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夜襲  
   
夜襲

轉眼便已經到了大楚習俗中的新年,雖然身在邊疆不能回家與親人團聚,不過墨家軍的將士們還是頗有興致的准備著殺雞宰羊好好犒勞自己一頓.整個墨家軍大營也比平日里更多了幾分喜氣.

與墨家軍的喜氣洋洋相對的,卻是相隔不遠的北戎大營里的陰冷和苦悶.自從北戎王派來的使者被耶律野弄得水土不服而死之後,雖然北戎王庭方面還一直沒有消息,畢竟北戎王庭距離大楚實在是太過遙遠.但是耶律野已經明顯感覺到了北戎王庭那邊的局勢對自己極為不利.而且,如今雪封草原,使得北戎的軍餉根本無法運到大楚,之前與墨家軍幾次交戰,墨家軍似乎也是看中了北戎大軍這個弱點,所以專門攻擊北戎的糧草.雖然一時半刻北戎大軍還不至于斷糧,但是卻也過的緊巴巴的.看到墨家軍將士大肆的慶祝,歡聲笑語幾乎都能傳到十幾里外的北戎軍營,自兩相比較自然讓他們更加喪氣和不安.

北戎大帳里,耶律野看著底下的眾將領直皺眉頭,沉聲問道:"如今兩軍僵持不下,我軍又士氣低落,各位將軍有什麼好主意?"

赫連真起身道:"殿下,其實我們不必著急."

耶律野挑眉道:"赫連將軍此何意?"赫連真笑道:"因為墨家軍比我們更急.西陵鎮南王如今正急攻瑞昌,衛城,定王正急著回去救援.大楚墨景黎的大軍不日也將會趕到,到時候墨家軍就會完全陷入困境之中.如果殿下現在著急,反而中了他們的陷阱."

耶律野沉聲道:"赫連大將軍的意思是就這麼拖著?"

赫連真點頭道:"不錯,只要我們等到莫經理的兵馬歸位,到時候三方一起動手,還怕不能對付墨家軍麼?"耶律野冷笑一聲道:"赫連將軍覺得我們有那麼多時間麼?"赫連真的耶律野怎麼會不知道?但是別人能等,他耶律野卻等不起.如果戰事再拖下去,就算他最後贏了,只怕北戎王庭那邊也會完全被耶律泓控制.到時候自己也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而已.

"這……"赫連真身為耶律野最信任的人之一,王庭的消息他自然也是知道的.這如今的局勢當真是左右為難.硬拼肯定是拼不過墨家軍的,但是如果一直這樣拖下去,讓太子耶律泓站了先機,自己和七殿下這些苦戰也都是白費,最後不定還連性命都要不保.

等到耶律野揮退了眾將領,只留下赫連真父子,赫連真才低聲問道:"殿下的意思是?"耶律野卻是苦笑,中原地大物博,物產豐饒,是他們北戎一直垂涎欲滴的地方.而今自己占據了這塊地方,自然舍不得就這麼讓出去.但是為了這塊地方放棄整個北戎到底值不值得?如果他能夠順利攻占整個大楚,放棄北戎的不毛之地自然是值得的.但是如今中原的局勢卻似乎容不得他做如此的想望.

更重要的是,自己手下的將士都是土生土長的北戎人.就算自己與北戎王庭決裂,這些人也未必願意永遠跟著自己背井離鄉留在中原.

而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現在退兵返回北戎.可以這幾年的征戰就完全的功虧一簣,這幾年所有的戰功都將歸于虛無.在如今父王已經明顯對自己不滿的時候,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顯然也是對自己不利的.

耶律野搖搖頭苦笑道:"本王此時哪里有什麼意思?如今卻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墨修堯……墨修堯當真是本王的克星!"如果沒有墨修堯,他現在早已經占據了大楚的半壁江山.就算父王對自己不滿,以自己的實力也足以自立.但是現在,自從墨修堯出征以來,北戎大軍可是連戰連敗,士氣低迷,大營中也是人心浮動,許多戰士都開始思念北戎草原.

其實墨修堯何止是耶律野的克星?墨修堯重出天下不過十年,原本強盛的大楚偏安南方,西陵遷都,皇城被占,北境任琦甯辛辛苦苦建國,不到十年國破人亡,北戎王庭之所以沒有受墨修堯的影響,實在是因為北戎王庭距離中原的路途實在是太過遙遠.墨修堯一時半刻也沒有功夫和心把手伸那麼遠,但是如今耶律野和耶律泓之爭里,也同樣有墨修堯的影子.

赫連真歎了口氣道:"如今的局勢卻是對我們不利,只怕殿下還要早作打算."其實,白了就是一個字——賭.一賭三國聯軍可以徹底消滅定王府,北戎大軍可以占據大楚的半壁江山.到時候就算耶律野跟北戎王庭決裂,也可以擁兵自重.二賭北戎伺機撤兵,耶律野憑借手中的北戎大半兵權回王庭和耶律泓爭個你死我活.這確實是個兩難之局.

旁邊,赫連鵬沉聲道:"殿下,父親,只怕就是我們現在有意撤兵,墨家軍也未必會允許."兩人齊齊看向赫連鵬,赫連鵬道:"殿下和父親是否忘了,我北戎與定王府……仇深似海."

聞,兩人皆是一震.十幾年前的那一場打仗,受損的不僅僅是墨家軍北戎也同樣元氣大傷.但是墨家軍對北戎的仇恨卻絕不會因為北戎當初也同樣受損而就此淹沒.墨修堯一行一向雷厲風行,三月攻下西陵皇城,一月有余,拿下楚京.但是這次與北戎對陣卻一直不急不緩,完全不符合他的行事習慣.想到此處,赫連真不由的心中一沉,臉色微變道:"墨修堯想要將我北戎大軍一網打盡!"

這話一出,耶律野同樣震驚.沉聲道:"墨修堯胃口未免太大了!"

赫連真道:"墨修堯當年不過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兵法大成,用兵的手段更是天馬行空深不可測.經過這十幾年的韜光養晦只怕更不簡單了.殿下當注意我軍兩翼,墨修堯若是當真想要將我軍全殲,必定會派兵從兩翼繞道後方包抄我軍.也阻斷我軍的退路."

耶律野知道,用兵方面自己並不會比赫連真高明,點頭道:"本王知道了,多謝舅舅提醒.只是如今,進也難,退又不能退,兩位看該如何是好?"

赫連鵬道:"末將以為,既然不能退,就應當奮勇向前.何況,以北戎的氣候,便是我軍安然撤出關外,想要反悔北戎王庭只怕也要兩三個月之後草原冰雪解封才能成行.既然如此,何不向前博一把.定王府與北戎已成死敵,若是在半途毀約,只怕西陵也不會與北戎干休."雖然西陵如今已經不與北戎接壤了,但是西陵到底還是一方強國.而且北戎物資奇缺,有許多東西都是要從西陵購買的,若是同時得罪了當世兩大強敵,北戎的處境當真堪憂了.

耶律野歎了口氣,道:"也罷,赫連將軍和舅舅有什麼建議?"

赫連真沉吟了片刻道:"明日便是大楚的新年之時,到時候整個墨家軍上下必定要慶賀一番.那時候墨家軍上下戒備必然是最為松散的時候,我軍可趁機偷襲."

"這行麼?"耶律野有些猶豫,墨修堯也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名將,當真會犯這樣的錯誤麼?赫連真道:"先下手為強,我軍一味的忍耐只會比墨家軍步步逼退,更讓我軍士氣蕩然無存."

耶律野沉吟了片刻,歎了口氣道:"就依舅舅所."

墨家軍大營里,這一夜卻是燈火通明歡聲笑語不斷.就連平日里因為行軍而嚴令禁止的禁酒令也暫且解開,整個軍營里飄蕩著濃烈的酒香.

將士們數十人圍成一團,就這燒得正烈的篝火喝酒吃肉不亦樂乎.墨修堯葉璃帶著眾將領也出現在營地中與將士們共飲.雖然冬日嚴寒,但是整個大營里到處燃著熊熊火焰,將士們喝著烈酒,倒是絲毫感覺不到冬天的寒意.就連墨寶也坐在墨修堯和葉璃身邊,精致的臉上洋溢著歡快的笑顏.

黑夜中,一支北戎兵馬悄無聲息的摸近墨家軍大營附近.隔著還有三四里遠就能聽見墨家軍大營里傳來的歡呼和喧鬧聲.還有那幾乎照亮了半個天空的火光映襯,讓這些奉命趁夜偷襲的北戎士兵更加感覺寒冷難耐,不由得對墨家軍眾人升起了一股濃濃的羨慕之.

"真是好福氣,我們在這里挨餓受凍,他們卻在喝酒吃肉."一個北戎士兵抖了抖身子,低聲抱怨道.他身邊的人點頭贊同道:"可不是麼,墨家軍果然比咱們家底豐厚多了.咱們現在可是難得吃一頓肉了.聽他們還是天天吃肉."如今北戎到大楚的道路阻斷,軍需糧草根本無法運過來.自從墨家軍開始和北戎對峙之後,許多原本在北戎控制之下僅存的百姓都跑到墨家軍那邊去了,他們就連搶都搶不到.因此軍中糧草嚴重減少,雖然有很多的軍馬,但是對于北戎來,最重要的便是軍馬.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可以殺軍馬來使用了.于是就苦了這些早就習慣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北戎將士只得學著中原人吃些糙糧飽腹.

"等到咱們攻下了墨家軍大營,那些東西自然就是咱們的了."另一個北戎士兵有些期盼的道.

"不錯……搶到墨家軍的糧食,咱們也要好好的慶祝一番!"其他人也很是贊同,對于搶到墨家軍的糧食一事十分期待.

准備偷襲的北戎大軍卻是在墨家軍大營數里外等了一兩個時辰,方才看到墨家軍大營的燈火漸漸的暗了下來,之前的喧鬧聲也了許多.知道是墨家軍的將士歡慶完畢,已經准備歇息了.他們等了半夜,正是為了等著墨家軍上下酒酣耳熱困頓不堪之際才好動手.

前方領軍的赫連鵬見時機以至,低聲吩咐手下傳達命令,原本潛伏在雪地里的北戎士兵立刻又行動起來,朝著墨家軍的大營疾行而去.

靠近墨家軍大營,赫連鵬看了看已經沉寂在一片黑暗中的墨家軍大營,不由得停了下來.身邊的將領不解,低聲問道:"將軍?"

赫連鵬沉聲道:"不對勁."就算墨家軍再不濟,也不該他們都走到這麼近的地方了還沒有絲毫的動靜.這怎麼看都像是一個陷阱.聽赫連鵬一,眾人不由得緊張起來,警惕的注視著,"將軍是……"赫連鵬心中不好的感覺更甚,當機立斷道:"撤!"

但是,想來容易想走卻未必那麼容易.黑暗中,四周火光突起,一聲朗笑從不遠處傳來,"赫連將軍,既然來了有何必急著走?"只見形狀整齊,士氣如虹的墨家軍突然從暗處沖出來,將北戎兵馬圍在了中央,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將領身披墨色戰袍策馬而出,笑容滿臉的看著赫連鵬道:"大年夜,赫連將軍這是來給本將軍拜年的麼?"

"云,霆!"經過這些日子的數次交鋒,赫連鵬對墨家軍麾下的將領自然有了不少了解.對于云霆這個定王妃看重的年輕將領也不陌生.

云霆得意的笑道:"正是本將軍.赫連將軍這幾日安好?"

赫連鵬垂眸,微微皺眉.突然心中一震猛的抬起頭來道:"營中只有你一個人?!"北戎大軍偷襲這麼大的事,但是墨家軍中卻只出來一個云霆.如果不是定王府的人眼高于頂看不起北戎人的話,那就是……此時這墨家軍軍營里根本就沒有別人了.云霆就是此時此地唯一的將領.

云霆也不隱瞞,有些驚訝的笑道:"赫連將軍果然很有眼力啊."眼下之意就是承認了此時此地墨家軍大營中只有他云霆一個人主事.

但是云霆的承認卻並沒有讓赫連鵬高興起來,反而心中更加浮躁不安.只有云霆一個人,赫連鵬未必沒有能力拿下墨家軍大營.但是如果只是一座空蕩蕩的大營拿下了又有什麼用?更重要的是……墨修堯和葉璃帶著別的將領去哪兒了?

比起赫連鵬的陰沉不定,云霆卻是一派志得意滿的模樣.仿佛完全不擔心自己手下不過區區數萬人被赫連鵬的大軍圍困之事.笑眯眯的道:"赫連將軍是否想問王爺和王妃的下落?"

赫連鵬沉聲道:"還請云將軍見告."

"赫連將軍不是猜到了麼.王爺和王妃去偷襲北戎大營了."云霆朗聲笑道:"赫連將軍,你以為只有你北戎才會偷襲麼?論兵法,我中原人才是老祖宗!"

赫連鵬頓時臉色鐵青,墨修堯葉璃,帶著幾乎墨家軍麾下所有的將領偷襲北戎大營,顯然是志在必得.回身厲聲道:"撤!立即回營!"

云霆冷笑一聲,"我墨家軍大營豈是你來就來走就走的地方?!"手一揮墨家軍將士早已經截住了北戎大軍的去路.墨家軍的軍營選擇的地點甚是奇妙.北戎大軍想要返回只有一條近路可走,但是那條路卻剛好被埋伏在側的墨家軍截斷,而其他的路不僅道路艱險崎嶇,更是不知道要繞出多少里外了.赫連鵬想要回去救援北戎大營,就只能從云霆面前沖過去.

但是,云霆少年從軍.先後跟隨慕容慎張起瀾呂近賢等人,從一個普通的兵到如今能夠獨領一軍的青年將軍.十幾年來可是大大參與了不下百場戰斗,又豈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讓赫連鵬得寵的.

云霆高踞馬背上,含笑看著赫連鵬笑道:"赫連將軍不要著急,還是先跟本將軍切磋一番吧."

"找死!"赫連鵬對自己的武功信心十足,即使是在中原武林也鮮有對手,更不用云霆這樣的年輕將軍了.手中長刀一挺,飛身向云霆撲了過去.雙方主將一動起來,下面的將士自然也不客氣,一臉喊殺聲中飛快的糾纏到了一起.

云霆對著赫連鵬露齒一笑,卻是根本不和他正面相抗,看到赫連鵬殺來立刻提馬便往另一邊跑去.赫連鵬飛身幾個起落就追上了云霆,"哪里走?!"

云霆回頭對他一笑,"本將軍知道赫連將軍武功高強,特意請了幾個高手來和赫連將軍交流一二."話間,幾道黑影從暗處深處,赫連鵬瞥了一眼黑衣人衣襟出的暗紋,沉聲道:"麒麟."

"正是."為首的黑衣人低聲一笑,抬起頭來,卻是徐家三公子徐清鋒.

云霆擺脫了赫連鵬,立刻對徐清鋒拱手笑道:"徐統領,赫連將軍就有勞你招呼了."完,一提缰繩再次沖進了戰場.

赫連鵬此時臉色卻是難看得很,這些日子,墨家軍的麒麟和自己手下的睚眦也是同樣的明爭暗斗大大不下數十次交手.但是麒麟卻是鮮有敗績,反倒是自己原本寄予厚望的睚眦幾個月爭斗下來幾乎死傷殆盡.赫連鵬心中也明白了麒麟和睚眦的差別,同時對于訓練出麒麟的定王妃也更加痛恨了.

此時圍住自己的這些人,雖然單打獨斗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一擁而上卻也很讓人手忙腳亂.更不用,這些人也不用殺了自己,只要困住自己幾個時辰無法回去救援,就什麼都完了.

"徐三公子?"赫連鵬盯著徐清鋒道:"沒想到,徐家書香門第倒是出了三公子這樣一位武將."徐清鋒也不在意他的嘲諷,悠然笑道:"學文習武當憑自願,我徐家並不曾苛求.在下便是投筆從戎也不辱沒徐氏先烈."徐清鋒雖喜武,但是到底是徐家長大的,從便被詩書熏染,才學比起徐家諸子雖然差了不少,但是比起一般人卻也強得多.何況,徐清鋒從來不曾為自己的選擇後悔過,也不曾認為自己做錯了.赫連鵬這不痛不癢的一句話,連撓癢的資格都不夠.

赫連鵬也知道這種況下多少無益,還不如早早擺脫麒麟的圍困率兵返回救援.臉色一整,沉聲道:"那麼,本將軍就領教一下麒麟的高招."

徐清鋒等人也不多話,直接取出各自的兵器招呼上去.麒麟眾人的長處便是組配合協同作戰,雖然單個的勢力不及,但是幾個人圍攻下來,一時間赫連鵬也只有處處受制的份兒.

另一邊,云霆卻是帶著手下的將士在亂軍之中橫沖直撞,許多根本來不及反應的北戎士兵皆成為刀下亡魂.山野間頓時一臉殺伐之聲.

而此時的葉璃和墨修堯卻已經出現在了北戎大營不遠處.看著依然還燈火明亮的北戎大營,墨修堯唇邊露出了一絲冷酷的笑意.顯然,北戎大營中耶律野等人還在等著赫連鵬的消息.只是耶律野卻想不到,他們想要偷襲的人卻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帶著人出現在了自己的跟前.

葉璃策馬站在墨修堯身邊,與他並肩望著不遠處的大營,淡淡笑道:"現在赫連鵬想必已經和云霆交上手了."只要赫連鵬與云霆交上手,那麼想要再撤離一時半刻將卻是不可能了.而他們也有了足夠的時間來對付耶律野和赫連真.

墨修堯點頭道:"不錯.不知道赫連真能不能想到本王此時就在他的大營外面?"

另一邊,鳳之遙笑道:"赫連真此時肯定以為王爺真被赫連鵬的突擊下了一跳呢."原本墨家軍大營中做出各種喜慶歡樂的模樣就是為北戎人布下的一個局罷了.墨修堯的為人又怎麼可能在還未全勝的時候得意忘形,全軍慶賀?只可惜,赫連真其實根本就不了解墨修堯的為人.

"准備好了麼?"墨修堯淡淡問道.

鳳之遙點頭道:"准備完畢,孫耀武帶兵從左邊包抄,陳云帶兵從右邊包抄.周敏早就帶兵等在了回風谷.我們從正面進攻.一個時辰後,云霆會放赫連鵬出來和耶律野等人會合,保證絕對不會讓北戎人逃走一兵一卒."

墨修堯點頭贊道:"很好.本王要看看……赫連真可還有回天之力."雖然語帶笑,但是墨修堯的話語中一股森冷殺氣油然而生.

"王爺,是否現在動手?"鳳之遙也有些躍躍欲試.

"動手吧."墨修堯點頭道.

鳳之遙一笑,從身後抽出一支箭羽,搭箭,開弓,一道帶著火光的長箭直奔北戎大營而去.

上篇:姜是老的辣     下篇:北戎慘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