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母子恩斷  
   
母子恩斷

珍甯公主盯著躺在地上的柳貴妃,臉上的神色充滿了冰冷的怨恨和厭惡.沈揚出的話,徹底的打碎了珍甯公主心中對母親的最後一絲期盼.當初珍甯公主被迷暈在冷宮中以致容顏被毀,這兩年來她無時無刻的不在恨著柳貴妃,但是這種恨意中未嘗不是夾帶著一絲對母親的期望和無法割斷的孺慕.如果今晚柳貴妃真心實意的對她道歉,哪怕有一絲的歉疚和悔恨,珍甯公主的那只金簪也不會刺到她的身上.

但是此時,珍甯公主的眼中卻只有單純的厭惡和痛恨,母女之從此真正的恩斷義絕.

墨無憂聽了沈揚的話也不再猶豫,手起手落很快的便將那只金簪拔了出來,一時之間血流如注.墨無憂猙獰的取出沈揚煉制的療傷聖藥倒了上去,然後從柳貴妃的衣擺上扯下一段白紗開始包紮傷口.

珍甯公主卻是沒有傷到柳貴妃的致命之處.如果排除將來不能再有孩子這一點的話,柳貴妃最後就算死了也只是血流過多而已.而現在有了沈揚的止血聖藥自然不會有生命危險了.包紮好了傷口之後,墨無憂又拿出一個瓷瓶給柳貴妃灌了下去.片刻之後,柳貴妃原本蒼白的神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複了血色.

"那樣的好東西,給她用不是糟蹋了麼?我給你這樣的東西是讓你如此作踐的?"沈揚盯著墨無憂不悅的道.墨無憂抬頭對著沈揚甜甜一笑道:"師傅,定王叔和王妃肯定還有話要問,她剛剛那個樣子哪里能問得出什麼?"沈揚輕哼一聲道:"你倒是聰明."

墨修堯眯眼看著柳貴妃的神色好了起來,漠然點點頭道:"既然沒事了……嘯云,你有什麼意見?"墨嘯云垂手,淡淡道:"一切聽憑定王叔處置.此人與我和皇姐再無關系."

"雖再無關系?!"珍甯公主突然開口道,轉過頭狠狠地盯著柳貴妃的美麗的容顏咬牙道:"她還欠我一張臉."

聞,柳貴妃臉色一變,瞪著珍甯公主怒道:"你想干什麼?"珍甯公主看著她,咬著牙一字一頓的道:"你毀了我的臉,難道不該賠給我麼?"柳貴妃冷笑一聲,道:"你是我生的,別我毀了你的臉,就算我要了你的命,你也該受著."

墨嘯云走到珍甯公主身邊,拉著她的手看著柳貴妃道:"我剛剛已經了,我們與你再無關系."

柳貴妃不屑的輕哼一聲,親生母子關系又豈是斷就能斷得了的.在柳貴妃看來,墨嘯云和珍甯永遠都是她的兒女,她可以對他們不屑一顧,但是他們卻絕不能對她不敬.強撐著站起身來做到一邊的椅子里,雖然上了藥包紮了傷口,但是那傷就算是再怎麼樣的靈丹妙藥也不是一時一刻就能夠恢複得了的.劇烈的疼痛讓她的表變得有些扭曲,掃向珍甯公主的眼神更像是淬了毒一樣.

珍甯公主卻不在在意她的眼神,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徹底絕望的時候,就會變得超乎尋常的冷漠.

柳貴妃也不在意珍甯公主和墨嘯云的反應,如果從前她對這雙兒女還有一絲一毫的在意的話,這兩年多的痛苦掙紮也讓她將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感全部抹殺.從墨修堯和葉璃出現在這里之後,柳貴妃大半的注意力都已經集中在了他們的身上.只是對著墨修堯再也沒有了從前癡心不改的迷戀,反而是充滿了刻骨的怨恨.甚至,此時的柳貴妃比起葉璃她更更恨墨修堯.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沖動了.墨修堯對她的無她素來是深有體會.

"定王,你指使這兩個人刺殺我是什麼意思?莫不是想要與北戎交惡?"柳貴妃揚起下巴,傲然的盯著墨修堯道.她現在是北戎的准王妃,身份絲毫不比墨修堯和葉璃低.她也用不著再跟他們客氣.

葉璃無語,默默地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墨修堯.這就是傳中的由愛生恨吧?

"你什麼意思?"珍甯公主上前道:"這跟定王府有什麼關系?本公主就是想要殺了你怎麼樣?大不了本公主償命給你!"

"皇姐!"墨嘯云深深地看了柳貴妃一眼,對珍甯公主道:"看定王叔怎麼."墨修堯偏著頭看了看珍甯公主和墨嘯云,淡淡笑道:"珍甯,雖然你父皇已經死了,大楚現在跟你們大約也沒什麼關系了.但是,只要本王承認你是公主,你就還是公主.拿你的命去換她的命?本王讓人養你這麼久就是為了這個麼?虧掉的部分誰賠給本王?"

珍甯公主一呆,她對許多勾心斗角的事並不擅長.卻也知道自己意氣用事並不能解決問題,低下頭道:"定王叔,是珍甯的錯."

墨修堯這才滿意的點頭,他養著這一個公主一個皇子可不是拿來玩兒的,要是為了一個柳貴妃賠了性命他豈不是白費了許多功夫.所以珍甯公主和墨嘯云非但不能死,還得好好活著.側首看著柳貴妃,墨修堯溫和的問道:"本王就是想跟北戎交惡?你又待如何?要不要回去問問耶律野,願不願意為了你跟本王開戰?"

"你!"柳貴妃怒極,墨修堯這輕描淡寫的問話,分明是在嘲笑她.

"我如何?"墨修堯揚眉笑道.

"王爺,北戎太子殿下和七皇子來了."門外,卓靖進來稟告道.

"哦?今晚這的長興王府倒是熱鬧了.讓他們進來."不一會兒,卓靖便帶著耶律泓容華公主和耶律野走了進來.看到地上的鮮血和一身狼狽的柳貴妃,眾人都是一愣.容華公主開口笑道:"王妃,這是怎麼了?"

葉璃淡淡道:"沒什麼,清伊娜姑娘突然闖入長興王府意圖對長興王和公主不利.公主一時驚慌傷了清伊娜姑娘."

"葉璃!你胡!"柳貴妃怒吼,但是隨之而來牽動的傷口疼痛卻讓她咬緊了牙齒,只冒冷汗.耶律野走過去扶住坐在椅子里搖搖欲墜的柳貴妃,問道:"怎麼回事?"柳貴妃咬著唇,委屈的道:"王爺,是定王和定王妃指使那個丫頭傷了我."在座的除了珍甯公主以外的三個女子紛紛翻白眼望天.這柳貴妃好歹也有三十四五了,這樣撒嬌真的可以麼?

耶律野顯然對柳貴妃的嬌弱也沒有什麼認同感,沉聲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葉璃淡淡笑道:"清伊娜姑娘不會是想要是本妃派人將你擄來的吧?"

柳貴妃失,她確實是自己來的長興王府,但是之所以前來的原因卻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葉璃神色淡然的看著耶律野道:"耶律王子,剛才清伊娜姑娘無端指責本妃和王爺指使珍甯公主刺殺她.現在本妃還想是她無端闖入長興王府意圖傷害公主和長興王,誣陷本王妃呢."

耶律野皺眉,雖然眼前的形其實在他心中更相信柳貴妃的話.但是葉璃的話卻將他堵得無話可,同時對柳貴妃擅自跑到長興王府來的事,耶律野心中同樣的不高興.坐在一邊的耶律泓看著葉璃向耶律野發難,面上卻是十分平和淡定.只是微微皺眉道:"定王和定王妃身為主人,斷然不會對客人如此無禮.更何況指使珍甯公主刺殺清伊娜未免太不通了一些.倒是七弟,清伊娜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麼,怎麼會跑到長興王府來."葉璃和墨修堯指使珍甯公主行刺確實于于理都不合.但是耶律泓卻直接忽略了珍甯公主自己刺殺柳貴妃這個事實,明顯的將錯都推到了柳貴妃身上.

耶律野凝眉道:"王兄的是,今天的事只怕是一場誤會."

容華公主掩唇笑道:"七弟的不錯.清伊娜與已故的柳貴妃如此神似,產生一些誤會也是免不了的.前兩日長興王和珍甯公主還上門來拜訪過呢.難道長興王和公主現在還……"墨嘯云對著容華公主拱手恭敬的道:"容華姑姑教訓的是,之前是本王和皇姐莽撞了.事已經清楚了,我們姐弟與清伊娜姑娘並無關系,是我們認錯了人."完,墨嘯云後退了一步,暗中緊緊的抓住珍甯公主的手.珍甯公主垂眸掩去了眼中的恨意,終究沒有多什麼默認了墨嘯云的話.

耶律泓笑道:"是誤會就好,那麼今晚的事……"

墨嘯云道:"今晚也是誤會,清伊娜姑娘突然到來,我們語間發生了一些沖突.皇姐以為清伊娜姑娘想要對我們不利才刺傷了她.還請耶律王子見諒.若有責罰,嘯云願一力承擔."

人家都這麼了,耶律野自然也不能欺負一個才十三四歲的孩子.只得就這麼算了,柳貴妃這簪子也算是白挨了.耶律野沉著臉向墨修堯和葉璃告辭,扶著柳貴妃要往外走去.

"等一等."一直在一邊看熱鬧的沈揚突然開口道.

耶律野雖然並不熟悉沈揚,卻也知道他在定王府的地位十分特殊,回過頭來耐心等著他話.只見沈揚接過一張墨無憂寫好的藥方遞了過去道:"俗話,醫者父母心.既然是病患老夫就不能不理.這位姑娘產次數太多,剛剛又傷的有些不是位置.這藥方你拿回去給她用吧.雖不能保證將來還能有孕,但是對身體還是不錯的."

這話一出,整個大廳里的人神色都變得古怪起來了.其實葉璃等人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看到沈揚一本正經的跟耶律野這些,葉璃嘴角的笑容也還是忍不住僵硬了一下.耶律野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嚇人,就算北戎人並不特別在乎女子這方面的問題,但是那也是指普通北戎百姓,皇族權貴對這些的龜毛成都程度絲毫不比中原人.就算耶律野和柳貴妃不是那麼回事兒,但是讓人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出來也還是十分的沒臉.

柳貴妃更是被沈揚這神來一筆弄得臉色慘白,怨恨的瞪了沈揚和墨無憂一眼,才神色恍惚的跟著耶律野走了.

耶律野一走,耶律泓和容華公主自然也不好久留,跟著也起身告辭了.看到沒自己什麼事,沈揚站起身來帶著墨無憂也要走了.路過珍甯公主身邊的時候停下來看了看道:"你這姑娘倒是有點意思,回頭到定王府來找我吧."完頭也不回的走了.珍甯公主和墨嘯云不明白沈揚是什麼意思,墨無憂卻是知道的.但是珍甯公主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即使對師傅的醫術十分有信心的墨無憂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痊愈.只得道:"珍甯,記得師傅的話,有空了一定要來定王府."看到珍甯公主點頭,才對這葉璃和墨修堯欠了欠身追了出去.

一時間,大廳里只剩下墨修堯四人,原本氣氛凝重劍拔弩張的大廳頓時沉靜下來.墨修堯皺眉看著眼前的一對少年男女,今晚的事雖然不多但是連出兩樣都讓墨修堯十分的不爽.看著墨嘯云和珍甯公主的眼神便也帶了幾分不善.即使不是刻意釋放,這樣的強者威壓也讓珍甯公主和墨嘯云額頭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看著姐弟倆強撐著的模樣,葉璃輕歎一聲抬手握住墨修堯的手,對墨嘯云二人輕聲道:"你們也累了,好好休息吧.以後不可在莽撞行事."

墨嘯云點頭稱是.墨修堯盯著珍甯公主問道:"你對她心中依然有恨?"

珍甯公主咬牙道:"恨不能將她碎尸萬段!"

墨修堯冷笑一聲,問道:"你憑什麼?"珍甯公主一愣,有些不解的望著墨修堯.墨修堯淡淡道:"你有那個本事將她碎尸萬段麼?只怕下次落到她手里碎尸萬段的人就是你了."珍甯公主咬牙,論本事手段,她確實不如柳貴妃.墨修堯拉著葉璃站起身來,淡淡的看著兩人道:"柳貴妃的事你們兩個不得再插手,同樣的……也不許你們幫她.若是讓本王發現你們暗中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別怪本王心狠手辣."

墨嘯云心中一跳,定王這話的意思就是打算對付柳貴妃了.扶著珍甯公主,墨嘯云恭聲道:"謹遵定王叔教誨,嘯云和皇姐都不會輕舉妄動的.她跟我們已經沒有瓜葛了."

"很好."墨修堯滿意的點頭,牽著葉璃的手往外走去.

回到府中,葉璃和墨修堯皆下了嚴令不許將昨晚的事告知清云先生.其實清云先生如此高齡許多俗事早已不縈于懷,也很看得開了,但是身為後輩的孝心還是不希望老人家為了這點他們自己就能解決的事操心.

第二天一早,葉璃和墨修堯剛剛起身外面的侍衛便來稟告,"東方姑娘求見."

葉璃愣了一下,有些弄不清楚這東方姑娘到底是什麼人.墨修堯不屑的撇了一下唇角道:"蒼茫山那個.去請清塵公子處理,本王和王妃還有事."侍衛領命去了,葉璃不解的問道:"我們有什麼事?"墨修堯笑道:"我們去看看我的公主,培養感?"

定王府大廳里,一身白衣的女子安靜的坐著喝茶.似乎絲毫沒有因為主人的冷落而感到憤怒,只是平靜的等待著.半個時辰後,門外才響起了腳步聲.白衣女子唇邊勾起一絲完美的笑容,抬起頭來看到的卻不是那白衣白發的俊美男子,而是另一個白衣如雪清逸出塵的黑發男子.清塵公子雖然引入注目,但是昨天晚上她將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了墨修堯身上,竟然完全沒有看到坐在徐家諸子中間的徐清塵.不過只看那白衣翩然的風采,卻也能猜得出來人的身份,站起身來,淡淡笑道:"東方幽見過清塵公子."

徐清塵淡淡微笑,點頭道:"東方姑娘不必多禮,請坐."

東方幽點頭就坐,看著徐清塵道:"不知定王可在?"

徐清塵笑道:"定王有些事要辦,無暇接待姑娘,還請見諒."

東方幽看著徐清塵挑眉道:"清塵公子對我有敵意?不知道女子哪兒惹清塵公子不悅了?"徐清塵但笑不語,東方幽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我明白了,清塵公子是定王妃的表妹,也難怪清塵公子對女不滿了."

徐清塵淡淡搖頭道:"只怕是東方姑娘覺得在下對你有敵意吧?東方姑娘想太多了,璃兒和定王的感是他們的事,是好是壞都是他們的事,徐家不會插手."東方幽道:"女並無意插足定王和定王妃之間的感."

徐清塵道:"這是東方姑娘自己的事."

上篇:血染金簪     下篇:蒼茫山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