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辭行  
   
辭行

"為了阿璃,本王永遠都不會後悔."墨修堯站在葉璃身後,居高臨下的望著墨景黎.

聽了墨修堯的話,原本臉色就不好看的墨景黎神色更加陰沉了.冷冷一笑道:"是麼?"墨修堯挑眉道:"自然是.本王可不是那些有眼無珠之輩."懶洋洋的在葉璃身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墨修堯也不去管墨景黎難看的神色,有些不悅的望著葉璃道:"阿璃怎麼單獨跟他在這里話?"

葉璃挑眉,似笑非笑的望著他問道:"難道妾身不能單獨跟人話?"

墨修堯連忙賠笑道:"怎麼會?阿璃肯跟別人話,那是他們的榮幸.不過有的人滿肚子壞心眼,阿璃不可不防."

葉璃含笑不語,淡淡的看著他微笑.論滿肚子壞心眼,天下間有幾個人比得定王爺.墨修堯也不在意葉璃調侃的目光,偏著頭靠著葉璃問道:"黎王還有什麼話要?"就算墨景黎原本還有話要,現在也被墨修堯氣得忘得差不多了.輕哼了一聲站起身來道:"本王來接瑩兒回驛館."

"原來如此."墨修堯點點頭道:"那黎王自便.對了……黎王,聖人云糟糠之妻不可棄,雖然黎王妃算不上是糟糠之妻,但是好歹也跟了黎王這麼多年了.如今黎王毫不猶豫的為了蒼茫山的姑娘就想要貶妻為妾,這會讓天下人覺得黎王嫌貧愛富的.對黎王的名聲不好."

墨景黎咬牙,"定王多慮了,本王沒有這個意思."

墨修堯不以為意的挑了挑眉,顯然是不相信墨景黎的話.墨景黎也沒有心思跟他解釋,沉著臉轉身就走了.

看著墨景黎遠去的背影,葉璃含笑看著墨修堯道:"王爺來的很是時候."墨修堯笑容可掬的道:"本王就知道阿璃也不想跟墨景黎話."葉璃無奈的望天,她不是再誇他好麼?

"阿璃,你墨景黎迎娶東方幽的機會大麼?"墨修堯有些好奇的問道.

葉璃秀眉微蹙,道:"如果墨景黎不使什麼手段的話,只怕是機會不大."東方幽不聰明,但是東方蕙卻不是好對付的人.有東方蕙在一邊看著,墨景黎只怕未必能夠如願以償.墨修堯淡淡道:"剛剛東方蕙派人前來傳話,東方幽的婚事可以當作沒發生過的.蒼茫山依然願意相助定王府."

"你拒絕了?"葉璃毫不懷疑的問道.

"自然是拒絕了."墨修堯點頭道:"本王和定王府將來想要如何,可沒有讓蒼茫山干涉的打算."東方蕙或許聰明,但是同樣是有數百年的底蘊的大家,蒼茫山和徐家還是不一樣的.徐家的勢力或許遠不如蒼茫山,但是徐家人卻更接近這個世間.幾百年來極為緩慢的溶入天下百姓的心中,正所謂潤物無聲.及時徐家覆滅,史書上也永遠都會留下他們的身影.而蒼茫山卻將自己放在了太過超凡脫俗的位置.每一次出現似乎總是震驚天下,也讓自己蒙上了一層讓人仰望的神秘色彩.但是正是因為她們太過的脫離世間,早就已經習慣了自己高高在上的感覺.及時是聰明如東方蕙,也一樣從為將自己放在和世間大多數人一樣的位置.

"東方蕙會很生氣."東方蕙確實很有心計也很聰明,但是從一出生就是蒼茫山的傳人,更是做了幾十年的蒼茫山主人,其實她比東方幽更不能容忍別人的拒絕和違抗.

"生氣又如何?"墨修堯挑眉.

葉璃莞爾一笑,"不錯,生氣又如何?"定王府從來不會懼怕敵人的強大.

剛剛掛上匾額的東方府里,東方蕙揮退了從定王府回來的人臉色有些冰冷了起來.東方幽站在她跟前,有些擔憂的道:"師傅,定王……"東方蕙緩緩道:"定王拒絕了."東方幽一怔,凝眉道:"若是之前是因為徒兒的原因,現在……我們已經沒有要求婚事了.他們為什麼還不答應?"

東方蕙冷笑一聲道:"你不是也猜到了麼?定王府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與蒼茫山合作."

東方幽皺眉道:"這也不過去,有了我們的相助定王府自然會如虎添翼.想要對付北戎北境甚至是西陵也是事半功倍,定王為什麼不答應?"東方蕙淡淡笑道:"幽兒,你雖然聰明但是卻天生的就沒有身為上位者的頭腦和心思.這也是最讓師傅擔心的地方啊.定王府的勢力已經足夠強大,又有徐家眾人輔佐.如果墨修堯志在天下的話,早晚也能夠達成.雖然少了蒼茫山的勢力可能會晚一些,但是……卻沒有後顧之憂."蒼茫山的勢力讓人垂涎但是也讓人忌憚,如果定王府與蒼茫山合作,墨修堯只怕會擔心將來尾大不掉,受蒼茫山的掣肘.

"但是墨修堯他也別忘了,沒有蒼茫山的協助他或許可以達到目的,但是我蒼茫山若是相助別人……"東方蕙神色一變,冷冷道.墨修堯的心思她能想明白,但是卻不能接受.墨修堯毫不猶豫的拒絕除了忌憚蒼茫山以外,只怕更多的是根本沒將蒼茫山放在眼底.

"師傅……"東方幽一驚,有些擔憂的望著東方蕙.

東方蕙神色緩和了一些,含笑望著她道:"幽兒有什麼要的?"

東方幽皺眉道:"師傅可是打算選擇別人輔佐.但是……當今世上除了雷震霆只怕沒有人是墨修堯的對手.但是雷震霆……以徒兒所見,他應該也沒有要和蒼茫山合作的意思.而且他的年齡……"雷震霆的年齡比墨修堯大太多了.就算定王什麼也不做,只是拖也能拖死雷震霆.偏偏雷震霆的兒子雷騰風一直表現平平,收成足矣,想要稱霸天下只怕是有些不容易.

東方蕙贊賞的點了點頭,只要不涉及人世故,東方幽的眼光和心思都是十分准確清晰的.

"那你有什麼意見?"東方蕙問道.

東方幽有些猶豫的看著她欲又止,東方蕙看在眼里神色一沉,道:"你若是還惦記著徐清塵,我勸你趁早歇了這份心思.徐家的人……看上去溫文爾雅,實際上對外人都是冷心無.你入不了他們的眼,他們對你便不會有絲毫的憐惜,在湊上去只是自取其辱."

東方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師傅,不知怎麼的總覺得師傅的那句冷心無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但是師傅在自己面前從來都是從容不迫,理智優雅的,東方幽楞了一下也只當是自己多心了.想起徐清塵對自己的冷淡拒絕,和徐清炎尖銳的嘲諷,東方幽也不得不承認師傅的沒錯.但是即使如此,讓她就此放棄另擇他人,她卻又心有不甘.不僅是因為她對徐清塵的不甘,同樣的是因為比起墨景黎任琦甯這些人,無論怎麼計算她依然覺得最看好定王府.師傅如果選擇其他人的話總覺的失敗的幾率很高.

不得不,正是因為東方幽不懂人世故,所以她看事的方式也更加的不容易受到緒的左右.比如聰明如東方蕙被拒絕之後憤怒之下就會想到扶持別人對付定王府,給墨修堯一點顏色看看.但是東方幽只會不能理解定王府的決定,難過,卻極少會憤怒,所以她也更看得清楚,墨景黎和定王府差的太遠了.這里面不能沒有私心,但是她的觀點卻絕對是正確的.

"師傅,徒兒不喜歡墨景黎和任琦甯."東方幽皺眉道.

東方蕙慈愛的一笑道:"你不喜歡,師傅也沒打算讓你嫁給他們,你擔心什麼?"

東方幽皺了皺眉道:"但是,如果是墨景黎和任琦甯的話,他們肯定會要求我嫁給他們的."不然的話,他們只怕也不會相信蒼茫山的誠意.從前,蒼茫山的幾代前輩不都是這樣做的麼?如果蒼茫山的傳人不嫁給他們,他們要怎麼相信他們才是蒼茫山選定的人.

"若真是如此……"東方蕙猶豫了一下,卻沒有出若真是如此,師傅也不會勉強你的話來,只是道:"師傅會好好考慮的.你先下去休息吧."東方幽咬了咬唇角,心翼翼的問道:"師傅,如果我有辦法讓清塵公子娶我……"

東方蕙顯然並不相信徒兒由此能耐,挑眉道:"等你真有這個本事了再吧,先下去休息,我要好好想一想."

東方幽美麗的臉上閃過一絲受傷,只得默默的退了出去.反身關門是看著里面師傅凝眉思索的模樣,東方幽柔美的臉上閃過一絲堅決的光芒.

"夫人,北境王任琦甯求見."門里,東方蕙不知想起了什麼,臉上的神色似悲似喜,最後有變為淡淡的遺憾和怨念.門口,下人的稟告將她驚醒,收斂了臉上的神色,站起身來微微皺眉道:"任琦甯,他來干什麼?"門外的人回道:"北境王有要是求見夫人."

"請他到大廳稍後吧."東方蕙淡淡吩咐道.

"是."

東方蕙整理了一下儀容,便出門去了前廳.任琦甯果然早已經等在那里了.看到東方蕙進來連忙起身上前,恭敬地一輯道:"晚輩林願,見過東方夫人."東方蕙秀眉輕挑,看著任琦甯微笑道:"林願?北境王不是姓任麼?"

任琦甯有些無奈的一笑道:"前朝遺孤,不敢以真實姓名行走于天下,實在是愧對列祖列宗."其實,任琦甯如何不想恢複原名,但是前兩年時機不對,一來他還要諸多的依仗北境人,他那位已故的王後雖然是北境女子,確是難得的聰慧敏銳之人.若是他太著急改名,甚至改國號只會引起她和北境權貴的不滿.二來,一旦他真正恢複林願之名,無論是定王府,西陵還是墨景黎就都是他的敵人了.畢竟當年前朝正是因為大楚和西陵才滅亡了.到時候他自己就是眾矢之的.

東方蕙打量了他許久,才淡淡道:"前朝後裔數代以來一直力圖複國,卻無一不是功敗垂成.你能有今天的功績也算是不錯了."

任琦甯垂眸淡笑道:"夫人謬贊,先祖遺願,林願生平半刻不敢忘懷.當年蒼茫山與我朝亦有血緣之,晚輩懇請夫人相助."東方蕙沉默不語,任琦甯明白他是在思考,也不急于服他.平靜的坐在一邊等候著她的答案.好半晌,才聽東方蕙道:"任公子,實不相瞞,公子的能力和毅力我都極為佩服.但是……公子想要複國,只怕不是那麼容易."

任琦甯眼眸中掠過一絲波瀾,恭敬地道:"還請夫人指點."

東方蕙也不客氣,沉吟了一下才道:"首先,公子當初娶了北境公主方才立國,如今的王後也同樣是北境女子.別的不,公子想要揮兵中原,想要得到中原士族的承認就難上加難.另外,我也聽過,北境朝廷內部如今並不平穩,前朝舊臣與北境權貴爭執不休早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公子天下未定之際內部就已經開始自相殘殺,只怕不是什麼好兆頭.即便將來公子真的入主中原,這到底是北境還是前朝?"

任琦甯默然,他不得不承認東方蕙每一句話都中了他如今的困境和未來的隱患.這些他並非不知道,但是當時勢所迫不得不為,"夫人的意思是?"

"蒼茫山雖然曆來置身事外,但是卻依然是中原人.絕不會做引外族入侵中原之事,還請公子諒解."東方蕙正色道.

任琦甯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北境的興起和如今的北境朝堂有大半都是靠外族.這不僅是別人所詬病的弱點,同樣也是任琦甯和那些自詡前朝舊臣的人們心中最大的隱痛.任琦甯咬牙,沉聲道:"若是在下能夠保證將來的朝堂和王室完全都是中原人,夫人可否願意相助?"

東方蕙垂眸,淡然道:"若真是如此,公子是前朝正統後裔,自然另當別論."任琦甯心中一喜,道:"多謝夫人,還望夫人而有信."

東方蕙道:"我蒼茫山豈會失信于人?"

任琦甯滿意的點了點頭,正想要什麼,門外有人匆匆的走了進來走到任琦甯跟前低聲耳語了幾句.任琦甯臉色微變,站起身來對東方蕙道:"在下有些急事,打擾夫人了,這就先行告辭."東方蕙也不挽留,讓人送任琦甯出去.

"師傅,你真的打算幫任琦甯?"東方幽從里面走出來,望著門外微微皺眉.

東方蕙輕哼一聲道:"我什麼時候了要幫他?前朝後裔,不管是真是假……北境公主對任琦甯可是恩重如山,他也能毫不猶豫的下殺手,這樣的人注定了刻薄寡恩.只怕將來他得了天下之日就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之時."

"那師傅剛才……"東方幽不解的道.

東方蕙道:"不過是暫時安撫他一下而已.他都拿出祖輩和蒼茫山的交來話了,我自然也不好跟他直拒絕撕破了臉.何況,你以為一時半會兒的他能夠處理完北境和前朝舊臣之間的矛盾麼?只怕會將他自己的實力折騰的越來越弱."

東方幽臉上閃過一絲茫然,不太明白師傅為什麼不干脆拒絕了任琦甯.不過,師傅不選擇任琦甯總是一件好事.至于墨景黎……她有的是辦法解決他!

北戎使臣暫住的驛館里,經過幾天的休息,柳貴妃的傷勢似乎好一些了.耶律泓和容華公主也打算准備啟程回北戎了,耶律野雖然想要將耶律泓拖在璃城多留一些日子,也方便北戎王庭那邊的布置,卻也實在找不出什麼合適的理由再留在璃城.只能邀請耶律泓前往他在大楚駐軍的一座城池盤桓幾天.原本以為耶律泓是不會答應的,畢竟他們兄弟的歡喜大家心知肚明,就是耶律野自己也不會單槍匹馬的跑到耶律泓的地盤上去.沒想到,耶律泓只是稍作考慮便答應了下來.

兄弟倆定下了之後的行程,要臨走之前自然還要去定王府向葉璃和墨修堯告別.

葉璃看著跟在耶律野身邊的柳貴妃,眼中也多了幾分淡淡的感歎.或許是因為身份被拆穿了的緣故柳貴妃這一次並沒有再帶著面紗.但是葉璃卻甯願她繼續帶著面紗,因為只要一想起她那保養得宜的美麗容顏是怎麼來的,葉璃就忍不住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耶律太子和七王子遠道而來,本王若是有什麼地方招待不周,還請兩位莫怪."墨修堯看向耶律泓和耶律野兄弟笑道.耶律泓笑道:"定王客氣了,是咱們打擾了許久.今日告辭,若是將來定王和王妃大駕光臨北戎,也好讓在下一盡地主之誼."

墨修堯點頭道:"本王和王妃也久慕草原風光,一定會有機會的."

耶律泓會意,笑道:"如此,在下恭候王爺和王妃大駕."

耶律野有些狐疑的看著墨修堯和耶律泓打著機鋒,總覺得這兩人中有話.他讓柳貴妃寫信給北戎王告耶律泓勾結墨修堯叛國自然是誣陷,但是現在他倒是真的有些懷疑了.若有所思的看了耶律泓一眼,耶律野道:"王兄,王嫂,時候不早咱們該走了."

耶律泓也不反駁,點頭道:"七弟的不錯,咱們確實該走了.定王,王妃,就此告辭."

葉璃含笑點頭,"太子,公主,七王子,一路順風."

坐在耶律野身邊的柳貴妃盯著葉璃,突然開口道:"我要帶兩個人走."

聞,眾人不由得都皺起了眉頭.耶律野警告的瞪了柳貴妃一眼,柳貴妃卻不理會他的眼神,看著葉璃道:"我要將嘯云和珍甯帶走."葉璃側首微微一笑,"清伊娜姑娘要以什麼名義帶走長興王和珍甯公主?"

柳貴妃臉色一變,揚起下巴道:"他們刺傷了我難道不該就有我處置麼?"

葉璃神色平淡,悠然道:"刺傷?本妃以為是姑娘你意圖刺殺長興王和珍甯公主才被誤傷的.既然姑娘這麼,七皇子,長興王和珍甯公主也需要本妃給他們一個交待.就請你將這麼清伊娜姑娘留下吧."

"你敢!我是北戎的七皇妃!"柳貴妃厲聲道.

耶律野皺眉,看著葉璃道:"王妃,這只怕不合適."倒不是他舍不得柳貴妃,只不過北戎王那里還需要柳貴妃替他話罷了.而且,明面上柳貴妃也還是他未來的王妃,若是就這麼留在了璃城,那也是丟他的臉面.

耶律泓突然開口笑道:"本太子怎麼記得七弟妹幾年前就過世了,七弟什麼時候又續娶了?啊,對了,父王了這次回到北戎就為七弟舉辦大婚儀式."原本的七皇子妃也是北戎大部落的女兒,幾年前病死了.耶律野便一直沒有再娶大妃,倒是沒有想到居然會弄出這樣一個女人出來.耶律泓也被柳貴妃在北戎王面前上過不少眼藥吃過一些虧.既然定王妃想要留下她,耶律泓自然樂得出口幫忙.

耶律野臉色陰沉,看著柳貴妃的臉心中同樣也在搖擺不定.如今北戎大軍和墨家軍對峙,柳貴妃原本的用處也就當然無存了,唯一的用處就是她對北戎王的影響力.但是正如耶律泓所的,一旦回到北戎父王很可能就會替他辦婚禮,他可從來沒有想過真的要迎娶柳貴妃為大妃,就是做庶妃侍妾他也不願意.是將柳貴妃帶回去,還是趁機擺脫她?這是一個問題.

看到耶律野臉上閃過的深思,柳貴妃不由得心中一慌.若是被留在璃城自己將要面臨的是什麼柳貴妃心中清楚的很,心中不由得暗暗後悔剛才的沖動.這兩年來她送過不少傷,但是這一次不僅是在墨修堯和葉璃面前丟盡了臉,更重要的是害她如此的人正是她的親生女兒.這讓她如何能夠咽得下這口氣,所以才開口問墨修堯和葉璃索要珍甯公主和墨嘯云.卻沒想到竟然會將自己賠進去.

對上葉璃淡然含笑的眼神,柳貴妃心中突然一冷.在看向墨修堯似乎沒有絲毫意外的模樣,柳貴妃頓時明白,從一開始墨修堯和葉璃就打算留下自己,無論自己會不會開口要人.

"不,我不要留在璃城!"柳貴妃斷然道:"我要回北戎,耶律野,帶我走!"

如果她的語氣不是如此強硬的話,耶律野或許還會考慮.柳貴妃話音未落,之間耶律野臉色一冷,抬手揮開她的手對葉璃和墨修堯道:"既然她傷了長興王和珍甯公主,就交給定王和王妃處置吧."

"不!耶律野,你不能這麼對我!你別忘了,要不是有我……"

耶律野冷笑一聲道:"你是想要告訴定王和定王妃,你是如何叛國的麼?不錯,正是因為有你幫忙本王才那麼輕易攻下大楚的邊關和幾座城池的.那又如何?"嘲諷的掃了一臉驚恐的柳貴妃一眼,深深地覺得自己做的決定沒有錯.他是北戎尊貴的七王子,怎麼能為了這個女人讓整個北戎的貴族們看笑話?

"定王,定王妃,告辭."不在理會柳貴妃,耶律野毫不猶豫的轉身而去.

耶律泓朝著葉璃和墨修堯拱了拱手也跟著走了,容華公主跟在耶律泓身後,對葉璃笑了笑,走到柳貴妃身邊時停了一下,低聲道:"柳貴妃,想必咱們以後不會再見了.你放心,定王和定王妃一定會好好招待你這個叛國的……賤人的."

"不……不要,帶我一起走!"柳貴妃驚恐的叫道.

容華公主冷笑一聲,甩開柳貴妃的手踏出了大門.

上篇:譚繼之的妥協     下篇:柳貴妃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