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定策,先平北戎  
   
定策,先平北戎

聽了葉璃的話,鳳之遙和墨修堯的神色都有些古怪起來.葉璃一看他們的表就知道這兩人再想些什麼了.多半還不是想要看清塵公子的笑話之類的.只是可惜這場大戰沒有一段時間只怕是完不成的,等他們打完仗回去,不定清塵公子都已經擺平了所有的事抱得佳人歸了.這兩人卻是在惋惜沒有機會看天下第一公子的好戲罷了.

南侯輕咳了一聲,深深地覺得自己年紀大了,對這些年輕人的想法理解不能,"王爺,鳳三公子,咱們是不是繼續剛剛的……"再讓這鳳之遙刨根問底,不動還要出什麼讓他老人家覺得尷尬莫名的話呢.

鳳之遙摸摸鼻子,這才想起來葉璃來之前他們還在討論正事.墨修堯見葉璃回來,早就不耐煩應付他們了.拉著葉璃坐下來匆匆吩咐了幾句,就將兩人給轟了出去.

平生第一次被人趕出門,南侯站在書房門口有些回不過神來.鳳之遙倒是十分習慣了,拉著南侯笑道:"侯爺,走走走,到我那兒喝一杯如何?"南侯總算是回過神來,無奈的搖搖頭跟著鳳之遙走了.

鳳之遙走了幾步,突然有些遲疑的停了一下,好像是些事忘了跟王妃講?

南侯疑惑的回頭,"怎麼了?不是去喝酒麼?"

"好像有件事忘了跟王妃."鳳之遙道.

"是公事麼?有什麼是你知道而王爺不知道的?"南侯問道.鳳之遙轉念一想,也對啊,墨修堯總會跟王妃的,最多就是……晚一點啰.揮揮手,跟著南侯一道大搖大擺的走了.

書房里,墨修堯緊緊的將葉璃摟入懷中,輕輕磨蹭著她頭頂的秀發,悶悶的道:"阿璃這次去了好久."葉璃無奈的笑道:"兩個月哪兒算久了?"從北方到江南一個來回,兩個月已經算是快得了.不過葉璃也知道這個時候最好不用跟墨修堯對著干,"是我不好,以後快點回來."

果然,只聽墨修堯幽幽道:"一日不見,如三秋兮.阿璃竟然一點兒也不想念本王麼?"葉璃臉上一窘,抬起頭在墨修堯唇邊輕輕落下一吻,輕聲道:"我也想你,行不行?"

墨修堯眼神一黯,扣住葉璃的後腦勺往自己面前一壓,重重的加深了這個吻.葉璃驚訝的愣了一下,卻很快被墨修堯狂熱的熱席卷.水眸微閉,跟他一起沉入了這唇舌糾纏的繾綣之中.

"阿璃……"墨修堯低低的輕喃著葉璃的名字,葉璃只覺得他低沉的聲音聽在耳里不由得渾身發麻,整個人都有些軟了一般.

"嗯?"墨修堯低頭,溫柔而纏綿的品嘗著粉色的朱唇上的甜蜜滋味,"阿璃……"

"父王!父王!娘親回來了是不是?!"墨寶的聲音夾帶著一陣奔跑聲從門外傳來,然後門口傳來了砰砰砰的敲門聲.還沉浸在柔繾綣中的兩人立時清醒過來,葉璃有些驚訝的望了一眼門口,"寶怎麼會在衛城?"

墨修堯臉色陰冷的掃了一眼門口,淡淡道:"上次鳳三回璃城去辦事,他硬要跟來.他也不了,見一見戰場也沒什麼."不過,這個混蛋子卻不敢來打擾他和阿璃相處!

墨修堯輕哼一聲,抬手往門的方向一揮,原本被從里面栓上的門離開打開了,趴在門上的墨寶險些一個跟頭栽進來.幸好這一兩年墨寶已經開始學武了,基礎方面還算是略有成,只是往前面一傾就穩穩的站在了門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坐在里面的父王和娘親,再看看打開的大門.她剛剛那麼用力都沒有打開,怎麼這有開了?

"宸兒."葉璃起身,含笑望著兒子.幾個月不見,果然又長高了不少.

"娘親!"墨寶恍惚一聲,立刻跨進書房朝著葉璃的方向沖了過來.墨修堯雙眸一眯,右手輕輕一叩桌面,原本放在桌上的一支狼毫筆朝著墨寶疾射而去.墨寶驚叫一聲,連忙飛身讓過,繼續朝葉璃奔來.墨修堯再次輕歎了一下手指,桌面上另一只狼毫筆又射了過去,這一回墨寶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衣服的一角被毛筆釘在了旁邊的柱子上.而墨寶伸出的手里葉璃只有不到三寸的距離了.

墨寶回頭看看自己被紮在柱子上的衣擺,看看離自己不過咫尺的親親娘親,大眼睛一眨立刻變得水汪汪的,"娘親……父王欺負寶.寶想娘親."

"修堯……"看著伸出手眼巴巴的望著自己的兒子,葉璃哭笑不得.墨修堯不悅的掃了墨寶一眼,微一抬手一股勁力將陷入柱子里的狼毫筆給吸了回來,啪的一聲落到了墨修堯跟前的筆筒里.墨寶縮了縮脖子,大概也明白自己來的不是時候,父王的心十分糟糕.心的往葉璃身邊擠了擠,"娘親……"

葉璃伸手摸摸墨寶的腦袋,笑道:"寶長高了,這段日子有沒有好好聽話?"

墨寶眼睛一亮,重重的點頭道:"寶很乖,娘妻,寶都長大了."

葉璃好笑的捏了捏他的鼻子,"長大了?長大了還要娘親抱?"看著墨寶伸著手要抱抱的樣子,葉璃搖了搖頭.因為這兩年經常不在墨寶身邊,葉璃對墨寶也不免有些愧疚和溺愛.不過七八歲的孩子確實不應該在這樣抱抱了,墨修堯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

墨修堯上前,一把拎起墨寶拎到自己跟前,淡淡道:"本王吩咐你的事做完了沒有?"墨寶得意的揚起臉道:"當然做完了."不就是一個時辰的馬步,半個時辰的劍法,半個時辰的騎術和二十篇大字麼,這種區區事怎麼會攔得住他墨禦宸.

墨修堯冷笑的看著某人得意忘形的臉,"很好,那從明天開始再加一個時辰射術和二十篇大字."

呃?墨寶臉一僵.飛快的在心里算計著,一個時辰馬步一個時辰射術,然後是劍法和騎術還有四十篇大字……至少也需要四五個時辰才能做完……他會累死的!

"本王想著……一定是本王給你布置的功課太輕松了,所以你才會這麼的悠閑.所以,從今天開始本王一定會對你嚴格教導.畢竟……父王和你娘親可是對你報以厚望的."墨修堯悠悠然道.

嗚嗚……墨寶哭喪著臉,可憐巴巴的望向葉璃.葉璃歎了口氣抬頭望向屋頂只當沒看見兒子求助的眼神.她相信墨修堯會有分寸的,更重要的是,她越幫忙墨修堯就越想整治墨寶啊.他們父子之間的事還是教給他們父子自己解決吧.

見求救失敗,墨寶徹底絕望了.現在墨寶終于明白了,如果父王真的發飆了,娘親也是救不了自己的.只得以最無辜的眼神眼巴巴的望著墨修堯,"父王,孩兒……會努力的."

墨寶同學的星星眼還是很有殺傷力的,墨修堯暗暗抽了抽嘴角,無語望天:這真的是他兒子麼?他特麼無恥了.

"乖……好好學習,父王看好你."墨寶還是看了某人的鐵石心腸,墨修堯堅定的伸出手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免禮道.裝可憐再次失敗,墨寶愣了愣神,終于淚奔而去.

從此,衛城里少了一個耀武揚威的霸王,多了一個聞雞起舞,頭懸梁錐刺股的可憐孩子.墨寶很聰明,學習向來不需要太多的時間.但是墨修堯布置的功課都是聰明解決不了問題的.墨寶再聰明過目不忘,舉一反三也不能把一個時辰變成半個時辰,更不能把四十篇大字變成四篇.為此,總兵府上下拍手稱慶.當然,墨寶也是有收獲的.等到他回到璃城的時候,清云先生和徐家眾人發現,墨寶長得更高更健康了,還有原本那一筆在鴻羽先生眼中只是勉強稱得上能看的字居然有了不的進步,能稱得上是登堂入室了.

雖然現在前方戰況正烈,但是身在衛城的墨修堯和葉璃卻還算清閑.身為主帥本就已經不需要親自沖鋒陷陣排兵布陣了.墨修堯只需要掌控好整個戰局和各地的兵力調度就可以,前方的戰事自然有前方領兵的將領做主.之前墨修堯之所以親臨戰場,也不過是大戰之前的熱身外加閑得無聊而已.

不過,即使如此,每天依然有源源不斷的消息從前方傳來.葉璃和墨修堯每天還是有大半的時間都是耗在了書房里.

"雷振霆親自率兵七十萬進攻瑞昌城,何肅和慕容慎不敵."書房里,葉璃拉著一份剛剛快馬送到的折子輕聲念道.墨修堯神色平靜,倚在椅子里淡淡道:"不奇怪,何肅和慕容慎確實不是雷振霆的對手.不過……雷振霆一開始就親自上陣,而且壓上了幾乎西陵大軍全部的主力,是想要比本王出手麼?"

鳳之遙揚眉笑道:"一旦王爺去跟雷振霆對上了,北方這邊就給了耶律野和赫連真喘息的機會.沒想到雷振霆為了某有居然肯如此犧牲."

葉璃搖搖頭道:"這可不算是犧牲.如果北戎先垮了,西陵也沒戲了.雷振霆拖住了修堯,不但給了北戎喘息之機,更能將時間拖長.再過一兩個月,大楚的大軍也就該到了."

鳳之遙皺眉道:"既然如此,我們更應該先擊敗北戎,然後專心對付南方的威脅."不然前後受敵的況真的很是讓人感到窩火,"對了王妃,這兩天該傳來墨景黎登基的消息了吧?"鳳之遙有些好奇的問道.沒想到墨景黎最後竟然真的登上了皇位,雖然這皇位來得有些……但是總算還是完成了墨景黎的夙願吧.

葉璃點點頭道:"應該快了.一旦墨景黎登基,也就到了大楚出兵的時候了."

墨修堯盯著眼前鋪在桌上的大幅各國兵力和戰事地圖,伸手點了點北戎道:"既然如此,就先解決北戎吧.正好,耶律泓也該有消息了."

南侯皺眉道:"那慕容將軍那邊怎麼辦?"

瑞昌城一旦被攻破,再往後就是衛城和飛鴻關了.南侯不得不擔心.

墨修堯淡淡笑道,"就讓本王來看看雷振霆這個西陵戰神到底有多厲害.南侯,衛城就麻煩你駐守了,飛鴻關有元裴老將軍駐守本王也放心.另外,本王會命傅昭和呂近賢率領二十萬大軍回來增援."

南侯一驚,沉聲道:"王爺將呂將軍調回來,那北方該如何是好?"一旦呂近賢率兵回來,面對北戎就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大將都沒有了.只可惜張起瀾遠在千里之外鎮守西陵,而冷淮又在楚京,不然將領也不會如此緊缺.墨修堯揚眉一笑道:"依然還是本王親自去會會赫連真!"十八年前的那一戰,雖然墨修堯一直不承認自己敗于赫連真之手.但是墨家軍卻確實是被赫連真弄得元氣大傷,這件事自然是遲早都要解決的.

南侯為墨修堯話語中的煞氣微微一凝,點頭道:"末將遵命,不過……並非末將妄自菲薄,只怕……"這麼多人也未必就能擋得住雷振霆.雷振霆西陵戰神的名號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至少定王府這些將領除了定王以外也沒有誰有什麼不敗戰神的稱號.對他們這些尋常人來,勝敗乃兵家常事才是他們的.南侯縱橫沙場戎馬半晌,也是吃過不少敗仗的.

墨修堯的手指點在了飛鴻關和衛城上,含笑道:"三個月,守住這兩個地方.南侯覺得可有問題?"南侯沉默了片刻,定王的意思是要在三個月內平定北戎?!良久,南侯站起身來朗聲道:"末將領命.誓死守住衛城."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道:"那就勞煩南侯了."

果然,沒兩天功夫,墨景黎登基為帝的消息終于傳到了衛城.收到消息,墨修堯連眼神都沒有動一下,隨手將折子往旁邊一扔站起身來向葉璃伸出了手.葉璃含笑握住他的手,他們也該出征了.

葉璃和墨修堯出征卻並沒有將墨寶送回璃城,而是帶著墨寶一起去了軍中.墨家軍男人十歲出頭就要進軍營曆練,墨寶雖然才七八歲但是跟著去看看卻也無妨.

第一次真正的到軍營墨寶確實有些興奮,只可惜墨修堯每天布置的功課仿佛大山一樣死死的壓在他的頭上,讓他完全沒有功夫去抓貓逗狗.

這一次墨修堯也和之前一直慢條斯理的跟北戎僵持著不一樣.幾十萬墨家軍快如驚雷,夾帶著雷霆之勢撲向北戎大軍駐守的城池.北戎本就是游牧民族,擅長長途奔襲,擅長強攻,但是對于守城卻是極大的弱勢.不過五天便被連下三城後退四百里地才堪堪站穩腳跟.

北戎軍營里,耶律野神色陰暗的望著下面的將領,沉聲道:"墨修堯短短五天便連下兩城,你們有何對策?"赫連真道:"沒想到,墨修堯居然放著雷振霆這個大敵不管不問,一門心思的進攻我軍.以老夫之見,墨修堯只怕打算全力對付我北戎,然後再轉過身去對付西陵和大楚."

耶律野看著赫連真,冷冷道:"也就是,赫連將軍之前所謂的聯合西陵大楚的計劃完全失敗了?"赫連真微微苦笑,耶律野大多時候都是喚他舅舅,這個時候卻叫赫連將軍,顯然是對自己十分不滿了.赫連真有些無奈的歎氣道:"原本若不是墨景黎突然延遲出兵時間,也不止于此.現在的況卻是……對定王府的計劃沒有失敗,只是我們北戎也沒有得到什麼好處罷了."

一句話,損人不利己.定王府誠然要面對西陵和大楚的圍攻,但是誰能想到墨修堯居然完全不在意瑞昌失守可能會波及飛鴻關和衛城甚至是一直被墨家軍守護著的西北,一心一意的想要先對付北戎?

原本北戎就已經和墨家軍爭鋒相對,一觸即發.現在這樣的形對北戎沒有什麼損失,只是忙了幾個月也沒有什麼好處罷了.

"定王妃這兩個月去了江南."坐在赫連真下手的赫連鵬突然開口道.

因為上一次的打敗,耶律野一直極為不待見赫連鵬.不過這幾個月赫連鵬似乎也改變了不少,完全不在意耶律野的態度,只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也極少開口話.這倒是讓耶律野對他的印象稍微改觀了一些,聽他突然開口,耶律野皺眉道:"葉璃去了江南?你怎麼知道?"

赫連鵬默然無語,只是眼神淡然的望著耶律野.他敗在葉璃手中視為平生奇恥大辱,對于葉璃的心中自然會時時注意.只不過經過了那幾次的教訓,不再沖動行事罷了.而且葉璃的心中也不是那麼好查的,這些也是最近這幾天赫連鵬根據各種線索才慢慢的揣測出來的.

赫連鵬垂眸道:"父親應該知道……鎮南王府和定王府聯手剿滅了蒼茫山的事."

赫連真點了點頭,這麼大的事他是他去江南之前不久發生的,赫連真自然知道.赫連鵬道:"但是,蒼茫山剿滅之後,清塵公子失蹤了一段時間.璃城卻並沒有派任何人去處理這件事.而這段時間內,葉璃也沒有在人前出現過,所以,他一定是去了江南."

耶律野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沉聲道:"又是葉璃攪和了本王的大事!墨景黎突然延遲出兵時間的事,跟葉璃有關."

赫連鵬點頭道:"應該是如此.不過……就算葉璃不去只怕三國結盟的事也不會那麼容易圓滿.如果清塵公子沒有失蹤……當初處理這件事的人就應該是清塵公子."

眾人默然,話雖是這麼,但是清塵公子畢竟是在明面上,重要好防范一些.而現在,他們卻是連葉璃在江南干了些什麼都不知道.

赫連鵬道:"定王應該是想要在大楚出兵之前將我們北戎趕出關內,到時候他就可以專心對付雷振霆和墨景黎了."

耶律野冷笑一聲道:"想要將我北戎趕出關外,豈是那麼容易的事!你們吧,怎麼對付墨修堯."

眾人面面相覷,耶律野皺眉道:"赫連鵬,你看."

赫連鵬沉聲道:"我北戎大軍擅長面對面的厮殺,騎兵更是擅長千里奔襲,但是對于守城確實並不擅長."如今墨家軍占據了主動,用中原人的話就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失敗是可以預料的事.

"那你該怎麼做?"耶律野問道.

赫連鵬道:"以末將之見,應該揚長避短主動出擊."整個北戎除了王庭以外根本就沒有什麼像樣的城池,北戎的士兵自然是從來都不需要守城的.如今突然轉攻為受,自然是束手束腳施展不開.

耶律野思索了片刻,看向赫連真,"舅舅以為如何?"

赫連真點頭道:"鵬兒之有理,老夫也認真我軍守城實在是處于劣勢,倒不如反客為主,主動出擊.若論騎兵,北戎就算勝不過定王府至少也是半斤八兩.但是……我們騎兵比黑云騎更多."黑云騎雖然曾經號稱墨家軍最精銳的兵力,但是卻不是墨家軍的主力.墨家軍的主力還是以普通的步兵為主,因為大楚的地形複雜騎兵根本施展不開.但是北戎卻是廣闊草原,士兵都是以騎兵為主的.真正拼起來,黑云騎絕對占不了上方.

耶律野劍眉緊皺,淡淡的看著赫連真等人道:"本王先行舅舅和赫連將軍的判斷.我們不能再退了,這幾次王庭傳來的消息,父王已經對本王這大半年來毫無建樹甚至連原本已經得到的土地都失去了甚多已經很是不滿了.若是再敗了,只怕父王很難再同意再派兵給我們了."

北戎本身就是地廣人稀,征集兵力也並不像中原那麼容易.這幾次北戎大軍連連損失兵力,已經讓北戎王庭大為不滿,更給了耶律泓攻擊自己的機會.

"末將明白."眾人起身道.

耶律野滿意的點點頭道:"好,這次就有舅舅和赫連將軍領兵.赫連鵬,不要再讓本王失望了."

赫連鵬沉聲道:"末將明白,請殿下放心."

上篇:北上,回歸     下篇:父王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