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任琦甯中計,北境軍倒戈  
   
任琦甯中計,北境軍倒戈

"你是定王妃?!"云妃身後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

眾人皆是一驚,她們雖然都是深閨女子,但是定王妃之名卻是都聽過的.有多少次家中父兄感歎生女當如定王妃,娶妻當如定王妃.就算是她們的夫君北境的王者任琦甯每每提起定王妃也多事溢美之詞.讓她們這些養在深閨的女子既是羨慕又是嫉妒.

被人叫破身份,葉璃並不驚訝.只是抬頭忘了一眼云妃身後的女子,原來也是一位熟人.葉璃淡淡一笑道:"原來是慕容姐,慕容姐怎麼在這里?"如此,等于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你是定王妃?"云妃怔了一下,她也是見過定王妃好幾次的,雖然容貌與眼下看到的並不太相同,但是那樣淡然婉約卻讓人不得不抬頭仰望的氣質,不是定王妃是誰?

"定王妃你怎麼會在這里?"一怔之下,云妃很快便回過神來,震驚的瞪著赫蘭王後道:"是你……你勾結定國王府……"赫蘭王後沒好氣的道:"別的那麼難聽,我們北境只是與定王府合作,取回我們自己的東西而已.有什麼不對.你們還自詡是什麼中原正統呢,還不是勾結北戎人攻打中原,別的那麼冠冕堂皇的給自己臉上添金."

云妃雖然不曉政事,卻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無知少女.自然想明白了若是赫蘭王後與定王府合作,那自己這些人的下場必然堪憂,"赫蘭,王上待你們不薄.你為何要勾結外人意圖謀反……你別忘了,前代王後也是死在定王府的手里的."

赫蘭王後不屑的冷笑,"待我不薄?任琦甯恨不得早早的把我們北境人都殺光了才好改國號,自己複國吧?至于我表姐,若不是任琦甯招惹了定王府我表姐怎麼會慘遭橫禍?這筆帳我不找任琦甯算要找誰算?"

"你……你強詞奪理!"云妃氣得臉色通,卻是無話可.

赫蘭王後揮揮手道:"本姑娘不欺負什麼都不會的女人,你們自個兒回去乖乖呆著,任琦甯回來之前我不為難你們.若是不聽話……"冷笑一聲,赫蘭王後唇邊勾起一抹冷酷的寒意,"你們也可以試試看我敢不敢殺人."

在場的都是養在深閨里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弱質女流,哪里經得起赫蘭王後如此恐嚇,紛紛萌生退意.云妃也好不到哪兒去,咬著唇角狠狠地瞪了赫蘭王後一眼,便要轉身而去.

"葉璃,你納命來!"云妃身邊,慕容明妍怒吼一聲,手中寒光一現朝著葉璃撲了過來.卻見一道黑影掠過,慕容明妍還沒碰到葉璃便被人一掌拍了出去,撞到在旁邊的柱子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卓靖站在葉璃跟前,沉聲道:"王妃?"卓靖並不認識慕容明妍,但是只看她眼中的恨意便知道這女人大約是與王妃有深仇大恨的.他跟著葉璃已經有十年之久,卻是沒有見過葉璃與這個女人結仇.不過,卓靖只是略一沉思便明白了這個女人的身份,"是慕容家的余孽?王妃,可要屬下……"對于這種人,暗衛一向的習慣是斬草除根.

葉璃盯著眼前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慕容明妍若有所思.慕容明妍強撐著站起身來,隨手抹去唇邊的血跡,"葉璃,你居然還沒死!"

葉璃淡然道:"你不是早就知道我還沒死麼?慕容姑娘,葉璃自問沒有對你做過什麼不可原諒的事吧?你如此恨我所謂何來?"慕容明妍眼中恨意畢現,"若不是你們……若不是你們我慕容家怎麼會?我祖父怎麼會死?都是你們害的!"

"自己貪心不足還好意思倒打一耙.要不是慕容雄仗著自己武功高強想要將天下群豪玩弄于鼓掌?慕容家會有事麼?只可惜……慕容家的美人計不夠吸引人,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罷了."卓靖毫不客氣的諷刺道,雖然他當年沒有跟著去西陵,但是當時在西陵發生的事卻還是知道的.諷刺起慕容明妍來自然是往最痛的地方刺.

慕容明妍咬著牙幾乎氣了眼,狠狠地等著卓靖恨不得將他撕了.

葉璃側首對赫蘭王後道:"王後,請其他人先回去吧.我有些事想要跟慕容姑娘談談."赫蘭王後點頭,對云妃等人道:"你們回去吧,明昭容留下."

云妃等人也知道現在惹不起赫蘭王後,紛紛轉身離開了.

慕容明妍被留了下來,卻也絲毫不懼.當年她跟著任琦甯回北境的時候,任琦甯承諾了會幫她報仇.但是這幾年下來,她卻漸漸的覺得自己報仇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了.若不是當初墨修堯血洗任琦甯後宮的時候她尚未冊封,只怕連命都沒有了.她用自己和慕容家所有的一切,也只換來了一個不高不低的昭容之位.這讓慕容明妍如何能不恨.

"你想什麼?要殺要刮悉聽尊便."慕容明妍警惕的盯著葉璃,傲然道.

葉璃微笑道:"慕容姑娘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不得不,雖然葉璃和墨修堯的名氣幾可並列,但是兩人的名聲卻是天差地別.墨修堯雖然有著定王府數代的名聲撐著,奈何殺氣太重,只要一提起定王世人想起的必然是那殺氣縱橫的戰場和無數的血腥.但是對于葉璃這位定王妃,許多人即使有敵意,也很容易忽略她的危險.特別是在面對面的時候,葉璃溫婉雅致的宛如大家閨秀的模樣很容易讓人放松警惕.

慕容明妍輕哼了一聲,雖然沒有放松警惕但是神色還是不可避免的緩了一緩.葉璃含笑道:"慕容姑娘自己也應該明白,當初慕容家之敗卻是不怪我定王府.當時也是恰逢其會,不得不為.更何況,比起我定王府,到底是誰算計慕容家更多,慕容姑娘應該心里有數才對."

慕容明妍沉吟,當初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當然是明白的.若不是她執意去招惹……或許更本就不會惹出定王府.但是慕容明妍卻一直固執的認為,正是因為墨修堯的出現才決定了慕容家的敗局.所以她恨定王府也是很自然的事.

"你想要怎麼樣?"慕容明妍盯著葉璃道.

葉璃淺笑道:"我想要慕容家剩下的產業."

慕容明妍一驚,"我不知道你在什麼.慕容家的一切都在任琦甯手里了,若不然,你以為他這兩年大肆興兵,哪兒來的那麼多錢?"

葉璃緩緩搖頭道:"慕容姑娘不必誆我,慕容家的底蘊到底有多深,我或許不知道,但是總還有有些低的.更何況,以任琦甯的為人,若是姑娘手里沒有什麼底牌……"後面的話,葉璃並沒有完,但是在場的人卻都明白她的意思.以任琦甯的為人,若是慕容明妍沒有了利用的價值,現在又怎麼會還在這宮里待著.只怕早不知道被丟到哪兒去了.

慕容明妍默然不語,半晌才道:"慕容家什麼都沒有,有的也只是錢而已.給你也是無妨,但是我能得到什麼?"慕容明妍很清楚,葉璃既然叫住了自己,就算自己不承認只怕她也沒打算放她走.

"慕容姐想要什麼?"葉璃問道,原本葉璃確實沒響起慕容明妍這個人,但是現在既然遇到了,她自然也不打算放過.這幾年大肆興兵的不只是北境,定王府也一樣.定王府雖然家業豐厚跟一個龐大的國家比起來卻還是稍有不如的.錢自然是越多越好.

慕容明妍眼神微變,沉吟了半晌突然道:"我要嫁給清塵公子."

葉璃眼神一冷,平靜的拒絕道:"不行."

"為什麼?"慕容明妍錯愕的道,她知道定王府這幾年也是連年征戰,錢糧也就顯得更加重要了.卻沒想到葉璃竟然連考慮都沒有考慮就拒絕了.

葉璃道:"大哥當年已經拒絕了慕容姑娘,就算是為了定王府我也不能插手他的婚事."若是慕容明妍提出別的條件,就算達不成葉璃也不介意騙騙她.但是關系到徐清塵的婚事,就連騙也不能騙了.

慕容明妍咬牙看著她道:"你就不怕我將那些金銀財寶永遠埋葬麼?只要我不,這世上絕沒有任何人能夠找到.這些年,西陵鎮南王想必早已經將慕容家翻遍了吧?可惜他什麼也得不到!"

葉璃搖了搖頭,輕聲歎息道:"我過,無論為了誰,我也不會插手大哥的婚事的.如果慕容家的財富確實是與定王府無緣,那也只得作罷了.何況,定王府得不到,別人也一樣得不到不是麼?"下之意,慕容明妍既然不打算告知慕容家剩下的財富的下落,她也不必再苟活于世了.別怪葉璃心狠,當年若是直接殺了慕容明妍,只怕任琦甯也沒有那麼多錢來瘋狂擴充兵馬,攻打大楚.若是讓心懷怨恨的慕容明妍再落入別人之手,對定王府來也是個麻煩.

"帶下去吧."葉璃對卓靖道.

卓靖點頭,一把抓起慕容明妍便轉身出去了.

旁邊,赫蘭王後托著下巴望著葉璃道:"這個慕容明妍居然還這麼有來頭,連你都想要打她的主意?"葉璃無奈的苦笑道:"北境王確實是手段不俗,他這後宮里沒有點來頭的人只怕不多."

"那你為什麼不答應她?"赫蘭王後疑惑的道.她為了北境不惜屈身下嫁給任琦甯,自然無法理解葉璃為什麼會拒絕慕容明妍的要求.特別是中原人還有三妻四妾的規矩,就算不喜歡也可以再娶啊.清塵公子又不會吃虧.

葉璃淡淡道:"有所為有所不為,大哥為了定王府和我勞心勞力,我若還要為了些許金銀算計他的婚事,那我還是人麼?"赫蘭王後似懂非懂的搖了搖頭道:"反正我也不懂你們這些中原人的想法,那個慕容明妍就交給你好了.反正我留著她也沒有什麼用.她又沒有什麼家人,大概也沒有人要救她了."

"多謝."

任琦甯這些日子很煩躁,派回去增援的大軍傳來的消息一點兒也不樂觀.而留守在昌慶城里的那些北境權貴和那些北境兵馬也如他所預料的一般手旁觀.唯一讓人有些安慰的是,赫蘭給他的回信表示至少況還沒有到最壞的地步.叛軍的首領雖然兵法不凡,但是到底根基不深,如果北境人肯相助的話,即使是定王府想要在北境討到便宜只怕也不容易.只是如此一來,與北戎結盟攻打墨家軍的計劃卻是要功虧一簣了.

對此任琦甯並沒有多少愧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他不可能為了耶律野的計劃不顧自己的後方危險.若是那樣,就算給墨家軍造成了一定的損失和麻煩,便宜的還是耶律野,倒黴的還是他.他跟耶律野只是結盟而已,不是真的親如一家.

想到此處,任琦甯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站起身來下令道:"留下一路大軍斷後,其余人等隨我回昌慶平亂."

"遵命."任琦甯此命令一處,許多將領都紛紛松了口氣.若是王上堅持不退,凡人讓人將老家給占去了,那就得不償失了.幾個北境的將領眼中也閃過一絲喜悅,只是他們坐的位置靠後面,並沒有被人注意到罷了.就算注意到了大約也只是當成了他們不想打仗了.這次上戰場,過往強悍勇猛的北晉兵馬就很有些消極怠工的意思,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比新入伍不久沒打過幾場仗的中原兵馬要強得多,任琦甯即使生氣一時半刻也離不了他們只得忍了.

一邊准備班師回朝,一邊任琦甯再次修書給赫蘭王後,其中羅列了給北境權貴們的好處若干.赫蘭王後也爽快,很快就回信給他答應了他的請求.反正定王妃也了,騙人又不要錢!

紫荊關城頭上,冷淮和冷皓宇並肩而立,看著北境大軍漸漸撤去,冷皓宇笑道:"看來王妃的計劃成功了."

冷淮有些憔悴端正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點頭道:"不錯,咱們也該准備去接應定王妃了.世人都王妃才智謀略膽識皆不遜于男兒,原本我還不信,如今看來……何止是不遜于男兒."只怕世上比定王妃厲害的男兒也沒有幾個.

冷皓宇點頭笑道:"可不是麼,王妃倒是每每出人意料,卻又讓人覺得在理之中.父親,我們也該准備出關了.以前都是任琦甯跑來攻打紫荊關,這一次卻要我們出關追著他跑了."

"不錯,擎宇的仇也該報了."雖然兒子比大兒子更加優秀,但是冷擎宇到底是自己疼愛看中了幾十年的愛子,更是以身殉國絲毫沒有丟冷家的臉.能夠親自為愛子報仇,也讓冷淮了了一樁心事.

冷皓宇點頭道:"父親的是,父親一定可以親手為大哥報仇的."雖然冷擎宇在世的時候兩人不對盤,但是對于這個力戰而死的哥哥冷皓宇也不至于人都死了還要嫉恨他.父親能親手為大哥報仇,了了一段心事也是好事.也正是因此,他才親自向王爺和王妃請求,依舊讓冷淮鎮守紫荊關,為的便是今天.

昌慶城外的"叛軍"大營里,何肅悠閑的坐在帥帳的主位上看著底下的將領吵吵嚷嚷的過不停.來去也不過是聽了任琦甯班師回朝的消息被嚇到了.他們如今手下也不過是三十來萬人,比起對方的兵馬還少一些.雖然有了何肅的指揮連連打了幾場勝仗,但是一旦任琦甯的百萬大軍班師回朝,不用什麼兵法謀略,直接用人海戰術也能壓死他們.

等到他們吵得差不多了,何肅才敲了敲桌面淡笑道:"各位,大家現在爭這些有用麼?都打了這麼幾仗了,難道咱們現在罷手朝廷就會放過咱們?放手一搏還有博個榮華富貴前程似錦的機會,若是就這麼投降了,那可是滿門抄斬的罪過."

底下的將領們望著何肅,苦著臉道:"何兄弟,你老實定王府到底有沒有援兵?兄弟們跟著你賣命,你可不能坑了兄弟們啊."

"正是,正是……"眾人連連點頭道.

何肅笑道:"援軍自然是有的,不過……還要一點時間才能趕到.但是大家也不用擔心,雖然援軍還沒有到,但是定王府卻已經有強援到了."

眾人一怔驚疑,互相看了看才有人道:"莫非是清塵公子?聽清塵公子智絕天下,一人便可抵千軍萬馬?"

"是定王才對.定王十四歲便縱橫沙場未嘗一敗.如果是定王的話,何懼朝廷的百萬大軍?"

何肅含笑看向大帳門口,門口的簾子被人從外面拉開,一個青衣烏發,容貌靈秀婉約的女子從外面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跟著幾個黑衣人,卻明顯是侍衛.看到那幾個黑衣侍衛衣服上的麒麟圖案,眾人吃了一驚,"麒麟!?"

幾個黑衣侍衛並沒有理會這些人的震驚,四散在大帳的各個角落,只有兩人跟在那青衣女子身後.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青衣女子走到何肅讓出的帥帳的主位上做了下來,對著眾人淡淡一笑,"諸位,辛苦了."

看到何肅對那青衣女子的恭謹神色,幾個心思靈活的人心中不由一動.性子較為沖動的人卻已經忍不住開口道:"你是什麼人?竟敢坐到這里?"

青衣女子淺笑道:"我是葉璃."

定王妃?!眾人驚怔莫名.

"屬下見過王妃."何肅恭聲拜道.有了人帶頭,別人自然而然的跟著行動了,當下大帳里眾人紛紛行禮,齊聲道:"屬下見過定王妃."至少,聽定王對定王妃深意重.有定王妃在此,定王府不會看著他們被朝廷絞殺吧?

葉璃點頭道:"各位免禮.請坐吧."眾人這才起身依次而坐.

將眾人坐定,葉璃才道:"多謝各位願意相助定王府收複此地.王爺因為與北戎的戰事無法趕來,但是本妃的話跟王爺的承諾是同樣有效的.在座的諸位,待到諸事落定之後必有重賞,定王府絕不會虧待有功之臣."

座下一個長得有些憨厚的中年將領站起身來道:"王妃,重賞屬下倒是不在乎.屬下等原本也是大楚的將領,之前被迫助紂為虐,攻打楚京.這事……"在座的這些人多為原本大楚的降將,在北境也不受待見不被任琦甯重視.原本就是大楚降了北境的,如今又背叛北境重投定王府,心里總是會有些擔憂的.這中年將領能問出這樣的問題,可見本身並沒有長相的那麼憨厚.

葉璃沉聲道:"北境大軍所到之處,倒是沒有禍害普通百姓.本妃可以在此承諾諸位,只要真心投靠定王府,過去的事既往不咎.若是有功,照樣重賞.但是……若是有人再生二心,莫怪本妃劍下無."

"多謝王妃."眾人起身道.他們這些降將,最擔心的便是被秋後算賬.如今得了定王妃親口許諾,自然是放下了行了.一時間大帳里的氣氛倒是熱絡了許多.

下首,何肅拱手道:"啟稟王妃,任琦甯已經率領百萬大軍向昌慶殺來,不知屬下等是否需要入昌慶城,據守城池等待紫荊關援兵?"

葉璃搖頭笑道:"不必,何肅聽令.立即率人出營叫陣,無比在任琦甯大軍到來之前再勝三場,將敵軍趕出三十里外."

何肅雖然不明白葉璃此舉為何,卻知道王妃胸中自有丘壑,絕不會無的放矢.利落的起身道:"屬下遵命."

任琦甯接到赫蘭王後的回信之後便快馬加鞭的趕回昌慶城,剛到昌慶附近的時候便接到前方戰報,己方大軍在人數多于對手的況下還三戰三敗被殺出幾十里遠.只得由駐守京城的五萬北境兵馬堪堪應敵才哦沒有受到更重的損失.

任琦甯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兵馬是什麼德行,只得以二十多萬北境大軍為前鋒與駐守的幾萬北境大軍會師之後合攻叛軍,務必要奪回昌慶王城.卻不料,這正是葉璃和赫蘭王後算計的.近三十萬大軍回合之後不但沒有將叛軍殺的片甲不留,反而在這些北境大軍看到一個中原兵馬完全不明白的旗語之後,反撲過來,將自己殺的七零八落.

一瞬間,任琦甯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頓時只氣得目眦欲裂,一腔熱血噴了出來.原本坐在馬背上的任琦甯身子一歪跌下了馬背,若不是身邊的侍衛即使將他搶了回去,只怕沒有被敵軍殺死也要被亂軍踩死了.

"為什麼?!"看到出現在大軍前方,一身豔色衣衫,神采飛揚的赫蘭王後,任琦甯厲聲問道.他不相信他竟然被一個從來都沒有看在眼里的女人給耍了.

赫蘭王後策馬揚鞭,俏麗的面容上滿是不屑,"為什麼?當然是為了我北境兒郎的性命,也是為了給我表姐和姨父報仇.任琦甯,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利用了我北境人之後還想要逍遙自在?自從你出現在北境,我北境兒郎有多少枉死戰場,現在只剩下這不到三十萬人,還要讓你折騰光了,好讓我北境滅族不成?"

北境入關的兵馬足足有七十多萬,北境本身人口便不多.這七十萬兵馬占據了整個北境青壯年人的九成.而現在卻已經死了一大半.若真是讓任琦甯將這三十萬兵馬也糟蹋光了.就算一統天下對北境又有什麼好處?等待著北境的就只有滅族.即使是現在,想要恢複從前的人口和兵力,只怕也要數十年之功了.

"赫蘭!"任琦甯咬牙切齒.

赫蘭王後咯咯一笑,揮著手里的鞭子指著任琦甯笑道:"本姑娘要帶著我北境男兒回家了,你要恨就恨定王妃吧.這些都是她的注意喲.鳴號,收兵!"

北境古樸的獸角號聲響遍了戰場,北境大軍漸漸的退出戰場往東北方向撤去.遠遠的,赫蘭志得意滿的望著任琦甯,神色間頗有幾分挑釁之色,"你敢追麼?"

任琦甯咬牙,緊閉的唇角卻溢出更多的鮮血.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赫蘭王後大笑著離去.

"收兵,回營!"

"是,王上."

"噗——!"一口鮮血再次噴出,任琦甯終于往地上倒去,陷入了黑甜之中.

任琦甯被眾人搶回大營中,過了大半個時辰才幽幽的醒轉過來.等在帳中的諸位將領面上前探看,"王上!王上你怎麼樣了?"

"赫蘭,你這賤人!本王誓要將你碎尸萬段!"任琦甯含恨道.

眾將領皆是面面相覷,剛才在亂軍之中北境部落的兵馬有志一同的驟然發難,許多人連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沒來得及搞清楚.任琦甯咬牙道:"赫蘭那個賤人早就跟定王府勾結在一起了.就是等著本王班師回朝好將那些北境兵馬全部收攏."

"這……王上,若是北境兵馬當真與我們為敵,該如何時候?"有定王府虎視眈眈就已經讓人感到無比的壓力了,若是再有北境大軍反戈相向.要知道,北境人的強悍再沒有人比他們這些人更了解的了.這兩年若不是一直驅使著北境兵馬做先鋒,他們這剛剛勉強拉攏的百萬大軍又豈能將大楚逼到如此地步.

任琦甯坐起身來,這些日子心頭被眾多的事壓抑著.之前在戰場上噴了一口血,心里反而清明了不少.冷笑一生道:"赫蘭敢跟本王暗中搗鬼,必然也不是傻子.她若是再將那不足三十萬的兵馬攙和進我軍與定王府的戰事中,她北境數十萬大軍就當真一個也帶不回去了.用不了幾天,她自己就會離去."一提起赫蘭,任琦甯眼中也忍不住竟是恨意.他憑借著赫蘭的表姐,他的前任妻子立國,卻沒想到栽在了前妻的表妹,自己的現任妻子的手里.

"派人去仔細探查,定王府這次主事的人到底是誰?能使出如此手段,跟北境合作的絕不是隨隨便便什麼兵將."任琦甯吩咐道,"原本的探子不能再用了,只怕早就被人控制住了.你們重新去布置人手."

"是."屬下拱手領命,轉身離去.

"王上覺得這次來的會是誰?"床邊的心腹心的問道.

任琦甯冷然道:"定王府由此手段能力的不多.徐鴻羽徐鴻彥一般不會離開西北,墨修堯如今正在與北戎交戰.這次的事,不是徐清塵便是葉璃!"低眉想了想,任琦甯斷然道:"一定是葉璃!在璃城的時候也是她和赫蘭那個賤人相交頗多."任琦甯現在可是毀斷了腸子,當初他竟然絲毫沒有提防赫蘭那個賤人,就將她帶到了璃城.還讓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與定王府達成了協議.只可惜現在悔之晚矣.

"王上,那赫蘭王後……"

"殺!不惜一切代價,絕不能讓那個賤人活著回到北境!"任琦甯神色猙獰,聲音陰冷的讓大帳中的眾人也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會退了眾人,大帳里重新恢複了平靜.任琦甯有些疲憊的靠在床邊閉目養神,只是不知想到了什麼不時的臉上肌肉抽搐神色扭曲煞氣沖天,"墨修堯,葉璃!你們竟敢如此算計本王.本王必要你們生不如死!"

任琦甯大帳里風雨雷鳴交錯,另一邊的定王府大帳里確實一片歡歌笑語不斷.雖然北境部落首領與前朝舊臣之前恨不得你死我活.但是普通的士兵之間反而沒有那麼深的怨恨了.當初任琦甯入關之後為了自己將來的統治,並沒有如北戎一般放任士兵濫殺無辜.與普通百姓自然也沒什麼深仇大恨.這兩年中原士兵看著北境士兵每仗必然沖在前面,勇猛異常也是十分佩服的.如今這些北境將士又跟他們一樣反了任琦甯,大家也算是站在同一邊了.自然也沒什麼好的.

整個大營里,除了例行的巡視駐守的士兵,所有人不管中原人北境人都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載歌載舞倒是比打了打勝仗還要熱鬧.北境眾人無意在參與中原的戰事,早就歸家心切.今晚也算是葉璃和定王府為北境個部落的人辦的送行宴了.

露天的大營里,葉璃帶著定位府眾人和剛剛收複不久的北境的中原將領,與赫蘭王後的父親如今的北境首領並列而坐,共飲美酒.北境眾人見這位看似柔弱的定王府雖然不是十分善飲,但是行事確實十分的乾淨利落,不似之前任琦甯手下那些人笑里藏刀,一肚子花花腸子.又聽自己這麼多北境兒郎能安然從戰場上全部撤下來都是定王妃之功.不禁對這麼中原王妃有了十分的好感.

在場的女子也只有赫蘭王後和葉璃兩人,赫蘭王後自己那邊不坐卻跑到葉璃身邊來湊熱鬧.如今,眼看著北境眾人歸家在即,赫蘭王後俏麗的臉上也展露出幾分俏皮和輕松自在.到時比起之前更加放松了,當真像個十六七歲無憂無慮的少女.而不是個肩負著全族人的興亡卻還要假裝驕橫的北境王後.

"定王妃,這次我們這些人能夠平安撤出關外,回歸故鄉真是多謝你了.來……赫蘭敬你一杯."赫蘭王後舉起一個酒碗對葉璃笑道.

葉璃含笑端起酒杯,笑道:"我酒量淺,就飲此杯.先干為敬."一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最普通的烈酒,一入腹中確實一股火熱的感覺,葉璃如玉一般清麗的容顏也染上了一絲霞.

赫蘭王後聳聳肩自己也一飲而盡,笑道:"你這人十分爽快,很對我們北境人的胃口,就是酒量實在是太了一些."

"赫蘭王後……"葉璃無奈的苦笑,她的酒量在女子中來也算是不錯得了.但是跟赫蘭王後這樣從喝著烈酒的北境女子比起來又確實是有些不夠看了.

赫蘭王後不悅的瞪著她,"我都不是什麼王後了.鬼才想做什麼狗屁王後!本姑娘以後要做北境最偉大的女族長!"北境雖然是蠻夷之地,但是對男女之別卻並不看重,更不重男輕女.從古到今個部落都出過數位女族長,並不比男兒差什麼.赫蘭王後的父親也就是如今的北境首領也只有赫蘭這一個女兒,這一次又為族人立下如此大功,她自然便是名正順的下一任族長.

葉璃笑道:"好好,是我不對.赫蘭公主?"

赫蘭撅著嘴瞪了葉璃半晌才滿意的點頭道:"這還差不多."完變轉身拉著坐在葉璃下首的何肅秦風等人喝酒去了,顯然也有了兩份醉意.

與葉璃隔得不遠另一邊,赫蘭的父親顯然也聽到了女兒的話.有些無奈的對著葉璃舉了舉酒碗笑道:"赫蘭被我寵壞了,王妃見諒."

"無妨,赫蘭公主聰慧明敏,族長好福氣."這位北境部落臨時上任的族長葉璃雖然沒見過幾次,但是能夠教出赫蘭這樣的女兒,想必也不是一般的性粗暴的蠻夷.任琦甯最大的錯只怕就是他太過輕看這些北境蠻族了.北境人能助他立國,自然也能讓他一敗塗地.

族長對于這于赫蘭這個女兒也是極為寵愛的,聽到葉璃誇她自然也是十分高興.仰天大笑之余又連連的喝了好幾碗酒.

軍中的男兒無不好久,見北境族長如此豪爽在座的眾人紛紛哄鬧起來,軍營里的氣氛也更加熱鬧.

"定王妃,久聞墨家軍驍勇善戰各個身手不凡,咱們想要跟墨家軍的兄弟切磋一番.還請定王妃允許."在座的北境將領中,一個年輕男子站起身來大聲道.

聞,其他人也是眼前一亮.墨家軍矯勇善戰之名已經有兩百年之久可是鮮有敗績.或許墨家軍不是這世上最勇猛的軍隊,但是必定是經曆了時間最長卻驍勇依舊的軍隊.曆史上許多有名的百戰雄兵都是初期的時候勇猛不凡,但是經過了強盛時期之後,很多便因為上位者的安于享樂或是別的什麼原因,漸漸的淪為二流.但是向墨家軍這樣,兩百多年來依然傲視諸國,被大楚曆代君王各種打壓之後依然還能橫掃天下的,卻是聞所未聞.

北境男兒尚武好斗,此時正好有墨家軍的將領在側,他們自然不願放過這個機會切磋一番.

葉璃有些為難,在場的定王府眾人,領過兵的就只有秦風和何肅了.但是這兩個無論乃一個跟這些北境人動手都是既不公平的一件事.他們要不是暗衛出生,要不是黑云騎的,而且都經過了麒麟堪稱魔鬼的訓練.論單兵力量,絕對可以秒殺在場的任何一個北境將領.

一聽要打架,赫蘭公主立刻眼睛一亮.跑到葉璃跟前笑道:"定王妃,你答應他們吧,我也想看看你們定王府的將軍到底有多厲害."

葉璃無奈的笑看著她,赫蘭公主也不管,扯下腰間的軟鞭一指何肅道:"你是墨家軍的將軍是不是?本公主來領教你的高招!"

何肅一怔,定王府的人都有一個比較奇怪的毛病.因為葉璃的關系他們從不輕視女人,但是他們同樣也覺得這世上除了葉璃意外也沒有另一個能與之相提並論的女人.若是自己跟這位赫蘭公主動手,不管輸贏只怕回去都要被那些無良之輩笑死的.

"赫蘭公主,這……"

赫蘭公主揚起下巴道:"這什麼?本姑娘光明正大的向你挑戰.你看不起本姑娘怎的?"

何肅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葉璃,卻見她神色平靜的低眉沉思,仿佛沒看見自己求救的眼神一般.不由得苦笑,看來王妃是無意替自己解圍了.

旁邊卓靖林寒秦風等人也紛紛頭來自求多福的眼神,這位北境的公主殿下可不好招惹.贏了是欺負女流,輸了那是連女流之輩都不如啊.

"既然如此,公主請."何肅起身拱手道.

上篇:北境亂起     下篇:北境兵敗,任琦甯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