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南下,瑤姬的困局  
   
南下,瑤姬的困局

"衛藺飛鴿傳書,清塵公子不知所蹤了!"

"什麼?!"聞,不僅是葉璃,就連墨修堯和鳳之遙也是大為震驚.葉璃臉色一白,猛地起身卻險些跌倒在地.墨修堯連忙懶腰扶住她坐下來,看向卓靖道:"清楚."

卓靖連忙將衛藺的密信呈上,一邊道:"清塵公子辦妥了蒼茫山的事之後,便帶著衛藺一行人北上准備回璃城.卻在半路上遭遇了偷襲,隨身的侍衛死傷大半,衛藺也身受重傷,清塵公子下落不明."

葉璃沉默的看完了衛藺傳來的消息,雖然只有寥寥數語,但是葉璃是足夠了解衛藺和麒麟的戰力的.能夠讓衛藺身受重傷,數十麒麟死傷大半還劫走了徐清塵,足以證明對方絕對不簡單而且顯然是預謀已久的.這一次和幾年前徐清塵在南詔的失蹤不同,那一次徐清塵被抓多少都是在他的算計之內的,除了不明真相的外人,真正著急的人其實並不多.但是這一次對方能從定王府最精銳的麒麟手中強搶走徐清塵,就不能不讓人擔心徐清塵的安危了.

墨修堯扶住葉璃,輕聲道:"不用擔心,對方若是想要清塵兄的命,大可以當場刺殺,不會費那麼多功夫將他帶走.既然將人帶走了,自然不會輕易的對他不利的."

葉璃閉了閉眼,強迫自己鎮定下來.他們都已經太習慣了清塵公子的聰明絕頂,智如天人.卻忘了再怎麼厲害,徐清塵也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才智高絕那是建立在他的人身安全沒有受到威脅的況下,要是隨便來一個會武功又不講理的嫩頭青,清塵公子也是沒有辦法的.

"修堯……大哥……"想到徐清塵可能會遇到危險,葉璃就不由得渾身發冷.徐家近幾代一來最驚采絕豔的清塵公子……如果出了什麼……葉璃幾乎可以想象整個徐家會是什麼樣子.定了定神,葉璃握住墨修堯的手,仿佛想要汲取一絲力量,"這件事,先不要告訴大舅舅和外公他們."

墨修堯此時也沒有心拈酸吃醋了,點頭道:"我知道,阿璃,別擔心.清塵兄才智過人,沒那麼容易出事."

鳳之遙看了看幾欲崩潰的葉璃,跟卓靖一起悄然退了下去.

大帳里,墨修堯摟著葉璃讓她靠在自己懷里.察覺到胸前的衣襟上淡淡的濕意墨修堯心中一疼,輕柔的撫著她烏黑的秀發,柔聲安慰道:"阿璃,別擔心,我立刻派人去找他,不會有事的."

葉璃低聲道:"大哥本事那超凡脫俗不沾塵俗世的人,若不是因為我……徐家還有大哥也不會……"墨修堯緊緊的摟住她,道:"不是阿璃的錯,都是因為我.是我連累了阿璃和清塵兄.阿璃,不要怪你自己,是我不好……不過,就算阿璃覺得我不好,你也不能離開我,我不會放手的."看著眼睛微的葉璃,墨修堯沉聲道.

"我不會離開你的."葉璃緊緊的抓住他的衣襟,堅定的道:"只要我還活著,就絕不會離開你的.只是……只是我很害怕.如果大哥真的出了什麼事……"

"我們還不知道出了什麼,就自己嚇自己."墨修堯淡笑道:"阿璃難道不相信你大哥的本事,覺得他一定就會出事麼?現在我們應該想想要怎麼做才是."

葉璃很快便鎮定了下來,無論有沒有出事找到徐清塵才是最重要的.否則就是在這里哭斷了肝腸又有什麼用.定了定心神,葉璃才問道:"你覺得……會是什麼人要抓大哥?"

徐清塵沉吟片刻,道:"在南方能從衛藺手里劫走人的不外乎就是三方人,雷振霆,西陵皇,墨景黎.但是,西陵皇沒有那麼大的膽子,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雷振霆……徐兄在他的地盤始終,我們第一個要懷疑的就是他.如果真的是他想要劫人,還不如就直接下手抓人算了,橫豎都是撕破臉,也無比做那鬼祟之事了."

"那就是墨景黎?"葉璃眸中閃過一絲冷芒,"他為什麼要抓大哥?為了要挾定王府?"

墨修堯也有些疑惑,墨景黎現在和他們之間隔著雷振霆,他就算抓了徐清塵又能跟定王府換什麼?搖了搖頭道:"墨景黎的想法有時候倒是讓人很是難解.何況,這也只是我們的猜測.想必很快南方那邊就會傳回來消息了,阿璃不必心急."

葉璃有些不安的點了點頭.沉默了片刻,葉璃才開口道:"如果還是沒有大哥的消息,我想親自去一趟江南."墨修堯一愣,好一會兒也沒有開口.許久,就在葉璃以為他要反對的時候才聽見墨修堯輕聲歎了口氣道:"我不能陪你一起去.阿璃,千萬心.最好能在北戎和西陵結盟之前回來,不然你在那邊會有危險."

葉璃點點頭,低聲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快回來的."

果然如墨修堯所,第二天一早就有衛藺派人從南方送來的密信,詳細的講述了事的經過.原來衛藺擔心飛鴿傳書路上出什麼意外,送出書信的同時又派了人騎快馬將送了信回來.看了信,葉璃和墨修堯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清塵公子在雷振霆的地盤失蹤了這麼大的事不可能不驚動雷振霆,信上道雷振霆竟然隱隱有想要就此扣留衛藺等人的意思.不過葉璃倒是不擔心衛藺的安全,以他們的能力如果想要走,自然是沒有人能留得住的.即使是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雷振霆.何況,以雷振霆的身份也絕不會親自出手去為難衛藺等人.

看完了衛藺的信,葉璃只得歎了口氣道:"看來我還是要親自去一趟江南.我只怕……大哥是被墨景黎帶到大楚去了."比起墨景黎,葉璃其實甯願跟雷振霆打交道.雷振霆是聰明人,聰明人自然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反倒是墨景黎這樣的人,時不時便會生出一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事,偏偏他做的都是一些不該做的事.

墨修堯也知道徐清塵的安危要緊,也不多只是柔聲道:"萬事心."

葉璃點頭,沉聲許諾道:"我會盡快回來的,不用擔心."

當晚,葉璃便帶著秦風卓靖林寒和徐清鋒等人並三隊麒麟暗中離開了墨家軍大營,避開了西陵和北戎勢力從東邊乘船而下前往江南.一路上,自然有墨家軍的暗衛源源不斷的將江南的消息傳到葉璃手中.在知道了徐清塵確實不在雷振霆手中之後,葉璃也不打算再去招惹雷振霆,直接乘船過江上岸,到了墨景黎執掌的大楚的地盤,如今當稱之為南楚.

這新的楚京並不大,稱為南京.不過是當初墨景黎為黎王時的封地王府所在.經過這兩年的治理,面積雖然不大卻繁華了許多.大楚畢竟根基深厚與北境那樣的空中樓閣不可同日而語.葉璃易容成白衣男子,如今葉璃年紀漸長,與當年易容成略顯稚氣的白衣少年不同,如今雖然依舊是眉清目秀,卻顯得清逸出塵氣勢卓然.比起號稱天下第一公子的清塵公子竟是也不差什麼.

卓靖和林寒等人都是葉璃身邊的心腹,見過的人自然也不少,也都紛紛易容.一行人上下只明面上的便有十幾人之多.倒像是一家子下屬隨著個貴族公子出游的模樣.大楚如今雖然偏安一隅,卻也依然是人文薈萃之地,他們一行人進了京城倒也不顯得十分引人注目.

衛藺早在葉璃等人前來之前就已經趕到南京,這南京如今雖然是墨景黎和蒼茫山掌控的地方,卻也免不了有許多定王府的眼線釘子.自然也早就准備好了合適的住處.就在離攝政王府不遠不近的一處住滿了富商權貴的大街上,大門的匾額上掛著一個楚府二字.這附近的人只知這楚家原本乃是云州望族,雖然不及徐家這樣的數百年傳承名門,卻也是傳了幾代的書香門第.而這座府邸卻是楚家在這南京城中的一處別院.這幾日見有人進出,自然也就當成是楚家的主子來此住.除了臨近的幾乎人家派人前來送上了禮物,倒是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葉璃一行人在楚府安定下來,也沒來得及歇息南京城里的各種報便源源不斷的送進了府中.但是讓葉璃擔憂的是這其中竟然沒有一絲一毫跟徐清塵有關系的.唯一有一點清楚的是前些日子云瀾江上確實有人看到一行人神神秘秘的帶著一個人渡了江.但是那人到底是不是清塵公子,那些人又到哪兒去了,卻是誰也不知道.

看著葉璃秀眉深鎖的模樣,徐清鋒和聲安慰道:"大哥福大命大,不會那麼容易出事的.璃兒你也別太擔心了."其實徐清塵出事了,徐清鋒身為弟弟的又怎麼會不擔心?只是看著葉璃這樣憂心如焚卻也不得不安慰她一些.自己同樣萬分愧疚,自己身為兄長,遇到這樣的事原本該一肩挑起的.只是他也明白自己比起葉璃卻還是有些不足,也不忍葉璃如此辛苦之余還要有心徐清塵的處境.

葉璃無奈的搖搖頭道:"若不是因為我們,若不是因為定王府,大哥又怎麼會遇到這種事."

徐清鋒不以為意的搖頭道:"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大哥的事也未必就是因為定王府.不定是哪個覬覦大哥美色的人將他綁去做壓寨夫君了呢."徐清塵這話,本就是為了逗葉璃一笑,倒是讓葉璃不由得想起了當初在南詔徐清塵被舒曼琳抓了的時候,不由莞爾一笑,無奈的搖了搖頭.

含笑間,葉璃驀地心中一動,微微皺了皺眉.

徐清鋒見她神色有異,連忙問道:"怎麼了?想到了什麼?"

葉璃凝眉,沉聲道:"讓人去查查前些日子,東方幽在干什麼."徐清鋒雖然只在清云先生的宴會上見過東方幽一面,但是對于這個多年來第一個敢對大哥如此死纏爛打的女人卻是聞名已久,皺眉道:"你懷疑是東方幽所為?但是……她是墨景黎的王妃,墨景黎怎麼會允許她……"

"她還是蒼茫山的少主人,蒼茫山在西陵和北方的勢力雖然幾近全毀,但是在江南的勢力卻並未損毀.何況,近百年的經營,底蘊不可謂不甚厚.只怕就算她要干什麼,墨景黎也未必會知道."葉璃緩緩道.原本葉璃並未懷疑東方幽,東方幽的性子不像是能做出這種事的人.但是卻忽略了東方幽是個女子,經曆了當初徐清塵的拒絕又被迫嫁給墨景黎,很難東方幽的性格會不會改變.而東方幽本身師承蒼茫山東方蕙,甚至東方蕙也親口承認東方幽的聰慧更在自己之上.一旦東方幽性格改變,不再向從前一樣不懂人世故,那她將會變成一個比東方蕙更可怕的人.

起東方幽,衛藺皺了皺眉道:"東方幽出賣了東方蕙."

聞,眾人立刻將目光投降了衛藺.衛藺這次是跟著徐清塵南下的,一直跟在徐清塵身邊.這次對付蒼茫山的事也都是徐清塵負責的,葉璃等人也並不清楚具體況.聽衛藺這麼一倒是吃了一驚.東方蕙對東方幽有養育教導之恩,只怕是東方蕙自己都沒有想過東方幽會出賣她.

衛藺道:"蒼茫山被攻破之後,東方蕙原本是有機會逃回江南的.但是我們卻提前得知了蒼茫山在云瀾江便的幾個接應之處,正好守株待兔抓住了東方蕙.雖然送信給我們的人沒有出現過,但是清塵公子過,有八成的可能是東方幽."

"真是沒想到,東方夫人居然會死在自己最疼愛的徒兒手中."聽完衛藺的明,葉璃也不由的歎息了一聲.除了強要將東方幽嫁給徐清塵,葉璃對東方蕙並沒有多少惡感.畢竟能夠以一己之力撐起整個蒼茫山的女子必然有一些特別出眾之處.比起死在自己最信任最寵愛的徒兒手里,只怕東方蕙甯願死在徐清塵和雷騰風的手里吧.

"如此來,東方幽極有可能已經掌握了蒼茫山剩余的勢力.那麼,大哥在她手里的可能性也大了許多."葉璃沉吟道.秦風有些懷疑的問道:"東方幽那個樣子,做的了這些事麼?"在秦風看來,東方幽完全就是個不知所謂的花癡.

葉璃搖搖頭道:"東方幽武功在你我之上,據醫術也不差,甚至琴棋書畫謀略兵法樣樣精通.能學得這麼多的女子怎麼可能會是笨蛋.就看她開不開竅,不開竅時在外人眼中她便是個傻子,一旦都明白過來了……她才是最可怕的人.東方蕙只怕倒死都想不明白東方幽為什麼要殺她."

幽幽的歎了口氣,葉璃對秦風道:"你去傳信給瑤姬,我有事要問她."

秦風一愣,點頭道:"屬下遵命."

南京城里,最高檔的茶樓摘星樓里.一個美豔的少婦帶著一個**歲模樣的孩子緩緩走了進來,卻見大堂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這少婦自然就是如今沐陽侯府的側夫人瑤姬和沐陽侯府的公子.自從舉家南遷之後,沐陽侯有些心灰意冷,便將沐陽侯爵位傳給了兒子沐揚,自己只每日在家里含飴弄孫,逍遙自在.沐揚也是個頗有能力和野心的人,雖然墨景祈不在了,沐陽侯府漸漸跟墨景黎親近起來,這兩年沐陽侯府倒是越發的鼎盛起來.而沐陽侯府這位美豔動人的瑤姬側夫人幾乎與嫡妻平起平坐的事自然也在南京城里傳的沸沸揚揚.瑤姬更成了所有正室們痛恨側室們效仿的對象.

一見到瑤姬進來,掌櫃的連忙殷勤的迎了上去,"沐夫人,公子,兩位樓上請."

瑤姬嫣然一笑,道:"多謝,我的廂房還留著麼?"

掌櫃討好的笑道:"沐夫人能喜歡樓的茶點,是咱們的福分,的自然是隨時留著夫人喜歡的廂房."這南京城里誰不知道如今的沐陽侯雖然有幾房妻妾,但是卻獨獨對這位側夫人寵愛有加.這位瑤姬夫人原本是楚京傾城坊的舞姬有楚京第一舞姬之稱,美貌妖嬈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比得上的.而且瑤姬夫人因為沐陽侯盛寵,出手極為大方.平時就算不來也會每天讓人買一些點心回去,摘星樓自然樂意為她專門留著個廂房以示優待.

瑤姬含笑了聲有勞,拉著身邊的孩子便上了樓.只留下一個香氣襲人的倩影和清脆動人的笑聲.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樓上,樓下的眾人才不由得呼了口氣,議論紛紛.

"這瑤姬夫人不愧是當年的第一舞姬,雖然年紀不了,但是容貌之盛只怕是黎王妃也是比不上的."如今的黎王二妃之一的榮妃葉瑩曾經也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稱.但是如今能讓人記得她的也就只有定王妃之妹這個名頭了.哪里及得上瑤姬如此的豔麗奪人.

"沐陽侯真是豔福不淺,難怪對瑤姬夫人如此寵愛."只是可惜了那沐陽侯夫人原本也是名門閨秀,清秀佳人.只可惜在豔光四射的瑤姬面前卻只能黯然失色了.

瑤姬牽著沐烈上了樓,進了自己平常經常坐的廂房,里面早已經有人等著她了.看到坐在廂房里飲茶的葉璃,瑤姬不由得勾唇一笑道:"這是哪兒來的翩翩公子?"

葉璃含笑看著她,道:"瑤姬,許久不見風采依舊.沐烈,過來坐吧."沐烈看上去依然不滿十歲,卻已經是一副大人的沐揚,有些好奇的望了葉璃幾眼,恭恭敬敬的答道:"是,多謝王妃."

葉璃搖搖頭,看著瑤姬道:"你這個性子怎麼會教出這麼嚴肅的孩子?"

瑤姬無奈的道:"我哪兒教得了他啊,都是他在教我."瑤姬也跟著坐了下來,看到坐在葉璃身後不遠的秦風時微微怔了一下,仿佛並不在意的轉開了眼.

瑤姬也知道如今北方戰事正起,葉璃千里迢迢到江南來事關重大,也不廢話便將這些日子南京的大事都跟葉璃了一遍.葉璃聽完卻是有些凝眉道:"你在南京也沒有絲毫大哥的消息?"瑤姬無奈的苦笑道:"聽到清塵公子失蹤的消息之後,我便一直心留意楚京內外的動靜,竟沒有絲毫清塵公子的消息.瑤姬敢保證,無論清塵公子是否是被這南京城的人所劫持,但是至少……清塵公子此時只怕是絕對不再南京城里."

見葉璃皺眉,瑤姬的秀眉也不由得微微皺起.來這件事也實在是有些離奇,清塵公子可不是什麼阿貓阿哥的路人甲.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十分引人注意的.而且以清塵公子的才智,只要還活著,無論如何也會給他們留下一些線索的.但是這些日子定王府的人幾乎翻遍了整個江南,卻沒有清塵公子的半點消息.

驀地,瑤姬想起來一件事.沉聲道:"對了,清塵公子失蹤之前,屬下送了一份密函給他."

聞,眾人連忙抬眼看了過來.瑤姬道:"密函是從攝政王府送出來的,因為王妃和王爺都在邊關,如今江南的事都轉到了清塵公子手上.所以那封密信也是直接送到了清塵公子那里.那個時候……是東方蕙死了的第二天."

"東方蕙被殺之後,從黎王府傳出來的消息……"葉璃沉吟道.時間這麼巧葉瑩傳出來的消息,自然是跟東方幽有關了.

"衛藺,可知道密信里寫了什麼?"

衛藺有些沮喪的搖了搖頭,道:"當時屬下並不在清塵公子跟前,之後清塵公子命屬下前去是有事要吩咐.但是屬下剛到公子門前刺客便到了.之後……那封密信若不是被對方帶走了,就是被清塵公子毀了."

秦風開口道:"如今攝政王府並沒有傳出對黎王妃不好的消息,密信應該沒有透露."

葉璃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那麼還是只能從黎王府找到突破口了.瑤姬,墨景黎的兒子可有什麼消息了?"

瑤姬點點頭,含笑在葉璃耳邊低語了幾句.葉璃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道:"你確定?"

"千真萬確."瑤姬笑道,"兩個月前就已經確定了,只是這消息太過重要,屬下擔心有失.特意讓專人親自送回璃城了.卻不想清塵公子和王妃都先後來了江南."

葉璃歎息道:"總算還不完,墨景黎已經拿到解藥,再往後這消息只怕就不值錢了."

瑤姬掩唇笑道,"那可未必,墨景黎被墨景祁下了重藥,就算有了解藥也要調理好些時候才能見效.不過那黎王倒是個急性子,一回江南便納了四五個朝中大臣的女兒入府.只可惜一直都沒有消息,聽黎王懷疑王爺拿假藥騙他,正憋著火呢.更何況,就算對父親不管用了,孩子對母親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管用的."到此處,瑤姬也不由的輕聲歎息,倒是有些同起那葉瑩來了.為母則強,若不是為了孩子,她又怎麼會放棄在璃城的安樂日子在沐陽侯府糾纏這麼多年.

沐陽侯府早就被定王記恨了,她的兒子卻是沐揚的兒子.她若是想要兒子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就只能效忠于定王府.更何況,定王妃對她和孩子有救命之恩,而沐陽侯府……即使沐揚知道了當初那些人對她和孩子做了什麼,卻也絕不會替他們做什麼,只是用他自以為是的方法寵愛她罷了.沐揚以為他很愛她,也或許他真的很愛她.但是他的愛卻早已經不是她和孩子所需要的了.早在當初她帶著沐烈回到沐陽侯府的時候,她就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愛著也恨著沐揚的瑤姬了,她只是一個細作,定王府安插在沐陽侯府和大楚的眼線罷了.從此,沒有愛恨,只有立場.

葉璃點點頭道:"回頭我會去見一見葉瑩."

瑤姬點點頭道:"我會設法安排的.王妃若是沒有別的事,我們先回去了."葉璃想了想,道:"等找到大哥之後,你和沐烈就回璃城去吧."聞,瑤姬不由得一怔.她在沐陽侯府兩年多,早已經成為定王府在南京極為重要的一個釘子.雖然不能是無法取代,但是如果突然失蹤卻也不太好處理.

"王妃這是……"

葉璃抬眼看著她,淡淡笑道:"你該做的已經做完了,沒有必要再留在江南浪費自己的時間了."

瑤姬沉默了一下,點頭道:"瑤姬明白了.多謝王妃."

瑤姬帶著沐烈出門離去,秦風凝眉,看向葉璃有些擔憂的道:"王妃現在跟她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葉璃含笑看著他道:"你不相信她?"

秦風臉色微僵,半晌才歎了口氣道:"或許吧."其實秦風自己也不太明白他和瑤姬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一直沒有忘記那個自己曾經就回來的憔悴消瘦的女子,但是他卻不能確定瑤姬對他到底是什麼想法.若是瑤姬對他有,當初又怎麼會毫不猶豫的跟王爺和王妃請命離開璃城回到沐陽侯府中?而他,如果真的愛瑤姬,又為什麼做不到完全的信任她?卻在王妃試探瑤姬的第一時間擔心瑤姬會背叛?

看著秦風的臉色不好看,葉璃淺笑道:"不必多想.你會擔心也是很自然的事.這世上本就沒有完全無條件的信任,不然,我又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跟她這些?我甯願她現在想清楚,也不想等到將來才臨陣反悔,在背後**一刀."不是葉璃不相信瑤姬的忠心,而是女人的一生最容易為了兩個人動搖.一是愛人,二是孩子.就連葉璃自己也不敢保證不會為了墨修堯和三個孩子做出什麼明知不該做的事.現在給瑤姬一個緩沖,遠比到時候突然要她接受來得好得多.就算瑤姬有什麼問題,她們也可以隨時設法彌補.

早在葉璃來到南京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注定了沐陽侯府將要終結.墨修堯痛恨和討厭的人很多.前任沐陽侯毫無疑問的是一個.既然已經來了,葉璃也不介意事先替他了結.何況,一旦墨景黎同意和西陵北戎結盟,沐陽侯府更會是定王府的敵人,先下手除掉也無不可.

秦風沉默了良久,看向葉璃道:"請王妃將沐陽侯府的事交給屬下來辦吧."

葉璃有些猶豫,"你考慮清楚了?原本我覺得這件事交給卓靖和林寒處置較為妥當."秦風笑道:"多謝王妃,屬下絕不會辜負王妃所望."

葉璃輕歎了口氣道:"你應該知道……"如果沐陽侯府毀在秦風手里,將來瑤姬跟他之前就當真是有些懸了.就算瑤姬不愛沐揚了,沐揚到底也還是她兒子的父親.

"屬下明白."秦風笑容淺淡,語氣卻堅定若磐石.

"既然如此,讓林寒跟你一起吧.若是有什麼不方便的事,讓林寒去做."葉璃道.林寒點頭應道:"屬下遵命."林寒當然明白王妃的意思.萬一到了需要秦風親自動手去殺沐陽侯府的什麼人的時候,林寒可以代勞.

"多謝王妃."

沐陽侯府里,瑤姬神色平淡的帶著沐烈往自己的院子而去.卻被突然擋在跟前的人擋住了去路,瑤姬抬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跟前的幾個女人,臉色微沉.

從前的少夫人,如今的沐陽侯夫人看著眼前已經年過三十依然妖嬈動人的女子,眼中充滿的嫉恨和不甘.尖聲道:"側夫人這是去哪兒了?"

瑤姬心不好,秀眉微挑,淡淡道:"干卿底事?"

沐陽侯夫人臉色一僵,原本清秀的容顏瞬間變得有些猙獰,咬牙道:"瑤姬,你太囂張了!別忘了,我才是沐陽侯夫人!"瑤姬瞥了她一眼,漠然道:"那又怎麼樣?你的沐陽侯夫人的位置自己留著吧,沒人跟你搶.如果你想要,連側夫人的位置你也可以留著."

"你……"沐陽侯夫人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將眼前的女人給撕了.她堂堂名門閨秀,居然會輸給一個教坊出身的女人.這些年來不僅受盡了沐揚的冷落,還被外面的貴婦們嘲笑.此時的沐陽侯夫人卻望了,當年的瑤姬因為她而吃了多少苦,甚至險些喪命.當年她如果不苦苦相逼,瑤姬早帶著孩子隱姓埋名過一輩子去了,又怎麼會成為定王府的細作回來跟她爭寵?

瑤姬不耐煩的瞥了眼她身後的幾個千嬌百媚的女人.這些女人都是這兩年沐陽侯夫人為了顯示賢惠特意為沐揚挑的,也有官場上的人送的.只是因為瑤姬的專寵,這些女人也就只能收起野心站在沐陽侯夫人身後一起對付瑤姬了.只可惜,對于經曆了無數的事的瑤姬來,這些人都還太嫩了.即使是她們聯手也重來沒有在她身上沾到什麼便宜.

瑤姬此時心不好,自然也沒有功夫陪這些女子嗑牙.抬頭看著沐陽侯夫人展顏一笑,低聲道:"夫人,其實有句話我早就想跟你了."

"你想什麼?"沐陽侯夫人警惕的盯著瑤姬道.瑤姬笑容微冷,"我一直想跟你……其實你一直針對我也沒什麼用.沐揚對你不感興趣,你難道不該反省你自己麼?身為女子,卻讓丈夫感到乏味的連看都不想看一眼,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憐."

完,也不管沐陽侯夫人瞬間變得慘白的沐揚,瑤姬一揮轉身往自己的院里而去.

"你心不好?"沐烈跟在她身後,雖然看起來似乎慢吞吞的,但是卻一直和快步而行的瑤姬保持著兩三步的距離.回到瑤姬的院子里,沐烈才淡淡的問道.

瑤姬一怔,搖搖頭道:"沒什麼."

沐烈靠在柱子邊上,靜靜的看著她道:"很快就能回璃城去了,就能看到你兒子了,你不高興麼?"這幾年相處下來,沐烈對瑤姬也還是多了幾分感.他是孤兒,並不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是什麼沐揚.但是每每看到瑤姬思念自己的兒子的模樣,他還是不希望瑤姬因為行差踏錯而悔恨終生.

瑤姬有些無奈的苦笑.沐揚是她兒子的父親,無論她還愛不愛他這都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她要怎麼高興起來?

沐烈看著她道:"你要是接受不了的話,可以跟王妃先行離開.王妃不會為難你的,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無論是瑤姬還是沐烈都是聰明人,在葉璃出讓她們一起回璃城的時候,瑤姬就知道了王妃打算對沐陽侯府動手了.其實當年能夠派去楚京的人並不少,瑤姬自然不會是必須的人選.之所以選擇瑤姬,毫無疑問的都是因為定王對沐陽侯府的敵意.瑤姬自然也是知道,當年沐陽侯帶兵圍攻葉璃,以至于葉璃被鎮南王逼得落崖的事.

瑤姬扯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看著沐烈道:"謝謝你,我沒事的."

沐烈皺眉,稚嫩的臉上毫無掩飾的寫著一絲擔憂.瑤姬抬手揉揉他的腦袋道:"你一個孩子,想這麼多干什麼?"

沐烈不悅的拍掉她的手,道:"我已經不是孩子了.算了,你自己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別忘了你兒子還在璃城等著你就是了.還有……本公子可是要回到璃城去麒麟的,你要是害我回不去了……殺了你哦."

瑤姬不由得莞爾一笑,含笑看著沐烈轉身出門.走到門口,沐烈停了一下回頭道:"我看秦統領對你倒是十分不錯,你不如考慮一下.秦統領總比那個沐揚要好的多,至少你走了這幾年,秦統領也沒有拈花惹草吧.你看看你以前那眼光,本公子都不好意思鄙視你."完,也不管瑤姬變臉,揮揮手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幽幽歎了口氣,瑤姬伸開梳妝台前的珠寶盒子,從滿滿的各種珠寶中翻出一個藏在最下層的角落中那個不起眼的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放著一支碧玉蓮花簪.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將這支簪子留在身邊,當年離開璃城前往楚京的時候早就已經做了決定從此不沾愛.秦風是她的救命恩人,有事定王妃的心腹,手中執掌著定王府最精銳的麒麟.算起來,就連定王妃的三哥徐家三公子都要算是他的屬下.這樣的人……即使名聲不顯,卻也不是她這樣一個教坊出身還有一個孩子的女子能夠配得上的.

如果可以選擇,比起沐揚瑤姬更願意自己當初遇到的是秦風這樣的男人.或許天下間的好男人都在定王府了吧,也或許是因為定王對王妃的深上行下效,定王府的男子似乎大都專.即使是沐揚寵愛她寵愛到整個南京城人人皆知,但是沐陽侯府的侍妾通房卻不比任何一家少.沐揚是她最美好的年華里一個旖旎而浪漫的美夢,夢醒無痕,留下的卻只有淡淡的悲哀.而秦風卻是她期望卻不敢染指的美好……

正出神間,身後一絲輕響讓瑤姬回過神來.這幾年的生活讓她習慣了保持警惕,猛然回身看到身後站著的男人卻不由得一怔.

比起沐揚當年的名聞楚京,秦風的模樣也是俊挺卻並不張揚.軍中出身的麒麟統領和名門貴族的公子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如果沐揚像是光華畢露的寶劍的話,秦風就是藏在劍鞘中的名劍.看似不起眼,依照出鞘光芒亦可照耀四方.

"你……你怎麼來了?"半晌,瑤姬才開口問道.

秦風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碧玉簪上,眼神不由得多了幾分暖意.瑤姬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有些手忙腳亂的將碧玉簪放回盒子里,"你……你現在來此,可是王妃有什麼事吩咐?"被他看的有些尷尬,瑤姬連忙扯開了話題.

秦風眼底閃過一絲幾不可見的笑意,點了下頭,平靜的看著瑤姬道:"不錯.沐陽侯府的事……王妃交給我負責了."

聞,瑤姬原本忙著收拾桌面的手一頓,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上篇:兩繾綣,江南急報     下篇:公子蹤跡,為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