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徐家的態度,無拒絕  
   
徐家的態度,無拒絕

雖然知道自己提出的事時候有些不對,但是東方蕙卻不能就此放棄.不只是為徐清塵這麼毫不留的擠兌的那個氣咽不下去,就是她的身份也不能允許她就這麼走出去.如今這璃城里依然是群豪云集,即使是定王府也不敢府中就沒有別人的眼線.只怕她們前腳剛走出定王府的大門,後腳蒼茫山主人親自為徒兒向清塵公子提親依然被拒的消息就要傳遍整個璃城了.不是東方蕙不想走,而是她現在同樣也是騎虎難下.

沉默了片刻,東方蕙很快的斂去了多余的思緒,抬頭問道:"既然如此,不知道我能不能親自見一見鴻羽先生和夫人?起來,我與鴻羽先生也有近二十多年沒有見過了."

葉璃正想拒絕,卻看到徐清塵不著痕跡的朝她點了點頭.雖然有些不解徐清塵的想法,葉璃卻沒有多問,招來了卓靖詢問徐鴻羽和徐大夫人此時在何處.卓靖答道:"鴻羽先生在書房里,大夫人和二夫人在客院與楊夫人話."葉璃點頭道:"去請大舅舅和舅母過來一趟吧."

卓靖領命而去,大廳里一時間沉靜了下來.東方蕙心中有事,剛剛又被徐清塵打了臉,此事也沒有心話.身為主人的墨修堯直接躺在葉璃膝上閉目養神去了.銀白的白發隨意的鋪散在葉璃的腿上軟榻上,絲毫不在意還有客人在場.徐清塵和葉璃也都是沉得住氣的人,各自坐著品茶,神色從容自若.反倒是東方幽,雖然對于徐清塵的再一次拒絕心中也有了一些心理准備,但是再一次聽到徐清塵的拒絕的時候心中卻不可避免的更多了幾分失落和抽痛.望著徐清塵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幽怨.

原本最開始要嫁給徐清塵確實是權宜之計,即使是東方幽自己也沒有覺得非要不可,只不過覺得徐清塵是最好的選擇罷了.但是經過清塵公子一次次的拒絕,卻反倒是讓東方幽上了心.如果原本東方幽選擇嫁給徐清塵先是因為清塵公子定王妃的表哥,定王府第一謀士的身份,然後才是清塵公子這個人的話.那麼現在她的執著其實已經與徐清塵的身份無關了.

將東方幽的神色收入眼底,葉璃也在心中暗暗歎息.當真是被徐清炎不幸中了.其實這件事本身就是東方幽自己托大,剛開始她只怕根本不認為自己會對徐清塵產生什麼感.所以才能的那麼光明正大,就如她所的,只是雙方得利的合作而已.但是清塵公子既然有神仙公子之稱,女人要愛上他實在是太容易了.若是東方幽有此劫,完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不多時,徐鴻羽便帶著徐大夫人聯袂而至了.跟在他們身後的自然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徐清炎.

看到徐顏,東方蕙也跟著站了起來,笑道:"徐大哥,多年不見依然風采依舊."不得不,東方蕙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人,即使她年紀已經不了.或許是蒼茫山主人的身份,讓她擁有了有異與世間女子的自信和利落.但是卻並不讓人感覺強勢和厭煩.這樣的感覺,也只有西陵皇城那位孫夫人孫慧娘有些相似.但是她比孫慧娘更加優雅內斂,孫慧娘只會讓人感到利落敏慧和強勢,她卻讓人從心底的生出敬畏和折服.

徐鴻羽點了下頭,淡淡一笑道:"東方夫人."

葉璃站起身來,上前輕聲道:"璃兒和王爺處事不周,勞煩大舅舅和舅母了."徐大夫人拉著她的手笑道:"你這孩子的什麼話,事關清塵的婚事哪有什麼勞煩不勞煩的?若是能讓你大哥娶到一個好媳婦兒,我就是天天忙著也是心甘願."

"娘……"徐清塵哭笑不得,看來她娘真的是對他遲遲不肯成親感到深惡痛絕了.隨時隨地都不忘擠兌他幾句.

徐大夫人斜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你還有話要?若不是你遲遲不肯成親,哪兒有今天的事兒?"

清塵公子摸摸鼻子默默地認了.東方蕙和東方幽的臉色卻是一變,徐大夫人雖然沒有跟她們話,但是這話明著是在訓徐清塵,聽在旁人耳里倒更像是再東方幽不知廉恥硬要貼上徐清塵.東方蕙神色只是微微的一僵,卻很快便恢複了過來.若不是葉璃一直注意著她只怕也不能發現.之間東方蕙撫了一下鬢邊的碎發,淡淡一笑道:"徐大哥,嫂子話真是難得的快人快語."

徐大夫人這才回過頭來看了她一眼,又轉身看了看徐鴻羽問道:"老爺,咱們家里竟還有一位妹子麼?"以為本夫人聽不出來你在諷刺我不像名門閨秀麼?

徐鴻羽淡然一笑道:"夫人什麼傻話,你嫁入徐家三十多年,難道還不知道咱們家有些什麼人?這位是蒼茫山的東方夫人,早年的時候東方夫人外出曆練有過數面之緣."

"原來如此."徐大夫人點頭,歉然道:"東方夫人,失禮了.請勿見怪."

東方蕙只覺得一陣陣胃疼.她是二十年沒下過山了不錯,但是這些年也經曆了不少事.從來沒覺得自己有這麼招人嫌,還是這二十年山下的人變化都太快了?如果徐清塵是隱藏的敵意的話,這徐大夫人分明就已經是擺明了敵視她了.看了看站在徐大夫人身邊的徐鴻羽,東方蕙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覺了.但是同樣她覺得自己更冤了,雖然她少年的時候確實對徐鴻羽有過幾分遐想.但是在知道徐鴻羽已經成親而且自己也將要回山接掌蒼茫山之後就掐斷了這份心思.若是徐大夫人為了這種事敵視她,未免太過氣了一些.

主賓落座,徐大夫人淡定的看著東方蕙淡笑道:"方才璃兒派人來,東方夫人想要跟我們談談清塵的婚事,不知道夫人有什麼要?"

東方蕙雖然覺得有些尷尬,卻還是從容的將自己的意思了一遍,十分委婉的表達了蒼茫山願意與徐家結親的意願.徐大夫人淡淡的看了東方幽一眼,道:"東方夫人可知道尋常人家結親的過程?"

東方蕙一怔,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聽到徐大夫人繼續道:"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迎親.就算是皇室權貴由皇家賜婚女子閨名也只是極為親近的人才知道的.東方姑娘尚未定親便已經名滿天下,若真是成親,問名這一項倒是可以省了.這也就罷了,才貌出眾的女子總是要寬容幾分了.昔日楚京中各家的名門貴女芳名也偶有流傳,只不過沒有東方姑娘這麼大的名聲罷了.但是,徐家的未來兒媳婦兒不求容貌傾城,也不求才名遠播.只有一條,須得循規蹈矩,恪守閨訓."

東方蕙臉色有些難看,徐大夫人這麼分明就是東方幽不符合徐家的標准.

"徐夫人,我如何不恪守閨訓了?"站在一邊的東方幽不由得上前一步,有些不服氣的問道.

徐大夫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並不回答她的問題.

徐清炎站在徐鴻羽身後,探出一個頭來笑嘻嘻道:"東方姑娘.女子有四德.婦,婦工,婦容,婦德.不知道東方姑娘占了幾個?"婦,不必巧舌,語得當.東方幽倒是挺能,就是從來沒有用在正確的場合過.至于婦容,別的不單單是練過媚術這一點東方幽就過不了關.婦德更是無稽之談,一個還未成婚就在盤算怎麼利用夫家成就自己的工業的女人,婦德對她來就是浮云啊.一句話,東方幽想嫁給誰都沒問題,想進徐家的門,別門兒了窗都沒有.

東方蕙目光這才落到徐清炎身上,"這位便是五公子?"

徐清炎仿佛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目光里的壓力,笑容可掬的上前一拱手笑道:"晚輩正是徐五,見過東方夫人."

東方蕙笑道:"五公子倒是口齒伶俐."

徐清炎笑道:"子無禮,還請夫人見諒.不過我大哥這人臉皮薄,許多事不好意思.我這個做弟弟的自然免不了多幾句嘴了.大哥將來可是要執掌咱們徐家門戶的,若是娶了一個上不得台面的嫂子,咱們徐家臉上都沒光不是麼?"

"清炎!"徐鴻羽微微皺眉,不贊同的掃了徐清炎一眼.不過語氣里卻沒有半點責怪之意.顯然徐清炎的話也深得他心,只不過礙于身份不便直罷了.若是真的不想聽到徐清炎出口無禮,怎麼會等到他完了才出口呵斥呢?

已經到如此地步,東方蕙也明白這樁婚事至少今天是談不成了.她也不是那種不知進退的人,與其坐在這里繼續受辱還不如早些離開,回去之後再思良策.想了此處,東方蕙整了整神色,淡笑道:"既然如此,今天是我們打擾定王和王妃了.這便先行告辭."葉璃也不挽留,含笑道:"夫人慢走."

東方蕙點點頭,對東方幽道:"幽兒,咱們走吧."

東方幽輕咬著唇角望著徐清塵,可惜徐清塵卻仿佛絲毫察覺不到她的目光,淡定的垂眸飲茶.東方幽臉色一白,突然開口道:"徐五公子所的女子四德,卻不知道定王妃占了幾項?"

"幽兒,閉嘴!"東方蕙厲聲斥道,被師傅在這麼多人面前訓斥,東方幽眼眶頓時就了,卻固執的不肯認輸.

徐大夫人淡淡的一笑道:"蒼茫山真是好教養."

徐清炎笑眯眯的道:"璃兒姐姐自然是四德俱全.更重要的是,定王喜歡她那樣的,徐家不喜歡你這樣的."再多的規矩也脫不了喜歡兩個字,不葉璃可是當世公認的賢內助.不,其實在許多人的眼中,她已經不單單是個內助而已了,定王妃之名已經足以和定王並肩而立.就算葉璃什麼都不會,只要定王喜歡那就沒問題.同樣的,就算東方幽樣樣出色,才貌過人,徐家不喜歡這樣的媳婦兒,什麼都沒用.而徐家對兒媳的要求顯然是和定王府不一樣的.若是東方幽真的有葉璃之能,徐家也未必會拒絕,問題是她沒有.

東方幽臉色蒼白如紙,東方蕙實在不忍看徒兒如此丟人,不悅的掃了她一眼道:"還不走?"

東方幽無奈,只得默默的跟著師傅背後走了.

送走了客人,徐清炎笑眯眯的湊到徐清塵面前道:"大哥,怎麼樣?弟弟中了吧?"徐清塵淡淡的看著他,"中了什麼?"

"別不承認,那個東方幽看上你了.瞧瞧剛才那眼神兒,幽怨的好像大哥你始亂終棄了一樣."徐清炎笑道.

"啪!"徐大夫人抬手就往他腦門上一巴掌拍過去,"什麼始亂終棄,你這幾年在外面學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告訴你們,蒼茫山的女人不許進咱們徐家的門."徐清炎捂著腦門,不解的道:"娘,東方幽肯定不能進咱們家的門啊,大哥肯定看不上她."徐大夫人輕哼一聲道:"不止你大哥,誰也不行.不是東方幽也不行!"罷,一拂轉身出去了.

徐清炎摸摸腦門,望著徐鴻羽道:"爹,我怎麼覺得娘這是話里有話啊?"

徐鴻羽抬手往他腦門上一敲,"你想太多了."對著其他人揮揮手也跟著走了.

徐清炎哀怨的望著葉璃三人,"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大哥欺壓他,娘拍他,現在連爹那麼儒雅自恃的人也敲他.

徐清塵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徐清炎連忙往後面一縮一溜煙的竄了出去.

"東方蕙倒是個聰明人."徐清塵輕叩著扶手淡淡道.

"聰明人還不是被清塵公子氣得不輕?"墨修堯懶洋洋的道.徐清塵淡笑道:"那是為了東方幽,關心則亂.若沒有東方幽的事,東方蕙只怕不會這麼容易對付."

"清塵兄好像很討厭東方蕙?"墨修堯有些好奇的問道.徐清塵很少直白的表示出對一個人的不喜,按理,徐清塵應該沒有見過東方蕙才對.聞,葉璃也不由好奇的看向徐清塵,其實不只是徐清塵,還有徐大夫人對東方蕙的態度也有些不對.這讓葉璃不得不猜測,東方蕙和大舅舅的關系只怕沒有大舅舅所的那麼輕描淡寫.但是如此胡亂猜測長輩的事到底是不好,也只得在心中壓下.

徐清塵倒並不隱瞞,淡淡道:"也沒有什麼,當年劫了東方蕙的幾封信罷了."

"咦?難道……"鴻羽先生真的在外面有個顏知己什麼的?

看著座上兩人相差無幾的神色,徐清塵無奈的搖搖頭道:"亂想什麼?只是東方蕙單方面的糾纏,爹連信都沒有看到.不過正好被我和娘看到了.當時……娘剛懷了四弟呢.看到東方蕙的信心一直有些郁郁."葉璃眨眼道:"大舅舅不知道東方蕙的意思?"

徐清塵想了想,"應該是不知道.她送到徐家的幾封信都被我收了,最開始一封寫得也只是一些感謝之詞."

"大哥沒有將信給大舅舅麼?"葉璃問道.

徐清塵皺了皺眉道:"收到第一二封信的時候爹並不在家中,之後的信就有些……當時還是有些年齡,想的也不周全."徐清塵那時候到底也還不到十歲,許多事特別是男女感方面的事更是想不明白,所以也沒想過怎麼處理最好.其實如果直接將信送到鴻羽先生面前也沒有什麼.不過現在倒也算是歪打正著,鴻羽先生不知道東方蕙當初的意,處理起蒼茫山的事來也不會因為過往的交感到為難.當然,葉璃絕對相信鴻羽先生不會因私廢公的.

"若是這樣,大舅母那邊……"

徐清塵道:"娘知道爹的想法,也相信爹.只不過當初東方蕙明知道爹已經有妻有子還寫那樣的信過來,所以,娘才毫不留的落了她的面子."

"大哥也是因為這個討厭東方蕙?"葉璃問道.

徐清塵沉吟了一下,輕輕蹙眉歎息道:"可能是因為她是我第一個討厭的人吧."

聞,葉璃不由得莞爾一笑.外人還只當清塵公子一生下來就是那副神仙公子的模樣了.若是不,誰會知道當年清塵公子年紀也曾為了父母的感和想要闖入自己家庭的第三者做過一些算不上聰明的手腳?

"東方蕙只怕也不會輕易放棄的,不東方幽的意願.只如今這事鬧得沸沸揚揚,若是此時在另選他人,對蒼茫山和東方幽的名聲都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思索著剛剛的事,徐清塵凝眉道.墨修堯不在意的道:"她喜歡死纏爛打也無所謂,反正最後丟臉的也不是咱們.而且雷振霆那邊也需要時間布置,我們這邊也同樣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查清楚蒼茫山的底細.他們愛鬧就鬧吧."

徐清塵道:"東方蕙不是那種撞了南牆不回頭的人,如果她取消聯姻的打算,只是單純的和定王府合作呢?"這樣,雖然東方幽的名聲會有一些損失,但是蒼茫山的威信和名聲確絲毫不損.至于東方幽,只要再過兩年,這件事過去,有蒼茫山做靠山也不愁嫁不了好人家.

墨修堯皺眉道:"無論如何,定王府都沒有打算和蒼茫山合作.比起她們所謂的合作,輔佐.本王更喜歡吞並.何況,現在還不是拿雷震霆開涮的時候."因為葉璃,墨修堯不看輕女人.但是一群自以為聰明的女人上百年如一日的做著暗中掌控天下的美夢.這樣的人,墨修堯可沒有心思跟她們打交道.

"讓人把東方蕙的消息放給墨景黎.對了,任琦甯也給他一份兒.到底是前朝後裔,跟蒼茫山好像也有那麼一絲半毫的關系."墨修堯笑道.

徐清塵俊美輕揚,"讓墨景黎和任琦甯去纏著她們?好辦法……"這兩位可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主兒,在璃城想要對付定王府肯定不行,但是給東方蕙添點堵肯定沒問題.

墨修堯摸摸鼻子道:"這樣……本王也有空來考慮怎麼招呼任琦甯了.那個譚繼之現在在哪兒?"

葉璃道:"就在王府的地牢里."

"很好,阿璃陪我去見見他吧."墨修堯眼中閃動著淡淡的冷光,若是有外人看到了必然要頭皮發麻不知道定王有想要算計誰了.

東方蕙和東方幽回到暫住的府中,不等東方幽什麼東方蕙盯著她冷冷道:"從今以後,不許再提和徐家的親事."

東方幽一愣,不明白為什麼才去了一趟定王府師傅就突然改變注意了,"師傅……"

東方蕙一揮手道:"不必再了.難道你今天還不夠丟臉?徐家是不會同意娶你進門的."

"師傅,不會的.清塵公子只是……"

東方蕙打斷她的話,道:"你以為只是徐清塵?徐家上下根本沒有一個人會同意."

"但是,徐家一向不會強要為兒女的婚事做主,只要清塵公子……"

"徐清塵會娶你麼?"東方蕙冷冷的問道.

東方幽啞口無,看著師傅冷冷的眼神,有些不甘的道:"但是,如果我不加入徐家,那蒼茫山和定王府……定王肯定也不會讓我進府的……"

看著眼前一臉懵懂的徒兒,東方蕙無奈的歎了口氣.語氣緩和了一些才道:"是師傅不對,你根本就不適合做蒼茫山的傳人……"蒼茫山曆代入世的傳人都是嫁給諸國的當權者不假,但是那是因為她們都懂得人心算計,知道如何進退有據,而東方幽根本就學不會這些.即使自己想要人暗中幫助她,只怕也是難上加難.

"師傅,你……你不要徒兒了麼?"聽了東方蕙的話,東方幽臉色一白,驚慌的道.

東方蕙拍拍她手背道:"師傅怎麼會不要你?你可是師傅唯一的徒兒.如今的事你就別再插手了,過幾天師傅派人送你回蒼茫山.以後師傅還指望你接掌蒼茫山呢."蒼茫山上與世隔絕,東方幽只是不懂人世故,並非生性愚笨.有長老和管事協助,將來掌管蒼茫山自然不成問題.只是山下這些局勢爭斗確實是不適合她.

"師傅,我……"

"好了,你退下吧."東方蕙沉聲道.

看了看師傅的臉色不太好看,東方幽只得轉身出去了.

房間里,東方蕙望著空蕩蕩的房間怔怔的出神,許久方才無奈的歎口氣了.多年不見,她以為早已經忘卻了.如今乍然再見故人面,方才知道原來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只是那個人卻……

上篇:東方蕙拜訪     下篇:譚繼之的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