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決戰飛鴻關  
   
決戰飛鴻關

城樓上的一場曠世大戰,原本應當吸引無數的習武之人前往圍觀的.但是在此時的飛鴻關,卻沒有人有功夫在意這些.無論是急于想要沖入關內的西陵兵馬,還是拼死拒敵的墨家軍將士,誰也沒有心思卻觀看這場大戰.所有人的心中眼中,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敵人.

城門終于被沉重的巨木撞破,墨家軍的將士就以血肉之軀擋在城門口上,與敵人厮殺.城樓上,街道上,到處可都見到厮殺中的兩軍將士.無論是鎮南王的即將身殞還是定王妃甯于守城的將士共存亡,都極大的激發了兩軍將士的士氣.誰也不肯有半步退讓的浴血奮戰著.

這場血戰到底持續了多久沒有人知道,包括葉璃在內的所有人幾乎都已經渾身浴血,筋疲力盡的時候,終于聽到了關外遠處傳來的馬蹄聲.鳳之遙精神一震,突然一躍而起,高聲叫道:"黑云騎來了!王爺回來了!"頓時,所有還幸存的士兵都為之一振.特別是在聽到漸行漸近的馬蹄聲後,所有人心中都湧起一股無可抑制的喜悅.王爺終于回來了,援兵終于來了.他們……終于守住了飛鴻關!

隨著黑云騎的到來,城門口的守軍壓力頓時減少了許多.還在城外的西陵大軍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陣勢不由得一亂,被黑云騎抓住空隙直接沖了過去,順利的沖入城中.黑云騎最前方一騎,白衣白發,氣宇森然,"關閉前後城門!"

飛鴻關雖然名為關口,但是關內卻還是有一個的城池的.不過這城池並不大,而且其中住著的多為駐守此地的將士,只有極少數的普通百姓.因為大戰在即,百姓都已經撤到了後方,此時城中幾乎全都是墨家軍的將士了.一關上城門,還沒進城的西陵士兵自然要重新費力攻打,而已經進城的西陵士兵卻要被困死在城中了.

"阿璃……"

"阿璃……"墨修堯策馬在街道上疾馳而過,幾個不長眼想要湧上前來偷襲的西陵士兵被一鞭子抽出十幾丈遠.終于在一處轉角的街道看到了那個纖細的身影.原本一身白衣上已經被染成了血衣,即使還隔得遠遠的,依然能夠看見,那清麗的容顏上同樣沾染了幾點血痕.刹那間,墨修堯只覺得心里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子一樣的疼痛欲裂.

"修堯?"突然聽到墨修堯的身影,葉璃有瞬間的慌神.這一天她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人了.整個人仿佛都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此時乍然聽到墨修堯的聲音,一時間只覺得似真似幻.

"心!"韓明月沉聲叫道,手中長劍脫手擲向葉璃身後悄然准備撲上來偷襲的西陵士兵.同時,墨修堯從馬背上一躍而起,如驚鴻過水躍到葉璃跟前,一抬手將她攬入懷中.

"修堯?"葉璃怔了怔,方才看清楚摟著自己的人.

"阿璃."墨修堯緊緊的摟住懷中的人兒,平生第一次他感到無比的後怕.他墨修堯算無遺策,全天下人都可以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這一次他卻真真切切的算漏了,他無法想象如果葉璃真的出了什麼事,他要怎麼辦.

墨修堯一手攬住葉璃,另一只手中的馬鞭揮動著,道道勁氣猶如毒箭一般射向四面八方,一時之間他們周圍十丈以內的西陵士兵無一幸免,遠處的西陵士兵礙于定王威名也不敢再上前.

韓明月從倒在地上的西陵士兵身上抽回自己的劍,走上前來道:"你總算回來了."墨修堯點了點頭,這十來年里第一次如此鄭重其事的看著韓明月,沉聲道:"多謝."跟葉璃一樣,韓明月同樣是渾身浴血,曾經風雅公子的形象再也不複存在.而且韓明月身上還有不少的傷痕,很顯然,韓明月是一直跟在葉璃身邊保護他的.

韓明月淡淡一笑,雖然臉上還染著敵人的血跡.眼中的笑容卻已經多了幾分霽月光風的暖意和當年那名震天下的明月公子的風采.

韓明月知道,他們這麼多年的隔閡經過這一戰之後或許可以徹底的接觸了.韓明月足夠了解墨修堯的性格,墨修堯不會恨他,他只會永遠無視他.當做從來沒有過他這個朋友和兄弟.等到從當年迷戀的迷障中走出來,韓明月終于發現自己為了這一段無望的感而失去了什麼.

墨修堯回來的動靜自然不,不一會兒功夫鳳之遙等人也沖了過來.鳳之遙也顧不得寒暄,沖著墨修堯急匆匆的問道:"你帶了多少人回來?!"墨修堯道:"三萬."

鳳之遙臉色頓時萬分難看,幾十萬的西陵士兵,三萬人有個屁用!

墨修堯平靜的道:"不用擔心,冷淮很快就會帶人趕到.只要盡量拖延住西陵人的腳步,將他們擋在飛鴻關和城里就可以了."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可的了.鳳之遙也干脆的直接轉身,"知道了,不過我也不知道能拖延多少時間.萬一有人闖了出去……"

墨修堯蹙眉道:"個州縣都有駐兵,雖然不多,但是阻擋一些殘兵還是夠得."

葉璃淡淡道:"我已經下令讓飛鴻關百里內所有的百姓戰死撤退了."

眾人聞,皆是一喜.除了葉璃他們竟然真沒有人想到這個辦法.雖然讓所有百姓撤退不易,但是以定王府的威望,只要定王妃親自下令,至少有**成的百姓是會撤走的.解決了最擔心的問題,眾人都松了一口氣.鳳之遙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全力阻攔西陵大軍,一定能夠撐到冷將軍到來的時候.王爺王妃,屬下告退!"只要百姓沒有大的傷亡,就算損毀一些房屋莊稼,對于墨家軍來都不算是特別大的損失.雖然這幾年連年征戰,但是又這些年的籌劃和發展,整個西北並沒有傷到根本.

"屬下告退!"眾人齊聲道,紛紛轉身奔赴各自的戰場.

"對了,雷振霆和凌閣主還在城樓上."葉璃這才想起來,不過這一場惡戰,她自己也拿不准到底過了多少時間了.但是雷振霆一直都沒有再出現,如果不是兩人依然還在對決中,或者雷振霆已經戰死那就是兩人同歸于盡了.

對于被自己忽悠過來幫忙的凌鐵寒,墨修堯並沒有絲毫的擔心.橫豎凌鐵寒就是要找雷振霆報仇,他只是提供一個機會給他順便救救自己的屬下罷了.雖然陰錯陽差的讓凌鐵寒救了葉璃,但是凌鐵寒若是因此而喪命,他也不會有愧疚的.

抬手脫下自己身上的披風披在葉璃身上,墨修堯輕聲道:"阿璃,先回去換身衣裳吧."葉璃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轉身往城樓的方向而去的.

城樓上的大戰仍然在持續,雷振霆的逆轉功法果然驚人.原本已凌鐵寒的武功修為,現在的雷振霆即使沒有受傷也很難是他的對手.但是當葉璃等人趕到的時候,身上傷痕累累的人卻是凌鐵寒.不過凌鐵寒一生精研武道,性格堅韌,即使滿身是傷卻也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

聽到墨修堯等人走上城樓,雷振霆率先飛身退開了.

"墨修堯,又是你."雷振霆眯眼盯著墨修堯,原本深沉蒼涼的眼眸或許是因為這場大戰,或許是因為墨修堯的提前回來只是他的計劃破滅而有些充血.

墨修堯淡然挑眉,只有被他抓著一只手的葉璃能夠明白他此時的心並非外表看起來那麼平和.墨修堯笑道:"自然是本王.倒是本王才有些奇怪,你……怎麼都還還沒死啊."

雷振霆冷笑一聲道:"你都還沒死,本王怎麼會死."罷,雷振霆也不再理會一邊的凌鐵寒,飛身朝著墨修堯的方向撲了過來.但是手中的長劍卻直直的指向墨修堯身邊的葉璃.墨修堯神色一變,一掌將葉璃送到了韓明月的身後,手中焚滅劍噌的一聲出鞘,毫不留的朝著雷振霆揮了過去.

"雷振霆,本王一定要你死的很難看!"墨修堯冷笑道.轉瞬間兩人便交起手來,雷振霆同樣毫不示弱,笑道:"誰死得難看還是未知之數."

不得不,連韓明月和凌鐵寒這樣的人都諱莫如深的逆轉功法的逆天效果.雷振霆跟凌鐵寒一場大戰之後竟然像是並沒有消耗太多的精力一般.跟墨修堯打起來依然是出手快如閃電,這感覺讓墨修堯幾乎想起了十幾年前他剛出江湖第一次跟雷振霆對決的時候的感覺.那時候他的武功比起雷振霆來卻是還要略遜一籌.但是現在的墨修堯正當壯年,而雷振霆卻已經漸漸的開始衰老.墨修堯有絕對的自信自己現在的武功修為絕對強過雷振霆,但是即使如此,此時與雷振霆動起手來,墨修堯依然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見此形,凌鐵寒毫不猶豫的加入了戰團.這種況下也沒有所謂的以多欺少了.雷振霆使用逆轉功法,早就必死無疑,在場的人也沒有必要跟著他一起陪葬.更重要的是,現在讓墨修堯退出肯定是不可能的了.既然如此,凌鐵寒也不介意兩個大一個.

有了兩個決定高手的壓制,雷振霆終于漸漸落了下方.但是即使如此,凌鐵寒和墨修堯也同樣新添了不少的傷痕.這一戰,一直從白天打到晚上.葉璃和韓明月兩個根本插不上手,卻是誰也不敢離開半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打斗中的三人.

看到最驚險處,韓明月終于忍不住長嘯一聲,朗聲大笑起來.葉璃站在一邊看著,唇邊也多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韓明月看著天下三大高手的決戰,竟然也突破了心境,從此多年來一直未有寸進的武功更上一層樓.想必再過幾年,天下四大高手之列必然會有明月公子的大名了.

夜色下,整個飛鴻關依然是燈火通明,的城池里,每一條大街巷都有無數的士兵在厮殺著,血腥味彌漫了整個城池.後方的城牆上,元裴老將軍帶著不多的將士駐守在城樓上.城樓下是一道只有前面的飛鴻關大門三分之一寬度的城門,但是這座城門後就是一馬平川的大半個西北地區.所有的將士都是滿臉的疲憊,但是卻都緊緊地握住手中的兵器,一次一次的砍殺著沖上前來的敵人.後方就是他們將要保護的百姓和土地,他們已經無處可退.除了將敵人殺死在城門里,他們別無選擇.

又一波西陵士兵越過挑挑街巷和墨家軍士兵的截殺沖了上來.元裴神色肅然,朗聲道:"弓箭手,射!"羽箭如驟雨一般射出.一群敵人倒下了,很快又有人繼續沖上來.守在城門下的將士沖上去,與從羽箭中沖出來的敵人近身肉搏.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樣的日子仿佛永無止境的時候,遠處終于再一次響起了沉重的馬蹄聲.即使遠遠地也能讓人感覺到大地震動的聲音,那時千軍萬馬疾奔而來的聲音.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來的人會是誰.墨家軍將士疲憊的臉上再一次綻放出光彩,"援兵來了!"

"援兵來了!兄弟們,給我殺!攔住西陵人!"

"援兵來了!"整個城里隨處可見墨家軍將士的歡呼聲,然後雙方的戰斗也更加激烈起來.

冷淮帶著的百萬大軍沖入飛鴻關,西陵的幾十萬兵馬頓時就一潰千里了.原本幾十萬人馬被墨家軍不過十幾萬人擋在城里一整天還死傷極重,本身就有些軍用渙散了.此時再突然多出來百萬大軍,西陵士兵就算意志力再頑強也忍不住要崩潰了.等到天還未亮的時候,城里的戰事便已經到了尾聲.城中的西陵兵馬死的死,降得降.冷淮帶著人趕到後方城門時,剛好來得及扶住了有些搖搖欲墜的元裴.

元老將軍已經年過七十,這一天一夜打下來對于年輕人來就已經累得不輕了更何況是元裴這樣高齡的老人家.看到冷淮,元裴同樣也松了口氣,如果冷淮再來晚一些,他們就真的撐不住了,"冷……冷將軍……"

冷淮歉然道:"元老將軍,是我……我們來遲了,辛苦你們了."

"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元裴連聲道.接著只覺得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冷淮眼疾手快,連忙扶住他,"元老將軍……元老將軍……大夫!"

正好鳳三也往這邊來了,聽到冷淮的聲音連忙飛快的掠了過來.拉起元裴的手把了把脈才松了口氣道:"沒什麼大礙,大概是太累了.先讓人送元老將軍回去.回頭再讓沈先生診治一下吧."

見元裴沒事,冷淮才松了口氣.元裴可是墨家軍現存的年紀最大的老將了.如果在這里出了什麼事,對于墨家軍來不可謂不是一個重大的損失.

派人護送了元裴回將軍府,冷淮和鳳之遙有命令剛剛趕到的將士大街巷的各處搜尋有沒有漏網的西陵兵馬.等到安排完這一切的時候,天色都已經大亮了,兩人這才松了口氣.各自對視了一眼,鳳之遙突然開口叫道:"王爺和王妃還在城樓上!"如果墨修堯已經解決完了雷振霆的話,定然會和葉璃一起出現主持大局.之所以直到現在都沒有看到兩人,必然是城樓上的決戰還沒有結束.

兩人匆匆感到前面飛鴻關的城樓上時,秦風等人早已經到了.雖然都是一身傷痕累累,毫無信心的或靠或坐在城樓上,但是所有人的神色都顯得無比的輕松.鳳之遙不由得也是一笑,聳了聳肩走到一邊的階梯幫靠著秦風在城牆下坐了下來.這一仗打完,大約有很長一段時間可以不用打仗了,可不是應該輕松了麼?作為一個軍人,一輩子都沒有上戰場的機會或許是一種悲哀.但是作為一個國家,如果一輩子都現在戰爭中,那還不如早些亡國算了.

看到鳳之遙冷淮等人接二連三的出現,雷振霆終于明白他再一次敗給了墨家軍.出手的攻勢也越發凌厲了起來.但是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激烈打斗,雷振霆的耗損卻遠比凌鐵寒和墨修堯要厲害的多.逆轉功法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保證雷振霆在這二十四個時辰內就是無敵的狀態,就算他在厲害在凌鐵寒和墨修堯這兩個可算是當世最高的高手聯手之下同樣也傷的厲害.作為一個人,即使提前消耗了所有的生命力也是有極限的,所以在連續幾次猛烈攻擊之後,墨修堯和凌鐵寒都清楚的感覺到了雷振霆的變化.

兩人對視一眼,凌鐵寒手中長劍劃過一道長虹直奔雷振霆的胸口而去.而身後的墨修堯卻是凌空而去,一劍從上到下的插向雷振霆的頭頂.

雷振霆冷笑一聲,飛身讓開了墨修堯從上方刺來的劍,一只手伸手硬生生的抓住了凌鐵寒的長劍.然後順著凌鐵寒的劍勢沖了上去一掌拍向凌鐵寒的胸口.

墨修堯等到正是這個時候,原本往頭上刺得那一劍就是個幌子.頭頂死穴這麼重要的位置,除非雷振霆不能動彈了否則又怎麼會輕易讓人給刺刀.墨修堯劍勢一轉,焚滅劍劃過一道寒芒,瞬間沒入雷振霆的右肩.雷振霆拍向凌鐵寒的掌勢一頓,凌鐵寒手中劍一擰,從雷振霆手中抽了出來,矮身一揮與墨修堯一左一右斬向雷振霆的雙腿.

突然受了墨修堯一劍,雷振霆吃痛之下飛快的躍開.躲過了墨修堯和凌鐵寒後面的兩劍,不過左腿還是被凌鐵寒的劍劃出了一道血痕.

雷振霆一直退到城牆邊上才守住付的腳步.低頭看了一眼右肩上的傷皺了皺眉.這一劍傷的並不重要,但是他右肩上前些日子才剛剛受了葉璃的槍傷,傷勢並未痊愈.如今在加上墨修堯的這一劍自然是雪上加霜.何況逆轉功法並不能讓他全然的無視痛楚,無數的傷痕和痛楚加諸在身上,讓他的實力再一次大打折扣.

墨修堯和凌鐵寒也不著急,各自緊握著手中長劍神色漠然的看著雷振霆.事到如今,以雷振霆的性格絕對不會再逃跑了,怕只怕他臨死了還想要拉一個人來陪葬.

雷振霆淡然一笑道:"能夠與定王和閻王閣主一戰,本王也不枉此生了."

凌鐵寒神色淡然並不語,墨修堯卻是冷然一笑道:"本王從來沒打算要和你一戰.本王要的只有一件.你死,我生."

雷振霆愣了一愣,忍不住仰天長笑,"哈哈……定王果然不愧是定王,墨流芳生的好兒子!墨修堯……今天若不是凌鐵寒在這里,死在本王手中的絕對是你!"這世間最不可捉摸的便是人,但是墨修堯卻偏偏能夠算准人心.所以連凌鐵寒這樣的高手都可以任由他調動.或許葉璃的沒有錯,當年的定王府正是因為人心險惡幾近毀滅,墨修堯痛定思痛,竟然可以參透人心所有的欲念和企圖.所以,他才會敗在他的手中.

墨修堯並不在意雷振霆的嘲諷,淡然道:"如果凌閣主不在這里,你就不會死在這里了.本王自然還有別的法子讓你死."

雷振霆哈哈大笑,在場的眾人面面相覷誰也不明白他在笑些什麼.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等到他終于笑夠了,雷振霆才重新站起身來,手中長劍一指墨修堯道:"好!好……本王就來看看.定王能讓本王怎麼死!"

墨修堯唇邊勾出一絲冷酷的笑意,"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城樓上的氣氛再次一邊,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定定的望著對峙中的三個人.這世上武功成就最高的三個人的生死決戰,馬上就要分出勝負了.同時也代表著,這場持續了數年之久的逐鹿之戰,最後的贏家即將出現,即使……許多人早已經知道最後天下誰屬,卻依舊忍不住心馳神蕩,不能側目.

上篇:深謀遠慮     下篇:鎮南王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