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葉玥  
   
葉玥

安撫好了葉瑩,墨景黎才轉身出門獨自一人去了書房.坐在書房里,墨景黎凝眉思索著之前在葉家和交談的結果.其實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為了一個在璃城里得罪墨修堯都是一個極為不明智的決定.墨景黎自然也從來都不是那些為了色yu而暈頭轉向的人.但是手中卻有著讓人不得不答應的條件.

從中取出一個碧綠色的瓷瓶,墨景黎眼中隱隱的多了幾分熱切之色.

將葉玥帶回西南,如果順利的話他能夠得到的絕對是付出的十倍甚至是百倍.

其實當年算起來,墨景黎可算得上是救了葉璃一命.太後當初的意思原本是要殺了葉璃的,葉玥被太後所迫不得不為.而墨景黎那時候卻並不想殺葉璃,所以他在葉玥的計劃實行之後派人橫插了一杠將葉璃從宮中給帶了出去.若是不染,不定當年葉璃當真就被葉玥給殺了.帶走了葉璃之後墨景黎並沒有理會葉玥,一個他皇兄的妃子,一個母後手中的棋子並不值得他費心.所以之後葉玥被大火燒死他也只當是被母後殺人滅口了.卻沒想到,葉玥不但沒有死,甚至還躲過了太後,皇宮甚至是定王府的眼線平平安安的活了這麼多年,甚至還到了璃城,墨修堯的眼皮子底下來了.

毫無疑問,比起空有容貌的葉瑩來,葉玥才是真正的聰明人.就是比起他皇兄後宮中的那一群女人,葉玥也是其中最聰明的那一個.只要能夠將葉玥帶回江南,那麼……一直讓他煩惱的太後也不會再成為他的擋路石了.

太後在宮中經營了幾十年,即使是墨景祁在世的時候也是處處受她肘掣,更何況是掌權遠不及墨景祁久的墨景黎.原本經過墨景祁那麼多年的壓制和臨死前的一擊,太後的勢力應該已經搖搖欲墜了.但是誰知道墨景黎當權之後,太後有如神助,竟然又重新在朝中站穩了腳步.墨景黎知道這背後必定有外人插手的影子,他甚至知道是誰,然而卻無能為力.他可以打壓太後的勢力,卻還不能跟她拼個兩敗俱傷讓別人得利.

墨景黎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這麼母後的手段和狠心,他更是清楚的知道在太後心里扶持墨夙云那個七八歲的鬼比他這個兒子做皇帝更讓太後滿意.甚至自從當初太後殉葬之事不了了之之後,墨景黎經常在心中懷疑太後是不是無時無刻的不在想法子伺機廢了自己.

但是有了葉玥就不一樣了,葉玥手中握有太後的一些把柄,只要運用得好,甚至可以將太後的勢力一網打盡.葉玥很聰明,她被太後威脅利用的同時也在暗中收集了太後的好少**.甚至如果葉玥不是離開的太早了,墨景黎甚至相信葉玥絕對有辦法從墨景祁口中套出他的兒子的下落.只可惜,比起葉璃葉玥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墨景祁在世的時候寵愛柳貴妃更甚于葉玥,所以即使聰明如她也只能在宮中低調做人.而一個嬪妃,又怎麼抵得過太後的權威,在她的父親也是站在太後一邊的時候?

沉思了許久,墨景黎眼中終于閃過一絲決斷.其實就算沒有上面的原因,墨景黎也必須將葉玥帶回去.無意識的摩挲著手中的瓶,墨景黎劍眉皺的更近了.現在想要是先將葉玥送出璃城是不可能的,定王府的守衛之森嚴讓人心生忌憚.唯一的辦法就是他們離開璃城的時候讓葉玥混在定王府的隊伍中神不知鬼不覺的離去.但是這卻是很多天以後的事,這些天里萬一……葉玥既然能悄無聲息的來到璃城,還能安安穩穩的隱藏自己這麼多年,這十幾天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墨景黎心中暗道.

葉府的書房里,葉文華臉色陰郁的坐著,原本有些花白的眉頭也緊緊地皺了起來.自從黎王和葉瑩離開之後他就隱隱的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再想起自己妻子房里的那個人……雖然已經離開朝堂很多年,但是葉文華依然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的.這樣的對危險的直覺在朝堂上曾經幫助他多次避開了危險,即使是徐家的女婿,但是至少在徐家退出朝堂的那些年里他是靠著自己奮斗的.不僅沒有讓葉家就此衰落反而越加興盛.

自從來到璃城以後,葉文華跟不甘心的葉老夫人和葉王氏不同.他對現在的生活十分滿意.他窮過也富過,他曾經寒窗苦讀過,也曾經差一點位極人臣過.他娶過大楚最美麗最才華出眾的女子,甚至他的女兒現在還是大楚的攝政王妃以及定王府的王妃.而他也最終從高處跌落成為了一介平民.如果是從前,他可能還會汲汲于功名利祿.但是當真正看過了戰亂的百姓苦楚之後才會知道如今的安穩生活來之不易.葉文華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安安分分的待在璃城,就憑他是定王妃的父親的身份,絕對不會有人為難他.但是如果去了江南,即使墨景黎能夠重用他,但是江南又到底能維持多久?實話,這麼多年下來,葉文華對墨景黎的能力早已不抱什麼希望了.更何況,比起墨景黎他更願意相信墨修堯的人品.

"老爺,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葉王氏端著一盅補品走了進來,看著葉文華含笑問道.

葉文華回過神來,冷冷的看著她笑的志得意滿的模樣,心中閃過一絲厭惡,不知怎麼的原本以為早已模糊的了結發妻子的模樣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那一瞬間,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到底怎麼會為了葉王氏而冷落自己的發妻.論容貌,論才,論德行,論家世,徐氏無一不是可以甩出葉王氏八條街去了.或許……就是因為徐氏太過優秀了吧.一個太過優秀的,仿佛天仙一般的的高貴女子卻垂青與一個出生貧寒的窮子.在最初的狂喜之後隨之而來的卻是讓他自慚形穢的的挫敗和壓力.還有同僚們那些羨慕又古怪的眼神……

"你房里那個人,立刻將她趕出去."回過神來,看著眉眼中都蘊含著喜氣的王氏,葉文華冷冷道.

"什麼?!"王氏一愣,立刻尖叫起來.

葉文華盯著她冷然道:"你當我瞎了麼?你可將她趕出去,否則你就跟著她一起出去!"

王氏被他看的心中生寒,更多的卻是憤怒.將手中的東西重重的放到桌上,王氏怒道:"既然老爺知道,為什麼還要我將她趕出去?!你明明知道……你明明知道如果讓定王府知道了……"葉文華不耐煩的打斷她道:"你既然知道,就不該帶著她一起來.從前在老家沒人管你,你以為在璃城還是沒人知道麼?見過她的人是不多,但是也不是沒有!"如果不死葉玥自己知道分寸隱藏的好,另外她進宮的時間早見過她的人也沒有幾個.只怕早就被人認出來了.葉文華當然知道葉府里有定王府的人暗中見識著,正是因為如此,葉玥更不能留在府中了.

這幾年葉文華已經很少這樣大發脾氣了,葉王氏也不由得一愣.半晌才哭泣道:"她一個弱女子,不跟著我們一起來,你要她怎麼活?還不都是因為你,如果我們當初直接去江南,也好過如今在這里吃不飽餓不死的活著."如今到處都是戰亂,就是平時一個弱女子想要從老家那樣的地方走到江南都不容易,更何況是現在這樣的境況.只怕走在路上一不心就算不遇上戰亂,也會比路上的土匪給抓了,到時候更是生不如死.

葉文華冷笑,只為了眼前這女人的天真.葉家當初在太後和皇帝之前搖擺不定就已經讓墨景黎很不滿了,後來更是隱瞞了葉瑩懷孕的消息將她留在京城才導致了葉瑩被囚,生下來的孩子被人掉包不知所蹤.墨景黎這人更是睚眦必報,相信他會善待葉家,除非葉文華腦子出問題了.王氏卻不管這些,道:"不管怎麼,玥兒也是老爺的女兒.難道老爺真的如此狠心要至玥兒于死敵!只要過了這幾天,黎王已經答應了會帶著我們一起回江南.到時候我們就不用在璃城受氣了,容兒也一定會有出息的,到時候咱們葉家一定會回複從前的繁盛,難道這樣有什麼不對麼?老爺現在只一心想著葉璃,但是她為咱們家做了什麼?還不是只顧著自己享福,根本就不理會你這個父親.還是只有我的玥兒才會為咱們家著想."

"蠢婦!"葉文華沒好氣的罵道.她居然真的相信墨景黎會帶著所有的葉家人離開.也不想想以墨景黎的性格突然帶著這麼多人離開難道不會引起定王府的懷疑?

"你怎麼想的我不管,我也沒有打算去江南."葉文華道.

葉王氏這次是真的愣住了,榮華富貴固然重要,女兒也很重要.但是這些都建立在葉文華還在的基礎上.對于自己的兒子葉王氏還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根本還撐不起葉家的門戶.如果葉文華不肯去江南,就算他們都去了在江南的日子也絕不會有多少過的.王氏再如何喜好算計,卻終究也之事一個沒見過多少世面的閨中夫人,拋下丈夫跟著女兒離開這種事她不敢做也做不了.

"為什麼?!"葉王氏忍不住尖叫起來,"你就這麼喜歡待在璃城,仰人鼻息的活著?去江南有什麼不好,到時候葉家還會跟以前一樣人人敬重羨慕,難道不比你在這個破院子里躲著好的多?"

"閉嘴!"葉文華厲聲道.

"你還在想著那個賤人對不對?!"王氏終于忍不住爆發出來.她娘家雖然也不顯赫,卻也是大戶人家的女兒.當初嫁進葉家做妾並不是沒有委屈的,但是葉家的當家夫人卻是那種讓你連嫉妒都嫉妒不起來的人.當你與對方的差距太過遙遠的時候,是連嫉妒的資格都沒有的,只剩下了自慚形穢.雖然葉文華一直都寵愛著她,但是她十分清楚自己比不上徐氏.每次葉文華看著徐氏時眼中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感更是如一顆毒刺紮在她的心中.即使是徐氏早已經去世多年也不能拔出.真是可笑,葉文華並不是不喜歡徐氏,而是他不敢喜歡.只因為他自己都知道自己配不上他的妻子.

"啪!"葉文華仿佛被激怒了,一個耳光毫不留的甩在了王氏的臉上.王氏一時沒有站穩竟生生的被打得跌倒在地上,愣了一愣終于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這是怎麼了?"門外,傳來了葉老夫人的聲音.

葉文華輕哼了一聲,轉向門口道:"母親,你怎麼來了?"目光卻在看到扶著葉老夫人的人時頓了一下,又慢慢的移開了.

葉老夫人不悅的皺眉道:"我若是不來,你們是不是要把整個府里都吵翻了?這是在做什麼?"扶著葉玥的手,葉老夫人踏入書房,身後葉玥將書房的門重新合了起來.

"老夫人……玥兒……"王氏看到葉老夫人和女兒,哭的更加離開起來.葉玥上前扶起王氏,輕聲問道:"爹娘這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葉文華冷哼一聲道:"你還知道我是你爹?"葉玥一頓,臉上露出一絲溫順的笑意,"女兒知道一直隱瞞著是女兒不對.這實在是因為……父親也知道當年在楚京的事,並非女兒想要對三妹不利,而是實在是不得不為.女兒也是不得已的,這些年女兒也活的不容易,還求父親原諒女兒."不得不,比起葉瑩葉玥卻是是很會話,也很懂得人心的人.即使葉文華心硬如鐵,臉上的神色也不由得緩和了不少.當初的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葉玥自己突發奇想想要殺了葉璃,別他不信,只怕是葉璃自己也不信的.當時葉家是窩在太後手里的,太後想要殺了葉璃葉玥也是被人脅迫.再看看葉玥的模樣,雖然美貌依舊,但是比起當初在葉家和宮中的明豔華貴,卻是消瘦蒼白了很多.也正是這份蒼白和瘦弱,才讓她看上去比真實年齡要一些,待在王氏房里這麼久深居簡出竟也沒有惹人注意.到底也是受了不少的苦了.

"既然如此,你就安安分分的呆著.等到適合的時機我想辦法送你離開璃城以後隱姓埋名好好的過便是了."到底是自己從疼到大的女兒,葉文華還是心軟了.

葉玥一怔,喂喂垂眸道:"黎王已經知道我在璃城了,要帶我們去江南.父親的只怕是……"

"好好的墨景黎為什麼要帶你去江南?"葉文華冷冷的問道.墨景黎素來是個無利不起早的,跟葉瑩的感明眼人也看得出來不見得有多少.突然答應帶葉玥去江南,若是沒有什麼利用價值誰信?更重要的事,之前連定王府的人都沒察覺葉玥在府中,若不是她自己故意暴露出來讓墨景黎知道,墨景黎怎麼會知道她的下落?

葉玥臉上閃過一絲難堪.不錯,她確實是故意跟著王氏來的璃城,也是故意讓墨景黎知道自己手中有底牌更有對他萬分重要的東西的.這又有什麼不對?她這麼多年隱姓埋名吃了多少苦?她原本是皇妃,她還有一個先皇血脈的兒子.她的兒子遠比如今大楚那個沒用的墨夙云聰明的多.只要運作得到,她未必不能做到皇太後的位置.她為什麼要隱姓埋名戰戰兢兢的躲著過完下半輩子?

"父親,只要我們去了江南.墨景黎答應我扶持我的皇兒登基,到時候你就是真正的國丈了.葉家也會從此真正的繁榮興盛起來."葉玥望著葉文華,正色道.

葉文華卻並沒有她以為的那麼容易動,"我更相信璃兒的孩子將來能位登九五,留在璃城至少還能讓你弟弟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給葉家留個後."葉文華現在也明白了,葉容早就被葉老夫人和葉王氏寵得不成樣子,如今他只寄希望于將來葉容的兒子能夠好好的教養成才,不要斷了葉家的香火了.聽了葉文華的話,葉玥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幽怨,"在父親眼中,女兒就這麼不如三妹麼?"如果不是當初她被太後所迫,只得炸死隱姓埋名.如今又怎麼會如此落魄?

葉文華搖搖頭道:"你和璃兒不一樣."葉玥很聰明,甚至可能比葉璃還要聰明.但是她跟葉璃不一樣,完全就不該放到一個程度去比較.若是都放在深宮後院中,葉文華相信葉璃未必斗得過葉玥.但是葉璃的目光從一開始就沒有停留在深宮後宅之中,她有著不輸男兒的勇氣和能力,所以她可以協助定王治理一方,可以上馬征戰指揮千軍萬馬.這樣的女子放在深宮後院只能是對她的能力的踐踏.甚至很多時候,葉文華都會萬分遺憾這葉璃居然不是個兒子.如果她是個男孩,無論這天下如何至少也能保葉家三代不落.

葉玥很明白葉文華的意思,她自負聰慧卻也明白自己並不能像葉璃那樣上馬打仗下馬治國.從一開始她們就不一樣.

"我們確實不一樣.三妹不會管葉家的興衰,有徐家在身後扶持,葉家是好是壞對她都沒有影響.但是我不一樣,父親,只有葉家好了,我才會好.所以,玥兒是不會拋棄葉家的."葉玥輕聲訴著.葉文華沒有什麼反映,但是旁邊的葉老夫人卻露出了贊同之色.葉璃對葉家的冷淡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就算將來葉璃母儀天下,能夠沾光的也只是徐家而不是葉家.這麼多孫女中,葉老夫人最疼愛看重的就是葉玥.此時聽她如此,自然是覺得十分的有道理.看了看葉文華也想開口勸.

葉文華一揮手,有些疲憊的道:"母親不必再了.葉家不能離開璃城."

葉老夫人皺眉道:"這是什麼話?葉璃根本就沒將咱們家看在眼里.難道你還要自己貼上去不成?"對于這個不給自己面子的孫女,葉老夫人已經是非常的不滿了.

葉文華無奈的搖頭苦笑,他的母親啊……到底是老了再也不及年輕時候的精明了.葉家千里迢迢來了璃城,再跟著墨景黎居家離開.別有葉玥這件事,就算是沒有葉玥的是定王府也不可能不查.這一查之下,她們也為葉家還走得了麼?淡淡的看了葉玥一眼道:"你既然已經決定了要跟著黎王走,現在就離開吧."

"父親……"葉玥顯然沒想到葉文華竟然如此固執和無.

"你在胡什麼?!"葉老夫人大怒,"玥兒是我的孫女,你要趕她走,不如連我這個老婆子一起趕走好了!"葉老夫人早就厭惡了在璃城的日子,她要去江南.去了江南她又是王妃的祖母,當初楚京里那個尊貴的葉老夫人了.

"老爺,老夫人."門外的下人匆匆前來稟告,"定王和定王妃來了."

聞,眾人皆是一驚.葉玥更是臉色有些發白.當初她對葉璃下了殺手,雖然再怎麼她是被脅迫的事,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這些年葉玥雖然隱姓埋名的生活著,但是許多傳聞卻也是聽過了.墨修堯的冷血無她更是如雷貫耳,乍然聽到墨修堯來了讓她怎麼能不驚?

葉文華也是嚇了一跳,卻很快鎮定下來,起身道:"知道了,這就出去迎接定王和王妃."

"不……不用了……"門外的下人有些畏畏縮縮的道:"定王和王妃……已經進來了."

大門從外面被豁然打開,墨修堯和葉璃攜手漫步而來.站在門外便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書房里的所有人.因為背光的關系,書房里葉玥只能看到那兩個攜手而來的白衣身影.陽光在他們身後形成了一圈淡淡的光圈,仿佛神仙降臨.一時間卻看不清兩人的神色.

看著兩人越走越近,葉玥忍不住往後退了一筆.四下張望卻有些絕望的發現,這書房里除了一扇門意外根本沒有別的地方能夠給她躲避,她也無可避免的必須直面墨修堯和葉璃二人.

踏入書房,本就不算寬大的書房一下子變得有些擁擠起來.墨修堯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拉著葉璃走到前方的軟榻上坐了下來,挑眉問道:"這是怎麼了?書房里這麼熱鬧?"

葉王氏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賠笑道:"沒……沒什麼.咱們正和老爺話呢.王爺和王妃在這里,你這丫頭還不退下!"

葉玥低垂著頭,連忙福了福身匆匆往門外走去.

眼看著就要踏出書房的門了,身後傳來葉璃淡淡的笑聲,"二姐,多年不見就這麼走了麼?"

上篇:333.容華公主的選擇     下篇:.理所當然的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