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相見不相認  
   
相見不相認

看著葉瑩毫不留的離去,葉玥即使想要追趕但是那渾身上下的傷痕也讓她痛苦的動彈不得.只得抱著摟著已經昏迷的孩子嗚咽的痛哭起來.若不是她不甘心想要靠著墨景黎重新獲得比當初更尊貴的身份,又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然而,再多的悔恨也無法挽回她此時的出境了.

不多時,處在葉府最偏僻的角落的一個院子燃起了熊熊烈火.

前院,葉文華與葉老夫人葉王氏正一臉客氣的送墨景黎出門.葉文華雖然面上客氣,心中卻早已恨不得墨景黎從此再也不要登門了.原本墨景黎去而複返,還要求見葉玥她就不願同意,但是葉老夫人卻並不甘心,非要同意黎王再見葉玥一面.此時再看墨景黎陰鷙的面容和葉老夫人王氏失望的模樣,葉文華也不知道該什麼了.

"老爺,不好了!後院起火了!"身後的下人匆匆的追上來焦急的叫道.葉文華一怔,問道:"哪兒起火了?"

下人道:"是……是方才黎王和王妃去的院子."這樣的回答很奇怪,如果是關著二姐的院子,眾人可能還要回一下神才能想到墨景黎身上.但是回答是黎王和黎王妃去的院子,黎王剛出來院子就起火了,便是傻子也會覺得這件事與黎王脫不了干系.

眾人回頭望去,果然看到後院的方向冒起了滾滾濃煙.

王氏尖叫一聲,"玥兒!"

葉文華沉聲道:"還不快派人救火!"罷,也不去理會墨景黎,朝著墨景黎匆匆拱了下手,便轉身離開往後院去了.王氏回過神來,也跟著葉文華往後院奔去.站在大門口的墨景黎眼色沉了沉,掃了一眼跟在自己身邊的葉瑩沉聲道:"回驛館."葉瑩順從的點點頭,"是,王爺."

一轉眼,原本還有幾分惹惱的門口頓時鴉雀無聲了.葉老夫人一時之間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怎麼會……這樣?

葉府失火的消息傳到定王府,墨修堯也只是淡然的一笑,"這次確定了?那個女人不會再詐尸吧?"

站在門口的阿謹認真的點頭道:"王爺放心,阿謹親自去檢查過的.絕對是葉玥本人."墨修堯滿意的一笑,"很好.你剛回來就讓你去辦這事,辛苦你了.回去見墨叔吧."阿謹點點頭,也不多問轉身走了.身後傳來墨修堯淡淡的聲音,"這件事不用告訴王妃了."

阿謹頓了一下,繼續往外走去.王爺大約是覺得這種事不必告訴王妃的吧?

書房里一片甯靜,墨修堯看著桌上放著的信函,露出一絲愉悅的笑意.

此時葉璃的院子里確實十分熱鬧,不僅是徐二夫人,秦箏等人,還有徐大夫人,華皇後華皇後,慕容婷等跟葉璃誼深厚的女眷都到了.一起湊熱鬧的還有墨寶冷君涵徐知睿朋友,以及剛剛滿月不久的兩個雙胞胎包子.

還有兩天便是清云先生的壽誕,璃城中該准備的也都准備好了.為了這事定王府上上下下忙了不少日子,真的到了這時候反倒是難得的清閑下來了.一群女眷們便聚集到葉璃這里來探望兩個包子了.兩位徐夫人一手抱著一個,看著粉粉嫩嫩的娃娃更是愛不釋手徐家這一代到現在為止也只有徐知睿一個孩子,兩位夫人看到包包自然是喜愛的很.更何況兩個東西自從睜開眼睛以後就格外的乖巧聰慧.一個見人就樂,一個雖然比較沉靜,卻也乖巧得很.竟是比墨寶時候還要好帶.就連墨修堯也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家伙加起來也沒墨寶時候一個人能折騰.

"乖乖啊……我的麟兒.這模樣長得真是……"徐大夫人對麟兒格外的喜愛,一抱上了就不肯放手.雖然還是個的孩子,卻已經清楚的能看出,麟兒長得像徐家人更多一些.始終沒能抱上孫子的徐大夫人自然就格外的待見這個笑家伙了.徐二夫人也同樣喜歡手里的心兒,她雖然有了孫兒,但是卻沒有孫女啊.別孫女,徐家上下連個女兒都沒有.看到這乖巧清麗的女孩兒,徐二夫人也是愛到心里去了.

葉璃看著躺在兩位徐夫人懷里乖巧的睜著大眼睛的寶寶,掩唇笑道:"兩位舅母喜歡孩子,何不催三哥和四哥早些晚婚?"

此一出,坐在旁邊的華天香和墨無憂頓時都了臉.墨無憂著臉躲到華皇後身後,華天香卻是無處可躲,只得著臉狠狠地瞪了葉璃一眼,"璃兒,你……"秦箏掩唇低笑道:"璃兒的不錯,天香,我可是等著你進徐家陪我呢."

慕容婷抱著自己的寶貝兒子,笑眯眯道:"可不是麼,我家的君涵都快五歲了喲."

"你們……你們好沒羞!"華天香羞得直跺腳.徐二夫人對華天香這個准兒媳婦也是十分滿意的,見她受窘,連忙開口道:"好了,你們幾個在他們女兒家面前這些做什麼?我跟你舅舅和外公還有楊夫人都商量過了,老國公殉國,也來不及在熱孝期間成婚.就只能將婚事挪到明年了.到時候正好天香和無憂一起嫁進咱們徐家,也是一段佳話."無憂年紀倒是還,華天香年齡卻不了.原本若是能在熱孝期間晚婚也是好的,只是那時候徐清鋒又遠在楚京打仗,無奈只得等過了一年孝期再了.徐二夫人原本只是心憂找不到合適的兒媳婦,現在人選已經定下來了反而就不那麼擔心了.何況等到將清云先生的壽宴辦完,開始准備婚事,慢慢悠悠的到明年也差不多了.

華皇後憐愛的看著著臉的侄女和女兒,能夠加入徐家這樣的人家對他們來絕對是一段難得的好姻緣了,她也能夠放心了.雖華家的名頭是挺大,家世也清貴.但是誰都知道,華國公去世之後,華家也算是沒落了.就算子孫爭氣,沒有個一二十年只怕也起不來.徐家人丁簡單,對家世也看得並不重要.華天香和墨無憂嫁過去自然都不會受什麼委屈.

華天香還好,她和徐清鋒都看中對方了也算是兩相悅.墨無憂和徐清柏之間更多的卻是徐大夫人起的作用,而且徐清柏也不是徐清鋒那樣息怒形于色的人,想要看出他的心意確實有些難度.墨無憂年紀也不算大,就算是竇初開對徐清柏有點感覺,也只是懵懵懂懂的就被兩家給定了親了.到不是不願,只是難免有些失措和茫然.

葉璃將墨無憂的神色看在眼里也不開口破.徐清柏肯定是對無憂有一些好感的,不然以他雖然溫和卻十分有主見的性格是不會順從徐大夫人的意思的.墨無憂提起徐清柏的模樣,也不像是不喜歡的樣子.橫豎兩人都還年輕,還有的磨就是了.

"王妃,長興王和珍甯公主求見."眾人正笑間,青霜進來稟告道.

眾人皆是一愣,華皇後和墨無憂神色更是有些複雜.其他人最多只是覺得奇怪,但是他們兩個到底更墨嘯云和珍甯公主關系頗深.慕容婷有些好奇的道:"他們這個時候來定王府做什麼?"自從搬來璃城之後,墨嘯云和珍甯公主都是深居簡出,除了剛到這里的時候來拜見葉璃,倒是從未踏足過定王府,也難怪慕容婷好奇了.

葉璃想了想道:"請他們進來吧."

青霜領命去了,徐大夫人問道:"長興王和珍甯公主找你有事,我們先回避吧?"葉璃搖搖頭道:"以後他們長期都會住在璃城,難不成大家都不見面了不成?他們應該是為了柳貴妃的事來得."

"柳貴妃?!"眾女眷皆是一驚,在他們看來柳貴妃找一驚是去世多時的人了.

葉璃點點頭,沉吟了片刻才道:"柳貴妃並沒有死,她現在就在璃城.長興王和珍甯公主應該是得到了消息,來找我求證的."不一會兒,墨嘯云和珍甯公主便被人帶到了.兩人的氣色都還不錯,看起來在璃城過的也還算舒心.只是看著珍甯公主半垂的容顏上半邊猙獰的傷痕,卻也讓人不由在心中歎息.

"見過定王妃."兩人並沒有大楚皇子公主的傲氣,見到葉璃也是恭敬地行禮問好.葉璃含笑道:"長興王和珍甯公主不必多禮.過來坐吧,這些日子在璃城可還住得習慣?"墨嘯云沉著的點頭道:"多謝王妃關心,我和姐姐一起都好."這話雖是客氣卻也是真心.雖然在璃城他們只是無權無勢的王子公主,但是經曆過了這兩年的各種磨難和痛苦之後,這樣的生活卻並不那麼難過.何況定王府也卻是沒有虧待他們姐弟.墨嘯云年紀雖然不大,卻看得清楚.這天下除了璃城除了定王府,根本就沒有他們姐弟的立足之處.他的年齡和能力還遠遠不足以建立能夠保護自己與天下各路勢力抗衡的實力.

葉璃點點頭,對墨嘯云的清醒和識時務也十分滿意.

兩人謝過葉璃做到旁邊空著的凳子上坐下,才看到坐在身邊的熟人.不由得也是一驚,"母後……皇姐……"雖然柳貴妃與華皇後素來不對付,但是墨嘯云和珍甯公主對華皇後卻沒什麼惡感.最多是曾經珍甯公主十分嫉妒墨無憂罷了,但是那些嫉妒如今看來卻更加的沒有意義了.墨無憂原本因為柳貴妃之故,對這兩個姐弟也是十分不喜的.但是也知道這兩年他們在璃城過的日子並不比自己當初的遭遇好多少,再看看珍甯公主臉上的上還有當初楚京被圍是她們姐弟的表現.到底還是親兄弟姐妹,墨無憂也不由得有些心軟,點了點頭道:"你們還好麼?"

珍甯公主眼睛微,咬著唇點了點頭更加的自慚形穢的低下了頭.當初她知道墨無憂被送去給南詔王之後還曾經在心中幸災樂禍過.現在看到墨無憂並未因為自己容顏被毀而露出嫌棄嘲笑的眼神,甚至也沒有自己最討厭的憐憫,心中倒是多了幾分慚愧之意.

"皇姐……"

墨無憂笑道:"叫我無憂就行了,我如今已經不是什麼公主了."

墨嘯云明了的點了點頭,對華皇後和墨無憂道:"母親,無憂姐."曾華皇後為母親有些奇怪,但是卻並不為過.華皇後原本畢竟是墨景祈的嫡妻,所有的皇子公主都要稱一聲母後.她便是墨嘯云這些皇子公主的嫡母.華皇後微微點頭,看著墨嘯云淡淡道:"這兩年苦了你了,既然已經熬過來了,以前的事就忘記了,和你姐姐好好過過日子吧."

墨嘯云點頭道:"多謝母……夫人指點."

"長興王和珍甯公主來定王府,可是有什麼事?"葉璃開口問道.墨嘯云看了看跟前的眾多女眷,倒也沒有隱瞞,點頭道:"回王妃,我和姐姐聽人起北戎七王子身邊又一名女子,形容極為肖似……母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葉璃看著兩人定定的望著自己的模樣,輕聲歎息.點了下頭道:"不錯,耶律野身邊的女子名為清伊娜,據是七王子的未婚妻.雖然我沒有見過她的真面目,但是據容華公主,確是與柳貴妃一模一樣.你們心中若有什麼疑問,可去驛館問問她便是."

墨嘯云臉色微臣,沉聲道:"我和姐姐去驛館求見過兩次,都被拒絕了.所以才……來求見王妃,想要請王妃查證……"葉璃思索了一下,道:"清伊娜是耶律王子帶來的人,也算是客人.本妃並不方便直接派人去查問她.不過,你們可以去向容華公主打探一二.容華公主年少時時常出入皇宮,應當比本妃更熟悉那人."

其實聽葉璃這麼,兩人都已經基本確定了柳貴妃的身份了.墨嘯云臉色陰郁不,珍甯公主捏著手絹的手更是握的發白,隱隱的有些發抖.

葉璃看著兩人,語重心長的道:"不管那人是不是,你們都要三思而後行,萬不可輕舉妄動.若是有什麼為難之處,便來王府跟我和王爺.雖然這里是璃城,但是耶律野畢竟是北戎手握重兵的王子,權勢非同可,你們不可莽撞行事."

墨嘯云沉默了一下,點頭道:"多謝王妃提點,我們知道了.就不打擾王妃了,我和姐姐先行告辭."葉璃輕輕點頭,看著珍甯公主柔聲道:"不要整天呆在屋子里,多出來走走外面並沒有那麼糟糕."珍甯公主咬著唇,點了點頭跟著墨嘯云匆匆的走了.

看著這多兄妹離去,眾人的心也有些沉郁起來.華天香凝眉道:"珍甯公主的臉當真是被柳貴妃害的?"從前她也經常在宮里走動,但是對珍甯公主並沒有太多的印象.其實柳貴妃的三個孩子都跟她不怎麼像,珍甯公主作為女兒不被自己母妃重視不,墨景祈也比較寵愛墨無憂,以至于她在宮中也沒什麼存在感,完全不像是一個沖冠後宮的妃子的女兒.此時再看到那原本秀麗的臉上猙獰嚇人的疤痕,華天香對她也不由得多了幾分同.

葉璃搖頭道:"到底是怎麼會是誰也不知道.當初將她救出來的時候柳貴妃已經失蹤了,整個冷宮里只有她一人.如果不是我們趕得及時將她救出來,只怕所有人都以為死在里面的是柳貴妃了."如此一來,無論真相如何,在活下來的珍甯公主看來,就是她的生母將她扔在火海里替死了.

華皇後微微蹙眉道:"我看珍甯只怕是恨極了柳貴妃.他們找上去會不會出事?"

"有長興王在,應該不會有事."葉璃凝眉道.

談到柳貴妃,眾人也都止不住厭惡之.柳貴妃對墨修堯的心思和當初強求墨修堯娶她的事他們自然都是知道的,在加上珍甯公主的事,對柳貴妃的厭惡跟上一層樓了.慕容婷摟著冷君涵恨恨的道:"那種女人,我要是遇到了就直接抽他一頓鞭子."

坐在葉璃旁邊乖巧的吃著點心的墨寶眨眨眼睛問道:"娘親,你們是在楚京那個白衣大嬸麼?"聞,葉璃有些驚訝的看著墨寶,"你還記得柳貴妃?"

墨寶不悅的撇撇嘴,"那個大嬸最討厭了,老是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本世子和娘親.我想跟父王,她再看就把她的眼睛挖出來,誰知道她就死了.原來還沒死麼?"葉璃腦袋一陣抽疼,這帶著興奮的語氣是怎麼會是啊?她到底什麼時候教過他這麼凶殘的想法?那時候墨寶還不到七歲啊.

北戎驛館里,容華公主接到長興王和珍甯公主求見的消息,唇邊勾起一絲詭異的笑意.吩咐身邊的侍從立刻將兩人請進去.之前墨嘯云和珍甯公主也來過兩次,但是都被驛館的人打發走了,連門都沒能進去.這次改成求見容華公主,果然不一會兒便被人帶著進去了.

容華公主特意在驛館的正廳里接待兩人,見到墨嘯云和珍甯公主也是滿臉含笑,拉著兩人坐下,"本宮還在楚京的時候你們都還是孩子呢,沒想到這麼多年沒見,竟然都已經長大成人了了."看著眼前的這對少年少女,容華公主也有些感歎.雖然她還沒老,但是看著曾經的孩兒長成大人,也不由得讓人感歎韶華易逝.

"榮華姑姑在北戎可還好?"墨嘯云問道.

容華公主笑道:"太子待我極好,一切都很好.這幾年的事我都聽了,只是你們兩個受苦了."

墨嘯云早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了,淡笑道:"我和皇姐也很好,定王府對我們極好."

"那就好,定王宅心仁厚.雖然不及皇家王子富貴尊榮,但是比起那些勾心斗角,日子總要舒心一些.如今好不容易出來了,就別想那些事了.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福氣跳出這個圈子的."容華公主感到著,也是對兩人的勸告.墨嘯云點頭道:"侄兒省得,多謝姑姑提點."

"容華姑姑……"珍甯公主望著容華公主欲又止.容華公主自然明白她們所為何來.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輕聲道:"你的事我都聽了,好孩子苦了你了.你們想見清伊娜是不是?"墨嘯云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們以前聽過容華公主性格張揚跋扈,此時見到她如此和藹一時間倒是有些不喜歡.畢竟是生在皇家的孩子,誰都不是單純無邪的,自然對如此和善的容華公主有些懷疑.

容華公主一眼便看穿了他的疑惑,淺笑道:"傻孩子,誰還能跟年輕時候一樣麼?其實我也不確定她到底是不是……我讓人請她過來,你們見一見吧.切莫沖動."兩人沉默的點了點頭.

沒一會兒功夫,一身白衣的柳貴妃便走了進來.看也未看大廳里,朝著容華公主冷冷道:"你叫我來這里想什麼?"這兩天,柳貴妃的心非常不好.不僅是因為前兩日在街上遇到墨修堯和葉璃之後,回到驛館她就被耶律野狠狠地斥責了一番.更是因為昨天墨嘯云和珍甯居然上門找她.來之前,她確實沒有想過這兩個孩子居然會在璃城.更重要的是,她根本不知道怎麼面對他們更不想見他們.

容華公主挑眉道:"我是我有什麼事,是有人要找你."

"什麼人……"柳貴妃聲音一啞,有些驚愕的看著眼前冷眼望著自己的兩個少年.轉眼兩年,墨嘯云已經比兩年前要高了許多,看起來也沉穩了很多.珍甯公主坐在墨嘯云身邊,臉上同樣掩蓋著面紗,路在外面的一雙眼眸卻仿佛寒冰般幽冷.柳貴妃心中一顫,"你們……你們是誰?!"好一會兒,柳貴妃才穩定了心神,勉強開口道.

但是她那一瞬間震驚的眼神,和那樣熟悉的模樣氣息又怎麼瞞得過她親生的兒女.見柳貴妃竟然根本不打算認他們,兩人眼中都閃過一絲傷痛和怨恨.一對上珍甯公主幽冷的眼眸,柳貴妃立刻心虛的躲開了,轉過身瞪著容華公主道:"太子妃,你什麼意思?"

容華公主悠閑地喝著茶,淡淡笑道:"什麼什麼意思?這是我那皇帝表哥的遺孤.長興王和珍甯公主,他們是來找你的.清伊娜,你不認識他們麼?"

"我自然不認識他們."柳貴妃道:"既然沒事,我先回房了."完,連看也不看墨嘯云和珍甯公主,轉身便要往里走去.容華公主放下茶杯,笑道:"別走啊,清伊娜.這兩個孩子辛辛苦苦的尋找母親,也算是孝心可嘉.就算你真的不認識,也該跟他們清楚啊."

柳貴妃一怔,回頭匆匆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認錯人了."

墨嘯云和珍甯公主默然,看著柳貴妃轉身就要離去,珍甯公主咬牙道:"母妃,你當真不認識我們麼?"

上篇:定王的算計     下篇:額外的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