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東方幽被擒  
   
東方幽被擒

"清塵公子的行蹤就不勞煩東方姑娘的人了,不如請黎王妃先與敝上聊一聊?"不遠處的山坡上,一個帶著淡淡的笑意的男聲突然傳來.

聞,屋前的眾人臉色皆是一邊.這座屋看上去雖然不起眼,但是過來的途中卻也設置了不少的機關陷阱.未必能傷人,但是一旦觸及屋里的人立刻就會知道.但是此人卻已經悄無聲息的到了他們跟前來,竟然也沒有驚動任何人.

"什麼人?"東方幽猛然回身,便看到不遠處的山坡下一個黑衣男子靠著樹抱胸望著自己這邊.東方幽微微一沉吟便想起來此人的身份了,"定王府的人!"

雖然並不知道眼前男子的名字和身份,但是東方幽卻還是記得在定王妃身邊見過這人一面,顯然是定王妃的心腹.只是她沒想到自己處處心的提防著定王府,而葉璃的心腹卻已經悄無聲息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黑衣男子含笑抱拳道:"定王府卓靖,見過東方姑娘."

東方幽不動聲色的看著他道:"你在這里干什麼?定王府總不會只來了你一個人吧?"

卓靖道:"東方姑娘來這里做什麼,在下便是來做什麼的.敝上請東方姑娘前往一敘."東方幽微微變色,問道:"葉璃也來了?"卓靖淡笑不語.東方幽心念飛轉,知道此事的形卻是有些對自己不利,上一次為了抓徐清塵,她派去的人和墨景黎派去的人都折損了七八成.可想而知定王府的侍衛有多強悍,更不用葉璃還親自掌握著定王府最為精銳的麒麟.

"本姑娘只怕沒有功夫跟定王妃敘舊,定王妃若是有什麼事不妨到黎王府來坐坐."東方幽淡淡道.

卓靖也不跟她廢話,無聲的一笑,一抬手,無數的黑色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屋四周的山坡上,十分訓練有素的堵住了向外面的所有路口,真可謂是插翅難飛.

東方幽也明白,不動手是不要想能從定王府手里走出去了.也不客氣,飛身上前便朝著卓靖的方向撲去.跟在東方幽身邊的人將她動手自然也不客氣,一場山林中的混戰就此開始.

卓靖含笑看著朝自己沖過來的女子,也不在意直接拔劍揮出.雖然東方幽的武功可能比他高,但是他卻也不會怕她.兩人很快便纏斗到了一起.

不遠處的山崗上,葉璃帶著衛藺居高臨下的觀看者下面的混戰.雖然東方幽和他身邊的人武功都不錯,但是無奈人數卻實在是不多.這個地方十分隱蔽,只是東方幽用來藏人的地方,自然也不會有太多的人駐守.不過片刻間,東方幽的人便落了下方.

"王妃,這個東方幽的武功當真不錯.如果不是腦子有些問題東方幽當真可稱得上是天才."衛藺忍不住贊道.女子習武本就比男子要困難一些,東方幽才不過十六七歲就能擁有如此高深的武功,就這份天賦而比起年少時的墨修堯也不會差到哪里去了.若是順利的話,將來不定會成為繼墨修堯之後又一位武學奇才,也會成為古往今來第一位以女兒之身取得天下第一高手稱號的人.

看著正和卓靖交手身手凌厲,甚至堪堪壓過了卓靖的女子,葉璃也不由點頭贊道:"蒼茫山的傳人,確實是世間難得的奇才."東方幽厲害的可不只是武功,琴棋書畫詩詞歌舞星象醫卜無一不精,這樣的天才,葉璃自問是做不到的.可惜同樣的,天才的想法也是異于常人的,而她的想法很明顯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得了的.

"屬下去幫忙?"衛藺問道.到不是卓靖對付不了東方幽,東方幽就算再天才終究是經驗尚欠,跟任琦甯那樣久經磨礪的人是有差別的.卓靖如果想要殺東方幽的話,這一會兒時間至少有三五次機會可以下手了.但是想要抓住她卻有些困難了.

"不用了."葉璃搖搖頭,淡笑道:"她跑不了,我們也下去吧."

東方幽卻是無路可逃,不過最後給她致命一擊的並不是卓靖和定王府的眾人,而是一直跟在東方幽身邊的侍衛之一.當東方幽身邊的屬下全部被拿下只剩下那一個侍衛的時候,當那人撲過來替她擋住了卓靖的劍,東方幽以為自己尋到機會准備逃走的時候,卻沒有想到之後迎接她的回事兩柄劍.卓靖的一劍被她讓開,只劃破了一點衣服,但是那她從來沒有防備過的青年男子的突來一擊卻狠狠的重傷了她.

捂著胸口的上,東方幽恨恨的盯著與卓靖並肩而立的青年男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你是定王府的人?!"

卓靖笑道:"蒼茫山可以在定王府安插人手,定王府又豈會不在蒼茫山安插人手?"

終究還是經驗太淺,東方幽縱然有著天下間排的上數的高深武功,卻也不得不受制于人.看到葉璃帶著衛藺漫步而來的時候,東方幽眼中的憤怒更甚,"葉璃,果然是你!"

葉璃淡淡一笑,道:"原本我並不想出現在這里的,但是東方姑娘卻讓我不得不來.既然已經到了,不如我們到屋里坐坐."到了這個時候自然沒有東方幽話的余地,被人制住了武功,壓制跟在葉璃身後走進了旁邊的木屋.

木屋里果然是別有洞天,定王府的手段自然不愁撬不開這些人的嘴.特別是在剛剛親眼看到東方幽隨意的就打死了自己的同伴的況下,這些人也免不了生出幾分兔死狐悲之感.而跟如今脾氣莫測,喜怒無常心狠手辣的東方幽比起來,一身白衣笑顏溫婉的定王妃就顯得格外的和藹可親了.

卓靖和衛藺用了不到半刻鍾,就從那些人口中得到了密道的入口.押著東方幽在前面走著,一直走了大約有半個時辰才終于重見天日.這地方竟然是一處四面懸崖峭壁的深谷之中.雖然之前在密道中的地勢和路線,葉璃對這地方心中也稍微有點數.但是真看到這樣一個地方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樣的地方,別是絲毫不會武功的徐清塵了,就算是葉璃自己想要不驚動任何人離開這里只怕也不太可能.何況,徐清塵既不會輕功,以他的體力也很難獨自一人攀上那近百丈高的懸崖,大哥到底是怎麼從這里消失的呢?

"清塵公子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坐在谷中的一處簡單的樓中,葉璃淡淡的問道.打量了一下樓中的陳設,雖然簡單樸素但是一應所需之物卻一樣也不少.桌邊還放著一本看了一半的古籍,徐清塵居住的房間里也是整整齊齊乾淨有序,也不像是有人闖入將徐清塵劫走了.

那幾個男女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才上前來道:"稟王妃,清塵公子……兩天前就失蹤了."

"兩天前?"葉璃挑眉,"既然兩天前清塵公子便失蹤了,你們為何沒有稟告給東方姑娘?又可派人去尋找過?"那人無奈的苦笑道:"當時我們便派人去找了,只是這谷內谷外,山上山下都找遍了也沒有找到人.少主吩咐我們看著清塵公子,如今清塵公子失蹤了我們實在是……"

葉璃明白這幾個人的想法,這些人跟著東方幽有一段時日只怕也是知道東方幽的手段的.棲霞公主只是奚落了東方幽幾句,就險些被東方幽活活打死,更不用這些人將徐清塵給看丟了.只得拖著晚一天是一天,不定在東方幽過來之前就將人找到了呢.

葉璃淡淡的掃了身體僵硬的坐在一邊的東方幽一眼,短短這些時日,東方幽就能成長成這樣一個讓屬下膽戰心驚的主子,倒真是出人意料之外.不過,現在竟然被抓她抓住了,那也就沒有什麼了.蒼茫山這顆埋在諸國數百年的釘子,早晚都是要徹底鏟除的.

"這谷里除了從密道出去,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出去?"葉璃問道.

眾人連連搖頭,為首那人苦笑道:"王妃,就算有路,那也不是清塵公子能夠出的去的.就是從這山崖上爬出去,但是你看著四面懸崖高百丈宛如刀削一般,別是清塵公子那樣不會武功的人,就是我們這些人……"葉璃點頭,這樣的懸崖,若是不借助工具,就是葉璃自己也一樣是上不去的.

"清塵公子失蹤的之前在做什麼?"

"因為少主命令屬下等萬不可怠慢了清塵公子,所以只要清塵公子不逃走隨便他做什麼都可以.我們盯了今天,清塵公子也一直十分安分每日里只是看看書,彈彈琴.所以我們也沒有在意,每天那個時候,清塵公子都會坐在樓外面的山坡上看書."

葉璃站起身來道:"帶我去看看."

如今這些人的命都捏在葉璃手里,自然不會去違逆葉璃.何況,若不是葉璃突然帶人出現,以東方幽當時的怒氣不定他們也會跟最先死去倒黴鬼一樣一命嗚呼.所以從某方面來,定王妃算是救了他們的命.何況,無論從哪個角度來,效忠定王府都比繼續跟著這已經殘了的蒼茫山要有錢途的多.

葉璃含笑看了看東方幽,東方幽毫不示弱的瞪著葉璃,那目光仿佛淬了毒一般.葉璃皺了皺眉,淡然道:"東方姑娘,就勞煩你先在這里多待一會兒吧."

東方幽瞪著她道:"我要一起去找清塵公子."

葉璃皺眉,"大哥不會想見你的,你害得他還不夠麼?"東方幽怒道:"我才沒有害清塵公子,我只是……我只是……"葉璃擺擺手道:"我不想聽你只是什麼,你就告訴我你要不要安分的待在這里吧?"

東方幽挑釁的瞪著她道:"我偏不要如何?有本事你綁著我."

葉璃唇邊勾起一抹笑意,"既然是這樣……"手起手落,一個手刀乾淨利落的切在東方幽的脖子上,東方幽眼睛一閉倒在了地上,"衛藺."

衛藺崇拜的望著葉璃,點頭笑道:"王妃放心,保證她翻不出什麼浪來."定王府可多得是封鎖內力的辦法和藥物,保證東方幽就算是醒了也會軟綿綿的半分也動彈不得.

放到了東方幽,一行人才在那幾個人的帶領下來到徐清塵失蹤的地方.果然是整個山谷里風景最好的地方,朝地上放著一塊光滑的石頭,比起別的地方的石塊,這塊石頭卻是顯得格外的乾淨,顯然是經常有人擦拭,或者坐在上面的.葉璃在石頭上坐下來,抬眼望了望四周,一邊問道:"大哥手中當天看的書在哪兒?"

眾人面面相覷,半晌才道:"似乎……也跟著清塵公子一起不見了."清塵公子始終早已經讓眾人雞飛狗跳了,哪里還有工夫管一本不起眼的書.現在倒是想起來了,那邊清塵公子卻是拿著一本書出來的,但是事後他們卻並沒有再附近看到那本書,這明,清塵公子離開的時候是連書一起給帶走了.

卓靖在葉璃身邊低聲道:"看起來清塵公子應該不會是被人所迫,而是自己走的?"如果是被人脅迫,哪里還能那麼仔細連一本書都不忘帶走.若是清塵公子是無意識的被人搬走的就更不可能的,總不能是帶走清塵公子的人突然看到那本古籍愛不釋手干脆一起帶走了吧?

葉璃沉吟了許久,才終于指了指跟前的山崖道:"上去看看."又指了指跟前不遠處的湖泊道:"下去看看."立刻又幾個黑衣侍衛走到崖壁前,開始往崖壁上攀登.又有兩個水性好的侍衛干脆利落的滑入水中,悄無聲息的沉了下去.

"王妃,清塵公子應該不會……"幾個原本看守徐清塵的人只當葉璃以為徐清塵掉進湖中了連忙出勸道.如果清塵公子真的掉進這湖里了,過了這兩天尸體也該浮出水面了.

葉璃擺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多.

不一會兒,爬上上崖的侍衛下來了,"啟稟王妃,山上卻是有過人的足跡,但是……清塵公子應該不是從山崖上上去的."帶著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從這麼高的山崖上上去,所需要的時間和功夫絕對不少.而且被下面的人發現的機會也太大了.更何況,石壁上和山崖上都沒有留下半點痕跡.除非對方的輕功已經搞到能夠帶著清塵公子,不用絲毫借力一口氣飛上懸崖還有余力飛出更遠.但是,那樣的功力只怕就算是王爺也是做不到的.

葉璃微微歎了口氣,原本她也沒有抱什麼希望.揮退了侍衛,葉璃沉默的盯著泛著淡淡的波瀾的湖水.

又過了許久,之前下去的侍衛終于從湖底探出頭來.語帶驚喜的道:"王妃,湖底有一個很深的溶洞,屬下懷疑這是能通到外面去的."

衛藺皺眉道:"但是,就算如此,清塵公子也可能出的去啊."看著兩個侍衛的模樣,就知道只怕是快要氣竭了才又回來的.以清塵公子的身體絕對不可能比定王府的侍衛更能憋氣,更何況……清塵公子到底會不會泅水?

葉璃眉間微微展開,道:"大哥自然不會是自己走的."

"王妃的意思是有人帶走清塵公子的?"卓靖問道.還泡在湖中的一個侍衛舉起一塊玉佩道:"啟稟王妃,這是屬下在湖底找到的."

衛藺上前接過,果然是徐清塵平常佩戴的玉佩.系著玉佩的絲絛並沒有斷裂,但是玉佩卻被人從湖中找到,顯然是有人故意丟在那里的.握著玉佩,葉璃想了想問道:"能夠穿過去麼?"

"屬下無能,只怕是……屬下游出了很遠,但是依然感覺不到出口的位置,而且……這是山里,就算有出口,只怕也不盡."侍衛請罪道.

葉璃擺擺手道:"這如何能怪你們,你們先起來吧.衛藺,派人暗中查探這附近方圓五里內的所有地方,所有有水潭河流胡波的地方都記錄下來.卓靖,看看隨行的有沒有生在海邊能夠長時間潛入水中的人,讓他們依舊從這里試試看."

"屬下遵命."兩人齊聲道.

原本以為有了徐清塵的消息,卻不想空歡喜一場.不過至少還是知道了徐清塵的確切消息,葉璃雖然憂心徐清塵的安危卻也只能先行回到城里了.

不過此時的南京城里,卻因為東方幽的突然失蹤而暗潮洶湧,到處都是黎王府派出來到處搜查的人.葉璃依然帶著易容過後的卓靖和衛藺安然自在的走在大街上,另一方面,東方幽卻已經被人送回了城中的楚府.葉璃並不打算現在用東方幽這顆棋子,打草驚蛇並不是什麼好事,等到墨景黎離開南京,東方幽和蒼茫山的用處要大得多.

東方幽是被人裝在箱子里帶回楚府的,正在發瘋的找東方幽的墨景黎自然不會想到東方幽會毫無自覺的被人裝在箱子里,就像是搬運貨物一樣的運回南京.也不知道是不是搬運的人忘了,葉璃回到楚府的時候,東方幽依然還未關在箱子里沒有放出來.

打開箱蓋,東方幽早就已經醒了.只可惜被點了穴道,又用了藥之後,她的行為能力不會比一個剛剛周歲的孩子好多少.所以即使她早就醒了,卻也只能蜷縮在箱子里無助的等著人來放自己出來.東方幽這一身順遂,除了徐清塵的求而不得,和被迫嫁給墨景黎那一次,這輩子東方幽從未受過任何委屈,更不用被人如此對待了.所以,箱子一打開,衛藺就感受到東方幽利箭一般的瞪視.

衛藺聳聳肩,毫不在意的一手將東方幽拎了起來扔在了旁邊的椅子里.東方幽憤恨的瞪向主位上的人,卻在看到坐在主位上的翩翩公子的時候不由得一愣,"是你?!"

葉璃淡淡一笑,點頭道:"東方姑娘,委屈你了."

楚君唯的模樣,卻是葉璃的聲音.東方幽臉上頓時變得十分難看,咬牙切齒的道:"葉璃,居然是你!你居然敢……"當初在賞菊會上讓她頗有好感的楚公子,居然是葉璃假扮的.這絕對比任何事都更能讓東方幽感到難堪.不過她此時卻沒有功夫去計較葉璃耍她,急匆匆的問道:"清塵公子在哪里?"

葉璃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東方幽對徐清塵的感絕對可得上一往深,只可惜她用錯了方法而且徐清塵也確實對她沒有任何想法.想要兩相悅的感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若是東方幽只是想要自己默默地礙著徐清塵誰也不妨礙的話,葉璃自然也不會去嘲弄她的感.但是若是對方已經義正詞嚴的拒絕了,還要死纏爛打甚至是使盡手段的話未免太過強人所難了.

"大哥的事自有定王府會處理,東方姑娘若是有空倒不如想想自己."葉璃淡然道.

"我要見清塵公子!"東方幽尖叫道.

葉璃皺眉道:"我們還沒有找到大哥."

"我要見清塵公子!"東方幽仿佛沒有聽到葉璃的話,依舊尖叫嘶吼著.葉璃無奈的歎了口氣,"沒得談了,請東方姑娘下去休息吧."

"葉璃!我要見清塵公子!"東方幽怒視著葉璃,仿佛她是棒打鴛鴦的惡婆婆一般.葉璃凝眉看著她,幽幽問道:"東方姑娘,這些日子,你可想起過東方夫人?"東方幽微微一震,臉色頓時慘白.

葉璃揮揮手,讓人將她待下去.

或許是因為葉璃突然提起東方蕙,東方幽失魂落魄被人帶走了.

"王妃,真是沒想到,出去一趟竟然就帶回來這麼一位了不得的人物."門口,瑤姬笑吟吟的站在門口望著葉璃道.葉璃微微挑眉,看著親自上門來的瑤姬道:"你怎麼來了?"

瑤姬笑道:"黎王現在滿城的找人,我就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倒是沒想到竟然是黎王妃失蹤了."葉璃有些好奇,"墨景黎沒有將這事宣揚出去麼?"

瑤姬掩唇笑道:"只怕墨景黎已經認定了東方幽帶著清塵公子逃之夭夭了,又怎麼會宣揚出去讓自己丟臉?只怕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到處尋找的攝政王妃會在這離黎王府不遠的楚府里.怎麼樣?清塵公子有消息了麼?"

葉璃微微蹙眉,搖了搖頭.瑤姬輕歎一聲道:"王妃也不必心急,清塵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對了,我親自來此倒是有正事的."

葉璃含笑看著她,瑤姬揚了揚手中的帖子笑道:"黎王要出征,但是軍費卻有些欠缺,所以打算宴請城中的權貴富商,問大家借錢?"

葉璃愣了愣,半晌才道:"所以,墨景黎打算從我這兒借錢去攻打墨家軍?"

瑤姬笑道:"誰讓楚家是大楚名門呢?"

上篇:公子下落,再起波瀾     下篇:少女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