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柳貴妃的下場  
   
柳貴妃的下場

"叛國?"安靜的大廳中,墨修堯的聲音淡淡的響起.剛剛還理直氣壯的柳貴妃臉色頓時就變得慘敗如紙.就連那窈窕的白色身影也不由得簌簌發抖,她早已經足夠了解,這個自己曾經迷戀過的男子到底能夠多麼的冷酷絕.雖然現在大楚已經和定王府沒有關系了,但是如果墨修堯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為……柳貴妃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驚懼的望著眼前似乎無喜無怒的男子.

雖然原本他們覺得北戎人攻入關內實在是太過容易了一些,但是卻都沒有懷疑到柳貴妃身上.但是認真想想,柳家當年身為墨景祁最寵信重要的權臣,而墨景祁又一向是文武不分,隨意任用官員.柳家能夠知道許多大楚的兵力布防其實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雖然墨景祁臨死之前已經徹底厭棄了柳家,而墨景黎也一直提防著柳家,卻並沒有考慮過布防這一塊.畢竟明面上看,這些也跟柳家扯不上什麼關系.最重要的是,將這些泄漏給北戎的並不是柳家的其他人,而是原本應該最不可能的柳貴妃.

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白衣女子,葉璃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暗暗歎息.雖然很討厭柳貴妃,但是葉璃到現在依然還記得當年在墨景祁身邊那個驕傲的鄙視她的白衣女子.誰能想到,昔日寵冠六宮的柳貴妃會落到如此地步?

"修堯?"葉璃想了想,還是覺得柳貴妃還是交給墨修堯親自處置比較好.柳貴妃如今的下場固然可悲,卻也同樣可恨.

墨修堯含笑握住葉璃的雙手道:"這事兒……如今其實跟咱們沒什麼關系了.派人去請黎王和長興王過來吧."如今,墨景黎才是大楚的攝政王,而柳貴妃是墨嘯云的親娘,自然是交給他們處置了.相信,當初被這個女人耍了的墨景黎一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處置的.

墨景黎來得很快,前幾天剛剛大出血又被墨修堯氣得不輕的墨景黎來的時候臉色並不好看.跟在他身邊的是同樣臉色都不怎麼好看的葉瑩和棲霞公主.不過比起棲霞公主,葉瑩的模樣倒是還不算糟糕了.其實墨景黎如果娶了東方幽的話,最大的受害者應該是棲霞公主.畢竟,葉瑩好歹還有一個正妃的名聲,這麼多年了棲霞公主依然什麼都沒有.之前在璃城幾次去求見安溪公主也被以女王要養胎為由拒絕了.如果真的讓墨景黎娶了東方幽這樣來頭大的女人,定王府哪里還有棲霞公主的容身之處?

跟在墨景黎三人後面來的正是墨嘯云和珍甯公主.

"定王叔,王妃,出什麼……"珍甯公主的話還沒完,便看到了站在一邊的柳貴妃,不由得臉色一變.這些日子珍甯公主從沈揚那里拿了一些藥來塗抹,臉上猙獰的傷痕已經有了一些肉眼可見的效果.或許是看到了希望,珍甯公主的心也好了許多,連帶著眉宇間的陰郁也散去了不少.雖然不一定能夠恢複如初,但是至少不會嚇到人.但是看到柳貴妃,珍甯公主的臉色還是難看了不少.不只是因為柳貴妃給她造成的這些痛苦,更多的是因為那天在長興王府聽到的沈揚所的話.如果從前珍甯公主是因為被母親傷害而怨恨著的話.現在就是完完全全的厭惡和惡心了.一個為了美貌能夠接二連三的扼殺腹中胎兒的女人,珍甯公主覺得當初她差點害死自己也不是什麼意外的事了.

"她怎麼還在這里?"珍甯公主厭惡的皺眉道.

墨景黎的臉色也不好看,當初柳貴妃以孩子的下落騙她的事他可沒有忘記過.只不過是礙于耶律野不好做什麼罷了,現在耶律野都走了,這女人還留在這里……墨景黎眸中閃過一絲冷光,神色不善的看向墨修堯道:"你叫我來就是為了見這個女人?"

墨修堯挑眉,淡淡的將剛才耶律野的話了一遍.聽了墨修堯的話,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不只是墨景黎墨嘯云,就連棲霞公主和葉瑩看著柳貴妃的眼神也充滿了震驚.雖然她們都是女子,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實話,卻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叛國這種事.即使是棲霞公主跟著墨景黎這麼多年,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將攸關南詔皇室存亡的秘密告訴墨景黎.

"柳云裳!"珍甯公主忍不住放聲尖叫起來,瞪著柳貴妃的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的陰狠.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真是瘋了!她難道沒有想過將北戎大軍引入大楚,柳家要怎麼辦,她的兒女要怎麼辦?想起當初楚京險些被破,她們姐弟倆依偎在一起等死的時候的感覺……原來造成這一切的正是自己的生身母親.

"賤人!"墨景黎臉色陰鷙,狠狠地一個耳光甩過去.這一耳光卻是完全沒有留的意思,即使柳貴妃比起一般的閨中女子會一些武藝,也被這又急又快的一耳光打得跌倒在地,額頭撞上了一邊的椅子.一口血從口中溢出,柳貴妃痛苦的捂住了腹部.甚至有一顆牙齒和著血一起吐了出來.雖然已經過了好些日子,但是當初珍甯公主刺下的傷並沒有好全,這會兒跌倒在地上,腹部的傷口更是火辣辣的作痛.

一個耳光根本就不能解墨景黎胸中的怒氣.這個女人……大楚如此潰敗,如今退守江南,居然都是因為這個女人!看著如今墨修堯占據這遼闊的土地而自己卻只能退守江南那面積不足原本的四分之一的領土,就讓墨景黎恨不能將柳貴妃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黎王."墨景黎還想再上前踹幾腳,卻被墨修堯叫住了.

墨景黎冷冷的看著他,嘲諷的道:"難不成定王還想要救這個賤人?也是……當年這女人對定王可是一往深."

墨修堯挑眉一笑,淡淡道:"黎王誤會了,本王是想……別弄髒了本王的地板,還有……別教壞了孩子."眾人一愣,順著墨修堯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一個的腦袋從門外探出來,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里面的形.葉璃臉色微沉,淡淡道:"禦宸,來不過來."

墨寶眨眨眼睛,笑眯眯的朝葉璃揮揮手,"娘親,這兒在干什麼呀?"跨國門檻踏入大廳,眾人這才看見身後還帶著一串蘿蔔.冷君涵,徐知睿也跟在後面蹭了進來.一看葉璃的神色,墨寶就知道不好.娘親生氣了啊.連忙揚起天真無邪的笑容朝著葉璃奔了過去.卻見一道白影閃過,原本還坐在地上的柳貴妃突然猛得一躍而起,朝著墨寶撲了過去.

"啊?!"大廳里響起一聲慘叫.柳貴妃捧著自己的右手含恨瞪著眼前的人,右手手腕上一條又深又重的血痕劃過,鮮血流淌不止.原本差一點遇險的墨寶被葉璃摟在懷中,葉璃的另一只手上還握著一把滴著血的短刃.墨寶嚇得臉色發白,喚了一聲娘親便趴在葉璃懷里不肯動了.他再聰明也只是隔七八歲的孩子,受了這樣的驚嚇沒有哭出來已經算是勇敢了.葉璃清麗溫婉的容顏上仿佛結了一層寒霜,冷冷的盯著眼前的女子眼中第一次閃現出洶湧的殺意.

柳貴妃早已經明白,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璃城里,自己落到墨修堯和墨景黎手里都是死路一條.剛剛朝墨寶以一撲,可以是全力一搏了.卻沒想到依然功敗垂成,葉璃這一刀沒有絲毫留,就算不死柳貴妃的右手從此也算是廢了.雖然經常聽人起定王府如何的武藝不凡,但是柳貴妃卻從未當真.她並沒有真正和葉璃交過手,也沒有怎麼看過葉璃和別人動手.十年前葉璃連射箭都還不利落,卻沒有想到她的動作居然會如此敏捷狠辣.

"娘親……"墨寶趴在葉璃懷中,委委屈屈的叫道.

低頭看了看懷里的孩子,這一年多墨寶長高了不少,葉璃抱起來都有些吃力了.看著懷里眼睛發的兒子,葉璃心中一軟.收起短刃抱著墨寶走回了墨修堯身邊,將他放到墨修堯懷里.

雖然墨寶一向跟他父王不對盤,但是這個時候卻十分乖巧.坐在父王的懷中,墨寶突然覺得剛才的驚嚇突然平息了不好,白生生的臉也多了一絲血色.冷君涵和徐知睿也被嚇得不輕,雖然他們沒有看清楚葉璃和柳貴妃的動作,但是那一地的血和眾人的臉色卻還是看到了的.葉璃招來人將兩個孩子抱走,這兩個年紀比墨寶還,膽子也墨寶大嚇到了可不好.

墨修堯低頭看了看在自己懷中有些不安的扭動的墨寶,有些僵硬的抬手拍了拍他算是安撫.掃向柳貴妃的目光卻是陰沉的連墨景黎都忍不住往後退了兩步,被震驚的站在一邊的墨嘯云和珍甯公主更是連動彈一下都不行了.也沒見墨修堯怎麼出手,眾人只覺的大廳里兩道虛影晃過,墨修堯已經抱著墨寶重新坐回了椅子里.而原本靠著椅子的柳貴妃卻已經再一次跌回了地上.只見她四肢以一種十分詭異的模樣軟軟的耷拉在地上,整個人根本無法動彈.但是剛才葉璃只是劃了一刀柳貴妃就慘叫聲響的連外面都能夠聽見了,這會兒經此巨變卻連吭都沒有吭一聲.

眾人定睛一看,才發現並不是柳貴妃沒有慘叫.而是被點了啞穴,根本就發不出絲毫的聲音來.不用看她的傷勢,只要看看柳貴妃猙獰扭曲的表就知道她到底有多痛了.但是這樣的酷刑加諸在一個美貌如花的女子身上,卻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同.就連墨嘯云和珍甯公主姐弟倆也只是愣了一愣,然後偏過了頭去不敢再看.

柳貴妃痛得渾身發抖,但是即使她用盡了僅剩的力氣也依然喊不出一個字來.只能驚恐的望著眼前的眾人一臉冷漠的看著自己.曾經柳貴妃以為自己剛剛離開皇宮的那段日子過的十分痛苦,痛苦的她永遠也不想去回想那段日子.但是現在她才明白,比起落到墨修堯的手里,她甯願一輩子都過那樣的日子.

墨寶坐在墨修堯懷里,好奇的看著柳貴妃在地上痛苦的扭動著.因為四肢根本無法移動,她像是一條蟲子一般只有身子在地上扭動著,"父王,她怎麼了?"墨修堯漫不經心的拍拍他的腦袋道:"她閑著沒事躺地上玩兒."墨寶眨了眨大眼睛,黑黝黝的眼底閃過慧黠的光芒.父王當他是笨蛋麼……這個大嬸明明就很痛苦的樣子.父王好厲害……比娘親和大舅舅還厲害……

看著柳貴妃叫得差不多沒力氣了,墨修堯才輕哼一聲左手手指輕彈,解開了柳貴妃的啞穴.柳貴妃痛吟一聲,早已經渾身大汗淋漓狼狽不堪.躺在地上依然不時的因為劇烈的痛苦而顫動著,"墨……墨修堯,你,好狠……"

墨修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對她的指控不以為意.敢傷害他兒子,他還留著她一命,墨修堯都快被自己的善良感動了.

"阿璃,別生氣.我以後會好好操練墨寶的."看著葉璃還有些冷凝的臉色,墨修堯連忙安慰道.暗中還甩給了墨寶一個隱含威脅的眼神.墨寶縮了縮腦袋,連連點頭道:"娘親,寶以後會跟父王學好厲害的武功.寶長大了要保護娘親!"

墨修堯不悅的朝他甩了個眼刀.滾!保護阿璃是本王的事.

墨寶眼巴巴的望著娘親,努力賣萌.葉璃伸手摸摸他的腦袋,淡淡一笑道:"是娘親不該讓你進來."

"娘親,對不起.寶不該貪玩兒,在外面偷聽."墨寶乖乖認錯.嗚嗚,惹娘親難過父王肯定會狠狠地修理他.這副母慈子孝,夫婦恩愛的模樣卻讓旁邊的人看得萬分不爽.墨景黎冷眼瞪著墨修堯道:"本王不是來看你們全家和睦的."

墨修堯也不在意,好心的挑眉道:"本王一家和睦黎王不高興麼?"

墨景黎輕哼了一聲,目光陰冷的盯著柳貴妃問道:"這個女人,定王打算怎麼處置?"墨修堯劍眉輕揚,無所謂的道:"既然本王讓你請了黎王和長興王過來,這個女人自然是交給你們處理了.不過……因為剛才的事本王改變主意了."

"定王想怎麼樣?"墨景黎並沒有將墨嘯云和珍甯公主看在眼里,自然也沒打算和他們商量,只是看著墨修堯.墨修堯目光淡淡的從柳貴妃身上掃過,淡然道:"本王要她的命.你們想要怎麼對付她本王不管,但是誰敢讓她活著離開璃城,就跟她一起死吧."

墨景黎明白了墨修堯的意思,墨修堯不想要柳貴妃立刻就死,但是也絕不許她好好活著.所以,想要折磨柳貴妃,隨便.想要救她,休想.

墨景黎也無所謂,他可沒有想要救柳貴妃的意思.但是折磨她一番出口氣卻還是不錯的,正好這些天他心里憋了不少氣.

柳貴妃驚恐的望著大廳中的眾人,卻只看到眾人冷漠的眼神.

"不……不要……嘯云,珍甯,母妃錯了……救救我,我不想死……"柳貴妃哀求的望著墨嘯云和珍甯公主,低聲哀求道.曾經高高在上的模樣早已完全拋去,為了活下去她不介意讓自己低微的塵埃里.

墨嘯云默然的看著她無動于衷,珍甯公主慢慢上前一步,在柳貴妃跟前蹲了下來.;柳貴妃心中一喜,她知道比起從被父親教導的兒子來,這個女兒一向心軟得多,"珍甯,珍甯,母妃錯了……你救救母妃,母妃以後會疼你的……"

珍甯公主抬手,慢慢拉開了臉上的面紗露出臉上扭曲珍甯的疤痕.因為上面抹了藥,看上去反倒比從前更加恐怖,柳貴妃不由得一怔,被珍甯公主臉上的疤痕嚇了一跳.只見珍甯公主淡淡的看著她道:"你不是我母妃,我母妃兩年前就死了.你看到了麼……這就是母妃留給我的紀念,你……我會救你麼?我和弟弟的命也是別人救回來的呢.我救不了你……"

完,珍甯公主重新帶上了面紗站起身來轉身離開.

"不……不是,那跟我沒關系.別走……"柳貴妃想要伸手拉住珍甯公主,但是已經斷了的手臂卻絲毫也不起作用,別抬起來抓人了,就連動也動不了一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珍甯公主拉過墨嘯云往門外走去.

"不!珍甯你回來!"

珍甯公主的腳步在門口停了一下,拉著墨嘯云加快了腳步消失在門外.

柳貴妃眼底最後一絲光亮終于湮滅,絕望的望著空蕩蕩的門口,忍不住放聲大叫起來,"墨甯!墨嘯云,你們這兩個不孝子!當年我怎麼沒殺了你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孽子……"

門外,聽著從里面傳來的滿是恨意的怒罵聲,姐弟倆停下了腳步.珍甯公主覆在臉上的面紗也濕了一塊.墨嘯云低頭握住她的手,珍甯公主深吸了一口氣道:"咱們回家去吧."

墨嘯云點點頭道:"好,姐姐,咱們回家."

大廳里,柳貴妃依然怒罵不休,墨修堯微微勾起唇角,一揮手一道寒光閃過,柳貴妃尖銳的聲音戛然而止.柳貴妃的啞穴上沁出一道血痕,顯然墨修堯這一手直接傷了她的啞穴,從此柳貴妃再也不能發出一絲聲音了.

墨修堯直接無視了柳貴妃怨毒的眼神,看著墨景黎道:"現在你可以把她帶走了."

墨景黎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墨修堯,"你果然夠狠心."柳貴妃四肢皆斷,又成了啞巴.這樣的人就算是活著也掀不起什麼大浪了,只怕活得越久就越是痛苦.墨修堯淡然一笑,"本王現在也可以給她一個痛快."

"不用了!"墨景黎冷硬的道.招來等候在門外的侍衛將柳貴妃帶走,看了墨修堯和葉璃一眼道:"希望你們遵守承諾."任琦甯去拜訪過東方蕙的消息他當然知道,但是定王府卻沒有任何動作,這讓他不由得有些擔心.

墨修堯想起昨晚剛剛聽到的一個消息,勾起一絲有趣的笑意道:"景黎,有句話得好,靠山山倒,靠樹樹倒,與其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還不如靠自己."

"你們想毀約?"墨修堯皺眉,陰郁的道.

葉璃淡淡笑道:"黎王誤會了,只是……就算我們阻止了任琦甯,也不代表贏的人便是黎王.黎王明白麼?"

跟葉璃談這種事,總是讓墨景黎有些不愉快,沒好氣的道:"只要你們遵守約定就行了,其他事不勞費心."

葉璃無所謂的點頭道:"既然如此,黎王放心便是."

墨景黎冷哼一聲,也不理會在一邊聽得一臉茫然的葉瑩和棲霞公主,自己轉身走了出去.棲霞公主和葉瑩也只得匆匆跟了上去.

大廳里只剩下一家三口,葉璃這才轉過身來淡淡的盯著墨寶.墨寶臉兒一繃,擠出一個可憐兮兮的笑容.墨修堯挑了挑眉,隨手將墨寶從自己懷里拎了出來扔到一邊.七八歲了還要人抱著成何體統!

"娘親……"

葉璃淡淡的看著他,"你今天為什麼會在府里?"

墨寶撇撇嘴,"這里不是寶的家麼?娘親這樣寶好傷心."

"別裝哭,你連半滴眼淚都沒有."葉璃毫不客氣的拆穿他的苦肉計.墨寶只得訕訕的放下捂著眼睛的手,果然干干的連一點的跡象都沒有.墨寶心的往前蹭了兩步,恬著臉道:"娘親,寶錯了麼……"

"哪兒錯了?"葉璃問道.

墨寶認真的掰著手指道:"寶不該不去書院念書,不該帶著冷呆和知睿一起玩兒,不該偷聽娘親和父王話.不該……"實在想不起來還有什麼不該了,但是看著娘親好像還沒消息的樣子,墨寶只得偷偷向父王求助.

墨修堯好笑的看著一向跟自己作對的樂此不疲的子眨巴著眼睛望著自己,難得好心的道:"好了,阿璃.這子就是欠收拾,以後我會好好教訓他的,別氣壞了身子."

看著兒子眼巴巴的望著自己,葉璃哪里還能生氣?是生墨寶的氣,不如是在生自己的氣.如果剛才不是她叫,墨寶進來,墨寶也不會險些被柳貴妃傷到.不過,敢偷懶偷不去書院,此風絕不可長!

"昨天太公教的東西,抄寫二十遍,明天送去給太公過目.另外再加一份檢討書,明白麼?"

墨寶蔫蔫兒的耷拉下了腦袋,原來只有父王喜歡罰抄寫,現在又多了個娘親了.嗚嗚,太公,寶錯了……

上篇:辭行     下篇:失敗的獨門秘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