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公子下落,再起波瀾  
   
公子下落,再起波瀾

聽了葉璃的話,卓靖和衛藺紛紛側首望了一眼不遠處那座富麗堂皇的閣樓.單輪內力他們還在葉璃之上,葉璃能聽見赫連真的笑聲他們自然也能聽得一清二楚.衛藺皺了皺眉,低聲道:"公子,要不要……"葉璃含笑擺擺手,心的拿起自己剛剛寫好的字朝著順風的地方風干,就如同園中任何一個尋常的富家公子一般.

雖然葉璃一身白衣翩翩俊雅風流,看的許多閨中少女心跳臉不已.但是跟在他身邊的兩個侍衛卻明顯有些不像是善類,倒是讓許多原本有意上前攀談的人駐足不前.

卓靖和衛藺看了看周圍的人的模樣,不由得深深的為自家王妃的算計周全感到佩服不已.卓靖俊挺的臉上橫著一道三寸長短的疤痕,猙獰的疤痕在配上他那冷漠的神色,讓人看上一眼都覺得膽戰心驚.而衛藺雖然仗著一張完美的俊臉,但是那一頭灰白的頭發,再配上幽蘭的眸子,雖然璃城那邊各色的人種來往不少,璃城的百姓早已見怪不怪,但是這南京城卻不一樣.至少嚇嚇這些養在深閨的大家閨秀是絕對不成問題的.

雖然之前衛藺和卓靖都曾經質疑過這樣的打扮是不是太顯眼了,容易引人注意.只是葉璃卻淡淡笑道:"正是因為細作絕對不會這麼引人注意,所以,如此高調的自然就絕不會是細作了."就算是墨景璃想破了腦袋,也絕對想不到葉璃會女扮男裝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果然,如此獨特高調的兩個侍衛,在配上楚家公子白衣翩然仿佛出于眾人之上的獨特清高氣質.見到他們的人非但沒有覺得奇怪,更是理所當然的絕對這便是名門公子的派頭.每每稱贊楚家不愧是大楚曆史源遠流長的名門大家.

"這位公子,寫得好詩."葉璃放下了手中詩卷正准備離去的時候,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女聲.回過頭一看,卻見穿著一身白衣的東方幽站在不遠處盯著自己看.葉璃深知只怕是自己這長臉惹的禍,也不在意,橫豎她也要找機會接近東方幽.現在東方幽願意自己過來自然是最好.淡淡一笑拱手道:"楚君唯見過攝政王妃."

聽到攝政王妃四個字,東方幽不自覺的皺了下眉,點頭道:"楚君唯?可是云州楚家的公子?不知楚家的惟云三公子可好?"

葉璃面上露出一絲疑惑,含笑看著東方幽道:"原來王妃認識惟云公子?不過……在下這幾年雖然少與本家的兄長來往,卻還記得惟云乃是行四的,三哥名諱上惟下風."對于東方幽的試探葉璃不以為意.既然要辦楚君唯這個人,定王府又怎麼會沒有准備?別楚君唯的身份,即使他的父母生平都是早就安排的妥妥當當的.楚家到底有些什麼人,葉璃自然也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東方幽也不以為意,淡然道:"許是我記錯了吧.幾年前和楚四公子有過一面之緣."

葉璃心中暗笑,東方幽這話的沒面也太過沒水平了.誰不知道東方幽是今年剛剛離開蒼茫山下山來的?又怎麼會在幾年前跟楚惟云有一面之緣?更何況,幾年前東方幽才幾歲?葉璃自然也不會揭穿她的話,笑容溫文爾雅的道:"不知王妃有何見教?"

東方幽沉默不語,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出聲到底是想要干什麼.只是方才從旁邊路過的時候,看到這白衣公子臉上淡淡的笑意不知怎麼的就想起了另一個仿佛永遠都是一身白衣的男子.這才忍不住開口話的.沉默了片刻,東方幽才道:"楚公子世居云州,如今初到南京若是有什麼不便之處,可派人到攝政王府來找我."

葉璃微微一怔,立刻含笑道:"王妃客氣了,多謝王妃.若是真有什麼麻煩的事,介時還要勞煩王妃."

東方幽怔怔的望著她,幽幽道:"如果他像你這般……"話到一半猛然醒悟過來,後面的話自然也不必再.葉璃也只當沒聽見,笑容溫文爾雅,"王妃,如果沒有什麼事,在下先行告辭?"

東方幽點點頭道:"打擾公子了.我也先走了."

"王妃慢走,不送."葉璃拱手道.看著東方幽離去的背影,卓靖有些疑惑的道:"公子,這個東方幽看起來……好像有點不正常啊."

"何止是不正常?"衛藺開口道:"她方才看公子的眼神,分明是讓人毛骨悚然啊.五公子的不錯,大公子惹到這樣的女人,真是倒黴透頂了."剛剛看著東方幽看王妃的眼神,即使是他們這樣的局外人都不由得心里顫了顫,難得王妃居然還能保持這副笑自若的模樣.更重要的是,王妃還是個只有一面之緣與清塵公子有兩分相似的陌生人,那要是對著清塵公子……衛藺不由得打了個哆嗦,但願清塵公子還沒有見過這樣的東方幽.

葉璃輕歎一聲,有些惋惜的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卓靖道:"公子的意思是,這東方幽竟然因為對大公子愛而不得,執念成魔?"

葉璃一合手中的折扇,道:"總之,要盡快找到大哥.看東方幽如今這模樣,大概要忍不住了.讓跟著東方幽的人,盯緊她."

"是."卓靖應道.

攝政王府

書房里,東方幽面無表的看著眼前正一臉躊躇滿志滔滔不絕的墨景黎,心思卻早已經飄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墨景黎停了下來,掃了一眼明顯正在出神的東方幽,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現在墨景黎對東方幽的觀感當真是降得無法再降了.如果可以,墨景黎甚至恨不得立刻就弄死眼前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手中擁有著讓世人羨慕覬覦的權勢,卻什麼事都不干一門心思的撲在一個根本就不拿睜眼看她的男人身上.用盡了手段不還變得瘋瘋癲癲,陰狠暴戾.若不是不想跟東方幽起沖突,墨景黎實在是很想告訴東方幽,以一個男人的立場,她越是這樣癡纏不休,徐清塵只會越討厭她.

"本王已經決定了與西陵和北戎結盟.你把清塵公子藏在哪兒了?立刻交給我,我有用."墨景黎忍住心中的怒氣,沉聲道.他當初敢下手去抓徐清塵,可不是為了拿來給這個女人花癡的.徐清塵可以是定王府除了墨修堯和葉璃以外的第三位重要人物,有他在手許多事都要方便許多.

東方幽眼眸一閃,不悅的道:"我過了,我不知道."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你當我是傻子麼?東方幽,本王現在為你是給你面子,江南是本王的地方,你以為你不本王就找不到麼?"見墨景黎如此,東方幽也不再客氣,冷聲道:"那本姑娘也警告你,你敢動他一根汗毛,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墨景黎現在早已經明白東方幽的性子了,深吸了一口嘲弄的道:"就算你不將人給我,你想怎麼樣?一輩子關著他?你以為定王府的人都死了麼?不定定王府的人現在就已經滿江南的在到處找他了.以定王府暗衛的能力,你覺得他們需要多少時間?"

東方幽沉默了半晌,抬眼看著墨景黎,傲然道:"你不用白費心機了,只要我不願意,誰也找不到他."

墨景黎終于忍不住了,惡狠狠的瞪了東方幽許久,才冷冷的吐出一句話,"東方幽,你就抱著徐清塵去死吧.本王只怕徐清塵連死都不願意跟你死在一起."

完,也不理會東方幽再什麼,轉過出去狠狠地甩上了書房的大門.

墨景黎飛快的行走在黎王府的,只看背影也能看出那騰騰的怒火.跟在他身後的心腹擔憂的對視了一眼,心翼翼的問道:"王爺,王妃那里……"

墨景黎腳下頓了一下,沉聲道:"不用管她!以後她要出門就讓她走,本王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麼時候!"身後的人點頭道:"王爺英明,也她對清塵公子的心思,想必是忍不了多久的.咱們正好更在後面,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雖然對東方幽沒有什麼感,但是畢竟還是自己明媒正娶的王妃.被屬下當著面出東方幽對清塵公子的癡迷,墨景黎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輕哼了一聲拂而去.

墨景黎忙著與西陵和北戎結盟的事,原本也沒有多少時間去理會東方幽,只是派人盯著她變罷了.而朝堂上,卻因為墨景黎突然丟出的一顆烈性炸彈頓時就炸開了鍋.不那些原本就對定王府有好感的老臣就連那些支持墨景黎的人也不由得拿看瘋子的眼神看著朝堂上志得意滿的攝政王.

墨景黎才剛剛拋下與西陵北戎結盟的消息,還沒來得及述自己的雄偉大志和計劃,殿下就有人站出來,沉聲道:"王爺,此事萬萬不可!"

墨景黎一看眼前的人,立刻沉下了臉.太後**的人,跟太後周旋了這麼久墨景黎若是還不知道是誰在背後支持著太後,墨景黎這麼些年也就算是白活了.墨景祁生前與太後反目,太後原本的羽翼也被自己剔除了不少.如此況下還能讓太後在朝堂內外站住腳步的除了定王府以外就沒有別人了.所以太後的人墨景黎都直接看作是墨修堯的人,自然是恨不得能將其扒皮抽筋.冷冷的看著殿下的人問道:"為何不可?"

殿下出列的大臣正色道:"西陵和北戎裂我疆土,殺我臣民.王爺身為大楚攝政王,執掌大楚國祚,又豈能與其結盟?這與認賊作父有何區別?"

"大膽!"墨景黎氣的臉色發黑,怒斥道.

"王大人所極是.請王爺三思."眾人齊聲道.

墨景黎定睛一看,跪下附議的朝臣竟然占了八成以上,就是剩下的兩成臉上也多有不贊同之色.其實原本同意與西陵和北戎結盟,墨景黎就知道必然會招致這樣的結果,但是當真正看到這麼多人反對自己的時候,那種全天下人都與我為敵的感覺還是讓墨景黎不由得暴怒起來.神色冷峻的盯著殿下跪了一地的朝臣道:"西陵和北戎是大楚的敵人?難道定王府就不是了?墨修堯現在占著的地方不是大楚的麼?本王倒是想知道,你們效忠的到底是大楚,還是定王府?"

如此誅心之,頓時讓朝堂上許多老臣都不由得心生寒意.他們這些老臣許多都是兩朝甚至是三朝老臣了,若不是心念大楚當初便是直接投奔定王府,就算得不到重要至少也能安度晚年.如今卻只因為違逆的黎王的意思,就被扣上一頂不忠于大楚的帽子.讓人怎麼能不心生沮喪?更何況,黎王和西陵北戎結盟的決定本生就是打錯特錯.無論最後輸贏都是會遺臭萬年的啊.

"老臣等斷無此意,但是與西陵北戎結盟之事實不可為.請攝政王三思!"眾臣齊聲拜道.

墨景黎不悅的一揮道:"本王已經下定了決心,不必再議."著,墨景黎的目光掃過坐在龍椅上因為突然驟變的氣氛而眼中開始積蓄著淚水的皇帝,墨景黎眼中閃過一絲暗芒,走到皇帝身邊沉聲問道:"皇上,本王的決定皇上覺得怎麼樣?"

皇帝墨夙云素來是極怕這個攝政王皇叔的,被墨景黎這麼盯著一逼,立刻放聲大哭起來.墨景黎厭惡的瞥了他一眼,沉聲怒吼道:"哭什麼哭?你是皇帝,當著大臣的面子如此模樣聖何體統!本王問你話呢?"皇帝被嚇得一噎,滿是淚水的臉頓時漲的通,哽咽著道:"皇叔……嗚嗚,皇叔的……對……"

墨景黎輕哼一聲,瞥了一眼殿下的眾人道:"聽見了麼?這是皇上的意思.你們不想尊本王的旨意,難道連皇上的旨意也要違逆了?"眾臣有口難,皇帝才不過**歲的樣子,而且這兩年被墨景黎嚇得不輕.就算太後著力教導也沒有絲毫用處,甚至連普通的**歲的孩子還有所不如.但是他們能什麼?皇帝還不懂事?的不算數?幾個年老的臣子只得在心中暗暗哀歎幼主孤立,權臣竊國啊.

"黎王,你這是想干什麼?"太後從殿後走了出來,冷眼看著自己如今這唯一的兒子.

墨景黎看到太後出來,臉色一沉,淡淡道:"後宮不可干政,母後這個時候來前朝做什麼?"皇帝墨夙云看到太後剛剛才止住的眼淚頓時又流了出來,望著太後哇哇大哭起來,"嗚嗚,皇祖母……孫兒怕……"看著墨景黎冷漠的眼神,太後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她如今只剩下墨景黎這一個兒子了,如果可以她如何不希望能夠跟自己的兒子和和睦睦的相處?但是當初墨景祁去世的時候兩人鬧得太僵了.這兩年太後也越發看明白了,在這個兒子的眼中,自己這個母後的地位只怕還不如賢昭太妃這個姨母.太後高高在上了一輩子,又如何能容忍被自己一手教養大的兒子奪了權榮養在深宮里看人臉色?之後墨景黎有了蒼茫山相助,更是處處針對太後的人,母子倆個的關系也就越發的僵硬起來.

但是太後這一次出來,卻當真不是為了和墨景黎爭執而來的.她實在是不明白這個兒子的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東西?誠然,太後曾經也一門心思的想要對付定王府.但是即使在定王府最虛弱的時候,太後也沒有想過要明面上擺明了軍馬的跟定王府做對.

她跟在先皇身邊,看著先皇半輩子想方設法的對付定王府卻每每功敗垂成.也看著當年的墨流芳如何的天縱英才,驚才絕豔.更看著自己的長子不惜犧牲大楚也要打壓墨家軍,更看著墨修堯怎麼從當初那個岌岌可危的殘廢王爺重新將定王府推回了巔峰.無形之中,太後隱隱有一種感覺,定王府絕不是普通人能夠對付得了的.最重要的是,就算這次三家聯軍真的消滅了定王府又如何?西陵和北戎會就此推出大楚的土地麼?當然不會,沒有了墨家軍的震懾和牽制,他們只會更加瘋狂的吞並大楚的土地.只怕……她連有生之年的安穩日子也不會再有了.

墨景黎卻不知道太後所想的這些,他只看到太後身為自己的生母這些年卻處處與自己做對.甚至不惜投靠了定王府,幫著墨修堯來牽制自己.此時見太後又要阻擋自己的好事,冷聲道:"母後身為後宮之人,還是早些回宮安歇的好.朝堂上的事自然有兒臣和大臣們處置.還是……母後當真是想要干政不成?本王倒是還記得皇兄的遺照……"

"墨景黎,你!"太後頓時氣得渾身發抖.當初墨景祁臨終前留下的那道遺照是太後心中的一個禁忌,被墨景黎如此大張旗鼓的拿出來,甚至隱隱還有幾分威脅之意.太後終于受不住,眼前一黑身子往後倒去.

墨景黎看了一眼暈倒在地的太後,冷聲吩咐道:"母後病了,還不快將她送回去著太醫好好醫治.若是再讓太後到處走動,傷了身子,本王惟爾等試問!"

看著太後被人扶著下去,眾臣心中的希望再一次破滅.墨景黎居高臨下的望著眾人道:"墨修堯帶著幾十萬墨家軍占據西北東北與楚京,更是早就叛出大楚,乃是當世最大的逆臣.本王與西陵和北戎結盟,正是為了鏟除逆賊,匡扶社稷.誰還有意見,以叛國論處."

完,也不再理會殿下的臣子和嗚嗚咽咽好不可憐的皇帝,拂而去.

南京城里,這幾天議論的最多的便莫過于黎王與西陵北戎結盟共同對抗墨家軍的事.其中更不乏愈多德高望重的老者光天化日之下仰天長哭,直道天亡大楚.

雖然墨家軍與大楚早已經沒有沒有了關系,但是在許多老人眼里卻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斬斷所有的關聯的.一心期盼著定王府匡扶天下拯救大楚的人也不在少數.便是不為了這些,定王府守護大楚數百年,就算是被皇室逼走了之後也可以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大楚的事.攝政王如此作為,是為不仁,忘恩,無道.如此的朝廷,豈不為上天所棄?

同樣的,民間尋常百姓對此也是罵聲一片.墨景黎雖然想要禁止,但是他如今早已經是內外交困,弄得一個頭兩個大.若是再強行禁止百姓論,只怕就真的要官逼民反了.實在是沒有辦法的墨景黎干脆眼不見為淨,對這些人不理不睬.一邊頒發詔令,調集軍隊籌備糧草,為不久之後的北征做起准備來了.

一家幽靜的茶樓里,葉璃含笑坐在廂房中品茶.雖然掩住了門,但是外面的茶客們的紛紛議論依然源源不斷的傳入廂房中.由此可見,外面的爭論激烈到何種程度.這樣的形也不僅是出現在這一家客棧里,整個南京城的各家茶樓酒樓皆是如此.百姓們間朝廷不管,自然也就鬧騰的越發激烈起來.整日里怒罵墨景黎的人也不再少數.

"王……公子覺得這些人所如何?"廂房里,瑤姬坐在對面,笑語嫣然的望著跟前一臉悠然的白衣公子.葉璃淡笑道:"這些只怕還影響不了黎王的決定."

瑤姬側首一想,也只得歎息道:"黎王對定王府的仇視何嘗不是執念?黎王若是當真看得清楚,便該知道這與西陵和北戎結盟對他絕沒有好處.無論墨家軍勝負,他都必然要遺臭萬年."只可惜,墨景黎太執著于勝過墨修堯了,所以哪怕只是一絲機會,他也要親自看到墨修堯敗在他面前.

"沐陽侯府也已經接到了黎王的命令,沐陽侯和沐揚都會一起出征."瑤姬輕聲道.

葉璃點點頭,並不意外.大楚能征善戰的將領本就不多,冷淮和南侯早已經歸附定王府,慕容慎雖然沒有明確的表示,但是其行動也早已證明了他的想法.更何況,慕容慎不但是墨流芳當年的舊部,更是定王心腹冷皓宇的岳父.和定王府是怎麼也脫不開關系了.沐陽侯雖然年事已高,但是跟他差不多同年的冷淮和南侯都還縱橫沙場,他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既然墨景黎已經決定了,那麼……我也該送他一份厚禮了."葉璃淡然一笑,從衣中取出一份名單放在瑤姬和秦風面前.瑤姬拿起來看了看,疑惑道:"公子,這是……"

葉璃沉聲道:"上面的人,全部殺了."

葉璃的聲音無喜無怒,平靜的就想波瀾不興的海面,卻讓人隱隱覺得萬丈深海的危險.這份名單上的人,全是如今大楚兵馬極為重要的人物.或許未必位高權重,但是離了他們卻會對軍隊產生不的影響.但是讓瑤姬奇怪的是,這上面居然沒有沐揚和沐陽侯的名字.

葉璃看了她一眼,淡笑道:"不必奇怪.這一次沐陽侯父子必然會成為楚軍的主帥,若是他們出了事,楚軍還能不能出發都是一個問題.墨景黎竟然已經攙和進來了,就別想再抽身回去了.這些人都不是什麼重要顯眼的人物,順手除了便是.大哥還在東方幽手中,不要引人注意."

秦風收起名單,點頭道:"公子放心."

葉璃點點頭問道:"葉瑩可有消息?東方幽給墨景黎的名單她知道麼?"

瑤姬猶豫了一下,沉聲道:"她知道,但是她不肯."葉璃微微一怔,沉吟了片刻點頭道:"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怕我反悔,不告訴她那個孩子的下落."瑤姬問道:"那要不要我們設法……"

葉璃搖搖頭道:"不用了,葉瑩這個人……一輩子也沒成過什麼事.但是一旦為了某件事而下定了決心,你是很難從她口中得到真正的消息的.與其她告訴我們之後在浪費時間去證實,不如讓她自己心甘願的出來."

瑤姬皺眉道:"但是,萬一璃城和王爺那里出了什麼事……"

"東方幽了,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那麼就應該不是修堯身邊親近的人.墨景黎就算要用,也不會急于一時的.大舅舅二舅舅那邊應該也在查了."葉璃沉聲道.瑤姬一想定王和鴻羽先生都是非常人物,想必東方幽的人想要算計他們也困難得很,若是不然,又怎麼會連蒼茫山有滅絕之禍也不知道呢?

聽了葉璃的話,瑤姬也不再理會這事,望著葉璃問道:"沐陽侯出兵之後,瑤姬該如何行事,請公子示下."葉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輕歎了口氣道:"瑤姬,你實在不必如此勉強自己."

瑤姬含笑點頭道:"瑤姬明白公子的意思.既然瑤姬已經做了決定,自然決不會壞公子和定王府的事."葉璃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折扇,想了想道:"既然如此……大楚出兵之日,你便跟著他一起去吧."

瑤姬蹙眉,"只怕沐陽侯不會同意."除了長期駐守邊關的武將,行軍打仗本就不許帶家眷隨性的.何況她又不是定王妃這樣文武雙全能運籌帷幄指揮千軍萬馬的女子,要讓沐揚帶上她是不可能的.

葉璃微笑道:"只要瑤姬願意,自然會想出辦法來的."

瑤姬怔了一下,不由淡淡一笑道:"瑤姬明白了,多謝公子提點."

"公子,衛藺求見."門外,衛藺低聲道.

瑤姬和秦風站起身來,秦風道:"公子,屬下先行告辭."

葉璃點頭道:"這段日子,你便跟著瑤姬吧.依然如我之前所,沐陽侯府的事都由你做主."秦風點頭,"秦風謝過公子."

葉璃輕聲道:"過猶不及,你當明白我的意思."

秦風沉默的點點頭,帶著瑤姬轉身而去.

衛藺進來,也不及見禮,沉聲道:"啟稟公子,東方幽出府了."葉璃臉色微變,猛的站起身來,很快卻又坐了回去,沉聲問道:"她一個人?"

衛藺搖搖頭道:"只帶了兩個侍衛,都是蒼茫山的人."

葉璃低眉想了想,方才道:"東方幽武功不凡,不要靠的太近免得被她發現了."衛藺點頭道:"公子盡管放心,以我們之能只要能確定大概的地方,總是能找到清塵公子的.只是清塵公子手無縛雞之力,卻不知道……"

葉璃擺擺手道:"前兩天看到東方幽的況看,她應該還沒有見過大哥.大哥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衛藺點點頭,那個東方幽對清塵公子癡戀成狂,想必也不會輕易傷害清塵公子的.

葉璃想了想,問道:"蒼茫山在江南的勢力查清楚了麼?"

衛藺道:"蒼茫山覆滅之後,蒼茫山在江南的勢力都做了變動,不過還是留下了不少的馬腳.咱們順藤摸瓜也能查出其中的七八成.公子,可要現在動手?"

葉璃搖頭道:"不,等墨景黎離開之後再動手."

衛藺眨了下眼,遲疑道:"公子的意思是這一次墨景黎會親自出征."葉璃有些無奈的歎息道:"修堯這一次玩的太大了,只怕不只是墨景黎會親自前往,就連雷振霆也會親自去的."

"這……"墨景黎確實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雷振霆卻很有些麻煩.雖然和定王府交手數次,雷振霆看似都沒有站到什麼便宜,但是除了一次因為王妃而輕敵,剩下的幾次卻都可的上是勢所逼,雷振霆的能力卻遠非區區墨景黎和耶律野能夠想必的.

葉璃瑤瑤頭淡笑道:"沒什麼.既然他這樣選擇了……我能為他做就是盡量為他減輕壓力了."

"王妃,若是王爺當真……"衛藺忍不住問道.

葉璃淡淡一笑道:"結發為枕席,黃泉共為友……"

衛藺沉默不語,在他們這些接近王爺王妃的人眼中,總是看到王爺對王妃的癡狂和眷戀,王妃卻似乎總是風淡云輕的一般.如今衛藺才明白,原來王妃對王爺的感並不遜于王爺對王妃的.只是,比起王爺,王妃更不喜歡將這些事掛在口中而已.所以王妃才會如此煞費苦心的,只要是王爺想要做的事,王妃也幾乎從未反對過.只是淡然的做著自己能做的事或者是安靜的陪王爺身邊……

剩下的問題,衛藺覺得自己實在是不必再問,只是恭敬的望著葉璃,"請王妃示下."

葉璃站起身來,淡淡笑道:"先看著吧,等到墨景黎走了,這楚京……也該變天了."

南京城外,東方幽穿著一身尋常女子的布衣慢慢的走著,身邊跟著兩個同樣穿著粗布衣衫的青年男子.一行人看上去倒像是三個剛剛從京城回來的普通兄妹.

直到走到一處交叉口,東方幽停下來腳步,嬌美的臉上閃過一絲殺意,淡淡道:"把後面那些礙眼的蒼蠅打發掉吧."

"是,少主."兩個男子恭聲應道,轉過身身形一閃消失在旁邊的路旁.東方幽在路邊站了半晌,才淡淡的露出一絲笑意,轉過身往另一條完全相反的路上走去.

甯靜的道上,布衣男子乾淨利落的將染血的軟件收回,又恢複了原本普通百姓的憨厚模樣.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橫七豎八的尸體,搖搖頭轉身離去.

又過了好一會,兩個黑衣男子出現在尸體旁,低頭看了看地上鮮血未干的尸體,抬腳踢了踢,有些無奈的道:"跟丟了."

另一個男子道:"我們跟丟了未必別人也跟丟了."既然不能離得太近,跟著的人自然不會只有一路.那黑衣男子歎了口氣道:"先回去稟告公子吧.這蒼茫山的人果然有點名堂."

"不用了."淡淡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卻見一身白衣翩然的俊美公子帶著兩個黑衣人走了過來.兩人連忙上前見禮,"公子."

葉璃淡淡一笑道:"不用放在心上,如果蒼茫山的人連這點本事都沒有的話,又怎麼會有本事悄無聲息的從定王府手上搶人?走吧."

"公子已經知道清塵公子的下落了?"

"去了就知道了."葉璃淡淡道.

東方幽藏人的地方果然不好找.即使葉璃似乎知道路線一行人也在京城附近的群山里繞了大半天的路.一直走到山中一個似乎不怎麼起眼的獵戶屋方才停了下來.

卓靖皺眉道:"這里不像是能關著清塵公子的地方."雖然這山里少有人煙,但是卻也還是偶爾有獵戶藥農進進出出的.而清塵公子的樣貌實在是太容易引人注意了,這樣的地方住著清塵公子那樣的一位神仙公子,只怕早就被人傳出去了.蒼茫山的人也不可能將所有進山的人都滅口了,那樣只會更加引人注意.

葉璃含笑指了指那間屋,笑道:"你們看那間屋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卓靖和衛藺齊齊的忘了過去,看了半晌卻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葉璃淡笑道:"看著屋的模樣,只怕已經有好幾十年了.但是……你看那煙囪……"

兩人定睛望去,這才恍然大悟.衛藺道:"煙囪似乎從來沒有人用過."葉璃點頭笑道:"就算這個屋只是獵戶如山偶爾才住的,但是卻也不肯能從來不用廚灶,除非是……這里面還別有洞天."

"但是,我們要如何去探查?這屋里可能有人."卓靖道.

葉璃沉吟道:"還沒有確定大哥是不是在這里,貿然打草驚蛇確實是有些不好.但是想要不驚動任何人……"這屋委實是太了一些,想要在不驚動屋里的人的況下進去查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想了想,葉璃還是決定先等一等再.同時一邊在心中思索著那屋底下到底有什麼秘密?是密道,或者是地宮?總是要有一個合適藏人的地方,葉璃相信以東方幽對徐清塵的心思,絕對不會隨隨便便的將她藏在一個山洞里.

等了許久,終于看到屋的門從里面打開,不一會兒東方幽從里面沉著臉走了出來.即使隔得遠遠地三人依然能夠感覺到東方幽的臉色十分難看,跟在她身後出來的幾個男女更是一副噤若寒蟬的模樣.葉璃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預感.

只見東方幽一掌打在一個慌亂的開口話的中年男子身上.那男子還未來得及半句話,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後倒地氣絕.顯然是發生了什麼讓她極度憤怒的事,正好東方幽面向他們這個方向,葉璃從她微微噏動的嘴唇看出了她在什麼,"一群廢物!連個不會武功的人都看不住,我還要你干什麼?"

葉璃心中一驚,難道大哥已經逃出來了.若是這樣,大哥為什麼一直沒有跟她們聯系?

那幾個屬下顯然在努力的解釋著什麼,除了跟著東方幽來的兩個男子以外,其他人都紛紛跪倒了地上.東方幽卻顯然是余怒未消,冷冷道:"他是什麼時候不見了的?"

屬下的回答葉璃自然是看不見了,葉璃垂眸沉思了片刻問道:"現在抓住東方幽有沒有把握?"

卓靖和衛藺對視了一眼低聲道:"我們的人已經到了附近,應該不成問題.只是東方幽的輕功似乎十分不錯,就怕她知道不敵,拼死逃走.要分毫不傷只怕是有些苦難."

葉璃淡笑道:"她又不是我們什麼人,誰要你分毫不傷?沒死就行了."

"屬下領命."兩人齊聲道.

林間的獵戶屋外,東方幽怒氣匆匆的道:"還不去找,三天內找不到清塵公子,心你們的狗命!""清塵公子的行蹤就不勞煩東方姑娘的人了,不如請黎王妃先與敝上聊一聊?"不遠處的山坡上,一個帶著淡淡的笑意的男聲突然傳來.

上篇:棲霞之殤,郎心如鐵     下篇:東方幽被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