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333.容華公主的選擇  
   
333.容華公主的選擇

著眼前白衣翩然輕紗拂面的白衣女子,葉璃眼眸中的笑意更深,但是若仔細去,這笑意中卻帶著點點寒冰.似笑非笑的著耶律野身邊的人,葉璃淺笑道:"起來,本妃倒是覺得七王妃十分眼熟呢.太子妃,你怎麼?"

容華公主掩唇一笑,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對面的女子笑道:"可不是麼,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可是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

"皇嫂!"耶律野臉色微臣,生硬的打斷了容華公主的話.容華公主也不跟他計較,許多事只要意思到了大家都明白就行了,未必就需要直接開口出來.聽了葉璃和容華公主的話,墨修堯這才將目光轉向耶律野身邊的女子,微微皺了皺眉.葉璃伸手握住他的手淺笑道:"王爺是不是也覺得七王妃有些眼熟?"

墨修堯淡淡的了兩眼,道:"沒什麼印象."

雖然答案與葉璃和容華公主的意思相悖,但是葉璃臉上的笑意卻更加愉悅了.畢竟沒有哪個女人喜歡自己的丈夫記著另一個女人的模樣,即使是因為厭惡.墨修堯也得出來葉璃的心似乎極好,原本皺起的眉頭也漸漸地舒展開來.

坐在下面的清伊娜卻因為墨修堯短短的幾個字而變了顏色,若不是她帶著面紗只怕在場的人都會為她猙獰的神色而嚇到.半垂的眼眸中瘋狂的閃爍著怨毒的光芒.

雖然與北戎關系不睦,但是原來是客定王府還是要好好招待的.與耶律泓和耶律野寒暄了幾句,葉璃便起身帶著容華公主和清伊娜換個地方話了.畢竟男人要聊的事讓兩位女眷聽著未免有些無趣,而且以葉璃和容華公主的關系,私下話兒也是理所應當的.只是他們身後跟著一個沉默寡,一身生人勿進氣息的准七皇妃,就讓人有些不自在了.容華公主對這位未來的弟媳顯然是沒有什麼好感的.

"清伊娜,我和定王妃有些話要,你回避一下不為難吧?"容華公主骨子里依然帶著當年在楚京時的一絲霸道和張揚,對著她不喜歡的女子毫不在意的下逐客令.

清伊娜冷冷的了她一眼,眼中雖然有著不悅,但是卻顯然並不想真的跟容華公主發生沖突.葉璃淺笑道:"正好本妃與公主也有多年未見,定王府的花苑還勉強可以入眼,就請姑娘先到園中逛逛吧.若有失禮之處還望見諒."完抬手召來了青霜和前些日子剛剛回來的阿謹道:"你們陪客人在花苑里走走."

青霜這些年早已練得玲瓏慧黠,一聽便明白了葉璃的意思笑道:"奴婢遵命,姑娘這邊請."雖然已經二十多歲,阿謹卻依然如從前一般的沉默寡,只是淡淡的了清伊娜一眼,沉默的站在青霜身後.清伊娜目光從葉璃身上掃過,終究什麼也沒有轉身而去.

趕走了礙眼的人容華公主這才露出一個輕松自在的笑意,道:"總算是走了,跟幽靈似的讓人了就覺得不舒服."

兩人漫步在園中,葉璃輕聲問道:"那真的是……"容華公主點頭道:"可不是麼,當初剛見面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了只是面容相似的人呢.但是在她那表,那態度,這世上有幾個女人跟她一樣讓人討厭?"著,還厭惡的撇了撇嘴.全然忘了自己當年在楚京的時候的囂張比起那人的高傲來也不遑多讓,"只是我沒想到她竟然逃了出來,還不知道怎麼的勾搭上了耶律野."這個她,的自然是當年逃出皇宮後下落不明的柳貴妃,葉璃也卻是沒想到柳貴妃竟然會成為北戎七皇子的准王妃.

容華公主原本對柳貴妃並沒有什麼喜惡,但是她再恨墨景祈將自己嫁到北戎卻也還是大楚皇室的人,是墨景祈的表妹.到柳貴妃在墨景祈死後詐死出逃還攀上了耶律野這個自己丈夫的政敵,容華公主怎麼會她順眼.

"你別她一臉傲慢的模樣,勾搭男人的本事還當真不若.不僅耶律野對她死心塌地,就連北戎王對她也是贊賞有加."提起這事容華公主也是一臉怒氣.耶律泓和耶律野是北戎王最重的兩個兒子,北戎王喜歡清伊娜自然的也就會更加重耶律野,對耶律泓自然是不利的.

葉璃莞爾一笑,著她怒氣沖沖的臉道:"來公主這些年和北戎太子的感很不錯?"

容華公主臉上一,恨恨的瞪了葉璃一眼,沒好氣的道:"你倒是來調侃我了,誰不知道定王和定王妃才是天下間人人羨慕的神仙眷侶."葉璃笑眯眯的道:"你也可以調侃我啊,我和墨修堯的感就是好啊,你羨慕麼."容華公主被她氣得心中一堵,恨恨的道:"我和太子感也很好!"

葉璃神色平靜,笑容淺淺的著容華公主.容華公主臉上的笑意卻漸漸的淡了下來,望著葉璃正色道:"你不用擔心,我答應過你和定王的事決不會反悔."

葉璃輕聲道:"據我所知,公主與北戎太子已經有了兩個孩子.公主真的可以麼?如果有什麼為難之處我希望公主先行提出來,而不是到了以後再出什麼亂子,我相信公主明白我的意思."現在有什麼為難之處出來大家好商量,若是以後容華公主反悔了而導致定王府有什麼損失,那麼定王府也不會客氣.

容華公主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王妃請放心,我是大楚的公主,即使現在大楚已經……而且,雖然我和太子的感極好,但是…如果將來太子繼位,我的孩子是絕對不可能成為太子的繼承人的."中原人固然不起塞外蠻族,但是那些塞外民族也未必多得起中原人,甚至更為嚴重.北戎皇室對外來血統的排斥可以是已近病態,她生下來的孩子無論再怎麼優秀都絕不可能登上北戎王之位.所以,即使耶律泓對她不錯,但是同樣也還娶了不少的側妃,甚至更重那些北戎女人所生的孩子.身在皇室,容華公主很清楚那句話"色衰而愛弛",自古更有顏未老恩先斷之.等到將來耶律泓對自己的感不再,定王府才會是她和孩子最大的依靠.

葉璃平靜的打量了容華公主許久,終于點頭道:"我相信公主.其實公主現在也不必擔心,定王府和耶律太子的立場並非對立.現在,定王府對塞外草原也沒有興趣,我們只想將盤踞在北方的北戎大軍趕回去,耶律野帶兵在北方做了什麼,想必公主也清楚."

容華公主重重的點頭,她是大楚和親到北戎的公主,大楚覆滅對她沒有任何好處.自從墨景黎帶著大楚朝廷南遷之後,她在北戎的地位就有些岌岌可危.正因為如此,她才跟著耶律泓來了璃城,只要定王府承認她的存在,以後定王府越是強大對她而就越是安全,"太子也多次跟北戎王提過撤兵之事,但是北戎王到七皇子一路勢如破竹,並沒有統一太子的建議."葉璃微笑道:"如今雖然北戎大軍被墨家軍擋住了去路無法再前進.但是耶律野畢竟還是為北戎打下來大片的疆土.如此一來,太子的地位只怕是有些不穩了吧?"

榮華公主望著葉璃,有些驚歎的點頭道:"王妃的不錯,這也是當初太子不願讓七皇子出兵的原因.在軍中,七皇子始終是占了上方的.若是再讓他得到如此的戰功,只怕支持他的人也會更多.到時候太子……"

葉璃輕聲道:"墨家軍可以為北戎太子提供一些幫助."

"那麼…王爺和王妃要太子做些什麼?"容華公主問道,天上不會無緣無故的掉下餡餅.想要得到什麼總是要付出一些什麼的.

葉璃笑道:"這個麼…王爺自然會與北戎太子談.公主只需要在適當的時候加一把勁讓北戎太子早作決定就是了.知道的太多反而容易引起太子的懷疑."

容華公主沉吟了一下,不得不承認葉璃的很有道理,點了點應下了葉璃所的話.

派人送了北戎太子一行人回驛館安頓,葉璃和墨修堯才攜手回房.

"柳貴妃怎麼會遇到耶律野的?"葉璃靠在墨修堯懷中,一邊思索著好奇的問道.墨修堯懶洋洋的靠著軟榻,手里拿著卷有一下每一下的著,一只手還不是的把玩著葉璃的發絲,淡淡道:"墨景祈去世的時候北戎是派了耶律野來的,若是柳貴妃被他救了也不奇怪."

"但是耶律野會如此迷戀柳貴妃,你不覺得很奇怪麼?耶律野此人心計能力都不輸耶律泓,如此迷戀一個大楚的逃妃,總是讓人覺得有些怪異."這當真是葉璃想不通的地方,如果要迷戀,上去更加溫文一些的耶律泓迷戀柳貴妃都比耶律野來的讓人相信一些.

墨修堯擱下了,蹙眉思索了一下,道:"很可能柳貴妃手中有什麼讓耶律野重的籌碼.你不覺得耶律野之前的進攻都太過順利了麼?"北戎一向是大楚重要的防備對象,但是耶律野一路打過來竟然比北境的任琦甯還要順風順水,這本身就讓人覺得有些驚訝.只不過當時大楚三面臨敵一路敗潰,也就沒有人仔細去想這些問題了.

"難道柳貴妃……"通敵賣國.

"很有可能."墨修堯淡淡道:"柳家是朝廷重臣,雖然曆代沒有出過什麼能帶兵打仗的人才.但是墨景祈重文輕武,柳家的人知道的軍中隱秘並不在少數."雖然神色沒什麼變化,但是葉璃已經聽出墨修堯話音中的殺氣,皺眉道:"如果真是如此,你打算怎麼做?"

墨修堯道:"若是如此,她就不用再離開璃城了.在此之前…墨嘯云和珍甯安置在哪兒?"墨嘯云到底是大楚的皇子王爺,雖然親自顯出了楚京卻也不適合再在那里居住.自然要移居到定王府的大本營璃城來.葉璃道:"將他們安置在城中的一座府邸了,離徐府和呂將軍府都不願."墨修堯點頭笑道:"很好,讓人將消息傳給墨嘯云和珍甯吧.既然是親娘來了,總不能將他們蒙在鼓里."

想起面容被毀了一般的珍甯公主,葉璃心中也歎了口氣.他們剛剛到璃城的時候葉璃也見過那兩個孩子,因為當初葉璃算是救了珍甯公主的命,墨嘯云和珍甯公主對她都頗為尊敬.葉璃的明白,提起柳貴妃的時候珍甯公主心中的恨意.

"我知道了.北戎太子那邊你怎麼?"

墨修堯垂眸道:"比起耶律野耶律泓的野心要得多.不過這也很他不同于北戎人的沉穩性格有關,他比耶律野得清楚.如果他識趣的話,自然會來找我們談的."葉璃點點頭,幽幽的吐了口氣,這些天跟這些王子王爺打交道,竟是比在戰場上還要辛苦幾分.

墨修堯低頭,著葉璃輕聲道:"阿璃覺得累麼?"

搖搖頭,葉璃淺笑道:"只是覺得這些事太過複雜了,還不如在戰場上爽快罷了."墨修堯柔聲道:"阿璃不喜歡,可以交給我和徐清塵處理,不用勉強."葉璃搖搖頭,靠著墨修堯閉目養神.

"王爺,王妃,林寒求見."門外響起林寒的聲音.

墨修堯抬眼,淡然道:"進來."

林寒踏入房門,了一眼靠在一起的王爺和王妃旋即垂下了眼眸,正色道:"啟稟王妃,剛剛黎王妃去了葉府."葉璃坐起身來,瞪了一眼不滿的蹭著自己的墨修堯問道:"有什麼問題麼?"林寒目不斜視,道:"暗衛在葉家發現了一個人,覺得應該稟告王爺王妃知道."

"哦?什麼人?"葉璃奇道,實在想不出在葉家已經沒落到如此地步的時候還會有什麼會引起暗衛的重視.

林寒道:"葉玥."

"什麼?"葉璃一愣,就連墨修堯也抬起了頭,臉色沉了下來.葉璃神色有些凝重的著林寒,淡淡道:"仔細."

林寒道:"黎王妃回到葉府之後,與葉家眾人敘話,然後被葉王氏帶回房中單獨話.黎王妃與葉王氏意見不合吵了起來,隱藏在府中的暗衛才發現,葉王氏房中的一個丫頭有些古怪.送出來的圖像顯示那丫頭有七分和當年被皇宮大火燒死的葉玥相似."

"葉文華好大的膽子."墨修堯的聲音有些陰測測的味道,讓旁邊站著的林寒也不由得心中生寒.當年皇宮中那場大火,葉璃也因此失蹤了許久.那件事在墨修堯心中留下的影響不可謂不深.即使是墨修堯也沒想到葉文華敢窩藏葉玥.

葉璃微微蹙眉,"或許他並不知道."倒不是葉璃覺得葉文華對她有多深的父女之,而是葉文華此人不像是為了女兒敢冒如此風險的人.

墨修堯冷笑一聲,道:"不知道?葉玥就在葉王氏的房里,他就算事先不知道,難道那麼長時間還不會懷疑麼?"所以,就算葉文華不是主使者也絕對是睜只眼閉只眼的縱容了.葉璃點點頭,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了,回頭我親自去一趟葉府."如果真的是葉玥,葉玥當初詐死逃生到底是誰幫了她?她隱藏在葉府又到底是為了什麼?總不可能真的只是想隱姓埋名一輩子吧,若是如此她就不會來璃城了.璃城在定王府眼皮子底下可不是什麼好隱姓埋名的地方.

"王爺,王妃.黎王妃身邊的人求見."門外有人稟告.

葉璃輕輕挑眉,"讓她進來."

很快,一個毫不起眼的丫頭便被人帶了進來.到葉璃那丫頭立刻撲上前來跪倒在地上道:"王妃,求定王妃救救我們王妃."

"怎麼回事?"葉璃皺眉,心中卻有些擔心起來.她花心思點播培養葉瑩可不是為了折在這里的.丫頭哭哭哭啼啼的道:"我們王妃去了葉府拜見老夫人和葉老爺葉夫人,然後便怒氣沖沖的出了葉家,是要來定王府.但是才剛出門就被王爺帶回驛館去了,奴婢…奴婢是王府中做粗使的丫頭,並不引人注意才偷跑出來為王妃報信的."

丫頭正話間,又有定王府的暗衛來稟告葉璃被黎王帶回驛館軟禁了的消息.

雖然墨修堯近身的人中不好安插,但是驛館中定王府的人卻不少.這些是自然是瞞不過定王府的.暗衛很快將事講了一遍,果然和那丫頭所的如出一轍.葉璃思索了片刻道:"葉瑩知道了葉玥的消息想要開定王府告訴我們,所以才被墨景黎軟禁了?但是這也不對…葉瑩為什麼要為了我們出賣自己的親姐姐?"

墨修堯道:"自然是因為葉玥跟她的利益發生沖突了.葉玥是墨景祈的寵妃,而且她到底是墨景祈的人還是太後的人我們現在也還不確定.對于墨景黎來她也不是無用之人."

聞,葉璃這才恍然大悟.想了想對暗衛道:"回去告訴黎王妃,使勁跟黎王鬧.她鬧得越厲害黎王就越不會懷疑她.另外,讓她自己好好想想,就算那真的是葉玥,只要她自己穩得住,也威脅不到她的地位."暗衛沉默的點頭,轉身退了出去.

葉璃也站起身來著墨修堯道:"來我當真要去一趟葉府了."

墨修堯拉住她道:"現在去墨景黎會懷疑,葉府那邊有人盯著出不來了什麼亂子,明天再去."

驛館里,葉瑩擺手讓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里的丫頭退了出去,慢慢的抹去了臉上的斑斑淚痕坐起身來,"來人!"不一會兒,便有侍衛出現在門口,"王妃,王爺有命,請王妃不要隨意出門."

葉瑩冷聲道:"本王妃沒有要出門,去請王爺過來.就本妃有事相告."

侍衛猶豫了一下,但是到葉瑩少見的冷顏終究還是點了點頭去稟告墨景黎去了.著侍衛離去,葉瑩重新關上了門,曾經幽柔的目光中露出幽怨的光芒.咬的有些發白的唇角輕輕顫抖著,"二姐…二姐…你怎麼不死了算了?!"

想起今天在葉府突然見到以為早已經去世的二姐時葉瑩臉色便忍不住的難起來.更讓她想不到的是,母親和祖母竟然會提出那樣的要求.而她的二姐…真是她的好二姐啊!三姐的不錯…葉瑩慢慢的平息了心中的怒氣,臉上擠出一絲有些勉強的笑容.漸漸地桌上的銅鏡中的人笑容越來越自然,還帶著一絲委屈和溫柔.三姐得對,只要她穩得住,永遠也沒有人能超越她的位置,至少…棲霞公主不行,葉玥也不行!

不一會兒,墨景黎推門走了進來,神色不善的道:"你還有什麼事?"

葉瑩含淚撲進了墨景黎懷中,嗚嗚咽咽的哭泣起來.墨景黎皺了皺眉,冷眼著自己懷里哭得十分傷心的女人.葉瑩一手抓著墨景黎的衣襟,一邊哭道:"王爺,王爺你不要這樣對瑩兒,瑩兒知道錯了."

墨景黎一把推開她,冷笑道:"知道錯了?你剛剛想跑到定王府去什麼?想將在葉家的事告訴墨修堯?"

葉瑩連連搖頭道:"王爺冤枉我.瑩兒跟定王又不熟悉.我只是…嗚嗚,王爺和二姐如此做,將瑩兒放在哪里?就連母親和祖父也幫著二姐,瑩兒心中委屈…三姐若是有什麼委屈可以跟她.你們所有的人都欺負我,我想跟三姐哭一場又有什麼不對?王爺你好狠心…瑩兒跟了你這麼多年,我們的孩子還下落不明,你就…你就迫不及待的…嗚嗚……"

聽到葉璃的名字,墨景黎微微愣了一下,道:"你告訴葉璃跟告訴墨修堯有什麼區別?"

葉瑩大聲道:"你們做的這種見不得人的丑事,我為什麼不能?!"

墨景黎皺眉,打量了葉瑩許久,才終于道:"你胡八道什麼?葉玥還有用,不是你想的那樣?"

葉瑩不信,"當真麼?王爺真的沒有打算將二姐納入府中?"

墨景黎冷聲道:"本王還沒有饑不擇食到要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葉玥本王有用,你不得胡鬧."似乎真的信了墨景黎的話,葉瑩這才擦了眼淚,可憐楚楚的望著他道:"我知道了,瑩兒錯了.但是此事也不能全怪瑩兒,若是讓人知道二姐和王爺…我哪里還有臉在黎王府里待下去?"

著她嬌柔的模樣,淚珠在睫毛上微微纏著一副委屈又擔憂的模樣,墨景黎臉色也緩和了許多.畢竟當年他對葉瑩還是有過幾分真感的.點了點頭道:"你明白了就好.這件事不得告訴任何人,以後你可以多去定王府走走,這兩天就先在驛館歇息吧."

葉瑩乖順的點頭,"我知道了."

上篇:332.貴賓齊至,七皇子妃     下篇:葉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