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臨死一擊,葉瑩之死  
   
臨死一擊,葉瑩之死

葉瑩似乎已經認命了,沒有再哭鬧著要墨景黎放過墨夙云.墨景黎也沒有再在意她,墨景黎的心底其實是有些瞧不起葉瑩的.從十年前墨景黎對葉瑩的憐愛甚至不惜為此退掉先皇賜下的婚事,被徐家嫉恨.這其中雖然有一些政治方面的原因,但是卻也不能忽略墨景黎當時對葉瑩確實是喜歡的.而到十年後的冷落,輕蔑,厭惡,當真是天壤之別.

特別是在有了葉璃作為對比的時候,墨景黎覺得自己更有厭惡輕視葉瑩的理由了.懦弱,無能,自私,愚蠢,很多時候墨景黎甚至都會懷疑自己當初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竅了,會覺得葉瑩比葉璃更合適做黎王妃.就算當時還頂著三無千金的名頭,墨景黎也覺得那個樣子的葉璃絕不會比現在的葉瑩更愚蠢.所以墨景黎沒有覺得葉瑩能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也就沒有急著處置葉瑩.甚至因為她的識相而對她的限制略微放松了一些,畢竟黎王府里剛剛失蹤了一個王妃,剩下的一個再出事就有些不好看了.但是他卻忘了,輕視女人有的時候是會付出極為沉重的代價的.

于是,剛剛拔掉了幾個定王府安插在江南的釘子之後,志得意滿的墨景黎理所當然的忘記了墨夙云可能是他的兒子的事.繼續躊躇滿志的准備著自己即將到來的最輝煌的人生.

葉瑩雖然得到了自*,但是卻被限制了出府.而她身邊侍候的人也都換成了墨景黎身邊的人.葉瑩似乎已經放棄了之前的瘋狂和堅持,只是求得了墨景黎的同意讓她偶爾去探望墨夙云.墨景黎對這個兒子也不是真的沒有半點愧疚,最終還是同意了葉瑩的請求.

這日,葉瑩依然和前兩日一樣,帶著自己親手煲好的湯去了墨夙云暫住的院子.正好太醫正在為墨夙云診脈,賢昭太妃這兩日身體好了許多,也經常親自前來照料墨夙云.還沒進門,就聽到賢昭太妃的聲音,葉瑩便停下了腳步.只聽里面賢昭太妃問道:"太醫,皇上身體怎麼樣了?"

太醫沉吟了一下,才答道:"啟稟太妃,微臣也有些奇怪,皇上的身體似乎有了一些起色."聞,葉瑩不由得心中一動,纖細的手指不由自主的緊緊的抓著手中的食盒.

里面安靜了片刻,賢昭太妃問道:"是否是因為王妃……"

"應該不是,微臣檢查過王妃送來的湯,卻是都是普通的湯品.別是治皇上的病了,就是滋補的效果只怕也有限的很."太醫否決了賢昭太妃的猜測.

賢昭太妃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問道:"那麼,以你之見皇上現在的身體……"

太醫低聲道:"回太妃,皇上的身體雖然略有起色,但是想要康複卻是千難萬難.若是事事心,仔細將養的話或許還能多活幾年.不然的話……不過這一時半刻……"太醫有些為難,他是黎王和太妃的心腹,自然明白黎王和太妃是什麼意思.但是以皇上如今的身體,雖然活不長久但是拖上個一年半載卻不成問題.除非是下重藥……想到此處,太醫不由得一抖不敢再想下去.有些事主子可以想,但是下面辦事的人自己確是萬萬不能多想的.

賢昭太妃沉默了一會兒,才歎了口氣道:"罷了,我再跟黎王商量看看吧."

門外,葉瑩緊緊的握著手里的食盒,半垂的眼眸仿佛淬了毒一般.那個老太婆……那個老太婆,從她進門那天就開始折磨她,現在居然還當著她兒子的面跟人討論這些事.就算夙云可能聽不懂……就算……

咬了咬牙,葉瑩收斂了臉上的恨意抬步踏入房中.

賢昭太妃皺了下眉,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葉瑩眨了下眼睛,疑惑的道:"媳婦來看看皇上,太妃有什麼事麼?"賢昭太妃懷疑的盯著葉瑩,既然葉瑩認定了墨夙云的身份,就絕對不會對他無動于衷.看了許久,卻只見到葉瑩平順恭敬的平淡表,方才道:"沒什麼,既然你來了,就陪陪皇上吧.本宮有些乏了,先回去歇息了."

葉瑩恭敬地道:"送太妃."

送走了賢昭太妃,太醫也跟著收拾東西告辭了.葉瑩坐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神色茫然的孩子,只覺得鼻子一酸險些就流出淚來了.

"夙……皇上,我帶了你喜歡和的雞湯來,來喝一點好不好?"葉瑩柔聲道.

墨夙云望著葉瑩的眼珠轉了轉,突然開口道:"你是黎王妃……"

葉瑩心中一喜,早兩天墨夙云已經病得連人都不認識了,只是傻傻呆呆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能認出自己,看來太醫的沒錯,他果然好轉了許多.

葉瑩心的將他抱起來靠著枕頭坐著,一邊將雞湯送到他嘴邊,一邊柔聲問道:"皇上有沒有想要什麼?我找人給皇上買來."

墨夙云眨了下眼睛,猶豫了一下低聲道:"朕想要白衣哥哥和漂亮姐姐."

葉瑩一愣,墨夙云重病未愈,若不是她坐得近幾乎都沒聽見他什麼.墨夙云以為她不知道,抬起手指了指自己還未落痂的手臂道:"哥哥."又從身邊一個不起眼的袋子里取出一粒的褐色藥丸道:"姐姐."

葉瑩心中微微一顫,警惕的望了一眼四周.雖然房間里有宮女太監侍候著,但是卻都站在外間.隔著屏風和簾幕倒也看不見什麼.葉瑩自然不知道墨夙云口中的姐姐指的是云歌,只以為是換回了女裝的葉璃.低聲道:"是姐姐給你的?"

墨夙云慢慢的點了點頭,"哥哥,不能跟別人.王妃可以."這個哥哥指的卻是秦風.

葉瑩心的將袋子幫他藏好,憐愛的望著墨夙云有些懵懂的模樣,柔聲道:"你放心,你喜歡的,我一定幫你找來."

"皇上喜歡什麼要你去找?"墨景黎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葉瑩心中一驚,連忙站起身強笑道:"皇上想吃蜜汁雞.瑩兒聽城東有一家得月樓的蜜汁雞做的極好,才叫人去幫皇上買來."

墨景黎不置可否,掃了兩人一眼道:"是麼?"

葉瑩心的拽緊了衣中的手指,有些擔憂墨夙云會漏嘴.卻見墨夙云畏懼的望了一眼墨景黎,的身子往里面縮了縮卻怎麼也不開口話.

這樣的形墨景黎早就習慣了.這兩年墨夙云見到他一直是這副模樣,但是如今到底是身份不一樣了,從前看在眼里只覺得快意和厭惡,現在卻多了幾分複雜難的感覺和淡淡的惱怒.這樣的懦弱膽,怎麼會是他墨景黎的孩子?!

淡淡的移開了眼,墨景黎道:"既然皇上喜歡吃,本王派人去將得月樓的廚子請到府中來就專門做給皇上吃就是了."葉瑩點點頭,輕聲道:"王爺做主便是."

墨景黎滿意的點點頭看了一眼那喝了一半的雞湯道:"讓皇上好好休息,本王送你回房吧."

"是."葉瑩有些不舍的望了一眼似乎又在發呆的墨夙云一眼,跟著墨景黎轉身走了出去.剛剛出了墨夙云的院子,就有人急匆匆的趕來道:"啟稟王爺,剛剛側院的楊夫人傳來消息,是有了一個半月的身孕."

"什麼?"墨景黎一愣,頓時大喜.也顧不得陪葉瑩回去,朗聲笑道:"太好了,重賞.傳本王的旨意,晉趙氏為側妃."

"是,王爺.恭喜王爺."報信的人也是一臉歡喜.畢竟這可是黎王府目前唯一的子嗣,王爺心大悅上次自然也不會少.墨景黎一揮手道:"罷了,本王還是親自去看看吧."完,仿佛忘了跟在他身邊的葉瑩,朝著側院的方向大步而去.

門口,葉瑩回頭望了一眼院門.垂下眼眸默默無聲的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南京城里,一處不起眼的院子.徐清塵與葉璃坐在院子里對弈,云歌坐在一邊好奇的看著兩人你來我往的厮殺,看向葉璃的眼睛里充滿了崇拜和佩服.葉璃無奈的看著姑娘搖頭笑了笑,云歌並不通棋藝,只看到她此時逼得徐清塵步步後退,哪里知道跟徐清塵下棋最後輸的人多半都是她.面對徐清塵,無論怎麼樣的謀定而後動都沒用,所以還不如以快打快來的暢快.

"清塵公子,王妃."穿著一身不起眼的布衣的秦風出現在院子里,躬身行禮.

徐清塵停下了手中的棋子,看看秦風身上的裝扮不由得笑道:"秦統領果真是扮什麼像什麼.若是在大街上遇到在下也未必認得出來."徐清塵這話確實不假,別看秦風平素一身氣勢讓人不敢輕易放肆.但是此時穿上這布衣,周身的氣勢收斂起來竟然連那張原本稱得上俊挺的臉看上去都平凡了許多.整個人融入人群中只怕也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這樣的人,不僅適合做暗衛,做間諜更適合做殺手.

秦風淡淡一笑道:"公子過獎了."

葉璃挑眉笑道:"都能逼得你打扮成這副模樣,看來墨景黎果然是動了真怒了?"

秦風道:"這些日子南京城里雖然表面上沒有什麼,暗地里卻依然查得緊.墨景黎掀了幾個據點之後抓到的都是些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大約是心有不甘吧."

葉璃滿意的點頭道:"看來葉瑩還沒有傻到底,沒有將瑤姬供出來."

其實將墨夙云的身份告訴葉瑩這步棋走的當真是有些險,但是如果真的用墨夙云算死了墨景黎和葉瑩,葉璃也過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關.畢竟……她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只要想起璃城可愛調皮的墨寶還有那還沒滿周歲就被丟在家中的一對雙胞胎,葉璃就不由得心軟了.雖然她不信鬼神,但是卻還是希望能夠心安一些.用外祖父的法,非關鬼神報應,讀書人素來是信奉子不語怪力亂神的.但是手段過陰狠,到底是有傷天和.

幸好,葉瑩總算是沒有讓自己失望.如果葉瑩將瑤姬供出來的話,定王府在南京城的消息渠道就算是毀了一般了.到時候,就算是她也沒辦法了,定王府總不能派人強闖黎王府吧?

"黎王府里有什麼動靜?"葉璃問道.

秦風道:"墨景黎和賢昭太妃已經知道墨夙云短時間內是死不了了.正在猶豫要不要下狠藥."到此處,秦風忍不住皺了皺,對于墨景黎的鄙視顯而易見.虎毒不食子,何況還是個什麼都不懂得孩子.墨景黎若是真的這麼做,簡直連人都不是了.

葉璃微微蹙眉,看向徐清塵問道:"大哥,你覺得墨景黎會做什麼樣的決定?"

徐清塵輕歎了一聲,慢慢的落下一子道:"黎王府是不是有人懷孕了?"

秦風一愣,"公子怎麼知道?黎王府的趙側妃剛剛傳出了懷孕的消息,是有一個半月了."徐清塵沒有回答葉璃的問題,只是道:"璃兒若是想要救墨夙云的話,就盡快吧."

"大哥的意思是?"葉璃一愣,雖然她也沒覺得墨景黎會為了兒子放棄皇位,但是卻也從來沒覺得墨景黎知道了真相還會殺了墨夙云的.畢竟,雖然有些麻煩,但是並不是沒有辦法解決不是麼?徐清塵淡然道:"如果只是墨景黎一個人,他未必會殺墨夙云,但是我只怕……真相想殺墨夙云的另有其人.碰巧這個時候傳出來有了子嗣的消息,對墨夙云來絕對不適合一件好事."

葉璃幽幽的歎了口氣道:"罷了,今晚我親自去一趟黎王府."

秦風有些擔心,道:"王妃,若有什麼吩咐屬下們去辦就是了.王妃何必親身犯險?"

葉璃搖頭道:"葉瑩不會相信你們的.我去放心一些."

夜深人靜,葉瑩依然沒能入睡,煩躁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猶如困獸之斗.知道現在她才明白,失去了定王府的暗中幫助,她有多麼的無能為力.墨景黎一聲令下,她甚至無法調動王府中任何一個人.更不用想要傳遞什麼消息出去了.

她雖然不是極聰明,但是這些日子下來卻也明白了不少的道理.墨景黎的妾室有了身孕,她的兒子就更加沒有活路了.但是現在,她就連想要弄死那個趙氏都辦不到.不,她現在不想弄死任何人.她只希望自己的兒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四妹."葉璃的聲音幽幽的在甯靜的夜色中傳來,葉瑩嚇了一跳.猛然回身便看到葉璃穿這樣一身黑色的勁裝站在她身後不遠處.跟在葉璃身邊的還有秦風和衛藺,以及一個從沒見過的姑娘.

云歌好奇的探出頭看了看葉瑩,又回頭看了看葉璃.原本今晚並沒有打算帶云歌來,不過云歌堅持想要看看那個病歪歪的弟弟,葉璃無法這才帶著她一起來的.橫豎云歌的武功相當不錯,至少自保絕對不成問題.

云歌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璃姐姐的妹妹怎麼跟她一點兒也不像?

"三姐!"葉瑩從未有一次見到葉璃是如此激動過.幾乎立刻便撲到了葉璃跟前,雙腿一軟便跪了下來,"三姐,求你救救夙云.求求你……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葉璃淡淡的歎了口氣,伸手將她拉了起來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瑩羞愧莫名,都是因為她的心眼和猜疑,怕葉璃耍了自己才非要葉璃先告訴自己孩子的下落.如今落到這個地步,卻還是要葉璃來相救自己,"瑩兒知道錯了,三姐,求求你救救夙云.以後無論三姐什麼,瑩兒再也不會猜疑三姐了.求求你,看在父親的份上,救救夙云吧."

"好了."葉璃打斷了她語無倫次的話,點頭道:"我要帶墨夙云離開這里,你可要一起離開?"

葉瑩默然.

葉璃也不管她在想什麼,她對墨夙云有些同對葉瑩可沒有.只是淡然道:"你想清楚,一旦墨夙云在黎王府失蹤了.不管跟你有沒有關系,墨景黎都絕不會放過你的."

沉默了良久,葉瑩終于搖頭道:"不,我不離開.三姐,我知道……從前是我對不起你.我只求你一件事,幫我將夙云送到爹娘那里去,請他們看在我這個不孝女的份上,幫我照看著夙云.我知道……他的身體已經徹底被墨景黎和賢昭太妃那個毒婦給毀了.他能活到什麼時候便什麼時候吧……我只盼著他能少受些苦,平平安安的過幾年太平日子.也不算是枉費了來這世上一遭."

"你要做什麼?"葉璃蹙眉道.

葉瑩淡淡一笑道:"三姐是在關心我麼?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葉璃沉默了一下,點頭道:"隨你."

葉瑩深吸了口氣,道:"我們走吧,讓我最後看他一眼.你們……帶他走吧."

葉瑩出了自己的院子,葉璃等人自然依然是隱在暗中.如今黎王府經過這麼多年,終于又有了喜事整個府邸都是一片歡笑中.顯然是墨景黎正在宴客,倒是顯得葉瑩這邊甯靜的院落格外的冷清.

走進墨夙云的院子,進了房間卻將房間里空蕩蕩的哪里有人?葉瑩心中一急,連忙喚道:"來人!"很快邊有人進來,看到葉瑩倒是一愣,"王妃?"

"皇上呢?"葉瑩怒道.

"皇上……皇上被王爺請去參加宴會了."

"胡!"葉瑩道:"皇上病的不輕,怎麼可能去參加什麼宴會?"那丫頭看到葉瑩氣的通的眼睛嚇了一跳,連忙道:"是真的……皇上是被人抱著去的."葉瑩心中一急,懶得再理會那丫頭急沖沖的便出了院往墨景黎開宴會的大殿而去.

此時的大殿上卻是歌舞升平.墨景黎坐在主位上開懷暢飲,身邊坐著的自然就是新晉有孕的趙側妃.右手側坐著賢昭太妃,左手側的椅子里,墨夙云獨自一個人呆呆的坐著既不看下面的歌舞,也不吃桌上的東西.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知道一般.

下面坐著的自然都是墨景黎的心腹,沐揚帶著瑤姬也坐在殿中.前幾日沐揚替楚君唯話,接過楚君唯不知所蹤,沐揚也被墨景黎狠狠地罵了一頓.故而今天顯得有些低調,不過看黎王的神色,沐揚知道很快黎王應該就可以得償所願了.到時候有著從龍之功的沐陽侯府自然不會再因為那點事被黎王記恨.

瑤姬看了一眼殿上呆呆木木的墨夙云,眼底掠過一絲隱晦的擔憂.

"恭喜王爺喜得貴子."殿下的眾人舉杯賀道.

墨景黎滿意的點頭道:"承各位吉,還咱們大家共飲一杯."

坐在墨景黎身邊的趙側妃突然笑道:"皇上一整晚都沒有吃什麼東西呢,雖然皇上年幼不會喝酒,不過喝點果汁確是無妨.不如請皇上與大家共飲一杯?"

賢昭太妃看了一眼趙側妃,滿意的點了點頭道:"趙側妃的不錯,咱們這麼多人笑笑,倒是冷落了皇上.還不給皇上倒果汁,你們這些侍候的人是怎麼回事?"

站在墨夙云身後的太監連叫不敢,上前執起放在墨夙云跟前的酒壺,為墨夙云倒了一杯.

趙側妃美麗的唇畔掀起一抹溫柔的笑意,含笑望著墨夙云道:"臣妾有了王爺的孩子,皇上不為臣妾和王爺高興麼?"墨夙云的眼眸動了動,卻沒有話.只是看了看坐在趙側妃身邊的墨景黎,眼中依然是畏懼.

墨景黎淡淡道:"既然側妃這麼了,皇上,你也喝一杯為側妃祝賀吧."

殿下眾人也紛紛附和.瑤姬坐在沐揚身邊,唇邊帶著完美的笑意,比殿上那年輕溫柔的趙側妃更加美麗奪目.只是冷眼看著眼前這荒誕的一幕心中冷冷一笑,在看向自己身邊的男人的時候,心中更是深切的失望和冷漠.就連瑤姬這樣的女子都猜得到那所謂的果汁只怕決不會果汁那麼簡單,沐揚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更何況,墨夙云到底也是皇帝,這一殿的臣子為了一個王府還沒正式側妃的妾,逼一國之君敬酒賀喜.沐陽侯府世代武將,但是如今的沐揚……卻是比文臣更會阿諛奉承專營權勢.文死諫武戰事,沐揚卻是一樣也做不到了.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已經不是當年自己認識的那個瀟灑自在,卻鐵骨錚錚的少年郎了.

見墨夙云不動,墨景黎臉色微沉,道:"侍候皇上喝下."

旁邊的太監只得親自端起酒杯,送到墨夙云的唇邊.

"墨景黎,你敢!"殿外,一個尖銳的聲音突兀的響起.一瞬間,就連原本的絲竹聲也停了下來.葉瑩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著顯得格外的響亮.

眾人回頭望去,只見葉瑩神色如霜的從外面快步進來.走進大殿中還有些喘息不定,顯然是一路跑過來的.葉瑩一沖進來,立刻就沖到了殿上一把打翻了遞到墨夙云跟前的酒杯.濃烈的酒香立刻彌漫開來,葉瑩的神色淒厲,"墨景黎,你好狠毒!"

墨景黎被這突來的變化弄得一愣,反應過來才皺了下眉不悅的道:"你又在胡鬧什麼?還不給本王下去!"

"我胡鬧?墨景黎你……"葉瑩氣的臉色發青,開口就想要才拆穿墨景黎的詭計,卻被突然上前來的趙側妃一把拉住.趙側妃一臉溫婉的笑道:"王妃姐姐,你這是做什麼?皇上一晚上什麼也不肯吃不肯喝.妹妹也是怕他餓了渴了,所以才請他喝一杯果汁潤潤喉罷了."

葉瑩定定的看在她道:"哦?是你要他喝的?"

趙側妃被她這有些滲人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笑容也有些僵硬,"正是."

葉瑩冷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喝一點吧."趙側妃臉上的笑容一僵,連忙後退了一步笑道:"多謝王妃姐姐厚愛,妾身不愛喝果汁."開玩笑,那樣的東西她現在怎麼能喝?她現在的身子金貴著呢.

葉瑩傲然道:"本王妃沒問你愛不愛喝,本王妃賜你喝了,總不會,喝一杯果汁你肚子里的東西就要沒了吧?"

"葉瑩,你放肆!"墨景黎大怒.他已經年過三十卻膝下空虛沒有一兒半女,對于趙側妃的這個孩子自然抱著不的期待,怎麼容得下葉瑩如此胡八道.

葉瑩臉上擠出一絲淒楚的笑容,道:"她的孩子不得,那我的孩子呢……難道夙云不是你的兒子?為了皇位你竟然想要害死自己的兒子?墨景黎,你不是人!"

"你瘋了!"墨景黎咬牙道,"來人,把這個女人給本王拉下去!"

"你敢!墨景黎,你敢害我兒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葉瑩失聲裂肺的叫道.但是她注定要失望,坐在底下的人都是墨景黎的心腹中的心腹,都是希望墨景黎上位好得個從龍之功的人.別墨夙云是墨景黎的兒子,就是墨夙云是墨景黎的老子他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雖然都被這突然爆出來的消息驚呆了,但是所有人心中考慮的卻是這件事怎麼善後,怎麼讓黎王不計較他們知道了這麼一件秘密.而不是為這對母子主持公道.

"帶下去."墨景黎沉聲道.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被侍衛抓住的葉瑩突然停止了掙紮,定定的望著墨景黎道:"王爺,我還有件事想跟你."

墨景黎神色漠然的盯著她,顯然並不打算聽她再什麼.葉瑩笑吟吟的看著他道:"跟定王府有關的,王爺也不想聽麼?"

墨景黎眯眼盯著葉瑩,他也不能確定葉瑩到底跟定王府勾搭了多久了.同樣便也不能肯定葉瑩是不是真的還知道一些關于定王府的機密.

過了好半晌,墨景黎方才道:"放她過來."

侍衛放開葉瑩,葉瑩並沒有急著走向墨景黎,而是轉身走到了墨夙云的跟前,伸手心的摸了摸他消瘦的臉,低聲道:"夙云,對不起……娘親對不起你.以後你要乖乖的聽哥哥和姐姐的話好不好?"

墨夙云迷茫的眨了下眼睛,他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這個對他很好的黎王妃要是他的娘親.母後明明在宮里啊,雖然母後老是不理自己,但是他也不會突然就變了一個母後啊.而且……看著不遠處臉色陰沉的墨景黎,墨夙云不由得往後縮了縮.

看著兒子膽戰心驚的模樣,葉瑩苦澀的搖了搖頭.轉起身來慢慢走到墨景黎跟前,望著眼前的男子依舊顯得英俊而充滿成熟男子魅力的容顏,葉瑩淒聲問道:"你……難道一點也沒有心軟過麼?"

墨景冷漠的皺眉道:"本王不想聽你胡亂語,你到底要什麼?"

葉瑩無奈的笑了笑,靠近墨景黎低聲道:"我想告訴的是……我三姐已經來南京城了."葉瑩很少真心實意的叫葉璃三姐,當著墨景黎的面大多時候更是直接叫名字.所以,這個三姐讓墨景黎的腦子反應停頓了一霎那才反應過來,"你什麼?!"

葉瑩笑的格外愉悅,就連那張蒼白消瘦的容顏似乎也在一瞬間平添了幾分光彩,望著墨景黎咯咯笑道:"我,我三姐……定王妃此時就在黎王府里,你不知道麼?"

"王爺心!"墨景黎震驚的刹那,身邊響起了驚恐的叫聲.墨景黎只覺得腹部一陣尖銳的刺痛,反射性的一掌將葉瑩給拍了出去.雖然墨景黎因為突然重傷,打出去的力道並不足以致命,但是葉瑩卻還是不由得吐了口血,正好跌落在旁邊的趙側妃腳下.

葉瑩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傷勢,感覺不到疼痛一般.一把抱住趙側妃的雙腿,兩人疊成一團從大殿上滾了下去.身體在大殿的台階上翻滾而下,滾落到殿中之後葉瑩唇邊的血流得更快,趙側妃卻尖叫了一聲,身下立刻染了一片.

"賤人!"墨景黎驚怒交加,一手捂住腹部不停地往外滲血的傷口,坐回了椅子里,瞪著葉瑩的眼睛里充滿了毫不掩飾的殺氣.

"黎兒……快!快叫太醫!"賢昭太妃連忙上前扶住墨景黎,一邊厲聲叫道,"還不快將側妃扶起來,孩子……孩子……"眾人的目光落到躺在地上唉唉叫的趙側妃身上,顯然那才不過一個半月的孩子已經保不住了.眾人都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誰能想到一向默默無聞的黎王妃居然能突然感觸如此驚人的舉動.轉眼之間就傷了黎王和趙側妃,還弄死了趙側妃肚子里的孩子.

墨景黎坐在椅子里,忍著劇痛盯著底下的葉瑩.看到葉瑩臉上帶著挑釁的笑容心中的怒氣更甚.他一向沒有將葉瑩放在眼里,總覺得跟葉璃比起來葉瑩不大愚蠢,自私而且膽懦弱,這樣的人自然是成不了大事.但是卻沒想到,正是葉瑩這樣的人居然會傷他最重.這一輩子,墨景黎可從來沒有吃過這樣大的虧,而這一切都是拜葉瑩所賜.

或許是因為腹部傳來的一陣陣疼痛讓墨景黎心煩躁,也或許是被剛剛到來的孩子又突然的失去的事刺激到了.墨景黎狠狠地盯著葉瑩,眼中迸射出殘忍的光芒.

"葉瑩,本王要你生不如死!你想救墨夙云?嗯?"墨景黎站起身來,也不管身上的傷口突然快步走過去一把抓起了墨夙云.墨夙云早已經被眼前的形給嚇呆了,又突然被他最害怕的人抓在手里,頓時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葉瑩臉色一變,"墨景黎,你不是人!"

墨景黎獰笑道:"本王就讓你看看什麼叫不是人!"罷,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墨夙云從大殿上扔了下來.楊側妃從殿階上滾下來都立刻便產了.更不用墨夙云這樣一個身體虛弱的孩子被墨景黎這麼拋到空中再砸下來.若是真的落地了,只怕這孩子就真的要沒命了.

一道黑色的人影從大殿外掠了進來,凌空一點卻正好將墨夙云接在了手里.墨夙云原本在哇哇大哭,被墨景黎這麼一扔哭聲頓時就憋在喉嚨里哭不出來了,臉也開始發青.

大殿中突然闖入一個人,眾人都是一愣.定睛一看卻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姑娘.雖然穿著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但是姑娘精致的容顏卻滿是怒氣,一雙明媚的大眼睛瞪著墨景黎仿佛隨時都要噴出火來了.

"云乖,不怕不怕……吃糖……"云歌心的將墨夙云放在地上,從帶中掏出之前准備好的藥丸塞進墨夙云的口中.又忙亂的替她把了下脈確定一時半刻沒有大礙才松了口氣.站起身來瞪著墨景黎道:"你這人怎麼這麼狠毒?云才這麼,你險些摔死他知不知道?"

墨景黎剛剛將墨夙云往外一甩,扯動了自己腹部的傷勢,又重新坐了回去.望著站在殿中的云歌冷聲道:"你是什麼人?同黨是誰,竟然敢夜闖定王府!"這個丫頭從正門闖進來,卻沒有一個侍衛進來稟告.要不是這丫頭武功高強避開了所有侍衛的耳目,那就是外面有人替她解決了侍衛.

云歌眨了眨眼睛,不悅的道:"我又不認識你,爹爹不能隨便告訴別人我的名字."

眾人不由得心中一窘,明明黎王問的話很正常,但是被這姑娘一頓時就讓人覺得黎王仿佛是一個調戲良家婦女的登徒紈绔子一般了.

"姑娘,黎王的意思是你怎麼會來這里?"瑤姬輕咳了一聲含笑道.

云歌這才恍然大悟,笑眯眯的望著瑤姬道:"姐姐真漂亮.我是跟璃姐姐一起來的."

"璃姐姐?!"

在座的所有人皆是一驚,雖然之前葉瑩過葉璃已經來了的事.但是之後突然生出的變故讓眾人都不由得以為那是葉瑩為了刺殺墨景黎而故弄的玄虛.卻沒想到葉璃竟然真的來了江南,甚至悄無聲息的已經進了黎王府.這同樣也讓這些墨景黎的心腹們心中一寒.定王府的人可以在全城戒嚴的況下輕而易舉的進入黎王府,那麼想要取他們的性命自然也是易如反掌.

"葉璃?!你給本王出來!"墨景黎厲聲吼道.

門外,葉璃有些惋惜的歎了口氣.帶著秦風幾人走了進去.一看到一身黑衣神態從容的葉璃,墨景黎頓時氣得眼睛充血.葉璃淡淡打斷他的憤怒道:"黎王還是先處理傷勢吧.您這位側夫人也還等著大夫呢."趙側妃早被人扶到一邊的椅子里坐下了.即使太醫還沒有來她也清楚這個孩子是保不住了.心中更恨葉瑩,"王爺……你一定要為臣妾和孩子做主啊……"

葉璃掃了她一眼,"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雖然他們沒有進來,但是在外面卻也聽清楚了.如果不是趙側妃自己得意忘形挑撥墨景黎對墨夙云下手,最後也不會落得被葉瑩從殿上拉下來產.

"你……就算你是定王妃,這也是黎王府的事!定王妃不覺得管得太寬了麼?"趙側妃怨恨的瞪著葉璃.她從進了黎王府,沒有一天不過的戰戰兢兢.先是侍候賢昭太妃,又時時被棲霞公主找麻煩.後來又有一個更難對付的東方幽,只能夾著尾巴心翼翼的過日子.如今好不容易出頭了,才忍不住有些得意.現在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嗚嗚……王爺,臣妾冤枉.可憐臣妾和這未出生的孩兒……"

"你傷的又不嚴重,不會死的."見她哭的那麼淒慘,蹲在一邊為葉瑩檢查傷勢的云歌抬起頭來道:"而且,你既然心疼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還要害云.他的身體喝了那摻了毒藥的酒,就再也救不活了."趙側妃哭的淒淒切切的模樣被云歌這一打斷頓時顯得十分的滑稽.長了長嘴巴,眼淚還掛在臉上,原本堪稱美麗的臉卻是一陣青一陣紫的扭曲不堪.

太醫總算是趕到了,葉璃等人也不急著走.墨景黎被人扶進去包紮傷口,賢昭太妃卻留在殿上盯著葉璃神色複雜難辨.下面的眾臣心中卻是暗暗叫苦,雖然大家都知道黎王想要弄死皇上,而且也都沒有什麼意見.但是這跟知道皇上原來是黎王的兒子,黎王甚至親手想要摔死皇上卻是兩回事啊.只怕從此以後黎王也要對他們這些人有心結了.

"定王妃,你怎麼會在這里?"賢昭太妃盯著葉璃道.

葉璃含笑道:"本妃冒昧還請太妃恕罪.本妃的兄長清塵公子前些日子在南方失去了蹤跡,本妃是特地來將來尋找兄長的.碰巧又聽……舍妹在黎王府受人虐待,才忍不住前來一探.卻不想……"

賢昭太妃不由得一噎,葉瑩是葉璃的庶妹這是不爭的事實.不管兩人私底下關系到底怎麼樣,只要葉璃一聲來探望受了委屈的妹妹誰也不出一個不字,相反還要稱贊定王妃一聲友愛姐妹.她們倒是想沒有虐待葉瑩,但是葉瑩眼前這個淒慘的樣子,任誰也會覺得她是真的被黎王府給虐待了.

賢昭太妃冷哼一聲道:"虐待?葉瑩行刺王爺其罪當誅."

葉璃莞爾一笑道:"哦?那麼……黎王當庭想要摔死皇上,又該當何罪?"

背後秦風答道:"誅滅九族."

葉璃搖頭笑道:"皇上和皇室宗親也算在黎王九族之內,九族肯定是誅不了了.不過,滿門抄斬應該是跑不了吧?"云歌不解的問道:"剛剛他們不是黎王是云的爹爹麼?"

葉璃含笑拍拍云歌的腦袋贊賞的笑道:"對啊,那就是混淆皇室血脈了?黎王將自己的兒子當成先皇的兒子奉上皇位,該當何罪?賢昭太妃?"

賢昭太妃卻是有口難,這哪里是墨景黎把自己兒子假裝成先皇的兒子?分明就是先皇抱走了墨景黎剛出生的兒子假冒皇子養大.但是這話出去誰信?先皇膝下皇子並不算少,更何況最後還將皇位傳給了這個孩子.

好半晌無話可,最後賢昭太妃只得冷冷道:"這是我大楚的事,似乎跟定王妃無關."

葉璃也不著急,指了指地上的葉瑩道:"如果這是我四妹的孩子,賢昭太妃還是覺得這與本妃無關麼?還是,賢昭太妃覺得本妃和定王府好欺負?!"

"強詞奪理!"口舌之爭賢昭太妃也爭不過葉璃,一甩坐在一邊不再話.葉璃走到葉瑩身邊蹲下來低聲問道:"怎麼樣了?"

云歌有些黯然的搖了搖頭,葉瑩被墨景黎打了一掌本就是內傷沉重經脈斷裂,之後又從台階上摔下來更加加重了內傷.就算再好的內傷藥也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

葉瑩靠在云歌懷里,有些艱難的朝著墨夙云伸出手.看到她衣襟上的血跡還有唇邊不時流出的血痕,墨夙云驚懼的不敢上前.葉璃歎了口氣,上前拉著墨夙云走過去,低聲道:"夙云,去看看她,她不會傷害你的."

墨夙云對葉璃似乎有一種近乎本能的信任,猶豫的看了看葉璃才終于摞動腳步慢慢往葉瑩跟前走去.葉瑩含笑望著墨夙云,眼角不停地滑落晶瑩的淚珠,"夙云,都是娘不好.如果娘沒有心生貪念,你也不會病的這麼重.咳咳……以後你乖乖的跟著你姨母.她會,她會好好安頓你的.以後,你就不用再這樣擔驚受怕了.要好好的……好好的活著……三姐……"

葉璃走到她跟前,歎了口氣道:"你這是何苦?"

葉瑩吃吃的笑道:"我不難過……墨景黎他不是不要我的夙云麼.那他這輩子都別要孩子了,呵呵……先皇當初其實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墨景黎這種人,根本就活該斷子絕孫!三姐,當年我不懂事……求你,別怪我.求你……好好照顧夙云……"

葉璃沉默了片刻,點頭道:"你放心,我會好好安頓這孩子的.沈揚先生也在璃城,將來未必不能治好他的身體."葉瑩點點頭,含淚笑道:"三姐,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你是個好人.我只是……我只是一直都很嫉妒你……果真是只有好人才能得到幸福麼?我真羨慕你……下輩子,我一定也會做個好人的,"

葉璃無,其實比起許多人來,有些自私虛弱的葉瑩真的算不上什麼壞人.至少她從來沒有真正的害過什麼人,雖然有可能是因為她沒有這個能力而已.

"葉瑩,你這個賤人,我要殺了你!"正著話,墨景黎突然從里面沖個出來,鐵青的神色扭曲猙獰的仿佛惡鬼一般.原本還被葉瑩拉著話的墨夙云立刻就被嚇得撲進了葉璃的懷里.

墨景黎一把抓住葉瑩的衣襟想要將她拽起來,旁邊一直被無視的云歌姑娘頓時便怒了.治不好出山之後的第一個病人又救不回第二個傷患云歌心原本就不是十分美好.但是這個黎王居然還在她面前將眼看就只有一口氣的人像個麻袋一樣的拽來拽去,"你快放手!"

一怒之下,云歌毫不客氣的一掌拍了過去.墨景黎發現自己並不是眼前這個丫頭的對手,立刻毫不猶豫的將葉瑩擋在了自己面前.幸好云歌生性平和,即使大怒之下出掌也並沒有施全力,這才及時收回了手.憤怒的瞪著眼前的墨景黎,"無恥!壞人!混蛋!人渣,"

葉璃抽了抽嘴角,默默盤算著這些天到底是誰教壞了云歌朋友.

葉瑩也不在意自己如今的況了,唇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癡癡的望著墨景黎笑道:"王爺,喜不喜歡瑩兒送給你的禮物?"

"賤人!把解藥拿出來!"墨景黎冷聲道.

葉瑩有些吃力的拎起另一只手里一直握著的刀笑道:"解藥……解藥被我吃掉了.王爺你可知道我費了多少心思才弄到這副藥?原本我沒打算這麼快給你用的,不過我卻早就准備好了.在璃城……知道你已經拿到了解藥之後我就想辦法配了這副藥.從今天上午起我就一直將這把匕首泡在藥里,然後……呵呵,剛才進來之前,我自己把解藥給吃了."

"賤人,我要殺了你!"墨景黎死死的掐住葉瑩的脖子,他當真是看了葉瑩這個賤人,竟然在那麼早之前就已經開始謀劃了.葉瑩有些艱難的扭過頭看向躲在葉璃懷里的墨夙云,抬起手一刀刺向墨景黎.這一刀本就不是為了傷他,一刀刺客,墨景黎一把甩開了葉瑩,葉瑩也不在意,抬頭望著墨夙云,"夙云,跟你姨母離開這里……不然……不然他會殺了你的……"

望著葉瑩唇邊溢出越來越多的鮮血,眾人默然無聲.沉默的望著躺在血泊中的女子漸漸的失去了生息.

"娘……"甯靜的宮殿中,突然響起一個弱弱的孩童的聲音.站在葉璃旁邊的云歌突然捂著眼睛無聲的哭了出來.

坐在沐揚身邊的瑤姬低下頭,無動聲色的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淚珠,明媚的眼眸卻越加堅定起來.

葉璃將墨夙云遞到身後的衛藺手中,淡淡道:"云歌,我們該回去了."

云歌無聲的吸了吸鼻子,走過去牽著葉璃的衣擺跟在她身邊往外走去,"四妹的遺體,想必黎王會好好安置的吧?"葉璃回頭看了一眼墨景黎問道.

"安置?"墨景黎露出一絲詭異扭曲的笑容,"本王要將她挫骨揚灰!"

"隨便你."葉璃並沒有什麼入土為安的想法,能將葉瑩的尸體帶出去自然好,但是現在她們根本就沒辦法帶出去,"本妃會好好替王爺宣揚一下,黎王妃身後被挫骨揚灰的隆恩的.想必整個江南的百姓都能夠感佩黎王的厚德."

"葉璃,你給本王站住!"墨景黎怒吼道:"把墨夙云給我留下."

"你休想!"葉璃還沒話,云歌憤恨的道:"云他娘已經將他托付給璃姐姐了.而且如果不是你要殺云,黎王妃怎麼會死?"

"他是大楚的皇帝."墨景黎咬牙道,還可能是他從此以後唯一的兒子.葉瑩的這最後一擊給墨景黎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他先後兩次中了那麼中毒,太醫已經了,就算找到了解藥他將來擁有子嗣的機會也是十分渺茫.

葉璃轉身,平靜的道:"黎王不是想要除掉這孩子登基為帝麼?那麼作為交換,這個孩子本妃帶走,從此以後他不再是墨家的子孫.就如黎王所希望的,墨夙云駕崩了."

"不行."墨景黎斷然拒絕.

葉璃不以為意,"那麼……墨夙云還是皇帝……但是她的生母生前將他托付給了本妃.那本妃和定王府就必須保證他這個皇帝名副其實."外之意,定王府將會全面插手大楚的朝政.別墨景黎絕對不願意讓定王府再染指大楚,就算他同意了,墨夙云現在是呆呆木木的可不是真的傻了.若是真傻了剛剛就不會叫那聲娘了.他將來長大了之後絕對不會站在墨景黎這個做父親的這邊的.

葉璃看著他道:"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黎王最好考慮清楚."

墨景黎陰鷙的道:"如果本王一定要你們都留下呢?"葉璃淺笑道:"那要看看黎王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就算黎王將我們所有人都留下了,最好也要保證沒有沒有別的什麼人將今晚的事傳出去.黎王殺子弑君,王妃大義殉身,真是一出好戲啊."

墨景黎本就是重傷在身,此時又急火攻心,眼前一黑險些就要跌倒在地.旁邊的人連忙扶著他到椅子里坐下,墨景黎撐著扶手,強自壓下來心頭的怒火深吸了口氣,凝視著葉璃沉聲道:"葉璃,你好樣的."

"比不上黎王."葉璃深色從容反唇相譏.

賢昭太妃看著墨景黎精神不濟的模樣,連忙開口道:"定王妃,放下皇上,本妃保證你等安然離開江南."

旁邊秦風不屑的底笑一聲道:"我們需要你保證麼?南京城也不過是咱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能奈我們何?"賢昭太妃臉色一沉,葉璃搶先開口,悠然道:"本妃素來一九鼎,既然答應了四妹照顧孩子,這孩子本妃一定要帶走.賢昭太妃可以試試看我們悄悄離開好還是讓我們從黎王府里殺出去好."

"就憑你們幾個人?"賢昭太妃冷笑道.

葉璃含笑道:"難道你們人很多麼?賢昭太妃何不試試召喚侍衛來看看?"賢昭太妃沒有話,葉璃敢這麼,只怕此時黎王府里能動彈的侍衛已經沒有幾個了.

"黎王,意下如何?"葉璃問道.

"滾!"墨景黎終于脫口怒吼道.

葉璃也不在意他的話,揮揮手帶著眾人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大殿里,氣氛凝重沉寂的仿佛掉落一根針都能聽的清清楚楚.所有人眼觀鼻子鼻觀心,只聽到自己的心髒砰砰的跳動.墨景黎坐在大殿上,喘著粗氣,目光猙獰的仿佛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

原本打算來恭維一番未來的主子,共襄盛舉的宴會卻變成了一場狗血淋漓血腥慘烈的皇家倫理戲,這讓再坐的眾人如何能不膽戰心驚?只能在心中暗暗慶幸,至少他們這麼多人……王爺總不至于全部滅口吧?所謂法不責眾,果然還是有一些道理的.

"啟稟王爺,定王妃一行人離府不久之後就失去了蹤影."許久之後,門外有人稟告道.

"一群廢物!統統給本王滾出去!都滾!"墨景黎吼道.

眾人此時不走更待何時?連忙起身向墨景黎和賢昭太妃告退,匆匆奔了出去.

"黎兒……"賢昭太妃看了一眼墨景黎,柔聲叫道.

"滾!都滾!"墨景黎看也不看眼前的人,怒罵道.

葉璃等人暫住的院里,徐清塵看了看被衛藺抱在手里的孩子揚了揚眉道:"被墨景黎識破身份了?"葉璃無奈的苦笑道:"沒什麼關系,他現在可沒有功夫對我們出手了.不過大哥,南京的事都辦的差不多了,我們也該回去了."雖然墨景黎暫時可能不敢對他們動手嗎,但是在城里待太久就難免有挑釁的意思了.不定墨景黎一時沖動就來個魚死網破.

"墨景黎不像是有那種沖動的人."徐清塵道,倒不是墨景黎的性格有多沉穩,而是墨景黎太過眷戀那些浮華權勢.心有眷戀的人做起事來就很難有不顧一切的時候.

"他現在很可能就有."任何一個男人倒黴城墨景黎那個樣子,都有可能不顧一切.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得到就算了,但是現在他的毒已經解了,明明又有了一個孩子了.結果一轉眼間孩子沒了,又中毒了,以後大概真的是連唯一的希望都斷了.不得不,葉瑩最後這一件事實在是讓人刮目相看.

徐清塵輕歎了一聲,看了一眼趴在衛藺懷里一動不動的墨夙云道:"葉瑩死了,這孩子你打算怎麼辦?到底是大楚的皇帝,養在定王府也不合適."

葉璃道:"葉瑩希望我們將孩子送回我父親那里,到底是他們的外孫,在璃城有定王府照看著這孩子應該也沒事.無論如何……總比留在南京當這個傀儡皇帝好吧."

徐清塵點點頭道:"那好,你們明天一早就北上吧."

聞,葉璃一愣,"大哥,你還有事?"

徐清塵道:"我還要幫云歌找人."葉璃蹙眉想了想道:"要找什麼人大哥吩咐一聲不就行了?難道還很難找不成?"徐清塵搖搖頭笑道:"不是難找,我知道他們住在哪兒.不過得帶著云歌去一趟."葉璃為難的看了看徐清塵,還是道:"不如我們先等兩天,跟大哥一起回去吧."

葉璃實在是不放心讓徐清塵帶著云歌留在南京城.徐清塵手無縛雞之力,云歌倒是武功不弱卻是個什麼經驗都沒有的姑娘,要是大哥再出了什麼事可怎麼好?

看著葉璃毫不掩飾的擔憂,徐清塵無奈的笑道:"璃兒,這次的事真是只是個意外.定王想必也等急了,你還是趕快回去吧.不然他又要埋怨我成事不足才連累你留在江南這麼久."

葉璃卻堅決不肯理會徐清塵,"我再多留一天.反正也還有一些事沒處理完,也不急著這一兩天的時間了."無法服葉璃,徐清塵只得盤算著明天一早就帶云歌去找人.葉璃不放心他一個人留在南京城,他又何嘗不擔心葉璃的安危.到底,這南京城到底不是他們的地盤.

"王妃……清塵公子,云歌姑娘和後院那位姑娘打起來了."一個侍衛飛身進來,一臉愁苦的稟告道.葉璃和徐清塵皆是一愣,徐清塵立刻站起身來,葉璃倒是並不怎麼擔心,別東方幽內力都被制住了,就算還好好的云歌也未必會吃虧.

"東方幽內力都沒有了,怎麼還能鬧騰?"葉璃有些好奇的道.

侍衛愁眉苦臉的道:"回稟王妃,她們沒有用武功."

"不用武功那怎麼打?"

"王妃去看看就知道了."侍衛道.

打架自然不是只有用武功一種方法,因為這世上絕大多數人其實都是不會武功的,但是卻不代表他們不打架.所以,當葉璃和徐清塵看著院子里的地上打成一團的兩個人是也不由得目瞪口呆.徐清塵忍不住撫了撫額頭,揚聲喚道:"云歌."

聽到徐清塵的聲音,云歌頓了一下.不過就是這一頓,卻被東方幽一把抓向了美麗的俏臉.若是這一下抓實了,就算東方幽沒有內力云歌那美麗的臉蛋兒也要毀容好幾個月了.不過東方幽目前沒有內力,卻不代表云歌也沒有.所以她只是將頭往後一仰,一只手緊緊地扣住了東方幽的爪子,"不打了,不打了行不行?"

東方幽冷笑一聲,"你去死吧."

云歌苦著臉,格開東方幽又揮過來的手,飛快的點了她的穴道從地上一躍而起,奔到徐清塵跟前,"徐清塵,璃姐姐,你們怎麼來了?"葉璃朝她跳了跳秀眉,含笑不語.徐清塵看著她,"誰讓你跟人打架的?"

雖然徐清塵的聲音溫雅如故,但是云歌卻莫名的覺得頭頂一涼.不由得縮了縮脖子朝葉璃的身邊靠了靠.只覺得這樣淡淡的瞧著自己的徐清塵被已經過世了三四年的爹爹還凶.所以,徐家幾個兄弟都怕徐大公子不是沒有道理的.徐大公子天生就有為人師的威嚴.

"這個……我……我錯了."云歌垂頭喪氣的低頭認錯.

葉璃含笑看看兩人,再看了一眼被定在一邊的東方幽,淡淡一笑道:"云歌怎麼會跑到這里來?"這個院子是這座府邸最里面的也是最偏僻的一個院子.一般人沒事是不會找到這里來的.云歌苦著臉道:"我只是想摘幾朵花兒送給云麼."

原來,東方幽住的這個院子里有兩株花期晚的秋海棠.云歌想著墨夙云受了驚嚇神智有些癡癡呆呆的,送他一些好玩兒的東西也許會好一些.不過從在山里長大的姑娘並不知道能送什麼,第一選擇自然是花花草草.于是跑遍了整個府邸才找到這麼兩株還開的不錯的海棠花.卻不想驚動了被軟禁在院子里的東方幽.偏偏東方幽這些日子也聽府里的人提起過這個清塵公子親自帶回來的姑娘.于是一照面便毫不客氣的打了起來,要不是東方幽內力被制住了,所不定就直接上殺招了.

徐清塵遞過去一張白色的帕子,道:"你不是會武功麼,用的著跟人在地上打滾?"

云歌低著頭,拿腳在地上畫圈圈.她以為東方幽不會武功嘛,習武之人自然不能欺負不會武功的普通人.

看到徐清塵之後,東方幽就不在用眼睛死死的瞪著云歌了.而是改為癡癡的望著徐清塵,自從她被葉璃抓回來之後她一次也沒有見過徐清塵.雖然葉璃並沒有將她關進地牢里,但是只要她想要離開院一步就會立刻被人阻止.而且這些人任何陰謀詭計都沒有用,即使她叫著要燒房子,那些人也是連眼睛都沒有轉一下.意思很明顯,她想要燒死自己的話盡管點火.東方幽當然不想燒死自己,所以她只能默默地忍受.今天終于見到徐清塵本人了,東方幽哪里還有心跟云歌計較.

云歌好奇的看了看徐清塵又看看東方幽,不由得又往葉璃身邊靠了靠.她總覺得這個女人看徐清塵的眼神十分的詭異,看得她寒毛都豎起來了.

"清塵公子,你好麼?"東方幽柔聲問道,全然不顧她被點住了穴道渾身僵硬的出如此柔似水的話是何等的讓人感到無法適應.徐清塵淡淡的看了一眼東方幽,便將目光轉向了葉璃身邊的云歌道:"還不回去換衣服?然後將我昨天教你的文章抄寫十次,明早給我."

"啊?"云歌頓時又垮下了臉,"徐清塵,我不……"

"十五篇."徐清塵淡淡道.

云歌呆呆的望著徐清塵,張了張嘴終于道:"我這就去寫."心翼翼的望了徐清塵一眼,大約是感覺到徐清塵的心不太好,云歌聲問道:"我能栽幾朵花兒再去麼?"

徐清塵點了下頭,云歌這才飛上枝頭栽了幾朵花兒一溜煙的就跑了出去,仿佛稍有停留徐清塵就會再加上十遍二十遍似的.看著她遠去的背影,葉璃不由莞爾一笑道:"大哥,你對云歌也太嚴厲了一點.看把她給嚇得,云歌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

徐清塵淡淡的瞥了葉璃一眼道:"她不了,從前一個人住在山里.她父親在世的時候許多該教她的只怕也沒教."

葉璃恍然大悟,點點頭道:"的也是,十五歲也不了,也該嫁人了.如果她跟我們回去的話,就請大伯母好好教教她吧."徐清塵不置可否,淡淡道:"只怕她不會跟我們走,到時候……"豪門大戶,云歌那個在鄉野長大的性子還不被人給啃得渣都不剩?葉璃笑容可掬的道:"大哥一定有辦法讓她跟我們一起回去的……"

徐清塵似乎沒聽見她的話,轉身往門外走去.

葉璃神色冷淡的掃了一眼坐在地上的東方幽道:"東方姑娘,做了階下囚你還不知道何為安分守己麼?"東方幽癡纏著徐清塵離去背影的目光終于收了回來,憤恨的瞪向葉璃道:"那個丫頭是什麼人?"

葉璃挑眉笑道:"東方姑娘如果不知道云歌是什麼人,怎麼會跟她打起來呢?"

東方幽尖聲叫道:"這不可能,那個什麼都不懂的野丫頭怎麼配得上清塵公子!你騙我……葉璃,我什麼地方得罪你了,你一定要拆散我和清塵公子?"葉璃望天翻了個白眼,這東方幽都臆想出毛病來了,"東方姑娘,什麼叫我要拆散你和清塵公子?你看看我大哥可正眼看過你一眼?"葉璃頓時覺得自己很冤.她可是個為了大哥的終身幸福操足了心,絕對不挑三揀四的好妹妹,這世上最好相處的姑子.

"一定是你從中搗鬼,不然清塵公子不會不喜歡我的!"東方幽恨恨道.

"東方姑娘,你想太多了."葉璃平心靜氣的道,"看看大哥對云歌,再看看大哥對你,大哥喜歡什麼樣的姑娘難道還不清楚麼?"

東方幽狠狠地瞪著葉璃,葉璃眨了眨眼睛,淡笑道:"東方姑娘,我若是你與其想這些有的沒有的,還不如好好想想自己還能活幾天."

"你想殺了我?"東方幽冷冷的看著她,不屑的道.葉璃搖頭道:"我沒打算殺你,事實上我打算放了你."

"你以為我會相信?"東方幽冷笑道.葉璃真誠的道:"是真的,我卻是是打算放了你.而且……我會將你送回給你在蒼茫山原本的那些部下.連同你謀害東方蕙的證據一起."聽了葉璃的話,東方幽臉色瞬間慘白起來.謀害東方蕙,是她這一輩子做的唯一的一件讓她的心難以逃脫譴責的事.同樣的,也是一件傳出去絕對會要了她的命的事.

蒼茫山的勢力雖然如今已經十不存一,但是卻依然有不少人對蒼茫山忠心耿耿.這些人之所以對她忠心,只是因為她是蒼茫山的少主,是東方蕙一手栽培的繼承人.一旦讓人知道是她害死了東方蕙,那些人只怕立刻就會倒戈相向為東方蕙報仇.這一點自知之明東方幽還是有的,自己這區區幾個月又怎麼比得上東方蕙幾十年的威望.

看著看著東方幽慘淡的神色,葉璃對她卻半點也沒有同憐憫之心.對她來東方蕙是敵人,但是對東方幽來東方蕙卻是她的師傅,母親,救命恩人.如果不是東方蕙,東方幽早就死了,更不用如今自詡琴棋書畫武功醫術樣樣精通,天上地下唯她一人配得上清塵公子了.東方蕙就算對不起全天下的人,也沒有對不起東方幽,就僅僅只是因為東方蕙阻礙了她所謂的良緣,就背叛自己的師傅甚至派人暗殺.簡直就是與禽獸無異,這樣的人別徐清塵看不上,就算徐清塵看上了她也得弄死她.當然,清塵公子的眼光絕對比葉璃要犀利得多的.

原本葉璃也沒想好怎麼處置東方幽,這種人留著膈應人殺了也沒意思.正好許多藏在暗處的蒼茫山的勢力十分的不好挖.葉璃將東方蕙遇害的真相一放出去,立刻就有對東方蕙死忠的,對東方幽有異心的,暗藏野心想要自成一家的人紛紛找上門來.

所以,葉璃自然也不反對拿東方幽來換一些好處.當然這必須確保東方幽一定不會再活下去,東方幽對徐清塵的執念早已經扭曲,如果再讓她逃脫了,葉璃可不敢保證她還會干出些什麼事來.

因為打算盡快北上,徐清塵也再耽擱,第二天一早就帶著云歌找上了沐陽侯府.聽到清塵公子上門拜訪的消息,沐揚父子臉色頓時都難看起來了.若是以往,清塵公子親自上門拜訪他們自然是歡迎之至.但是現在……黎王剛剛被定王府坑得夠嗆,當然這其實原本也不是定王府的錯.但是沒有哪個上位者是不會遷怒的,這個時候雖然黎王沒有派人對定王妃和清塵公子做些什麼,那是因為黎王沒有把握將他們一網打盡而不是不想.現在他們跟清塵公子交往過密,不是上趕著讓黎王當出氣筒麼?

但是,清塵公子卻也不是他們想見就見不相見就不見的人.到了徐清塵的這種名氣和地位,你想見的時候未必見得著,但是當他想見你的時候你卻絕對不能不見.

"清塵公子,清塵公子遠道而來,老夫有失遠迎實在是失禮了."老沐陽侯帶著沐揚和沐家眾人迎了上來,滿臉笑意的對徐清塵道.徐清塵笑容淡然的掃了一眼跟在沐陽侯身後的一群人.都沐陽侯是墨景祁的心腹,如今墨景祁可算得上是身死名落,家破人亡,但是這沐陽侯一家倒是依然榮華富貴甚至還有更甚當年之勢.果真是武將中難得的會專營的人.

微微皺眉看了一眼云歌,徐清塵有些不確定將云歌留在沐陽侯府真的是一件好事麼?就算有瑤姬在,但是瑤姬有重任在身,又哪有時間時時照顧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何況……這沐陽侯府還能撐多久?

云歌跟在徐清塵身邊,有些奇怪的望著跟徐清塵話的老者.既然他覺得有失遠迎為什麼不直接出門去迎接呢?不顧他年齡比較大,不迎接也沒什麼.云歌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麼,直覺的有些不喜歡這個看著徐清塵笑的十分和藹的老爺子.

老沐陽侯自然也看到了站在徐清塵身邊的少女,倒是有些奇怪清塵公子可是出了名的不敬女色.早已經年過而立卻還沒有成婚,什麼怎麼會會跟著一個美麗的年輕少女.

沐揚和瑤姬自然都是見過云歌的,瑤姬對這個武功高強心思單純的姑娘很有好感,含笑對她點了點頭.云歌眨了眨眼睛,也沖著瑤姬甜甜的一笑.雖然云歌很有些討厭昨晚在宴會上的那些人,但是卻並不十分記仇.而且,昨晚的事其實跟他們也沒有關系,都是那個狠心的黎王的錯!

"瑤姬認識這姑娘?"站在沐揚身後與瑤姬並肩而立的沐陽侯夫人看著兩人的沐揚,突然尖聲問道.老沐陽侯皺了皺眉,對兒媳婦如此無禮的行為很是不滿,但是目光卻也掃向了一邊的瑤姬.

沐揚瞪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借口道:"父親,昨晚在黎王府見過這位姑娘."

"黎王府?"老沐陽侯皺眉,昨晚在黎王府到底發證了什麼事沐揚也只是含糊的了兩句,身為臣子自然需要明白有些事能,有些事即使是自己最親近的人也不能.老沐陽侯雖然不知道昨晚黎王府里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是從今天一早就傳來皇上病危,黎王妃薨逝的消息來看,只怕不是事.

老沐陽侯警惕的掃了徐清塵一眼,沉聲道:"不知清塵公子來訪,可是有何貴干?"

徐清塵淡淡笑道:"沐陽侯打算在這里跟在下談?"

如果可以,老沐陽侯的確希望就在這里談.但是同樣也明白,這里並不是話的地方.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側身道:"公子里面請."

進了大廳坐定,云歌規規矩矩的坐在徐清塵下首.安靜乖巧的完全看不出昨晚那個天真活潑為了別人的事義憤填膺的模樣.

上了茶之後,沐揚才問道:"清塵公子,不知這麼姑娘是……"

徐清塵放下茶杯,看了云歌一眼淡然道:"不知道沐陽侯可記得一位叫做沈鳳孺的大夫?"

"沈鳳孺?"沐揚疑惑的皺眉,看向上方的父母.老沐陽侯臉色微變,飛快的看了一眼坐在徐清塵身邊的云歌,沉聲道:"老夫不曾聽過.不知清塵公子問這個是?"

徐清塵道:"那麼,大概三年多四年前,沐陽侯應該也沒有收到過一封這位沈先生所寫的書信了."老沐陽侯神色已經回複了從容,點頭道:"老夫確實沒有收到過."

"既然如此,在下告辭."徐清塵臉色微沉,也不再多話.站起身來對云歌道:"云歌,我們走吧."

"嗯?"云歌有些疑惑的看著徐清塵,不太明白他為什麼突然又不高興了.不過徐清塵不高興一般倒黴的都會是她,所以她趕快站起身來走到徐清塵身邊,猶豫了一下才問道:"可是,你不是要幫我找人麼?是……找不到麼?沒關系,不用著急……"

徐清塵淡淡一笑,看著云歌道:"不用找了,你父親安排的人無法來接你了."

"為……為什麼?"云歌不解.

"他們全家都已經死了."徐清塵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完全沒有看到老沐陽侯的臉色頓時變得像吞了蒼蠅一樣的難看.

從來沒見過徐清塵如此無禮的沐揚,云歌有些歉疚的朝被氣得臉色發青的沐陽侯點了點頭,連忙追了上去,"徐清塵,你別生氣.他們早死了也不是他們的錯,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

"不用擔心,以後你跟我一起去璃城.還怕定王府養不起你一個丫頭不成?"徐清塵的聲音淡淡的傳來,已經帶著一絲愉悅的笑意.

"我才不是丫頭,那我……要不要去上墳?就是……我爹開始三年我要每年忌日清明什麼得都給他上墳,不然他要生氣."

"不用了,等死光了再一死吧."徐清塵淡淡道.

"可是,你不是已經都死了麼?"云歌怒瞪著他.

"我不用,明白麼?"徐清塵停下來,笑容溫和的看著云歌.云歌頓時縮了縮腦袋,垂著頭聲道:"明白了……"徐清塵越來越凶了.嗚嗚……

上篇:皇位與血緣     下篇:北上,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