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無奈的婚事  
   
無奈的婚事

東方蕙氣急敗壞的趕到墨景黎下榻的驛館,卻並沒有看到墨景黎和東方幽.不由得臉色更加難看起來了,出了驛館又往東方府而去,這一次倒是沒有撲空.只可惜一進門看到的場景卻令東方蕙幾乎吐血.

東方幽的房間里,一進門就看到地上隨意的甩著的凌亂衣物.東方蕙臉色沉了沉,揮退了跟在身後的隨從走了進去.果然看到床榻上一對男女交頸而臥,那女子臉色緋雙眸微閉顯然還在沉睡之中.還有房間的飄散著的濃濃的麝香味,再在的提醒著東方蕙這里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墨景黎!"東方蕙咬牙.

東方蕙一進來,墨景黎就睜開了眼睛.看到東方蕙如此神色倒也不懼,坐起身來平靜的道:"東方夫人,可否請你先行出去一下?"東方蕙面色如霜,一揮恨恨的道:"黎王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們話間,東方幽也漸漸的醒轉過來,對上師傅憤怒的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墨景黎的懷里,不由放聲尖叫起來.東方蕙冷冷道:"閉嘴!你還好意思叫?!收拾好了立刻給我出來!"完,方才轉身出去.

東方幽一時見被這突然而來的意外形嚇得徹底呆住了.頭腦里混混沉沉的她根本就想不起來在她用秘術蠱惑徐清塵失敗之後的事,但是只看眼前的形她也能知道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墨景黎,你好大的膽子,我要殺了你!"東方幽厲聲叫道.也不管兩人還身在床上,揮掌就往墨景黎的頭上拍去.墨景黎的武功或許比東方幽要稍遜一籌,但是東方幽內傷未愈,剛剛又經曆了那樣一場事,正是無力的時候.墨景黎一抬手便扣住了她的手腕,將她緊緊地牽制在懷中.

"墨景黎!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東方幽氣得眼睛發,她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計劃的好好的事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不僅她蠱惑徐清塵失敗,還被墨景黎趁虛而入占了便宜.她也知道,從此以後她徹底的失去了讓徐清塵接受她的機會.百年書香門第的徐家,天下第一公子的徐清塵怎麼會娶一個殘花敗柳的女子?只要一想到此處,東方幽就很不得將墨景黎寢皮食肉,碎尸萬段!

墨景黎死死的牽制著東方幽的雙手,不悅的道:"鬧夠了麼?"原本他也打算好好的對東方幽,畢竟東方幽的身份和能力都很不錯,更重要的是得到她就代表著得到了蒼茫山的支持.只要東方幽乖乖聽話,他自然會好好待她.卻沒想到這女人一醒過來就對他喊打喊殺,怒罵不休.這個女人難道忘了,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了麼?就算再怎麼鬧又有什麼用?

"現在會鬧?之前你倒是別往本王身上貼啊."墨景黎冷笑一聲,嘲諷的道.

腦海里那些破碎而斷續的景讓東方幽臉色難堪至極,聽了墨景黎的話,更是氣得渾身發抖.墨景黎的並沒有錯,最開始便是她主動貼到墨景黎身上去的,即使並不是她自己的真實意願,但是卻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見她不再鬧騰了,墨景黎這才放開她起身下床,拿過放在一邊的衣服從容的穿上.一邊俯身看著東方幽道:"事已至此,只要你乖乖聽話,本王自然會好好待你.至于你心心念念的清塵公子……他明知道你被內傷反噬猶如中了媚藥一般,不也毫不猶豫的將你丟出去了麼?難不成你還念著他?"

"啪!"東方幽狠狠地一個耳光甩在墨景黎臉上,"混蛋!"

墨景黎眼神一冷,卻很快將滔天的怒火壓了下去.站起身來看著她道:"既然醒了,就趕快起來吧.你師傅在外面等著."

"我不會嫁給你的!"東方幽恨恨的盯著他,咬牙道.

墨景黎不以為意,"現在,除了我還有誰跟要你?"

外面,東方府的大廳里.東方蕙早就遣退了侍候的眾人,獨自一人坐在聽著凝眉思索著.風云猶存的容顏上,滿是陰鷙之意.徐家這一手實在是太狠了,也真真切切的斬斷了東方蕙對定王府和徐家最後的一絲期望.雖然徐清塵得好像這完全是一個意外一般,但是東方蕙卻不會相信事真的這麼簡單.東方幽施術失敗,內傷反噬.徐清塵讓人送她回去卻正好就碰上了墨景黎,然後墨景黎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為東方幽療傷的那個人.一切看似尋常,但是幾十年執掌蒼茫山的敏銳和直覺都告訴她,這絕對不是一件巧合.

其實在東方蕙心中否決了任琦甯之後,留給蒼茫山的選擇並不多.要麼所有人全部返回蒼茫山避世不出,要麼就只能選擇墨景黎.但是自己選擇,和現在這樣的被迫選擇卻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和結果.這樣為人算計和脅迫的感覺,不僅讓東方蕙恨起徒兒的不知分寸和墨景黎的趁虛而入.甚至更恨起了徐清塵的無和對東方幽的算計,想得更深入一點,這是定王府對蒼茫山的嫌棄和輕視.

"夫人,定王妃和徐二少夫人來訪."門外的侍從匆匆進來稟告道.東方蕙皺眉,葉璃選在這個時候來拜訪,也未免太巧了一些.想了想,東方蕙問道:"定王妃可有所為何事?"侍從道:"定王妃聽聞東方姑娘玉體違和,特與徐家二少夫人前來探望."

這個時候東方蕙並不想將葉璃,但是跟葉璃一同前來的卻是徐家的二少夫人,這讓東方蕙不得不懷疑葉璃已經知道了事的真相.沉默了片刻,才有些挫敗的歎了口氣道:"事已至此,罷了……請定王妃進來吧."

不多時葉璃和秦箏便攜手走了進來,看著東方蕙不怎麼愉悅的臉色,葉璃恍若不見,含笑道:"葉璃冒昧來訪,還請東方夫人恕罪."東方蕙目光在秦箏身上稍微頓了一下,才道:"王妃重了,王妃和二少夫人能大家光臨,敝府可謂是蓬蓽生輝."

秦箏知道的其實並不多,只是聽徐大夫人了幾句東方幽的所作所為罷了.而且這段時間東方幽對徐清塵的糾纏秦箏也是有所耳聞的,即使如此也沒想到東方幽居然有膽子闖入徐府對徐清塵徐清塵圖謀不軌.即使秦箏平日里接觸了如葉璃慕容婷這般性格不同于一般的女子,也聽過不少奇葩的事,但是對于東方幽的舉動也還是讓她嚇得不輕.不徐清塵她是的大伯,就只清塵公子之名,曾經的大楚閨秀們有幾個沒有在心中有過幾次仰慕之意?徐清塵既又神仙公子之稱,可想而知能夠配得上他的女子必然不會是一般的任務,東方幽這樣的,別徐清塵自己和徐家不同意,只怕滿璃城的姑娘們也是不能心服的.

"東方姑娘到徐府拜訪,秦箏卻沒能親自接待,還讓東方姑娘抱病離府,婆婆已經很是訓斥了秦箏一番.咱們徐家招待不周,還請東方夫人見諒.不知道東方姑娘身體如何了,還請夫人務必讓秦箏見東方姑娘一面,也好當面向她賠罪."秦箏望著東方蕙,輕細語十分歉然的道.

這話得客氣,聽起來卻不怎麼客氣了.東方幽一個姑娘家到徐府拜訪自然應該由徐家女眷中年紀最輕的二少夫人接待.但是徐家從門房到侍從到徐二少夫人本人,誰都沒有見過東方幽的面,這東方姑娘到底是怎麼到徐府的?又去徐府干什麼?既然你不肯走正門遵從為客之道,那麼東方幽出了什麼問題,自然也不管徐家的事了.何況,東方幽可不是在徐家出的事,徐家還派了二少夫人親自前來探望,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東方蕙笑容有些冷硬,這徐二少夫人默默無聞名聲不顯,倒是沒想到也是一個伶牙俐齒的,"幽兒卻是有些不適,不過也沒什麼大礙.只是剛剛正在歇息,只怕是無法與二少夫人相見了.不如等她好些了,在請徐二夫人一起聚一番."

秦箏笑了笑,也不勉強.旁邊葉璃淡笑道:"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好打擾東方姑娘休息.不過……放在在外面的時候正好遇上棲霞公主,是黎王殿下來了貴府一直沒有回去,還請東方夫人轉告黎王殿下一聲,棲霞公主似乎有急事尋他,若是無事還是快些回去,不然只怕過不了多久棲霞公主就要找到東方府來了."

"棲霞公主?"東方蕙神色微沉,淡淡道:"我怎麼不記得哪一國有棲霞公主此人?"葉璃歉然一笑道:"是本妃忘了,是棲霞姑娘.這位姑娘跟在黎王身邊已經有多年了,深得黎王信任.既然話已經帶到,本妃和箏兒就先行告辭了.請東方夫人替我們給東方姑娘問個好."

葉璃站起身准備告辭,東方蕙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到墨景黎已經站在了門口.看到葉璃和秦箏,墨景黎眼睛一閃,"定王府和徐少夫人也在此?"葉璃沉靜的眼眸在墨景黎身上一掃而過,唇邊泛起一絲淺淡的笑意道:"聽東方姑娘身體不適,特來探望.原來黎王果然在東方府."

墨景黎難得的有些不自在,他為了蒼茫山的勢力使出如此手段,自然不算是光明正大.特別是還在定王府根本不屑于此的時候他還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使出下流手段,讓人看了自然是覺得落了下乘.但是墨景黎盡管在怎麼心高氣傲,卻也還是明白自己並不是墨修堯.墨修堯可以不屑蒼茫山的勢力,不要蒼茫山的扶持,他墨景黎卻不能.雖然不甘,卻也不得不面對這個事實.但是在這種形下,面對著葉璃的時候,墨景黎還是不可避免的感到難堪.這個世上,他最不願意的事大約就是在墨修堯和葉璃面前丟臉,但是偏偏天不如人願……

"東方姑娘並無大礙,稍後就可以出來見你們."墨景黎道,無論如何,既然事已至此自然要先坐實了這件事再.只要坐實了這件事,墨景黎並不擔心東方蕙反悔不幫自己.東方蕙若是反悔,那麼蒼茫山代天擇主的名頭也將化為虛影,蒼茫山和東方蕙都丟不起這個人.

"哦?"葉璃眼波微轉,笑容恬淡,"看來我們好像錯過了什麼?還是蒼茫山喜事將近了?"

"不錯."墨景黎沉聲道:"到時候定王妃不妨和定王一起來喝杯酒."

葉璃暗笑墨景黎果然十分的看重蒼茫山,竟然打算直接在璃城辦婚禮麼?"若是黎王打算在璃城舉辦婚禮,我和王爺自然是榮幸之至.恭喜黎王了."墨景黎深深地看了葉璃一眼,沉聲道:"多謝."

"墨景黎,你休想.我絕對不會嫁給你的!"葉璃和墨景黎這邊一對一達十分的和睦,門外東方幽的聲音卻早沒了往日的冷靜和低柔,反而有些尖銳的刺耳.眾人回頭,就看到東方幽站在門口著眼睛忿怒的瞪著跟葉璃話的墨景黎.

秦箏有些驚訝的打量著東方幽,前幾次見面總是覺得東方幽像是一個虛假的毫無靈魂的假人,倒是現在被染上了怒色的白衣女子更多了幾分真實感.只是她那有些低的領口顯露出來的淡紫的痕跡讓秦箏不由得了臉,連忙低下頭不好意思再看.

"幽兒!"東方蕙不悅的低聲斥道.

東方幽一怔,滿是委屈的望著東方蕙道:"師傅,我……我……我不要嫁給這個畜生!"墨景黎臉色一變,同樣不悅的看著東方幽道:"東方幽,別以為就你委屈,這次的事難道還怪本王不成?你自己將自己搞成那副德行,本王總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東方幽咬牙道:"我不需要你這混蛋救!"

墨景黎冷笑道:"你倒是希望別人救,可惜人家根本就不想理會你.或者東方姑娘喜歡在大街上隨便拉個人……"東方幽臉色一白,比起跟墨景黎發生這樣的關系,若是她當真被扔在大街上……沒有人比東方幽更清楚那內傷反噬的威力,若真是那樣她還真有可能在大街上就……"我……"

"夠了."東方蕙打算她的話,冷冷道:"還嫌不夠丟人現眼麼?"

東方幽怔了一下,看著東方蕙臉上冷漠的神色終于忍不住撲倒在旁邊的桌邊嗚嗚咽咽的哭起來了.葉璃坐在一邊看著,心中也不由得歎息.比起之前一臉高高在上,對著眾人照本宣科的各種勸告的蒼茫山傳人,眼前這個哭的格外傷心的白衣女子反倒是可愛了許多.只可惜,這次的事完全是她自作孽.拿那樣的魅術來控制徐清塵,徐家自然不可能犧牲自己去救她了,所以東方幽的悲劇從她動了那樣的心思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東方蕙垂眸,掩去眼中的緒方才看向葉璃道:"定王妃,我這里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招待王妃和徐二少夫人了."

葉璃也很識趣的站起身來笑道:"是我們打擾了,東方夫人自便便是.本妃告辭."

告別了東方蕙和墨景黎,葉璃和秦箏剛出了們就聽到里面傳來東方蕙氣急敗壞的斥責聲.東方蕙執掌蒼茫山二十多年,心計不俗性格沉穩,能被氣得連客人走遠都等不及就開罵,足見被東方幽氣得不輕.

出了東方虎,葉璃和秦箏相視一笑,秦箏有些好奇的問道:"那東方夫人當真會將東方姑娘嫁給黎王麼?我看東方夫人和東方姑娘似乎都有些不樂意."葉璃笑道:"東方姑娘是真的不樂意,至于東方夫人……她只是不樂意東方幽在這種況下嫁給墨景黎罷了."東方蕙如果不願意就此撤回蒼茫山等待下一個六七十年的話,墨景黎其實可算得上是她唯一的選擇了.只要這麼拖下去,她遲早會松口同意輔佐墨景黎的.但是那就是蒼茫山真正的代天擇主,蒼茫山是站在高高在三的位置的.而現在,墨景黎和東方幽發生了這樣的關系,東方幽不嫁也得嫁,但是兩家的關系只怕在心中都有那麼一絲的別扭和心結.而且在大楚清流文人的心中,蒼茫山的地位更是會一落千丈.更不用,以東方幽的性子和脾氣,是絕對不會再做什麼努力輔佐未來明君的聖女賢妃了.而這,也真是葉璃和定王府的目的.定王府怎麼可能平白無故送給墨景黎這麼一份大禮.而現在,這份大禮看著是很好看,但是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變成一顆不定時的炸彈.

"這東方姑娘也是自作孽,好好地姑娘家……"秦箏歎息道,雖然東方幽看起來很淒慘,秦箏卻不會給她絲毫的同心.仗著自己有一些特別的本事就想操縱人心,甚至不顧別人的意願算計別人娶她,這樣的人只能一聲自作自受.

葉璃笑道:"就算沒有今天,只怕過不了多久東方夫人還是會將她嫁給墨景黎,二嫂你就不用為她惋惜了."

秦箏笑道:"我才不會為她惋惜呢,只要她不來禍害咱們徐家,她嫁給誰都給我沒有關系."

葉璃點頭贊同道:"可不是麼."

果然,一天後東方蕙便宣布了墨景黎和東方幽的婚事,東方幽將嫁給黎王為正妃.東方府和黎王驛館傳出的消息都特意強調了是正妃,而不是平妃.平妃雖然也不算妾,但是在嫡妃面前還是矮了一截.墨景黎雖然答應了不會廢掉葉瑩,但是蒼茫山卻也不會受那樣的委屈.于是雙方妥協的接過便是兩個都是正妃,一般大.墨景黎如今是大楚的攝政王,大權獨攬自然也就隨心所欲了很多.隨之便發布了詔書,稱葉瑩為榮妃,東方幽為敏妃,兩人同為攝政王正妃.

"我怎麼覺得墨景黎取得這個封號實在嘲諷她們?"收到墨景黎冊封攝政王正妃的消息,葉璃看著上面的兩個封號問道.葉瑩如今在大楚無依無靠無子無寵,哪里當得起一個榮字.而東方幽算計別人卻把自己算計進去了,這個敏字更像是個笑話.

墨修堯不在意的道:"或許是因為墨景黎希望葉瑩榮華富貴安穩一生,同時也希望東方幽多長點腦子也有可能.封號這種東西麼,要是不是事實,那就是希望了."

葉璃莞爾一笑,隨手便將信函扔到了一邊的桌上,笑道:"原本還在想怎麼處理東方幽和蒼茫山的事呢,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解決了."墨修堯笑道:"還不是清塵公子才智無雙,這手順水推舟用的讓人贊歎啊."

另一邊正低頭寫字的徐清塵抬起頭來,淡然一笑道:"若不是王爺想要看戲,怎麼會有如此效果?"

若不是墨修堯突發奇想想要看看清塵公子到底受不受得住魅術的誘惑不讓侍衛先一步出手,東方幽根本就沒有機會對他用什麼魅術,自然也就不會有之後的那些事了.所以,追根究底,定王爺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墨修堯絲毫沒有被人揭穿了自己的壞心眼的不好意思,蹭著葉璃的發絲一邊笑道:"所以咱們才能知道,清塵公子的心智之堅定真是世間罕見啊."東方幽當初在大庭廣眾之下只是略施皮毛,就連許多內力深厚的高手都受了影響.但是這一次只是單獨針對徐清塵一人,傾盡全力卻功虧一簣,足可見清塵公子的意志力之堅定.或者也可以,足可見清塵公子是何等的冷心冷古井無波.除了心有所屬世間美色都不看在眼底的人,也就只有真正的冷心無,顏白骨一視同仁的人才能對那樣的誘惑無動于衷了.看來徐家那幾位想要看到清塵公子成家立業只怕還早得很.

徐清塵淡淡笑道:"王爺過獎了……邊關要出事了."徐清塵原本拿著折子的手一頓,淡淡道.

墨修堯挑眉,徐清塵道:"耶律野一出飛鴻關就開始調集兵馬,只怕是想要趁著冬天到來之前,與我們再打一場."對此墨修堯雖然怔了一下倒是不算意外,"任琦甯呢?"葉璃蹙眉道:"任琦甯今早已經辭行,現在應該已經離開璃城了."

墨修堯垂眸,思索了片刻含笑看著也葉璃道:"阿璃,咱們又要准備打仗了.這一次……就是耶律野和赫連真的死期!"一道冷光從他的眼底一閃而過.

葉璃一怔,含笑道:"好,我們一起."

上篇:失敗的獨門秘術     下篇:南詔女王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