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沖冠一怒為紅顏  
   
沖冠一怒為紅顏

赫連鵬見麒麟趕到,自己也身受重傷知道今天是占不到什麼便宜了.丟下一句撤,便飛身離開了山澗,卻是不管那些他帶來的人的死活.有了麒麟的加入,這些人自然是不費什麼勁就被眾人收拾了.

秦風望著赫連鵬離開的方向,有些遺憾的道:"可惜讓赫連鵬給跑了."

跟在他身後的林寒看了一眼那些或死或傷的北戎人,道:"赫連鵬倒是狠得下心,這麼多人送死就送死."前幾日那幾十人,還有今天這一百多人,赫連鵬扔起來可是一點也沒有心疼的意思.要知道,這些人和普通的北戎士兵可是不同的,每一個都是特別訓練多時的,就算是赫連鵬手里這樣的高手想必也不會太多.從這一方面,也能看出葉璃和赫連鵬對待屬下的不同.麒麟自成立以來,已經有數年時間,死傷的人一共也不過才一百多,而赫連鵬卻是隨便出手一兩次就是一百多人.顯然赫連鵬並沒有將這些人當做手中的精銳底牌,甚至是自己的屬下.最多不過是一些高級炮灰罷了.

剛才卓靖離得最近自然也看的最清楚,沉聲道:"就算沒能殺了他,一兩個月赫連鵬大概也沒辦法蹦跶了.王妃,要不要派人去……"

葉璃搖搖頭道:"赫連鵬武功不弱,就算不如王爺應該也不會在任琦甯之下.何況他身為北戎將軍,現在受了傷身邊必定有人護衛,沒有必要白白的讓人去送死.先去靈鷲山吧."

"是,王妃."眾人應聲道,留下一些人清理戰場,其余人護送葉璃往靈鷲山而去.

葉璃路上遇到赫連鵬攔路的消息自然也瞞不過墨修堯,雖然葉璃並沒有受傷但是墨修堯的臉色卻是難看之極.就連一向話最多的鳳之遙和韓明晰也不敢冒然開口,免得惹毛了墨修堯自討苦吃.卻見墨修堯臉色陰郁的輕哼一聲,提起身邊的焚滅劍就出了大營.看得鳳之遙等人一呆,好半晌韓明晰才有些茫然的問道:"他……他要干什麼去?"

鳳之遙眨了眨眼睛,開玩笑道:"總不會是要去殺赫連鵬吧?"

坐在韓明晰身邊的韓明月點點頭道:"他確實是要去殺赫連鵬,不定還有耶律野和赫連真."雖然鳳之遙早已經不信任韓明月了,但是對于他的能力和心計卻還是有幾分信心的.當初若不是因為蘇醉蝶,韓明月何以至此?聽他這麼一,鳳之遙立刻跳了起來,驚叫道:"他瘋了?那可是幾十萬大軍,要是他一個人就能夠屠盡北戎大軍,那我們還打仗干什麼?"

人力終有盡時,墨修堯就算武功天下第一,能以一當十,以一當百,難道他還能以一當千,以一當萬?想要直接闖進軍營里殺赫連鵬和耶律野,鳳之遙還是只有兩個字送給他:找死!

震驚了片刻,鳳之遙終于一躍而起,邊往外沖一邊叫道:"墨修堯,老子上輩子欠了你的.來人!集合人馬!"

大帳里,只剩下韓明晰和韓明月兄弟二人.韓明晰望向韓明月,有些不信的問道:"大哥,墨修堯真的打算去殺赫連鵬?"就算要殺也用不著闖北戎大營啊.找個機會等到赫連鵬落單或者出營的時候,憑墨修堯武功,幾個赫連鵬也能殺了.

韓明月淡淡的苦笑道:"你能想到的定王怎麼會想不到?"

韓明晰不解,"那他為什麼這麼做?"

"過了今天,只要墨修堯不死,只怕天下間真的再也沒有人敢打葉璃的主意了."韓明月歎息道.曾經他以為他對蘇醉蝶用至深,甚至暗暗覺得墨修堯不懂愛.到了現在他才明白,墨修堯並非不懂愛,只是沒有遇到對的那個人罷了.墨修堯為葉璃做的,韓明月自認自己做不到.伸手拍了拍有些失神的弟弟,韓明月轉身走了出去.

帳子里,韓明晰沉默了許久,終于苦笑一聲眉宇間閃過一絲釋然.墨修堯能做的,他永遠也做不到.非關能力,而是心性.他永遠無法為一個人做出這樣的事來,即使他……愛她……

這一天,可是讓所有的北戎將士永生難忘的一天.當然,如果他們有永生的話.

因為這幾日兩軍都沒有交戰,北戎大營內外也難得多了幾分平靜.卻是就在這樣的平靜中,守在大營門口的士兵們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白衣如雪的銀發男子如一朵白云一般飄然而至.門口的將士還沒來得及為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做出反應的時候,只覺得脖子上一亮,白衣男子猩冰冷的雙眸是他們在這個世上看到的最後的一幕.

墨修堯闖入營中,趁著北戎士兵沒反應過來之際便往營中主帥的大帳的方向沖去.他輕功絕高,沿途焚滅劍劍氣揮撒死傷無數.就連不心成為他墊腳石的倒黴鬼也被腳下的力道震得七竅流血而死.頓時,大營里一片混亂.無數的士兵朝中墨修堯的方向湧了過來.反應過來的士兵連忙搭箭向他射了過去,但是普通的箭又怎麼射得到墨修堯的身上.更何況他身在空中還好,一旦落到地上,放箭射到的到底是墨修堯還是自己人還真不好.

一時間,之間白衣身影在軍營中縱橫來去,所到之處俱是血流成河.焚滅劍下無幸存之人,每一件揮出必然帶出一片血光.如此威勢,即使是以勇猛著稱的北戎將士也不由得感到膽寒.生怕一不心沾上了便是有死無生.

營中鬧出如此大的動靜,坐在中軍主帳中的耶律野又豈會不知?耶律野正因為赫連鵬帶傷而回震怒之際,卻聽到營外傳來一陣喧鬧和兵戈之聲,不由大怒.正好外面士兵驚慌失措的來稟告有人闖營.耶律野冷笑一聲,"本王倒要看看什麼人如此大膽敢闖北戎大營."帶著赫連真和剛剛裹好傷口的赫連鵬一出門,就看到墨修堯一身白衣提劍而來.那有些沉黯的古樸寶劍上此時卻是血光逼人,殺氣沖天.

"墨修堯!?"

耶律野又驚又怒,一時間也有些搞不明白這個煞星這時候跑到北戎軍營里來干什麼?難不成墨修堯突然覺得只要殺了他就能解決這一場戰事了?

只要是稍微有點嘗試的人都該知道,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絕對不是死一兩個領兵的人就能夠解決的.何況想要刺殺一軍統帥又是何等的困難.墨修堯就算殺了他耶律野又怎麼敢保證他自己就能夠活著出去?

縱橫殺戮之間的墨修堯也同樣看到了耶律野三人,冷然一笑,一揮長劍便吵著耶律野這邊略了過來.

看著那泛著血色青光的劍,耶律野臉色微變,"焚滅劍?!"

旁邊赫連真一臉早就變得漆黑.被墨修堯單槍匹馬的殺入北戎大營中,若是還讓他給逃了出去,北戎上下的連可就丟打了.冷哼一聲,赫連真手中長刀一揮一挺便吵著墨修堯回了過去.耶律野跟赫連真的想法也是一樣的,見赫連真動手,也毫不猶豫的拔刀撲了上去.既然墨修堯自己跑來了,如果能夠將他留下那對北戎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夠殺了墨修堯……自己在北戎王庭的地位便可是牢不可破了.

"墨修堯,你好大的膽子,當真是目中無人!"耶律野冷聲道.見兩人攻來,墨修堯也不答話,只是冷淡的一笑,手中長劍如流光一般劃破空氣,綻出冰冷的劍氣.

赫連鵬本就受了傷,此時卻是站在一邊看著.一見赫連真和耶律野與墨修堯交上手就知道兩人絕無勝算,墨修堯的功夫與這兩人相差實在太遠了.別一較高下這兩人就連與之相提並論的資格也沒有.低頭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纏著的傷處,在想起那個容顏清婉,宛如雪山聖女的白衣女子,赫連鵬眸中劃過一絲冷意,抬手招來身邊的侍衛低聲吩咐了幾句.侍衛點點頭,轉身而去.

看著赫連真和耶律野在自己的劍下苦苦抵抗,墨修堯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目光轉向赫連真毫不猶豫的一劍揮了過去,這一劍卻是沒有絲毫留的意思.赫連真一看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勁氣便知道不是自己所能抵擋的.但是墨修堯放棄了耶律野只針對他一人.他已經是無處可躲.只能拼力舉起長刀去擋墨修堯的這一劍.

砰的一聲,精鐵打造重達上百斤的長刀應聲而碎.墨修堯手中焚滅劍沒有絲毫的滯留繼續向赫連真的腦門上劈去.眼看赫連真一代北戎名將,十八年前擺在墨修堯手中,十八年後好不容易重整旗鼓想要卷土從來,卻是還未見寸功就要成為劍下亡魂.看著赫連真驀地睜大寫滿了恐懼震驚的眼神,墨修堯眼中閃過一絲冷酷嗜血的笑意.

"去死!"

"碰——"

看似十分緩慢,實則也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另一柄長刀擋下了墨修堯這雷霆一劍,赫連真也被旁邊的耶律野趁機給抓到了一邊.雖然免去了一死,在場的眾人卻是驚魂未定.

只見赫連鵬手中握著一把泛著淡淡的金色的大刀.只是此時那把刀卻已經斷成了兩半,赫連鵬握著刀的手卻是不停地發抖,就連另一只手臂上原本包紮好了的傷處也重新冰裂了.顯然剛剛他為了救下赫連真奮力一擋,全身上下奔騰的內力竟將傷口震裂了.

墨修堯垂眸,神色漠然的望著自己手中的焚滅劍.好一會兒才抬頭看了看赫連鵬道:"好功夫,慕容雄的徒弟?"如果赫連鵬不,葉璃是看不出赫連鵬的來曆的.但是墨修堯只跟赫連鵬一交手便將他的武功路數看得清清楚楚.冷笑道:"看來當初殺了慕容雄,也不算冤枉他了."

赫連鵬顯然對墨修堯是自己的殺師仇人這個身份不怎麼感興趣.握了握手里的短刀沉聲道:"不及定王.不知定王今天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墨修堯笑容有些古怪的望著他道:"本王是什麼意思你們不知道麼?"

耶律野放開扶著赫連真的手,站在赫連鵬身邊沉聲道:"墨修堯,別以為你武功高強本王就怕了你了.本王就不信,就憑你一個人能在這就是萬大軍中耐本王何?!"

墨修堯冷笑一聲道:"不知道本王就告訴你們,敢打阿璃的主意,你們通通都要死!"焚滅劍綻放出危險的光華,墨修堯隨意的一揮,不遠處大營內豎著的旗幟應聲而倒.

赫連鵬眼角的肌肉跳了下,隨手擦掉唇邊的溢出的一絲血跡,冷笑道:"在下倒是想見識一番,定王到底有多厲害!"一揮手,無數的黑衣人從大營的每一個角落湧了出來沖向墨修堯.這些人都是赫連鵬親手訓練的,身手比起麒麟相差也並不太遠.北戎人生性是嗜殺,此時整個大營里被墨修堯殺得血流成河,更是激起了他們胸中的殺虐之意.一個個毫不猶豫的沖向墨修堯當真是悍不畏死.

卻見墨修堯長嘯一聲,白衣身影化作一道白虹射向這些人群,所到之處一樣是血光四起,殘肢斷臂數不勝數.

雖然睚眦暫時困住了墨修堯,但是站在一邊觀戰的耶律野赫連真等人的臉色卻是更加你那看起來.赫連真本就失血過多,剛剛又被墨修堯震成內傷更是臉色發白,眼神中充滿了陰霾之色.

雖然赫連鵬並不像葉璃一般珍惜這些特意訓練出來的屬下,但是這些人到底和普通的士兵還是不一樣的.即使是赫連鵬手中也不過一千多人.之前因為葉璃折了一百多人好歹還探出了葉璃的一絲底細.但是這會兒只是轉瞬間的功夫,折在墨修堯手下的就有近百人了.讓赫連鵬的臉色怎麼能不難看?

赫連真冷著臉道:"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墨修堯離開這里!"

墨修堯給他的威脅感實在是太大的.如果十八年前還是少年的墨修堯讓他覺得自己的失敗只是因為太過大意而心有不甘的話,今天這一次碰面卻徹底顛覆了赫連真一直以來的想法.現在的墨修堯絕對不是他能夠對付得了的,方才那只在一線之間的死亡感覺,即使是十八年前他也沒有感受到過.既然不能戰勝墨修堯,那麼就要不擇手段的殺了他!

站一邊圍觀的北戎士兵也被這血淋淋的場面給嚇得不輕.現在這場面比起戰場上其實更具有沖擊力,戰場上所有人都在拼死搏命,就算周圍的形再如何慘烈也沒有人有功夫去管住.但是此時,他們卻是眼睜睜的看著這場可以稱得上是單方面的屠殺.那些平時在他們這些普通士兵眼底仿佛很厲害的黑衣人,在這白衣白發的男子跟前竟像是木雞瓦狗一般的不堪一擊.漫天雪雨灑落在墨修堯如雪的白衣上,為那冷酷嗜血的俊容更添了幾分殺意.仿佛是從地獄中而來的浴血修羅.

"啊啊……殺了這個魔鬼!"終于有人忍不住心神崩潰,不管不顧的舉著兵器朝那染血的白衣人影撲了過去.可惜卻還沒碰到對方一片衣角便被迎面而來的劍氣劈成了兩半.

"弓箭手,射!"耶律野沉聲命令道.這些黑衣的睚眦或許可以困住墨修堯,甚至是可以耗盡他的內力最後殺了他.但是那是在墨修堯自己不想逃走的前提下.更重要的是,就算墨修堯不逃走,誰也不知道到底要用多少睚眦的命才能將墨修堯的內力體力耗盡,或許需要兩千三千?他們沒那麼多人,只怕最後一個黑衣人死了,下一個就是輪到他們一試焚滅劍的劍鋒了.

霎那間,箭如驟雨.雖朝著墨修堯射去的,但是有不少的黑衣人距離墨修堯實在是太近了.而且墨修堯身影飄忽不定,其實是無差別的射殺.墨修堯冷笑一聲,抓起一個黑衣人隨手一扔,頓時被射成了一個刺猬.一回身,長劍劍氣揮出,遠處射來的羽箭竟仿佛被什麼阻擋了一般紛紛倒卷射向了原本射出他們的人.

"耶律野,你找死!"墨修堯沉聲道.

"保護七王子!"眾人大驚,前後數十個人撲到耶律野跟前方才擋住了墨修堯這含怒的一劍.擋劍的那十幾個人竟只剩下三四個還護在耶律野身邊.幸好墨修堯很快又被背後襲來的羽箭拉回了注意力,否則耶律野還當真是性命堪憂了.雖然撿回了一條命,耶律野卻是臉色發白,看向剛剛跟自己一樣逃過一劫的赫連真,不由得露出一絲慘淡的苦笑,不敢再胡亂發令.

"墨修堯的武功……到底有多高?"看著那白衣白發的男子,耶律野忍不住低聲喃喃道.

赫連鵬捂著傷口,靠著大帳門口,流血不止的傷口不僅讓他臉色發白,也隱隱有些頭暈,"現在的墨修堯,恐怕已經可稱得上是天下第一了.兩年多前,他要殺我師傅還需要與雷震霆和凌鐵寒聯手.若是現在……只怕就是我師傅全盛之時也未必是他的對手."有一種人被稱之為天才,似乎不需要苦練,不需要磨礪,天生的他就應該站的比別人更高.這樣的天才,就連老天也會忍不住妒忌.而墨修堯,顯然就是這樣的人.

就在整個北戎大營被墨修堯殺得膽戰心驚之際,轅門外又傳來了吵雜之聲.

只見一一白兩道人影從外面掠來,仿佛兩道鴻影撲向墨修堯的方向.

"墨修堯!"鳳之遙的聲音氣急敗壞,也幸好他搶先出聲,不然的話,只怕也要跟那些被墨修堯蹂躪的淒慘不已的北戎黑衣人一般挨上兩劍了.

墨修堯收住劍,不悅的掃了一眼落到自己跟前的鳳之遙和韓明月,道:"誰要你們多事?"韓明月但笑不語,他只是跟著鳳之遙來幫忙的而已,也知道墨修堯不會領自己的索性什麼也不了.

鳳之遙氣得就差怒發沖冠了,一把抓起墨修堯道:"還不走,想死在這里?!"一般況下,鳳之遙只絕對抓不住墨修堯的,只不過這會兒墨修堯大開殺戒一番之後心中的怒氣和暴虐消散了不少,倒是隱隱也有了幾分疲憊之感.墨修堯就算真是武功天下第一的高手,今天死在他手下的北戎高手也不下數百,自然不可能真的一點兒也沒有消耗.他只是打算把心中的怒氣撒到北戎人身上順便給他們一個警告,可沒有打算將自己的命搭進去,就算鳳之遙和韓明月不來,再過一會兒他也要走了.

此時被鳳之遙拉住他也不再停留,輕蔑的掃了耶律野一眼道:"走吧."

率先一步施展輕功往轅門外而去.

"墨修堯?!"耶律野被那輕蔑的眼神激得頓時暴怒,怒吼道:"給我殺!"

落在最後的韓明月無奈的歎了口氣,一劍揮開迎面射來的箭,縱身而起也向外面飛去.

鳳之遙敢與韓明月直闖北戎大營,自然不會沒有准備.三人出了大營依然被身後的北戎大軍追著不放.不過才追出不到兩三里路就見對面墨家軍黑云騎正嚴陣以待.墨修堯三人落入墨家軍中,轉身看著追上來的北戎大軍兩軍對峙.

"墨修堯,總有一日,本王要你死得難看!"看著對面坐在馬背上一身白衣染血的墨修堯,耶律野怒道.墨修堯輕哼一聲,長劍一指耶律野冷笑道:"這話正是本王要跟你的.今天給爾等一個教訓,若有下次,本王定要取你狗命!回營!"

看著墨修堯在墨家軍的簇擁下悠然離去,耶律野面色鐵青,"回去!"

耶律野一行人回到營中,墨修堯今天這一鬧北戎大營內普通士兵死傷兩百多人,赫連真和赫連鵬特意訓練的睚眦死傷更是高達四五百之多.焚滅劍削鐵如泥,別是刺中要害,就是劍氣碰到哪兒也要重傷半死.那些受傷的士兵跟死了也沒什麼差別了,以後再也上不了戰場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事,畢竟比起上百萬的大軍,幾百個人的損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這一場屠殺對北戎士兵造成的心理陰影才是最嚴重的事.僅憑定王一個人,就在數十萬大軍的大營中縱橫來去殺得血流成河無人可擋.這讓本就對墨家軍的名聲有些壓力的北戎士兵對定王的名號更是多了十分的恐懼.

"七殿下."大帳里,赫連鵬跪倒在地.剛剛重傷卻沒能好好休息讓他剛毅的臉容也多了幾分憔悴和虛弱.耶律野神色冷漠的盯著他道:"你有什麼話要?"今天的事,來去也是因為赫連鵬去對付葉璃才造成的.原本耶律野就不同意赫連鵬如此做,倒不是他不想對付葉璃,而是葉璃身為定王妃身邊必然有無數的高手保護,想要成功的幾率實在是太低了.更何況,曾經對葉璃出手的人的下場可還在那里擺著呢.

果然赫連鵬計劃失敗,卻引來了墨修堯如此瘋狂的報複.這一次,他們損失的並不是那幾百個士兵的命,而是北戎大軍上下的士氣.這樣的況只怕沒有幾場驚人的大勝仗是無法回複了.

赫連鵬默然,垂首道:"末將無話可,請殿下降罪."

耶律野盯著赫連鵬半晌,才歎了口氣道:"算了,你也受了重傷,起來吧.將傷養好了再做計較."雖然耶律野因為赫連鵬引來的此時十分不悅,卻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做出自斷臂膀的事來.揮揮手示意赫連鵬起身,赫連鵬謝恩站起身來.

耶律野看向坐在一邊的赫連真問道:"舅舅可有什麼看法?"

從回來之後赫連真一直沉默不語,見耶律野問自己才歎了口氣道:"沒想到短短十幾年,墨修堯的變化竟然如此驚人.殿下,若是墨修堯此人不除,必然會成為我北戎的心腹大患."

耶律野皺眉道:"舅舅這話的不錯.但是,這天下想要除掉墨修堯的人多不勝數,又有誰成功過?如今的墨修堯也不是當年的墨修堯了."當年定王府還有大楚皇室掣肘,所以他們才能有空子可轉,乘機給了定王府致命一擊.只可惜大蛇不死,才讓墨修堯長成了今日北戎最大的敵人.而如今的定王府卻早已經脫離大楚,墨修堯一個人了算了.更兼定王府上下齊心根本無懈可擊.

赫連真垂眸道:"今日看來,定王唯一的弱點便是定王妃了."

"舅舅!萬萬不可!"耶律野厲聲道.

赫連真一怔,不解的看著耶律野.耶律野無奈的苦笑道:"舅舅,今天的事你還沒看明白麼?以後不必在葉璃身上打主意了.除非,墨修堯死了,誰也不能再動葉璃了."墨修堯今天的舉動很明白的告訴了所有人,誰敢動葉璃他就算死也會將其斬殺.幸好今天的事是能算是一個警告,如果墨修堯今天真的打定了主意要殺他們,就算最後墨修堯力竭而死只怕死之前他們三個一個也逃不了.

當權者總是喜歡不惜一切代價,但是這個一切代價中絕對不會包括自己.如今命都沒有了,殺了墨修堯又怎麼樣?滅了定王府又如何?得到好處的還不是別人麼?

赫連真沉吟了許久,終于還是歎了口氣道:"沒想到,定王府倒是出了一個種,"

赫連鵬起身對耶律野道:"殿下,末將請命去靈鷲山大營."

耶律野皺眉道:"你還想對付葉璃?"

赫連鵬道:"末將不會再對定王妃下手.但是定王妃如今坐鎮靈鷲山大營,我軍那邊也需要有人鎮守.定王妃足智多謀,末將看駐守在那邊的人只怕是,"

耶律野想了想,才點頭道:"如此也好,你養好了傷就過去吧.不要再招惹葉璃了."末了,耶律野還是忍不住警告道.赫連鵬點頭道:"末將明白,末將的傷勢不重,明天就可以啟程."

"你去吧."耶律野揮揮手不再多.

墨家軍大營中,鳳三公子氣勢逼人,俊美的臉上怒氣騰騰的瞪著主位上某個正慢條斯理的包紮傷口的某人,嘴里吐出的話刻薄的若是一般人聽了都要忍不住羞愧的抹脖子自盡以求解脫了.

但是剛剛一番殺戮之後的定國王爺卻顯然心十分舒暢,絲毫不將鳳三公子的怒罵放在眼里.也不要人幫忙,只是隨意的扯過擺在一邊用來包紮傷口的布巾將胳膊上的傷口包紮一番,至于其他的傷根本懶得理會.

"鳳三,你什麼時候變成老太婆了?嘮嘮叨叨你煩不煩?"紮好了傷口,墨修堯才抬眼淡淡的掃了鳳三公子一眼,淡然道.

鳳三公子不由得一噎,氣更是不打一處來,怒吼道:"墨修堯,你他媽找死別拖著定王府上下跟你一起死!一個人去闖北戎大營,你定王爺武功天下第一,你了不起你怎麼不去把耶律野北戎王雷震霆還有墨景黎都給殺了?!全都死光了就天下太平了.當然,最後別忘了也給你自己一劍抹脖子算了."到最後,鳳三公子怒極反笑朝著墨修堯露出一絲惡意嘲諷的笑容.

"聒噪."墨修堯淡淡道.

鳳之遙氣結,隨手操起手邊的東西就向墨修堯砸了過去,然後拍案而去,"你愛死就去死,老子不干了!"完氣沖沖的往外面走去.幸好這帳子里只有韓明月韓明晰兩兄弟,若是讓墨家軍眾將領看到了,鳳之遙一個以下犯上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墨修堯皺了皺眉,隨手接下了鳳之遙扔過來的東西,"站住,你要去哪兒?"

"我要去靈鷲山!"

"敢去找阿璃,本王打斷你的腿."墨修堯陰惻惻的道:"行了,今天的事本王心里有數.不過是給耶律野一個教訓罷了,以後不會再來了.你們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完,揮揮手定王轉身出了大帳飄然而去.留下深受打擊的鳳之遙坐在那里發呆.良久才反應過來,"墨修堯!老子救了你的命你要打斷我的腿?!"什麼叫有異性沒人性?這就是了.什麼叫為了老婆插兄弟兩刀?看定王就知道了.

韓明月和韓明晰對望一眼,同的拍了拍鳳之遙的肩膀也走了出去.

墨家軍大營這邊發生了什麼事,在定王殿下嚴厲的可稱得上是威脅的命令之下,自然是不會傳到葉璃的耳中.葉璃帶著秦風等人當天晚上便到了靈鷲山大營.靈鷲山因為不是主戰場,又有飛鴻關最為依托.本身兵力就不多的定王府自然不會在這里布置太多的兵馬.只有原本是張起瀾帳下的一個副將周敏率領五萬墨家軍外加五萬原本大楚的兵馬鎮守在此.

葉璃一行人到達的時候並沒有提前通知,自然也沒有人出來相迎.但是在大軍外圍看到的形卻讓葉璃直皺眉頭,此時早已經是深夜,一般墨家軍此時除了巡邏守衛的士兵以外早應該已經入睡了.但是葉璃等一行人還沒靠近大營,就聽到里面傳來的喧鬧聲.這並不是軍中出了什麼事的喧鬧聲,而是軍中士兵正在飲酒嬉鬧的聲音,葉璃清麗的容顏頓時沉了下來.

卓靖等人本就是暗衛出身基本上沒有在軍中待過,秦風原本也是黑云騎出身,黑云騎軍紀只會比普通的墨家軍更嚴,竟是都沒有見過這種形,臉色都有些難看起來.還是云霆和陳云二人都是從軍中出來的,云霆輕咳了一聲,低聲道:"王妃,這應該不是墨家軍的將士,而是我們收複大楚失地之後收攏的各地的原大楚兵馬."云霆是在大楚軍中待過的,雖然慕容慎也算得上是軍紀嚴明了,但是總還是有些陽奉陰違的.更聽過許多軍紀松散不堪的況.這些大楚兵馬被北戎打得落花流水,若不是墨家軍收攏他們,幾乎要與流寇無異了.出現這種況,云霆倒是一點兒也不意外.

葉璃很快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這靈鷲山大營是墨家軍和大楚軍各辦.大楚這些殘兵無論戰力還是各方面自然都比不上墨家軍,不定就有人破罐子破摔.周敏本就是剛剛賭上一面,只怕也不好管束他們.

壓下了心中的怒氣,葉璃淡淡道:"進去看看吧."

見他們一行人出現在大門口,原本正在劃拳作樂的守衛總算還記得自己的職責,連忙站起身來厲聲問道:"來者何人?"

葉璃沉聲問道:"周將軍何在?"

那侍衛一看來人中居然還有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不由升起幾分輕視之心.揮揮手道:"軍營重地,豈是你一個婦道人家能問的?還不快走."

"放肆!"秦風沉聲道:"定王妃嫁到,還不讓周將軍快出來接駕."

幾個侍衛不由一愣,打量了葉璃幾人一眼,不禁哈哈大起來,"你她是定王妃?一個弱不經風的黃毛丫頭居然敢冒充定王妃,好大的膽子!我看你們是北戎的*細吧?"不得不,定王妃威名太盛,但是見過葉璃的人卻並不多.而葉璃的外貌又太具有欺騙性,在夜色下看上去倒真像是一個弱不經風的大家閨秀.

"她若是定王妃,我豈不就是定王了?"一個守衛得意的笑道.

"放肆!"秦風勃然變色,幾名守衛還沒看清楚他是如何行動的,剛剛話的那人就已經被他一把抓了過來,狠狠的一甩摔到了旁邊的轅門上,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那人驚駭的抬起頭來,一把明晃晃的劍已經頂上了他的喉嚨.秦風冷笑道:"膽子不,你是不想活了麼?"

其他人也被這突然起來的變化嚇了一條,立刻高聲驚呼起來,就連敵人來襲的時候的信號和戰鼓都忘了.看得葉璃等人更是直皺眉頭.

很快大營里便更加熱鬧起來了.許多士兵匆匆趕來卻是一個個都是一副七零八落的模樣.見到大門口竟然不是敵方的兵馬,卻是幾個長相出眾的男女,倒是紛紛愣住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一個醉醺醺的將領模樣的人走了過來,那幾個守門的侍衛才連忙上前稟告道:"啟稟將軍,這幾個人冒充定王妃,還想要闖營……"

"什,什麼?大膽……"那將領正要發怒,一塊墨色的玉佩遞到了他的眼前,卓靖冷冷道:"看清楚了?"

那將領驀地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墨色玉佩上一個氣勢非凡的定字,腿下不由得一軟,"定……定王妃?"

葉璃上前,淡淡的看著他道:"你是何人報上明白?周將軍在何處?"

那將領連忙道:"末將……末將原是大楚洛州城總兵,孫耀武.周敏……周將軍的大營還在離此處十里外的地方."原來,自從周敏與這孫耀武一起奉命駐守在此之後,墨家軍和這些大楚殘兵一直就相處不睦.這些殘兵被北戎人打得慘不忍睹,上了戰場也幾乎沒有什麼用.若不是擔心他們流落在外禍害百姓,只怕早就讓他們卸甲歸田去了.

周敏本就是剛剛獨當一面,威信不足.墨家軍上下紀律嚴明還好,這些大楚的殘兵他卻是管不住的.無奈之下,周敏也不指望他們做什麼了,只讓他們在戰場一後的十里外紮營,自己帶著五萬墨家軍士兵駐守在前方提防北戎人.因為與飛鴻關離得近,飛鴻關尚有元裴的二十多萬兵馬駐守,倒也不是十分為難.

如此形,便是葉璃也氣的不輕.若不是葉璃堅持來靈鷲山,不定將來兩軍開展,第一個要出問題的就是這個地方了.

"末將不知王妃大駕來臨,沒能遠迎還請王妃恕罪.請王妃先到營中稍事休息,末將這就派人去請周將軍過來."孫耀武打仗如何不得而知,拍馬逢迎的本事倒是十分熟練.葉璃心中不悅,正要拒絕離開,前往周敏的軍營,遠出傳來一陣整齊有致的馬蹄聲,不到片刻,之間當先一個中年男子策馬而來,停在門口翻身下馬,到了葉璃跟前一掀戰袍單膝跪地,"末將周敏,見過王妃."

上篇:夜探,全軍覆沒     下篇:殘兵與精銳,東方蕙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