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東方蕙拜訪  
   
東方蕙拜訪

這日早晨,定王府和徐家眾人帶著兩個剛滿月不久的寶寶在清云先生住的院里陪著聊天笑.過完了壽辰,墨修堯也從邊關回來了,清云先生耐不住璃城里的喧鬧又掛念著驪山書院的學生們的課業便要准備出城回驪山書院了.眾人也勸不住,只得一起過來陪著清云先生一起用早膳,然後再送他出城.

清云先生對兩個剛出生不久的寶寶也是十分喜歡.看著在自己懷里呼呼大睡的麟兒,清云先生問道:"兩個孩子大名可取了?"葉璃含笑道:"不是等著外公給他們取個好名字麼?"

清云先生搖搖頭道:"哪有你們這樣做父母的,三個孩子的名字竟都是別人取得,自己倒是偷懶了."

葉璃笑道:"外公怎麼能算是別人,能讓外公替他們取名字是他們的福分."就是在徐家,也只有兩位舅舅和大哥的名字是外公取的.墨寶趴在清云先生腿邊,連連點頭道:"娘親得對,外公取得名字好聽."墨寶雖然被他爹取了一個不甚華麗的名,但是所幸他的大名還是十分撐得住場面的.墨禦宸,怎麼看也比他爹的名字氣派,所以外公取得名字必須大力稱贊啊.

墨修堯有些委屈,雖然知道由清云先生取名字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但是……難道他取得名字不好聽麼?好吧……他給女兒取名字大概可能有那麼一點慢,至于兒子……男孩子需要那麼好聽的名字干嘛?有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瞥了一眼墨修堯委屈的模樣,葉璃面無表.一想起書房里那一大堆關于女兒名字的紙堆她就腦門發疼,墨修堯真的沒有取名字的天賦.

清云先生低頭想了想,道:"既然禦宸從了個禦字,那麟兒就取一個風字如何?"

徐鴻羽點頭笑道:"禦風?父親取得好名字.王爺,璃兒,你們怎麼看?"墨修堯對兒子的名字沒意見,葉璃也點頭笑道:"外公賜的名字自然是好名字."不要看一個風字簡簡單單,仿佛不及禦宸霸氣尊貴.想必外公是希望麟兒將來長大了性格瀟灑如風的.畢竟,不管定王府將來如何,以後如果不出意外繼承定王府的就應當是墨寶.兄弟阋牆的慘劇外公自是不希望發生在他們身上的.

"如此,麟兒大名就叫禦風.咱們的郡主又要叫什麼?"秦箏笑問道.

清云先生低頭思索了片刻,道:"毓雅如何?"

"禦雅?和禦宸禦風都從禦字?"徐清塵問道.

清云先生搖頭道:"不,這個禦字對女兒家來過于剛硬霸氣未免不美,鍾靈毓秀之毓."

墨修堯仔細品味著,也覺得挑不出什麼不好的地方.他從女兒還未出生便暗暗的想了無數的名字,其中未必沒有更好的,但是他卻是看了這個又看那個,怎麼也選不出來.清云先生取得名字既好聽意境也好,也不辱沒他可愛的公主.點點頭,墨修堯捏捏葉璃手中的公主熟睡的臉蛋笑道:"好,以後本王的公主,就叫毓雅吧."

其他人多了許久多沒有拿定主意的名字,清云先生沒一會兒功夫就取完了.葉璃也松了口氣,由她來取名字也未必能比外公取得好,至于墨修堯,女兒的名字還好,兒子的名字根本就不能指望.如今一口氣解決了,兩個寶寶都得到了好名字,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這個月忙碌的很,兩個孩子的滿月宴也沒辦……明年周歲的時候可不能如此委屈了."看著兩個曾外孫,清云先生有些惋惜的道.雖然到了這個年紀,對于形式上的東西也不那麼在意了.但是因為自己的壽辰而忽略了兩個孩子的滿月,還是讓清云先生有些遺憾的.他甯願自己不辦壽宴,也不願意委屈了兩個孩子.

葉璃輕拍著心兒的繈褓,一邊笑道:"外公放心便是了,明年周歲的時候還等著外公親自給他們添抓周禮的東西呢.何況,這次來的人太多了,這兩個才剛剛出生辦的那麼大也不是個事兒,也經不得折騰,所以咱們才都偷了個懶."

民間確實有命格輕的孩子受不得太重的福氣的法,但是定王府的世子郡主自然是沒有這個顧忌的了.葉璃如此一來是安慰清云先生,二來也確實是事.若是再辦一個滿月宴,毫無疑問是將這對剛出生的雙胞胎推到了風口浪尖.如此還不如省了的好.

到此處,清云先生也想起來一些事,問道:"聽蒼茫山的傳人出現了?"

雖然外面心煩的事眾人都有志一同的瞞著清云先生,但是到底也不可能真的一點消息也不透露,過了這幾天清云先生聽到一些語也不奇怪了.提起這個,徐大夫人卻是一臉的怒氣,道:"父親你不知道,那東方姑娘實在是有些……咱們徐家是斷不能讓那樣的女子進門的."上一次的見面,徐大夫人當真是被氣得不輕.她滿懷著希望喜滋滋的去見東方幽,但是結果卻仿佛一桶冰水當頭澆,心里哇涼哇涼的,還一陣陣悶頭.嫁入徐家幾十年,徐大夫人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好的.但就是這樣也氣得將徐清塵叫到跟前來狠狠地罵了一頓,當然最冤枉的還是從頭到尾受了受了無妄之災的清塵公子了.

清云先生有趣的挑眉,"哦?東方姑娘想要嫁入徐家?"

徐清炎立刻自告奮勇的將東方姑娘倒追清塵公子的各種事跡給清云先生聽.徐五公子的舌燦蓮花,硬是將東方姑娘對清塵公子的一片"癡"描繪的活靈活現,完全忘了去看他家大哥唇邊略冷的微笑.

徐五公子的有趣,清云先生聽得也有趣,末了還評價道:"這姑娘倒是有些意思.清塵,你怎麼?"

"祖父……"徐清塵有些無奈的喚道,"孫兒並無成婚之意."

清云先生捋著雪白的胡須笑道:"你年紀也不了,也該想了想.不過,蒼茫山這個姑娘還是罷了."

"祖父見過青云山的人麼?"徐清炎好奇的問道,上一次蒼茫山的傳人下山的時候雖然清云先生年紀尚.但是清云先生成名極早,那個時候早已經名滿天下,確實是很有可能見過蒼茫山的傳人的.清云先生含笑搖頭道:"蒼茫山上一次下山來的人正是鎮南王的主母,前代的西陵皇太後.不過我倒是見過另外幾個蒼茫山的人."

"蒼茫山還有別的人在山下走動麼?"徐清炎奇道.

徐清塵道:"蒼茫山既然有那麼大的勢力,總不可能幾十年都無人理會.自然是暗中有人主持的,只不過比起曆代傳人的大張旗鼓要隱秘的多罷了."

清云先生點頭道:"不錯,這些人在世上都是沒有絲毫名氣,甚至是毫不引人注意的.有的甚至一輩子什麼事都不做便老死了,跟普通百姓一般無二.但是這其中卻又許多能人異士,都甘願默默無人.由此可見,蒼茫山控制屬下的手段絕對了得."

"但是那個東方幽……"徐五公子有些疑惑.那個東方幽可能學問比他還厲害,但是若要斗心眼,他還真看不出來她有什麼特別之處.清云先生搖搖頭道:"這位東方姑娘確實不怎麼像蒼茫山的傳人,不過越是如此……只怕蒼茫山派來暗中協助的人就越厲害."

墨修堯笑道:"可不是厲害麼?蒼茫山主人東方蕙已經親自到了璃城里.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該上門來求見了."

"東方蕙?"徐鴻羽微微皺眉,開口問道.

葉璃點頭道:"正是,大舅舅聽過這個名字?"徐鴻羽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我倒是認識一個叫東方蕙的人."葉璃忍不住看了看旁邊的墨修堯,正好墨修堯也望了過來.兩人默默無語,聽大舅舅這個語氣看起來也不像是一般的交.如果真是他們想的這樣,那當真是好大一團狗血.

他們兩人都看出來了,其他人自然不會沒看出來.卻誰都沒有開口細問,徐夫人秦箏幾個更是一向只管內宅的事更加不會過問了.等到用過了早膳,徐清鋒和徐清澤送清云先生出城去了眾人才重新移駕回書房談話.原本徐清炎也要送清云先生出城的,卻不知道為什麼眼睛一轉表示有事明天在出城去陪祖父盡孝,然後厚著臉皮也跟著進了書房.

"爹,你跟那個東方蕙什麼關系?"最先沉不住氣的依然是徐五公子.其他三人倒是在心底悄悄的松了口氣,若不是徐清炎最快替他們問了,即使是清塵公子也不怎麼好意思問父親這麼私密的問題啊.徐鴻羽一怔,沒好氣的等了徐清炎一眼,笑罵道:"你這臭子胡思亂想些什麼?不過就是年輕的時候認識罷了."在一看另外三人的神色,顯然這三個人也是跟徐清炎一個想法的.鴻羽先生頓時氣結,沒好氣往徐清炎腦門上拍了一巴掌.

倒不是他們自戀,覺得是個女人就會對徐鴻羽有什麼.而是鴻羽先生如今雖然已經是天命之年,但是卻依然是相貌清癯,俊雅不凡.只看徐清塵三兄弟的容貌就能想象得出鴻羽先生年輕的時候是何等風姿.雖然徐家幾兄弟的婚事這些年險些成了老大難,但是那絕對不是因為他們的條件不好.正好相反,實在是因為他們太過優秀了,能夠配得上的大家閨秀真可謂是寥寥無幾.

徐清炎也不在意被父親罵,比起這點的責罵,他更擔心萬一突然冒出一個父親的顏知己,更甚者冒出一個姨娘什麼的.先不娘要怎麼想,他們幾兄弟要怎麼想,祖父就先得打斷老爹兩條腿.

"這麼,蒼茫山的人入世的時間其實是相當隨意的?"徐清塵挑眉問道.

徐鴻羽淡淡道:"對外號稱是六十年入世一次,但是哪里真的有那麼嚴格?若是正巧沒有輪到那六十年的豈不是一輩子都不用下山了?井底之蛙再如何聰慧也是枉然.只不過他們不會那麼大張旗鼓罷了.我認識東方蕙的時候是二十七八年前.那時候她大約也才十六七歲,剛剛下山來曆練."

"大舅舅對這個東方蕙有什麼看法?"葉璃問道.

徐鴻羽想了想道:"那是後她還年輕,未免還有幾分單純.但是手段,心急,決斷卻是一樣不差.至少……絕不是那個叫東方幽的姑娘能夠比得上的.這麼多年過去,到底如何,我也不准.不過……不可輕敵."徐清塵點頭道:"多謝父親提醒.兒子知道."

果然,剛過了午時墨總管就來稟告,蒼茫山主人來訪,而且特別明是是來拜訪徐家大公子徐清塵的.從這淡淡的特別明中,就能看出蒼茫山的人對徐大公子有那麼一些微妙的不悅.原本還打算將事推給墨修堯的徐清塵也值得跟著一起去前廳見客了.

墨修堯牽著葉璃的手並肩走入大廳,變看到站在大廳中負手而立正在賞畫的中年女子.她沒有坐下,跟在她身邊的東方幽自然也不敢坐下.旁邊還侍立著好幾個青年男女,墨修堯還沒進門就感覺到了這些人看著年輕,卻都是難得一件的高手.相比之下,若論武功反而是東方蕙最弱了.但是即使如此,這些青年男女侍立在旁邊卻是恭敬地垂首而立,即使墨修堯等人進來也沒有抬頭看上一眼半.顯然對東方蕙是十分的尊重甚至是敬畏的.

聽到腳步聲,東方蕙才轉身看向門口,淡淡一笑道:"定王,定王妃.幸會."

葉璃淺淺一笑,點頭道:"蒼茫山東方夫人,幸會.夫人請坐,可是定王府有什麼地方招待不周的?"

東方蕙含笑道:"王妃重了,冒昧打擾還請見諒."

墨修堯牽著葉璃在主位上坐了下來,東方蕙方才在右邊下首第一位坐了下來.徐清塵漫步走到她對面坐下.東方蕙看看坐在自己對面的徐清塵,眼底掠過一絲淡淡的波動,抬頭對葉璃笑道:"幽兒年幼無知,肆意妄為.這幾日給定王府添了許多麻煩.還請王爺和王妃海涵."葉璃含笑看了一眼站在東方蕙身後的東方幽,笑道:"東方夫人重了,東方姑娘來者是客,是咱們定王府怠慢了東方姑娘才是.還望夫人莫怪."

東方蕙微微蹙眉,看著葉璃的目光多了幾分贊賞.在看看自己身邊一臉乖巧的東方幽,心中不覺有些淡淡的遺憾.若是幽兒有定王妃一般的玲瓏心絲,事又何止與此?

側首打量了徐清塵半晌,東方蕙才問道:"這位可是徐家大公子,清塵公子公子?"

徐清塵頷首,拱了拱手微笑道:"正是晚輩,見過東方夫人."

東方蕙點點頭,輕歎道:"清塵公子如此風采,當真不愧天下第一公子之名.鴻羽先生有子如此,當足慰平生."

"夫人謬贊了."徐清塵依然是寵辱不驚的微笑,看著東方蕙眼中卻更是滿意了幾分.如果剛開始只是為了蒼茫山的顏面和為東方幽善後的話,這會兒東方蕙當真覺得若是徐清塵能夠成為蒼茫山的女婿是一件即為不錯的事.她無兒無女,親手將東方幽從養到大,費的心思只怕比許多親爹親娘還要多得多.自然也希望徒兒能夠有一個好姻緣,偏偏東方幽半點不懂人世故,無論嫁給誰只怕日子都會過的艱難.即使有蒼茫山在背後做靠山,卻也不能保證丈夫就一定真心疼愛不是麼,若是被娶回家去供起來,那日子也不必守活寡好到哪兒去.但是徐家卻不同,只要東方幽嫁入了徐家,以徐家的門風也絕不會委屈了她.只可惜,東方蕙不知道,東方幽早就將徐家的大夫人清塵公子的親娘給得罪的徹底了.

看著這形,葉璃心中輕輕歎息.這東方蕙用這種看女婿的眼光看著大哥是要鬧哪樣啊?

大廳里沉默了片刻,葉璃開口問道:"不知夫人大駕光臨,是有何貴干?"

東方蕙淡笑道:"我也有幾十年沒有下過山了,碰巧這一次我這不爭氣的徒兒跑下山來,我也只得下山來尋她,順便也四處看看.幽兒從被我寵壞了,若是有什麼得罪之處,還望見諒."葉璃淺笑道:"怎麼會,東方姑娘才貌雙全,夫人好福氣."

看葉璃這做派,東方蕙也知道想要讓徐家答應娶東方幽入門只怕是並不容易.沉吟了片刻,東方蕙方才輕輕歎了口氣道:"王妃,這次的事起來也怪幽兒胡鬧.這些年蒼茫山人丁凋零,原本我也沒有打算讓幽兒下山來.蒼茫山雖然清冷一些,卻總比卷入如今這些紛繁的亂世要強得多.誰知道這孩子竟然趁著我們都不知道的時候自己跑下山來了.只是如今事已經這樣了,幽兒到底是個女兒家.我不求她光耀蒼茫山的門庭,只希望她平平安安的嫁作人婦.從此相夫教子,安樂一生也就罷了."

不得不,作為一個師傅,一個蒼茫山的執掌著,東方蕙對徒兒的這一番苦心十分的讓人動容.但是問題卻在于這成全她的後果必須要徐家和徐清塵來背負.無論是為了徐家還是為了大哥,或者是為了定王府的布局,葉璃都只能咬著不應.看了看東方幽,葉璃笑道:"東方姑娘有夫人這樣的好師傅,也是她的福分.東方姑娘美貌如花,文武雙全.又是出身名門,夫人若是有意招婿,天下英傑豈有不聞風而來之理?"

東方蕙笑容略淡,望著葉璃問道:"那麼……徐家大公子又如何?"

葉璃頓了一下,從容的回道:"大哥的婚事自然是由祖父和大舅舅大舅母做主.晚輩雖然是定王妃,卻也是晚輩,如何敢自作主張?"

東方蕙明了,葉璃如此至少表明了一個態度.定王府絕對不會為了蒼茫山的勢力而利用徐清塵的婚事.甚至,這其中就已經隱含了一個訊息.定王府是不願意和蒼茫山聯姻的.如此,東方蕙對墨修堯又有些高看了兩眼.畢竟這天下能夠擋得住這樣的誘惑,將到手的強大助力往外推的人,只怕墨修堯還是唯一的一個.

東方蕙蹙眉道:"定王妃的意思是,此事需親自與鴻羽先生和夫人談?"

葉璃莞爾一笑,"兒女親事,自然要與父母談."不是葉璃想要把麻煩推給徐鴻羽和徐大夫人,而是她確實是沒有資格代替徐清塵拒絕.即使她現在替徐清塵拒絕了,只怕東方蕙也同樣會搬出徐鴻羽和徐大夫人來.畢竟,就算走遍天下也沒有表妹能夠替表哥的婚事做主的道理.

東方蕙狀似有些無奈,看著徐清塵問道:"清塵公子怎麼?這事雖然是幽兒做得不對,但是她到底是個女兒家.我也是女子,自然知道身為女子的不易."

徐清塵揚眉,東方蕙這事在提醒他這些天的事下來,東方幽的名聲早就毀了.若是他不娶東方幽未免有不負責任之嫌.

徐清塵側首掃了旁邊悠然的墨修堯一眼,淡淡道:"夫人這話重了,原本……東方姑娘的是要嫁入定王府的.這話,當時在場的各國權貴都是聽了的.夫人也知道,我們徐家的規矩,素來不求女子容貌傾城,才華出眾.只求名聲清白溫良賢淑.何況,以東方姑娘的人品才華,何愁沒有天下英傑爭相求娶?"

這話徐清塵的十分溫和有禮,但是聽在東方蕙的耳中卻是十分的刺耳.徐清塵的意思是,東方幽既然出身蒼茫山,根本就不用顧及名聲了.別她只是和人鬧出一點傳聞,只怕就算真的已經怎麼樣了也不愁沒人願意娶.但是徐家卻是除外.徐家的媳婦兒,不需要有本事有後台,只要清白的名聲和賢良淑德的品格.偏偏這兩樣東方幽都沒有.

饒是東方蕙再怎麼好的性子,也被墨修堯這一番連削帶打的話氣得心口暗暗發疼.同樣也發現了,這位看似溫文爾雅的神仙公子對蒼茫山的映象十分不好,甚至隱隱含有幾分敵意.比起定王的毫不在意,定王妃的婉拒絕,這位清塵公子才是真正討厭蒼茫山的人.東方蕙卻有些無法確定,徐清塵對蒼茫山的如此態度到底是不是因為這些天東方幽的糾纏不休.但是按理,以徐家的人的性格,就算對東方幽的糾纏有所不滿,也不會表現出如此直白的討厭和敵意.

皺了皺眉,東方蕙心中暗暗覺得自己可能有些太心急了一些.

上篇:鎮國之寶     下篇:徐家的態度,無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