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戰場抉擇  
   
戰場抉擇

"墨修堯?!"雷騰風猛地轉身,一不心踢倒了腳邊放置的香爐.狠狠地盯著眼前來報信的士兵問道:"你確定是墨修堯?!"

士兵有些為難的看著有些失態的世子,他也只是聽前方回來的探子所,怎麼能夠確定?想了想還是道:"探子確定看到了墨家軍的王旗."墨家軍的黑色銀蟒王旗是只有定王親自領軍的時候才會懸掛的.

雷騰風定了定神,才道:"讓探子進來,我要親自問他."

"是."

很快,在外探聽況的斥候探子走了進來,朝著雷騰風一拜道:"屬下見過世子."雷騰風一揮手,匆匆道:"不用管這些了,你你看到了八十萬墨家軍朝這個方向來了?"

探子點頭道:"回世子,絕對不會錯.八十萬只多不少.屬下看到的時候還在百里之外.以他們行軍的速度,屬下快馬趕回來這些時候只怕……最多再過一個時辰,他們的前鋒兵馬就要和慕容慎和南侯麾下的兵馬回合了."

雷騰風沉聲問道:"你看到了定王府的王旗?"

"是的,屬下絕對沒有看錯.所以,一看到王旗屬下就快馬加鞭趕回來了."探子肯定的點頭道.雷騰風揮揮手道:"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屬下告退."

等到屬下退下,雷騰風有些失神的跌坐在了椅子里,低聲喃喃道:"墨修堯……墨修堯怎麼會沒有死?"楊將軍有些擔心的看著雷騰風,連聲道:"世子……世子,咱們現在是不是要先通知王爺.王爺那邊只怕還不知道呢."他們都是墨家軍已經快要逼近了才得到消息,足見定王行蹤之隱秘,而一旦動手了行動之迅捷.只怕王爺那邊現在還依然被蒙在鼓里.

被楊將軍一提醒,雷騰風立刻回過神來,道:"對……快!你可派人快馬加鞭將這里的所有消息都送到父王那里.我們……"雷騰風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先擋住墨家軍,至少……至少要給父王緩過神來的時間."

楊將軍皺眉,不贊同的道:"世子不可.定王現在的兵馬是我們的數倍以上,一旦和慕容慎等人的兵馬回合,定王手中的兵馬就可達到一百萬以上了.到時候……"到時候不用打,定王光靠人數就能壓死他們.想了想,楊將軍道:"末將願意留下攔截定王,請世子立刻啟程前往王爺軍中."

"不行!"雷騰風斷然拒絕,即使他不是墨修堯的對手,也絕對不會做那不戰而退的事.

楊將軍焦急的道:"請世子三思!對上定王,是末將一個人還是末將跟世子兩個人,只怕沒有任何差別.世子何必……何必做這樣不必要的犧牲?只要王爺和世子還在,我西陵就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楊將軍……"雷騰風低聲歎道.雷騰風是鎮南王府的世子,如果不出意外,還會是未來西陵的主宰,又怎麼會不明白何謂取舍?但是以他的性格讓他做出在戰場上丟下將士逃跑的舉動卻也是萬分的為難.

楊將軍決然道:"世子,時間並不多.末將也沒有把握能夠擋得注定王多久,還請世子盡快啟程!"雷騰風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朝著楊將軍深深的一拜道:"雷騰風對不起將軍,請將軍受我一拜."兩人都心知肚明,這幾年無論是西陵還是北戎的將領,落在墨修堯手里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楊將軍選擇留下來必然是十死無生的路.

楊將軍連忙扶住雷騰風道:"世子重了,末將身為西陵將領為國捐軀是本份,何況……能夠與定王一戰,便是戰死也不枉此生了.世子快走吧."

還沒見到對手的面就落荒而逃,實在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是多年受到的教訓卻也告訴雷騰風此時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更重要的是,雷騰風有為國捐軀的勇氣,但是卻不能為了一時之勇而置鎮南王府與不顧.這一戰,雷騰風沒有看到絲毫的血腥,卻注定了會成為他終生的夢魘.

距離西陵軍營不遠處的山道上,雷騰風回眸看了一眼依然是一片甯靜的軍營,終于狠心的回頭一揮馬鞭沉聲道:"走!"跟在雷騰風身後的侍衛和士兵都默然的跟著世子策馬而去.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世子要突然離開軍營,但是身為下屬和士兵,並沒有他們置的余地,他們能做的只有服從.

雷騰風一行人快馬加鞭,幾百里的路程也不過是第二天凌晨四更天的時候就已經趕到了.雷騰風的突然到來讓雷震霆也吃了一驚,心知必然是出了大事,否則以雷騰風的性格絕對不會輕易離開自己的軍營.連忙起身出來相見,只見雷騰風一身的風塵仆仆,雙眼通,顯然累的不清.

"騰風,怎麼回事?"雷震霆皺眉問道.見到雷震霆雷騰風連忙起身有些步履不穩的走上前來抓住雷震霆道:"父王……墨修堯,墨修堯……"

雷震霆心中一沉,一把按住雷騰風厲聲道:"騰風,鎮定下來!慢慢……"雷騰風看了看雷震霆,深吸了一口氣,啞聲道:"父王……墨修堯還活著."

雷震霆心中一震,卻沒有太過失態.從雷騰風這個失魂落魄的模樣提起墨修堯開始,雷震霆心中就已經預料到了一些.雷震霆淡淡的望著雷騰風問道:"墨修堯沒有死,所以你就跑回來了?"

或許是雷震霆的鎮定從容影響倒了雷騰風,雷騰風慢慢的也平靜了一下.閉了閉眼睛,雷騰風眼角微微抽搐了著道:"墨修堯帶著最少八十萬大軍從溧陽而來.再加上慕容慎和南侯的兵馬……父王,我們身後,至少有一百萬墨家軍."

雷震霆輕輕歎了口氣,抬手拍了拍雷騰風的肩膀道:"父王知道了,你做得對."那二十多萬的西陵大軍可以不要,楊將軍也可以死,甚至他雷震霆也可以死,但是雷騰風不可以.他已經老了,雷騰風……才是西陵未來的希望.雷騰風愧疚的望著雷振霆,道理他都懂,但是卻不得不為自己的無能感到愧疚.如果他有能夠抵抗墨修堯的能力,就算墨修堯死而複生又能如何?

看著雷騰風漸漸平靜下來,雷振霆才走到一邊坐下.墨修堯突然死而複生的事對他來也是一個不的沖擊,讓他不得不開始重新思考這一切.墨修堯絕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詐死,甚至不惜拋棄墨家軍前期得到的所有優勢.到了這個地步,雷振霆自然也能看出一絲名目了.如果按照原來的形勢打下去,不出意外至少也要打上個三年五載才能分出勝負.現在看來……墨修堯玩得這一手詐死明顯的是為了想要盡快解決這樣的僵局.而且很顯然十分有效,至少……現在墨景黎很可能就已經被他給解決掉了.不然的話,墨家軍不可能這麼快跨過溧陽.還有那將近百萬的大軍……那必然是墨景黎原本的兵馬.

"墨景黎那個廢物!本王真是高看他了."雷振霆沉聲道.

"父王,墨景黎本來就不是墨修堯的對手."雷騰風皺眉道.雷振霆冷笑道:"對手?!本王若是猜得沒錯,那個廢物連跟墨修堯交手都沒有就被墨修堯給廢了.如若不然,你以為墨修堯那幾十萬大軍是從哪兒來的?墨修堯也不是神仙,北方連年戰亂,本就人口稀少.他要用什麼法子在這麼短的時間里變出一支七八十萬人的軍隊?"軍隊不是別的什麼,不是只要是人就能上.還必須是年輕力壯的男人,還要經過一些基本的訓練.否則那麼多人上了戰場,一亂起來,不用殺敵自己人就能踩死自己人了.

"父王的意思是,墨修堯的八十萬大軍是從墨景黎手中奪來的?"雷騰風震驚道.

雷振霆冷笑道:"還有其他的可能麼?你剛剛……慕容慎和南侯不在軍中?"雷騰風點了點頭,雖然他並沒有向明白這件事,但是聯系上墨修堯的突然出現雷騰風還是感覺有些不對.便將所有的事巨細無遺的一一稟告了雷振霆.雷振霆皺了皺眉,別雷騰風,就是他自己也想不明白這個時候南侯和慕容慎不等著跟墨修堯回合一起回飛鴻關,還能跑到哪兒去了.想不明白的事只好暫時不想了,雷振霆吩咐了屬下的將領和幕僚注意墨修堯以及墨景黎南楚各處的動靜之後便將目光重新鎖定在了飛鴻關上.事已至此,以墨修堯的速度,他們想要撤退已經來不及了.何況,若是就這麼灰溜溜的撤走了西陵的臉面又往哪個擱?如果墨修堯還在後面窮追不舍的話,對西陵就更加沒有好處了.另外,雷振霆隱約有一種預感,這一次……將會是他這一身最後一次與墨家軍交手了.

飛鴻關上,墨家軍依舊是一身縞素,嚴陣以待.飛鴻關下,西陵大軍同樣氣勢森然,虎視眈眈.城樓上,葉璃和元裴老將軍並肩而立,旁邊站在的是鳳之遙冷皓宇韓明月秦風等人.元裴將軍嘿嘿一笑道:"看來雷振霆鐵了心要攻下飛鴻關了.看這個陣勢……不攻下飛鴻關他是誓不退兵了."鳳之遙皺眉道:"雷振霆吃錯什麼藥了?他的傷勢都還沒好吧?"

葉璃點點頭,淡然道:"沒有兩三個月,他的傷好不了."

"你們看那邊……"站在一邊的韓明月抬手一指淡淡道.眾人循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大軍後方戰旗飄飄的地方站著一名身披盔甲戰袍的挺拔男子.鳳之遙皺眉道:"那是……雷騰風,他怎麼會在這里?他不是應該是在和慕容將軍他們……難不成……"葉璃斷然道:"不會,雷騰風一個人對付不了南侯和慕容將軍聯手.雷騰風臉色不太好,應該是那邊出了什麼事."韓明月挑眉道:"王妃這麼有信心?若是如此,為何慕容將軍和南侯還未回來?"葉璃蹙眉,搖了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韓明晰撫額,呻吟了一聲指著下面道:"我,咱們現在應該擔心的是下面這些人吧.六十多萬大軍……就是用石頭砸也能把飛鴻關給砸開吧?"

元裴不滿的掃了一眼韓明晰道:"韓子你這是什麼話,只要老夫還有一口氣,飛鴻關就不會破!"

"那你老可一定要活得長長久久."韓明晰扯了扯唇角笑道.

城樓上眾人的高興,城下的西陵眾將領的心可不好.特別是在看到那大片大片的白衣,原本看在西陵眾人眼中是蕭瑟是沉重,現在看在西陵眾人眼中卻明晃晃的是對他們的嘲諷.一個脾氣火爆的西陵將領一馬當先沖出來,手中長槍一指城樓上,叫道:"墨家軍的人,還不下來領死!"

上面,鳳之遙撇了撇唇角道:"看來今天西陵人都吃錯藥了,好.本公子就來會會你們."鳳之遙右手在城牆上一撐,一襲招搖的衣便直接從城頭上飄了下去.戰場上,鳳之遙也收起了自己慣用的折扇,手中長劍一展朝著那將領刺了過去.那將領也是西陵軍中有名的猛將,和墨家軍更是有深仇血恨,當初墨修堯在西陵皇城殺的人中就有他的家人.此時見鳳之遙沖了過來,同樣一提長槍不避不閃的朝著鳳之遙刺了過去.轉眼間兩人便過了七八招誰也沒有占到便宜.鳳之遙薄唇微微勾起,低聲輕喃道:"有點意思.本公子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敢叫墨家軍領死."

"王妃,不對……"突然觀戰的元裴眯了下眼沉聲道:"快叫鳳三回來!"可惜卻來不及了,元裴話音未落,之間西陵軍中已經萬箭齊發朝著鳳之遙的方向射了過來.樓上眾人不由驚呼道:"鳳三?!"突逢驚變,鳳之遙雖驚不亂.向前一個俯沖,落在了想要趁機退出戰場的西陵將領的馬背上.那西陵將領翻身想要將鳳之遙打落下馬,卻不想脖子上一涼自己栽下了馬背.鳳之遙殺了那西陵將領之後片刻也不敢停留,飛身朝著城樓的方向掠去,終于在羽箭射中他的最後一刻將自己摔進了一個城門前砌出的一圈屏障里,避過了一劫.

躺倒在地上,鳳之遙喘著粗氣滿頭大汗.他剛剛分明已經感覺到羽箭插著他的腦門射過去了,能夠躲得過這突來的一擊,實在算是鴻福齊天了.

就在鳳之遙一邊喘氣一邊暗罵雷振霆卑鄙的當頭,雙方兵馬已經打起來了.很快,城門打開無數的墨家軍士兵從城門里沖了出來.西陵大軍人數太多,如果不出城拒敵的話,一旦雷振霆豁出去用人命填一直鍥而不舍的攀上城牆,早晚飛鴻關會守不住的.最好的辦法便是讓西林大軍無法接近飛鴻關的城樓.但是這樣對墨家軍的損耗卻又太大,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實在是個未知之數.但是事到如今,他們除了死守什麼也做不了了.

墨家軍一出城很快就陷入了西陵大軍的圍困之中.出城不到十萬的兵馬,對比六十多萬的西陵大軍,相差實在是太大.雖然墨家軍悍勇無比,但是在這樣的人海戰術中實在是沒有太大的勝算.然而就在這樣的況下,西陵大軍突然又有一群人家人亂軍之中.這些人皆是身著黃衣,比起尋常的西陵將士更是凌厲悍勇.一對一的況下,甚至比墨家軍的將士還要厲害一些.他們剛剛加入一會兒功夫,就有不少墨家軍將士慘死,雖然暫時還不足以撼動墨家軍將士以血肉之軀築起的防線,但是時間長了結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是金衣衛."冷皓宇沉聲道.與定王府和大楚皇室的暗衛一樣,雷振霆手中的那支專門護衛自己的兵馬稱之為金衣衛.雷振霆竟然連自己的私人衛隊可以是暗藏的殺手锏都拿出來了,眾人能夠感覺到的不僅是雷振霆想要攻破飛鴻關的決心,還有一股隱藏著的急躁.

"秦風,麒麟帶來了多少人?"葉璃沉聲問道.

秦風道:"三隊留守璃城,兩隊跟隨呂將軍,一隊跟隨張將軍,剩余六隊都在飛鴻關."這些年下來,麒麟成員已經有三千人左右,分十二個隊.這一次,明白守飛鴻關的不易,秦風便將所有閑置的麒麟都調到了飛鴻關,已被不時之需.葉璃點頭道:"很好,四隊攔下金衣衛,剩下的兩隊……斬首!"

"屬下領命!"秦風神色肅然,朝葉璃行了個禮,轉身下城樓去調集人手去了.

亂軍之中,一群黑衣人出現在戰戰場上.不到一千人兵馬在同樣是黑色衣衫的墨家軍中並不起眼.但是當他們沖入敵人中間的時候才讓人感覺到他們可怕的攻擊力.原本與金衣衛交手岌岌可危的墨家軍將士被隔開,原本墨家軍將士艱難抵擋的金衣衛在他們的手中仿佛脆弱的不堪一擊.他們的武功未必比金衣衛更高,但是他們的手段卻顯然比金衣衛更有效,也比那些心高氣傲的金衣衛更懂得合作.原本所向披靡的五千金衣衛在對上一千多的麒麟時迅速的被分割成無數的塊然後逐一殲滅.而另外兩對,卻以一往無前之勢朝著西陵大軍的後方沖了過去.在這個過程中,有許多人掉隊,甚至死去,但是剩下的人卻依然絲毫不停的往前沖去.

雷振霆和雷騰風坐在馬背上望著遠處與金衣衛厮殺在一起的麒麟,"這就是麒麟?"

雷振霆神色凝重的點頭,即使是在混亂的戰場上,依然能夠看到在麒麟的利刃下,素來讓他十分放心的金衣衛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減少,"放箭!"這樣一支可怕的兵馬,絕對不能讓他存在.雷振霆手中馬鞭一指,厲聲道.

"黑云騎,放箭!"城樓上,葉璃也下了同樣的命令.一時間戰場上箭如雨下,無論是墨家軍還是西陵大軍死傷無數.

"父王,看那里!"雷騰風驚怒道,往前方一指.

雷振霆一怔,之間一支不過五百人的隊伍仿佛一支黑色的羽箭朝著西陵大軍的心腹直射而來.戰場上,數十萬的西陵兵馬中竟然讓他們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朝著這邊沖了過來.雷騰風皺眉道:"他們要刺殺父王?!快,放箭!"但是並不會這麼容易,西陵兵馬的第一支箭剛剛放出,這些人就極快的分散開來融入了西陵大軍之中.如果要放箭的話就只能連自己的人一起射死,而且以這些人的身手,只怕射死的多半還是自己人.但是一旦危險解除,這些人又以同樣快的速度重新聚集在一起,甚至在這個過程中依然保持著向前沖的形勢.如果認真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人無論是散開還是聚攏都一直保持著一個陣勢的.

"父王,您先回避吧."雷騰風憂心的道.如果平時雷騰風絕對不會提出這樣的建議,但是現在父王重傷未愈,根本就不能動手.一旦這些人沖到了跟前……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雷振霆眼神微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傷處歎了口氣,"不用!他們沖不過來!"

"父王!"雷騰風不贊同的道.雷振霆一揮手示意他不必再,同時吩咐左右將領,"不惜一切代價,攔下這些人!"

"是!"

指揮的旗幟一揮,無數西陵士兵漸漸向鎮南王這邊靠攏.兩隊麒麟終于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有絲毫的散亂和無措,仿佛眼中只有一個目標一般,一直向前,向前……

"王妃,殺不了雷振霆了,讓他們撤回來吧."城樓上,冷皓宇遙望著遠處的那無數的暗黃之中的黑色焦急的道.

葉璃閉了閉眼,並未接話.

旁邊,秦風低聲道:"他們撤不回來了,也不會撤回來."因為這兩支不過才五六百人的麒麟,讓戰場上近三分一的西陵兵馬都撤了回去.鎮南王對西陵大軍的作用比起墨修堯對墨家軍來只高不低,而現在的鎮南王卻太過虛弱,根本經不起絲毫的意外.他們不需要一定要殺了雷振霆,只要做出要不過一切殺了雷振霆的模樣,就足以讓西陵大軍緊張莫名了.而這些麒麟,卻注定了將會成為這一戰的犧牲品.

上篇:喪家之犬     下篇:生死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