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南詔女王的立場  
   
南詔女王的立場

黎王府和蒼茫山的婚事宣布之後,因為前來祝壽的各國權貴都已經離開,這場婚事倒並沒有引起多大的動靜.而身為這場婚事的主角,大約也只有墨景黎是真心高興的.他選擇在璃城舉辦這場婚禮,多少也有點向定王府示威的意思.但是只要一想到是人家定王府先行拒絕了蒼茫山他才有了機會的,這點示威的心思也不由得多了那麼幾分尷尬和無趣.連帶的,原本對蒼茫山的那十分的敬重和心之心也變成了七分.

比起東方幽的幽怨和對婚事排斥,東方蕙的心同樣的不好.其實原本在定王府拒絕了她的提議,而她有自己否定了任琦甯之後,蒼茫山所能選擇的也就只有墨景黎了.但是自己選擇墨景黎然後下嫁蒼茫山傳人,和現在的形卻是天壤之別.

原本東方幽下嫁黎王府,蒼茫山自然還是高高在上的.但是經曆了此事之後在下嫁,在大楚朝臣中的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而蒼茫山甚至不能做出拒絕東方幽下嫁的事.墨景黎和東方幽的事雖然沒有鬧得天下皆知,但是該知道的人卻都是知道了的,面對這樣的一個啞巴虧,蒼茫山除了強自吞下去意外,別無選擇.

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弄得東方蕙心煩悶不已,甚至連定王府和徐家都遷怒的恨上了.其實,早在定王府拒絕了蒼茫山以後,蒼茫山的處境就有些微妙了.如果不立刻撒手不再管這些事,全部返回蒼茫山避世的話,就只能再選擇一個人輔佐.但是這樣一來,對蒼茫山代天擇主的名聲卻有著極大的傷害.

原本選了定王府,定位府不搭理你又改選別人.這麼這所謂的天下之主根本就是沒有定數的.既然如此,群雄逐鹿各憑本事,又何必你蒼茫山來代天擇之?

也正是因此,墨景黎娶東方幽的事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震動.蒼茫山的勢力自然是讓人羨慕嫉妒恨的,但是有了蒼茫山的加入其中的弊端許多人同樣也是看的清楚的.只不過是舍不下那真命天子的名聲罷了.既然如今蒼茫山那所謂的名聲幾成空談,一群不知所謂的女人也就顯得沒那麼重要了.

墨景黎和東方家忙碌著張羅婚禮的時候,定王府上下也同樣沒有閑著.從墨修堯葉璃到墨家軍的普通將士,個個厲兵秣馬准備這隨時隨時出征.定王府中的高級將領們更是明白,這一次出征,便是與北戎大軍真正的一決生死,以報當年墨家軍險些覆滅,前代定王墨修文身死之仇的.踏入關內的北戎大軍一兵一卒也休想再返回北戎.

南詔驛館內

葉璃和安溪公主相對而坐,悠然品茶.安溪公主的肚子已經不了,看得出必然是一個健康強壯的王子或是公子.安溪公主往日里略顯得有幾分爽朗明快的容顏上也多了幾分溫柔和婉約之意.無論是怎麼樣位高權重的女子,只要是要做母親的人,總會平添幾分溫柔和慈愛之色.

"前些日子一直忙個不停,如今好不容易閑下來了我又將要遠行.竟是不能好好招待你一番了."葉璃看著安溪公主有些歉然的笑道.安溪公主身為一國女王,與尋常女眷自然也聊不到一塊兒去.偏偏這些日子諸事纏身葉璃也忙得不可開交,倒是有些失了待客之道.

安溪公主含笑道:"你我都是身不由己之人,什麼抱歉?你這次也是打算隨定王出征麼?"葉璃點頭道:"這是自然."雖然有些放心不下兩個剛出生不久的孩子,但是葉璃卻更加放心不下上了戰場的墨修堯.上次在西陵就險些失控,這次要面對的卻是幾乎血洗了大半個大楚北方,與墨家軍有深仇大恨的北戎和赫連真,不跟著一起去葉璃怎麼能安心?起來,倒是有些對不住三個孩子,這些年墨寶倒是有一半是被徐家養大的的了.如今兩個孩子出生不過兩個月,他們又要出征,孩子還是要托付給大舅母和二舅母照看.

"起來,當年我也想要躍馬揚鞭征戰沙場,卻沒想到被你搶先了一步."安溪公主笑歎道,"定王妃可是當世第一女將了."

葉璃無奈的笑道:"什麼女將,我哪里當真領兵打仗過?不過是跟著看罷了."

安溪公主笑道:"是了,定王怎麼會允你帶著兵馬沖鋒陷陣.王妃應當是做那運籌帷幄的軍師才是.你們中原不是一句話叫什麼猛將易得,軍師難求麼?"

葉璃默然,我們中原有這句話麼?

沉默了片刻,葉璃笑道:"如今中原大亂,倒是女王悠然世外,讓人羨慕."

南疆偏僻,自古便是蠻荒之地.雖然曆代中原皇帝無論是誰坐江山總是喜歡去打兩下,但是卻從來也沒有誰真正的征服了他的.倒也不是南詔真的有多強大,南詔雖然民風彪悍,無奈國貧瘠,兵馬不多.曆代皇帝攻打南詔或是因為南詔犯境,或是因為太平盛世想要開疆拓土為自己在史書上錦上添花罷了.誰也不會真正的傾舉國之力去攻打南詔,因為即使打下來了,得到的也遠比付出的多.而一旦到了戰亂之時,各方豪傑就更沒有心思去管南詔了,搶中原富饒的土地都來不及,誰有空去管區區邊陲國?

"看來女王是當真沒有心思參與到這一場亂世之中了?"葉璃笑問道.其實安溪公主的心思她也能夠理解.雖然安溪公主有治國之才,但是對于女人來天生的性格里就少了一股渴望開疆拓土成就雄圖霸業的霸氣和野心.這,對南詔百姓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南詔兵馬雖強,舉國也不過幾十萬人.還有許多地方的部落聽宣不聽調,各自為政.在如今這一觸即發的動輒上百萬的亂戰中,南詔的加入也不過是炮灰罷了.

安溪公主搖搖頭,輕撫著腹部笑道:"我只盼著南詔百姓安居樂業,我這孩兒平安出生長大,將來將王位再傳給他這一生也就算圓滿了."

葉璃輕歎道:"尋常百姓,生平所求的也不過就是太平二字.女王能庇佑治下百姓,便是功德無量."安溪公主笑道:"如今中原戰亂,卻也只有定王和王妃治下的百姓才能悠然太平,絲毫不擔心戰亂之苦.也難怪我們一路北上許多地方的百姓都感念定王和王妃之名了."

對于安溪公主的褒贊,葉璃淡淡一笑.人生在世,能夠守護一方百姓安甯便于願足矣,至于功過褒貶倒無需那麼在意了.

"啟稟女王,王妃.有位自稱棲霞公主的女子在門外求見."門外侍候的侍從在門口恭聲稟告道.

聽了侍從的話,安溪公主微微蹙眉有些不悅的道:"她來干什麼?"對于這個妹妹,安溪公主可是冷了心了.棲霞公主是她唯一的親妹妹,但是少年時她與舒曼琳相爭的時候是何等的困難艱險,棲霞公主不曾幫自己也就算了,還因為墨景黎而幫著舒曼琳處處與自己作對.最後更是跑到了大楚不肯回來,丟盡了南詔王室的顏面.就是這次姐妹倆在璃城相見,棲霞公主里外也是對自己這個做姐姐的各種不滿和嫉妒.棲霞公主只記得自己被封為王太女,繼承整個南詔王位.卻沒想過自己當初被舒曼琳陷害,被自己父王打壓其中的幸苦和艱難.這樣的妹妹,有還不如沒有.

"罷了,在過幾日她也該與黎王一起返回江南了.讓她進來吧."安溪公主淡淡道.

侍從領命而去,葉璃起身道:"你們姐妹敘舊,我便先告辭了."安溪公主連忙壓住她的手道:"我跟她也沒有幾乎話好.你就要出征了,以後再見卻不知是何年何月,盡管坐著便是."葉璃原本是想要留出空間給她們姐妹單獨話,見安溪公主如此,她也確實還有話要跟安溪公主,便也不再拒絕重新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棲霞公主便走了進來,看到葉璃在座顯示楞了一下,才走到安溪公主跟前怯怯的叫了聲"皇姐."

棲霞公主今年已經有二十**,雖然依舊美豔動人但是到底不是那芳齡少女.如此模樣看上去倒是少了幾分楚楚可憐之態反而多了幾分做作之感.安溪公主微微皺眉,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道:"你怎麼來了?坐下話吧."

棲霞公主此番作態沒能達到預期的效果,有些失望的低下了頭走到安溪公主指的椅子里坐了下來.安溪公主問道:"出了什麼事了?"

棲霞公主咬了咬唇角,著眼睛道:"黎王要娶那東方幽過門了,求皇姐替棲霞做主."安溪公主眉宇間掠過一絲郁色,這短時間棲霞公主前後也來過驛館幾次,里外都是要南詔向黎王府施壓好讓黎王正式娶她為妃的意思.安溪公主自然沒有答應,即便她身為南詔女王,也管不到人家大楚攝政王娶誰的問題.而南詔王室早已沒有了棲霞公主之名,管起來更是名不正不順.

"黎王迎娶東方幽的事,我又豈能做主?棲霞,你年紀已經不了,還是看不清這些事麼?"安溪公主蹙眉道.

棲霞公主委屈的道:"可是那蒼茫山跋扈之極.那東方幽逼迫黎王許諾,將來黎王府中只有兩名正妃,其余人等一概不許給予名分,也不能先于東方幽生下子嗣.就是將來黎王登臨大寶,也不許封我為妃."想起那東方幽在自己面前的高傲模樣,棲霞公主就恨不得一刀戳死她.自己也是一國公主,卻被一個鄉野出生的野丫頭如此欺壓.可惜她卻知道,無論墨景黎喜不喜歡東方幽,毫無疑問他現在最看重的人便是東方幽和蒼茫山.自己若是當真對東方幽不利的話,只怕墨景黎會先弄死她.

"王妃,這東方幽……"安溪公主對東方幽和蒼茫山雖然略有所知,但是卻並不了解.

葉璃搖頭道:"東方蕙如何不,那東方幽整日里照本宣科的念著為妻之道為妃為後之道,恨不得自己便是在世的女聖賢,應當不會提出這樣無禮的要求才對?棲霞公主只怕還有什麼沒吧?"

安溪公主看向棲霞公主,棲霞公主臉色微變,咬著唇恨恨的道:"是那個東方蕙……她我身份低賤不足以為黎王妃."棲霞公主身份低賤麼?自然是不會的.雖然自詡中原正統的中原權貴都有些看不起邊陲國,但是對于一國公主的身份還是會給予一定的尊重的.但是棲霞公主卻不同,世人皆知當今世上早已沒有了南詔棲霞公主之名.

棲霞公主是已故的先帝墨景祈冊封的霞妃,雖然因為還未行冊封禮的時候棲霞公主就病逝了,所以沒能入得了皇室宗譜,但是毫無因為,名義上她是墨景祈的女人.而現在的棲霞只是黎王府中一個來曆不明,已經年近三十還沒有位分的侍妾而已.東方蕙一句身份低賤倒也沒有錯.

其實棲霞公主對墨景黎可的上是真正的深意重了.這一點只怕葉瑩也不能及.但是墨景黎心里棲霞公主到底占了多大的位置還真是不好.這麼多年了,墨景黎若真是有心怎麼樣也能給棲霞公主一個側妃的封號了,而不是讓她就這麼不尷不尬無名無份的呆在黎王府中.現在蒼茫山傳人再嫁入黎王府,東方幽可不是無依無靠自己也沒什麼本事的葉瑩,也難怪棲霞公主要著急了.

安溪公主看著棲霞公主問道:"你想要我如何幫你?"

棲霞公主眼睛一亮,連忙道:"只要皇姐你答應與大楚結盟……我南詔的實力並不弱于蒼茫山,如此一來……自然便可以要黎王正式娶我為妃……"

"放肆!"聞,安溪公主不由的勃然大怒,冷眼看著棲霞公主道:"我當你這些年長進了,沒想到依然是如此的胡鬧!你要我為了你一個人的私事,將整個南詔和我南詔的兒郎拖入這中原的戰火之中?你身為南詔公主,可曾為南詔百姓做過一絲一毫的事?他們又欠你什麼了?為了你一個人的位分,就要去出生入死?"

"我……"被安溪公主如此毫不留的斥責,棲霞公主也是一呆.怔怔的望著安溪公主道:"皇姐,我……"安溪公主揮手阻止了她要的話,淡然道:"你不必再了.你那個黎王,若真是個好的我也不在意為你賭一把,但是我實話告訴你,我並不看好他.若是你願意,這次便跟我回南詔去,好好找個好男兒嫁了.即便不是公主之尊,在南詔也斷不會有人敢欺你.至于別的事,你就不用想了."

"我……"

安溪公主何嘗不知道自己留在大楚將來的日子不會好過?但是要她就此放棄反悔南詔她卻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她為了墨景黎付出的太多了,別的不,就她這十幾年的年華便是無論什麼也無法彌補的.若是就這麼走了,那自己這十幾年又到底算什麼?

看了看安溪公主,只見她已經低頭輕撫著自己凸出的腹部不再理會自己.棲霞公主知道是不動安溪公主的,不由得泣道:"皇姐,你好狠的心!"轉身奔了出去.

安溪公主怔怔的望著她遠去的身影,只得無奈的輕聲歎息,"我當真太狠心了麼?"仿佛自自語,安溪公主淡淡道.

葉璃輕聲道:"你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你不僅是棲霞公主的姐姐,還是南詔的女王."

"不錯."安溪公主苦笑道:"我若是心軟的人,這些年墳頭上的草都不知道有多高了.也罷,隨她去吧,只是不知道今生是否還有相見之日."

見她如此傷感,葉璃也只得細聲勸慰一番了.她與葉珍葉瑩等人感淡漠而且本身也不是同母所生,自然是無法體會安溪公主的感受.但是如果是自己前世的那些堂姐堂妹們,只怕也很是要傷感一番的.

墨景黎和東方幽的婚事在東方幽萬分不願中依然如期舉行了.只是婚禮的排場卻還不及清云先生壽宴的三分之一.這也不難理解,各國全國剛剛離開自然也不會為了黎王娶蒼茫山傳人而專程趕回來.更何況,黎王有了蒼茫山相助便是他們的大敵,沒有暗中搗亂就已經是看在璃城是定王府的地盤給定王和定王妃幾分面子了,哪里還會特意前來祝賀?

葉璃和墨修堯參加完了墨景黎的婚禮,當天晚上便離開了璃城前往飛鴻關而去.

此事的飛鴻關以外,原本大楚的北方大敵此時卻是一分為二,北戎和墨家軍兩軍對峙著.耶律野一回到北戎大營便立刻調兵遣將,將北戎的陣線往南移動.一方面又快馬修書給北戎王請求增兵,以期一舉打垮墨家軍.

耶律弘也信守承諾,跟耶律野一起修書給北戎王,請求讓赫連真率兵前來協助耶律野攻打大楚.赫連真自從當年敗給年僅十八歲的墨修堯之後,便被北戎王所棄.雖然這幾年處境要略好一些了,但是當年因為他之敗,讓北戎好幾年都無法緩過氣來,北戎王對他的能力十分輕視自然也不會再重用他.

耶律野雖然有些懷疑耶律泓如此幫自己有什麼陰謀,但是想到等耶律泓回北戎之後,自己另外不下了困局等著他,也就不怎麼在意了.無論如何,他現在確實十分需要赫連真的協助.

北戎的援兵一時半刻自然也到不了,耶律野也不在意,連連調動各地兵馬准備趁墨家軍不備,先打上幾仗.但是駐守邊境的呂近賢卻並非他以為的那般毫無防備.看到北戎大軍異動,也跟著調動兵馬短短五天之內,兩軍交戰就超過了三次.大楚北方再一次陷入戰火之中.

而此事的墨修堯和葉璃卻並沒有出現在戰場上,反而悠然的行走在紫荊關外的北境的領土上.將那一頭可稱得上是標志性的白發染黑之後,兩人稍作易容便成為一對樣貌不凡的年輕夫婦模樣,但是與璃城中那威儀萬千傲視天下的定王定王妃卻是截然不同.

跟在墨修堯和葉璃身邊的卻是剛剛從定王府被放出來不久的譚繼之.這世上認識譚繼之真面目的人原本就不多,而且其中大部分還都已經死了.經過這兩年的沉寂,能夠認得出他的人也就更好了.所以他即使是以原本的樣貌行走在北境也不擔心被人認出來.

也不知道任琦甯是急功近利還是真的對自己信心十足,自從北境大軍攻下了紫荊關之後,任琦甯就將原本的北境王城遷到了離紫荊關不過三百余里,原本大楚東北最繁華的城池昌慶城,在此建都並且大修宮室.雖然如今王宮還沒有完全修建完畢卻也可以看出個雛形了.昌慶城中更是有許多華麗寬大的豪宅官邸,其華麗程度就是比起璃城和楚京也不遑多讓.

同樣的,昌慶城里也有一種奇怪的現象.除了極少數聚集成片的高門大宅意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破落不看,甚至茅屋陋室也是尋常.半點也沒有曾經大楚東北大城的感覺,仿佛這城里除了極少數非常富有的官員權貴意外,就只剩下了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窮人.原本應該占了大部分的雖不富裕但是至少應該算是衣食無憂的人家仿佛根本就不存在.這樣的景不是身為都城的昌慶,就是一般的偏遠鎮也不至于如此極端.

譚繼之跟著葉璃和墨修堯進了城中的一處不甚起眼的客棧,掌櫃的將三人迎上二樓一個隱秘的想法,方才恭敬的見禮,"屬下見過王爺,王妃."

葉璃淡淡一笑道:"免禮吧,這兩年你辛苦了."

掌櫃恭敬的道:"分內之事,屬下豈敢苦.屬下已經為王爺和王妃安排好了住處,王爺和王妃盡管放心住下便是.有什麼事需要屬下去辦的,也請王妃盡管吩咐."

葉璃點頭笑道:"很好,你先下去吧.若有事我和王爺自會叫你."

"屬下告退."掌櫃也不多問,恭聲告退.

"沒想到,就連這昌慶城中也有定王府的眼線,定王府果然是無孔不入.任琦甯惹了王爺當真是天要亡他."這昌慶成為北境都城也不過是一年多左右的事,看著城中如此形便可知道最初任琦甯必定是經過一番鐵血手段排除異己的,如此這掌櫃的還能安穩的留在城中,甚至語間沒有絲毫為難擔憂之意,可見其在城中的經營必定是十分厲害的.不只是任琦甯,譚繼之也不由感到一絲沮喪,這樣的人他真的能與之相爭麼?

上篇:無奈的婚事     下篇:內部爭斗,任琦甯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