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深謀遠慮  
   
深謀遠慮

距離飛鴻關百里外,飄揚著黑色旗幟的墨家軍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往飛鴻關前進.墨修堯策馬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一頭雪白的發絲將他整個人襯得更加冰冷似雪.雖然剛剛全殲了一支西陵的兵馬,但是墨修堯的眉頭卻依然沒有展開.

"見過王爺!"一匹快馬從飛鴻關的方向疾馳而來,沖到墨修堯跟前才停了下來也不及下馬直接在馬背上行禮.見他匆匆而來的模樣,墨修堯心中一沉道:"不必多禮.飛鴻關怎麼樣了?"男子沉聲道:"屬下無能,王妃……王妃不肯離開飛鴻關."

"你什麼?"墨修堯俊美的容顏瞬間變得冰冷如鐵,眼中的煞氣清晰可見.

男子道:"昨日飛鴻關一場惡戰,駐守的將士折損近半.另外還有……留在飛鴻關的六隊麒麟,幾乎全軍覆沒.王妃……王妃堅決不肯先行離開飛鴻關."墨修堯眯了眯眼,冷聲問道:"那世子呢?"男子道:"數日之前,王妃就將世子送回璃城去了."

聽完暗衛的稟告,墨修堯的臉色變得十分凝重難看.半晌,方才厲聲道:"黑云騎,隨本王先行一步.務必在今天中午之前趕到飛鴻關!"

跟在墨修堯身後的黑云騎將士齊聲應是.墨修堯交代了冷淮和何肅負責後面的兵馬.便帶著三萬黑云騎朝著飛鴻關的方向飛奔而去.

交談並沒有持續多久,當葉璃回到城樓上時,等待著的鳳三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氣.他們其實很擔心雷振霆會狗急跳牆,對葉璃不利.對上眾人放松的模樣,葉璃心里卻沒有絲毫的輕松.她是不明白雷振霆專門找她去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對雷振霆攻破飛鴻關的決心,和之後的打算卻是真正的明白了.所以,他們真正困難的確還在後面.

這一次,雷振霆果然不再手下留.幾十萬西陵大軍毫不停歇的猛烈攻擊.只剩下區區十萬人的墨家軍自然也不能再出城迎戰,只能死守著城牆.但是雙方人數實在是相差的太遠,何況墨家軍的將士連日苦戰,可是疲憊之極,而西陵大軍卻因為兵馬眾多,而可以輪流上陣,所以並不十分疲憊.如此形下,快到午時的時候,飛鴻關上的墨家軍將士就隱隱有些支撐不住了.

但是即使如此,也還是遠遠的超過了雷振霆預期的兩個時辰必破飛鴻關的計劃.

很快,一個西陵士兵攀上了飛鴻關的城樓,接著第二個第三個……雖然有很多都被守城的將士砍落下去,但是卻有越來越多的西陵士兵攀上了城樓.于是,原本只在城樓下和城垛上的厮殺開始轉向了城樓上.葉璃揮刀劃破一個西陵士兵的喉嚨,剛要轉身時身後一道刀光閃過.葉璃連忙抬手去擋,甚至卻被人往旁邊拿了一下,那個揮舞著大刀一臉猙獰的西陵士兵砰然倒地.韓明月站在葉璃身後,依然是一身白衣如雪,風度翩然.

"你怎麼還不走?"看到韓明月,葉璃微微蹙眉問道.他們這些人肩負著守城的責任必須留下.但是韓明月本身在墨家軍中並沒有任何職位自然也沒有什麼義務.更何況韓明晰在前些日子也被她以公事為名派回璃城去了,韓明月就更沒有留在這里的理由了.韓明月淡淡一笑道:"我想看看,王妃和墨家軍到底能做到什麼程度?"

葉璃無奈的苦笑道:"你現在看到了……受不住了……"葉璃有些無奈和失落,這麼些日子的堅持最終卻還是這樣的結果.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失敗不僅僅意味著失敗,還有失敗的代價.一旦雷振霆揮兵入關,後果不堪設想.

"王妃後悔麼?"韓明月好奇的問道.

葉璃搖搖頭道:"我只做我該做的事,何況,無論結局如何,發生過的事都無法改變.後悔又有什麼用?"

看著她甯靜從容的模樣,韓明月頓時覺得自己的心緒也平靜了不少.笑道:"我之所以留下,是因為我覺得不定會有奇跡發生."

"但願如此."葉璃淡笑道,顯然並沒有將他的話當真.

這個世上確實是有不少的奇跡,但是很顯然這一次的奇跡卻並不是發生在他們這一邊的.當眾人看到原本應該重傷未愈的雷振霆以絕高的輕功飛上飛鴻關的城樓的時候,不得不對此感到震驚.同時也在心中慶幸,幸虧剛才王妃下去的時候雷振霆沒有出手偷襲,不然的話只憑秦風幾個還真未必能夠抵擋的住.

雷振霆一臉閑適的站在城樓上,面對著葉璃.城樓上此時已經是一片血流成河.但是明眼人都明白,即使墨家軍再怎麼驍勇善戰,在敵人數倍于自己的況下,失敗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了.雷振霆含笑看著葉璃道:"王妃是否奇怪方才在城樓下本王為何沒有出手?"葉璃的搖搖頭道:"比起這個,本妃更好奇,這麼短的時間內鎮南王的傷是怎麼好的?"沒有人比葉璃更清楚雷振霆的傷,在西陵的軍醫處理失當的況下,雷振霆的傷只會比她預料的更重絕不會更輕.

韓明月站在葉璃身邊,笑容溫文爾雅,"這個倒是不用奇怪.在下記得有一門功法,是可以將人的潛力在最短的時間內飛速提升的.即使身受重傷,也可以在短時間發揮出更勝于本身的勢力."

雷振霆淡淡的看了韓明月一眼,道:"明月公子果然是見多識廣."

韓明月上前一步,不著痕跡的將葉璃擋在了前面.歎息道:"我甯願我不知道."這世上沒有什麼是可以完全不用付出代價的.韓明月所的這種功法效果如此逆天,那麼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也就不而喻了.雷振霆會做出這樣的事,擺明了就是沒有打算再活下去了.一個武林高手或許不可怕,但是一個不想活了的高手卻絕對是可怕的.看著眼前一身傲然的雷振霆,韓明月搖搖頭道:"鎮南王也是一方豪傑,何必如此想不開呢?"

雷振霆並不動怒,甚至連一絲緒的起伏都沒有.他走到現在這個地步,可以已經走到了末路了.雖然他一直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被墨修堯算計了的,但是敗了就失敗了,他並不是沒有承認失敗的勇氣.但是在這之前,他還是可以再為西陵做一些事,或者……可以再狠狠地刺墨修堯一刀的.

"鎮南王應該知道墨修堯的脾氣.如果……定王妃出了什麼事.你手下這幾十萬大軍……"韓明月淡淡提醒道.

雷振霆含笑點頭道:"多謝明月公子提醒,不過……他們從跟著本王留下開進攻飛鴻關開始,就沒有打算還能活著了.所以……明月公子的好心本王只怕不能領受了."韓明月歎氣,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跟雷振霆動手.以他的武功,再過十年或許能夠跟雷振霆打成平手,但是現在確實沒辦法的.何況,雷振霆所用的那種逆轉功法本身就是一種在短時間內聚集自身所有力量的逆天的功法.現在這種況下,二十四個時辰內,雷振霆的功力是平時的兩倍,別是他了,就是墨修堯親自來了只怕也有點懸.

雷振霆打量著站在韓明月身邊的葉璃,有些好奇的問道:"王妃真的一點都不怪墨修堯?"

葉璃抬眼,秀眉微蹙,"本妃不明白鎮南王的意思."

雷振霆大笑道:"王妃是聰明人,又豈會不明白本王的意思?若不是墨修堯的算計,飛鴻關這二十多萬守將還有王妃的麒麟又何至于被本王困在飛鴻關,如今眼見便要全軍覆沒.王妃心中難道一點怨懟都沒有麼?"葉璃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淡淡道:"本妃雖然對取舍之道並不擅長,但是卻還是知道何謂以最的代價贏得最大的勝利.以定王府的立場,他所做的決定有百利而無一害,本妃為何要心生怨懟?"

雷振霆上下打量了葉璃半晌,最終只能無奈的歎息道:"本來還想著……罷了,若是王妃也和天下尋常女子一樣的想法,那便不是定王妃了.王妃……本王得罪了."完,雷振霆不再廢話.望向葉璃的目光瞬間充滿了殺氣,一股迫人的氣勢朝著葉璃這邊壓了過來.雷振霆本就不是喜歡廢話的人,之所以還跟葉璃這麼多話不過是因為他確定墨修堯沒辦法這麼快趕回來,另外還想要挑撥一下墨修堯和葉璃的關系罷了.如果定王妃帶著對定王的怨恨死去的話,對于愛妻如命的定王來,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打擊呢?只可惜葉璃的心智卻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堅韌和沉穩,絲毫不為他所動.雷振霆只好略有些遺憾的打消自己的計劃了.

不用雷振霆開口,葉璃等人也知道目前的勢已經無可避免.葉璃平靜的取出兩把手槍左右一把,指向了雷振霆.雷振霆好奇的看向她手中的東西,"就是這個東西傷了本王麼?"葉璃淡笑道:"王爺還可以再試試."話音未落,只聽碰碰兩聲巨響,兩顆子彈已經射向了雷振霆.雷振霆身形一閃飛快的讓開了.兩槍落空,葉璃並沒有沮喪,手下沉穩的繼續追逐著雷振霆的身影,手中手槍發出碰碰巨響不斷.子彈的速度很快,但是雷振霆的速度卻似乎更快,眾人只看到仿佛一道虛影在城樓上肆意騰挪,等到葉璃停了下來的時候,雷振霆也重新出現在了城樓上的一個牆垛上面.低頭看了一眼披在身後的戰袍,戰袍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孔.雷振霆不由贊道:"好東西.只可惜……如果再多一些這種玩意的話,本王不定還要忌憚三分.不過看起來,王妃似乎也沒有太多了."

葉璃也不隱瞞,點頭道:"不錯,本妃手里確實只有兩件.原本也沒指望拿來對付鎮南王."不過是想要看看雷振霆現在的實力罷了.現在他們看到了,雷振霆現在的實力只怕是還在墨修堯和凌鐵寒之上.雷振霆點點頭笑道:"既然定王妃已經出過手了,現在就輪到本王了."完,雷振霆手中長劍出鞘,朝著葉璃的方向揮了過去.雷振霆這一招十分的平實普通,也不見任何花俏.但是在場的人無比感受到其中的殺氣和可怕的力量.韓明月臉色一變,手中長劍同時出鞘,斬向雷振霆的劍氣.葉璃身邊秦風卓靖衛藺等人也同時出手,想要攔下雷振霆這一擊.

葉璃側身閃開,經過與凌鐵寒那一戰之後葉璃就已經明白了,在面對真正絕頂的內功高手的時候,她本身並沒有什麼優勢.從前之所以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因為從前她從未遇到過與雷振霆凌鐵寒這樣級別的高手.葉璃深吸了一口氣,回頭望了一眼不遠處依然厮殺在一起的墨家軍將士和西陵士兵.此時雙方已經是面對面的肉搏,你死我活,不死不休了.

雷振霆此時的功力絕非韓明月等人所能抵擋.幾乎是以燃盡生命為代價的交換,讓雷振霆的武功修文頓時到了他人生最巔峰的狀態.一擊之下,韓明月和卓靖被震飛十幾步遠,秦風和衛藺撞到了城牆上,雙雙吐了一口鮮血.

雷震霆一招撂倒了韓明月四人,當下不再理會他們.干脆利落的一劍對著葉璃劈了過去,葉璃連忙往後急退數步,然後雷震霆的劍氣去仿佛有意識一般的如影隨形.眼見已經無路可退.葉璃一咬牙,手中一道寒光劃過,不退反進朝著雷震霆沖了過去.雷震霆唇邊掠過一絲笑意.似在嘲笑葉璃的不自量力.

城頭山,一道寒光掠起.刹那間快如閃電的襲向雷震霆,感覺到同一個級別的高手的威脅,雷震霆立刻放棄了葉璃,抬手一揮,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不遠處,葉璃身後的城牆上站在一個藍色的布衣身影.來人深色冷淡的看著雷震霆道:"鎮南王什麼時候也喜歡倚強凌弱了?既然要打,何不找本座?"

葉璃躲過了雷震霆的劍,微微喘了口氣,退到了一邊將戰場留給了凌鐵寒.雷震霆有些惋惜的掃了一眼已經退到了韓明月等人身邊的葉璃,看向凌鐵寒道:"你真是會挑時候."凌鐵寒淡然道:"不是你讓我來找你的麼?"

雷震霆皺眉道:"你不可能這麼快就到這里."以他的預計,等到凌鐵寒趕到的時候他應該已經處理完了所有的事了.凌鐵寒抱劍道:"確實不可能.不過前些日子有人告訴我,如果不早一點感到的話,可能就見不到你了.現在看來,他並沒有錯."雷震霆現在的模樣看起來是很強,但是也只是這二十四個時辰而已.二十四個時辰之後,他不但會武功全失而且連性命都會失去.雷震霆同樣也是世間超一流的高手,自然不會不明白雷震霆此時的況是為什麼所致.

"又是墨修堯?!他連這樣的形都能算計到?"雷震霆皺眉道.

凌鐵寒也不隱瞞,點頭道:"不錯,十天前我見過他一面.但是他告訴我,十天之內鎮南王必定會命喪飛鴻關,如果要找你的……最好是趕在十天之前.所以……我兩天前就已經到了飛鴻關.到時沒想到看了一場好戲."

雷震霆自然明白他所的好戲是什麼意思.只是到了他這個地步,倒也沒有什麼好可動怒的了.手中長劍一抖,道:"既然如此,動手吧.殺了你,再料理定王妃也來得及.到了現在……有沒有本王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西陵的士兵在之前就已經收到了他的命令,一旦攻入飛鴻關,什麼都不用管,最大程度的破壞整個西北地方就可以了.等到這些兵馬分散竄入西北各地,到時候就算墨修堯的百萬大軍回來了也會很頭疼的.這樣的況下,有沒有雷震霆這個主帥確實就不顯得那麼重要了.

凌鐵寒神色凝重的點了下頭,道:"也好,理我之間恩怨早就應該了解了.這一戰,如果本座死在你手中,算本座技不如人.如果你輸了……本座保證不再找雷騰風的麻煩."

雷震霆滿意的一笑道:"如此來,卻是本王占便宜了.請!"

"請!"

"王妃."秦風一手壓住隱隱作痛的傷處,一邊看著城牆邊上對峙的兩個人.特別是看向凌鐵寒的目光更是複雜.誰能想到,這一次救了王妃的命的卻是當初險些殺了王妃的凌鐵寒.沒想到王爺竟然還暗中安排了這樣一步棋,若不是凌鐵寒及時趕到,以他們幾個的武功真的很難從雷震霆手中救下王妃.

葉璃點點頭,沉聲道:"想不用管他們.不計一切代價,攔下入關的西陵士兵."

秦風等人齊聲點頭稱是,"屬下遵命!"

上篇:兵戎相見     下篇:決戰飛鴻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