道:"我知道王爺對我最好了."

乖順的靠在墨景黎的懷里,棲霞公主的美麗的容顏去早已經扭曲起來.原本明媚的雙眸中也滿是恨意.她為了墨景黎跑去了公主之尊的身份,無名無份的跟在他身邊十年,若她從來沒有後悔過那是絕不可能的,她早已不是當年的那個為了墨景黎不管不顧的追到大楚的南詔公主了.但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她已經被南詔皇室除名,就算再回到南詔也只會被臣民們唾棄和輕視,她只能跟著墨景黎身邊.但是墨景黎竟然為了一個葉璃,用各種理由拖延著不肯廢去葉瑩的王妃之位.景黎哥哥,你怎麼能如此待我?

同樣懷抱著棲霞公主的墨景黎也是心不在焉,一邊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棲霞公主的發絲,一邊沉思著,他記得…他還有一個棋子沒有用呢.

不過驛館里眾人有何算計和心思,整個璃城里確實一片歌舞升平之象.第二天一早,前來參加壽宴的最後一國貴賓也到達了定王府門口.依然還是葉璃和墨修堯親自出門來迎接,著站在門口的一隊穿著北戎服飾與中原大相迥異的人,墨景黎唇邊勾起了一絲極冷的笑意.

"定王,定王妃,多年不見真是幸會!"北戎過太子耶律泓率先上前拱手朗聲笑道.反倒是站在一邊的耶律野臉色冷肅,更多了幾分傲然和敵意.北戎大軍現在還在與墨家軍在北方對峙著呢,而耶律野更是北戎大軍的統帥自然不會對墨修堯有什麼好顏色.

墨修堯淡然一笑道:"太子客氣了,多年不見太子殿下威嚴更甚."耶律泓倒是當真有些羨慕的著墨修堯和葉璃歎道:"不及王爺和王妃青春不老."北戎塞外民族本就容易顯老,幾年前相見的時候大家仿佛年齡差別並不太大,但是如今一晃六七年,再見時曾經的北戎太子已經蓄上了短須,就連身形都已經不及從前修長挺拔.但是墨修堯和葉璃卻依然仿佛二十出頭,飄逸出塵.兩人還站在一起更是仿佛神仙眷侶,怎麼能不讓人心生羨慕.

"太子過譽了."葉璃淡笑道,到跟著他們一起回來的徐鴻彥臉上露出了幾分真心的笑意,"二舅可算回來了,一路辛苦了,路上可還好?"

比起中原來北戎卻是艱苦,即使徐鴻彥只去了幾個月也明顯瘦了不少.徐鴻彥著葉璃笑道:"一切都好,璃兒生孩子舅舅也沒有來得及趕回來.兩個孩子可好?"葉璃笑道:"讓舅舅掛心了,他們都很好."

墨修堯牽著葉璃的手笑道:"阿璃,還是請北戎太子和七皇子到入府喝杯茶再聊吧.舅舅一路回來也累了,還是先進府里歇息一番再?"葉璃歉然,點頭道:"耶律太子,七皇子,里面請."耶律泓含笑點頭,耶律野從葉璃身邊走過的時候倒是居高臨下的睨了他一眼,仿佛對葉璃十分厭惡.如此神色倒是讓葉璃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雖然她跟耶律野的關系從來都不上好,但是耶律野也從來沒有如此明顯的便是出對她的厭惡啊.應該,從來沒有人在葉璃面前表現過如此明顯的厭惡,這讓她不得不多了幾分好奇之心.

一入了王府,徐鴻彥便徑自去梳洗歇息去了.墨修堯和葉璃拎著客人在大廳落座飲茶.葉璃將打量的目光落到了坐在耶律野身邊的戴著面紗的白衣女子身上,倒是反而忽略了身為北戎太子妃的容華公主.似乎發現葉璃打量的目光,耶律野狠狠地瞪了葉璃一眼,面色有些不善.坐在他對面的耶律泓微微皺眉,似乎對弟弟的表現很有些不滿.

墨修堯靠在椅子里,毫不在意的一手扶在葉璃的腰間,神色淡然的著眼前的幾個人.

葉璃放下茶杯,對容華公主點了點頭,含笑問道:"從當年楚京一別,竟然已經快有十年之久了.公主在北戎可還安好."

容華公主笑容得體,比當年在楚京的時候更多了幾分屬于塞外的大氣卻又不失中原皇族的尊貴,"多謝王妃關心,本宮在北戎一切安好.殿下對我也是極好的."罷,抬頭對著耶律泓淡淡一笑,耶律泓同樣也回以一笑,起來夫妻關系並沒有因為北戎出兵攻打大楚而受到太多的影響.

"那就好."葉璃笑道,側首向耶律野身邊的蒙面女子,挑眉道:"七皇子,這位可是七皇妃?"

耶律野點頭道:"不錯,這正是本王的愛妃,清伊娜."

葉璃淺笑道:"本妃沒記錯的話,清伊娜在北戎話里是最美麗的女子的意思.想必期王妃必定是以為絕色佳麗了."耶律野也不否認,點頭道:"不錯,本王的愛妃確實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絕色佳人."側身牽起那七王妃的手,眼中也是帶著淡淡的溫柔和寵溺,倒像是要跟葉璃和墨修堯這對夫妻比恩愛一般.不過耶律野素來自視甚高,能夠讓他如此折服的女子,想必容顏是絕對不會差到哪兒去的.

葉璃也不在意耶律野明顯帶有幾分挑釁的話語,含笑道:"不能得見七王妃的絕色容顏,本妃倒是有些遺憾呢."

另一邊的容華公主淡淡一笑道:"王妃也不必遺憾,七王妃確實是個絕色,不過大楚素來最不缺的便是絕色.當年王妃還在楚京的時候不也見過不少的絕色麼?"葉璃眼眸微閃,目光在那白衣女子身上淡淡的流過,笑道:"公主的是,別的不,就是當年明月公子筆下的楚京絕色,無論是哪一個站出來也足以傾國傾城,只是可惜啊……罷了,七皇子大婚本妃和王爺竟不得而知,回頭少不得要找七王子討一杯喜酒."

耶律泓笑道:"王妃不必擔心,喜酒還不遲,等到七弟和弟妹大婚的時候王妃再討不遲."下之意便是,耶律野和這女子根本就還沒有成婚.這女子也算不得是名正順的七皇妃.

有了如此多了的提前,葉璃對眼前的女子的身份心中也有了個低.低眉淺笑道:"如此,到時候倒要提前恭喜七皇子了.還望到時候七皇子不吝賜一杯水酒."

耶律野定定的打量了葉璃半晌,方才開口道:"屆時一定請定王和王妃大駕光臨.還望兩位不要嫌棄才好."

葉璃回頭對墨修堯抿唇一笑,"王爺,七皇子請我們參加他的婚禮呢,王爺去還是不去呢?"

墨修堯低頭,眼神溫柔的望著葉璃,柔聲道:"阿璃去就去,不去就不去."

葉璃滿意的一笑,抬頭果然到那白紗下露出的一對美麗的妙目中掠過的一絲怨恨.

用手機刪廣告不心刪了經濟局親愛滴留,實在抱歉哈.如果是重要問題請再發一下留.另外,最近廣告猖獗,據院有一位讀者就被騙了還是怎麼滴.總之上這類廣告十分滴不靠譜,如故有意絡兼職的最好還是選擇正規的站比較好哈.

ps:盜文的請請低調自重,不要隨意出沒.任何要求無視~

上篇:331.女王安溪     下篇:333.容華公主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