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回程截殺  
   
回程截殺

"王妃?"眾人驚訝的望著葉璃,一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要知道,定王妃雖然年紀並不比在場的任何人大,但是那份鎮定從容的功力,卻是連呂近賢這樣身經百戰的老將也是佩服不已的.能讓王妃如此花容失色,事只怕是……

云霆上前一步撿起信箋低頭一看,差點尖叫起來了,"王……"

"閉嘴!"很快,葉璃便已經回過神來,飛快的打算了云霆的話.閉了閉眼,再重新睜開時眼眸已經回複了從容與淡然.葉璃伸出手,云霆強壓住心中的震驚,雙手將手中的信箋遞給葉璃.

葉璃接過信,低頭再看了一遍,才問道:"送信的人在哪兒?讓他進來."不一會兒,一個著眼睛風塵仆仆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王妃."

"阿謹."葉璃沉聲道.阿謹是墨修堯身邊最忠心的人,同樣也是最少在人前露面,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人.鳳之遙選擇讓阿謹親自來送信不得不讓葉璃有一些不太好的想法.定了定神,葉璃輕聲問道:"阿謹,王爺怎麼了?"阿謹咬著唇角,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王爺……王爺昏迷不醒,鳳三公子要我請王妃快點回去."阿謹知道,自己不聰明,所以他比別人更加忠心.而王爺和王妃也並沒有因為自己不聰明就嫌棄自己,反而對自己信任有家.這次鳳三公子讓自己親自來送信,也正是因為如此.否則,在王爺重傷的況下,就算是鳳三公子的命令他也不會離開王爺身邊的.

葉璃心中微微一顫,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我們今晚就啟程回去."

阿謹重重的點頭,雖然鳳三公子將王爺昏迷的事已經壓了下去,但是王爺遲遲不出現在人前鳳三公子肯定是壓不了多久的.如果王妃能夠盡快趕回去,況就會好辦許多.

遣了阿謹出去,旁邊的卓靖等人才開口道:"王妃,現在我們……"葉璃抬手阻止了他想要問的話,深吸了一口氣道:"秦風,我寫一封信你親自去一趟,送到呂將軍手中.卓靖,林寒,收拾一下,我們立刻啟程."

"是,王妃."卓靖三人齊聲道,然後飛快的出了大帳各自去做准備去了.葉璃看著剩下的何肅和云霆道:"我回去之後,墨家軍對楚軍的一切行動都交由呂將軍指揮.你們兩個……務必要聽從呂將軍的命令.知道麼?"

云霆和何肅點頭,恭敬地道:"末將遵命."看著葉璃有些微失神的模樣,云霆忍不住道:"王妃,王爺鴻福齊天,一定會逢凶化吉的,還請王妃寬心."

葉璃淡淡一笑,點頭道:"我知道了."墨修堯命大的很,怎麼會死了?葉璃淡淡的微笑著,只是看在云霆和何肅眼中卻更加擔憂了,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只得無可奈何的退了出去.

楚軍某處軍營中,華麗的大帳里墨景黎舒適的躺在鋪著厚厚的皮毛的椅子上欣賞著眼前的舞姬曼妙的歌舞.手中還摟著一名妖嬈的女子,往日陰沉的臉上盡是躊躇滿志的得意.

一名將領進來,看著眼前的歌舞升平,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

"皇上."

墨景黎挑了下眉,問道:"什麼事?"將領垂眸,恭敬的呈上一封密信.墨景黎拆開看了,立刻哈哈大笑起來.坐起身來,一手摟著女子纖細的腰肢,一手拿著手中的信箋心萬分愉悅,"好,果然不錯.當真是不枉費朕……李將軍,傳令下去,在通往飛鴻關的各處道路上射下光卡,攔住葉璃!對了,不要傷了她……把她帶來見朕.朕倒要看看,我們到底是誰笑到最後!"

李將軍微微皺眉,沉吟了片刻還是照實稟道:"請皇上三思.如果定王妃准備回飛鴻關的話,沿途必然有麒麟保護.想要殺了她已經不易,若是要抓活的,只怕……"不是他妄自菲薄,對上令諸國權貴心驚膽戰的麒麟,派再對的人都很可能不夠用.偏偏皇上還要增加難度,要求不能傷了定王妃.

墨景黎不悅的沉下了臉,冷聲道:"辦不到?"

李將軍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暗暗歎了口氣.也罷,橫豎能夠殺了定王妃的可能性就低的幾乎可以不計.如果因為手下留而讓定王妃走脫了皇上怪罪下來也好話,"屬下領命."墨景黎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李將軍臉上還帶著一絲不解,墨景黎挑眉笑道:"你想知道葉璃為什麼突然急著回去?"

"請皇上示下."李將軍恭敬的道.定王妃走了對他們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好好地定王妃突然離開,再結合剛才皇上溢于表的喜悅之,李將軍也知道大概是飛鴻關那邊出了什麼事.

墨景黎朗聲笑道:"對咱們來,確實是好事.墨修堯要死了……算不算好事?"

聞,李將軍心中一驚.要死了這三個字怎麼樣似乎都放不到定王身上去的,這世間有多少人日日詛咒定王早死,但是這麼多年過去,定王府起起落落,定王卻依然笑傲世間.定王要死了這句話,在李將軍看來更像是上面那位在做白日夢.

雖然心里面天馬行空的想著,面上卻依然是十分的恭敬.甚至還不忘配上恰到好處的震驚之色,看到屬下震驚的模樣,墨景黎的心更加愉悅起來.他現在簡直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葉璃的表了,還是雷振霆和雷騰風……這對父子過河拆橋,墨修堯還不是一樣死在了他的手上?

"咳,皇上……這件事最好還是確定一些才好.畢竟定王可是……"李將軍干咳了一聲,含蓄的提醒墨景黎.當年定王的傷勢可是重的全天下人都以為他從此殘廢了.但是不到十年時間,定王卻已經帶著墨家軍再一次縱橫天下讓人聞風喪膽了.看著墨景黎得意的模樣,李將軍不得不提醒他心謹慎一些.這世上有一些人,最好是不要招惹.如果已經招惹了,就更得千萬心.除非親眼看到他的尸體,否則決不能掉以輕心.不然最後倒黴的很可能是自己.

墨景黎微微眯眼,沉吟了片刻,竟然難得的將屬下的話聽了進去.點頭道:"你的不錯.確實應該查證一番,免得除了什麼紕漏."墨修堯,朕就不相信你真的有那麼命大!一次死不了,這一次你還死不了!

黑夜,幾匹快馬飛快的在官道上疾馳而過,帶起一路的灰塵.

葉璃騎在馬背上,不停的揮動著鞭子往前疾奔.因為擁有兩世的記憶,本身也不是沖動的人,葉璃素來都是從容不破的.但是這一次,她卻忍不住有些亂了分寸.任憑料峭的寒風刮在臉頰上,吹亂了鬢間的發絲.卓靖等人跟在葉璃的身後,同樣是馬不停蹄的趕路.原本順利的戰事中突然出現的意外讓所有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突然,葉璃坐下的駿馬一聲嘶鳴,雙腿人立而起.

"王妃心!"

馬背上,葉璃一躍而起,飄然落地之時原本狂奔的駿馬也已經倒在地地上.

"嗖嗖嗖——"一陣箭雨從道路兩邊射來.

葉璃清麗的眼眸中掠過一絲殺意,沉聲道:"全部解決了!"黑暗中,無數的黑衣人從暗處湧出,殺向道路兩旁的弓箭手,而葉璃已經重新翻身騎上了另一匹駿馬,向前飛奔而去.葉璃身後,林寒和卓靖阿謹同樣沒有關注眼前的厮殺,追隨著葉璃的背影而去.

有些蕭瑟的月夜古道上,一個挺拔的男子沉默的站在路邊,抬頭仰望著天邊的新月.湛藍的布衣在黑夜中顯得更加的沉黯,也將他更多了一份平時沒有的冷漠和顧忌.男子手中握著一柄重劍,仿佛剛剛站在那里,又仿佛更亙古就一直佇立在那里了.

遠處的道路上,一陣馬蹄聲疾奔而來.一個黑衣女子和一個青衣青年出現在男子的身邊.黑衣女子皺了皺眉道:"大哥,我們真的要這樣做麼?"青衣男子也頗有些不贊成的道:"大哥,惹上定王府並不是什麼明智的事."

中年男子側首看了弟妹一眼,淡然道:"這是我的事,你們兩個立刻離開."

那青年男子有些陰鷙的臉上閃過一絲急躁,沒好氣的道:"大哥,如果葉璃真的在你這里出了什麼意外,你覺得定王府會放過我們麼?既然如此,大哥你一個人,和我們三個有什麼差別?"

中年男子道:"這是我一個人的事.你們回去,這是……命令!"

"可是……"黑衣女子皺眉道.

"除非你們不認我這個大哥,不然就立刻離開!"中年男子道.黑衣女子無奈的跺了跺腳,拉了一把那青衣男子消失在黑夜之中.兩人剛剛離去,剛剛還在很遠的地方的馬蹄聲就已經到了跟前.為首的是一個披著披風的白衣女子.看到等在路邊的中年男子,女子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勒住了缰繩.

夜色下的眾人沉默了一會兒,葉璃才淡淡道:"我從未想過,來跟我為難的人中竟然會有閻王閣主."那中年男子正是有天下四大高手之一的閻王閣主凌鐵寒.在沐擎蒼失蹤已久,雷振霆日漸老去的現在,凌鐵寒和墨修堯便是當今世上已知的武功最高的兩個人了.而且,一生精研武道的雷振霆絕對沒有沐擎蒼好對付.在看到他的一瞬間,卓靖三人立刻上前,將葉璃擋在了身後.

對于他們的動作,凌鐵寒並沒有看在眼里,只是淡淡的看著葉璃,剛毅沉穩的臉上閃一絲遺憾,"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無論是他和墨修堯的惺惺相惜,還是和徐清塵的交,或者單純的對這個女子的欣賞,凌鐵寒都從未想過有一天要跟她動手.只可惜……

卓靖擋在葉璃跟前,沉聲道:"凌閣主,你一代高手,來為難我們王妃一介女流,出去就不怕世人恥笑麼?"凌鐵寒似笑非笑的看著卓靖,淡淡道:"定王府的下屬果然個個都是忠肝義膽.你們總不會不知道本座是做什麼的吧?"閻王閣本身就是殺手組織,誰會跟殺手講公平?要求殺手光明正大?凌鐵寒少年的時候,武功未成.身為最底層的一個普通殺手,他也是用過許多卑鄙的手法去刺殺自己的敵人的.而身為閻王閣閣主,凌鐵寒也從來沒有將自己的名聲看的有多重.

卓靖無,跟一個殺手出身的人將道義和名聲,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荒謬.

"我記得,凌閣主和西陵鎮南王是有仇的."葉璃淡淡道,單憑墨景黎是請不動凌鐵寒的,那就只能是雷振霆了.凌鐵寒並不否認,淡淡點頭道:"不錯.但是即使如此……我也還是西陵人."

葉璃垂眸,凝眉道:"起來……凌閣主的身世知道的人確實不多.凌閣主……也是西陵皇室的人吧."

凌鐵寒有些驚訝的看著葉璃,半晌才淡笑道:"定王妃果然不凡."葉璃無奈的搖搖頭道:"如果凌閣主不出現在這里的話,我也絕不會做出這種猜測的."雖然猜測凌鐵寒身世的人也不少,但是無奈凌鐵寒平時是在是沒有絲毫的破綻和漏洞.這麼多年也沒有見他和西陵皇室有什麼互動,自然很難讓人猜到他的身世.但是當葉璃排除了所有能讓凌鐵寒幫助雷振霆的可能之後,也就只剩下這一個了.

凌鐵寒跟雷震霆關系不好並不是做戲的,能夠讓凌鐵寒放下這麼多年的成見來幫雷震霆,凌鐵寒也只能是西陵皇室的人了.

漫漫古道在暗淡的月色下顯得幽冷而寂寥.好一會兒凌鐵寒才道:"我的母親……曾經是先帝的貴妃."葉璃秀眉輕挑,宮廷之中從來都免不了那些算計傾軋.凌鐵寒既然是西陵先皇的皇子,但是卻只與凌鐵寒有仇,而不是和西陵皇室有仇,只怕凌鐵寒生母早逝,自己流落江湖的事就和雷震霆,或者雷震霆的母妃娘家脫不了關系了.葉璃隱約記得西陵前朝是有一位極為得寵的貴妃,後來似乎是被西陵先帝給賜死了.不過年代實在是太過久遠,自然也沒有什麼人注意了.就是葉璃自己,也不過是當初在看雷震霆的卷宗的時候偶然瞟了一眼而已,連那位貴妃的姓名都沒記住.

葉璃輕聲歎息,也明白眼前的形勢是無可避免的了.點頭道:"凌閣主請出手吧."

凌鐵寒挑眉,"你不怕?"如果葉璃有信心能夠打得過凌鐵寒的話,那絕對是個笑話.如果凌鐵寒傾盡全力下殺手,別是葉璃,就算現在戰場的人全部綁一起也不夠凌鐵寒殺的.

葉璃無奈的笑道:"怕又能如何?"如果她害怕凌鐵寒就肯放過她,她也不介意表現一下自己有多害怕.凌鐵寒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鐵劍,道:"王妃若是願意,可往閻王閣做客.半個月後,本座親自送王妃回來."

凌鐵寒表現的很明顯,他並不想跟葉璃為難.只是想要絆住不讓她即使趕回去就可以了,至于葉璃活著還是死了,對凌鐵寒來並沒有什麼差別.而與徐清塵的交和對葉璃的欣賞也讓凌鐵寒不願意和她動手.

可惜,凌鐵寒雖然如此想,葉璃卻不能領他的.淡然一笑道:"凌閣主請."

葉璃話間,卓靖林寒和阿瑾已經不動聲色的移動自己的位置,將凌鐵寒圍住了.但是整體來看,卻又有不約而同的將葉璃擋在了外面.看著他們的動作,凌鐵寒眼中閃過一絲贊賞.點頭道:"既然如此,本座得罪了."

凌鐵寒慢慢的抽出手中的鐵劍,動作緩慢的仿佛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把劍一般.就在他抽劍的同時,卓靖林寒和阿瑾已經同時從三個方向撲了過去.這原本只是一霎那之間的事,但是他們的身形才剛剛移動的瞬間,只見一道寒光劃破夜空.凌鐵寒手中的長劍夾帶著凌厲的劍氣掃向卓靖等人.

以凌鐵寒的功力,卓靖幾個如果跟他硬碰硬的話,一照面只怕就是非死即傷.所以,在看到那凜冽寒光的同時,三人便同時改變了方向與迎面而來的劍氣堪堪擦肩而過.林寒的衣擺被截下了一大塊.

卓靖三人神色凝重的盯著眼前的男人,此刻他們才真正的明白自己與真正超一流的高手的差距.面對凌鐵寒鋪天蓋地而來的威壓,三人只覺得心口都在隱隱灼痛.若不是三人都是意志即為堅定的人,只怕現在都已經跌倒在地上不起了.

卓靖吸了一口氣,突然手中長劍一挺,刷刷的幾劍重新沖向凌鐵寒.只見眼前人影飛舞,劍氣四溢.然而,卓靖的全力出手,卻並不能打亂凌鐵寒的心緒,一邊交手凌鐵寒甚至還有功夫開口話,"不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是……你還不夠快!"

凌鐵寒出手的速度並不快,但是無論卓靖再怎麼快,每一次凌鐵寒的劍總是能輕而易舉的擋在最恰當的地方.這樣的打發,消耗的不僅是對手的體力和精力,更是消磨對手的意志.

林寒和阿瑾對視一眼,林寒提著手中的劍也跟著沖了上去.阿瑾手中長鞭一展,刷的一聲如毒蛇一般射向凌鐵寒.

站在一邊的葉璃心中微微歎了口氣,中短刃劃入手中也跟著沖了上去.論近戰,這天下是葉璃對手的人並不多.但是凌鐵寒卻顯然便是其中一個,"王妃的身手……只可惜,內力太弱了一些."凌鐵寒真心贊道.以女子而論,葉璃的功力不算差,修習內力不過十年,竟然已經堪堪可以與冷琉月相媲美,足見葉璃資質不凡.只可惜到底錯過了修習內力的最佳年齡,而且跟凌鐵寒這樣的絕世高手比起來,就真的不值一提了.

葉璃的動作甚至比卓靖和林寒還要快一輩,而且每一招都是直擊要害.但是這樣的凶險的招式在凌鐵寒看來卻依然不夠看.果然不愧是這天下唯一能夠與定王爭鋒的絕世高手.

雖然是四打一,但是卓靖等人卻是越大越沮喪.就像他們不可能贏過定王一樣,他們也沒有辦法贏過與定王勢均力敵的凌鐵寒.

"王妃,快走!"卓靖沉聲道.

葉璃淡淡苦笑,手下卻是絲毫不停,現在哪兒來能走得了.現在凌鐵寒並沒有盡全力,若是她走了,只怕卓靖幾個片刻之間就要死在凌鐵寒的手中,而更重要的是……她一個人也沒有信心能夠逃過凌鐵寒的追殺.

"定王妃,本座得罪了."凌鐵寒聲音冷淡中略帶著一絲惋惜之意.

手中長劍如風,輕而易舉便拍開了卓靖和林寒,一劍直奔葉璃而去.

"王妃!"

卓靖三人齊聲驚呼,同時卓靖輕嘯一聲,與林寒一左一右飛身撲了過去.手中長劍狠狠地斬下,這一劍用盡了兩人所有的力氣,竟然真的擋下了凌鐵寒的這一劍.旁邊的阿瑾也趁機用長鞭將葉璃拉到了自己身後,"王妃,你快走!"阿瑾道,神色不善的盯著凌鐵寒.

"有趣."凌鐵寒挑眉看著跌倒在地上的卓靖和林寒.他們並沒有受傷,只是剛剛為了抵擋凌鐵寒那一劍,力氣耗盡了而已.但是如果這兩人這一次不死的話,無論是心境還是武功都會有一個極大的進步,"定王府的人,果然非同凡響.只是……下一劍可還有人能當?"

葉璃神色沉重,這麼多年來,她從來沒有一次有現在這樣的無力.麒麟到現在還沒有趕到,想必是被閻王閣和雷震霆派來的人纏住了.更何況所謂一力降十會,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多的謀略算計都是空談.

看著神色平淡如水的白衣女子,凌鐵寒輕歎一聲,手中長劍平平的揮出.阿瑾揚鞭捎去,專門請巧匠打造的長鞭卻被劍氣輕而易舉的斬斷.劍勢絲毫不停的掃向葉璃,卓靖等人絕望的睜大了眼睛.

"嗖!"

暗林中,一道勁氣射了出來,正好撞在了凌鐵寒的劍上.刺向葉璃的長劍一頓,凌鐵寒臉色微變,目光如電射向古道便的樹林,"什麼人?!"

上篇:突來密信     下篇:親難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