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赫連兵敗  
   
赫連兵敗

聽了赫連鵬的話,葉璃唇角不著痕跡的抽了下,淡然道:"本妃也是誠心相邀赫連將軍稍留片刻,將軍又何必急著走?"赫連鵬看看兩人之間已經相隔甚遠的距離,很是無奈.不是他想要急著走,而是現在不走的話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墨家軍的麒麟果然非同凡響.葉璃身邊那幾個黑衣男子單個看上去赫連鵬並不放在眼里,但是這幾個人合力還沒怎麼出手竟然就已經讓他感覺到危險了.所以才不得不撤的遠遠地.

赫連鵬有些遺憾的望著葉璃道:"聽聞麒麟是定王妃親手訓練出來的,果然是不同凡響.難怪定王為了王妃,就連北戎大營也敢闖了."

聞,葉璃不由一愣,沉聲道:"你什麼?"

見她如此反應,赫連鵬也是一怔.墨修堯單槍匹馬闖入北戎大營殺的血流成河這樣的大事,按理墨家軍早就該宣揚的沸沸揚揚了才是.他又怎麼知道墨修堯怕葉璃知道了之後生氣,下了嚴令不許將這件事宣揚出來,而北戎大軍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提這樣丟自己臉的事了.以至于,葉璃到現在也沒有聽到一絲的消息.

不過既然已經了,赫連鵬也不在意多少了.含笑看著葉璃道:"前些日子定王單槍匹馬一人一劍在北戎大營殺了個來回,原來王妃竟然還不知道麼?"

葉璃臉色微沉,淡淡道:"多謝將軍告知,現在知道了."

見葉璃竟然沒有自己預期之中的任何反應,仿佛剛剛聽到的並不是不得了的是一般.赫連鵬有些失望的聳了聳肩,笑道:"看來今天是請不到王妃大駕了,我們來日方長.本將軍倒要看看王妃這靈鷲山大營能守到什麼時候."完,赫連鵬也不再停留,飛身往後方退去.他身為一軍主帥,自然也不能離開戰場太長時間了.

林寒站在葉璃身邊,看了看面無表的王妃心翼翼的道:"王妃息怒,中軍那邊既然沒有傳來什麼消息,想必王爺是安全無虞的."墨修堯為了不讓葉璃知道這件事,不僅僅是滿足了葉璃,是連整個靈鷲山大營這邊的所有人都瞞住了.所以,林寒聽到這個消息的震驚也不必葉璃來的少.

葉璃沉默了半晌,方才歎了口氣道:"這里打完了,回去再吧."與其葉璃是生氣墨修堯將這麼重要的事瞞著她,不如是震驚和心酸.葉璃一直都知道,墨修堯對自己是極好的,可以前世今生都沒有一個人如他一樣將自己當成最最重要的存在.如果墨修堯這次是一時興起跑到北戎大營去亂砍一痛,任是誰也不會相信的.僅僅是因為自己被赫連鵬襲擊,墨修堯就能做到這樣的地步……葉璃突然甚至突然有些後悔當初離開中軍來到靈鷲山了.或許,她更應該陪在他身邊……

不過,後悔也是那一刹那的心.葉璃永遠是足夠理智的,她不會認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但是同樣也明白將自己擺放在什麼位置才是對事對局勢最好的發展.這樣的理智某些時候看起來似乎有些冷甚至冷漠,但是這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用自己的方式成全所愛的人?只有完全的結束這一場戰事,只有讓墨家軍和定王府重新穩固,墨修堯的心中的怨恨和心結才會徹底解開.

葉璃並不知道,在她因為墨修堯各種擔心和糾結的時候,墨修堯同樣也在為著葉璃的事大發雷霆.墨家軍大帳里,墨修堯臉色陰沉的坐在主位上,沉聲道:"所以,王妃和周敏現在只帶著十萬兵馬,被赫連鵬的二十多萬大軍困在山上?"

眾人沉默了一下,南侯起身道:"王爺,末將認為王妃應該不是被困在山上,而是為了給孫將軍和何將軍爭取時間消滅洛州和惠城的北戎大軍.一旦何將軍和孫將軍在兩地站穩了腳,三方合圍,赫連鵬除了兵敗突圍便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

鳳之遙也道:"王爺,屬下認為南侯的不錯.何況靈鷲山易守難攻,赫連鵬想要攻下大營只怕沒有那麼容易.另外,靈鷲山距離飛鴻關不遠,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元裴老將軍也不會手旁觀的."這些事墨修堯自然不會想不到,鳳之遙之所以這麼多就是怕墨修堯一時沖動放下幾十萬大軍跑去靈鷲山了.

顯然墨修堯並沒有他想的那麼沖動,雖然臉色難看卻並沒有沖動行事.

"飛鴻關的兵馬,不到萬不得已阿璃是不會動的.鳳之遙,你立刻率領二十萬兵馬去靈鷲山."墨修堯沉聲道.

鳳之遙凝眉道:"不行,王爺.若是派二十萬兵馬去靈鷲山,中軍大營可就……"鳳之遙相信以墨修堯的能力,三十萬大軍對付北戎七八十萬大軍也未必會落下方.但是那也要看是什麼時候,什麼地方.現在這樣兩軍幾乎可以是面對面,擺明軍馬的時候,墨家軍就算是再厲害也不可能敵得過數倍于自己的敵軍.更重要的是,將那麼多精銳兵馬放到靈鷲山本質上也是一種浪費.

墨修堯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安排不合理,沉默了片刻終于還是擺擺手示意收回剛才的話.

"王爺若是放心,由在下去靈鷲山如何?"坐在末尾韓明晰身邊的韓明月突然開口道.眾人皆是一愣,定王府老臣都知道曾經定王和明月公子是好兄弟好朋友的,雖然不知道後來為什麼鬧翻了.但是這幾年定王對明月公子的態度眾人都是看在眼里的.是不理不睬都是輕的,若不是看在韓明晰的面子上,只怕璃城早就沒有明月公子的容身之地了.即使明月公子的能力遠勝如今韓家的主事者韓明晰,但是定王府卻一直都仿佛韓明月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有什麼事也都交給韓明晰,與韓明晰商量.以至于,明月公子明明什麼權利地位都沒有,卻還要忙死忙活的幫著自己的弟弟收拾各種爛攤子.

也正是因此,雖然韓明月和韓明晰一向是焦不離孟,但是在公開場合韓明月卻從來不開口發表任何意見.此時突然開口倒是讓眾人有些意外.南侯等人對韓明月和墨修堯的恩怨是半點也不知道,此時才想起這位明月公子當年也是個驚采絕豔的人物,眼前也不由得一亮.

墨修堯輕哼一聲,正要開口拒絕,打算派鳳之遙去帶人將葉璃帶回來.只見韓明月淡淡一笑道:"我對打仗的是一竅不通.不過,若是論救人我總是比鳳三要熟練一些的."韓明月武功高過鳳之遙,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定王府的屬下.若是真到了危機時候葉璃不肯離開,即使鳳之遙也一樣素手無策,但是韓明月卻不會有這個顧慮.就算要用強,韓明月的勝算也遠比鳳之遙要高一些.

墨修堯心念一轉,點頭道:"行,你去.韓明晰留下."若是阿璃出了半點意外,本王立刻就活刮了韓明晰.將墨修堯威脅的眼神看在眼底,韓明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道:"就這樣吧,我准備一下就出發."其實,墨修堯的擔心是多余的,就憑著韓明晰對葉璃的心意,他也不會傷害葉璃的.畢竟,在這世上……他就只有明晰這一個親人了.

韓明晰動了動嘴,卻又忍住了沒有話.不僅是因為他擔心葉璃,更是因為這一次的事對大哥的處境也是一個極好的轉機.只要韓明月能夠保的葉璃平安,定王和大哥之間的關系應該就會緩和很多.這些年,看著兄長為了自己操勞忙碌卻什麼也得不到,在外人眼里仿佛明月公子是依附他這個弟弟生活一般,韓明晰並不是不愧疚.蘇醉蝶已經死了那麼多年了,就算是懲罰這麼多年也足夠了.他也不指望大哥和定王的關系還能夠恢複到他們曾經的交,有很多東西一旦破碎了就再也無法修補了.但是至少能夠讓大哥得到公平的待遇或者讓他能夠自*的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大哥,路上心."韓明晰望著韓明月道.

韓明月淡淡一笑,揮揮手示意他不必在意,轉身出了大帳.

鳳之遙看著韓明月衣擺消失在大帳門口,心中也不由得暗暗歎了口氣.當初為了一個蘇醉蝶,驚采絕豔的明月公子落到如此地步.而他曾經的好兄弟定王殿下也沒好到哪兒去,為了定王妃不也是每每弄出一大堆驚天動地的事.唯一的可比性大概也只有墨修堯的眼光比韓明月好了.

大帳里沉默了片刻,墨修堯沉聲道:"傳本王的命令,三軍候命.全力進攻北戎大軍主力!"

眾人心中一凜,起身應道:"末將領命."

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冷笑,"給本王狠狠地揍耶律野一頓,本王倒要看看,赫連鵬到底要不要來救."

只覺得帳中一陣冷風吹過,眾將領不由得抖了抖:好冷……

靈鷲山上,葉璃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韓明月有些驚訝,"明月公子怎麼會突然至此?"韓明月淡淡一笑,道:"這不是奉王爺之命,來請王妃移駕麼?"

葉璃也不掩飾眼底的懷疑,含笑看著他.韓明月無所謂的聳聳肩道:"原本修堯打算派鳳之遙帶二十萬兵馬來增援靈鷲山,鳳三好不容易才勸住了."

葉璃點頭道:"我相信的你話,但是我不會跟你走的."

韓明月微微皺眉,葉璃有些無奈的輕歎一聲道:"赫連鵬已經打眼了,不知道從哪兒又調了不少兵馬過來.如今圍著靈鷲山的兵力不少于三十萬.一旦靈鷲山被攻破,他會不會趁機揮兵飛鴻關還不好,就算他不向前,如果他在翻過身去對付何肅和孫耀武,他們只怕也要全軍覆沒了."

韓明月歎息道:"所以王妃打算自己留在這里拖住他?"

葉璃點頭道:"行軍打仗士氣很重要,困守一處士氣更重要.我身為一軍統帥如果在這個時候臨陣脫逃,不用赫連鵬攻擊,只怕用不了多久靈鷲山大營就要潰不成軍了."這里的士兵可不全是意志堅定身經百戰的墨家軍,其中還有大部分是剛剛依附定王府不久的大楚殘兵和北境士兵.

韓明月深深地看了葉璃許久,輕聲歎道:"你果然和別的女子不一樣.難怪……也罷,帶不回你我回去也要倒黴,我也想看看,定王妃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

葉璃很明白他的意思,淡笑道:"其實修堯太過擔心了.有麒麟在就算兵敗我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亂軍之中,刀槍無眼."千軍萬馬中,就算是絕頂高手也不敢一定就能全身而退.何況是墨修堯對葉璃太過擔心,關心則亂,會不放心也是自然的事.

"王爺去北戎大營,可有受什麼傷?"服了韓明月,葉璃才轉到了自己關心的話題.雖然知道墨修堯沒事,但是卻還是忍不住想要問清楚一些.定王府的人礙于墨修堯的命令瞞著她,她也不想去為難他們,正好韓明月卻是不用受墨修堯限制的人.

韓明月有些意外,顯然沒想到葉璃居然知道了這件事.轉念一想便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定王府的人沒有膽子違背墨修堯的命令,自然就是外人泄露的.淡淡的將事從頭到尾了一遍,墨修堯雖然受了些傷,但是那點傷在他們看來連皮肉傷都算不上.

葉璃這才真正放下心來,臉上的神色也緩和了許多.

韓明月好奇的看著坐在主位上神溫婉,容顏秀麗的白衣女子.其實韓明月跟葉璃並不熟悉,雖然有過幾次短暫的交手卻並沒有怎麼認真的交談過.如果他依舊是墨修堯的至交好友,也許他也會跟這位定王妃成為好友,或者像定王府眾人一樣對她真心歎服.但是從一開始,他就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自然也就沒有多少功夫去了解這個女子了.只是覺得葉璃容貌,才智,手段,身手確實都稱得上是女子中的佼佼者,確實可算是難得一見的賢妻良母,但是卻也一直不能理解這個性溫婉淡然的女子為什麼會讓墨修堯這樣的人如此癡狂.

其實這一很好理解,就像世人也無法理解驚采絕豔的明月公子到底為什麼會為了一個空有容貌的蘇醉蝶而幾乎毀了自己的一輩子甚至賠上一條性命一樣.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而現在,看到葉璃坐在主位上神色恬淡的卻有條不紊的處理著案上堆積著的各種卷宗折子的時候,韓明月突然覺得自己有一些明白了.這個女子確實是有一些完全不同意一般女子的氣質和美麗.

"現在,我還真有些羨慕修堯和王妃了."韓明月有些感歎的道.

葉璃抬眼看了他一眼,拋給他一個疑惑的神色.韓明月搖搖頭,淡笑不語.葉璃擱下筆,合上最後一本折子,淡笑道:"有些事,該忘記放開的就忘記放開得好.不往前走,誰也不知道前面的風景會不會比後面的更美."

"若是忘不了放不開又當如何?"韓明月有些出神的道.

葉璃想了想道:"人生路上,總有一些東西是我們無法掌控的.無論好的還是壞的,等到許多年後你再回首,是非對錯,恩怨愛恨,也只是你人生中一段珍貴的記憶罷了.人,總還是要活在當下的,要看向未來的."

看著韓明月若有所思的模樣,葉璃突然問道:"明月公子心中可有恨,恨蘇醉蝶,還是恨墨修堯?"這都是有可能的,韓明月本事天之驕子,卻因為一個只會利用自己的女人賠上了一切,若是蘇醉蝶現在還活著,若是韓明月的心智再脆弱一點,不定韓明月真的會恨她入骨.而墨修堯最後殺了蘇醉蝶,這些年韓明月自己也一直受制于定王府,韓明月也確實有可能將這份恨意轉嫁到墨修堯身上來.

這麼多年來,極少有人在韓明月面前提起蘇醉蝶的名字.如今聽來,卻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沉默了良久,韓明月搖搖頭,苦笑道:"或許是恨自己吧."

"無論是真愛還是錯愛,都是一種人生閱曆.明月公子若是已經走出了這一段,又何必在執著與那些過往不肯放下?公子執著的到底是這段的本身還是自己的付出?人已逝,以淡,公子難道還要為了這份執著繼續付出自己的下半生?"葉璃淡淡道.

韓明月沉默了半晌,才站起身來道:"多謝王妃指點.我先出去走走."

"公子請便."葉璃也不勉強,能的她都完了,韓明月能不能聽進去卻不再她能考慮的范圍內.大不了就是和這些年一樣,多一些人暗中關照著他,有韓明晰在韓明月也不至于鬧出什麼大麻煩來.

另一面,山下北戎大軍大營里也不平靜.這些天赫連鵬帶著大軍步步緊逼,北戎大軍的軍營已經移到了靈鷲山山腳下不足五里處了.雖然一直還沒有攻下靈鷲山,但是卻也將所有的上下山路口給封住了.赫連鵬相信,有自己這幾十萬大軍在,最多再過五日絕對能夠攻下靈鷲山.到時候就算葉璃想要帶人突圍,她僅剩的幾萬人馬也絕對沖不出幾十萬大軍的包圍的.一想到此,赫連鵬便覺得自己這些日子甘冒奇險調集所有兵力進攻靈鷲山的策略是正確的.只要攻破了靈鷲山,抓住了葉璃,就算洛州和惠城失守又如何?那何肅和孫耀武為了定王妃的命還不是得乖乖將兩座城池讓出來?甚至,用來對付墨修堯,只怕也是一個決勝的法寶.

赫連鵬長期在北戎,對定王府和葉璃其實都並不了解.所以他完全沒有見耶律野的警告放在心上,自然也就不明白為什麼諸國權貴甯願對墨修堯本人動手也不敢去動葉璃的原因.如果能順利抓到活的定王妃,自然是一張絕佳的底牌.但是一來定王妃並不是那麼好抓的,二來,抓住的定王妃也未必是活的.當初雷振霆也沒有想要葉璃的命,但是葉璃甯願墜崖而死也不肯讓他抓住威脅墨修堯.若是真的弄死了定王妃,那墨修堯只怕就真的要瘋了,那時候才真的是不死不休.特別是經過了任琦甯當初的倒黴經曆之後,各國權貴都有了一個無的共識.除非弄死了墨修堯本人,不然的話,還是不要去招惹定王妃的好.葉璃卻是是墨修堯最在乎的人,卻未必就是他的弱點.

赫連鵬並不知道這些上位者的想法,所以即使有了那日北戎大營的教訓,赫連鵬依然沒有真正放棄抓住葉璃的想法.只不過他不再打算用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辦法了.他正大光明的打敗了葉璃,俘虜了她,就算是墨修堯也不能什麼了.

但是此時,赫蘭鵬的臉色卻有些不好看了.剛剛從北戎大營傳來耶律野的命令,這些日子北戎大軍被墨修堯打得連連後退,耶律野要他立刻放棄靈鷲山,帶兵去與北戎大營回合共同對付墨修堯.眼看就要勝利在望,就這麼退走了這讓赫連鵬怎麼能忍受?

"將軍,七殿下的命令……"前來傳令的男子問道.

赫連鵬沉吟了片刻,道:"你回去稟告七殿下,最多不出三日本將軍就能攻克靈鷲山生擒定王妃.到時候在派兵增援七殿下."

聞,傳令的人臉色有些難看了,"赫連將軍,這是七殿下的命令."不管七殿下的命令是對是錯,有道是軍令如山,這赫連鵬好大的膽子竟然想也不想就敢推拒七殿下的命令.赫連鵬道:"本將軍馬上就要攻下靈鷲山了,現在撤軍豈不是功虧一簣?你回去稟告七殿下,七殿下定然能明白的."

傳令之人氣急,怒道:"七殿下豈會不知道將軍在攻打靈鷲山?但是如今全軍都在往後撤,唯獨將軍意味向前,若是陷入了大楚腹地,將軍一支孤軍又能有何用處?"他沒的是,若不是因為赫連鵬步步緊逼的攻打靈鷲山,定王又怎麼會發了瘋的攻擊北戎大營.

赫連鵬不悅的沉下了臉道:"你只需要回去將本將軍的話稟告給七殿下就是了.軍中大事豈是你一個的傳令跑腿的人能夠質疑的?"

來人氣結,知道不動赫連鵬,只得哼了一聲轉身出了軍營快馬趕回北戎大營面見耶律野去了.

見赫連鵬三兩語就氣走了耶律野的信使,在座的將領都有些擔憂了起來.赫連鵬是赫連真的養子,或許沒什麼.但是萬一七殿下怪罪下來,他們這些做屬下的可承擔不起.一個將領站起身來,猶豫了一下勸道:"將軍,七殿下急招我等回去.想必是戰事告急,咱們是不是……"

赫連鵬淡然道:"七殿下大營里有七八十萬兵馬,墨家軍還不足五十萬人.想必等個兩三日還是能等得起的.咱們只要盡快攻下靈鷲山生擒定王妃,七殿下非但不會怪罪,只會更高興的嘉獎你們.不必再了,傳我命令,三天之內務必要攻下靈鷲山."

其他人對視一眼,有人道:"但是……就算我們攻下了靈鷲山也未必能抓到定王妃啊.定王妃手下的麒麟可是厲害得很,就算不敵千軍萬馬,護著定王妃逃走總是不成問題的."赫連鵬神色淡然道:"本將軍只有主張,爾等只需要全力進攻拿下靈鷲山就是了."

赫連鵬一意孤行,在座的眾將領也無可奈何.畢竟除非耶律野當場罷黜了他的官職,不然的話赫連鵬依然是大將軍,依然是他們這一只兵馬的統帥,他們也只能聽從他的命令行事了.

靈鷲山上的將士們明顯感覺到山下的攻勢越來越強烈了,仿佛又什麼在逼著那些本就悍勇的北戎士兵悍不畏死的不停地往上山沖來.如此一來,山上的墨家軍壓力也就更大了許多.幾乎連續全天十二個時辰都不能歇息的死守著防線,許多士兵的臉上都染上了疲色.

但是眼看著三天已過,雖然北戎士兵幾次險些都要沖上了山腰,卻依然被頑強的墨家軍士兵趕了下來.赫連鵬只氣得雙目泛,盯著山腰上那依然旌旗飄揚的墨家軍營地眼中蒸騰著陣陣殺氣.

"定王妃,立刻讓你的人投降,否則,別怪本將軍放火燒山!"赫連鵬的聲音夾帶著內力從山下傳來.此話一出,不僅是山上的墨家軍,就連跟在赫連鵬身邊的將領也嚇了一跳.此時已經是九月末了,正是萬物凋零的時候,要是赫連鵬真的放火燒山,那只怕就不僅僅是靈鷲山要遭殃了.

山上,韓明月站在葉璃身邊含笑看著跟前神色鎮定如常的女子,道:"王妃,若真的讓赫連鵬放火燒山,咱們可就當真要完了."

葉璃淡笑道:"以明月公子的武功,區區山火又怎麼奈何得了公子?"

韓明月坦然一笑,他確實是不擔心.就算赫連鵬放火,他帶上葉璃突圍出去至少應該還是不難的.只不過,戰事到了這個地步,韓明月實在是有些好奇葉璃到底打算怎麼解目前這個困局,"王妃有辦法破赫連鵬的局?"

葉璃搖頭道:"沒有.山下二十多萬大軍圍困,就算想要突圍我們這幾萬人也沖不出去."

"那王妃打算怎麼辦?"

葉璃淡然一笑道:"先下手為強."

韓明月一愣,不解葉璃這話是什麼意思.葉璃居高臨下俯視著山下的赫連鵬大軍軍營,悠然道:"論起火攻,還是……才是祖宗."

罷,也不管韓明月有沒有聽明白,葉璃招來林寒問道:"我昨天要人准備的東西,准備好了麼?"林寒點頭道:"啟稟王妃,准備好了."

韓明月好奇的道:"王妃之前就知道赫連鵬會燒山?"葉璃搖頭道:"不知道,只不過是他打不打算燒山我都准備這樣做而已.不然,我們連一天都守不住了."

不一會兒,林寒取來了一個狀似燈籠的東西,雖然做工簡陋但是韓明月還是看得出來這確實是個燈籠.不解的看著葉璃問道:"這玩意兒不會是燈籠吧?"

葉璃點頭笑道:"這確實是燈籠,這個叫做孔明燈."

"這玩意兒能拿來干什麼?"見過各樣精致漂亮的燈籠,韓明月把玩這手里做工粗糙的燈籠不以為意.葉璃笑眯眯的捧著燈籠道:"這個麼,晚一點韓公子就知道了."

很快,韓明月就知道葉璃先干什麼了.只見無數等燈籠點著之後慢慢的飛了起來,並且慢慢的向著北戎軍營的方向飄了過去.因為此時是白天,又在打仗,一時間天上飄著許多燈籠竟然也沒有引起北戎人的注意.或許注意到了,只是他們沒有在意罷了.

葉璃滿意的看著這些孔明燈飛向自己預計的位置,然後慢慢的落下.

"咦?"韓明月驚訝,這些燈能夠飛起來就足以讓韓明月驚訝不已了,更何況還能飛到幾乎同一邊天空並且幾乎差不多的時間落下.若不是千真萬確的知道葉璃是個人,韓明月都要以為她使了什麼妖法了,"那些燈里有不少的桐油,應該不會那麼快燃完,王妃是想要……"

韓明月很快就明白了葉璃的打算,葉璃是想要利用這些燈將桐油撒到山下的大營或者人身上,然後……

果然,只聽葉璃沉聲道:"放箭!"幾十只帶著火焰的長箭破空射向那些還在天空沒有落下的燈上.一碰到箭,燈籠立刻被點燃從天上掉了下來.于是,山下的人們就看到幾十個火球從天上砸了下來,有的落到了人身上,有的落到了大營里的營帳糧草上,很快便燃了起來.不多時,山下的北戎大營便化成了一片火海.

如此一來,北戎兵馬哪里還有心來進攻放火燒山,連忙回營救火都來不及了.但是大營里到處都被滴落了助燃的桐油,一點就著,哪里還能救得了火.在墨家軍眾人的歡呼聲中,葉璃沉著的下命令道:"從南面下山,往飛鴻關撤退!"

此事一過,赫連鵬絕對是要氣瘋了.到時候不顧一切起來還真的有可能會放火燒山,葉璃自然不會留下來讓幾萬兵馬平白送死了.于是,在山下的北戎大軍雞飛狗跳的救火時,墨家軍上下已經偃旗息鼓悄然從南面下山去了.

北戎大營外面,赫連鵬對著眼前的一片火海目眦欲裂,"葉璃……葉璃,本將軍一定要殺了你!"

"啟稟將軍,山上的墨家軍撤了."前方的探子急急忙忙的來稟告道.

赫連鵬臉色一變,"往哪兒撤了?"

探子道:"似乎是往飛鴻關的方向撤退了."

"追!"赫連鵬道.

"將軍!"幾個將領的臉色都不好看.原本他們就對這個憑空降下來的將軍有些不服氣,但是赫連鵬本人太厲害他們也不敢多什麼.但是此時,大營被燒了,糧草也沒了,他們拿什麼去追墨家軍.飛鴻關可還有二十多萬墨跡軍等著呢.而且那些墨家軍還不是靈鷲山這些精銳和殘兵混合的,而是全部都是墨家軍最精銳的士兵.就算赫連鵬再厲害,沒有個十天半個月只怕也攻不下來,而他們現在連明天的糧草在哪兒都不知道.

"我軍糧草全部被燒毀,根本無法再戰.請將軍三思."將領們勸道.

赫連鵬臉色發黑,他何嘗不知道他們的糧草已經被燒光了.但是被葉璃擺這一道讓他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沉聲道:"向附近的百姓征糧."

北戎大軍所謂的征糧不過是得好聽,是搶糧還差不多.不過現在,整個北方都沒有多少人,就算有也都撤到墨家軍背後去了,就算他們想要去搶糧又能搶到多少?只怕連幾十萬兵馬一頓的糧草也湊不齊.

"赫連將軍,末將覺得我們應該立刻北撤,前去與七殿下和赫連老將軍回合."一個將領堅定的道.

赫連鵬陰沉著臉道:"去追!追不到再,決不能放他們就這麼離開!"

無奈之下,幾個態度強硬的將領帶著自己的人走了,只剩下一些依然跟隨赫連鵬的將領帶著不足十萬人奉命追了上去.赫連鵬看著眼前的化作火海的軍營,沖天的光映在他的臉上顯得格外的猙獰可怖.

墨家軍剩下的幾萬兵馬都不是騎兵,走的自然也不會有多快.而北戎卻大多數都是啟稟,用不了多少時候就追上了墨家軍的隊伍.赫連鵬盯著葉璃的目光,再也沒有人往日的悠閑和得意,"定王妃,本將軍原本不想傷你的.這一次卻是你自找的."

葉璃也不在意他的話,淡然道:"兩軍交戰,勝敗自負.赫連將軍如此未免太輸不起了吧?"

赫連鵬臉上青筋暴起,"好!本將軍領兵以來,竟然全都敗在了定王妃的手下.今天,你我便決一死戰!"葉璃淡然的搖了搖頭笑道:"本妃知道,赫連將軍是赫連真將軍親自教導培養的北戎將才.只可惜……我們中原有一個詞不知道赫連將軍有沒有聽過?"

赫連鵬冷冷的盯著她,道:"本將軍正要請教王妃."

葉璃淺笑道:"紙上談兵."

"葉璃,你太狂妄了!"赫連鵬大怒,他中原語文字都學的還不錯,自然知道這個詞是什麼意思.葉璃竟然在諷刺他根本不會用兵.葉璃看著他暴怒的模樣,挑眉道:"赫連將軍不必覺得本妃在羞辱你.你雖然從跟著赫連真學習,但是事實上在這之前你確實是一天兵都沒有帶過.若不是靠著一身高強的武功,你只怕還壓不住你手下的那些將領.恕葉璃直,你調兵遣將的本事,墨家軍比你高明的人比比皆是.這些日子,若不是你仗著兵馬優勢,你以為你當真會贏麼?"

赫連鵬的臉色一陣白一陣紫,許久才嘿嘿冷笑了兩聲道:"好,就算本將軍不會帶兵又如何?你今天終究還是要死在這里!"完,不再給葉璃話的機會,便縱馬提刀朝著葉璃的方向沖了過來.葉璃身邊,韓明月手中長劍出鞘,橫劍擋住了赫連鵬砍過來的刀.赫連鵬之前在北戎軍營也見過韓明月一面,敢闖進北戎軍營救墨修堯的,武功自然不會弱,"你是什麼人?"

韓明月含笑拱手笑道:"在下韓明月,見過赫連將軍."

"明月公子?"赫連鵬雖然是北戎人,但是他的師傅卻是中原武林中人.慕容雄雖然老朽,但是對于中原有名氣的武功高手卻都還是知道的.只不過韓明月已經有多年沒有出現在外面了.除了定王府的人,只怕許多人都以為明月公子要麼隱退要麼已經死了.

韓明月笑道:"正是在下."

赫連鵬冷笑道:"本將軍管你是什麼公子,擋我者死!"

"領教將軍高招."韓明月笑道.

赫連鵬一不發,直接動手.韓明月也不客氣,揮劍相迎.韓明月當年能與墨修堯以至交好友相稱,能執掌天下第一的報組織天一閣,武功修為自然是了得.雖然還比不上天下四大高手,但是與赫連鵬相比卻也是不遑多讓.兩人交起手來自然是打得難舍難分.

赫連鵬急著抓或者殺了葉璃,但是韓明月卻並不著急.他只要擋住赫連鵬不讓他去傷害葉璃就可以了,所以打起來也就顯得十分輕松.

另一邊,林寒護著葉璃一邊觀戰,林寒問道:"王妃,要不要幫明月公子一把?"

葉璃搖頭笑道:"明月公子武功並不比赫連鵬差,咱們貿然出手也只是給他添亂而已."

林寒想了想,點頭稱是.放眼望去,周圍已經形成了新的戰場.北戎士兵和墨家軍士兵已經展開了生死相博.如今雙方倒是兵力相若,短兵相接也管不了什麼陣法兵法了,如此厮殺下去,只怕最後的解決便是兩敗俱傷同歸于盡.

林寒正想勸葉璃先行離開,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馬蹄聲.林寒微微一怔,側耳一聽不由喜道:"王妃,是元裴將軍的人!"那是飛鴻關的方向而來的,能從那里過來的,自然是元裴的人.

葉璃點點頭,舉目望去,不一會兒,標記著墨家軍印記的黑色旗幟在遠處的地平面上出現,無數的黑色駿馬朝著這邊狂奔而來.回頭看了一眼依然在厮殺中的墨家軍將士,葉璃的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上篇:陽謀,混賬     下篇:兩繾綣,江南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