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各方來探  
   
各方來探

或許是因為葉璃在墨家軍中的聲望已經足夠,也或許是因為整個墨家軍上下的將領表現的都十分鎮定和從容.墨修堯重傷的消息散布出來以後,整個墨家軍並沒有向鳳之遙等人擔心的那樣引起混亂和士氣低落.甚至,十幾日後,墨修堯的死訊傳出,整個墨家軍一片素縞的時候,大軍也沒有出現太大的問題.所有的墨家軍將士更多的反而是對敵人的仇恨和同仇敵愾.

真正收到墨修堯的訃告,所有的人卻都不由得愣住了.即使是信心滿滿的墨景黎和原本還有些擔憂的雷振霆.誰都難以相信,墨修堯……那個讓世人嫉妒敬畏,十年來翻云覆雨,掌握了大半個天下的男人,居然就這麼……死了?

看著送到眼前的信函,雷振霆神色複雜的歎了口氣.

"父王?"雷騰風站在一邊,看著雷振霆似喜似悲的神色,有些不解的道.墨修堯死了自然是一件好事,卻不知道父王為何會是這樣的神.這讓雷騰風不由得有些不好的猜測,"父王,可是……墨修堯的死訊有什麼問題?"

其實雷騰風也不敢相信墨修堯就這麼死了.墨修堯的狡詐善變同樣給雷騰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讓他不得不懷疑墨修堯是不是詐尸.但是他一時半刻卻有些不明白,墨修堯詐死的意義?原本這場大戰,就已經漸漸地向定王府偏斜了,只要不出意外,就算再僵持個兩三年,定王府的贏面也遠比鎮南王府要大一些.墨修堯這一來,可算是完全放棄了前期的所有優勢.

雷振霆皺著沒搖搖頭道:"不太像,但是卻不可不妨.再派人去探,務必要確定墨修堯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墨修堯真的詐死的話,必然所圖者大,絕對不能掉以輕心.但是現在這樣的形,若是駐足不前,什麼都不做,白白的放棄這個機會也是絕不可能的.

"兒子明白."雷騰風正色點頭道.他當然也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同樣跟雷振霆有著一樣心思的人,還有遠在寒谷關外的墨景黎.

定王府某處秘密的據點,墨修堯看著屬下呈上來的密折頓時哭笑不得.望著眼前寫滿了自己的折子,不由得低聲輕喃道:"阿璃肯定生氣了……真是糟糕.不過……良久難求啊……"不過阿璃既然宣布了自己已經死了的消息,想必就一定有辦法讓外人相信這個消息的真實性.這對于他暗中的籌謀,卻是有極大的好處的.果然,當初沒有瞞著阿璃還是是一個不錯的決定.如果此時飛鴻關是鳳之遙等人主持大局的話,只怕就要弄巧成拙了.這非關能力,而是鳳之遙等人沒有葉璃的聲望和地位,也沒有和墨修堯之間這樣不用交談的默契.

"王爺……"站在跟前的屬下望著眼前喃喃低語的王爺,有些不解的道.

墨修堯唇邊勾起一絲笑意,道:"戰場上就交給阿璃和鳳三他們吧.咱們也該去准備了."能夠碰到這樣不被懷疑的離開戰場的機會,可當真是不太容易.畢竟他的武功實在是太強了,若是沒有合力的解釋,就算把他的尸體敗在雷振霆面前,雷振霆只怕也要當成是別人易容的.蒼茫山……可真是個好借口啊.既然如此,他當然也要借機給雷振霆和墨景黎送一份驚天動地的大禮.

"但是,王爺……你的傷……"

墨修堯低頭瞄了一眼胸口,不在意的揮手道:"這算是什麼傷,沒什麼大礙了.去吧."

"是,屬下告退."

定王薨逝這樣足可驚天動地的大事,自然不能草草了事.所以消息一傳出,整個墨家軍大營和飛鴻關上立刻一片素縞.所有的地方都搭上了白布,全軍戴孝.距離飛鴻關近的地方的百姓們得到消息,也同樣的家家服素,許多百姓甚至哀聲痛苦.在如今這樣的亂世之中,整個西北的百姓卻一直都平穩安樂的生活著,這些全都要賴定王府的庇佑.如今百姓們的痛苦,不僅是為自己將來的擔憂,更是對墨修堯這個定王去世的哀悼和悲傷.

"啟稟王妃,西陵鎮南王來了."飛鴻關內,葉璃正坐在書房里批著跟前桌上堆積的高高的折子.墨修堯驟然"去世",自然有無數的事需要處理,無論是飛鴻關還是在璃城的定王府眾人都忙的不行.璃城的徐鴻羽徐清塵等人也在派人送過一封信來之後忙得再也抽不出空閑來了.

葉璃抬起頭來看著秦風皺眉道:"雷振霆?他來干什麼?"

秦風道:"自然是來悼念王爺的."雖然現在雙方對敵,但是雷振霆以西陵名義前來悼念,墨家軍還真不能對他怎麼樣.

隨手將折子放到一邊,葉璃起身道:"悼念?來查探消息的吧?我以為他應該派雷騰風來才對."秦風想了想,低聲一笑道:"以屬下之間,他大概怕王妃一怒之下,真的將雷騰風給宰了吧."雷騰風可是雷振霆唯一的兒子,而且雷振霆如今已經將近六十,想要再生一個兒子出來培養只怕也來不及了.

"罷了,去見見吧.你讓人准備著,墨景黎大概也要來了."葉璃道.

"墨景黎?"秦風皺眉道:"他敢來麼?"墨景黎可不是什麼藝高人膽大的人,深入敵營這種事,倒不像是墨景黎會干的.葉璃一邊往外走去,一邊道:"他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以我對墨景黎的了解,他絕對不會錯過這樣一個機會的."畢竟,在墨景黎的人生中,墨修堯死了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屬下明白了."秦風點頭道.

大堂里,雷振霆一邊喝著茶,一邊打量著整個大廳.這做府邸本就是飛鴻關駐守的將軍的府邸,並不是特別大,也不十分華麗.墨修堯等人住進來之後顯然也沒有特意的用心布置,而現在整個府邸都被素白的白布蓋住,更是多了幾分陰冷和凝重.

旁邊不遠處,負責接待的鳳之遙和剛剛從楚京趕回來的冷皓宇都以十分不善的眼神瞪著雷振霆.被如此對待,雷振霆也不生氣,只是安穩的坐著喝茶.在剛剛去了靈堂上過一次香之後,雷振霆正在考慮要怎麼樣才能親自去看一眼墨修堯的尸體.在這種守衛森嚴的府邸,想要暗地里悄悄過去查探顯然是不可行的.

"屬下見過王妃."

葉璃穿著一身白色的素衣,如云的發絲隨意的挽著一個簡單的發髻.發髻上簪著一朵白色的笑話,整個人看上去更多了幾分清冷和蒼白.葉璃左手邊站著的是穿著墨色錦衣,外面同樣罩著一件白紗衣的墨寶.一進門,墨寶便狠狠地瞪了雷振霆一眼.

看著死死的瞪著自己的墨寶,雷振霆不由得莞爾一笑.心中暗歎墨修堯生了個好兒子,雖然年紀還,卻已經有了乃父之風.只看圓滾滾的看似可愛卻難掩精明銳氣的眼睛,就知道這子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乖巧可愛.

"定王妃,世子,節哀."雷振霆起身拱手道.

葉璃微微點頭,淡笑道:"有勞鎮南王親自走一趟.鎮南王請坐."雷振霆看著葉璃,一臉真誠的道:"定王突然薨逝,本王亦是十分遺憾.定王府雖然與西陵是敵人,卻也是本王尊敬的對手.本王此次前來,一為悼念定王,二來,卻是想要和定王府商議議和之事."滿意的看到葉璃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訝,雷振霆淡笑不語.

鳳之遙和冷皓宇同樣一臉不信的瞪著雷振霆,定王府和西陵是什麼樣的關系大家心知肚明.一旦雷振霆確定了定王真的已經不在了,絕對會二話不立刻吞並定王府.這會兒相信他會講究君子風度不欺孤兒寡母,誰信誰是傻子.

葉璃挑了下秀眉,笑容淺淡的看著眼前的雷振霆,道:"議和?"

雷振霆點頭道:"不錯,如今定王薨逝,想必……定王妃一時也忙不過來.若是王妃同意,西陵願與定王府議和."葉璃微笑道:"若是當真如此,定王府自然是求之不得.在此,本妃多謝鎮南王了."

看著葉璃笑容得體,眼眸中卻難掩一絲疲憊憔悴的模樣,雷振霆在心中皺了皺眉.一時間有些拿不定,葉璃如今的模樣到底是在做戲還是真的.以他閱人無數的經曆,竟然看不出葉璃的絲毫破綻.剛剛出議和的話,也不過是想要試探一下葉璃的心思和目前定王府的楚京罷了.但是葉璃的態度卻讓他摸不准定王府內部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況.

"啟稟王妃,楚帝在關外求見."門外,侍衛朗聲稟告道.

雷振霆眼神微閃,臉上沒有絲毫以外的神色.側首看向坐在上首的葉璃,想要看看她打算怎麼處理.只聽葉璃淡然道:"楚皇遠道而來,請他進來吧.鳳三,你帶著世子去迎接楚皇吧."正式場合的禮儀卻是不該因為什麼事而有所疏漏的.雖然現在看起來鎮南王比墨景黎勢大,但是墨景黎到底是一國之君,派個人出去迎接卻也是應盡之禮.

"屬下遵命."鳳之遙沉聲應道.

"孩兒遵命."墨寶從葉璃身邊的椅子里跳了下來,跟著鳳之遙一起走了出去.

"定王府的麾下果然都是忠義過人."雷振霆看著走出去的鳳之遙,有些意味深長的道.以鳳之遙的高傲,會出去迎接墨景黎,就也足以明定王府這些人對葉璃的臣服.很顯然,定王府如今在葉璃的手中沒有絲毫的亂象,就算是真的……損失的也不過是個墨修堯而已.想到此處,雷振霆看著葉璃的眼神也更加複雜,心中暗暗遺憾前些日子葉璃竟然逃過了凌鐵寒的截殺.

坐在一邊的冷皓宇輕哼了一聲笑道:"鎮南王過獎了,忠臣不事二主.我等不過是做我們該做的事罷了."對上冷皓宇不善的目光,雷振霆不以為意,淡淡一笑.

葉璃含笑看了冷皓宇一眼,絲毫不以為忤,"鎮南王所極是,這些日子若不是有他們幫襯著.本妃當真是……有些力不從心."

"如此,定王妃何不請清塵公子前來主持大局?"雷振霆問道,這也是他最疑惑的地方.一般況下,如果墨修堯真的死了,那麼定王府勢必要扶持墨禦宸上位.但是如今墨禦宸的年紀尚且不足九歲,自然不可能執掌定王府和墨家軍.所以,于于理葉璃都應該招徐清塵或者是徐鴻羽來此飛鴻關主持大局的.但是現在徐家的人卻一個都沒有出現,這不得不讓雷振霆對墨修堯薨逝的法抱著懷疑的態度.

葉璃微微苦笑搖頭道:"璃城也需要大哥主持大局,更何況……"搖了搖頭,葉璃沒有再下去.無疑卻更加的惹人遐想.雷振霆當然知道整個西北對定王府來的重要性,更何況從傳出墨修堯的死訊之後他就暗中命令西陵國內的兵馬向北方移動.並非是真的想要攻打原本的西陵皇城,而是為了牽制住在西邊駐紮著的張起瀾大軍.

還有北戎,墨修堯剛剛滅了北戎近乎大半的兵力,還死了一個皇子.如今聽了墨修堯的死訊,北戎王豈能不出來惹點事為自己找回一點面子.因此,這個時候西北特別是璃城能不能穩住就顯得格外重要了.只要西北還在,就算墨家軍這一次敗了,卻還能有個退步容身之地.等到再過幾年墨禦宸長大了,墨家軍未嘗不可能卷土重來.畢竟根據雷振霆對定王府那樣近乎妖孽的血脈傳承了解,墨禦宸在十幾歲的時候獨當一面幾乎沒有任何懸疑可.當然,雷振霆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看著葉璃如此欲又止的模樣,雷振霆倒是對墨修堯的死訊更相信了兩分.對于葉璃並不如一般女子一樣哭哭啼啼,花容失色的模樣雷振霆並不以為意.畢竟葉璃並不是一般的女子,如果她此時真的悲傷痛苦不能自已,雷振霆反而要懷疑她或者看輕她了.

"王妃!王妃,不好了!"門外,一個侍衛匆匆進來稟告道.葉璃微微皺眉問道:"怎麼了?"侍衛看了雷振霆一眼,有些為難的道:"世子……世子將楚皇給傷了."

在座的眾人都是一愣,墨寶就算再厲害也才是個**歲的孩子,怎麼能就把墨景黎給傷了?侍衛見到眾人懷疑的目光,連忙道:"是真的,世子……世子狠狠地咬了楚皇一口."

"世子沒事吧."冷皓宇連忙問道,對墨景黎的人品素來不抱希望.墨景黎那人肚雞腸可不會因為墨寶是個孩子就不跟他計較.侍衛擦了擦汗,道:"世子沒事……不過,世子要殺了楚皇.鳳三公子攔不住,請王妃快過去看看."

葉璃垂眸,掩去眼中的一絲笑意.站起身來,略有些焦急的對雷振霆道:"鎮南王,實在抱歉.本妃先失陪了."雷振霆笑道:"王妃客氣了,不如本王陪王妃一起過去看看?"葉璃猶豫了一下,終是抵不過對兒子的擔心,點頭道:"鎮南王請."

"王妃請."

葉璃也不跟他客氣,當先一步匆匆往廳外走去.

府門口不遠的地方,墨景黎的儀仗加上定王府的侍衛便將原本就不甚寬大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人群中央,墨景黎一身明黃的帝王服飾,正滿臉怒氣的瞪著墨寶.放在身前的右手上被人咬出了一個血淋淋的傷痕,顯然下口的那人當真是一點也沒有口下留的意思.

墨寶被鳳之遙抱在懷里死死的露出,但是只看那張臉上的憤怒和惡狠狠地朝墨景黎呲牙的表就知道,如果不是鳳之遙抱得緊,只怕墨寶立刻又要沖上去了.

"怎麼回事?"葉璃從人群後面走了進去,皺眉問道.

見到葉璃到來,鳳之遙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他倒不是怕世子把墨景黎給咬傷了,而是擔心墨景黎憤怒之下傷了墨寶.

"娘親……"鳳之遙一放開墨寶,墨寶便委屈的撲到了葉璃懷里.在葉璃懷里蹭了蹭臉,圓滾滾的大眼睛瞪著墨景黎,精致的臉上寫滿了委屈,和剛才凶悍的要撲上去要人的模樣大相徑庭.

葉璃將他摟在懷里,輕輕拍了拍柔聲道:"寶怎麼了?有沒有受傷?"

墨寶將臉埋在葉璃的懷里,搖了搖頭.葉璃這才松了一口,摸摸他的腦袋道:"沒事就好,要注意安全,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他是壞人!寶討厭他!"墨寶委屈的道,孩童特有的純真稚嫩的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在場所有人都不由的朝墨景黎瞥了過去.到底有多壞,才能讓這麼可愛的定王府世子這麼恨他啊.

墨景黎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他險些被這個鬼咬下一口肉來.這個鬼居然還敢惡人先告狀!

"葉璃,你就是這樣教兒子的?真是沒規矩!"墨景黎瞪著葉璃,冷聲道.

葉璃清眸微沉,站起身來看著墨景黎毫不示弱,淡然道:"本妃如何教導兒子,還用不著楚皇多管.楚皇有那個空閑還不如好好教導自己的兒子."

"撲哧——"旁邊的鳳之遙不由得噴笑出聲.王妃這絕對是踩了墨景黎的痛腳,全天下還有誰不知道黎王到現在已經三十多歲,別兒子了,連個女兒都沒有.民間甚至流傳黎王患了什麼不治之症.當然鳳之遙這樣的定王府心腹知道的更清楚些.正是因為清楚,鳳之遙幾乎都想要同墨景黎.這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從來都沒有,而是有了又失去失而複得之後又發現竹籃打水一場空.

所以,現在只怕罵墨景黎一百句髒話也沒有定王妃這輕飄飄的一句話來的讓墨景黎動怒的.

"葉璃!"墨景黎厲聲吼道.葉璃轉過身,牽著墨寶面對著墨景黎,沉聲道:"本妃敬楚皇是一國之君,但是如果楚皇沒有絲毫的為客之道的話,恕本妃不遠送."

墨景黎怒極反笑,揚了一下自己的手冷笑道:"朕好心前來吊唁,剛已經關,就被這個子咬了一口.這就是定王府的待客之道?"

墨寶站在葉璃身邊,仰著精致的下巴脆生生的道:"你才不是來吊唁父王的,你是來搗亂的!來吊唁父王的人才不會穿你這樣的衣服!"

眾人再一次將目光轉向墨景黎,即使墨景黎身為帝王,但是定王府的地位卻也絲毫不遜色與大楚.身為客人不要求穿喪服但是至少也該換一身素淨一些的衣服.而不是像墨景黎那樣穿著一身明晃晃的龍袍大搖大擺的就來了.站在一邊,穿著一身黑色暗紋衣衫的雷振霆頓時感覺到墨家軍眾人看他的眼神友善了不少.墨景黎這一身裝扮,不像是來吊唁的,倒像是來耀武揚威踢場子的.

墨景黎啞口無.他確實不是真心想要來吊唁墨修堯的,墨修堯死了他做夢都想要笑出來,怎麼還可能想要來吊唁他?只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孩子揭露出來,卻還是讓他有些下不了台.

半晌,墨景黎才輕哼了一聲,看著葉璃道:"定王妃,朕千里迢迢遠道而來,你就想將朕堵在這里不成?"葉璃神色淡然的瞥了他一眼道:"如果楚皇是真心前來吊唁定王的,本妃自然不敢阻攔."

墨景黎傲然的道:"朕自然是為此而來."

葉璃平靜的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就請黎王到靈前上一炷香吧."

墨景黎也不反對,點頭道:"正好,朕也想要見一見定王的遺體.畢竟……是從打出來的交.想必,定王妃不會反對吧?"

葉璃沉默了片刻,才淡淡道:"楚皇請."

上篇:定王重傷"真相"     下篇:確認,墨寶的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