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坐收漁利  
   
坐收漁利

看著那傳旨的太監狼狽而去,沐揚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父親的冤死,瑤姬的失蹤,墨景黎的懷疑樁樁件件都仿佛一座座大山壓在沐揚的頭上.看著眼前滿地的禦前侍衛的尸體,沐揚臉色鐵青.

西路將軍趙廉與老沐陽侯也有幾分交,聽到消息聞訊趕來的時候眼前的形卻是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但是他雖然和老沐陽侯有交卻也還沒有深厚到可以為了這份交而賭上自己的身家姓名的地步,只得命人將沐揚軟禁在軍中,並且親自寫了一封折子讓人快馬送到墨景黎手中.

只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折子剛剛出了軍營不過二十里就已經化為一堆灰燼了.

沐揚的帳子中,趙廉和雷騰風都在坐,看著沐揚抱著已經睡著了的沐烈不由得都歎了口氣.實話,無論是趙廉還是雷騰風都不太相信沐陽侯府會投靠定王府.不是他們不想,而是根本不能.雷騰風總覺得這其中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老沐陽侯已死,只怕沐揚……

想到此處,雷騰風不著痕跡的向趙廉使了個眼色.趙廉在心中無奈的歎了口氣.他也算是大楚的老將了,雖然平生沒打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帳,卻也的上是見多識廣.原本墨景黎決定北征的事就讓許多人心中暗暗嘀咕,如今仗才剛開始打,皇上就斬了自己手下的重臣,這讓許多人心中都惶惶不安.原本就跟沐陽侯府親厚的將士更是隱隱有些不平之色.若是沐揚有個什麼心思的話,只怕這軍中就要亂了.原本若是為了軍中安定著想,趙廉就該當機立斷抓了沐揚.但是偏偏他這大營之中的將領有半數近都是沐陽侯從前的部下,或者和沐陽侯府有舊的.別是皇帝了,就連趙廉自己偶爾也在心中暗暗擔憂,該不會是沐陽侯府真的有什麼心思吧?

"沐陽侯……"想了想,趙廉還是決定先勸一勸,呂近賢的大軍壓境,軍中實在是不能再亂起來了.沐揚淡淡苦笑,"趙將軍客氣了,在下現在還是什麼沐陽侯?"

趙廉歎了口氣道:"這其中必然有什麼誤會,老夫已經親自寫了折子去向皇上解釋,將軍稍安勿躁."

"就算有什麼誤會,墨景黎也不該殺了我父親!"沐揚厲聲道,眼中劃過一絲驚人的恨意.趙廉心中暗驚,這一次,只怕無論如何……沐陽侯府都要和皇上離心了.

"娘親……"沐揚懷中,沐烈睡夢中發出一絲的抽泣聲,沐揚心中更是一痛,抱起沐烈起身就要往外走.

"沐揚,你去哪兒?!"趙廉連忙問道.沐揚回頭,沉聲道:"我要去救瑤姬."

現在種況,趙廉哪兒敢讓他帶兵走,連忙道:"現在你哪兒知道沐夫人在什麼地方?咱們還是先派人去查探看看為好.何況……你應該知道,你這一走……"沐揚若是真的這麼走了,只怕就是沒有叛國也成為叛國了.沐揚冷笑一聲道:"現在已經這樣了,我還在乎這些麼?"

趙廉咬了咬牙,沉聲道:"好,你要走我不攔你.兵馬你不能帶走."如果讓沐揚帶走了兵馬,只怕他的命也不遠了.

沐揚冷然一笑,他一個人離開什麼也別想做,只要墨景黎派人追殺就能弄死他,更不用救人了.

旁邊,雷騰風皺了皺眉,道:"沐陽侯,稍安勿躁.你們不覺得這件事有些詭異麼?"沐揚和趙廉同時望向雷騰風,雷騰風沉聲道:"楚皇也不是傻子,如果他真的要殺沐陽侯,為何會將老沐陽侯的死訊這麼快宣揚出來,還只派了十幾個侍衛來傳旨?難道他就不怕沐陽侯會抗旨不尊甚至當場就反了?"

沐揚看著雷騰風,冷然道:"鎮南王世子的意思是我父親沒事?還是那傳旨的人不是墨景黎的人,是別人易容的?"

雷騰風啞口無,墨景黎身邊的幾個人他們也都認識.若是易容的話,在這麼多人面前絕對不可能沒有絲毫的破綻,就連那些死了的禦前侍衛,他們之前都在墨景黎的軍中見過.又怎麼做的了假?

良久,雷騰風歎了口氣道:"沐兄若是相信在下的話,再等一天.讓我們弄清楚了大營那邊的消息再.到時候如果真的……在下親自護送沐兄出營,若是楚皇怪罪下來也由在下承擔,也免了趙將軍的為難."趙廉一聽,自然是同意,無論如何能夠先穩住沐揚才是最重要的,不然這軍中只怕馬上就要嘩變了.連連點頭道:"雷世子的不錯,賢侄,如果到時候真的……老夫也不攔你!"

沐揚沉默了片刻,終于點頭道:"好,就再等一天!"

楚軍大營中,墨景黎神色陰郁的盯著跪在下面簌簌發抖的太監,沉聲道:"你什麼?"那傳旨的太監臉色慘白,戰戰兢兢的道:"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奴婢無能……沐陽侯不肯接旨,還……沐陽侯府對大楚忠心耿耿,皇上昏庸,枉害忠良……將皇上派去的侍衛都殺了.幸好,幸好西路將軍及時趕到,才救下了奴婢一命……"話間,那太監已經泣不成聲,一副被嚇得不輕的膽怯模樣.

墨景黎盯著他打量了半晌,只見那太監原本乾淨的衣服上沾上了不少血跡和灰塵,神色間也滿是疲憊和驚恐之色,還有隱忍的痛楚.顯然也受了一些傷,"好……好一個沐陽侯,好一個沐揚!把沐敬明給我帶上來!"

沐敬明是老沐陽侯的本名,只是他年輕的時候便受封沐陽侯,因此稱呼他本名的人卻是極少了.不多時,老沐陽侯便被侍衛押著走進了大帳里,不過才兩天的時間,原本還精神抖擻的老沐陽侯卻已經蒼老了許多.原本就斑白的頭發顯得有些亂,一雙利眸也變得有些黯淡無光.監牢之中的生活自然也不會有多麼美好,整個人顯得蒼老無力.

"沐敬明,你還有什麼好的?!"墨景黎厲聲問道.

老沐陽侯一怔,有些不明白出了什麼事讓墨景黎如此大怒.再看了一眼跪在旁邊一身狼狽的傳旨太監,老沐陽侯心中一震,若有所悟.

"老臣冤枉,請皇上明察."雖然心中已經猜測到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老沐陽侯卻不能承認,只能裝傻.墨景黎冷笑,"明察?你沐揚沒有反叛之心?但是他卻敢殺了朕派去傳旨的侍衛,敢罵朕昏庸,這就是你的沐陽侯府對大楚的忠心耿耿?"

"皇上……這一定是誤會!兒絕不會如此無禮的!"老沐陽侯焦急的道.沐揚的性格他了解,絕對不會如此沖動行事.何況,他還在楚軍大營之中,沐揚就算是投鼠忌器也絕對不會冒然殺了皇帝派去傳旨的人.

跪在旁邊的太監心中一動,尖聲道:"沐老侯爺,你的意思是咱家欺瞞皇上?誣陷沐陽侯不成?!皇上,奴婢冤枉,求皇上派親信之人再去查探,免得奴婢受這不白之冤.沐陽侯殘殺皇上派去的侍衛,是軍中數千將士親眼所見,奴婢不相信沐陽侯能夠堵住那麼多人的嘴,何況西路將軍雖然是事後才趕到的,但是鎮南王世子卻是從頭到尾都在場的,請皇上明察!"

見那太監一臉悲憤的模樣,墨景黎心中又更信了三分.何況他本身就已經懷疑沐陽侯府了,下面的人也不過是略加推波助瀾而已.

冷笑一聲,墨景黎道:"朕當然會查!高銘!你帶朕的聖旨走一趟,告訴西路將軍趙廉,拿下沐揚來見朕,若有違抗,就地處決!"下面一個將領出列,拱手道:"末將遵命,末將一定帶沐揚回來向皇上請罪!"墨景黎輕哼一聲,他對沐揚請不請罪沒有興趣,他只擔心沐揚會不會帶著手下那十幾萬兵馬早飯.畢竟沐家在大楚軍中還是頗有些影響力的.想了想,墨景黎道:"朕再給你五萬精兵,協助西路將軍防禦呂近賢部!"

"是,多謝皇上."高銘朗聲拜謝,他當然明白墨景黎的意思.這五萬精兵並不是真的給他防禦呂近賢的,而是萬一沐揚有什麼異動,好跟西路將軍一起聯手彈壓.

老沐陽侯看著眼前身形高大挺拔仿佛一臉正氣的高銘,心中隱隱有些絕望.任何人都不可能只有朋友而沒有敵人,正巧,這高銘跟沐家就素來不對盤.沐家是將門之後,高銘和沐揚年齡相近,但是沐揚的家世卻遠不是高銘這樣的草根出身能夠相比的.所以,即使高銘從墨景黎還是個沒有實權的王爺的時候就跟著墨景黎了,但是墨景黎登基之後,他的地位依然遠遠的不如沐揚.這兩人不和可以是整個楚軍上下都知道的事了.墨景黎拍他前去,雖然可能是擔心別人跟沐揚交好手下留.但是派高銘去卻幾乎等于絕了沐陽侯府的生路.

老沐陽侯頹然的跌倒在地上,墨景黎卻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拂而去.

一直跪在旁邊的太監連忙爬起來,讓人將老沐陽侯重新押回牢中嚴密看守.老沐陽侯狠狠地瞪著那太監目眦欲裂,他敏銳的感覺到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他此時被墨景黎囚禁,即使想要做什麼調查真相也無能為力.那太監看了一眼四周無人,突然湊近了老沐陽侯低低的一笑,壓低了聲音道:"老侯爺,你別怪咱家.誰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果然是你!"老沐陽侯厲聲罵道.

"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將人押下去好好看守.若是讓定王府將人救走了,咱們誰也別想活了."那太監揮揮手尖聲道.老沐陽侯毫無反抗之力的被人拖了出去.

一天後,傳來的消息卻讓眾人十分無奈.

"啟稟大將軍,皇上命高銘將軍率領五萬精兵前來相助大將軍."大帳里頓時一片沉重,沐陽侯府的部將更是臉色難看之極.

沐揚冷笑一聲道:"五萬精兵來相助趙將軍?"嘲諷之一溢于表.在場的人都明白,什麼相助,去去五萬人馬能抵得上什麼事?現在大營中有原本的西路軍十多萬人,沐揚手中十萬人,還有雷騰風的十幾萬人,總兵力在四十萬以上,本身兵力就已經是呂近賢的兩倍了.如今這五萬人只怕不是用來對付呂近賢的,而是用來防備沐揚的.

趙廉長歎了口氣,問道:"高將軍到哪兒了?"

士兵稟道:"高將軍的大軍已經在三十里外了.另外……高將軍派人來傳令……沐陽侯意圖謀反,請將軍即刻將他拿下愛,等高將軍到了之後好押解回大營交由皇上發落."此話一出,在場的沐陽侯府的部將紛紛站起身來,神色不善的盯著眾人.

正在趙廉左右為難的時候,營外傳來了喧天的戰鼓聲.趙廉心中一震,很快的有了決斷,沉聲道:"墨家軍叫陣,眾將隨本將軍出營迎戰!"

完,也不管沐揚等人,直接走了出去.雷騰風站起身來,看了看站在一邊的沐揚,歎了口氣搖搖頭也跟了出去.大帳中,留下來的沐陽侯府的部將低聲問道:"侯爺,咱們……"

沐揚閉了閉眼,決然道:"願意留下的跟趙將軍出營迎戰,願意跟我走的,咱們現在就走!"在場的眾人,有幾個無聲的退出,跟著趙廉出去了.剩下的卻都是願意跟著沐揚走的.雖然選擇不同,此時卻沒有人有心思去鄙視誰.跟著沐揚走這條路並不好走,沐陽侯府沒有定王府那麼大的勢力,不是你帶著一直軍隊走了就可以畫地為王的.這些願意跟著沐揚的可以都是沐陽侯府的心腹,要不就是沐陽侯府與之有救命之恩的人.

沐揚看了眾人一眼,沉聲道:"沐揚多謝諸位,回去帶齊各自的兵馬,我們立刻便走."

于是,大營外,兩只兵馬前後出營卻是奔向不同的地方.沐揚來的時候帶來了十萬兵馬,但是真正跟著他走的卻不過三四萬人.望著沐揚帶兵離去的方向,趙廉微微歎了口氣,有些蕭索的眼中帶著惋惜之意.沐揚將來的路,只怕是走不了多遠了.原本若是給他時間的話,沐揚會成為一個完全不遜色與他父親的將領.但是現在,帶著區區三四萬人,既沒有糧草,也沒有後援,沐揚將來的路可已經注定了.

雷騰風站在趙廉身邊,淡淡問道:"趙將軍就這麼放他走不後悔麼?"趙廉歎息道:"老夫已經盡力了,總比大軍嘩變好吧."雷騰風贊同的點了點頭,讓沐揚帶走三四萬人馬對大軍沒有太大的妨礙,但是如果真的抓了或者殺了沐揚的話,只怕原本跟沐陽侯府交好的將領難免會有兔死狐悲之感,到時候再被有心的人一挑唆,只怕損失的就不是這三四萬人馬了.

"但是,將軍要怎麼跟楚皇交代?"墨景黎可不是什麼顧全大局,心寬大度的人.只怕他看不到趙廉為了大軍的安穩的退步,只會看到趙廉違抗旨意放走了沐揚的事.

趙廉無奈的苦笑,淡淡道:"老夫盡力而為,何況……不定什麼時候就戰死沙場了,想那麼多做什麼?實話,對付呂近賢老夫還當真沒什麼把握."看到沐陽侯府的解決,趙廉心中並非真的沒有一點心寒之感.只是身為臣子,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將軍大義."雷騰風誠心的贊道.

卻沐揚離開大營不過兩個時辰便與高銘的大軍相遇了.原本兩軍是不會那麼快相遇的,不過高銘在快要接近大營的時候便收到了沐揚已經帶著大軍逃離的消息之後,立刻便調轉兵馬追了過來.同時也一封折子飛快的送去了墨景黎的大營中,寫明了沐揚已經帶著大軍叛變.甚至還不忘告了趙廉一狀.高銘一直覺得自己這些年為了墨景黎做牛做馬,卻始終被這些大家族出身的將領壓得抬不起頭來,此時逮到了機會又怎麼會放過?

兩軍相遇,二話不高銘便下令沖殺過去.亂軍之中片刻見便死傷無數.正在高銘洋洋得意之時,卻見斜刺里一只黑色的兵馬殺出,將正在厮殺的兩軍團團圍住.

高銘一看那在風中飛揚的黑色旗幟,頓時嚇得險些從馬背上跌落了下來.驚恐的叫道:"墨家軍……黑云騎……"沐揚也是臉色一沉,隱約感到有些不對.黑云騎的戰力自然不是這些普通的楚軍將士能夠比得上的,一陣橫沖直撞,頓時將楚軍的陣勢弄得支離破碎.領軍的黑衣男子沉聲道:"願意歸順定王府立刻停手!"黑衣男子的聲音夾帶著深厚的內力向著四面八方蕩開.

這些士兵原本就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自相殘殺弄得頭暈腦脹,此時再被黑云騎一嚇.原本這些士兵對墨家軍就沒有什麼惡感,甚至對這次與定王府開戰都有些隱約的恐懼和不滿.此時有人帶領之下,很快就有許多人放下了兵器離開戰場.看到墨家軍果然如那黑衣將領所的,只要放下兵器的人都不再動手,甚至還給予保護,替他們擋開了亂軍之中的刀劍,很快的又有更多的人放下了兵器.

前後不過兩刻鍾不到,整個戰場便已經安靜了下來.選擇扔下兵器向定王府投降的兵馬竟高達上萬人,無論是沐揚還是高銘的人馬都有.沐揚還被幾個衷心的侍衛護著與墨家軍繼續對抗,高銘卻已經落到了墨家軍手中.

那黑衣將領拎著高銘上前,沉聲道:"退下!"原本還圍著沐揚的黑云騎士兵立刻便住了手,恭敬的推到了一邊.

沐揚盯著眼前的黑衣男子看了半晌,終于皺眉道:"你是……秦風?"沐揚和秦風真正見過面的次數寥寥可數,但是沐揚卻還是記得跟在定王妃身邊那個據統領著定王府最神秘的麒麟的沉默男子.

秦風不在意的點了點頭,隨手將高銘扔在了沐揚的腳邊.

高銘神色萎靡的站了起來,有些驚懼的望著秦風.他只覺得自己十分倒黴,一直被沐揚壓著抬不起頭來,如今好不容易沐揚要倒黴了,自己被皇上派來抓沐揚,卻還是陪著沐揚一起倒黴被墨家軍給抓了.此刻,高銘心中當真覺得沐揚簡直就是自己的克星.

"你……定王府的逆賊!你好大的膽子,本將軍可是大楚的將軍!"高銘望著絲毫不講自己看在眼里的秦風,色厲內荏的吼道.

秦風身邊的將領嘴角抽了抽,忍不住低頭輕咳了一聲,"秦統領,這家伙沒毛病吧?"大楚的將軍這種身份很值得驕傲麼?特別是在現在兩軍對敵還已經成為了階下囚的況下?

秦風挑眉一笑,"大楚的將軍又如何?現在兩軍對壘,本同齡豈不是殺得大楚的將軍越多,戰功越盛?"聞,高銘頓時臉色一白,呐呐的不敢再話.

沐揚盯著秦風,皺眉道:"定王妃好手段?看來定王妃早已經算定了在下和高將軍會在這里相遇?還請定王妃出來想見."秦風淡然道:"王妃現在並不在此,只怕無法讓沐陽侯如願了."

沐揚皺了皺眉,"不知拙荊是否被秦統領的人帶走了?她只是一個無辜的女子,秦統領身為一軍將帥,想必不會為難一個什麼都不知道弱女子."

"什麼都不知道?"秦風的神色有些古怪.

沐揚點頭道:"不錯,在下敗在秦統領手中,雖死無憾.但是拙荊和二與此事無關,請秦統領高抬貴手,放過他們."

秦風望著沐揚搖了搖頭,淡淡道:"真是可惜了."其實沐揚本人並不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人.如果不是沐陽侯府得罪了定王的話,他也不會如此倒黴.到了這種地步還沒有忘記替瑤姬求,也算是有有義了.只可惜……各為其主,大家立場不同.沐揚卻是非死不可.

"秦統領……"沐揚微微變色.

秦風漫聲道:"我當然不會傷害瑤姬和沐烈.因為……"

沐揚正緊盯這秦風,不知道他想要什麼.卻突然發覺腹部一陣冰冷的疼痛,錯愕的低頭,便看到懷中的沐烈笑吟吟的大眼睛,竟然一番閃動著乖巧無辜的笑意.只聽沐烈笑嘻嘻的道:"因為,我本身就是定王府的人!"

上篇:離間之計     下篇:沐揚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