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定王的算計  
   
定王的算計

等到葉璃與赫蘭王後商議完了,並且初步達成了雙方都還算滿意的協議之後,赫蘭王後才拉著一大堆調好的飾品跟著葉璃一臉歡快的下樓去了.經過這一番深談,兩人都對對方有了更深的認識,個更多了幾分欣賞和佩服.

一下樓,便看到墨修堯幾個正坐在樓下的花廳里等著她們.不僅有來找人的墨修堯和任琦甯,就連耶律野和柳貴妃也在.

看到赫蘭王後抱著的大大的盒子還有已經換了一個中原女子中很流行的飛仙髻上簪著的精美飾品,柳貴妃和云妃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一絲異色.

風華樓原本也是定王府名下的產業,同樣也是整個大楚首飾方面數一數二的店鋪,做出來的東西自然精美絕倫,只要是女人就沒有不喜歡收拾的.

看到他們下來,墨修堯站起身來上前牽著葉璃的手對赫蘭王後笑道:"看來王後很滿意這里的飾品?"

赫蘭王後喜悅的笑道:"是啊,中原的飾品真是太美麗了.定王妃這些都可以送給我,真的麼?"

墨修堯淡笑道:"既然阿璃這麼,自然是可以的.王後能喜歡,也是定王妃的榮幸."赫蘭王後捧著手里的盒子,喜愛之溢于表,"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定王和王妃."

"王後不必客氣."

葉璃含笑看著兩人寒暄,有些不解的問道:"你們怎麼在這里?"

墨修堯柔聲道:"聽你們來了風華樓,就過來等著你們.怎麼只有赫蘭王後選了,阿璃沒有看上眼的麼?"

葉璃擺擺手道:"我用不了那些,先放著吧."她的首飾確實不少,但是真正用了的卻並不多.許多都擺在那里當擺設或者送人了.

墨修堯也不在意,笑道:"前些日子風華樓尋到一塊很不錯的白玉,回頭給你做一只簪子."

定王如此的溫柔體貼,讓旁邊站著的幾位女子都是又羨又妒.云妃也不由的稱贊道:"定王和王妃的感真好,王上,你是不是?"

任琦甯有些不耐煩的點了點頭道:"既然王妃和王後聊完了,我們也該回驛館了."

赫蘭王後雖然還有些戀戀不舍,不過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便對葉璃笑道:"定王妃,多謝你送我這麼多東西.我有許多漂亮的珍珠,回頭讓人給你送過去好不好?"

北境雖然地處極北之處,但是卻有地方近海.珍珠並不罕見,有許多甚至比中原的還要好.葉璃也不客氣,笑道:"那就多謝赫蘭王後了."

任琦甯帶著赫蘭王後與云妃走了,原本還想什麼的柳貴妃也被耶律野帶走了.墨修堯和葉璃這才愉悅的走出了風華樓,往定王妃的方向走去.只看兩人臉上愉悅的神色也知道這次的談判兩邊都十分滿意.

還沒走到定王府門口,就聽見門前不似平日的甯靜肅穆,反而有些喧鬧.走上前去便看到一個十分眼熟的人影.

金發的青年人也看到了他們,立刻閃出一口亮白的牙齒,朝著他們奔了過來.

"美麗的王妃,在這里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墨修堯臉色陰郁,"是麼?本王怎麼不覺得好?你來定王府干什麼?"最好是來鬧事的,本王就有理由把你抓起來,然後……墨修堯心理十分陰暗的腦補了各種折磨人的法子.

雖然金發男子看不出墨修堯的想法,但是直覺還是讓人不由得抖了抖更往葉璃那一邊轉了過去.

葉璃無奈的微笑道:"閣下是什麼人?來定王府有事麼?"

金發男子興奮的笑道:"當然有事.我是西域珈藍國來的商人,我叫蘭斯.我想要和這座城市的主人做生意."

墨修堯挑眉,淡淡道:"你現在不就在璃城里做生意麼?還是你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想要賣給本王?"

金發男子連連搖頭道:"不不,我要做很大很大的生意.東方有很多神奇的東西,我要賣到更遠更遠的西方去.我時候跟父親去過那里,那里的人有很多黃金,但是他們沒有美麗的絲織品,沒有美麗的瓷器,也沒有神奇的茶葉.如果賣國去,我很快就能成為富翁."總算金發男子還會看臉色,見到墨修堯臉色不怎麼好看,還加了一句,"當然,還有閣下你.我們都會成為最有錢的人."

到興奮的時候,金發男子一邊手舞足蹈的筆畫起來.

墨修堯和葉璃交換了一個眼色.定王府很有錢,但是他們都不介意更有錢.畢竟……打仗養軍隊從來都是個燒錢的活兒.

"閣下不如跟我們進去,咱們詳細再談?"葉璃淺笑道.

"當然,我的榮幸.美麗的王妃."金發男子高興地道.他的雇員警告過他他很可能會被趕出來,但是他卻很幸運的第一次就得到了機會.老天果然是眷顧勤奮又會把握機會的人的.年輕人幸福的想著,他仿佛看到了無數的金閃閃的黃金在朝自己招手.

"美麗麼?"走在前面的墨修堯冷笑一聲,招手喚來侍衛,"叫韓明月和韓明晰過來.還有清塵公子,這個家伙,交給他們料理了."

叫蘭斯的年輕的西域商人一臉蕩漾的跟著侍衛走在偌大的定王府里.那位白發的王者告訴他他本人並不懂經商的事,所以要等到專人來跟他談,並且建議他可以在王府的花苑里逛逛.

這讓蘭斯對定王的好感直線上升.見識了無數不懂裝懂的上位者之後,這位勇于承認自己的弱點的王者是多麼的偉大.難怪這座城市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座城市都要繁榮和安定.

六月的定王府中,依然有不少鮮花盛開.蘭斯好奇的觀賞著這些東方特有的花卉,並且一邊琢磨著能不能帶回西域去種植.

正欣賞著花苑中的美景,卻見兩個人迎面走來.一一白的兩道人影在百花盛開的花苑中選的格外的引人注目.

蘭斯的目光緊緊的鎖定了那個衣的身影.高佻而修長的身影,還有那美麗的容顏.一根絲帶隨意挽起的烏黑的發絲,還有唇邊那懶懶的笑意.無一不給人一種奇異的美感.

雖然比起美麗的王妃來顯得不那麼溫柔和精致,但是卻又多了一份別樣的風采.于是,再一次蘭斯忽略了衣人身邊的白衣男子,捏著一朵花兒奔了過去.

"美麗的東方姐,能有幸一起喝杯下午茶麼?如果你沒有跟美麗的王妃一樣結婚的話,親考慮接受我深深地愛意."

跟前的兩人愣住了,顯然被眼前這突如其來的示愛嚇了一跳.不一會兒,衣人才沉聲問道:"你什麼?"

蘭斯一愣,這位姐的聲音好像比美麗的王妃差了一些.不過王妃那樣完美無暇的美人大概是不多見的.但是這位衣美人也同樣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兒.

"如果你沒有結婚的話,請接受我深深地愛意."蘭斯抬起頭真誠的道.

"碰!"

回答他的是一記又狠又重的拳頭,蘭斯頓時被打得腦袋發蒙,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搖了搖頭,"美麗的……"

"碰!"

韓明晰毫不留的一圈揍上去,將金發男子原本的賤狗造型達成了國寶,"嚇了你的狗眼了,老子是男人!"

呃?原本還一臉委屈的一位東方姐太過*力的蘭斯頓時呆住了.再認真看看韓明晰那一身衣和俊美面容.這才注意到這個衣美人竟然跟自己差不多高.而且……

旁邊的韓明月看看一臉忿怒的弟弟,在看看頂著一對熊貓眼的金發男子.也不由得低頭悶笑起來.

"哥!"韓明晰惱羞成怒,掙開韓明月拉著自己的手,"你別攔著我,老子要弄死他!"

"好了,他大概是定王府的客人.你揍兩拳出出氣就行了.定王妃不是還等著你去議事麼?"韓明月勸道.

聽了兄長的話,韓明月這才憤憤的放棄了繼續毆打蘭斯的計劃,狠狠地甩了一個眼刀往葉璃的書房而去.

跟在後面的蘭斯一臉頹廢,他居然像一個男人表白,想象就覺得一身雞皮疙瘩.抖了抖,蘭斯決定還是按照他的雇員的建議,請那個叫媒婆的人,給他介紹一個溫柔美麗的姐做妻子.東方實在是太恐怖了,他根本分不清楚男子和女子,最糟糕的的是他們都留著一頭長長地頭發.

可憐的蘭斯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到底是為什麼挨了這兩拳頭.

葉璃的書房里,韓明晰三人到達的時候墨修堯和徐清塵都已經到了.

看到蘭斯的新造型,葉璃有些驚愕的愣了愣神.同樣的蘭斯看到坐在一邊比起韓明晰更加俊眉出塵的徐清塵,再看看旁邊還凶神惡煞的等著自己的韓明晰,眨了眨眼委屈的低下了頭.

那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的清塵公子嘴角一抽,疑惑的挑了下眉.

沒有人看見,坐在葉璃身邊的某人低下頭喝茶,唇邊勾起一絲得逞的笑意.

蘭斯的事雖然很重要,但是對于目前的定王意義不大.就算與蘭斯合作也不是短期內就能看到收益的.所以簡單的了一下計劃之後,這件事就直接交給了韓明晰去處理.這些年,韓明月就這麼不冷不熱的吊著.墨修堯也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反正韓明晰遇到麻煩韓明月自然會出手替他解決.雖然對韓明月此人沒什麼交了,但是至少韓明月的腦子很不錯,能免費用何樂而不為?

打發了韓明晰三個人,墨修堯三人才重新坐下來商討正事.聽完了墨修堯和葉璃對今天出行的敘述,徐大公子的注意力果然最先注意到了還沒到手的鳳凰琴上,而不是墨修堯和葉璃一次算計了幾個人上面.盯著墨修堯問道:"墨景黎當真會把東西給你麼?"丟掉楚京已經夠沒面子了,要是再丟掉大楚的鎮國之寶,墨景黎這個攝政王的臉真的是要被人人在腳下踩了.

墨修堯笑的志得意滿,"比起幾件不能吃不能用的死物.難道不是活蹦亂跳的兒子更重要麼?"

清塵公子默然了一會兒,墨景黎果然也不想能夠大義凜然的人,"鳳凰琴給我."

墨修堯笑容更加愉悅起來,"徐兄,這可是大楚的鎮國之寶.就算是你我也不能隨隨便便就給你吧?"徐清塵淡淡的看著他,"你會彈琴麼?"

"略懂一二."比起清塵公子來,定王的琴技真的只能是略懂了.何況定王的興趣也不在此,自然也就不在乎手下的到底是去年剛斫的琴,還是傳世名琴.但是對清塵公子卻不一樣,白玉鳳凰琴對清塵公子來只怕比絕世美人的吸引力還要大的多.清塵公子何等聰明,怎麼會不知道墨修堯的意思?輕哼了一聲不再提琴的事.他拿不到不代表別人也拿不到.墨修堯挑眉,對著徐清塵一笑.他雖然不能保證別人拿不到,但是卻可以保證清塵公子絕對碰不到.

看著兩人之間的眼神厮殺,葉璃無奈的開口打斷,"東西還是等墨景黎送來了再吧.大哥,修堯,咱們是不是哈應該先這璃城里的人."

徐清塵也不想跟墨修堯在這件事上對峙下去,橫豎大家各憑本事了.低眉想了想道:"所以,北戎是想要跟咱們議和,最好是能夠結盟一起對付西陵和耶律泓?耶律野以為定王府的人都是傻子麼?"若是從前,耶律野替這個提議還有幾分可信.但是墨家軍占領了西陵皇城之後,所以原本與北戎接壤的地方都已經屬于定王府.也就是北戎和西陵打算時間根本不會有什麼沖突.俗話,遠交近伐.耶律野反其道而行的根本毫無意義,對北戎也毫無益處.

墨修堯笑道:"可不是當咱們所有人都是傻子麼?我猜這麼白癡的注意不是耶律野自己想出來的.不過,今年夏天北戎大旱,偏偏他們占領的北方地區又飽經戰亂,糧食十不存一.耶律野想要跟定王府交易倒也不難理解.如果他能控制北戎的糧草的話,與耶律泓之間的爭鋒他立刻就能占到上風."

"可惜,王爺已經決定幫耶律泓了."徐清塵淡笑道.

"怎麼算,耶律泓也算是咱們中原的女婿,只要容華公主還是太子妃,本王不介意幫他."墨修堯笑道.

徐清塵挑眉,"這是你跟耶律泓的條件?"墨修堯搖頭,"這種事大家心里有數就好,提出來就不怎麼愉快了."

徐清塵點頭,"那北境呢?赫蘭王後對上任琦甯,有把握麼?"

葉璃淺笑道:"就憑任琦甯到現在都沒看出赫蘭王後的真面目,我覺得可以賭一把."反正輸了也沒什麼損失.徐清塵點頭,一邊思索著道:"如此一來,就要防備耶律野和任琦甯真的聯起手來了."之前兩方結盟不過是為了攻下楚京暫時的合作.一旦攻下楚京遲早還是會翻臉.但是如果墨家軍選擇了幫助耶律泓和赫蘭王後,那麼這兩個人的聯盟反而會更加牢固.

墨修堯淡然道:"不要緊,橫豎……本王也沒打算放過他們."進入了大楚境內的北戎大軍與墨家軍遲早會有一場生死決戰,至于任琦甯那個心心念念想要複國的人自然也不會放過.

徐清塵點頭道:"你心里有數就好.耶律泓那邊我會跟二叔,赫蘭王後那邊就要辛苦璃兒了."葉璃笑道:"份內之事,大哥什麼辛苦."

"葉家那個葉玥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徐清塵皺眉問道.對于葉家的人,徐清塵沒有絲毫好感.其中尤其以這個葉玥為甚,就算她當初是被人脅迫的,卻也改變不了她曾經謀殺葉璃的事實.即使是徐家這樣的書香世家,遠近親疏也是分的十分清楚的.在徐家眼里,葉璃自然比毫無關系的葉玥重要千萬倍.從前以為葉玥死了也就罷了,如今人又好端端的出現在璃城,而且還不死心的繼續想要專營,這就不在清塵公子能夠容忍的范圍了.甚至對處理此事好不乾淨利落的墨修堯也有幾分不悅.

墨修堯悠然笑道:"不用擔心,自然會有人幫我們處理掉她的."含笑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厲芒,他怎麼會放過曾經想要傷害阿璃的人呢?

葉府最偏僻的一個廂房里,葉玥失魂落魄的坐在床邊出神.她知道,被定王府發現意味著她所有的籌謀都已經徹底結束了.但是她實在是無法甘心,這麼多年,她受了多少苦才熬到今天.為了躲避定王府的追查,她心翼翼的忍耐著無時無刻不讓自己顯露出一絲曾經與葉玥相似的痕跡.好不容易熬到了現在,葉玥隱隱有些後悔.如果當初沒有想要取巧,如果自己直接去江南.也許能夠平安到達也不定,也許不會被太後的人發現……只可惜如今,悔之晚矣.

"葉玥."一個冷漠的聲音傳入她耳中,葉玥愣了一下,回過頭來才看到站在門口的墨景黎.

"黎王,你怎麼會在這里?"葉文華早就讓人看守住了房門和院門,除了母親給她送飯不讓任何人進來.墨景黎冷冷的盯著她,道:"本王想進來,就能進來."葉玥一喜,"你是來帶我離開這里的?"

墨景黎盯著她,"我要的藥呢?"

葉玥臉色微變,強笑道:"我們好了,到了江南之後……事成之後我才能給你."墨景黎手一甩,狠狠地將她甩回了床上,"你把藥給了墨修堯是不是?"

聞,葉玥臉色一變.墨景黎頓時大怒,"賤人!"他原本只是抱著一線希望來的,但是真的聽到這個事實還是無法忍住滔天的怒意.一切都毀在這個賤人手里,就因為她的自作聰明,他需要拿出比原本多幾十甚至上百倍的代價才能拿到原本唾手可得的東西.

"黎王……"葉玥叫道.墨景黎確實無比的暴躁,"你知不知道墨修堯問我要了什麼?鎮國四寶!就是因為你……"葉玥被墨景黎拉著衣襟搖晃的頭暈腦脹.鎮國四寶……她知道,楚宮中曾經珍藏的最珍貴的四件寶貝.曾經在她最得寵的時候想要看一看,只是提了一句就被墨景祈訓斥冷落了大半個月的寶貝.據連最得寵的柳貴妃也無緣一見的曠世珍寶.這幾年寶貝代表的不僅僅是價值連城,更是大楚皇室的臉面和尊嚴.

葉玥知道墨景黎此時必然是恨極了自己了,連忙道:"黎王,你帶我離開這里.就算沒有了……我可以幫你對付太後……"

墨景黎冷笑,"對付太後?本王需要你親自去麼,你以為你是誰?本王發現……之前之所以沒能從你那里拿到東西,就是因為對你太溫柔了.本王現在不會再犯這個錯了,老老實實把你知道的出來,本王讓你少受點苦."

"不可能!"葉玥咬牙道.這已經是她最後也是唯一的籌碼,若是出來就真的是死期來了.墨景黎露出一絲殘酷的笑意,"不可能?漸漸這個人你覺得還可不可能?"一揮手,門口兩個侍衛拎著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走了進來.

"皇兒!"葉玥大驚失色,她將孩子藏在城外藏得極為隱秘,為什麼會……

墨景黎滿意的笑道:"葉玥,你太自作聰明了.你真的以為本王會幫你扶持這個子繼位麼?墨景祈的兒子,本王恨不能……見一個殺一個!她交給你們,不管什麼辦法問出本王要的東西."完,墨景黎厭惡的看了一眼葉玥轉身出門去了.

偏僻的院里不是的傳來女子淒慘的哀叫聲,不出半個時辰留在里面的侍衛走了出來.房間里,葉玥跪坐在地上,身上已經是斑斑傷痕,靜靜地摟著懷里奄奄一息的孩子忍不住放聲大哭.這一刻,她真的後悔了.如果就留在老家的鄉間,就算一世清貧也好過現在這樣……

"二姐."門口,葉瑩一身淡色衣衫,婷婷而立.眼眸含笑的望著葉玥,眼神輕憐楚楚動人.

"瑩兒!"葉玥回過神來,連忙撲了過來拉住葉瑩的手,道:"瑩兒,幫我請大夫過來.孩子,我的孩子受傷了……"葉瑩輕輕地拉開她的手,柔弱的臉上露出一絲快意的冷笑,"二姐,王爺吩咐了誰都不許請大夫,妹可做不了這個主."

"瑩兒……"看清了葉瑩臉上的神色,葉玥震驚的望著她溫柔嬌弱的妹妹,"為什麼?"

"為什麼?"葉瑩冷笑,"二姐你想要攀上王爺的時候怎麼沒想過為什麼?你但是是怎麼的?反正王爺也不寵我,有你在還能幫幫我?你幫我什麼……搶我的夫君,就是幫我麼?"

"我沒有……"葉玥艱難的道,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搶墨景黎.那只是一時的權宜之計而已啊.妹妹為什麼不懂?"瑩兒,求你了,他是你的外甥啊.幫我救救他……"葉瑩臉上露出一絲怨毒,"他的父親將我的兒子弄到哪兒去了?我的兒子下落不明,他也去死吧."完,葉瑩推開葉玥,毫不留的轉身出去.

"瑩兒……"葉玥無力的哀叫著,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越走越遠.

上篇:赫蘭王後的意     下篇:相見不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