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北境亂起  
   
北境亂起

不到一個半月功夫,何肅便已經拉攏了昌慶附近的近半數的兵力收歸幾有.這暗地里自然免不了許多的刀光血雨,明面上卻是平靜如昔.

"王妃的手段果然令人歎服."院里,赫蘭王後坐在葉璃跟前笑道.看向葉璃的目光也更多了幾分欽佩之意.短短一個多月就能控制住整個昌慶半數的兵力甚至滲透入那些頑固的中原人中間去.赫蘭王後自認自己是做不到的.這其中雖然有她是北境人天生就被中原人防備敵視的原因,但是赫蘭王後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只怕也想不到葉璃這麼多.

葉璃搖頭,淡笑道:"王後過獎了.只不過是趕巧了讓我鑽了空子罷了.若是換一個地方卻不會這麼容易了."並非葉璃自謙,實際上連葉璃自己都沒有想到能夠如此的順利.這實在是因為北境內部太過松散了.這些前朝舊臣們雖然對勾心斗角算計人之事極有研究,但是事實上他們以及他們的家族離開朝政和權力都已經太過遙遠了.以至于北境上下看上去還不錯,但是內部實在是處處漏洞,空有其形.就算定王府不算計任琦甯,若是任琦甯自己不去整頓的話,北境只怕也撐不了十年了.

赫蘭王後笑道:"能夠抓住機會的就是聰明人.不過,那些中原老頭子疑心病最是深重.你們做了這麼多事他們居然會沒有發現麼?"這些日子,他們北境人都在暗中准備著等到了自己被帶出去攻打紫荊關的兵馬之後便返回關外.另一方面則是極盡所能的給那些中原人制造麻煩,以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但是連兵權都被人家搶走了都還沒有注意到,這些太過了.難不成所有的中原兵馬都想要反了任琦甯?那任琦甯的名望到底有多差啊?

葉璃把玩著手中的茶盞,微笑道:"應該也快了要發現了.別忘了云家手里也有不少兵權呢.他們肯定會發現有什麼不對的."文官掌兵權,不得不這又是任琦甯的一個失誤.或者,不能是失誤,而是不得不為而已.

"王妃,云丞相府上送來帖子,請王妃過府一敘."卓靖拿著一張帖子走了進來,呈到葉璃手里.葉璃接過一看,果然是云丞相府上的帖子.金燦燦的帖子上勾勒著精美的祥云圖案,看上去倒是富麗堂皇.

"譚繼之呢?"葉璃問道.

卓靖道:"譚公子早上就被請去了丞相府,以屬下之間……丞相府只怕已經發現了不對.所以才下帖子請王妃過去,想要來個甕中之鱉."

葉璃站起身來,笑道:"那我們就去會會這位前朝的忠臣吧.派人通知何肅,注意著城外的兵馬,若是有什麼意外,不用客氣.另外,讓秦風封鎖去紫荊關的所有道路,沒有我的命令,一絲信息也不許傳去紫荊關."

"屬下遵命!"卓靖領命而去.

赫蘭王後也跟著起身笑道:"這次要多謝你了.我也回去讓他們准備,一邊配合你們行事.對了,那些任琦甯的臣子你還要麼?我能不能殺?"

葉璃淡淡笑道:"王後自便."

帶著卓靖和林寒進了丞相府,看著那云丞相笑里藏刀的模樣葉璃也不在意.只是譚繼之卻已經被人給制住了.葉璃不由得莞爾一笑道:"譚公子,你這是怎麼了?"以譚繼之的能耐,實現又有所防備還能被丞相府的人制住,葉璃卻是不信.

譚繼之含笑聳聳肩笑道:"這不是等著姑娘來救麼?"

看到兩人談笑自若,絲毫沒降自己放在眼底的模樣,云丞相不由得黑了臉.冷笑一聲道:"這位姑娘,你到底是什麼來路還是一並了吧?難不成你還真是蒼茫山的人不成?"

葉璃淺笑道:"云相竟然一開始就沒有相信,又何必再問?"

如此以來,丞相自然知道自己確實是被眼前這兩人聯手給耍了.葉璃他一開始就沒信,其實也不對.他只是半信半疑罷了.只不過是仗著譚繼之有求于自己,這兩人也都在昌慶城中也算是在自己的掌心里,並沒有在意罷了.卻沒想到這兩個人的能耐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區區一個多月竟然能掌控住北境半數的兵馬.

"你們是定位府的人!"丞相盯著兩人冷聲問道.除了定王府的人,他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人能有如此能力和手段.

譚繼之無奈的苦笑不答,葉璃嫣然點頭道:"葉璃見過云相."

"你是定王妃?!"聞,云丞相不由得尖聲叫到,險些栽倒在地上.葉璃有些無奈,她的名字有這麼可怕麼?

云丞相有些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回太師椅里,半晌才頓足歎道:"好一個定王妃,好膽識,好手段!想必王妃早已經跟那些北境蠻子預謀已久了吧?"云丞相也不是笨蛋,定王府在北境高了這麼大的動靜他們卻到現在才察覺,必然是有內應相助的.

葉璃輕聲歎道:"並非我定王府心狠,北境王與北戎同盟,想要滅我定王府,顛覆中原.此招實在是太過狠毒,若是讓他們做成了我定王府必然腹背受敵.所以只能鋌而走險,斷了他的後路.還請云相見諒."

"成王敗寇,王妃有何必多."云丞相盯著葉璃秀美的容顏,厲聲道:"定王妃年紀輕輕便有如此膽識手段,便是老夫也要一聲佩服.但是……定王府既然已經知道身份敗落,還敢來我丞相府,看來是絲毫不將老夫放在眼里了."

葉璃淡笑道:"云相是前輩,前輩召見豈敢推辭?"

"好,好,好……"云丞相連了三個好字,氣得臉色發青拍案而起,厲聲道:"你既然敢進我丞相府,老夫若不將你留下,豈不是讓我北境威嚴掃地?!"

"云丞相,就算是北境威嚴掃地,丟臉的也是咱們,跟你們有什麼關系?"門外略帶笑意的女聲響起,赫蘭王後帶著幾個北境人走了進來.儼然將整個丞相府如入無人之境.云丞相眼神一縮,盯著赫蘭王後道:"老夫還,你們這些北境蠻子怎麼會和定王府勾連在一起?原來是因為你這賤人!"當初赫蘭王後鬧著要去璃城眾人也只當是為了云妃賭氣,誰也沒有在意.卻沒想到竟然為北境帶來滅頂之災.

赫蘭王後俏臉一沉,冷聲道:"姓云的老匹夫你好不要臉!你的主子任琦甯靠著我表姐和姨夫的地位勢力做了這北境王,你們這些老匹夫才有了如今的好日子.現在卻來過河拆橋,處處排擠我北境人.每到打仗的時候變讓我北境男兒沖在前面,你們卻在後面撿便宜.我七十多萬北境男兒入關,如今竟只剩不到三十萬人.你等還不能容忍,處處排擠為難我們,真是讓人惡心.怪不得你們幾百年都複不了國,可見是天上大神有眼,知道你們都是些卑劣人,怎麼會讓你們再複國成功!"

云丞相被赫蘭王後一陣搶白,臉上的顏色一陣青一陣紫.任琦甯建立北境最讓人詬病的一點便是他利用了北境人的勢力.而且不是他收複了北境人使其城府,而是他入贅到北境之後繼承了岳父的位置.這樣一來,想要再以中原正統自居也就名不正不順了.就連之前前代王後所生的子嗣也是姓了北境人的姓,這讓這些前朝舊臣們如何能夠容忍?奈何北境立國也確實是全靠著人家北境人的,這讓前朝舊臣們在這些北境人面前便有了兩種極為古怪的心.一方面鄙夷這些北境蠻夷,另一方面卻又不得不承認受了人家的大恩.如此複雜糾結的心思讓這些自詡正統的人更加容不下北境人,只想著早早的設法將他們趕走,一來恢複了林家的正統血脈,二來也是眼不見為淨.

"哼!老夫不跟你這女子計較!"被赫蘭王後擠兌的無話可,云丞相面色不善的道.

赫蘭王後不屑的道:"是本姑娘不跟你這老匹夫計較才對."

旁邊的眾人不由得嘴角微抽,葉璃忍住笑意問道:"赫蘭王後,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赫蘭王後揮揮手道:"城里許多任琦甯的人都給我捉了起來.沒捉的現在也跑不出去了.城外現在也打起來了,定王妃,你的人能打贏麼?"

葉璃淡淡道:"把那個麼字去掉.既然打起來了,你不在宮中坐鎮跑出來干什麼?"

赫蘭王後歎道:"我聽這老頭在府里藏了不少人相對對付你,早知道你這麼有信心,我就不來了.我先回去了."本身宮中也有事,赫蘭王後來得快走得也快.剛剛罵了云丞相一頓,輸了胸中的一口惡氣,赫蘭王後走起路來更是足下生風.

赫蘭王後這一來一去,云丞相的臉色卻是更加灰敗起來.葉璃坐在她對面,平靜的看著他片刻間仿佛蒼老了十歲的容顏淡淡道:"云相,我不願妄造殺孽,還請你下令讓手下的人罷手吧.諸位辛苦了這麼多年,何不放下重擔頤養天年?"

云丞相冷笑一聲道:"久聞定王府麒麟神秘莫測,人莫能擋.想必老夫這的丞相府此時已經全在王妃的控制之下,王妃又何必在惺惺作態?"

葉璃淡淡一笑,也不辯駁,揮手讓人將他帶了下去.

昌慶城中打亂一起,赫蘭王後便命人關閉了宮門,捉拿了許多任琦甯的舊臣,又封鎖了城門.城外,何肅掌握的兵馬又跟任琦甯舊部的兵馬打了起來,昌慶城內外都是一團亂,同時昌慶城中原兵馬內亂的消息以幾塊的速度傳去了遠在紫荊關的任琦甯軍中.

卻任琦甯率領近百萬兵馬圍困紫荊關,雖然對手依然是冷淮,但是這一次卻比上一次更加棘手.上一次冷淮手下的是大楚的兵馬雙方尚且對峙數月,如今換成了以悍勇聞名于世的墨家軍,而冷淮與任琦甯更有殺子之仇.去年任琦甯攻打楚京的時候,冷淮的長子冷擎宇力戰而死,以身殉國.如此大仇冷淮又豈會不銘記在心.兩軍在紫荊關前大戰不下幾十次,北境大軍卻連紫荊關的城門都沒碰到過.

這邊戰事不利,還不時收到耶律野的催促信函,信中也是顯而易見的對北境大軍的職責和不滿,讓任琦甯已經很是頭大,再一收到留守的大軍叛亂的消息.任琦甯只氣得眼前一陣陣發黑.

"混賬!"拍下手中的信函,任琦甯忍不住開口怒罵.

大帳中的將領的反映卻是兩樣,任琦甯手下的心腹將領自然是擔心焦急,而北境出身的將領們卻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巴不得能看任琦甯的笑話.任琦甯豈會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暗暗忍下了心中的怒氣才將這些人打發了出去.

這些北境將領自然也知道任琦甯不待見他們,也不在意.紛紛站起身來轉身便出了大帳.

大帳里,留下來的中原將領看著任琦甯的臉色,連忙問道:"王上,可是王城出了什麼事了?"任琦甯咬牙道:"留守的中原兵馬騎兵叛亂."

眾人皆是一愣,一時之間倒是有些反應不過來.若是北境兵馬叛亂他們還相信,但是中原兵馬叛亂……不過話回來,留在王城附近的北境兵馬不足五萬,想要叛亂只怕也是不行的.但是那些北境人沒有叛亂,卻反而是他們自己的兵馬叛亂,實在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王上,會不會有詐?"有人懷疑道.

任琦甯抬手壓了壓隱隱作痛的眉心道:"此事非同可,王城關系到我軍命脈,留下的大軍足有五十多萬.若是他們再從後面襲擊我軍,到時候與冷淮前後夾擊,我軍便會陷入困境,甚至是無家可歸."

"會不會是定王府的人作怪?"

任琦甯冷笑道:"偏偏是在這個時候出了事,不是定王府是誰?好個定王府,好個墨家軍……"在座的眾人面面相覷,臉上紛紛顯出擔憂之色.他們上百萬大軍圍困紫荊關一個多月卻未見寸功.若是昌慶在落入了定王府手里,那他們就算是完了.別的不,一百多萬兵馬的糧草都足夠他們頭疼了.不出三個月都得餓死.

"王上,王城既然已經派人求援,只怕是支撐不住了.咱們要盡快回兵平叛才是."與北戎結盟攻打紫荊關固然重要,但是也沒有自己的地盤重要.若是王城真的被叛軍占領了,他們可就什麼都沒有了.到時候就算冷淮放開紫荊關讓他們進去,他們進去了又能做什麼?當流民麼?

這麼重要的問題,屬下明白任琦甯自然不會不明白.沉吟了片刻還是點了一個將領率領二十萬大軍回去增援,另一方面,也算是試探.與定王府打過幾次交道的任琦甯對墨修堯的不按理出牌可是深有體會,既然這件事有定王府的影子,他就不能不心形式.

將增援平叛的事定了下來,任琦甯歎了口氣提筆寫了幾封信,喚來手下吩咐道:"將信親手交給王妃和丞相."

昌慶城里,北境王宮

如今昌慶城內都被北境人控制,城外正是一片混戰.整個王宮頓時變成了赫蘭王後一個人的天下,赫蘭王後便邀了葉璃干脆住進宮里,免得有什麼事還要專門出宮找她.葉璃也不在意,如今昌慶城不僅有北境人控制,更有墨家軍暗中控制著,便是一只蒼蠅也別想飛出去.而墨家軍根據赫蘭王後提供的任琦甯暗中的勢力分布,也開始暗中清理任琦甯在北境暗中的勢力了.這些大約原本是前代王後擔心中原勢力以後威脅自己兒子的地位才暗中收集的,卻不想用在了定王府的身上.

"呵呵,定王妃,你看看這個……"赫蘭王後懶洋洋的坐在寬大的鳳椅里,揚揚手中剛剛收到的信笑嘻嘻的看著葉璃道.葉璃抬起頭來,放下手中的書卷挑了挑眉,"北境王有什麼話跟王後?"

赫蘭王後笑眯眯道:"他兵馬叛亂,他擔心我的安危.還讓我一定要心,呆在宮里不要到處亂走,免得出事.還有什麼……大概就是想問我父親還有其他北境個部落的首領們是什麼想法吧."

葉璃點頭笑道:"他大約是想要試探你們的態度罷了,王後看著回信吧."

"回信?"赫蘭王後眨眨眼睛,無辜的望著葉璃道:"可是他派來的信使已經被我殺了."

葉璃淡然一笑道:"那是王後的事,王後若是不想那二十萬兵馬回來,也可以不理他."

赫蘭王後無奈的垮下了肩膀,一邊找來筆墨給任琦甯回信,一邊道:"定王妃,你真壞!"葉璃笑道:"我跟王後過我是好人麼?"赫蘭王後磨牙,"你能不叫我王後麼?"

"可以,赫蘭公主."葉璃從善如流的道.

赫蘭王後氣哼哼的埋頭給任琦甯寫信.信中乾淨直接的表示中原兵馬叛亂跟她北境沒有關系,如果想要她父親出手幫忙的話,就要給出讓他們滿意的條件來.等她寫完了,葉璃過來看了看,有給她添了幾筆,"重新抄一遍吧."

雖然赫蘭王後對中原文字只算是略通,卻也還是能看出葉璃寫得信里面隱約的包涵著幾絲若有若無的意.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定王妃,你少汙蔑我.本姑娘才沒有喜歡那個忘恩負義的混蛋呢."

葉璃揚眉道:"你不是一直都是那麼表現的麼?現在這樣突然翻臉不留,會讓任琦甯懷疑的."之前為了不讓任琦甯懷疑,赫蘭王後總是跟云妃爭鋒相對,若有若無的表現出一些拈酸吃醋的模樣.任琦甯是何等精明,若是赫蘭王後這時候突然表現的完全公事公辦的態度,卻是很容易引起任琦甯的懷疑,進而扣下那二十萬大軍不放.

"那好吧,我就委屈一下好了."赫蘭王後不得不承認葉璃比自己想的周全,只得委委屈屈的拿起筆重新將信紙謄寫了一遍.

"赫蘭……你給我出來!"赫蘭王後正苦著臉謄寫給任琦甯的信,門外傳來一陣尖銳的怒罵聲.刺耳的聲音讓赫蘭王後手下一頓,寫了一半的信頓時染上了一大片墨跡.赫蘭王後頓時黑了臉,對著門外揚聲道:"讓她們進來!"

片刻間,云妃便帶著幾個女子怒氣沖沖的沖了進來.她們被困在宮中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每日被禁止出入也被斷絕了與外面的聯系.忍了這麼多天,云妃終于忍不下去了.便帶著人往赫蘭王後這里來找麻煩來了.她到底是任琦甯的寵妃,赫蘭王後也沒有讓人對她怎麼樣,而且宮中的侍從大多也是中原人,到時一路上讓她沖到了赫蘭王後的宮殿門口.

"赫蘭!你什麼意思?竟敢不讓我的人出宮,你想造反麼?"

赫蘭王後丟下筆,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沒錯,你想如何?"

"你好大的膽子?!"云妃尖叫道,"你就不怕王上回來殺了你麼?"赫蘭王後撐著下巴,懶洋洋的看著她道:"你放心,在任琦甯回來殺了我之前,我一定會先殺了你們的.當然,還有……你那個討人厭的爹.還有你們的爹……"掃了一眼跟在云妃身後的一群女子,赫蘭王後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自從做了王後以後,這些女人可沒少找她麻煩.還有當初,表姐還在的時候,那些侍妾也經常找表姐的麻煩.赫蘭王後對後宮這種東西一點好感也沒有.

"你……你把我爹怎麼了?"云妃一驚,赫蘭王後敢封鎖王宮,敢如此大張旗鼓的承認自己的想法,肯定不是瘋了.那就是她手中握著相當大的底牌.

赫蘭王後看了看坐在一邊看書的葉璃,笑眯眯道:"我可沒本事把你那丞相爹怎麼樣樣了."

眾人這才注意到,殿中還坐著一個白衣女子.只是她靠著柱子坐著看書,眾人又將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赫蘭王後的身上,竟然現在才注意到她.

葉璃抬起頭來,看了看云妃淡淡道:"云相暫時還沒事,在家里修養呢.聽云妃娘娘頗工書法,而且擅長仿寫他人的文字?"

"沒錯.那又如何?"云妃不自覺的答道.

葉璃嫣然一笑,"不如何,我手下這會兒沒什麼人,麻煩云妃娘娘幫忙寫封信."

"我憑什麼要幫你?不對……你是什麼人?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云妃有些疑惑的望著葉璃道.葉璃易容之後容貌稍有改變,但是卻依然給她一種奇怪的熟悉感.

葉璃但笑不語.

赫蘭王後身後一個聲音尖銳的叫道:"你是定王妃!"

上篇:騙人又不要錢     下篇:任琦甯中計,北境軍倒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