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姜是老的辣  
   
姜是老的辣

北戎王派了使者來大楚的事自然是瞞不住定王府的.墨家軍大營里,葉璃看了看手中剛剛送到的折子,皺眉道:"北戎王這個時候派使者來……是開始對耶律野不信任了麼?"

墨修堯笑道:"不信任倒是不至于.不過……耶律野這些日子連戰連敗,北戎大軍如今占據的領土已經不足當初北戎占據大楚最多的時候的一半.北戎王對他自然是不滿意了.不過……這個使者的人選倒是有點意思.只怕現在是耶律野不信任北戎王了吧."

葉璃認真看了看,沉吟了片刻道:"這個……使者是耶律泓的人?"

墨修堯點頭,表看起來倒很是滿意,"耶律泓總算沒有辜負本王的期望.能夠做到這種程度……能夠穩坐北戎太子之位這麼多年,果然也不是等閑之輩."

"耶律泓想要耶律野懷疑北戎王不信任他,今兒讓他自己身處異心?他就不怕弄巧成拙,將來耶律野回到北戎找他麻煩?"葉璃挑眉道.墨修堯笑道:"因為他很肯定,耶律野回不了北戎了.就算僥幸回去……也絕對沒有實力再跟他爭了."

葉璃點點頭,想了想搖頭道:"耶律泓想要節制耶律野的兵權,只怕沒那麼容易.反而……那使者可能會丟了性命."雖然和耶律野相交不多,但是葉璃對他的性子還是有幾分了解的.他的確很可能會懷疑北戎王不信任他進而伸出異心,甚至做一些不該做的事.但是耶律泓想要染指兵權卻沒有這麼容易,除非耶律泓親自駕臨,不然的話,他派來的人只怕最後都會死在耶律野的手中.

"我們要不要暗中助他們一把?"

葉璃問道.

墨修堯搖頭道:"不用,耶律野愛怎麼做怎麼做,如果他殺不了耶律泓的人,我們倒是可以幫他一把."葉璃微微一沉吟便明白了墨修堯的意思.他們和耶律泓暫時合作,但是卻並不是朋友,自然也犯不著時時處處的想著幫他.更可況,耶律泓想要控制兵權將那部分北戎將士撤回關外,而墨修堯想要的卻是這些北戎士兵全部葬身關內.顯然兩邊的立場是不一樣了.既然耶律泓想搶,正好讓這兩兄弟自相殘殺,他們漁翁得利.

葉璃點點頭,淺笑道:"王爺好算計."

墨修堯略有些得意的沖著葉璃一笑道:"娘子也覺得為夫十分聰明是不是?"葉璃含笑不語,心中卻是暗暗抹汗.墨修堯的心計何止是聰明?這世上的聰明人很多,但是總會缺一些什麼.比如徐鴻羽,就略缺一些野心.再比如清塵公子,又缺一些陰狠,但是墨修堯卻是樣樣不缺.最重要的是,他還能將這些都包裹在無害的外衣之下,要不然當年墨景祈也不能容他那麼多年.聰明,決斷,隱忍,野心,陰狠,墨修堯確實是樣樣不缺的.所以他才能一手將定王府從搖搖欲墜的便要變成如今的模樣.所以他才能從多年前就開始布局,讓如今天下的局勢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阿璃,難道本王不聰明麼?"墨修堯不依的在葉璃身上蹭了蹭,葉璃無奈的道:"天下間誰敢定王不聰明?"真覺得智商能穩超定王的一種是傻子,一種是真聰明人.前一種早死了,後一種絕對知道什麼話能什麼話不能.

墨修堯這才滿意的點頭,在葉璃臉上落下一吻,"所以,能夠成為本王的愛妻,阿璃也是最聰明的女人."葉璃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一掌拍開他的俊臉,道:"王爺打算跟我在這里自吹自擂麼?也不怕別人笑話?"

"誰敢笑話本王的阿璃,本王殺了他們."墨修堯低聲道.

終于還是舍不得拍那白發掩映中顯得越發俊美的容顏,葉璃改成伸手捏住他的臉使勁揉.這幾年,定王爺越發的沒臉沒皮起來了,跟當年初見時那個溫文爾雅,略帶些疏離氣息的尊貴王爺是天壤之別.葉璃懷疑自己當時的眼睛出問題了.

"阿璃果然喜歡本王的臉麼?愛不釋手了是不是?沒關系,阿璃喜歡的話隨便阿璃捏."葉璃也不可能真的捏痛墨修堯,所以墨修堯也樂得享受,干脆仰面躺在了葉璃的腿上,閉著眼睛笑道.

被他這麼一,葉璃反倒是捏不下去了.只得訕訕的收了手,"王爺,我發現你越來越……"

"王爺,屬下……"鳳之遙匆匆進來,門口僵住了.看了一眼里面的兩個人,鳳之遙深深地覺得自己出門忘了看黃曆.輕咳了一聲,鳳之遙一本正經的道:"你們繼續,屬下告退."

墨修堯坐起身來,不悅的看著鳳之遙問道:"什麼事?"

鳳之遙揚揚手中的東西道:"也不是什麼大事,北戎大營里新來的那個使者,好像快不行了."

"這麼快?"葉璃好奇的道.雖然早就料到了那個使者命不久矣,但是才剛到兩天就不行了,會不會太快了一些.鳳之遙道:"這個麼……據是水土不服."水土不服的況並不是沒有,但是嚴重到要沒命了卻是罕見.而且一般也都是比如從極北的地方倒極南的地方,或者從干冷的地方到濕熱的地方.大楚北方雖然跟北戎略有些詫異,但是在現在這個季節絕對不怎麼明顯.只是比起北戎的冬天不那麼冷而已,誰會相信這個侍者會因為水土不服而死?不過,信不信不重要,有理由就行了.

墨修堯想了想,道:"給耶律泓的人送封信去,至于他們來不來得及救人,就不管定王府的事了."鳳之遙明了,點頭笑道:"屬下一會兒,不……明天就讓人送信."送到耶律泓的人手里最少也是兩三天之後了,再等到耶律泓的人趕到,剛好夠給那個使者收拾.

看看左右無事,鳳之遙十分自覺的摸摸鼻子道:"屬下告退."

墨修堯輕哼一聲不屑離他.鳳之遙聳聳肩自個兒轉身出去了,站在大帳門口,鳳之遙默默望天:被他看到那什麼的事,臉害羞的不是應該是王妃麼?為什麼王妃神色如常,反而是王爺臉色發?

看著鳳之遙一臉詭異的走了,葉璃側首看看墨修堯被掐的有些發的俊臉,不由得悶笑出聲.墨修堯摸摸自己的臉,也明白她在笑什麼了.無奈的輕聲歎息道:"阿璃……既然都被鳳之遙看到了……"

"你想干什麼?"葉璃警惕的瞪著他.

墨修堯撲到葉璃,心愉悅的落下一吻道:"既然都被看到了,本王要是不做點什麼豈不是白讓鳳三笑了一場?"

"墨修堯!"葉璃佯怒,水眸狠狠地瞪著他.

墨修堯心愉快,笑容可掬的望著葉璃,"本王要白日宣浮!"

葉璃臉色一,怒瞪著他.白日宣浮這種事起來很值得驕傲麼?看著墨修堯得意的笑臉,葉璃一時郁悶抬頭在他唇邊咬了一口.墨修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低頭欣賞著愛妻桃腮微醺,水眸含怒的模樣,"阿璃,阿璃……你真美……"

葉璃還沒來得及反應,嫣的朱唇便被某人熱的薄唇虜獲,瞬間兩人便陷入了火熱的纏綿繾綣之中……

墨家軍和北戎之戰依然繼續,但是內力所發生的許多變化確實不足為外人道也.那位剛剛到達北戎大營,妄圖染指北戎大軍兵權的使者終究還是在幾天之後因為水土不服而死.等到耶律泓的人趕到之時連收尸都來不及,就已經被耶律野一把火燒的連渣的不剩.

耶律泓的人自然是勃然大怒,但是見識了耶律野的手段也不敢再跟他正面為敵,直接一封密信送回了北戎王庭,一狀告到了北戎王跟前.

北戎王自然是大怒,原本耶律野率兵進攻大楚,占據了大楚大片土地之後軍功彪炳可是北戎眾皇子武將之冠.就開始隱隱有些不聽指揮了,之後在璃城,又讓北戎王正寵愛的清伊娜無故身亡.耶律泓回來之後自然免不了一些添油加醋,讓北戎王對耶律野更加有些不放心了.但是就算如此也沒有覺得耶律野會有什麼異心,所以耶律野求援的時候北戎王二話不就將原本不太喜歡的赫連真提拔起來,派兵增援去了.卻不想,這一次自己不過是派個人去訓斥了他幾句,使者就無緣無故的死了.若是什麼水土不服,北戎王根本不信.北戎王之所以派他前去大楚傳旨,就是因為他曾經出使過大楚.

北戎王大發雷霆之後,立刻下令詔耶律野立即返回北戎,與墨家軍的戰事和兵權全部交給太子耶律泓處理.得到北戎王的旨意,耶律泓自然是大喜,二話不便收拾行裝快馬加鞭的往大楚趕來.

戰場上,北戎大軍和墨家軍這些日子來連連交戰卻是互有勝負.但是北戎大軍的戰線卻依然慢慢的開始向後推移而去.如今北方的天下越發的寒冷起來,北戎境內更是已經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無論是糧食還是兵員都已經極難再補充上來.而他們所占據的大楚地方這幾年又被糟蹋的赤地千里,渺無人煙.因此比起後續糧餉源源不斷的墨家軍來,北戎的將士們這個冬天過的可稱得上是淒楚了.

這一日,墨寶興沖沖的從自己的帳子里沖出來,風一般的沖進了墨修堯的大帳里,手里得意的揮舞著幾頁寫滿了字的紙張,"父王!娘親!我想出來了!"

此時已經將近年關,墨修堯和葉璃正與眾將領商議下一步的該如何行事.雖然他們這邊是眼看勝券在握,但是南面那邊與雷振霆的較量打得確實極為江艱難.雖然有幾個老將聯手堪堪抵擋住了雷振霆的步伐,但是如果他們這邊再拖下去,等到墨景黎的大軍趕到之後只怕南線的局勢就會立刻奔潰.

看到墨寶沖進來,眾將領不由的都好奇的看著墨寶.墨修堯挑了挑眉,接過墨寶寫出來的方案看了看,不置可否.墨寶得意非常的笑道:"怎麼樣?父王,孩兒的想法不錯吧?"

墨修堯隨手將東西交給葉璃,葉璃看了之後對墨寶淡淡一笑,轉手交給了底下早就將脖子伸長樂的云霆.墨寶見娘親對自己笑,頓時心中大定.

底下,幾個將領交頭接耳的看著云霆手中的東西,連連點頭稱贊,"以陷阱困住北戎騎兵,還有鐵蒺藜……嗯,斬馬腿……將北戎大軍誘入山中,圍而兼之……好主意,這當真是世子想出來的?"倒不是這些注意當著有多麼驚采絕豔,畢竟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們這些日子玩過的了.何況有一些本身就是對付騎兵的常識.但是墨寶不一樣,他才七八歲的年齡,能夠想到這麼多,甚至連北戎大軍的兵力特點和雙方交戰的地形等等都有所了解.這就絕不是一般的孩子能夠做到的了.眾人不由在心中贊歎,不愧是定王府的世子,當真是早慧的很.

墨寶得意洋洋的盯著墨修堯,瞪著他認輸.

墨修堯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一指下面的孫耀武問道:"耀武,你世子的這份計劃,可以實施麼?"孫耀武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一臉期待的世子,猶豫了一下道:"這個……世子的計劃很是不錯.不過麼……這地形都離咱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有一兩百里遠了啊.如今咱們這兒可是一馬平川,世子這……誘入深山,聚而殲之,只怕是有些困難."

啊?墨寶頓時傻眼,對上自家父王笑吟吟的臉,不甘心的跳腳道:"這不公平!孫將軍只本世子的計劃在之前可不可以實現就好了."

孫耀武想了想,很是誠心的道:"雖然尚有的瑕疵,不過到底瑕不掩瑜,應該是可以的."

"父王……"墨寶得意的回頭,墨修堯含笑看著他,溫和慈愛的道:"寶啊,有一句話為父雖然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教過你,但是卻還是必須告訴你.有道是……兵貴神速.現在離你當初的時間可是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如果讓你領兵打仗,難道你要跟耶律野講,本世子還沒想出對敵之策,咱們過一個月再打?嗯?"

墨寶原本得意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可憐兮兮的望向葉璃.葉璃笑容可掬的看著他,一看娘親的神色墨寶就知道求助無望了.另一方面,墨寶自然也明白墨修堯的並沒有錯,他自以為聰明絕頂,但是如果真的讓他上陣打仗,敵人又豈會給他一個月時間讓他好好想對策?再聽了這一個多月墨家軍的戰況,墨寶白嫩嫩的臉都有些黯然了,原來自己並不像自己以為的那麼聰明.

其實這確是墨寶太過苛求自己了,以他的年齡能在一個月多月的時間里看完墨修堯給他的兵書,還能結合當時的地形和兩軍的戰力想出一套能讓孫耀武這樣的將領評價依據瑕不掩瑜的計劃,已經足以自傲了.不過墨修堯和葉璃卻都沒有去安慰他.定王府世子天生就要負擔著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樣的責任,適當的時候給墨寶一些壓力也無不可.

見他認輸,墨修堯含笑看著他道:"那麼……現在是不是該去兌現承諾了?"

墨寶的臉頓時一黑,僵硬的扭過頭去看葉璃.葉璃淺笑道:"寶,願賭服輸.這次……就當是買個教訓吧.吃一墊長一智."以後不要再隨便和你父王打賭了.

墨寶狠狠地瞪了墨修堯一眼,氣鼓鼓的沖出了營帳.見他如此模樣,眾人都有些好奇世子到底跟王爺打了什麼賭?紛紛跟墨修堯和葉璃告辭,溜出大帳去看世子實踐賭約去了.墨修堯也不為難,一揮手讓所有人都出去了.

墨寶背著手站在大營中央最人來人往的位置.來來往往的士兵沒見世子的個子,長著一張精致的臉卻一臉嚴肅的模樣,不由得都停下腳步來看看世子到底在干什麼.

墨寶咬了咬牙,拿眼刀狠狠地掃射俱在周圍的將士.無奈卻發現周圍的人不帶沒有因為他的瞪視而減少反而還變得越來越多.只得一咬牙,閉上眼睛高聲叫道:"本世子叫墨寶!"

在場的將士們都是一愣,也不知道是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周圍的人也跟著轟然大笑.寶這樣的名字其實很常見,但是一般都是普通的人家不識字的人取得名字,或者是一般人家取得名.也多是在家里私下里叫叫.如今,這樣一個親切和藹又大眾的名字放在尊貴非常的定王府世子身上,卻讓人覺得無比的滑稽好笑.在看看墨世子一身墨色的錦衣,雪玉可愛的模樣,又覺得這名字竟然格外的貼切.

自覺被人嘲笑了,墨寶臉一,跺了跺腳便重新沖回了大帳里.沖進葉璃的懷里,委屈極了,"娘親……"

"好了,大家不是在嘲笑你."葉璃含笑安撫著兒子的腦袋.墨修堯倒是笑的格外愉悅,絲毫也不顧及兒子的自尊心.只看得墨寶咬牙切齒,含恨不已.在心中默默埋怨自己的祖父,為什麼當初竟然沒有給他父王也取一個名來叫叫.

"娘親,父王壞,父王欺負寶."墨寶淚眼汪汪的道.

葉璃低頭親親他的額頭笑道:"誰讓你要跟你父王打賭的?看,跟你父王打賭的時候在想什麼?"墨寶低頭無,父王出給他打賭的時候他只想到了自己成功了會如何如何,卻沒有仔細想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雖然這是父王給自己埋下的一個陷阱,但是如果自己不得意忘形又驕傲自大的話,也許根本不會上當.

"娘親……"

葉璃挑眉道:"知道錯了."

"嗯……"墨寶連連點頭,羞愧的躲在葉璃懷里不肯起來.葉璃將他拉起來笑眯眯道:"傻孩子,是給你父王有什麼好害羞的?只要記住這次的教訓就是了,你父王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也一樣整天想著跟你祖父和大伯斗法呢."

"真的?"墨寶眼睛一亮,炯炯有神的望著墨修堯.墨修堯輕哼一聲,戲謔的瞥了墨寶一眼道:"但是本王可沒有這麼笨."

"本世子總有一天會贏的!"墨寶哼了一聲,臉驕傲的揚起.

墨修堯漫不經心的點頭道:"本王等著."

"哼!"墨寶氣哼哼的將頭一偏,"本世子不會讓你等太久的.你等著,本世子一定也要你當著所有的人的面宣告自己的名."

"隨便."

似乎被墨修堯的態度氣得不輕,墨寶跺跺腳一股風一般的刮出了大帳.

看著墨寶氣嘟嘟離去的背影,葉璃無奈的歎了口氣,含笑看著墨修堯道:"現在你高興了?"墨修堯笑道:"阿璃,我也是為了寶好.你看看這子,年紀眼睛都要長到頭頂上去了.不狠狠地打壓他一下,再過兩年只怕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葉璃聳聳肩道:"你是他父親,你怎麼教他我不管,不過……若是將來你真的被寶踩在腳底下,可別想我陪著你一起去丟臉."

墨修堯一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笑道:"夫妻一體,如果我真的丟臉了,阿璃肯定是一樣丟臉的.不過……墨寶想要將本王踩在腳下只怕還要修煉幾十年.而且……為了阿璃的面子本王也不會丟臉的."

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我只知道有句話叫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還有一句話叫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王爺,自個兒心……"也墨寶的機靈勁兒,身兼徐家和定王府兩家淵源,她倒是覺得墨寶將來超越墨修堯不定指日可待.

"呵呵,本王也聽過一句話,叫著姜還是老的辣."墨修堯笑道.

墨寶的帳子里,墨寶正趴在書桌便努力的提筆疾書.隨身侍候他的侍衛看著世子臉時而扭曲猙獰時而癡癡發笑的模樣心中不由得一條,"世子,你這是要做什麼?"

墨寶桀桀怪笑,一彈手中的信箋,"我要大舅舅給我寄一些書過來.從今天起本世子要寒窗苦讀!"侍衛扭頭忘了一眼半掩的帳子外面,點點頭:現在是夠寒的.

一月後,清塵公子收到墨寶書單一張:(厚黑學),(古今智者奇略),(太祖兵典),(心術謀略),(XX兵法),(帝皇心術)……

上篇:父王的設計     下篇:夜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