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北上,回歸  
   
北上,回歸

出了沐陽侯府,一邊往回走云歌一面心翼翼的偷偷打量著徐清塵.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徐清塵不笑她就覺得害怕,徐清塵一笑她就更害怕.低頭瞄了一眼自己不算特別柔嫩卻也還纖細的手,云歌不由的苦著臉歎氣.這回明明不是她的錯,為什麼徐清塵還是要生氣……她的手會寫斷掉的……之前為什麼沒有發現,徐清塵那麼愛生氣啊.

這些話當然只是云歌姑娘自己在心里想想,就算出來只怕也沒有人願意相信.清塵公子愛生氣麼?這世上見過清塵公子生氣的人簡直連一只手都數不滿好不好?神仙公子的風度和修養可是素來為所稱道的.何方妖孽竟敢汙蔑清塵公子,還不打出去!

云歌的動作徐清塵當然看見了,淡淡一笑也沒有解釋,只是問道:"現在找不到你要找的人,云歌有什麼打算?"云歌眨眨眼睛,有些悶悶的道:"那也沒關系啊,他們都死了嘛也難怪他們沒有去接我.我都已經長大了,一個人也可以啊."

徐清塵搖搖頭,道:"你一個人不安全,之前我跟你過,跟我一起去璃城."

云歌連忙搖頭,她雖然是生長在鄉間,但是這幾天也足以了解徐家是身份樣的身份地位了.最重要的是,就連那個什麼沐陽侯府都那樣讓人一進去就覺得十分拘束,徐家比沐陽侯府更大,而且還都是讀書人,肯定規矩更多.

徐清塵了然的一笑道:"徐家沒有多少人,也沒有什麼規矩.大家都是自己過自己喜歡的日子.你爹之所以留下書信讓人接你回去,就是擔心你將來一個人在山里.現在找不到人你又回到山里去,豈不是讓你父親的擔憂成真了?跟我去璃城,那里的人都很好.乖孩子,聽話."

"唔……"云歌轉了轉有些茫然的眼睛,靈動的水眸里寫滿了不安.

徐清塵輕歎一聲,抬手將她頰邊的一縷俏皮的發絲撥到耳後,柔聲道:"你如果實在不喜歡,我也可以幫你另外找個地方居住.但是至少在璃城也好有個照應,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難道你希望別人我忘恩負義麼?何況,你不是我還要喝三個月的藥麼?將醫了一半的病人丟到一邊,可不是行醫之道.我祖父在璃城外的驪山書院居住,那里也有定王府的人守護.到時候你也可以搬到那里去住,不是跟在山里一樣麼?"

"徐清塵……"云歌咬了咬櫻唇,望著徐清塵道:"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一個人住在山里沒人照顧才非要我去璃城的.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那你就要乖乖聽話,知道麼?"徐清塵微笑道.

"嗯,那……以後麻煩你了.我見我爹爹留給我的東西都送給你好不好?"云歌眼睛一亮,歡快地道.她什麼都沒有,一直吃徐清塵的住徐清塵的多不好意思.不如將爹爹留下的東西送給徐清塵,這樣大家就都不吃虧了.爹爹那些東西都很好,很重要.

清塵公子唇角幾不可見的微微抽了一下.沈爹爹留給云歌的東西他也見過,真金白銀一兩沒有.但是塞在紫檀木雕底下的楚京的房契,裝在不起眼的袋子某人時候據當彈珠玩過的夜明珠,被勒令絕對不能亂丟亂動的一箱令天下讀書人趨之若鹜的真跡字畫,還有不少失傳的孤本醫書和名貴藥材.很顯然,這是沈爹爹給自家女兒准備的嫁妝.

自以為很窮,實際很富有的云歌姑娘愧疚的打算拿這些東西當房租和生活費.徐清塵輕咳了一聲道:"不用了,那些事你爹給你留的紀念品.以後如果我再受傷你記得救我別收錢就行了."

"徐清塵,你果然是個好人."云歌淚眼汪汪的望著他,她真是太壞了,她怎麼會覺得徐清塵凶呢?云歌姑娘歡歡喜喜的跟著清塵公子回去抄書去了,將剛剛在沐陽侯府的事忘在了腦後.同樣也忘了,清塵公子這輩子也就受了這麼一次重傷,她的房租和生活費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還得上了.

沐陽侯府

沐揚有些奇怪的看著臉色陰沉的父親.只看父親的神色就知道父親肯定是認識那個什麼沈鳳孺的,父親為什麼不承認?更奇怪的是,清塵公子居然也沒追問,就像是完全看不出來父親謊一般.或者,就像是只是例行公事來問一句,無論父親怎麼回答他都是要走的.而最後清塵公子的那句話就更奇怪……全都死光了,怎麼看都像是再沐陽侯府.但是,清塵公子會這樣毫無遮攔的咒罵別人麼?

"爹,到底是怎麼了?清塵公子和那位云歌姑娘……"

沐老夫人皺了皺眉,"那姑娘叫云歌?"

沐揚點了點頭,沐老夫人輕輕歎了口氣,卻不再話.瑤姬淡淡道:"看起來清塵公子似乎對那位姑娘很是看重,老侯爺今天這樣……"

"你倒是聰明."因為瑤姬生下了沐家如今唯一的兒子,而且這幾年各方面也十分得體,又時候幫襯著沐揚處理一些府中的事甚至比真正的兒媳婦兒還要周到.所以瑤姬冒然開口老沐陽侯倒也沒有生氣,只是淡淡的道.顯然瑤姬已經猜到了徐清塵帶著云歌來沐陽侯府的原因.

歎了口氣,沐陽侯道:"不錯,那沈鳳孺咱們確實認識.那個叫云歌的姑娘是你的表妹."

"表妹?"沐揚驚訝道.他從來沒聽過自己居然還有一個表妹.起來,那叫云歌的姑娘出生的時候他也該快二十歲了,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個表妹他不可能不記得啊.

沐老夫人點點頭道:"那姑娘的母親是娘的親妹妹,你的親姨母."

沐揚有些恍然,他還記得自己確實還有一個嫡親的姨母.只是這個姨母的年齡只比自己打上三四歲,而且從身體極不好,好像十六歲那年就已經榖了.他總共也沒見過這位姨母幾次,所以印象也就不太深刻.如果不是娘親提起,只怕他也早就忘了.

模樣立刻也就明白了父親為何不肯承認了.以如今大楚和定王府的關系,清塵公子親自送上門來的人父親又怎麼敢認?那不是讓黎王懷疑沐陽侯府與定王府勾結麼?偏偏,如果真的能和定王府搭上關系倒也不錯,問題是當年定王府墜崖一事可算得上是沐陽侯一手觸成,定王又怎麼可能不記仇?這麼多年,定王沒有對沐陽侯府出手已經很讓沐陽侯忐忑不安了,哪里敢奢望能夠投靠定王府?沐陽侯府和定王府,注定了是敵人.

只是沐揚沒有想到,那個膽子不武功也頗高的姑娘居然會是自己的表妹.從就沒有什麼姐妹兄弟的沐揚心中不由得有些淡淡的遺憾,不過既然那姑娘有了定王府照顧,也就不用他們抄心了.不見也罷.

徐清塵帶著云歌回到院子,迎面而來便對上了葉璃毫不意外的笑眼.葉璃也不多問,拉著云歌回房間收拾東西准備離開江南.

當天晚上,一行人便離開了南京,依然乘船從水路北上.整個南京城里的人正因為皇帝病危而人心湧動,大多數人甚至連定王妃和清塵公子來了又走了,還帶走了他們的皇帝也不知道.

大船平穩的行駛在水面上,甲板上,徐清塵和葉璃相對而坐,共賞著眼前以往不及的海面波濤.船艙里,云歌正一臉專注的照顧著上船之後便昏迷不醒的墨夙云.

徐清塵悠然的喝著茶,看了看對面的葉璃道:"東方幽的事交給秦風處理沒問題麼?"葉璃戲謔的看著徐清塵道:"看來大哥也被東方幽給嚇到了?不用擔心,秦風辦事一樣沉穩放心,不會出問題的."至于秦風到底怎麼處理東方幽,沒有人在意.只要最後確認東方幽死透了就行了.

"璃兒這次來江南,倒是也辦成了不少事."徐清塵淡淡笑道.雖是來救徐清塵的,不過額外的收獲也相當可觀.葉瑩那最後的一擊足以讓墨景黎一兩個月內離不開南京,又還要處理墨夙云離開之後的問題,還要謀劃怎樣登基,短時間內大楚想要出兵只怕是有些難度了.就算墨景黎答應了與西陵北戎結盟,真正等到他能親自前往北方的時候,只怕要等到明年了.

葉璃淺笑道:"到時候,北戎和西陵,總該有一方已經退了吧.那時候墨景黎再出兵,墨家軍面對也壓力也比較一些."

徐清塵點頭道:"璃兒想的很周全,何況……璃兒還在他軍需中埋了幾顆釘子,到時候墨景黎的大軍真正能出幾分力,只怕還是個未知之數."

"大哥謬贊了."葉璃掩唇笑道,回頭望了一眼半開的船艙里忙忙碌碌的少女問道:"云歌大哥打算怎麼安排?原本若是無憂還在璃城的話可以讓云歌跟無憂做伴,不過無憂去了西陵,要不大哥將她送到定王府,也可以和楊夫人做伴?楊夫人的學問規矩才華都是一等一的,也正好可以教教她?"徐清塵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不用了,母親和二嬸也可以教她.而且,二叔的府跟我們家也靠在一起,弟妹也可以跟她做伴."

葉璃眨眨眼睛笑道:"箏兒現在只怕恨不得整天圍著幾個孩子打轉了,哪兒有空?還有大舅母和二舅母也是,我們家那兩個的可還在徐家呢."兩個未滿周歲的娃娃照顧起來可是肯費勁的.

"我自有安排."徐清塵道.

葉璃點頭笑道:"那好吧,反正云歌是大哥的救命恩人,要怎麼安置也是大哥了算."

徐清塵只當沒聽見自家表妹話語中的調侃之意,淡然自若的握著茶杯觀賞起這海上風光來了.因為擔心中途被鎮南王府攔截,他們並沒有走運河水路,直接繞到了出海口,入海之後從海上北上.而西陵大軍素來都是不善水戰的.

一路航行了十幾日才在離原本的楚京長興城不願的一處海港下了船.徐清塵帶著云歌和墨夙云一路慢慢而行准備回璃城,而葉璃一下船便上了快馬,帶著人往戰場奔去.

葉璃去江南路上加起來前後也有近兩個月,此時的北方卻已經是一片寒風肅殺冰天雪地.

雷振霆已經帶著近百萬大軍開赴了與墨家軍接壤的邊境,這一次,不僅是雷振霆親自領兵,而且雷騰風也跟著一起來了.顯然雷振霆是憋足了勁想要將墨家軍一網打盡.因為他心里清楚,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雷振霆有生之年只怕都再也沒有機會戰勝定王府和墨家軍了.三國聯軍,勝算確實是很大,只可惜開門不利,還沒有正式開打,墨景黎那邊就掉了鏈子.雷振霆除了在心里暗暗將墨景黎罵一邊,也無可奈何.

雖然來不及等大楚的大軍到來,但是西陵和北容聯合起來卻也有將近兩百萬兵馬.更重要的是這兩家一南一北,正好將墨家軍夾在中間.以至于墨家軍不得不腹背受敵,只看地利的話,確實比當初跟北境聯盟要好的多.

此時的墨修堯已經從原本的與北戎大軍相距不遠的邊關推到了大楚北方的一座大城衛城來了.衛城在距離靈鷲山不足一百里的地方,離飛鴻關不遠,同樣的距離雷振霆的大軍也不算遠.並且還是北戎想要從西北南下的必經之道.如今大戰將起,墨修堯身為墨家軍最高統帥自然不能再和從前一樣身臨戰場沖鋒陷陣了.他需要同時掌控西陵和北戎的兩個戰場,只得默默從前線退了回來.

葉璃到了衛城的時候並沒有通知任何人,直接去了墨修堯在衛城暫住的原總兵府.這些被墨家軍收複回來的地方這大半年來也慢慢恢複了正常的軌道.原本城中最好的太守府自然還是留著個衛城的官員辦公,所以墨修堯只得帶著手下一眾人擠到了總兵府里.幸好墨家軍大多數的將領都在前線領兵打仗,跟在墨修堯身邊的也不過只有鳳之遙和南侯數人而已.連傅昭都親自外出領兵去了,不算大的總兵府倒是一點兒也不顯得擁擠.

葉璃到達總兵府的時候倒是將門口的侍衛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才連忙上前見禮請王妃進去.

葉璃也不在意侍衛的失態,含笑問道:"王爺可在府中?"

侍衛點頭道:"回王妃,王爺和鳳三公子南侯都在."

進了府邸才知道原來墨修堯等人正在書房議事.葉璃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正想先行離開,里面的人卻已經發現了她的存在.書房的們從里面被拉開,墨修堯站在門口含笑看著她笑道:"阿璃,回來了怎麼不進來?"葉璃疑惑的看了一眼里面,"不是在議事麼?"

墨修堯一把抓住她的手便往里面拉去,"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何況,王府還有什麼是你不能聽的麼?"

里面,鳳之遙和南侯有些驚訝的看著被墨修堯拉進來的葉璃,還是鳳之遙反應最快,笑嘻嘻的望著墨修堯調侃道:"王爺果然是功力深厚,坐在書房里居然就能聽出是王妃回來了."

南侯看看一臉笑謔的鳳之遙,在看看雖然冷冷的瞥著鳳之遙,但是眼中卻帶著淡淡的暖意的墨修堯,無奈的搖了搖道:"王妃回來了?清塵公子……"

所以,還是年紀大的人靠譜一些.這些人竟然完全不問她去江南的事.

葉璃含笑道:"有勞侯爺掛心,一些安好.大哥在楚京休整兩日就准備回璃城."鳳之遙笑眯眯的望著葉璃道:"王妃,聽清塵公子帶了一個武功高強的美女回來?"葉璃在江南的事自然早有暗衛報回定王府了,這其中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提到了云歌.至于武功高強的美女,就不知道是哪個暗衛的手筆了.

葉璃側首,靜靜的打量了鳳之遙半晌才點頭道:"確實是個美麗又可愛的姑娘,而且武功醫術都很不錯.要不要我請大哥介紹給你認識?"

鳳之遙連忙將脖子一縮,抬手揉了揉笑的有些僵硬的俊臉苦笑道:"還是不要了,我可不敢得罪清塵公子."清塵公子幾十年才帶回來這麼一個美麗又可愛的姑娘,他要是趕著去認識還不被徐家那一群人給掐了吃了?

墨修堯也很有些好奇,徐清塵那人看起來溫和可親,事實上眼光高的很,能讓他看上眼也不容易,"聽那姑娘和沐陽侯府有關系?"如果是這樣可不好,如果那姑娘真跟沐陽侯府有關系,還是讓徐清塵趕快換一個吧,總不能將來他要對沐陽侯那個老東西動手,還要看徐清塵的面子吧?

葉璃淡淡笑道:"現在已經沒有關系了."

"怎麼?"鳳之遙和南侯也齊齊看向葉璃.鳳之遙是想聽八卦,南侯是因為跟沐陽侯府也算得上是有些過節,要斟酌一下將來如果見面該怎麼對待那姑娘才合適.

葉璃將徐清塵親自帶著云歌上門去沐陽侯府又將人帶了回來的事了一遍.鳳之遙睜大了眼睛瞪著葉璃,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所以,清塵公子就那麼當著沐陽侯和沐家全家人的面,詛咒人家全家都死絕了?沐陽侯怎麼沒捅他幾刀?"清塵公子真是非常人啊,平時看上去溫文爾雅,涵養高深,沒想到罵起人來也是毒死人不償命.

葉璃聳聳肩笑道:"這是我聽云歌姑娘講的."

鳳之遙心中默默決定,絕對不能招惹那個叫云歌的姑娘.

南侯想了想,道:"那個姑娘,應該是沐陽侯夫人的侄女.起來,和沈大夫還有一點關系呢."

咦?其他三人都有些好奇的看向南侯,南侯搖搖頭笑道:"這些都是京城的舊事,王爺王妃自然不會理會這些事.不過我們家和沐陽侯府……"南侯府和沐陽侯府素來就不怎麼對付,所以,對別人家的一些不怎麼好的事自然是指導的特別清楚了.南侯道:"沐陽侯夫人有一個年紀很多的嫡妹,從身體就很不好,楚京里認識她的人也不多.不過當初請大夫看病的時候跟著一個年輕的大夫跑了.沐陽侯夫人娘家自然是丟不起這個臉,只那姑娘是病逝了.那個大夫,就是沈揚的堂侄.雖然沈揚是一代名醫,沈家也算是名醫世家,但是沐陽侯夫人娘家卻也是高門大族,怎麼會同意將女兒嫁給一個大夫.我聽王妃那姑娘姓沈,又跟沐陽侯府有關系,應該就是這一位了."

葉璃好奇的道:"當初那位沈夫人私奔而去,沈先生過世之前怎麼敢肯定能夠將女兒托付給沐陽侯府?"雖然如今沐陽侯府確實是拒絕了照顧云歌,不過那其實有一大半徐清塵和定王府的原因在里面.

南侯笑道:"這個麼,聽沐陽侯夫人跟那位沈夫人從前感極好.兩人年紀相差也大,是姐妹卻同母女.更何況,當年那沈鳳孺還救國沐陽侯的命.照顧一下沈家的後人也不會什麼為難的事,他自然會答應的.只是這一次……沐陽侯這個人一貫的見風使舵,趨吉避凶已是本能,沈姑娘既然跟清塵公子牽扯上關系,沐陽侯是絕不敢留她了."

"跟沐陽侯府沒關系就好."墨修堯滿意的點點頭,至于沈云歌到底是誰的女兒根本不重要,"阿璃,看起來明年徐家要辦不少婚事了."除了最的徐清炎以外,徐家幾個公子都有主了.

葉璃抿唇淺笑道:"那可不一定."在她看來沈云歌對清塵公子目前可沒有什麼想法.云歌雖然已經十五六歲,早就是女孩子竇初開的年紀了,但是她從生活在山間沒接觸過什麼人,這些方面明白的只怕也要晚一些.如果要對徐清塵又什麼感覺的話.用云歌的話總結起來就是:好人,好聰明,好厲害,好凶……

所以,清塵公子前途堪憂啊.何況,清塵公子到底對云歌姑娘是什麼意思,其實葉璃也沒怎麼看明白.

上篇:臨死一擊,葉瑩之死     下篇:定策,先平北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