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百兵之王  
   
百兵之王

不理會眾人好奇的眼神,葉璃從容的將手中的手槍收回中,含笑道:"我們該走了,再不走就要被人圍上了."眾人望了一眼下面已經往這邊跑來的西陵士兵,果斷的收東西走人.山路在另一邊,他們早就已經准備了駿馬在山腳下,等到那些人繞過來的時候,他們早就已經騎著快馬遠去了.

離開山崖,眾人一路快馬加鞭,到了飛鴻關下面才松了一口氣.鳳之遙不由的放聲大笑起來,其他人同樣都是一臉暢快的笑意.自從墨修堯失蹤了之後,雖然全軍上下依然有條不紊,但是卻依然免不了有一絲絲的不安,自然也就表不了有些壓抑.今天卻是這些日子一來最暢快的一次了.

韓明月看了看葉璃,低聲問道:"王妃,你那個……暗器能借在下玩玩麼?"

"暗器?"葉璃揚眉,隨手取出手槍遞了過去.韓明月謝過之後才心的接過,也等不及回到府中就邊走邊看.旁邊的鳳之遙韓明晰也同樣伸長了脖子.不過對于這些東西,他們遠不及韓明月有研究,自然也就不急著搶了.只有一直跟著葉璃的秦風臉上沒有絲毫的詫異之色,這些東西他不僅見過而且知道是從哪兒來的,自然就沒有了眾人的好奇之心.不過今天看到王妃使用的殺傷力之後,心中倒是有一些躍躍欲試了.

韓明月皺著眉思索著,一邊手不停的摸索著手中的東西.甚至學著葉璃的模樣拿在手里試著想要研究出機關在哪兒.對上黑洞洞的槍口,頓時將鳳之遙嚇得頭冒冷汗.他雖然不知道這是個什麼玩意兒,但是他可沒忘記那個打傷了雷振霆的東西絕對就是從那個黑洞里射出來的.連忙閃到一邊,道:"韓明月,你心一點!"

韓明月含笑挑眉,道:"沒用."他已經知道了機關所在,但是扳動下去卻並沒有什麼東西射出來.韓明月也知道這里並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也不問葉璃,只是拿在手里把玩著玩兒.

等到一進了府中,韓明月立刻將手槍塞回了葉璃手中,眾人也同樣眼巴巴的望著她.葉璃淡淡一笑,將一個黑色的彈匣塞進了手槍里,打開保險栓,對著天空抬手便是一槍.

碰的一聲,一只麻雀從天空掉落了下來.眾人一看,的麻雀身上有兩個血洞.顯然,那暗器從麻雀身上傳過去之後直接穿透了麻雀的身體.

"好東西!"韓明月贊道,雖然打麻雀這種事他們這樣的武功就算用一顆石子也沒有問題.但是韓明月也看出來了,剛剛那暗器的速度遠比一般的暗器更快,甚至比黑云騎最好的弓箭手的箭都不遑多讓.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暗器似乎完全不要求使用的人本身的功力,甚至是身體狀況,只要准頭好就行了.

葉璃搖頭道:"聲音太大了."先進的武器找不出來,消音器這樣的東西一時半刻更是沒辦法解決.所以如果想要夜襲的話,這玩意兒還不如弓箭有用.不過……葉璃眼中流過一絲懷念.剛剛恢複記憶的時候她從未幻想過這一世還能再碰到這東西,即使這在前世都可以送進博物館當老古董了.

"王妃,在下能試試麼?"韓明月問道,明月公子博學多聞,對于未知的事物興趣自然也是很大的.

葉璃隨手遞了過去,韓明月看了看四周,對著房簷下掛著的一盞燈籠摳動了扳機.砰地一聲之後,燈籠卻依然在原地,倒是子彈嵌入了旁邊的牆壁上.

"哈哈哈!"鳳之遙不由捧腹大笑起來,"韓明月,這幾年你該不會是手生了吧?"

韓明月聰明過人,其實一試之下就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卻也不明,將手槍遞給鳳之遙笑道:"鳳三公子也是有名的神箭手,不如試試看?"鳳之遙渾不在意,"試就試!"

"砰!"白色的燈籠依然在微風中微微搖曳,鳳之遙的臉頓時扭曲了.葉璃取過手槍,淡淡笑道:"這個確實不需要內功,也不需要身體強壯.不過……還是稍微有一些後錯力力的.所以……想要練好也還是要費一點功夫."這些人真的以為暗器扔的准,就可以第一次摸槍就百步穿楊麼?

"君唯……君唯,咱們交這麼好……能送我一件麼?"韓明晰眼睛一亮,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這東西對于其他武功高強的人來或許還沒有什麼.但是對于韓明晰這樣輕功一流,內功二流武功三流的人來,簡直就是神兵利器啊.

葉璃側身看了他一眼,隨手將手中的手槍丟了過去道:"回頭找秦風教你怎麼用.心一點……這東西若是打中了要害,可比弓箭和暗器麻煩得多."這絕對不是葉璃嚇唬韓明晰,別是打到要害,只要打中了身體,若是子彈直接穿過去了還好,就是一個窟窿.但是要是留在了身體里面,光是怎麼將子彈取出來就要折騰死不少人.至于傷後感染什麼的,因為槍彈含有微量火藥的關系,而且傷口深入身體內部,感染的幾率絕對是普通刀劍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

韓明晰也看到過這東西的威力,自然是心意義的捧著.

見韓明晰如此輕松就拿到了寶貝暗器,鳳之遙和韓明月也同樣心動了,"王妃……"

葉璃只覺得頭皮微麻,無奈的道:"你們別問我,這東西現在就出來了三件.想要還得有些日子."當然還有很多的次品,但是那樣的東西葉璃可不敢交給鳳之遙等人,萬一走火了可就麻煩了.葉璃盤算著最多再過兩三年,現在這個標准的手槍就可以量產了,不定還可以改進一些.葉璃也不清楚提前將熱武器帶入冷兵器時代到底對不對.但是既然有了這些東西在手上,又有了前朝高祖皇帝留下了的基礎.葉璃自然不可能真的讓人它不管.從冷兵器到槍彈等等,總是人類進程的總趨勢,他們能夠領先一步也沒什麼不好.

拿不到東西,鳳之遙和韓明月也有些失望,不過也明白這是沒法子的事.只得跟葉璃約定等到再做好了之後,要優先送給他們.葉璃只得應承了下來.

韓明晰看看自家兄長,有些不舍的將剛到手的寶貝捧到韓明月跟前,"大哥,給你先玩兒好了."韓明月伸手結果,手槍在手中轉了一圈,抬手又是一槍.明月公子素來擅長舉一反三,觸類旁通,這一次卻是正好大中了房簷下的燈籠.

鳳之遙皺眉道:"這玩意兒聲音也太大的了一點."如果能夠完全不發出聲音,那簡直就是殺人放火暗算偷襲的必備佳品啊.以鳳之遙的眼光看來,如果在近距離突然開槍或者是同時有數個人同時開槍的話,就算是雷震霆那個級別的高手,只怕也很難全身而退.

葉璃挑眉.消音器到時有,就是暫時做不出來.

韓明月聽了鳳之遙的話,低頭看著手上的東西若有所思.

"起來,我們還不知道這暗器叫什麼名字呢?"韓明晰問道.如此驚人的暗器,絕對要有一個華麗驚人的好名字.

可惜葉璃的回答讓他十分失望,"這個叫……槍,手槍."

"槍?!這玩意兒哪兒像槍了?"鳳之遙率先反對.槍乃百兵之王,更是戰場上的利器.就像墨修堯現在大多是使劍,但是少年時候縱橫沙場卻也是一柄盤龍銀槍,殺得敵軍聞風喪膽.葉璃笑眯眯道:"總之,它就是槍."罷還擺擺手表示不必再談.她可一點都不想給她的寶貝取出什麼稀奇古怪的名字.

完全不給鳳之遙反對的機會,葉璃揮揮手直接走了.他們剛剛在這里放了幾槍,想必已經引得不少人注意了.她可不想被一大群人給纏住.韓明月正一臉好奇的擺弄著手里的東西,看那神像是想要將它拆碎了研究的模樣.韓明月跟鳳之遙不一樣,他對兵器的名字沒有執念.別葉璃叫槍了,就算葉璃這個叫刀劍,他也完全可以將它當成刀劍,只要好用就行了.

也不理會鳳之遙的抗議,韓明月捧著新到手的武器頭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韓明晰和鳳之遙面面相覷.好半晌,鳳之遙才問道:"你覺得這名字靠譜了?"

韓明晰笑眯眯的看著他道:"我沒用過你的那個槍,所以我覺得……王妃取得名字一定很靠譜."

鳳之遙淡淡的翻了個白眼,他就不該問韓明晰.除了他大哥以外,韓明晰最唯命是從的就是王妃的話了.

看到他深受打擊的模樣,韓明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叫什麼名字不重要.王妃的暗器叫槍,難道你的槍就不是槍了麼?"所以,從頭到尾葉璃都忘了告訴他們——那不是暗器.

飛鴻關二十里外的西陵大營,因為剛剛遭到了定王府的詭異襲擊,就連武功蓋世的雷震霆都身受重傷.這讓原本氣勢洶湧的西陵大軍猶如一只突然被人卡住了脖子的鵝,頓時噎得夠嗆.因為不知道墨家軍是不是還有那種詭異的武器,西陵大軍也不敢駐紮的離飛鴻關太近了,只得向後撤退了十來里.

軍營里,雷震霆的大帳中.雷震霆肩膀上的衣物已經被解開,幾個大夫為何雷震霆紛紛皺眉.之間雷震霆右肩下方一些的地方有一個不大不的血洞.這卻難為了一眾醫術高明的大夫.若是弓箭或者暗器還好,羽箭可以直接拔出來.暗器一般也射不到多深,但是鎮南王現在的傷卻已經深入身體里,只差分毫就險些打碎了肩胛骨.這也就罷了,雖然他們看不到那到底是什麼暗器,但是卻能感覺出來,那東西必然不大,而且似乎棱角並不十分分明.想要不傷害鎮南王就將那東西取出來,卻是難上加難.

還有一種辦法就是使用內力直接將里面的暗器逼出來.但是有這樣高深內力的人,目前軍中卻只有雷震霆一人.而雷震霆的左手……二十多年前被墨流芳給砍了.別雷震霆就是傷在右肩,就是傷在左鍵他也沒辦法自己抬手將那暗器給從後背上逼出去.一不心,原本沒傷到的骨頭就真的要傷了.

雷震霆神色沉著,低頭盯著肩膀下方的那個血洞皺眉,面上卻絲毫也沒有疼痛之感,"你們怎麼看?"

一名大夫想了想,還是上前一步道:"屬下等無能,竟然從未見過這樣的暗器."

"如果強行取出來,會怎麼樣?"雷震霆問道.

大夫謹慎的道:"王爺武功高強,如果強行取出……只要調理得當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但是……只怕近幾個月內,王爺的右手都……"大夫隱去了後面的話,他知道鎮南王是明白他的意思的.但是鎮南王本身就只有一只手臂,如今右手也不能動了,豈不是等于成了一個廢人.

雷震霆眼神一沉,沉思了許久方才開口問道:"如果暫時不取又如何?"

"萬萬不可."大夫連忙道:"王爺萬萬不可.屬下等人雖然還不知道這暗器是什麼制成的.但是留在身體里絕對是大大的不妥.不這不明之物對身體可能會有的傷害,傷口太深了,亦有可能會引起傷口里面化膿,最後……王爺很可能會整個肩膀都不能再動.甚至……死亡."

雖然這麼跟雷震霆讓大夫很有壓力,但是若是鎮南王因為治療不當而身死,他們只會更加倒黴.所以幾個大夫雖然盯著雷震霆緊迫逼人的目光,還是有志一同的附和了話的大夫的意思.

雷震霆沉默了許久,他本是一個殺伐決斷的人物,即使是目前這樣的境況也不能有絲毫的退縮和緊張.只是在心中迅速的盤算了眼前的局勢一番,才問道:"若是現在強行取出……"

"屬下等一定竭盡全力."幾個大夫齊聲道.

雷震霆歎了口氣,道:"那便如此吧."不是雷震霆不想用其他的法子.但是如今世上能夠有能力單純一內力逼出他體內暗器而不傷及根本的人並不多.原本他自己算一個,還是就是墨修堯,凌鐵寒和沐擎倉了.其他的人,或許原本的東方幽,任琦甯和韓明月也可以一試.偏偏現在這些人他卻是一個也找不到或者是不能找.

揮手讓大夫下去准備,雷震霆獨自在帳子里歎了口氣.剛剛出兵就受此重創,葉璃……本王還是看了你.隱隱的,不知為何雷震霆心中突然有一股不祥的感覺.

這一邊,雷震霆被幾個大夫圍著取子彈.這些大夫雖然醫術高明,但是子彈這種東西卻還是第一次見.而且子彈深入血肉中,再差分毫幾乎就陷入了骨頭之中.這些大夫也沒有經驗,即使心翼翼最終終于將雷震霆肩上的子彈取了出來.卻也同樣讓雷震霆肩膀上的傷更加厲害了.只怕不養傷三五個月也恢複不了,以後就算恢複了,只怕也會留下一些不輕不重的後遺症.至少,從此天下四大高手之中雷震霆可能就要敬陪末座了.

西陵大軍明明快要兵臨城下,卻在一陣巨響之後突然退去,之留下了一地的血腥和尸體.這讓飛鴻關的將士們也同樣好奇.將軍府里,葉璃就被元裴老將軍堵住了.聽葉璃完了事的經過,元裴不由得放聲大笑,"好東西!真是天助我墨家軍啊."

鳳之遙翻白眼道:"元老,什麼天助啊?東西分明是王妃弄出來的."天要是助定王府的話,這些年定王府就不會這麼倒黴這麼艱辛了.

元裴捋著白須連連笑道:"不錯,不錯.真是多虧了王妃了.王妃,那個……炸,炸彈火藥什麼的,還有麼?"葉璃遺憾的搖頭道:"今天這一次用完了這兩年來所有的存貨."要知道,要一口氣炸死上萬人,即使是在現代需要的量也不在少數.更不用西陵軍營那地方地勢平坦什麼都沒有,純粹就是拿炸藥直接炸.以現在的技術,如果做成手榴彈什麼的,一顆能炸死兩個人就不錯了.放在一塊兒直接引火威力還要大一些.

鳳之遙道:"雷震霆不能親自上戰場,對我們來總是有利的."至少因為今天的事,西陵大軍的士氣絕對會打算,短期之內也別想再提升上來.

葉璃含笑,點頭道:"不錯.既然如此,諸位好好准備吧.飛鴻關就有勞各位了."

眾人起身道:"屬下遵命!"

另一方面,原本駐守原楚京長興的冷淮和呂近賢也在墨景黎大軍駐守的溧陽城外會師.墨修堯一死,整個戰場都開始往西北偏移,原本的兵家要地寒谷雄關竟然變得無人問津.墨景黎擋在溧陽城里,想要攔住墨家軍的去路.而冷淮和呂近賢卻急著要趕回飛鴻關增援定王府.雙方誰也不肯相讓,短短數日大戰數場,各有傷亡.到了最後,墨景黎干脆閉城不出.反正他也不要求殲滅呂近賢和冷淮,只要死守溧陽讓呂近賢和冷淮過不去,他就已經贏了.

如此避而不戰的打法,卻比面對面的打更讓呂近賢和冷淮惱火.攻城本就是極費時間的事,當初北境攻打紫荊關長達半年不破,之後更大楚京也有三個多月.但是他們現在最缺的便是時間.即使冷淮和呂近賢都是冷靜沉著的人,也不由得在心中暗罵墨景黎卑鄙.

墨家軍主帥帳篷里,呂近賢皺著眉在帳子里來回的走動,坐在一邊的冷淮和何肅等人也同樣是劍眉緊皺.冷淮放下茶杯,歎氣道:"呂將軍,你別走了,晃得我頭都有些暈了."

呂近賢愣了愣,也只得重新坐了下來.神色沉重的道:"短短半個月,雷震霆就已經待著豈是多萬大軍逼向飛鴻關.而且,西陵邊境上還在源源不斷的往北方增兵.我真是擔心……"真是擔心王妃撐不住啊.

飛鴻關除了元裴老將軍,一律都是年輕將領.元裴將軍雖然能征善戰,但是畢竟已經年過七十了,怎麼能讓人不擔心?

冷淮道:"如果飛鴻關真的撐不住,王妃定然後召回南侯和慕容將軍.到時候也能撐一些日子,咱們要做的就是盡快攻破溧陽城,不然……就是飛鴻關現在就破了,咱們也只能在這里干著急."

"墨景黎這幾天據跟個縮頭烏龜一樣,無論咱們怎麼罵都不肯出來.咱們能怎麼辦?"云霆怒氣沖沖的道.當然這怒氣是對龜縮在城里不肯出來迎戰的墨景黎的.

徐清鋒皺眉道:"不如我帶人潛入城里,到時候里應外合……"

呂近賢搖頭道:"不行,溧陽城本就是易守難攻.而且……城里有八十萬兵馬.墨景黎現在可不缺人,麒麟雖然厲害,但是想要混進去太多的人,只怕也做不了什麼事."八十萬大軍守一個城如果還有漏洞可以給人鑽,墨景黎現在就可以將自己給埋了.

冷淮挑了挑沒,突然笑道:"對了……八十萬人……你們覺得墨景黎會有多少糧食在溧陽?"溧陽不是特別大的城,重要的是,溧陽不是大楚糧食的主產區.所以城里的存量絕對不會多.而八十萬人一日所需的糧草卻絕對不是一個數目.

聞,云霆劍眉一挑,笑道:"我們還可以幫幫他!潛入太多人不行,找幾個高手去放把火總是有可能的."

徐清鋒起身,點頭道:"沒問題,這事兒交給我去辦吧."

這樣的事,自然也就只能交給墨家軍單兵能力最強而且精通各種技藝的麒麟去辦了.呂近賢點頭道:"辛苦徐統領了.墨景黎肯定不會絲毫不做防范,徐統領千萬心."

徐清鋒點頭,"幾位將軍靜候佳音便是."

徐清鋒也不啰嗦,跟眾人告辭便直接出了營帳.冷淮歎了口氣道:"希望徐統領馬到功成."

何肅想了想問道:"我們是否還需要安排人馬截住大楚後面押韻糧草的隊伍?"

呂近賢擺擺手道:"這個倒不用.如果墨景黎後面還有糧草,讓他們過來."

雖然不知道呂近賢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但是見他如此從容的模樣,想必是心中有數的,眾人也不再多問.

"啟稟呂將軍,冷將軍,轅門外有一位葉公子求見."門外,侍衛進來稟告道.

"葉公子?那是誰?"眾人一臉茫然.

呂近賢想了想,道:"請他進來."

上篇:天下第一"暗器"     下篇:定王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