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捷徑難行  
   
捷徑難行

冬日的官道上,墨家軍如一條黑色的長龍沿著官道快步前進.為首的兩人正是軍中的主帥呂近賢和一身白衣披著白色披風的葉璃.

因為呂近賢是軍中主帥而葉璃只是軍師,兩人卻是策馬並肩而行.以示王妃對呂近賢這個主帥的敬重.跟在兩人身後的是卓靖林寒云霆和徐清鋒四人.

呂近賢側首看向旁邊的葉璃笑道:"王妃,只怕現在墨景黎早已經點齊兵馬在前方等著咱們了."身後云霆撇嘴道:"墨景黎剛剛登基,豈不是正等著殺一殺墨家軍的銳氣麼?"

"只是不知道到時候到底是誰殺誰的銳氣?"林寒一臉正氣的道.

其他人聞,都不由得笑出聲來.起來,墨景黎還真沒有過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過.想要殺墨家軍的銳氣從別的地方來入手還好,戰場上明刀明槍的還真沒人看好墨景黎.葉璃莞爾一笑道:"有信心是好事兒,不過也別掉以輕心了."雖然墨景黎卻是沒有過出色的戰績,但是並不代表大楚軍中就真的沒有能人.

呂近賢點點頭道:"王妃的不錯,沐陽侯這個人,人品雖然有些讓人詬病,但是行軍打仗的本事確實不凡."沐陽侯以軍功封侯,當年也是從戰場上拼殺出來的.起來,沐陽侯縱橫沙場的時候呂近賢也還沒有成名.

話間,呂近賢勒住了缰繩望著前方的道路微微皺眉.

葉璃低聲問道:"呂將軍,怎麼了?"

呂近賢沉聲道:"前方就要離開官道轉入山道了.如果是屬下帶兵的話,必然會在前方伏兵……"

葉璃打量了一眼前方的狹窄有些狹窄的道,沉聲問道:"將軍確定?"呂近賢沉默的點了點頭.葉璃想了想看著呂近賢道:"呂將軍是我軍主帥,一切以呂將軍為主."

呂近賢明白,王妃的意思是信任自己.點了點頭道:"多謝王妃.下令全軍,附近紮營!"身為一軍主帥,他擔心的便是被人掣肘,左右為難.但是葉璃雖然身為軍師,身份卻遠在呂近賢之上,這也就造成了呂近賢凡是皆要稟告葉璃的局面,很多時候卻會造成不可避免的劇烈影響.葉璃這話,就是告訴呂近賢,他才是目前墨家軍的主帥,一切大事由他自己做主即可.葉璃既然身為軍師,自然是行軍師之責.

墨家軍紀律嚴明,雖然命令來得十分突然,卻並沒有引起任何混亂.不過一會兒工夫,整個大軍就在距離官道不遠的地方安營紮寨,准備修整兵馬.

大帳里,云霆上前一步沉聲道:"啟稟大將軍,末將願做先鋒,前去探路."

呂近賢淡淡一笑擺擺手道:"云將軍,稍安勿躁."旁邊,卓靖笑道:"云將軍,你沒看見徐統領不在麼?"云霆這才發現,一直跟他們在一起的徐清鋒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蹤影.徐清鋒是麒麟的分隊統領,既然他在自然也就明了麒麟也在.有麒麟去探路卻是比自己帶人去探路方便多了,也安全多了.

云霆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坐了下來,呂近賢含笑看著云霆道:"云將軍勇往無前卻是好事,看來這許多年,我墨家軍又多了幾員大將."真正能夠統領三軍總攬全局的大將並不是那麼好找的,即使是以驍勇著稱的墨家軍真正能夠稱得上是一代名將的也只有呂近賢和張起瀾二人,只可惜兩人在墨家軍被打壓的時期沉寂了許多年,錯過了最好的時候.若是不然,兩人的名聲絕不止于此現在這般.而現在,墨家軍麾下云霆何肅陳云孫耀武周敏還有傅昭這些人雖然還年輕,但是卻都是前途無量.就云霆,論年齡也還不滿三十,論戰功,在年輕一代的將領中卻已經是數得上的.儼然便是未來新興的將星.

云霆倒是被呂近賢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腦袋看向葉璃.葉璃含笑道:"勇往無前是好事,不過為將者這顧前不顧後的脾氣卻是要改一改."

"多謝王妃教誨."云霆不好意思的道.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最大的弱點便是偶爾愛沖動行事.因為他年輕再加上自己的性格,更是給人一種沒有陳云等人沉穩可靠的感覺.這卻讓云霆很是無奈,每每想要改正,可惜卻又一句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性格又豈是那麼容易能夠更改得了的.葉璃對此也不強求,云霆還年輕,而且雖然偶爾沖動卻並不十分魯莽,等到再大幾歲經曆的事多了自然就會沉穩許多.

呂近賢笑道:"王妃對云將軍太過嚴格了.老夫這些年閑來無事,卻是寫了一些心得,若是云將軍不嫌棄,不妨拿去看看."聞,云霆不由得一呆,要知道,為將者特別是一代名將的心得體會可是千金難買的寶物,除了父子師徒別人想看也沒有地方能看.

見云霆發呆,葉璃輕咳了一聲,恭恭敬敬的對著呂近賢一拜道:"云霆."云霆這才回過神來,喜不自勝,連忙道:"多謝呂將軍,云霆一定會認真研習,決不辜負將軍的期望."

呂近賢朗聲一笑,起身扶起云霆道:"云將軍客氣了."一邊兒卓靖看了看兩人,笑道:"呂將軍與云將軍既然如此投緣,不如受云將軍做學生好了."

卓靖話音未落,呂近賢還沒來得及話,云霆就已經對著呂近賢跪拜了下去,"學生拜見師傅,求師傅指點."呂近賢一愣,側首看向旁邊的葉璃.呂近賢已經年過四十,雖然自己有兒子但是他的兒子卻並不肖乃父,喜文不喜武,如今正在驪山書院念書.能夠收云霆這個墨家軍的後起之秀為徒,將自己一生所學和經驗心得傳承下去,呂近賢自然是願意的.就單和云霆這個定王妃的心腹和親信成為師徒這樣的關系就足以讓呂近賢高興了,何況云霆還是個本身就很有本事的.但是云霆到底是定王妃的心腹,自然也要看看葉璃的想法.

葉璃含笑道:"呂將軍莫非嫌棄云霆資質愚鈍不肯收錄?"

呂近賢這才放下心來,欣然一笑.俯身扶起云霆笑道:"云霆不必如此大禮."云霆明白呂近賢這是答應下來了,頓時大喜,"多謝師傅."

呂近賢新得佳徒,心中也是高興,口中卻還是叮囑道:"軍中還是按規矩行事."云霆連連點頭道:"是,多謝大將軍."

"啟稟大將軍,徐統領求見."門外,守衛稟告道.眾人神色一振,呂近賢連忙道:"請徐統領進來."徐清鋒一身青黃衣裳從外面走了進來.云霆好奇的打量了徐清鋒一番道:"三公子,你這是什麼衣裳啊?"倒不是云霆少見多怪,而是墨家軍素來都是一身黑色衣衫,讓人覺得神秘而厲害.此時徐清鋒身上這一身實在是太不符合麒麟的氣質了.徐清鋒朝他翻了個白眼道:"難道我要穿一身夜行衣去探路?"晚上夜行衣自然是好東西,但是大白天的穿著一身黑衣到處晃分明是自己找抽.

呂近賢沉聲問道:"可有什麼發現?"

徐清鋒點頭道:"大將軍猜得不錯,那山道之中飛鳥絕跡,渺無人煙.但是山中卻又大量兵馬行過的痕跡,而且……屬下隱約聞到一股桐油的味道."到此處,徐清鋒也不由得皺了皺眉.

"桐油?"呂近賢皺眉,看向下首的葉璃道:"王妃,這條近路只怕是不能走了."不管楚軍是不是打算放火燒山,墨家軍都冒不起這個險.俗話水火無,如今正值冬季萬物凋零,再有桐油助燃,無論他們怎麼准備周全,只要一進入山道楚軍一方火他們便插翅難逃.而且一呂近賢對墨景黎的了解,為了消滅墨家軍,墨景黎可不會在意是不是會燒掉幾座山的問題.

葉璃點頭,林寒取出一副巨大的地圖在旁邊的大桌上攤開.呂近賢上前看著眼前的地圖思索道:"如果避開這條路,繞道而行,只怕要就要耽擱幾天的時間了."這一次,楚軍用的卻是陽謀,毫不掩飾的讓你知道前方有埋伏,進,楚軍點火.不進,楚軍能爭取更多的時間奪得更多的地盤,占據更有利的地勢.

葉璃凝眉看著地圖,問道:"呂將軍有何打算?"

呂近賢想了想,摩挲著掌下的地圖,半晌才道:"還請王妃相助."葉璃含笑道:"你我皆是一家,如今將軍是軍中主帥,有什麼事將軍盡管吩咐便是."呂近賢點點頭,也不客氣,沉聲道:"請王妃帶著云霆率領二十萬墨家軍從繞道而行."

葉璃抬頭看向呂近賢道:"呂將軍依然想要抄路走?"這條路雖然近,但是實在是危險重重.大楚兵馬甚至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點燃了埋藏在山道上的桐油就足以讓墨家軍萬劫不複.二十萬大軍可不是兩千人,一旦著火只怕能逃出來的人不到兩成.

呂近賢目光悠然,淡淡道:"在下記得還有一條路可以通過此處,只不過需要一點功夫.請王妃帶人先行,如果不行的話,在下便率領大軍再從後面趕來."葉璃凝視這地圖看了一會兒,她當然也明白有些地方即使是進過專業訓練的麒麟也未必能夠劃得完整的.何況這地圖也著實有些,未必能夠表明一些比較隱秘的地方,只是問道:"呂將軍打算從哪兒出來?"

呂近賢指了指地圖上的一個地方,葉璃沉吟了一下,便點頭道:"好,本妃七天之內一定能趕到此處,到時候與將軍左右夾擊,可襲擊墨家軍此處的駐軍.將軍看如何?"呂近賢仔細一看,不由一笑,撫掌道:"王妃好眼力."葉璃微微一笑,道:"徐統領和麒麟留下給呂將軍."葉璃也明白呂近賢要走的路絕對不會平坦,所以將徐清鋒和麒麟留下給他,也算是有個保障.

呂近賢明白葉璃的好意,心中十分感動,連忙拒絕道:"不行,麒麟還是應當跟在王妃身邊……"葉璃搖頭道:"將軍不必擔心,秦風已經到了北方,他自然會安排妥當."秦風是麒麟的大統領,能夠直接調動所有的麒麟人馬,有他在自然不愁沒有人用.

將葉璃堅持,呂近賢也只得作罷,謝過了葉璃才道:"王妃保重."

葉璃淡然一笑,"將軍也保重."

次日一早呂近賢便率領數萬將士在山道外做出准備強行通過的模樣,事先埋伏在山道附近的楚軍將士卻有些擔憂起來了.原本他們就沒有認為呂近賢會選擇從這里通過.畢竟呂近賢也算得上是名震一方的老將了,怎麼會不明白這山道雖是捷徑但是卻是危險重重?因此,墨景黎也沒有派多少兵力埋伏在這里,最多的不過是做個樣子罷了.但是這一出空城計卻顯然是騙不到呂近賢的,雖然他們也可以點火燒山,但是這畢竟是最後的下下策.要知道,現在正是嚴冬萬物凋零之時,一旦燃起火來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熄滅.

"怎麼辦?"埋伏在山中的將領看著眼前的形,不由得大皺眉頭,側首問身邊的人.

旁邊的同袍皺了皺眉道:"先別急,這地方易守難攻,一時半刻呂近賢只怕也攻不進來.快馬稟告黎王和沐陽侯吧."到底,墨家軍和楚軍也都還是一家人,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希望用如此慘烈的方式殺傷對方.更何況,面對著身經百戰的墨家軍,楚軍卻是有一種近乎天然的恐懼.

山上的楚軍卻不知道,就在他們快馬稟告墨家軍動向的時候,葉璃已經帶著另一隊人馬繞道離開了.

大楚軍中,墨景黎看著眼前的密信直皺眉頭.底下沐陽侯等人見他如此,連忙問道:"皇上,可是墨家軍有什麼事?"墨景黎沉聲道:"呂近賢正准備強過山道?沐老侯爺,你的計策當真有用?"

老沐陽侯同樣濃眉緊皺,沉聲道:"如果呂近賢當真想要從那里通過,老臣敢保證讓他全軍覆沒.但是……以老臣對呂近賢的了解,他不想是這麼愚蠢的人,怎麼會自尋死路?"一開始布置這個地方,老沐陽侯並不是打算沖著要全殲墨家軍去的,只是想要阻撓墨家軍的行軍速度而已.而且以呂近賢和葉璃的能力,想要在這種地方暗算伏擊他們,成功的可能性于零.也正是因此,呂近賢的舉動才分外的讓人看不明白.

沐揚問道:"會不會是為了掩護?呂近賢和定王妃可能分兵而行,呂近賢留下的只是一股兵馬為了牽制我軍的視線?"老沐陽侯道:"分兵很有可能,所以王爺依然需要注意大路上的況.但是呂近賢總兵力也不過四十萬,據報呂近賢在山道外擺下的兵馬至少有二十多萬,定王妃帶著十幾萬兵馬又有何用?另外,若論行軍打仗……以老臣之見,只怕定王妃還不如呂近賢.如此一來豈非本末倒置?"雖然葉璃接連戰包括鎮南王在內的幾位當世名將,並且平定北境.但是如老沐陽侯這些老將只要一認真分析戰況就能看得出來,葉璃對用兵之法其實並不精通.只是時常有出其不意之舉,更擅長的是操控和左右戰場以外的局勢用以推動整個戰局,卻並不是葉璃真的兵法如神.

坐在一邊客座上的雷騰風雙眸微垂,也在思索呂近賢此舉的用意.卻也和老沐陽侯一般,百思不得其解.墨景黎皺眉道:"既然呂近賢已經在此擺下陣勢?但是我軍的兵力卻顯然不夠?可需要再拍兵馬支援?"

老沐陽侯沉默了片刻,道:"如果皇上只是想要阻擋呂近賢的話,埋伏的兵馬已經足夠.老臣保證,十天之內呂近賢絕對過不來.若是皇上想要殲滅呂近賢的人馬的話……"埋伏在那里的不到三萬兵馬顯然是吃不下呂近賢的二十多萬大軍的.老沐陽侯絕對不相信呂近賢會乖乖的沖進山道讓他們放火.

墨景黎心中一動,呂近賢是墨家軍中名將.其名氣威望之盛,墨修堯以下也只有張起瀾元裴兩位將軍可以相媲美.如果能夠一舉殲滅呂近賢大軍,對于從出征以來就一直士氣低落的楚軍卻是一件大好事.

沉默了一會兒,墨景黎終于下定決心,沉聲道:"沐揚,你率領十萬大軍前去增援.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拿下呂近賢大軍."

沐揚連忙起身,朗聲應道:"末將領命!"

旁邊的雷騰風想要些什麼,但是看了看座上的墨景黎志在必得的神色,便默默地住了口.

老沐陽侯看向墨景黎道:"老臣猜測,定王妃所率領的大軍,必然會繞道而行,做多七八日內便可與我軍交鋒.皇上,可需要派人攔截?"

墨景黎擺擺手道:"不必,放她過來!本王倒要看看,葉璃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接二連三的戰神數位西陵名將."這話當著雷騰風的面其實有些無禮.但是葉璃連敗西陵鎮南王和朱陽的靖**卻是事實,即使是雷騰風也無可辯駁.雷騰風倒是並不動怒,只是淡淡笑道:"楚皇還是謹慎一些的好,父王雖然敗于定王妃之手,卻一直對定王妃的謀略推崇備至.這天下吃過定王妃虧的人卻不在少數,遠的不,就那前北境的任琦甯,卻是國破家亡的下場引人唏噓."

雷騰風這話仿佛十分溫和有禮.但是聽在墨景黎的耳中卻是分外的刺耳.原因無他,墨景黎也是在葉璃手中吃過虧的天下人之一.而且就在幾個月前,比任琦甯的時間還近.墨景黎輕哼了一聲道:"多謝鎮南王世子提醒."

雷騰風含笑不語,他當然知道墨景黎為了什麼不高興.雖然在南京攝政王府發生的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是過了這麼幾個月,靠著一些蛛絲馬跡,還是足夠讓雷振霆從其中推測出一些機密的消息的.比如,那段時間定王妃的下落,比如清塵公子突然失蹤又神奇的突然回到了璃城.再比如墨景黎兩位王妃先後失蹤的失蹤,病逝的病逝.再結合墨景黎登基的時間,許多問題自然是不而喻了.

墨景黎願意看輕葉璃是他自己的事,到時候吃了虧也沒有理由他沒提醒他.將墨景黎不聽勸雷騰風也就不再在意了,而是垂眸開始盤算起自己手下帶來的兵馬來.

見雷騰風識趣的不再開口,墨景黎滿意的點了點頭.登基為帝之後他比從前更聽不得別人的反對意見了,更何況還是從前一直對自己不冷不熱,雖然只是個世子的身份卻總讓人覺得高高在三看不起自己的雷騰風的.看到雷騰風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服服帖帖的模樣,墨景黎便覺得心格外的愉悅.

站起身來,墨景黎一揮手道:"此事就如此罷,沐揚帶兵去攔截呂近賢,本王親自率兵去會一會葉璃!"

看著墨景黎起身走進後面歇息的地方,老沐陽侯微微皺眉,眉宇間多了幾分隱約的擔憂.他依然覺得其實拍沐揚帶十萬兵馬去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想要在那個地方完全消滅呂近賢更是希望渺茫.只是墨景黎卻聽不得勸.雖然效忠墨景黎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擅于迎合的老沐陽侯卻已經完全摸清楚了墨景黎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父親,怎麼了?"見父親皺眉,沐揚有些擔憂的問道.

老沐陽侯搖搖頭,低聲叮嚀道:"此去千萬心,呂近賢是墨家軍名將,萬不可輕敵.如果事不可為,也不必勉強."

"是,父親."看了看父親,雖然有些疑惑,沐揚還是恭聲答應了下來.老沐陽侯搖搖頭,輕聲歎了口氣道:"罷了,回去吧."

上篇:楚皇墨景黎     下篇:布防圖中的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