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生死血戰  
   
生死血戰

"我帶人去救他們!"冷皓宇焦急的道.

葉璃側過首來,淡淡的看著他道:"去救?為了五百人,再填進去五萬人?"

冷皓宇啞然無語,心中驀地感覺到一股涼意,但是更多的確實羞愧和內疚.麒麟是葉璃親手建立親手訓練出來的,雖然定王妃可以統領整個墨家軍,但是事實上一直以來葉璃都十分有分寸的很少插手墨家軍和黑云騎的事.麒麟可以是定王妃親手締造也是最忠于她的親兵,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以王妃的性格有怎麼會明知道必死還將這些人派出去?

戰爭中,身為將領的人注定背負著尋常人所不能承受之重.她的一一行都可能決定了成千上萬的士兵的生死,而在這個時候,抉擇就變得十分重要了.取舍之間,很可能關系這一場戰事的結果甚至一個國家的興亡.所以才有了那句話……慈不掌兵,義不理財.而葉璃,儼然早已經成為一個合格的指揮者.這樣的選擇或許冷酷,卻是別無選擇.

"王妃大義."元裴老將軍望著遠處見見被西陵大軍淹沒的黑影,低聲道.

葉璃唇邊勾起一絲極淺的微笑,低聲歎道:"一將功成萬骨枯……"一滴透明的液體悄然的從清麗的眼角輕輕花落,片刻間便不見蹤影.

"一將功成萬骨枯……"冷浩宇低聲輕喃著,突然長嘯一聲從城頭上一躍而下,沖向亂軍之中,"殺!死守飛鴻關!"城樓上,很快又有數道人影落下,加入了亂軍之中.城樓上,只剩下了元裴和葉璃和卓靖.

五百麒麟在幾十萬的西陵大軍中不過片刻見便被淹沒再也不見蹤影.原本正在與金衣衛短兵相接的黑衣麒麟中發出一陣尖銳的嘯聲.當最後一個金衣衛被斬落在刀下之後,所有的麒麟齊齊的朝著城樓上的葉璃右手齊胸行了一個獨屬于麒麟的軍禮,然後不約而同的朝著後方那五百麒麟消失的方向沖了過去.戰友沒能完成的任務,將由他們繼續.

戰場上,比剛剛更加龐大的一支黑色的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向西陵大軍的後方.看到他們的動作,城下的墨家軍和黑云騎中突然有人高聲叫道:"黑云騎!為麒麟的兄弟們開路!"

"墨家軍!上!"

無數身著白衣的騎兵和步兵開始有志一同的沖向西陵大軍之中.黑云騎的鐵騎如白色的龍卷風沖入大軍之重,為跟在後面的麒麟沖開了一天道路.跟在後面的墨家軍步兵立刻跟著撲了上來跟被沖的七零八落的西陵士兵厮殺在一起.這一刻,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守城了.原本,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但是墨家軍和西陵兵馬人數相差太大所以只能死守.但是當所有人都殺了眼的時候,不會有人再在意防守還是進攻.他們的眼中只有一個詞……與敵偕亡!如果我不能活,你也要一起死!

此時站在遠處的人就會看到一個奇異的景象.全軍縞素的墨家軍和黑云騎護著一群黑色的麒麟在西陵大軍中沖刺向前,直逼著向西陵大軍後方帥旗和王旗所在的地方而去,所向披靡.沒有人在意身後越來越多的西陵大軍,也沒有人在意越來越難以前進的道路.只要他們還有一口氣在,他們就要一直往前.

"這些家伙瘋了!"西陵大軍後方,雷騰風驚怒的等著眼前已經亂成一團的戰場.誰能夠想象得出,這樣面對面的交鋒,數十萬人的西陵大軍在氣勢上竟然會被不到二十萬人的墨家軍所壓制.無論如何,今天這一戰西陵已經輸了.士氣這東西,我強彼弱,我弱彼強.一旦在氣勢上被壓制了下去,這一站西陵大軍無論如何只怕也是攻不破飛鴻關了.

雷震霆微微吐了一口氣,沉聲道:"墨家軍……黑云騎……麒麟,不愧是名震天下的百戰精兵……"

"父王,您先撤吧."雷騰風擔憂的道.

雷震霆搖頭,"不,這一次一定要將麒麟和黑云騎全部鏟除!擊鼓!"

雷騰風無奈,只得吩咐擊鼓.震天的戰鼓聲在戰場上響起.西陵將士們皆是一振,剛剛墨家軍突如其來的瘋狂撲殺讓他們有片刻的慌亂以至于亂了陣腳.這時候才回過神來,立刻再一次沖上去與墨家軍厮殺起來.

飛鴻關城樓上,葉璃站在比她人還要高不少的巨大的戰鼓跟前.拿起放在旁邊的兩個鼓槌,重重的敲了下去.

"咚!咚!咚!"戰鼓聲越來越密集,很快的便蓋過了西陵大軍的戰鼓聲.許多人匆忙間回眸望去,便看遠處那高高的城樓上,一個身形纖細的白衣女子正揮動著鼓槌,敲打著巨大的戰鼓.一下一下仿佛打在了每一個人的心頭上,戰鼓聲中隱隱有金戈鐵馬之聲.

"多謝各位兄弟!麒麟,動手!"亂軍中,沖在最前方的秦風高呼一聲,旁邊的林寒和衛藺同時躍起,原本被黑云騎和墨家軍夾在中央的麒麟一分為三,以比剛剛更快的速度超越了身邊的占有朝著西陵大軍的後方而去.黑云騎和墨家軍將士已經完成了他們的使命,再往後就真的是有去無回了.

領軍的黑云騎將領隨手砍翻一個偷襲的西陵士兵,朝著麒麟遠去的方向無聲的道了聲保重.舉起手中長劍高呼一聲道:"回防飛鴻關!"

依然是黑云騎開路,剩余的兵馬再一次反身往西陵大軍的外圍沖去.

秦風和林寒衛藺各領一路麒麟朝著雷震霆的方向殺去,一路上不停地有人戰死,但是誰也沒有功夫管這些.所有人黑色的衣衫幾乎都被鮮血浸濕.恍如一群來自地獄的惡鬼,讓許多西陵將士還未罩面就更不住本能的想要後退,但是很快便成為了刀下的亡魂.

原本一千多人的麒麟,沖到快要接近西陵大軍後方的時候已經不足三百人.但是這剩下的三百人卻已經讓所有的西陵將士感到膽寒.秦風朝著林寒和衛藺打了個手勢,兩人同時點了點頭,就在西陵眾人以為這三百人要拼死向前刺殺鎮南王而開始收縮防禦的時候,秦風帶著人依舊向前,沖向鎮南王和雷騰風所在,而林寒和衛藺卻一左一右沖向了另外兩邊壓陣的左右兩路將領所在的地方.

"不好!"雷騰風驚呼一聲,"快放箭!殺無赦!"

可惜他醒悟已晚,羽箭還未射出,這些黑衣的麒麟已經沖入了軍中.遠遠的,雷騰風看到林寒對他露出一個嘲弄的笑容,于此同時,林寒手中的劍已經斬落了左路將軍的腦袋.

雷震霆臉色鐵青,幾十萬人攔不住一千多人……"鳴金收兵!"即使雷震霆再不願意承認,這一戰還是西陵輸了.輸的不僅是戰機,戰績,還有西陵士兵的戰意.從此以後,除非西陵也能有同樣甚至更出色的戰績戰勝墨家軍.否則墨家軍將成為所有西陵士兵心中的噩夢.

這一戰,誰都沒有贏.

雷震霆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攻下飛鴻關的計劃破滅,西陵將士士氣大落,金衣衛全軍覆滅,西陵將軍以上將領兩人陣亡,副將五人被殺.墨家軍再一次守住了飛鴻關,然後原本不過二十萬的大軍,折損了半數.號稱墨家軍戰力最強的麒麟最後或者回來的不到一百人,六個隊統領五個戰死一個重傷.秦風衛藺輕傷,林寒重傷.

但是,這一戰卻真正的成就了麒麟的名聲.據事後西陵統計,這一戰中直接死在麒麟手中的西陵兵馬人馬就超過了兩萬七千人.其中包括五千金衣衛精銳,和校尉以上的將領共計七十多名.西陵的將領可是死傷大半.從前麒麟的名聲更多的是偷襲,暗殺,報等等隱秘的地方,這一戰真正讓人世人明白了以一當十的軍隊並非傳.在面對面的戰場上,一千人的麒麟就足以剿滅西陵的兩萬精兵.至此,世人皆稱之為"血麒麟".

這一仗,雙方同樣損失慘重只得暫時休兵.飛鴻關外的戰場上恢複了往日的寂靜,但是空氣中濃濃的血腥味確是久久不散.

飛鴻關內的一處院外,葉璃站在大門前駐足不前.秦風跟在她身邊,有些擔憂的低聲叫道:"王妃,是不是先回去歇息?"今天這一戰所有人都身心疲憊,王妃這些日子更是一直沒有好好歇息過.葉璃搖搖頭,問道:"寶送走了麼?"

秦風點頭道:"今早就送走了,屬下估計,最晚明天上午世子就該到璃城了."

葉璃點點頭道:"那就好,你留在這里,我進去看看."這只是一間極不起眼的院,原本就是給駐守飛鴻關的將士住的.現在住在這里的卻是剛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幸存的麒麟們.

進了院,便見院子里屋簷下橫七豎八的躺著許多人.許多人連衣服都來不及換,隨意的包紮了一下傷口便坐在地上睡著了.沈揚正指揮著手下的人替眾人包紮傷口.墨家軍同樣傷亡嚴重,所有的軍醫都過去照料去了,沈揚便親自來了這里.

看到葉璃進來,沈揚連忙起身行禮.葉璃搖搖頭,示意他不必多禮.沈揚這才轉身繼續為跟前的一個傷兵上藥包紮.

不願打擾這些傷兵歇息,葉璃和沈揚走到里間的屋里話.葉璃問道:"沈先生,他們的傷沒有大礙吧?"沈揚搖搖頭道:"只有幾個傷的很重,以後只怕無法完全恢複,其他人都沒什麼,養一些日子就能養好."葉璃松了口氣,點頭道:"那就勞煩沈先生了,有需要什麼的沈先生直接派人告訴卓靖一聲就是了."

沈揚鄭重的點頭道:"王妃盡管放心,老夫保證他們的傷勢絕對不會有事.這些人……都是真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雖然沈揚沒有親臨戰場,但是戰場上的事卻還是知道的.對于這些舍生忘死的將士,即使身為醫者,沈揚也不得不佩服.

"林寒幾個怎麼樣?"葉璃又問道,剛剛收兵的時候她看到林寒是被人抬著回來的,傷的絕對不清.沈揚歎了口氣道:"衛藺和秦風都是輕傷,只是林寒傷的很重.屬下建議等他醒過來之後轉移到清靜的地方靜養,以後應該不會留下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他的武功……只怕是……"

葉璃沉默了半晌,方才點頭道:"我明白了,沈先生盡管安排吧.沈先生好好照顧他們,本妃還有事,便先行告辭了."沈揚看著葉璃歎了口氣道:"屬下看王妃的氣色也不太好,還請王妃保重.這些事……並不是王妃的錯."

葉璃淡淡一笑,笑容卻帶著一絲不清道不明的苦澀.微微點頭道:"多謝沈先生."

看著葉璃遠去的背影,沈揚無奈的歎息了一聲搖了搖頭轉身繼續忙碌去了.這麼沉重的壓力別是一個女子,就是一個大男人也未必能夠承擔的起.其實,王妃也不過是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女子而已啊.如果不是嫁入了定王府,不定也只是一個溫婉優雅,養尊處優的閨中少婦而已.如今卻要負擔這飛鴻關數十萬將士甚至是整個墨家軍整個定王府的興亡.對于一個女子來,這樣的人生真的好麼?

葉璃回到將軍府中,揮退了跟在身邊的人獨自一人在書房中坐了下來.怔怔的望著眼前的書卷微微閉眼,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角滑落下來,滴落在寫滿了字跡的書卷上飛快的暈開了.葉璃連忙伸手抹去上面的水跡,在已經不甚清楚的自己旁邊重新添上了一個字.這是麒麟所有士兵的名冊,但是現在,這其中有大多數人都已經不在了.而葉璃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們並不是真正為了執行任務而死的.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那是一個無法成功的任務,從一開始……那些人就是被她舍下的炮灰.身為一個指揮者,她知道自己所做所為是對的.但是身為一個軍人,她永遠也無法原諒自己.那些被她拋棄的人甚至連他們從一開始就注定了是炮灰都不知道.

沉默了許久,葉璃才從旁邊取過空白的宣紙,提起筆一個字一個字的重新開始謄寫名冊上的名字.只有那些被劃上了黑色印記的名字,那黑色的印記代表著死亡.

西陵軍營的大帳中氣氛一片沉重,將領們看著身邊空出來的位置只覺得心頭一陣陣冰涼.原本今早還在一起興奮的討論著戰事的同袍,不管是交好的還是有過節的,但是一個個都還是活生生的人.但是現在,大帳中的人卻已經少了一半了.而造成這一切的……僅僅只是因為一千余人的麒麟.

"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魔鬼!"一個年輕的將臉色慘白的低聲呢喃道.

其他人的心也不見得比他平靜,所有人都仿佛失了魂一般怔怔的坐著發呆.

"夠了!"雷振霆冷眼看著跟前的一眾將領,深深地歎了口氣.一千多的麒麟……不到西陵大軍三分之一的兵馬,就將幾十萬的西陵大軍打得魂不守舍.短時間之內,西陵兵馬面對墨家軍的時候只怕都會束手束腳了.

"王爺……"一個將領站起身來,猶豫了一下道:"王爺,咱們一直半刻只怕也攻不破飛鴻關了.那墨修堯又帶了幾十萬大軍正要趕過來.咱們是不是先撤?"

雷振霆冷笑一聲問道:"撤?現在還撤得了麼?"

他們一路前進,太過的深入北方了.現在想要再撤退根本已經來不及了,到時候只會在半道上被墨修堯打個措手不及.話的將領臉色也是一白,墨修堯的兵馬就在他們背後.他們除了攻破飛鴻關取道西北返回西陵境內,根本就沒有別的路可走.但是眼前的飛鴻關,又豈是那麼好打的.

雷振霆歎了口,道:"今天墨家軍也折損了大半人馬,現在飛鴻關上的墨家軍最多也不會超過十萬."

"但是如果他們還有麒麟……"有人低聲道.墨家軍的麒麟到底有多少人馬誰也不知道.這些年來似乎很多地方都有他們的影子,但是卻是誰也沒有真正抓到過他們的蹤跡.有許多人對這支兵馬都十分好奇,這一次他們終于真正的見識到了,然而帶給他們的確是無盡的噩夢.

"沒有了,到了如今這個地步敵我雙方誰也不會再保留底盤.今天這一戰,葉璃必然是盡了全力了."雷振霆沉聲道.

雷騰風問道:"父王,你的意思是……我們只要再大一戰就可以拿下飛鴻關?但是,我們的兵馬……"西陵大軍沒有被墨家軍打垮,但是西陵士兵的士氣和心魂卻被墨家軍給擊潰了.短時間內,上了戰場能發揮的能力只怕還不到一半.雷振霆擺擺手道:"這個本王自有主意."

"報!前方急報!"帳外有人匆匆而來,高聲稟告道.

"進來!"一個穿著戎裝行色怱怱的男子快不進來,呈上一封密函.雷振霆打開一看,臉色微變.很快便鎮定了下來,道:"都下去歇息,整頓兵馬."

"末將告退!"

"父王,出了什麼事了?"大帳里只剩下父子倆,雷騰風這才毫無顧忌的問道.剛剛父王看到密函的時候雷騰風分明看到他的手抖了一下,必定是出了大事了.雷振霆跌坐回椅子里,臉色慘白,一絲血跡透過衣服沁了出來.將雷振霆黃色的戰袍染上了一片嫣,"父王?"

好半天,雷振霆才抬眼,看著雷騰風道:"騰風,你帶著馮禮和張儀還有上官清離開離開北方,回西陵去."

"什麼?"雷騰風一愣,對于雷振霆這神來一筆的命令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的拿起雷振霆放在桌上的信一看,雷騰風的臉色比雷振霆更難看起來,"南楚廢了墨景黎和定王府結盟了?這怎麼可能?"雷振霆苦笑道:"這有什麼不可能的?這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何況對于南楚人來,比起定王府……我們才是他們真正的敵人."這世上,跟墨景祈和墨景黎那對奇葩兄弟一樣想法的人畢竟不多.雷騰風看著密函上的內容,"八十萬楚軍歸順定王府,三十萬楚軍越過云瀾江……"

"本王一直想不明白慕容慎和南侯突然脫離戰場到底去了哪兒.現在才明白……他們去了南楚."雷振霆長歎一聲,有些頹然的道.慕容慎和南侯本身就是大楚的名將,有他們統領南楚派出的三十萬大軍自然是沒有問題了.只是不知道墨修堯到底給了南楚朝廷什麼樣的好處,才會讓他們下定決心這麼出其不意的廢了墨景黎還出兵支持定王府.

"父王,我們一起走!"雷騰風道.目前的局勢雷騰風已經看明白了,一旦讓墨修堯的百萬大軍趕到,父王就算是有通天之力只怕也無法逃脫了.

雷振霆淡淡的搖頭道:"本王不走,也走不了了.騰風,你今晚就帶著三個將軍離開.除了隨身侍衛不要帶任何兵馬.馮張上官三位將軍無論從年紀還是能力上都是西陵最有潛力的人了,只要你能夠壓制住他們,西陵就還不會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回去之後……你知道該怎麼做?"他重傷在身根本不能長途跋涉,更何況事已至此……他又有何面目再見西陵臣民百姓?與其苟且偷生,不如死得其所.

"不,父王……"雷騰風焦急的道:"父王,兒子求你……兒子能力不足,根本無法負擔起西陵的興衰.騰風願意留下斷後,求父王帶著幾位將軍先行離開吧."

"騰風!"雷振霆厲聲道:"你給本王記住,從今以後西陵就交給你了!葉璃一介女流都能夠負擔起整個墨家軍,你是想跟本王,你連個女人都不如麼?"

"父王……"

雷振霆閉了下眼,抬手派了派雷騰風的肩膀道:"都怪父王以前限制你太多了,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了.記住……不要和墨家軍硬碰硬,先保住西陵,總有一日還會東山再起."這樣的話,聽總該雷騰風耳中更像是在交代遺.而事實上雷騰風也明白,如果他今天走了……只怕這也確實是父王最後一次對他訓話了.不由得淚流滿面,"父王……孩兒……孩兒知道了!"

雷振霆重重的拍了他一下,轉過身去不再看他,"走吧,帶上我的令牌去叫那幾個人跟你立刻離開.一刻也不要停留."

"孩兒遵命!父王……保重!"雷騰風著眼睛,跪倒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起身最後看了一眼雷振霆有些蒼老蕭索的背影,決然而去.

"騰風,路上如果遇到凌鐵寒,就告訴他……我在飛鴻關等他!"

雷騰風無聲的點了點頭,掀起簾子走了出去.

上篇:戰場抉擇     下篇:兵戎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