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定王重傷"真相"  
   
定王重傷"真相"

葉璃一行人風塵仆仆的趕到飛鴻關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晚上了,鳳之遙早早的在飛鴻關外迎接了.看到葉璃回來,鳳之遙明顯的松了口氣,"王妃,你終于回來了."看到鳳之遙的神色,葉璃心里微沉,問道:"怎麼回事?"鳳之遙歎息道:"王爺被蒼茫山的人暗算了."

"他怎麼會那麼容易被人暗算?"葉璃挑眉問道.墨修堯武功有多高先不談,明明很早以前墨修堯就一直拿到了蒼茫山潛伏在定王府的名單,為什麼還會被人暗算?鳳之遙無奈的苦笑道:"是我們大意了,那人突然出手……險些傷了世子.王爺也是為了……"

看到葉璃變色,鳳之遙連忙道:"王妃放心,世子並沒有受傷."看著鳳之遙俊美的眉眼間幾乎難以掩飾的疲憊,葉璃點點頭道:"你這些日子也辛苦了.修堯怎麼樣了?"

鳳之遙皺眉道:"王爺……王妃,我們回去再吧."

回到飛鴻關上,因為大多數人的將士都還不知道定王出了事,自然也就不知道王妃突然回來了.恰來迎接葉璃的也只有元裴,南侯和慕容慎幾人.墨修堯暫住在飛鴻關內的將軍府里,一行人回到府中直奔墨修堯的院子而去.進了房間,葉璃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由的一愣,回頭掃向鳳之遙道:"怎麼回事?"

床上確實躺著一個人,身上蓋著厚厚的錦被遮住了大半邊臉.只有一頭雪色的長發散露在外面,葉璃雖然沒有走進,但是只看了一眼便看出來了,床上的人根本就不是墨修堯.

鳳之遙苦笑,床上的人聽到葉璃的聲音突然坐起身來翻身下床.一張俊美的臉緊緊的皺著,對葉璃道:"你總算回來了,每天躺在這里裝死,累死我了."

"韓明晰?"葉璃挑眉,清冷的目光掃向鳳之遙等人.鳳之遙沉聲道:"王爺失蹤了."

"失蹤了?"葉璃凝眉盯著鳳之遙,雖然並沒有動怒,但是鳳之遙卻感覺頭皮一陣發麻.王妃真正發起火來的威力可絲毫不亞于王爺,硬著頭皮點了點頭,鳳之遙連忙將事發生的經過了一遍.

原來,那一日一向愛玩愛調皮的墨寶突然被人劫持.對方留下了信函要墨修堯單獨一人前去,否則不保證墨寶的安全.墨修堯自然不能讓墨寶受到傷害,于是便依約一個人去了約定的地點.等到他們鳳之遙等人找到那地方的時候,只看到了被點了穴道昏睡著的墨寶和滿地的尸體血跡,卻再也不見了墨修堯的蹤跡.事後,鳳之遙等人暗中幾乎命人將方圓百里的地方翻了個遍,卻連墨修堯的影子也沒有看到.無奈之下,只得做出墨修堯受傷了的模樣.至少必須讓人認為,定王人還在軍中.

葉璃秀眉緊蹙,鳳之遙的敘述聽起來似乎很尋常.但是卻總是讓她覺得有些不對勁,太過順理成章了,"我派人送回來的名單,修堯是怎麼處理的?"

"名單?"鳳之遙皺了皺眉,才想起來道:"上次王妃去了江南派人送回來的名單,王爺看了之後就收起來了.之後一直忙著北戎的戰事,王爺似乎……"似乎沒有看到墨修堯處理過這件事.如果葉璃最信任的人便是秦風和卓靖幾個,那麼墨修堯最信任的心腹便是鳳之遙了.如果鳳之遙都不知道的話,那就便是墨修堯確實沒有處理這件事的.但是這卻明顯的不合理,蒼茫山在墨家軍安插的細作,置之不理絕對不是墨修堯的行事風格,除非……他留著他們另有用處.

韓明晰嘲弄的一笑道:"某些人喜歡自作聰明,弄巧成拙了唄?"

"明晰……"剛剛他進來的韓明月剛好聽到韓明晰的話,有些無奈的道.韓明月瞥了一眼葉璃秀眉緊鎖的模樣,也知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有些歉疚的道:"君……王妃,我不是……"

葉璃輕輕扯了下唇角,淡笑道:"我明白.明月公子,可有什麼消息?"韓明月搖了搖頭,皺眉道:"根據各方面的消息,目前除了我們自己,無論是墨景黎還是雷振霆都不知道修堯失蹤了的消息.也就是……墨景黎的那個細作並沒有回去.有可能……已經死了,或者逃走了."

相比之下,死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還活著的話,他不可能不回去找墨景黎,然後稟告墨修堯的消息.如果他成功了的話,就更沒有必要逃走了.殺了定王墨修堯,墨景黎的賞賜足夠他從此錦衣玉食的過幾輩子.何況,獨自一人逃走要面對的就是定王府的追殺,他又能逃到哪兒去?現在無論是墨修堯,還是這個細作,他們都沒有任何消息.

葉璃沉思了片刻,才問道:"那個人是誰?"

鳳之遙臉色有些難看,道:"是王爺身邊的侍衛,暗衛的人."定王本身武功絕高,需要隨身暗衛的時間少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墨修堯身邊高手如云人才輩出,也沒有像葉璃一樣需要親手訓練親信的必要.所以比起卓靖等人如今的身份地位來,墨修堯身邊的暗衛幾乎可以是不起眼之極.在暗衛的一部分作用逐漸被麒麟取代了之後,這些暗衛就更加沒有人注意了.但是即使如此,暗衛也是定王府極重要的一支力量.比起墨家軍和黑云騎更加的重要,因為比起軍隊,身在暗處的他們更加靠近定王本身.卻沒想到蒼茫山竟然能將人安插到暗衛里面.幸好現在蒼茫山已經覆滅了,不然的話只怕對定王府更加不利.

"叫墨華來見我."葉璃低聲道,"你們都下去休息吧.這幾天也累了,有什麼事明天再."

眾人有些擔憂的看著葉璃,他們這幾天確實不輕松.但是連續趕了兩天兩夜的路的王妃臉色更加不好看.韓明月和鳳之遙對視了一眼,鳳之遙點頭道:"是,屬下等告退.王妃也好好休息吧."

葉璃點點頭不再話,眾人悄然的退了出去,留下她獨自一人坐在燈下默然出神.

"娘親……"已經是深夜,書房里依然靜悄悄的,只有偶爾傳來燭花炸開的輕響.葉璃獨自坐在書案後面低眉沉思著.房門口傳來一個有些竊竊的聲音.葉璃抬頭望去,墨寶穿著一身月白色的里衣,連外衣都沒有穿站在房門口眼巴巴的望著自己.

雖然已經是初春,但是在西北無論白天晚上都還沒有絲毫的暖意.葉璃眼眸微沉,連忙起身取過放在一邊的斗篷走上前去將他包了起來.大人的披風披在墨寶身上,立刻便將他整個人都裹起來了,葉璃有些吃力的抱起他走到一邊坐下,"怎麼不穿好依舊就跑出來了?"

"娘親……"墨寶望著葉璃,圓圓的大眼睛里有淚光在閃動,有些抽噎著道:"娘親……寶不是故意的.嗚嗚……寶不是故意害父王不見了的.寶知道錯了,娘親……"

"哭什麼?"葉璃抬手輕輕拭去他臉蛋上掛著的淚珠,抬手揉了揉他粉嫩的臉道:"娘親知道,這不怪你.別怕……你父王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回來的."

"嗯."墨寶吸了吸鼻子,認真的道:"父王回來了,寶再也不惹父王生氣了.娘親,以後寶會乖."葉璃心疼的低頭親親兒子的眉心道:"娘親知道寶是好孩子,別怕,不會有事的……"墨寶比大多數孩子都要聰明,這也就注定了許多事他都要比與他同齡的孩子懂得多.雖然鳳之遙等人並沒有在他面前什麼,甚至都沒有跟他過墨修堯失蹤的事,但是他自己卻早已經明白了.只是這些天定王府上下知的眾人都憂心忡忡忙個不停,也沒有人關注他的動靜,他也並沒有告訴過別人什麼.

只是再聰明到底還是個孩子,現在見到母親回來了便再也忍不住了.連外衣都沒有穿就悄悄的避開了暗衛跑來書房找葉璃來了.

墨寶坐在葉璃懷中,濕漉漉的大眼睛里依然寫滿了擔憂,"娘親,父王真的……不會有事麼?"葉璃淡淡微笑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已經很晚了,寶回去睡好不好?"

墨寶抬手揉了揉眼睛,"寶陪娘親."

"好吧,娘親還有點事,你困了就睡一會兒?"葉璃仔細的替他拉好身上的披風,柔聲道.墨寶點頭答應了之後,便坐在葉璃懷中長大了眼睛看著葉璃手中的折子.這幾天墨修堯突然失蹤,墨家軍上下也堆積了不少必須要墨修堯或者葉璃親自處理的事.

葉璃看了兩本折子,再低頭看時墨寶已經閉上了眼睛,沉睡了過去.這幾天受驚受累的不僅是大人們,孩子的心里更加敏感,墨寶也累得不輕.這會兒坐在娘親的懷里,很快便睡了過去.

"屬下墨華,求見王妃."門口,墨華的聲音淡淡的傳來.葉璃手中的筆頓了一下,擱下筆輕聲道:"進來吧."墨華走進來,看到葉璃手中的墨寶也是一愣,"王妃,世子……"

葉璃擺擺手道:"等等."抱起墨寶轉身去了書房里間隔出來做休息之用的房間,將人放在床上蓋好了被子,葉璃才轉身出來看著墨華問道:"沐擎蒼是你帶去的?"

墨華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沉聲道:"屬下晚了一步,讓王妃受驚,請王妃降罪."

葉璃搖頭,看著他問道:"王爺去哪兒了?"

"屬下……不知."墨華垂眸道.

"不知?"葉璃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墨華道:"你若是不知,是怎麼知道要帶著沐擎蒼來救我的?據我所知,知道沐擎蒼的下落還能提前去請的人可不多.其中……應該不包括墨統領.另外,沐擎蒼閉關的地方距離凌鐵寒截殺我的地方有三天的路程.從飛鴻關過去快馬加鞭也要兩天多.也就是……王爺還沒有受傷之前,你就已經出發了.墨統領事先便知道王爺會失蹤,本妃回來會被凌鐵寒截殺?"這世上能對付葉璃和麒麟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凌鐵寒或者雷振霆親自出手,根本不需要勞動沐擎蒼.甚至,現在的雷振霆可能都做不到.所以,如果沒有極為精確的報或者……預謀的話,墨華根本就來不及找沐擎蒼來救人.

墨華沉默不語,葉璃平靜的看著他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你只需要告訴我,修堯是不是還活著?搖頭,或者點頭."墨華為人雖然有些高傲,但是卻是個極守規矩的人.如果不是確實不能,他是不會以這種沉默的態度拒絕葉璃的.

半晌,墨華終于微微的點了下頭.

葉璃輕輕的籲了一口氣,明顯的松了口氣.不管怎麼樣,墨修堯還活著就是最好的消息.沒有人知道,即使葉璃心中早已經有了一些推測,但是在等待墨華點頭的那煞那間,她的心依然仿佛被人狠狠地揪住了一般.她甚至不敢想象萬一墨華的答案不是自己所以為的,她到底會怎麼樣.

葉璃輕輕點頭,墨華不肯多自然是因為墨修堯的命令不讓他.雖然對于墨修堯連自己都隱瞞的事有些不悅,但是葉璃也知道許多事上保密是非常重要的.畢竟即使她早已經拿到了東方幽給墨景黎的名單,但是……誰又能保證,東方幽給出的真的就是全部?

"沐擎蒼去哪兒了?"確定了墨修堯沒事,葉璃才有了心關注起別的事.當年留下了沐擎蒼一命的時候,確實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他所救.

墨華恭敬地道:"沐先生帶著沐陽侯走了."墨華沒有的是,沐擎蒼傷的相當的中.只怕十年之內也無法再恢複如今的水准了.不過能夠讓王妃安然閻王閣主手中脫身,在墨華看來,沐擎蒼的傷是很有價值的.

"凌鐵寒……"葉璃皺眉,現在墨修堯不在,如果凌鐵寒還要繼續跟他們作對的話,將會是一個很大的麻煩.那麼葉璃就不得不設法先將他除去了.即使經曆了一場生死之險,但是葉璃對凌鐵寒依然沒有太大的惡感,也並不想與他交惡.不僅僅是因為大哥和他之間的交,其實葉璃也心知肚明,凌鐵寒並沒有想要殺她的打算.那天就算沐擎蒼沒有感到,最後她最大的可能也只是重傷被凌鐵寒帶走而已.以凌鐵寒的實力,如果真的想痛下殺手的話,機會多的是.

墨華道:"凌鐵寒只答應雷振霆在王妃回飛鴻關的路上截殺王妃.既然王妃已經回來了,凌鐵寒不會再出手了.而且,據下面傳來的消息,凌鐵寒已經帶著人回閻王閣了."而且這一次閻王閣並非是沒有損失的,想要攔住墨家軍戰斗力最強大的麒麟,即使只是一時半刻閻王閣也付出了幾位慘重的代價.只怕未來數年內閻王閣都沒辦法再皆殺手的買賣了,除非是凌鐵寒和冷琉月病書生自己親自出手.

葉璃滿意的點頭道:"很好,你回去歇息吧."

墨華恭敬地點頭,"屬下告退."

看著墨華掩上門離去,葉璃望著眼前微微搖曳的燭火,清麗的容顏上露出一絲極冷的笑意,"墨修堯……你玩游戲上癮了麼?"

定王府某處神秘的據點,一身白衣白發的定王懶洋洋的靠在床上把玩著手中一支素雅的青玉發簪.隨意披著外衣的胸膛上還裹著一層厚厚的白紗,俊美的容顏也略有些蒼白,不過精神卻是十分不錯.看著手中的青玉發簪,墨修堯有些遺憾的歎了口氣.阿璃都回來了,他卻不能回去見她什麼的,實在是太討厭了.

"阿嚏!"定王殿下有些不華麗的打了個噴嚏,疑惑的拉了拉身上的披著的外衣.以他的功力就算不穿衣服應該也不至于就會覺得冷,還風寒了啊?

第二天一早,眾人早早的就來到了書房求見葉璃.雖然王妃回來了,但是王爺卻依然沒有絲毫的消息.而戰場上的局勢也開始朝著不利于他們的方面發展,這讓眾將領都有些徹夜難免,一大早便不約而同的往葉璃的院子來了.

不一會兒,葉璃便牽著墨寶從里面走了出來.墨寶一身墨色蟠龍錦衣,雖然還顯得十分稚嫩卻俊美不凡的臉繃得緊緊的,儼然一個大人的模樣.

"大家坐吧."葉璃淡淡道,牽著墨寶在主位上坐了下來.看了看坐在葉璃身邊的墨寶,鳳之遙突然有了一些不太好的預感,猶豫了一下才問道:"王妃……這個世子……"鳳之遙想,他們現在要商議大事,世子在這里是不是不太合適.萬一提到王爺的事,嚇到了世子怎麼辦?

葉璃道:"不用了,我都跟禦宸了,他知道該怎麼做."

眾人相視幾眼,紛紛交換了一個眼神.眾所周知,王爺從來不叫世子大名,原本還堅持的王妃最後被王爺同化了,也跟著叫世子名.而當王妃叫出墨禦宸這幾個字的時候,就表示卻是是很認真的決定了.

墨寶端著俊美的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鳳之遙抽了抽嘴角,問道:"王妃的意思是?"

葉璃淡然道:"把消息放出去,定王傷惡化,傳信會璃城請沈先生盡快過來.半個月後……替王爺辦喪事吧."

啊?!

眾人驚愕的望著眼前一身青衣神色淡然的定王妃.鳳之遙難得的有些結巴的道:"王妃,屬下覺得……王爺……"墨修堯那人就是那打不死的那什麼,就算現在沒有消息了鳳之遙最多猜測他倒黴又把腿弄斷了爬不回來.可從來沒有認為他會就這麼死了.而且,一向跟墨修堯鶼鰈深的王妃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太讓人難以接受了一些.

"他現在重傷昏迷不醒,跟死了有什麼差別?就這麼辦吧."葉璃道.

旁邊的韓明月看了看葉璃,劍眉微挑了一下,按住了想要話的韓明晰道:"辦一場喪事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將沈先生急招過來就顯得更加讓人容易相信了.想必無論是墨景黎還是鎮南王都不會懷疑的."

被他這麼一,眾人才恍然大悟明白自己聽漏了什麼.王妃這樣的安排並非王妃相信王爺死了,而是要別人相信王爺已經死了.鳳之遙心中一動,望著葉璃道:"王妃有了王爺的下落?"

葉璃遺憾的搖了搖頭,道:"現在先不管王爺,派出去找人的全部撤回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穩定住目前的局勢.南侯?"

南侯起身,恭敬的道:"之前我軍與西陵大軍數次交手,有賴王爺兵法如神,我軍一直都是勝多負少.只是,自從王爺……雷振霆的攻勢突然強了許多,反倒是我軍有些難以應付."墨家軍雖然悍勇,但是西陵大軍也不差.更不用西陵兵馬的人數遠在墨家軍之上.原本有墨修堯在還沒什麼感覺,一旦墨修堯不在了,墨家軍的劣勢立刻便暴露無遺.

葉璃點頭,道:"諸位不必自責,這些日子也辛苦你們了.如今西陵大軍勢強,我們也不必非要跟他們硬碰硬,盡量避免正面為敵吧."

"王妃的意思是?"慕容慎問道.

葉璃道:"避其鋒芒,攻其必救.諸位將領兵分幾路,各自為戰吧.飛鴻關,依然有本妃和元裴將軍駐守."飛鴻關經過墨家軍這十多年的不斷加固,易守難攻的程度絕對不亞于有中原雄關之稱的寒谷關.墨家軍現在確實沒有跟西陵大軍硬碰硬的籌碼.

"但是王妃,如果雷振霆傾盡全力對付飛鴻關的話,只怕您和元老將軍……"

葉璃笑道:"所以,你們要讓他沒辦法傾盡全力.我相信,這是墨家軍和黑云騎擅長的.另外,飛鴻關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們還有一批有趣的玩意兒,很快便會到達飛鴻關.雷振霆若是還想要攻破飛鴻關的話,就只能拿人命來填.本妃也想知道,他肯付出多少西陵兵馬來攻打飛鴻關."

雖然有些好奇王妃口中有趣的玩意兒是什麼.但是看葉璃從容自若的模樣,眾人心中不由得也輕松了許多,拱手齊聲道:"屬下遵命."

上篇:親難絕     下篇:各方來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