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內部爭斗,任琦甯的困局  
   
內部爭斗,任琦甯的困局

那掌櫃安排的果然十分妥當,一行三人就住在客棧最後面一個僻靜的院落里.那院卻從另一處街道轉角開了一道門,可以讓人進出卻不引起外人的懷疑.墨修堯一行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掌櫃便再次前來見禮.

葉璃三人剛剛用過早膳,掌櫃的進來行過禮才問道:"不知屬下准備的可有什麼不周之處?"葉璃含笑擺擺手道:"出門在外沒有那麼多的規矩,我和王爺都很習慣.譚公子?"見葉璃文自己意見,譚繼之只得苦笑,淡淡道:"多謝王妃關心,在下一切都好."就連定王和定王妃都沒什麼意見,他一個剛剛被放出來的階下之囚能有什麼意見?

墨修堯淡淡問道:"任琦甯回來之後,北境王宮里可有什麼事?"

掌櫃的神色一肅,恭敬的道:"啟稟王爺,自從北境王回到昌慶城之後,似乎脾氣十分的不好.剛回宮就將幾個反對他的北境貴族狠狠地斥責了一番,這些日子北境王宮中原本的北境部落權貴和追隨北境王的前朝舊臣之間的爭斗也越發的激烈.北境王甚至為了云妃三番四次的打赫蘭王後的臉面,如今宮中局勢萬分緊張,北境族人和前朝舊臣之間的矛盾只怕是一觸即發."

"已經如此地步,任琦甯還有心發兵攻打紫荊關?"葉璃有些好奇的問道.他們剛出了關就發現任琦甯同樣也在調集大軍准備再次攻打紫荊關.顯然任琦甯和耶律野之間的盟約還依然存在.掌櫃的搖頭道:"原本北境王回到昌慶就已經下旨調集大軍攻打紫荊關了.但是北境原本各部落的權貴們並不同意出兵,所以才到現在也還沒有出發.這兩天北境王在宮中又發作了兩個北境部落的頭領,聽這才將兵馬調齊."雖然北境大軍有百萬之眾,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原人.但是真正的主要戰力卻依然還是北境人,上百萬的中原兵馬都是這兩年占領了紫荊關以外的地方才強制征集的.這些人不僅對北境沒有歸屬感,行軍打仗更是不行.任琦甯想要進攻紫荊關,就必須要北境兵馬開道.

葉璃含笑道:"這任琦甯還真是……難怪東方蕙會舍棄他甯願選擇墨景黎了."以北境駙馬的身份入駐北境,以北境人的力量建國.如今國勢尚未穩定就迫不及待的開始排擠北境人,一邊又還要用北境人替他打仗.北境人就算不擅算計,卻也不是傻子,既想要馬兒跑又不給馬兒吃草,世上哪兒有這麼好的事?

墨修堯淡然道:"只怕任琦甯也是身不由己.他身邊那些個所謂的前朝舊臣,本王雖然沒有見過卻也想象得出都是些什麼樣的人.這麼多年,跟著前朝遺孤吃盡了苦頭,如今好不容易複國成功了怎麼會允許北境部落那些被他們視為蠻夷的人壓在頭上?自然是巴不得早早的將權力都搶到手才好."

"複國成功?"譚繼之神色古怪的看著墨修堯,現在還頂著北境的國號,任琦甯就連林願的名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掛出來,算是哪門子的複國成功?墨修堯似笑非笑的看了譚繼之一眼笑道:"所以,本王才……譚公子其實比任琦甯要幸運的多."

譚繼之神色有些不善的盯著他,墨修堯也不在意,淡淡道:"譚公子或許會認為站在任琦甯的位置上你會比他做得更好,但是……那是因為你並沒有站在他的位置上而已.所以,譚公子也不能理解一個人從一出生便背負著整個家族甚至身邊所有的人整整兩百年的期望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至少,林大夫可從來沒有告訴譚公子,你必須要複國吧?所以,譚公子你可以退,但是任琦甯卻永遠也沒有後路."

"你也不是任琦甯,你怎麼知道他痛苦?"譚繼之不客氣的道.

墨修堯淡淡一笑,搖了搖頭並不語.他雖然沒有如譚繼之一般的背負著家族兩百多年的複國使命.但是墨家軍的子孫卻是從一出生便背負著守護大楚的使命的,所以任琦甯的感受和困局他或能理解幾分.

葉璃輕聲歎息道:"任琦甯也算是一個人才,只是可惜了……"任琦甯那樣的人,心計手段謀略樣樣不缺,若是沒有那些所謂的前朝舊臣,若是沒有複國的責任壓著,只是單純的以北境駙馬的身份執掌北境國,未必不能成就一番霸業,也不至于陷入如今這樣進退兩難的局面.但是,反過來,若是沒有那些世代輔佐林家的舊臣,任琦甯也未必能有這樣的手段和心計.勝敗得失又豈是單純的幾句話能夠得清楚的.

譚繼之沉默以對,雖然他一直不肯承認,但是在他心底也明白,他確實是比不過任琦甯的.不管怎麼,任琦甯能統一北境部落,能將大楚朝廷逼得遷都江南.而他忙碌了這麼多年卻是一事無成,最後甚至成為了墨修堯的階下囚.

"既然任琦甯已經准備出兵了,咱們也要快一些了.需要我去見一見赫蘭王後麼?"葉璃問道.

墨修堯搖頭道:"赫蘭王後是聰明人,知道我們來了她自然會來見我的,不必著急."

譚繼之一怔,搖頭苦笑道:"連赫蘭王後也站在你們這一邊?我實在想不出來.任琦甯還有什麼理由不敗."

葉璃淺笑道:"赫蘭王後雖然是北境人,卻是個難得的聰慧女子.心智能力都堪稱女中俊傑."毫無疑問,葉璃是十分欣賞赫蘭王後的,比起安溪公主,赫蘭王後更多了一份狠心和決斷.就憑她敢賭上自己的終身嫁給任琦甯為後,又毫不猶豫的選擇與根本就不熟悉的定王府合作.中原女子所謂的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法在她這里根本就是浮云,所以她算計起自己的丈夫來也不會有絲毫容.相較起來,安溪公主對自己的親人卻容易心軟的多.

譚繼之歎息道:"當今天下倒當真是女傑倍出,定王妃,安溪公主還有那赫蘭王後,真是讓我等男子汗顏無地."

葉璃莞爾淺笑道:"譚公子卻是過獎了,葉璃豈能與南詔女王和赫蘭王後相比."

譚繼之搖頭道:"在下倒是覺得,定王妃才當真是這世間最聰明的女子."無論是安溪公主還是赫蘭王後,她們或許最後都可以權傾天下,即使是天下的男人也當俯首稱臣.但是她們能得到的卻只有權勢,而葉璃雖然只有定國王妃之名,但是在世人眼中她本身並不會成為定王的附庸而是完全可與定王並肩的人物.更重要的是,她不僅得到了令人羨慕的權勢,更是有一個真心疼愛的丈夫,有一群處處以她為重的親人,更是兒女成雙,可是世間女子所渴望的一切,她都已經擁有了,更是得到了最好的.如此奇女子,怎能不讓人欽佩?

墨修堯聽到別人稱贊葉璃,心中雖然有些酸意卻也還是高興的.他固然只希望這世上只有自己一人看得見阿璃的好,但是卻更希望世人認同阿璃,更不能容人輕視半分.何況,如今的墨修堯也不是多年前那個重傷毀容性命朝不保夕的定王了,與葉璃結縭十載,自然無需再懷疑兩人之間的感.更是自信這世上絕不會有人比自己更配得上阿璃,平日里拈酸吃醋也不過是一種趣罷了.

"本王的阿璃自然是這世上最聰明的女子,何須你?"墨修堯揚眉道.

葉璃無奈的瞥了他一眼,默然無語.她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論聰慧她是怎麼也算不得最聰明的那一個.所仗者,不過是自己多了一世的和這世上的人完全不同的經曆罷了.

看著墨修堯眼中隱隱的威脅之意,譚繼之不禁苦笑.他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管覬覦定王妃好麼?若是從前或許還有那麼幾分想法,這兩年被墨修堯折騰的是連半絲想法也沒有了.這世上有誰不知道,定王視王妃比性命還重要,誰還敢再去招惹那西陵皇城的冤魂和任琦甯就是前車之鑒.何況,定王妃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燈,沒有一點本事的人去招惹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墨修堯和葉璃暫住在昌慶城中,卻並沒有急著去對付任琦甯.而是將這些事交給譚繼之自己去處理,閑著的兩人便時不時的在昌慶城中四處走走,也是十分的悠閑自在.

這日,兩人正用膳時掌櫃的前來稟告,北境大軍先鋒已經出發前往紫荊關,不日任琦甯也要前往禦駕親征了.墨修堯揚眉一笑道:"他倒是放心,竟是一點也不怕後院失火."葉璃笑道:"看來北境人雖然性剛烈,卻也並非不會做戲.任琦甯只怕只當北境人與前朝舊臣不合,根本沒想過人家打算反他."墨修堯道:"在任琦甯看來,北境各部早已群龍無首,自然想不到這赫蘭王後居然有這樣的本事.話回來,北境人早就習慣了各部落各自為政,只怕即便沒有赫蘭王後暗中統籌,早晚也是要反的."

"你去吧,先將消息傳到紫荊關給冷淮將軍."墨修堯吩咐道.

掌櫃應聲正要退下,樓下卻傳來一陣喧嘩聲.見兩人蹙眉,掌櫃的連忙告退下去查看.墨修堯驀然一笑,對葉璃道:"阿璃,咱們也去看看."兩人出了廂房,從二樓居高臨下正好看到樓下大堂里幾個穿著華貴的中原男子和另外幾個明顯是北境人的男子對峙著.那些北境人各個虎背熊腰,橫眉怒,一看就不是尋常人物能夠招惹的.但是那幾個中原人雖然長得一份羸弱白淨的書生模樣,氣勢卻是絲毫不遜,爭鋒相對語出如刀.

北境人不擅語爭鋒,不過中原人自然氣的臉色通,怒發沖冠.一時怒起就要動起手來,那幾個中原人雖然自己手無縛雞之力,身邊卻跟著不少武功高強的侍衛,就算要打也是毫不懼怕.

果然雙方一不合便動起手來,掌櫃的仿佛也習慣了這副形,連忙一臉焦急的上前相勸,被推開之後便躲進了櫃台里面不再話.不過半盞茶功夫,好好的客棧大堂便被打得破爛不堪,滿地狼藉.

這些人打得全神貫注,竟然連葉璃和墨修堯從樓上下來也沒人注意.櫃台里,掌櫃見兩人下來連忙上前來將兩人請到比較偏僻的打不到的角落里.墨修堯很是好奇的看著還依然打成一邊的大堂中央,笑問道:"看起來你一點兒也不著急?"

掌櫃摸了摸額頭,苦笑道:"如今這昌慶城里,就沒有哪一天不打的.就是屬下這店兒,這個月也已經是第三回了.若是那風月場所,更是不用……只要兩方人馬碰到了就沒有不打的."起來也就是這客棧是定王府布下的暗樁,能賺錢自然好,賠本也不所謂.若真是尋常百姓開的客棧,只怕早早的就收拾東西走人了.如今這所謂的北境王城本就十分蕭條,除了那些前朝的舊臣官員和北境部落的權貴,普通百姓的日子十分窮困.整個昌慶城里也沒有幾家商鋪,所以掌櫃的這家不算十分華麗的客棧也是常常遭殃.

葉璃皺眉道:"就沒有人管管麼?"

掌櫃的搖頭歎道:"誰能管?敢在城里打架的都是朝中的權貴.那個領頭的北境人,是北境原本第二大部落的首領的兒子,算是赫蘭王後的表哥.那幾個中原人,是北境王封的丞相的庶子,還有云妃的弟弟."

墨修堯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倒是當真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啊."

正著,那些打斗中的人漸漸往這邊移了過來,其中一個中原男子被一個北境人一拳打過來正好往葉璃跟前砸了過來.墨修堯輕哼一聲,衣一拂,那人的身形窒了窒,便跌落到了旁邊.卻不想那人爬起來之後並沒有急著去找揍他的男子算賬,反而將目光落到了葉璃身上,卻是一呆,一雙因為酒色而有些渾濁的渾濁的眼中露出些浮邪之意.

葉璃雖然易了容,但是卻依然容貌婉約清麗,秀麗雅致.那青年男子雖然是任琦甯手下高官之子,但是多年來在北境是見到的都是北境高挑健美的女子,回到大楚以後這昌慶城貧瘠,卻也沒見過葉璃如此氣質出眾的女子.便是宮中最受寵的云妃也不及多矣.當下也不顧自己還在跟北境人打架,一臉浮邪的望著葉璃美麗的容顏,誕著笑道:"不知這位姑娘怎麼稱呼?"

葉璃微微一愣,不由得有些好笑.這些年她遇到的事當真不少.但是這樣大庭廣眾之下被人調戲,卻千真萬確的是頭一遭.不由莞爾道:"這位公子又是怎麼稱呼?"見葉璃竟然絲毫也不似一般女子嬌羞,男子不由大樂,"本公子乃是當朝丞相之子,姑娘,不如跟本公子去丞相府住一些日子,也比在這破破爛爛的客棧里委屈了姑娘."那男子看了一眼跟葉璃站在一起的墨修堯,露出一絲輕蔑的笑容.

旁邊的掌櫃的不著痕跡的往後縮了縮.這丞相公子在昌慶城里橫行霸道了一年多了,這一次撞到王爺手里當真是茅廁里點燈——找死了.

另一邊,正打得起勁的北境人見對手竟然打到一邊跑到一邊調戲姑娘去了,不由大怒,"膽鬼,有種再跟爺爺打過三百回合!"

"本公子今天不跟你們這些北境蠻子計較!"丞相公子驕橫的道.跟北境人打架天天都能打,但是這樣的美人可不是天天都能碰到的.那些北境人雖然沒什麼心機不愛拐彎抹角,但是武功身手卻比這些病書生貴公子要強得多.這方面的眼力自然也要好得多,一眼便看出那一對男子並不好惹.因此也不著急打架,便紛紛歇手站在一邊看起熱鬧來了.見北境人停手不打了,那丞相公子越發的得意起來.

看著眼前的美人兒笑容淡淡秀雅出塵的模樣,丞相公子不由得心癢難耐.伸手就去拉葉璃的手,卻不想旁邊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丞相公子一愣,抬頭看向站在旁邊一直沉默不語的墨修堯道:"你是什麼人?還不放開本公子?!"

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極冷的笑意,手下微微一用力那丞相公子便發出一陣殺豬一般的慘叫.也將旁邊跟著起哄看熱鬧的眾人嚇了一跳.

"混賬!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丞相公子臉色慘白,汗如雨下.這青衣男子只是輕輕一握,他的手就……他已經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手骨已經碎了.就算有華佗在世只怕也是無能為力了.

"知道,丞相公子麼."墨修堯淡淡笑道,朝著一邊的掌櫃使了個眼色.掌櫃的立刻明了,一揮手之前還躲在角落里簌簌發抖的伙計們已經身手敏捷的到門口將客棧的大門關上了.來也怪這昌慶城是在太過荒涼,若是在別的城里出了這麼大的事自然少不了路人圍觀.但是這城里一般的百姓連溫飽都不能夠,又哪有閑錢上客棧酒樓.這客棧開在靠近城中權貴居住之處,平時便少有行人,就是有一看到這些權貴子弟斗毆也早就跑了.這會兒這麼一群人被關在了客棧外面,竟沒有人發現.偶有人路過也只當是掌櫃的有事關門了.

"你們想干什麼?"店門一關,其他人也感覺到不對了.幾個北境人仗著身手矯健想要沖出去,但是那些伙計看著不起眼卻都是訓練有素之輩,又豈會讓他們得逞?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那丞相公子臉色如紙,顫聲問道.

墨修堯隨手將他丟開,淡淡道:"任琦甯手下的前朝舊臣之後,就是這些酒囊飯袋麼?"

"你……你大膽\直呼陛下大名!"

墨修堯不屑的嗤笑一聲道:"直呼他的名字有如何?本王還殺了他全家呢?"

"你!"這一下,卻是在場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墨修堯已經這麼了在場的人豈會還不知道他的身份?"你……你是定王?!"這些年,墨修堯的名聲卻是不太好聽,也難怪這些人嚇得不輕了.

葉璃淺淺一笑道:"你們不用怕,我們不會隨便殺人的."

"你……你是定王妃?"丞相公子顫聲道.

葉璃嫣然一笑,"我確實是葉璃."

"定王,定王妃.我們並沒有得罪兩位."幾個北境人各自對視了幾眼,之前領頭的那人上前心的道.北境人即便是蠻夷也是一樣怕死的,墨修堯那堪比殺神的名聲即使是他們也早有耳聞.

葉璃笑道:"這位公子便是赫蘭王後的表兄麼?勞煩你通知赫蘭王後一聲,故人求見."這青年人也是北境部落首領之子,自然也有些心計也知道不少事的.聽葉璃這麼一,神色微變點頭道:"在下一定帶到.不知道我們現在是否可以離開了?"

葉璃點頭,"幾位請便."

看著那幾個北境人果然平安離開,那幾個中原貴公子猶豫了一下也上前試圖跟墨修堯和葉璃交涉,"王爺,王妃,我們……"葉璃道:"你們……只怕要請各位在此稍候一些時候了."

眾人神色一變,"定王妃,就算你們再厲害,這里也是北境的地方!"

墨修堯冷笑一聲道:"本王便是要扣下你們,你待如何?"話的人頓時蔫了,定王要扣下他們,他們能如何?

"你就不怕朝廷的人找上門來麼?"

"任琦甯現在在忙著准備出征吧?區區紈绔子弟失蹤了,他有空去找麼?"任琦甯和耶律野的盟約對北境至關重要,現在就是有再大的事也不會影響任琦甯出兵,何況只是幾個不學無術的人失蹤了.

"我爹一定會派人來救我的."丞相公子顫抖著道,手腕上的劇痛讓他的臉有些扭曲.

墨修堯笑道:"不用你爹來救你,本王會讓人送你回去的.來人,將他送去給譚繼之,他知道該怎麼做.至于其他人,先關起來吧."

"屬下遵命."一邊的掌櫃上前,一把拎起那丞相公子就往後院走去.其他人也紛紛被人帶了下去,一片凌亂狼藉的客棧里頓時變得甯靜無聲.葉璃含笑看著墨修堯道:"你打算用這幾個人挑起北境和前朝舊臣的爭斗,能行麼?"

墨修堯笑容生寒,"能不能行試試看就知道了."

上篇:南詔女王的立場     下篇:交易與勸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