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蒼茫山傳人  
   
蒼茫山傳人

比起墨修堯那樣毫不留的嘲諷斥罵,顯然徐清塵這樣云淡風輕的客氣疏離更讓東方幽無所適從.東方幽望了徐清塵許久,才幽幽的歎了口氣問道:"清塵公子可是不相信我的話?"徐清塵含笑不語,既不是也不不是.

東方幽顯然是將徐清塵的沉默當做了默認,淡淡道:"清塵公子盡管放心便是,我之所以選擇嫁給定王為側妃,並非是想要定王的寵愛或者別的什麼.只是為了輔佐定王而已.一旦定王君臨天下,東方幽自當功成身退去追求屬于我自己的幸福,絕不會留戀定王也不會為定王妃帶來任何麻煩."

徐清塵含笑道:"東方姑娘現在就可以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恕在下直,定王看起來並不需要你的輔佐.另外,想必是東方姑娘太久不曾下山,所以不知道這世間一些約定俗成的規矩.比如,側妃……不能娶嫁,而是納."能夠如此光明正大的出嫁給定王的女人,怎麼會真的如她的那麼無爭.或許她真的不需要定王的寵愛,那是因為她想要的是比定王的寵愛更重要的東西.徐清塵素來對這些所謂的傳奇隱世世家沒有什麼好感,至于所謂的代天擇主,更是無稽之談.若是當真有那個眼力,十年前就該出來了.如今天下大勢雖然還不算明了,但是明顯墨修堯的機會最大.在加上蒼茫山的勢力創造出一個一統天下的霸主確實不難.但是這些,即使沒有蒼茫山的人,定王府照樣可以做到,又何必非要沾這樣的名聲?

東方幽眼中微微閃過一絲惱怒,對于徐清塵如此不給自己面子實難感到心平氣和.但是徐清塵的態度又讓她無法將心中的火氣發泄出來,一時間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複雜難辨.

東方幽一貫知道自己的優勢和能力,但是她也同樣知道,自己與生俱來的天賦在墨修堯徐清塵這一類心志堅定的人面前沒有絲毫作用,所以也不自取其辱了.平靜的看著徐清塵道:"我想有些事還是要見定王一面親自面談.或許定王會給出不一樣的答案,畢竟……清塵公子並不能全權代表定王府,不是麼?"徐清塵俊眉微挑不置可否.只是淡淡道:"定王現在沒空."

東方幽也不著急,"我可以等."

徐清塵蹙眉看著眼前的女子,突然從心底覺得這個女人是一個麻煩.但是他卻不知道,這個女人確實是個麻煩,但是卻並不是墨修堯的麻煩.

東方幽果然十分的有耐性,徐清塵坐在大廳里陪著她喝了六七杯茶.就連一向淡定從容的清塵公子也覺得跟這樣一個女子相對無的坐著有些撐不住了,東方幽卻絲毫沒有不耐煩的意思.神態端莊的坐在廳中,是不是的淺酌幾口清茶.

直到將近中午的時間,墨修堯和葉璃方才姍姍來遲.看到徐清塵溫文爾雅的面容下的隱藏的僵硬與無奈,墨修堯的心明顯好了很多.賓主落座,墨修堯悠然的靠著椅背將主導權讓給了葉璃.葉璃含笑看著東方幽笑道:"還未請教這位姑娘芳名."

東方幽起身盈盈一拜,道:"女東方幽,見過王妃."

葉璃點頭笑道:"東方姑娘不必多禮,本妃和王爺有些事,讓姑娘久等了."東方幽微笑道:"怎麼會,有清塵公子接待,女和清塵公子了得十分盡興."墨修堯笑看著徐清塵道:"既然如此,東方姑娘有什麼事何不直接跟清塵公子?如今定王府的大事務大多都是清塵公子在處理."聞,東方幽微微皺眉道:"王爺,恕女直.雖然王爺和王妃鶼鰈深,王爺也重用信任徐氏一族.外戚專權自古以來便是混亂之源,何況王爺如今尚未真正建功立業,若是將來……"

大廳里三個人默默的看著東方幽啪啦啪啦的著勸諫的話默然無語.並不是這些話有什麼問題,若是在一定的時候這些話甚至可以得上是金玉良.但是問題是,這東方姑娘現在既不是定王府的親眷也不是定王府的心腹,這樣直截了當還當著徐家的人和定王妃的面人家的壞話真的好麼?這姑娘這些話其實是從什麼書上背下來的吧?

好不容易等到東方幽完了,葉璃才微笑道:"多謝東方姑娘的勸告,這些事想必王爺心中自己是有數的."

東方幽微微皺眉,看著葉璃略有些不滿的道:"定王妃,雖然徐家是您的外祖家,但是俗話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何況你還不是徐家的女兒,難道你不應該一心為定王府著想麼?這樣為家族謀私的事,豈是為妻為妃之道?"

葉璃默然,這姑娘不僅想當忠臣烈士,而且還想做班昭長孫皇後.蒼茫山曆代傳人如果都是這個樣子,葉璃實在是很懷疑他們到底是怎麼爬上王後之位的.早該因為忠逆耳被皇帝弄死了才對.

"東方姑娘,這些事暫時還不需要你考慮.不如你你到定王府到底有什麼事.如何?"葉璃終于忍不住打斷她的話問道.東方幽美麗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盯著葉璃道:"定王妃你還沒聽明白麼?"發現自己的智商被人懷疑了,葉璃十分無辜,"本妃該聽明白什麼?"

東方幽道:"我是為了輔佐新君才下山的."

"那你就去找你的新君去啊."葉璃心也有些陰郁了,淡淡的回道.東方幽被噎得心口一堵忘了葉璃半晌才淡笑道:"蒼茫山本代選定的新君便是定王.我便是這一代蒼茫山的傳人,正是奉天命前來輔佐定王的."

葉璃看著她,問道:"東方姑娘所謂的輔佐,就是進入定王府做王爺的側妃麼?"東方幽滿不在乎的道:"這只是權宜之計.既然定王已經娶妻,我自然不會插入其中,等到定王一統天下,我自然會功成身退."葉璃側首將問題交給墨修堯,"王爺,你看著辦吧?要不要收一個女謀士?"

墨修堯的回答毫不留,"把她給本王扔出去,浪費本王的時間."

"定王!"東方幽驚訝的睜大了眼睛,瞪著墨修堯道:"定王當真不想知道我能夠帶給你什麼好處麼?蒼茫山的勢力比你想象中還要多得多."墨修堯眼也不抬,漠然道:"本王對你那個什麼蒼茫山沒有興趣,更何況……有你這樣的傳人,只怕蒼茫山就是能抵百萬雄兵也不管用."

這樣的話,簡直比直接看不起蒼茫山還要讓東方幽難以接受.她是真心誠意的想要輔佐墨修堯的,她也相信定王在她和蒼茫山的相助下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一統天下成為一代雄主.而蒼茫山的名聲和地位也會從此更加的響亮和鞏固.但是卻沒想到,墨修堯竟然會如此看不起她和她身後的勢力.

看看墨修堯在看看葉璃,東方幽心中閃過一絲明悟.將頭轉向徐清塵,皺了皺眉道:"既然定王無法接受我這個辦法,那麼也可以換一個."墨修堯神色淡然不為所動,只聽東方幽朗聲道:"既然定王不願意我嫁入定王府破壞定王和王妃之間的感,那麼,我加入徐家也是可以."

在場的三人同時愣住,墨修堯和葉璃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徐清塵.徐家如今只有徐清塵和徐清炎是沒有訂下婚事的,這東方幽總不會是想要嫁給幾乎沒有見過面的徐清炎的,所以便只有清塵公子了.墨修堯的目光頓時變得玩味起來了,看著清塵公子的眼光仿佛在看一塊上好的肥肉.如果清塵公子能夠換來蒼茫山的相助,那麼顯然還是十分劃算的.當然,這個叫東方幽的女子只能乖乖地在家相夫教子侍候公婆,別的就不用想了.

"休想."徐清塵毫不客氣的回絕了墨修堯的打算.

墨修堯也無所謂,他對于蒼茫山的勢力看的並不是那麼重要.有固然好,沒有也無所謂.更何況,若是真的得到蒼茫山相助,他還要想辦法將之收歸幾有,免得百十年後又出來一個無聊的女人代天擇主.攤了攤手,墨修堯道:"好吧,此事……還是交給清塵公子處理.本王就不多加過問了.阿璃,咱們先走吧.書房里還有事要處理."

葉璃猶豫的看了看徐清塵,墨修堯拉著她往外走,一邊安慰道:"放心吧,清塵公子若是連這點事都處置不了,那就妄稱天下第一公子了.清塵兄,勞煩了."看著墨修堯拉著葉璃毫不猶豫的消失在門口,徐清塵心中恨不能將書房里所有的折子都拍到他臉上.他辛辛苦苦為定王府操勞,墨修堯沒有絲毫的感激也就罷了,還無時無刻的不想著給他添堵.

"清塵公子."東方幽輕聲道.

"東方姑娘."徐清塵阻止了東方幽的話,淡然道:"不用了,定王府不需要東方姑娘的輔佐."最重要的是,徐家不需要東方幽這樣的媳婦兒.東方幽不悅的的道:"定王並沒有如此,清塵公子如此決定是否太過自私."

徐清塵一揮,招來門外的侍衛,"送東方姑娘出去,誰也不許放她進來."

"我不會放棄的!"東方幽堅定地道.

徐清塵神色不變,"帶走."

送走了東方幽,徐清塵才一臉陰郁的走向書房.書房里,墨修堯和葉璃相依而坐溫馨而親昵的氣氛讓人感覺自己十分多余.看到徐清塵進來,葉璃才站起身來淺笑道:"大哥,東方幽送走了?"徐清塵點了點頭,目光銳利的掃向一邊的墨修堯.墨修堯半點也不羞愧,笑意盈然的道:"清塵公子這是做什麼,那句話又不是本王提出來的,這不是那位東方姑娘自己看上你了麼?"

徐清塵淡淡笑道:"那樣的女子,連定王都看不上,她能看上誰?"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句交談,但是徐清塵已經看得十分清楚.東方幽這個女人也不知道蒼茫山的人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心目中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愛愛.所以她是真的沒有插足墨修堯和葉璃的感,當然她提議嫁給徐清塵也絕對不是她看上了他.而是覺得這樣方便,嫁入定王府做側妃,或者是嫁給徐清塵做妻子,都可以施展自己的手段輔佐定王府稱霸天下.歸根結底,她心中有的只有她那所謂的志向和成就.但是偏偏她的遠大志向,在墨修堯和徐清塵這樣的人看來,簡直虛無縹緲的仿佛虛幻.除了她背後的蒼茫山的勢力,她什麼都沒有.更不用是輔佐一代帝王了.

將相之才,後宮之主帝王身後的女人並不是只需要聰明就可以的.天下間聰明的女子比比皆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子同樣也不在少數.但是能夠如葉璃一般與男子並肩而立的女人卻是獨一無二的.但是如果真的論起來,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甚至星象醫卜之類的,葉璃或許真的不如東方幽.但是東方幽能做得到世間自然有其他女子也能做到.而葉璃所能做到的,世間卻少有女子能夠做到,所以她才是獨一無二的.何況就算是蒼茫山所出的前幾位王後,也從未將自己定位在帝王輔臣的位置上.一句話,東方幽太過自視甚高了.

墨修堯笑道:"或許那東方姑娘就喜歡清塵公子這樣的神仙公子呢?"

"王爺,在下突然想起來想要遠游一些日子,定王府的大事務,就有勞王爺自己解決了."徐清塵神色不善,淡淡的道.一提到這個問題,墨修堯就只能認輸了.畢竟,若是真的將清塵公子逼走了,那就虧大了.虛咳了兩聲,墨修堯義正詞嚴的道:"反正東方幽交給你處理就是了.要殺要剮還是要娶回家不用我問.清塵兄放心,無論你怎麼做本王和阿璃都會絕對支持你的."完,還不忘暗衛的拍拍徐清塵的肩膀以示支持.

徐清塵嫌棄的抬手撥開墨修堯的手,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麼?清塵公子深刻的感覺到攤上這麼一個表妹夫絕對是他這一生最大的不信.若是早知道有今日,當初他怎麼樣也不會把璃兒嫁給這個無恥之徒的.

葉璃無奈的以手撫額,出聲打算兩人的爭鋒相對問道:"大哥,修堯,這個蒼茫山到底如何?"葉璃到底不是完全的這個世上的人,許多不是特別重要的東西便不會特意的去了解.比如這個蒼茫山,葉璃還當真沒有太多的印象.

徐清塵坐下來,凝眉道:"蒼茫山之所以如此神秘,與它出過三位皇後又極大的關系,而且曆代出山曆練的人也確實都是人中俊傑.但是如果真的厲害到能夠主宰天下歸屬……"清塵公子唇邊微微掀起一絲計較的幅度.墨修堯和葉璃都是極為了解他的人,自然看得明白其中所包含的嘲諷之意.

只聽清塵公子繼續道:"三代王後正好分屬三個國家,前後曆經數百年.所以蒼茫山擁有極大的勢力應該是不假的,不然也無法延續這幾百年的輝煌和神秘.如今,蒼茫山的傳人既然出山了,那麼……蒼茫山的其他人也不會離得太遠了.所以王爺現在有上中下三策可選."

墨修堯若有所思的笑道:"本王洗耳恭聽."

徐清塵笑道:"下策是,王爺不用理會東方幽,等到她死心之後必然會選擇別人.到時候定王府將會多一個大敵.中策,是王爺順從東方幽的意思,納她為側妃.到時候蒼茫山必然會傾全力相助定王府."墨修堯道:"本王素來只取上策."

徐清塵笑道:"上策就是……滅掉蒼茫山.從此代天擇主的傳奇不複存在."

"好辦法."墨修堯點頭贊同道.

徐清塵點頭笑道:"的確是個好辦法,如此即使將來王爺一統天下也可免除受蒼茫山所制的後顧之憂.不過現在的問題是……蒼茫山只怕不是那麼好滅的."雖然他們定王府不屑于蒼茫山,但是不代表別人也如此想.只要有人對蒼茫山傳人,對代天擇主感興趣,不用蒼茫山的人出手,自然會有人替他們對付定王府.甚至如果一著不慎可能引起天下各路人馬同時攻擊定王府的後果.定王府就算不懼,多面作戰也絕對是一件非常危險地事.

墨修堯沉思了片刻,道:"也沒有你想的那麼難.真正能跟我們作對的只有墨景黎和雷振霆.雷振霆有西陵皇牽制,而墨景黎……中間還跟著一個雷振霆呢,他想要跟本王作對還要先搞定雷振霆再.至于北戎和北境,他們沒這個機會."

徐清塵也知道墨修堯對北戎北境的布置,成功的機會也並不.確實是事有可為.挑眉看著墨修堯問道:"王爺決定了?"

墨修堯輕哼一聲,不屑回答.

其實還有一條路徐清塵沒有提.墨修堯可以答應與蒼茫山合作,待到事成之後在出手收拾蒼茫山也是可以的.也墨修堯的心智,真要算計蒼茫山徐清塵也覺得並不困難.葉璃看著兩個一臉認真的男人,問道:"有沒有可能,那個東方幽根本就不是蒼茫山的人?難道你們沒有覺得她未免有些太……"

徐清塵搖頭道:"王朝尚有更替,更何況一個家族也不可能永遠都是精英.但是那東方幽確實是蒼茫山的人."

葉璃挑眉不明所以.徐清塵略帶些厭惡的道:"蒼茫山東方家的人會一種秘法,天生就會讓人對其產生好感.昨晚在宴會上的景璃兒也見到了不是麼?"

葉璃想,那真的是什麼好感麼?她到覺得東方幽挑起的是男人的某種隱秘的**.

"大哥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葉璃奇道.

徐清塵倒也不隱瞞,淡淡道:"不是有傳咱們徐家的先祖娶過一個蒼茫山的女子麼?"

"那真相是?"

"確實有那麼一個女子,不過徐家先祖並沒有娶她.當年卻也險些著了她的道兒.所以曾經在留下的手劄中提到過此事,並且告誡後世子孫要心蒼茫山的女人."徐清塵道.

原來還有這麼一段事,葉璃和墨修堯都是第一次聽.有些驚訝之外,對蒼茫山的影響又差了幾分.

葉璃沉吟了片刻問道:"既然蒼茫山有所謂代天擇主的能力,雷振霆為什麼願意將東方幽送到定王府來?難不成雷振霆也受制于蒼茫山?"徐清塵搖頭道:"是受制應該不至于.或許雷振霆知道,憑雷騰風的能力未必能夠與蒼茫山周旋.而定王府……雷振霆或許再賭,賭定王府不會接受東方幽.如此一來,定王府和蒼茫山必然會反目成仇.到時候無論蒼茫山選擇扶持誰,有定王府這個強敵在,他也可以伺機從中取利."

雷振霆一世英名,只可惜最大的遺憾就是其子雷騰風.並不是雷騰風不好,雷騰風很好,無論是性格能力,但是他還不夠好.從生活在父親的鋒芒之下的雷騰風顯然並沒有定王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心性.所以,作為一個鎮南王府世子他足夠了,但是作為一個一肩挑起整個西陵的王者,雷騰風還不夠強.

"也就是……雷騰風也不會跟蒼茫山合作."墨修堯思索道:"那麼,蒼茫山最可能選擇的對象就是墨景黎了."墨景黎,大楚攝政王.盤踞大楚最富饒的江南,手下雄兵百萬,最重要的是其人狠毒有余卻決斷和氣魄不足.這樣的人簡直是最好的傀儡人選,如果換了墨修堯的話,他都會選墨景黎.

徐清塵挑眉,"現在需要動墨景黎麼?"

墨修堯搖頭道:"還不是時候,現在主要還是對付耶律野和任琦甯.不過……該要的東西還是要的.派人去告訴墨景黎,本王要的東西盡快送過來,不然本王就把他要的東西送給雷振霆了."他只要幾樣寶物,若是在雷振霆手里,就不知道雷振霆會要些什麼了,"順便,把東方幽的意思也透露給墨景黎吧.看看墨景黎會怎麼做?"

"若是如此,葉瑩那邊……"葉瑩也是一顆重要的棋子,但是如果既要葉瑩替他們做事,又要往墨景黎身邊塞人,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事,葉瑩也不可能那麼乖巧.

徐清塵搖頭道:"這個璃兒不用擔心.如果東方幽真的相助墨景黎,葉瑩才會對定王府更加依賴."葉家已經再無複起之日,葉瑩如今還能穩坐王妃之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她是定王妃的妹妹這個身份.一旦墨景黎身邊出現了極為重要的女人,對葉瑩來定王府的支持和幫助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上篇:母子恩斷     下篇:各方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