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沐揚兵敗,細作之疑  
   
沐揚兵敗,細作之疑

寒谷雄關上,墨景黎居高臨下盯著不遠處殺氣騰騰的墨家軍大營.墨家軍黑色的旗幟迎風烈烈飛揚,遠遠望去,整個墨家軍大營兵馬氣勢蓬勃恍如黑色的浪潮隨時都會席卷而來.

"皇上,有些不對勁."老沐陽侯與雷騰風一左一右站在墨景黎身邊,老沐陽侯微微皺眉道.墨景黎揚眉,"不對勁?怎麼?"老沐陽侯沉聲道:"墨家軍看上去氣勢洶洶,但是這兩天卻都是虛張聲勢,根本沒有實質的作為.這不符合墨家軍一貫的作風."

墨家軍之所以天下聞名,便是因為他們彪悍的戰力和將士悍不畏死的精神.所以他們絕對不會因為眼前的千年雄關別駐足不前,唯一的解釋便是這其中另有陰謀.

墨景黎挑眉,淡然道:"葉璃手中只有不到十萬兵馬,就算強攻寒谷關,她攻得下來麼?只怕她是想等呂近賢吧?只要沐揚攔住了呂近賢,眼前這些……遲早是朕的階下之囚."雷騰風盯著遠處,若有所思,半晌才淡淡道:"這幾天似乎都沒有見到定王妃的人."

聞,老沐陽侯臉色一邊,沉聲道:"皇上……定王妃素來詭計多端,只怕……"定王妃不僅詭計多端,而且因為有麒麟相助更是稱得上神出鬼沒.每次定王妃出現的地方總是有人要倒黴.墨景黎劍眉一皺,老沐陽侯所擔心的他自然也明白,只是這一次他自認安排的可是天衣無縫,葉璃就算再聰明也不可能找到漏洞鑽才是.只可惜,東方幽當初給他的那些名單,雖然解了他定王府無法安插人手的燃眉之急,但是這些人卻都沒辦法絲毫不引人懷疑的接觸到葉璃,不然的話也不用像現在這樣難以掌握葉璃的動向了.

想了想,為了安全起見墨景黎還是吩咐道:"派人去查探,一定要確定葉璃到底在不在關外的軍營中."老沐陽侯連忙點頭轉身便要下去吩咐人去辦事.

"啟稟皇上,緊急軍!"沐陽侯還沒下去,就已經有士兵急匆匆的跑了上來.老沐陽侯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只聽那報信的士兵道:"前方急報,沐陽侯率領的十萬大軍遭到呂近賢軍埋伏,幾乎全軍覆沒.呂近賢已經越過了我軍布下的埋伏,往寒谷關而來."

"這怎麼了能?!"老沐陽侯不由得失聲道,身子晃了晃險些栽倒在地,連忙問道:"沐陽侯怎麼樣了?"那士兵看了看後面的墨景黎又看了看老沐陽侯,方才道:"沐陽侯帶著剩余不到一萬的殘兵,已經往寒谷關來了."

聽到沐揚沒事,老沐陽侯這才松了一口氣.但是一回頭看到墨景黎的臉色心中卻又暗暗叫苦.他一直擔心這擔心那,結果出了問題的卻是他的兒子,以墨景黎的為人怎麼會不震怒.

果然,只見墨景黎陰沉著臉掃了老沐陽侯一眼,淡然問道:"沐老侯爺,你有什麼話?"老沐陽侯苦著臉道:"兒出戰不利,請皇上治罪."

旁邊,雷騰風俊眸微眯,上前一步低聲道:"楚皇,沐陽侯畢竟還年輕,怎麼敵得過呂近賢這樣征戰半生的老將?何況,現在正是用人之際."墨景黎輕哼了一聲,對老沐陽侯道:"看在鎮南王世子的面子上,朕給他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老沐陽侯心中一喜,連忙拜謝道:"多謝皇上開恩."連帶著看雷騰風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和善和感激,"多謝鎮南王世子."雷騰風笑道:"老侯爺不必多禮,本世子也是為了貴我兩國聯盟."下之意,沐陽侯府並不欠他的人.聞,老沐陽侯臉色越加和善,畢竟,西陵鎮南王世子的人可不是那麼好欠的.

雷騰風看向墨景黎道:"楚皇,事到如今,還是盡快將沐陽侯召回問清楚事的經過才是.在下總覺得……此事實在是有些怪異."墨景黎和老沐陽侯的布置雷騰風也是知道一些的,幾乎可以是天衣無縫.至少雷騰風本人想不出任何破綻,雷騰風在軍事方面雖然沒有太多的建樹,但是畢竟是雷震霆一手教導出來的,見識能力皆屬一流.連他都看不出來什麼破綻,就證明老沐陽侯和墨景黎的布置確實沒有什麼大問題,沐揚就算不能大獲全勝,也不至于輸的太慘.但是這才短短幾天的時間沐揚就差一點全軍覆沒,要這其中沒有問題,簡直比墨修堯全殲了北戎大軍還要令人難以置信.

聽了他的話,墨景黎和老沐陽侯神色也有些凝重.老沐陽侯雖然沒有跟呂近賢打過多少交道,但是他畢竟也是一代名將,對墨家軍的幾個將軍多少都有些了解的.所以,他才不能相信呂近賢竟然這麼輕而易舉的便破了自己布下的局.

沐揚回來的很快,只是出去的時候意氣奮發的沐揚回來的時候卻是傷痕累累.原本的十萬精兵更是只剩下不到六千人.

"罪臣沐揚請皇上賜罪."沐揚心中很明白,自己這一拜可是楚軍和墨家軍的第一次交鋒便以楚軍的慘敗結束了.只怕墨景黎心中將自己五馬分尸的心都有了.更重要的是,他這一敗幾乎將楚軍原本占據的地形優勢毀去了大半.

大帳里一片沉寂,楚軍中眾將領也不敢開口為沐揚求.墨景黎冷眼打量著沐揚,原本俊美的臉上多了一道血痕,肩頭上也被包紮起來左臂顯得有些生硬,顯然是傷的不輕.俊美沉穩的眉宇間寫滿了疲憊就連雙眼也熬得通,這幾天看起來沐揚也十分的不好過.

"起來吧."半晌,墨景黎才沉聲道.倒不是墨景黎不想處置沐揚,只是他自己也明白,楚軍中能用的將領本來就不多.如果處置了沐揚,老沐陽侯難保不會生出什麼異心,所以才聽從雷騰風的建議免了沐揚的懲罰,"呂近賢是墨家軍名將,這次的事便罷了,以後須得戴罪立功,若是再有疏忽,休怪朕翻臉無.",沐揚一愣,顯然沒想到墨景黎居然會如此寬厚,旁邊老沐陽侯連忙提醒道:"還不謝皇上恩典."

沐揚這才謝過墨景黎的恩典,站起身來.

"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仔細來聽聽?"墨景黎沉聲問道.沐揚連忙將這次兵敗之事了一遍,其實這一次不別人,就連沐揚自己也覺得敗得莫名其妙.沐揚率領十萬大軍趕到增援,雖然兩軍的人數上依然是呂近賢占優勢,但是有地利之便,楚軍幾乎是穩操勝算的.但是誰也想不到,就在沐揚趕到的第二天晚上,呂近賢竟然帶著五千兵馬突然出現在了楚軍的後方.深更半夜,楚軍根本就不知道偷襲的到底有多少人馬,匆匆迎敵之下被呂近賢牽著鼻子走.最後呂近賢更是引燃了原本是用來招呼墨家軍的桐油,結果十萬大軍竟然被自己設下的埋伏燒的半殘.等到沐揚帶著剩下的兵馬沖出火海的時候,又與呂近賢的大軍正面相逢,最後只剩下了幾千人馬逃了回來.

聽完了沐揚的講述,墨景黎氣得神色猙獰無比,"這麼……朕的十萬大軍,被呂近賢區區五千兵馬殺得片甲不留?好!真是好極了!"

其他人沉默不語,以五千對十萬,這一戰無異是呂近賢人生之中的巔峰之戰.但是,如果這一戰全憑呂近賢的能力,卻是讓人難以相信.只一條,呂近賢到底是怎麼知道楚軍的駐紮地和楚軍設下的埋伏的?要知道,一個不心,就有可能將附近的幾座大山一起點燃.到時候就算呂近賢勝了大火封山他也別想從那里過去.

老沐陽侯沉聲道:"皇上,我軍中有定王府的細作.而且……是極為重要,能夠接觸到我軍機密的人."楚軍的駐紮地點可以是麒麟找到的,但是他們設下的埋伏,就算是麒麟想要全部找到沒有十天半個月也是很難辦到的.除了楚軍中有定王府的細作,老沐陽侯想不到還有其他的解釋.

墨景黎沒好氣的白了老沐陽侯一眼,定王府的暗衛幾乎無所不在,就連墨景黎現在也不敢保證自己府中沒有墨家軍的人,這話等于是廢話.

旁邊,雷騰風沉聲道:"老沐陽侯所極是,只怕……對方還是諸位……極親近的人.楚皇千萬要心才是.另外,呂近賢大軍即將逼近,還請楚皇早做准備."呂近賢與沐揚一戰,損失可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等到兩路墨家軍一前一後逼近寒谷關,楚軍現在所謂的地理優勢不但會完全喪失,而且還很有可能陷入困局.

墨景黎沉聲道:"傳朕的旨意,令西路軍二十萬人,全力攔截呂近賢大軍.沐揚,朕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讓呂近賢到了寒谷關,你自裁吧."冷冷的掃了沐揚一眼,沐揚頓時感覺到墨景黎冷冽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恍若實質的殺意.

沐揚打了個激靈,連忙應道:"末將遵命!末將告退!"

墨景黎輕哼一聲,道:"排查墨家軍細作事老侯爺負責,其他人都退下吧,朕有事跟鎮南王世子商議."

"是,臣等告退."眾將領齊聲道.

雷騰風並不意外,墨景黎自視甚高.如果不吃點虧根本不會將他這個的鎮南王世子看在眼里.也是幸好如今雷騰風的性子改變了不少,不然的話這些日子兩人早就鬧翻了.

大帳里只剩下墨景黎和雷騰風兩人,墨景黎看著雷騰風歎了口氣道:"讓鎮南王世子看笑話了."雷騰風恭聲道:"楚皇重了,勝敗乃兵家常事,其實不知楚皇這里,如今就連父王那邊也不甚順利.墨家軍威震天下兩百年之久,到底不是浪得虛名."

這倒不是雷騰風安慰墨景黎之詞,墨景黎自己自然也有消息來源,如何不知道如今墨修堯和雷震霆交的比他們這邊更為激烈.與飛鴻關那邊的戰事比起來,他們這里就可是巫見大巫了.這一次可是雷震霆和墨修堯第一次真正的交手,自然引得全天下的關注.只是那邊的戰事卻並沒有因為西陵大軍占得先機而一帆風順,兩軍陷入膠著之中,每一戰無不是血流成河驚心動魄.目前為止,雷震霆也沒能占到什麼便宜.

墨景黎凝眉思索了片刻,道:"本王倒是可以助鎮南王一臂之力."

雷騰風劍眉微調,依然保持著恭敬卻不卑微的姿態看著墨景黎.雷騰風還記得墨景黎當初和東方幽成婚,雖然蒼茫山已經徹底覆滅,但是誰也不准墨景黎到底從東方幽身上得到了一些什麼好處.墨景黎既然敢要助雷震霆一臂之力,自然也不是開玩笑的事.

"請楚皇指教."雷騰風道.

墨景黎淡淡笑道:"指教不敢當,不過是本王在定王府中還有幾個人可用罷了."聞,雷騰風心中卻是一跳.定王府最難對付的地方不是墨家軍的強悍,也不是墨修堯和徐清塵的才智,而是他幾乎密不透風的防禦.這世上所有人知道的消息都是定王府願意放出來給人知道的,而墨修堯不願意給人知道的消息他們卻是無論如何也探聽不到.這些年來,雖然各路人馬一直鍥而不舍的往定王府安插人馬,但是真正能用的卻是幾乎完全沒有,反而折損了不少自己的精銳.

見雷騰風似乎不肯相信,墨景黎也不著急,淡淡笑道:"定王府世子墨禦宸,現在就在飛鴻關."

雷騰風眼神微閃,定王府世子的行蹤在墨家軍中自然是極為隱秘的消息,墨景黎看起來卻像是早就知道了的模樣,看來確實是有些名堂.墨景黎淡淡笑道:"另外,墨修堯和葉璃的那對雙胞胎,現在卻是被養在徐家."

雷騰風心念飛轉,很快便鎮定了下來,淡淡笑道:"看來楚皇的人並不在墨家軍軍中,而是在璃城,如此,似乎對家父並沒有太大的作用."

墨景黎笑道:"有沒有就要看鎮南王怎麼用了."

"楚皇想要什麼?"雷騰風問道.

知道雷騰風妥協了,墨景黎滿意的一笑道:"鎮南王世子帶了多少人來?"雷騰風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蒼茫山果然是個禍害,幸好早被滅了!在下手中也不過區區十五萬兵馬,卻是為了以防萬一,絕非對楚皇有什麼異心."

"朕自然相信鎮南王世子."墨景黎笑道,現在兩軍聯盟共同對抗墨家軍,雷騰風自然不會有什麼想法.但是等到分出結果之後就不一定了.

雷騰風道:"在下願意相助沐陽侯攔截呂近賢."

墨景黎滿意的點頭,提筆在紙上寫下幾個字,遞過去道:"這是給鎮南王的禮物."雷騰風掃了一眼,隨手將紙條投入旁邊的炭火之中,淡笑道:"多謝楚皇,在下告辭."

目送雷騰風出去,墨景黎冷笑一聲道:"誰朕在墨家軍中沒有人?墨修堯……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誰笑到最後!"

沐揚的帳子里,瑤姬正在為沐揚包紮傷口.看著眼前的傷痕累累的男人,瑤姬美眸微斂,並不話.她旁邊,沐烈也眼巴巴的望著沐揚,大眼睛里寫滿了擔憂,"父親,你……沒事吧?"

沐揚搖搖頭,抬起沒受傷的手摸了摸沐烈的腦袋道:"父親沒事,不用怕."沐烈點點頭,乖巧的坐在沐揚身邊看著瑤姬為他處理傷口.帳外,一個士兵稟告道:"啟稟侯爺,老侯爺請侯爺處理好傷勢之後過去一趟."

沐揚點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瑤姬皺眉到:"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還不歇息?"沐揚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我馬上又要離開了,父親叫我去大概是要吩咐一些事.不用擔心,沒傷到要害."

"但是……你的傷……"

沐揚歎息道:"這次之敗雖然是墨家軍事先得到了報所致,但是畢竟還是我敗了.皇上網開一面要我率兵抵擋呂近賢大軍,將功贖罪.哪里能輕易不去."

瑤姬也是知道輕重,只得點點頭道:"那你千萬心."沐揚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稍微收拾了一下,沐揚便往老沐陽侯的帳子里去了.他一出去,瑤姬和沐烈的臉色便沉了下來,沐烈沉聲道:"沐陽侯很快就會懷疑到我們."軍中能夠接觸到機密的人並不多,當排除了所有的可能之後,答案便是最不可能的那一個.

瑤姬微笑道:"你錯了,是很快就會懷疑到我."

沐烈臉一沉,沉聲道:"你瘋了,別想自己出面頂罪.別忘了,如果你罪證確鑿,你以為墨景黎會放過我?而且,以沐陽侯的聰明,未必不會懷疑我的身份."沐烈和沐揚長得並不像,只是眼睛有一點像瑤姬罷了.到時候沐陽侯極有可能會懷疑他的身份.

瑤姬輕歎了一聲道:"不到萬不得已,難道我會去送死不成?只是,最近你心一點,沒有什麼極重要的消息就先不要理會了,免得上了沐陽侯的當."

沐烈沉著臉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我感覺……是事很快就要結束了."瑤姬垂眸,低聲道:"結束了也好,這幾年也辛苦你了."沐烈跟著她到楚京的時候也不過是個才**歲的孩子,這幾年不僅要暗中幫她收集傳遞消息,還要不時的提醒她不要行差踏錯,這幾年若不是有沐烈陪伴,她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撐的下去.

沐烈看著她道:"王爺吩咐的事,如果你辦不到就由我來辦."

瑤姬淡淡的淺笑道:"別擔心那麼多,到時候未必需要我們……"沐烈搖頭道:"王爺既然那麼吩咐了,就一定會出現那樣的形.不然你以為沐陽侯能夠活到現在?就憑當年他險些害死王妃和世子,王爺當年就已經捏死他了.你看著吧,只怕很快王爺就會有消息傳來."

瑤姬一怔,點頭道:"萬般都是命,何況……我知道該怎麼做.我並不欠他們的,有什麼下不了手的?"除了沐揚是她兒子的父親以外,這些年,瑤姬也漸漸的看得淡了.當年以為海枯石爛的感如今回首也不過如此.

沐烈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心中卻暗暗下定決心,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他便先下手為強,也免得將來瑤姬心結難解.

另一邊,葉璃坐在馬背上望著山下不遠處尸橫遍野的地方淡淡一笑.白色的衣衫黑色的發絲在微寒的清風中飛舞.

"王妃."秦風呈上一封信函,沉聲道:"呂將軍已經大敗沐揚十萬大軍,大軍開赴寒谷關而去.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

葉璃皺了皺眉,一邊拆開信函一邊道:"呂將軍這一戰倒是驚人.不過……秦風,立刻讓瑤姬和沐烈撤出來!"秦風心中一驚,很快便冷靜了下來.默然道:"王爺有令,瑤姬和沐烈……還另有用處."只是這件事,原本墨修堯並不打算告訴葉璃的.但是如今王妃要求瑤姬和沐烈撤出,卻是和墨修堯的命令相悖,秦風只得如實相告.

葉璃一怔,很快便明白了墨修堯的用意,輕聲歎了口氣對秦風道:"你去吧,盡量保證瑤姬和沐烈的安全."墨修堯當初選中瑤姬作為安插在楚京的細作,葉璃便心有所悟,當時她沒有阻止,現在自然也不會阻止.沐陽侯府的解決已經注定,如果能讓墨修堯心中舒服一些,葉璃並不介意做得再狠一些.

秦風點頭道:"多謝王妃."細作的命是不值錢的,許多當權者根本不會去管那些細作的生死.因為大多數人細作都有極大的把柄捏在主子的手中,上位者也不用擔心他們背叛.如果被發現了大多數也只能一死了之,雖然定王府對屬下好上許多,但是畢竟照顧不到每一個人.但是定王妃卻不一樣,只要有可能,她都會盡量保全屬下的安危.或許也正是因此,他們這些人才會心甘願的臣服為一個女子效命.定王妃不僅有男兒的胸懷和謀略,更有著大多數上位者都沒有的仁慈和寬厚.

葉璃淡淡笑道:"盡我所能罷了,我也不能保全所有的人."

上篇:布防圖中的算計     下篇:離間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