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辯才無礙的徐五公子  
   
辯才無礙的徐五公子

葉璃和墨修堯這邊忙著和各方的掌權者打交道,徐清塵那邊卻是絲毫的工作效率也沒有.墨修堯終于良心發現了一回知道這次的事是自己辦的不太地道,十分難得的接過了清塵公子以往的公事,好讓清塵公子專心應付某個女人.不到幾天功夫,差不多整個定王府都知道了有一個姑娘追著喊著要嫁給清塵公子,只可惜清塵公子看不上人家,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的模樣.

一行為大兒子的終身大事擔心的徐大夫人也聞訊而來,不過在見到東方幽不到一刻鍾的功夫徐大夫人就敗興而歸.私底下對徐二夫人道:"我甯願清塵一輩子娶不到媳婦兒,也不能讓他娶一個成天做白日夢還非要強迫別人跟她一起做的媳婦兒啊."

不管徐家人對此是什麼態度,總之每日里東方幽鍥而不舍的前來定王府求見清塵公子逼婚的事卻成為了定王府的大大每日必看的經典趣事.甚至有人還下注開始賭清塵公子到底能堅持多久,到底會不會娶那位東方姑娘為妻.

"公子,東方姑娘求見."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的清塵公子聽到門口的侍衛的稟告,在看看侍衛那張要笑不笑的臉,一向溫文爾雅修養極佳的清塵公子恨不得將墨修堯大卸八塊.揉了揉眉心,徐清塵道:"告訴東方姑娘,我不在."平生第一次,清塵公子有了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覺.

侍衛有些為難的看著他道:"那位東方姑娘,她知道清塵公子在府里.如果清塵公子不肯見她,她就等在王府門口不肯走了.公子……門口,已經有不少百姓圍觀了."徐清塵頓時被氣得樂了,但是轉念一想這些侍衛雖然不乏有想要看熱鬧的想法,但是也確實是有些為難.東方幽身份特殊,至少在定王府查清楚蒼茫山底細之前確實是不能對她太過強硬了.無奈的歎了口氣,徐清塵點頭道:"請東方姑娘進來吧."

侍衛領命去了,徐清炎從門外冒了出來,笑嘻嘻的看著徐清塵問道:"大哥,那個東方幽又來找你了?"

徐清塵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問道:"你若是閑的沒事,就去幫我接待客人.不要整日里無所事事的到處亂逛."徐清炎脖子一縮,可憐巴巴的望著徐清塵.這年頭,就連大哥都開始遷怒了啊.他在北邊忙了一年多,好不容易趁著祖父的壽辰回來休息幾天容易麼?怎麼就成無所事事了?

心翼翼的跨進書房,徐清炎乖乖的到徐清塵面前罰站,"大哥,我錯了."

徐清塵含笑問道:"你哪兒錯了?"

徐清炎義正詞嚴的道:"我不該閑著沒事到處亂晃,我立刻就去幫父親和叔父打下手,然後我去祖父跟前盡孝."我最大的錯就不是不該在大哥面前幸災樂禍.徐清塵滿意的點點頭淡笑道:"既然知道錯了,就在這兒陪大哥招待東方姑娘吧."

呃?徐清炎驚恐的睜大了眼睛.那個東方幽的威力他可是見識過了,無論見到誰都敢張嘴教.在定王面前治國為君之道,在璃兒姐姐面前為後為妻之道,就連在娘親面前都敢嘮叨為母之道.她做過母親麼?徐清炎甚至懷疑如果到了祖父面前,她是不是也敢教祖父怎麼為人師表.想一想都像是一場噩夢.

"大哥……不用了吧?東方姑娘是來找你的……"

徐清塵含笑道:"怎麼會?東方姑娘是定王府的貴客.你我兄弟一起接待也顯得鄭重一些."

徐清炎還想什麼以求大哥放過自己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一抹白衣如雪的身影.東方幽站在門口看到徐清炎也在,微微皺了下眉才點了下頭淡淡道:"五公子怎麼在這里?"

徐清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這姑娘話未免太奇怪了一些,什麼叫他怎麼在這里?就算定王府不是他的家,也是他表姐的家,怎麼也比她這個毫無關系的人在這里要正常一天吧?還有,那狀似傲慢的皺眉點頭是什麼意思?深吸了一口氣,徐五公子總算還記得什麼事待客之道.僵硬著俊臉點了點頭道:"東方姑娘不也在這里麼?"

東方幽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她就算在遲鈍也感覺的出來徐清炎話語中的敵意.只是不太明白徐清炎為何對自己如此不客氣,全然沒有想到她剛剛跟徐清炎打招呼打招呼也沒客氣到哪兒去.

徐清塵含笑道:"東方姑娘,請坐吧.不知道姑娘一早前來,是有什麼事要?"

東方幽頷首道:"我是想要問,清塵公子願意娶我麼?"聞,徐清塵笑容僵住,徐清炎嘴角抽搐不止.頓了一下,徐清塵才垂眸淡然的飲茶.沉吟了片刻才道:"東方姑娘,我記得這個答案在下已經給過你了.我拒絕."

"為什麼?"東方幽皺眉,顯然很難理解徐清塵為什麼要拒絕自己.想了想,道:"我聽清塵公子和南詔女王的關系非比尋常,但是南詔女王已經成婚而且將要生子了.清塵公子既然是人中俊傑,就該明白當斷則斷.何況,我並不比南詔女王差.只要是她會做的我都會,而且做的比她更好……"

"東方姑娘!"徐清塵皺眉,俊逸的容顏上顯露出一絲不悅,沉聲道:"我和南詔女王只是朋友,還請姑娘不要以訛傳訛的胡亂語.在下身為男子倒是沒什麼,但是南詔女王和王夫感甚篤,東方姑娘如此……"

東方幽愣了一下,點頭道:"好吧,是我不對.既然如此,清塵公子為何不願娶我?"

在旁邊旁聽的徐清炎深深地覺得他大哥縱然滿腹詩書計謀,但是東方幽這種人實在是他的克星.輕咳了一聲清了下嗓子,徐清炎笑眯眯的問道:"東方姑娘,我大哥為什麼一定要娶你?"東方幽理所當然的道:"清塵公子是定王妃的親表哥,我和清塵公子成婚之後我們蒼茫山自然就會相助定王,我也會暗中輔佐定王成就大業,難道有什麼不對麼?"徐清炎點頭笑道:"沒什麼不對,但是……定王府為什麼非要你來輔佐?難道沒有你定王府就不能成就大業了麼?"

如此直接的近乎無禮的問題,卻給東方幽造成了不的困擾.她凝眉思索了片刻才道:"但是定王是我選擇的未來的新君,自然是需要我來輔佐的."

徐清炎翻了個白眼,道:"之前沒有你輔佐,定王府也一直都很好."

"有了我之後定王府自然會更好的."東方幽終于找回了自信,道:"這麼多年了,定王府依然沒能擺脫周圍強敵環繞的困境,難道不足以明定王身邊的輔臣能力不足麼?"

"……"兄弟倆默然,這絕對是無差別攻擊啊.一句話把定王府上下左右的老老全罵了.困境個屁啊,徐清炎在心中爆粗口.這個東方幽是眼睛瞎了麼,現在定王府的面積就算不是各國中最大的,也至少是第二大的.兵力之強盛更是讓諸強不敢纓其鋒芒,還要怎樣?短短幾年之間,從四面受敵突然就橫掃天下,話本子里也寫不出來這種傳奇好不好?

徐清炎暗暗運氣,望著一臉理所當然的東方幽點頭道:"我明白了,其實東方姑娘願意輔佐定王,咱們也很高興的."

摩挲著茶杯的徐清塵微微挑眉,看向一向古靈精怪的五弟沒話.東方幽有些疑惑的看著徐清炎,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改口.

徐清炎輕咳了一聲,正色道:"定王府的墨總管喪妻很多年了,一直單身一人.但是他是定王最信任的人之一.如果東方姑娘肯屈尊下嫁的話,相信無論是定王還是王妃,都會相信姑娘和蒼茫山的誠意的.大哥,你怎麼樣?"

這回輪到清塵公子嘴角抽搐了,不過清塵公子善于掩飾,自然地端起茶杯擋在唇邊遮掩過去了.淡定的點點頭道:"五弟之有理."

"墨……墨總管?"東方幽頓時傻眼,不太能想起來這個墨總管是什麼人.其實東方幽見過墨總管好幾次,只不過她高傲的連在徐五公子面前都只是稍稍的點下頭.墨總管就算地位在特殊在她眼底也不過是一個定王府的下人而已,自然不會記在心上.

徐清炎點頭,一臉真誠的道:"對呀,就是那個穿著黑色衣服的大叔.起來整個璃城上下,也只有他一個穿著定王府這種黑色的勁裝還能這麼英氣勃勃的大叔啊."其他的年紀大一些的要不是武將,要不是文人.也只有墨總管這個雖然是學武的出身卻一直做著學文的活兒的人才能將黑色的勁裝傳的如此英氣又儒雅.

東方幽腦海里立刻就記起了自己第一次來定王府的時候見到的那個頭發灰白的黑衣總管,臉上頓時十分難堪起來了.只怕當初墨修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要她滾她的臉色都沒有那麼難看過.

"他……那怎麼可以?!"東方幽幾乎是反射性的就斷然拒絕.

徐清炎眨眼道:"為什麼不可以?咱們徐家雖然跟定王關系很親近,但是在怎麼樣也比不過跟著定王府好幾代的老人啊.墨總管家可是時代效忠定王府的.更何況……東方姑娘不是不在乎嫁給誰麼?那嫁給墨總管不是正好,相信墨總管雖然無心娶妻,但是為了定王府他還是會二話不的犧牲的.但是我大哥不一樣,我們徐家很在乎大哥娶得是誰.我祖父了……甯缺毋濫."

東方幽大概平生第一次遇到徐清炎這樣話的人,一張俏臉一會兒一會兒紫一會兒青,五顏六色的仿佛變色盤一樣.

徐清塵暗中遞給徐清炎一個贊賞的眼神,放下茶杯對東方幽道:"東方姑娘,五弟的極是.如果姑娘願意的話,定王府上下自然是歡迎之至,在下也可以請王爺親自上門向蒼茫山主人提親.姑娘看如何?"

"不行!"東方幽近乎尖叫起來,這一番變色頓時讓她身上原本來有些詭異的神秘氣質消失無蹤.就仿佛是一個普通的對自己婚事不滿的潑辣少女一般的怒叫,"那是個老頭子!還是個下人!怎麼能陪得上我?"

徐清塵和徐清炎臉色微沉,對東方幽的話不置可否.是這個女人配不上墨總管才對吧.雖然墨總管年紀不了,但是長相確實不差,也不顯老.又身居定王府總管之位,絕對是定王的心腹中的心腹.也就是他無心娶妻,若是真想要娶妻的話,只怕璃城里也有不少的人家上趕著想要將女兒嫁過去.

雖然拿這種事氣一個姑娘家有些不地道,但是徐清塵這些日子實在是被東方幽煩的有些受不了了.此時再看她如此作態,臉上的不悅也就更加明顯了.

"既然如此,看來東方姑娘是沒有什麼誠意的.原本定王府也不需要什麼能人輔佐,姑娘請吧."徐清塵淡淡的道,一邊端茶送客.

東方幽再一次鎩羽而歸,幽怨的瞪了徐清炎一眼,丟下一句我不會放棄的,轉身出門去了.

她一離開,書房里安靜了片刻,徐清炎終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看著笑得前俯後仰的弟弟,徐清塵淡淡的搖了搖頭含笑不語.徐清炎一手揉著肚子,一手擦了眼角笑出來的眼淚問道:"大哥,這女人真是蒼茫山的麼?這也太……"

徐清塵淡然道:"是不是,很快就會知道了.不過應該是錯不了,所以……人不能離開了凡塵俗世太久,不然一不心就會教出這樣的奇葩.不知道蒼茫山之主,看到這位東方姑娘會不會後悔."

"大公子,五公子,王爺和王妃有請."門口,墨總管不知何時站在那里神色淡然的看著兩人.

兩個不會武功的人面面相覷,想起剛才還編排人家徐五公子略有些心虛,"墨總管,你……什麼時候來的?"

墨總管淡定的道:"五公子在下為了定王府會二話不的犧牲的時候.多謝五公子如此盛贊."

徐清炎汗顏,"總管客氣了."

東方幽除了定王府臉色依然十分難看.一路上打量著她的目光更是讓她感覺入針紮一般的難受.她並不是沒有絲毫感覺的木頭人,當然也能感覺到周圍的人們的目光和語的.雖然許多人都當是看徐清塵的笑話一般,但是這件事徐清塵本就是受了無妄之災,實際上大家看不起的嘲諷的人也只會是東方幽.但是東方幽也只當這是自己成功路上畢竟的坎坷和磨練,所以總是咬牙認真,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的樣子.但是今天再被徐清炎如此明目張膽的嘲笑和戲弄,她就是臉皮再厚也有些繃不住了.

她明明是想要幫助定王府,她和蒼茫山能夠為定王府帶來多少好處,她不信定王和徐清塵不知道.但是他們偏偏不將她看在眼里.一時間,東方幽既恨定王有眼不識泰山,又恨徐家眾人不識抬舉的拒絕自己.若是換了別的,恨不得早就攀上來和蒼茫山拉攏關系了,定王府的人卻如此的傲慢和無禮!但是,即使如此,她的志向和意志是不會變.下山之前她對這師傅立過世,絕對會做出一番超越先祖的功績.她一定會輔佐出一個一統天下的帝王,讓全天下都知道蒼茫山的威名.

"東方姑娘?"東方幽神色恍惚的出了定王府,身後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東方幽回頭一看,卻見墨景黎站在身後不遠處看著自己,頓時收斂了之前的沮喪怨恨夾雜的心,抬頭淡淡的看著墨景黎.

不得不,東方幽的那所謂的秘術還是練得十分不錯的.只是抬頭的一瞬間,頓時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美麗的臉上神色淡淡的並不帶笑,卻給人一種無法移開目光的吸引力.整個人仿佛沐浴在神秘的霞光中的仙子一般,有一瞬間,墨景黎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黎王,有什麼事?"

墨景黎收斂了心神,漫步走到東方幽跟前,低頭看著東方幽道:"東方姑娘心不好麼?"

東方幽並不是笨蛋,怎麼會看不出來墨景黎是在跟自己套近乎.但是她很快發現,黎王的獻殷勤並沒有讓她高興起來,反而更加清楚的想起了定王府和徐家對自己毫不留的拒絕.頓時便感到有些興味索然了,看了墨景黎一眼便淡淡的垂下了眼眸.

只要不對上東方幽的臉和眼睛,墨景黎的感覺還是正常的,自然也就感覺到了東方幽對自己的冷淡.

"東方姑娘又去了定王府麼?"墨景黎也不在意,從容的走在東方幽的身邊一邊問道.

東方幽停下腳步,正色看著墨景黎問道:"黎王可是看不起我?"墨景黎搖頭道:"怎麼會?不過在下有一些忠告想要告訴姑娘,免得姑娘再處處碰壁罷了."

東方幽一怔,"來聽聽."

墨景黎道:"墨修堯對葉璃的感之深天下皆知,任何可能會讓定王妃不高興的事,墨修堯都不會去做的."東方幽點頭道:"這個我已經知道了,所以我並不打算插足定王和定王妃之間啊."墨景黎繼續道:"我知道姑娘是覺得徐清塵也不錯,但是……徐家的人,尤其是徐清塵看似溫和儒雅,但是只怕內心里比墨修堯還有高傲幾分.他是絕對不會接受沒有感的婚姻的.所以這麼多年,徐清塵年過三十卻依然沒有成婚,即使是清云先生,鴻羽先生等人也無法逼迫他做什麼.姑娘這樣纏著他,只怕也是適得其反."

東方幽心中微微一動,若有所思,"是這樣麼?那麼如果……"如果讓徐清塵愛上我呢?

一看她的神色,墨景黎就有些明白她在想什麼.淡淡一笑道:"另外,還有一件事.徐家家教森嚴,雖然徐家上下寵愛定王妃所以對她並不約束,但是那其實也是因為定王府在家姓葉,出嫁姓墨並不姓徐的原因.徐家的女子無論再如何才華出眾,終究是要在家中相夫教子的.就是如今的徐大夫人徐二夫人還有二少夫人,哪一個當年不是名動一方的才女?但是如今卻也是默默無聞.所以,姑娘若是當真想要嫁入徐家,只怕還要慎重考慮才是."

東方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我已經選了定王府,就算你想得再多也是沒用的."

墨景黎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強笑道:"姑娘笑了,本王不過是好意跟姑娘提個醒罷了."

東方幽輕哼了一聲,也不再理會墨景黎往自己暫住的地方而去.

身後,墨景黎望著她離去的背影眼中閃爍著志在必得的光芒.

東方幽並沒有隨鎮南王住在驛館里,鎮南王的沒錯,蒼茫山的勢力確實是遍布天下.即使是在璃城里也有著他們的據點.東方幽站住的地方是璃城里一座頗為寬大的空院子,當年墨家軍初到璃城的時候許多官員富商逃到了關內,城中許多宅子便空了下來.這座宅子就是再那個時候被人買下來的,只是一直沒有人入住,知道東方幽的到來.

東方幽揮退了迎上來的下人,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剛關上門一轉身,就看到自己的床邊坐著一個人影.房間里光線暗淡,又隔著層層輕紗她也看不清楚來者是誰.手腕一翻,兩柄短劍已經在手,東方幽一手指著那人厲聲道:"什麼人?"也不等那人答話,便揉身撲了上去,手中短劍化作兩道銀虹劃破了層層紗幔.

"幽兒."低沉中略帶一絲沙啞的女聲在房間里響起.東方幽心中一驚,連忙守住了攻勢翩然落地.看著從里面走出來的人影連忙跪下一拜,"師傅."

來著是一個四五十歲模樣的中年女子,容貌倒是比東方幽更出眾幾分,雖然韶華易逝卻依然風韻猶存.淡淡的看著東方幽,女子點了點頭道:"你膽子倒是不."

東方幽一怔,有些驚惶的道:"師傅……幽兒做錯了什麼嗎?"

女子盯著東方幽看了半晌,一抬手一個耳光狠狠地甩在她的臉上.東方幽白皙如玉的臉龐頓時了一片,但是對上女子淡然幽冷的目光,卻不敢多一句.只聽那女子道:"你偷聽了我和長老的一半語,就敢偷偷下山?下山也就罷了,你的武功在外面行走也沒有什麼人能欺負得了你.但是你竟然敢來找定王!誰敢你這麼大的膽子的?蒼茫山這麼多年來從未選擇過定王府,你可知道是為什麼?"

上篇:各方博弈     下篇:鎮國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