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鎮南王之死  
   
鎮南王之死

城牆上,掠起幾道炫目的光芒.只見三個人影飛快的拔地而起,然後戰成了一團.尋常的習武之人根本看不清他們的打斗,只看見無數的虛影在空中掠過,還有那四面八方激射而來的劍氣勁力.眾人紛紛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抬頭仰望著這場曠世大戰.

唯一能夠看出一些名目的也只有韓明月一人了,但是此時韓明月也是定定的望著空中那大戰中的三人,目光專注自然也沒有心思回到旁邊的人的問題了.

只聽一聲巨響,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一個黑色的身影從天上掉落下來,重重的砸在了城樓上的地面上.韓明月和秦風二人一左一右擋在了葉璃的前面.等到眾人望過去的時候,便看到雷振霆摔倒在地上,右手的手腕和雙腿上都有鮮血潺潺流淌著.雷振霆神色萎頓的躺在地上,目光黯然臉色慘白,韓明月一眼望過去便放下了心來.雷振霆顯然已經被人廢了武功,又傷了手腳已經沒有任何殺傷力了.

很快,墨修堯和凌鐵寒也同時落到了地上.兩人的形也不太好.墨修堯雪白的衣衫上染上了好幾道血痕,左臂上一道傷痕更是觸目驚心.凌鐵寒藍色的布衣上裂了一條常常的口子,一道細細的傷痕從脖子上劃過,只要再重傷一分只怕就是兩敗俱傷了.

"修堯……"葉璃看著墨修堯一身的傷勢,微微蹙眉.墨修堯的心卻是極好,處理了雷振霆之後,這些年來墨修堯處心積慮的想要收拾的人就差不多都收拾過了.就連眉宇間原本的那一絲陰郁煞氣都消散了不少.

"阿璃,我贏了."墨修堯微笑道.

葉璃微微點頭,輕聲道:"我知道."

"咳咳……"跌坐在地上的雷振霆輕咳了兩聲,咳出一口血來.回頭盯著墨修堯問道:"為什麼不殺了我?"墨修堯冷聲道:"本王過……必定要你生不如死!本王話一向算數!"

雷振霆不屑的笑道:"本王倒是沒想到,定王也愛好凌虐俘虜這一招."

"既然你承認自己是俘虜就行了,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墨修堯笑道,"想不想知道本王打算怎麼招待你?"墨修堯眼中驟然迸射出凌厲的狠意,仿佛很不的將雷振霆撕裂了卻又偏要容忍著讓他活著一般.

雷振霆還沒來得及開口,旁邊突然一道劍光閃過.墨修堯勃然大怒,"凌鐵寒,你找死!"只見凌鐵寒手中長劍一劍刺入了雷振霆的胸口,雖然一道血光飛出.再看雷振霆胸口已經被開出了一個血洞,頓時出氣多入氣少,顯見就要活不成了.

凌鐵寒站的位置本來就比墨修堯近,墨修堯又一手扶著葉璃.凌鐵寒這一劍又快又狠墨修堯哪里來得及阻攔?雷振霆被凌鐵寒刺了一劍之後,不但沒有感到痛苦,反而帶著嘲諷的笑意看向墨修堯.仿佛在,你不是想要我生不如死麼?本王現在就要死了.

"呵呵……凌鐵寒……十三弟……多謝了."雷振霆淡淡笑道,黯然失色的目光在墨修堯和葉璃身上流過,眼中劃過一絲遺憾和擔憂.卻什麼也無法在出口,慢慢的,眼眸中最後一絲光彩也漸漸地淡去.

"修堯!"葉璃拉住墨修堯想要拍向凌鐵寒的手,輕聲道:"我有些累了,咱們回去休息吧."

墨修堯眼神一暖,低頭看著葉璃清麗的容顏上尚未拭去的血跡,眼中更多了幾分歉疚,"好,我們先回去休息吧.冷將軍,鳳三,這里交給你們了."

鳳之遙苦著臉點點頭,他也一天一夜沒有歇息了好不好?

葉璃回頭對凌鐵寒道:"凌閣主可以在城里養好了傷再走,沈先生那里有不少傷藥."

凌鐵寒拱手道:"多謝王妃."

看著墨修堯和葉璃相攜而去,鳳之遙回頭看了一眼地上雷振霆的尸體,皺眉道:"這個要怎麼處理?"雖然是敵人,但是雷振霆到底是一代梟雄,鳳之遙也不願意太過折辱他了.俗話,人死債消,再多的仇恨人死了還能算什麼?不過雷振霆如果落到墨修堯手里,只怕真的要死無全尸了.

冷淮挑了挑眉,也是和鳳之遙一個意思.冷淮是正統出身的武將,對名將總是懷著幾分敬意的.除非必要,一般也不願再戰場以外的地方折辱敵人的尸體,那時弱者的行為.

凌鐵寒掃了一眼地上的雷振霆,道:"本座將他帶回西陵,未知可否?"

"當然可以."冷淮和鳳三對視一眼,鳳之遙道:"不過……必須由定王府火化,凌閣主只能帶骨灰回去."不是鳳之遙太過謹慎,而是有過墨修堯死而複生的事之後,鳳之遙實在是不想再冒絲毫的風險了.

凌鐵寒也不在意,他能為雷振霆收尸,就算得上是很夠義氣了,點頭道:"無所謂.本座可以等幾天."鳳之遙道:"不用等幾天,很快就好."他可不想讓凌鐵寒在這里等幾天,看王爺的意思分明對雷振霆余怒未消,不定回過神來又要找凌鐵寒麻煩呢.若只是如此也就罷了,凌鐵寒現在身受重傷,不用王爺出面定王府也有的是辦法弄死他.但是看王妃的意思卻明顯不想讓凌鐵寒死了,萬一王妃跟王爺賭氣,對他們這些做下屬的可沒有什麼好處.

冷淮自然沒有鳳之遙想得多,有些奇怪的看了鳳之遙一眼,想想也沒什麼不對,點頭稱是.凌鐵寒點頭道:"如此多謝了."

"凌閣主不用客氣,起來我們還要謝謝凌閣主呢."鳳之遙真誠的道.不管是為什麼,凌鐵寒救了他們包括王妃在內的許多人的命都是事實.若不是凌鐵寒來得及時,今天的結局還真是不好.

葉璃和墨修堯回到將軍府中,梳洗了一番之後,墨修堯出來便看到葉璃坐在桌邊望著跟前的餐點出神.雖然剛剛經過一場險些全軍覆沒的大戰,但是將軍府的下人們還是十分盡職的准備好了可口的早膳,在兩人回來之後不久就送了上來,供兩人梳洗之後正好可以食用.

剛剛梳洗過後的葉璃,換下了一身的血衣,洗去了臉上的疲憊和血腥,顯得更加清麗動人.看著她望著眼前的餐點怔然出神的模樣,墨修堯不悅的皺了皺眉,直覺的有些不喜.輕輕走上前去,從背後將她圈在懷里,墨修堯輕聲問道:"阿璃,在想什麼?"

葉璃回過神來,搖了搖頭道:"沒什麼……這些日子一直都崩得緊緊的,突然松懈下來倒是有些無所適從了."

墨修堯歉疚的蹭了蹭她的發絲,柔聲道:"都是我不好,阿璃……以後再也沒有什麼事能夠讓你心煩了.以後你想做什麼我就陪你做什麼,好不好?"是的,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什麼能夠讓人心煩,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他的阿璃了.北戎敗了,三五十年內也別想緩過氣來.雷振霆死了,西陵大多數的精兵都留在了飛鴻關.南方還要面對大楚由慕容慎和南侯帶領的三十萬大軍,國內還有鎮南王府和西陵皇室的恩怨,以雷騰風的能力能夠自保就算是不錯了.至于南方的大楚,墨景黎被流放了,一個還未成年的娃娃登基,大權不過是掌握在權臣和太皇太後手中罷了,也興不起什麼風浪.以後……這天下還有誰敢動他的阿璃?

葉璃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墨修堯眨了眨眼睛,笑道:"阿璃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葉璃問道:"你打算收兵了?"

"該打的都打完了,不收兵還能干什麼?"墨修堯笑道.

葉璃默然不語.她卻是沒想到墨修堯這麼快就打算收手了,這些日子墨修堯的計劃和決策一直讓她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並不是有野心有什麼錯,墨修堯有那個實力,也有那個資格去問鼎天下,甚至一統天下.但是或許是這些日子以來,一場比一場更殘酷的戰事,讓她對戰爭產生了一種無可抑制的厭惡.這幾年看到的死人實在是太多了.

將葉璃摟入懷中,墨修堯俊美的容顏上帶著溫和的微笑.輕輕拍拍葉璃的後背柔聲道:"阿璃是不是累了,不如先休息一會兒,好不好?"

葉璃無意識的點點頭,靠在墨修堯身上漸漸的閉上了眼睛,她確實是有些累了.等到葉璃睡熟了,墨修堯才輕手輕腳的將她抱起放到里面的床上.俯身看著熟睡中依然微微蹙著秀眉的嬌顏,墨修堯憐惜的抬手輕輕勾畫著她的容顏,低聲笑道:"傻阿璃,本王怎麼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呢?何況……本王若是都打完了,墨寶豈不是要變成敗家子了?"

輕輕為葉璃蓋好了被子.墨修堯轉身出去,外間放置著的算上最上方的宣紙上有些凌亂的寫著幾行自己,顯然是字跡的主人在匆忙中忘記了收起來的:兵罷淮邊客路通,亂鴉來去噪寒空.可憐白骨攢孤塚,盡為將軍覓戰功.

用這首詩來形容墨家軍或許略有些偏頗,但是卻也很明顯的看出了寫字的人對目前的局勢的看法和心.

葉璃確實是累的不輕,這一覺睡醒來外面的天色已經再次暗了下來.若不是墨修堯擔心她太久沒有進食對身體不好,不定還會繼續睡下去.

葉璃坐起身來,看著悠然的坐在自己的床邊跟自己睡過去之前沒有絲毫變化的墨修堯,就知道他一直都沒有休息.其實這一天多累的並不只是葉璃和飛鴻關的守將們.墨修堯在半道上聽葉璃還留在飛鴻關,就帶著人快馬加鞭的趕回來,接著又是和雷振霆的一場大戰,不累是不可能的.

"怎麼沒有休息?"葉璃秀眉輕蹙,輕聲問道.

墨修堯含笑搖搖頭,輕聲道:"看著阿璃,不累……阿璃已經睡了很久了,該起來用一些晚膳了."葉璃無的望著眼前笑容溫柔的男人,仿佛之前面對雷振霆和凌鐵寒的陰沉暴戾從未存在過一般.看著她不做聲的模樣,墨修堯笑容微斂,抬手將葉璃摟入懷中,輕聲問道:"阿璃在生我的氣麼?"

葉璃沉默了片刻,微微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道:"不,我知道……你是對的."

墨修堯也沉默了下來,半晌才含笑看著葉璃道:"只是不能接受對不對?不錯,這次的事……我是故意的.墨景黎的那幾個廢物怎麼可能傷得了我.其實……從最初阿璃讓人將蒼茫山的細作名單交給我的時候我就有了這個打算.我了解墨景黎,我知道他在被逼急了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阿璃你看,現在……一切都向我想象的一樣發展的.只是……我沒想到,阿璃你竟然沒有聽我的話離開飛鴻關.若不是凌鐵寒即使趕到……幸好,當初留凌鐵寒一命果然是對的……"墨修堯摟著葉璃的腰間的手有些微的顫抖,但是他低頭看著葉璃的眼中和低聲的聲音中依然帶著淡淡的笑容.這樣固執的笑意卻讓葉璃心中更加的酸澀.

她不能怪這個男人.葉璃輕輕靠在墨修堯的懷中默默地想著.無論他有再多的事,再多的想法讓她無法認同無法接受,她卻都永遠也無法責怪他.這並不是他的錯,他想要報仇,想要保護自己的家人和愛人,想要定王府在這個世上延續下去,想要以最的付出得到最多的回報.無論從哪兒來看他都沒有錯.

墨修堯輕輕地摟著葉璃,吻了吻她的發絲,輕聲笑道:"我多想將阿璃藏在這世上最安全最美麗的宮殿里,讓所有人都不能看見,也永遠沒有人傷害得了阿璃.可是我不能那樣做……我知道阿璃不喜歡那樣.所以……我要阿璃跟我站在一起,一起面對所有的一切,即使是阿璃不喜歡的.阿璃,你別討厭我好不好?"

即使知道你討厭這些,但是我卻甯願將這些最殘酷的東西撕裂在你面前給你看.因為這就是墨修堯……墨修堯不是霽月風光的世家公子,也不是清氣出塵的世外仙人,墨修堯是從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地獄修羅.雖然阿璃從來就不是養在溫室里弱不禁風的嬌貴花,但是阿璃的心底深處卻永遠都是那樣的善良和柔軟.怎麼會喜歡這樣血雨腥風的殘酷算計和血流成河的戰場呢?可是……怎麼辦呢?墨修堯只想要你陪著.

"修堯……"葉璃輕聲歎息,抬起頭望進他溫柔卻又充滿了固執堅持的眼眸.抬手輕觸他雪白的發絲,低聲道:"不是你錯,我為什麼要怪你.我只是……有點難過而已.我很想服自己,他們的犧牲都是有價值的.即使飛鴻關二十萬守軍全部戰死了,至少也可縮短數年的戰亂時間.這期間……少犧牲的將士和百姓何止二十萬?何況……我這點難過算什麼?甚至大多數人我連他們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能為他們難過到哪兒去?這麼多人,就算我難過到死,一個人能給他們的感連半刻鍾都不到,而我的這點難過,對他們來有算得了什麼?只是……他們每個人都是有家人,有親人孩子的,他們的傷痛卻是一輩子的.所以……修堯,我沒事.我真的只是有一點難過而已.很快,就會好的."

墨修堯低頭,輕柔的拍著葉璃的背心無聲的安慰著她.將一切看得這麼透徹的葉璃更給人一種從未有過的脆弱感.墨修堯將摟在懷里,有些單薄的唇邊帶著固執的堅持和痛惜.

"抱歉,阿璃."墨修堯沉聲道.他對她感到抱歉,但是他不會認錯.與葉璃一樣,身為墨家軍的最高統帥,他並沒有做錯任何一個決定.即使今天墨家軍來不及救援,整個飛鴻關的將士全數戰死,甚至西陵士兵闖入飛鴻關內肆虐,也沒有人能定王的這個決定是錯的.他率領人數低于敵人數倍的墨家軍連續面對三個國家的圍攻,這一次更是畢其功于一役,將戰亂的時間大大的縮短了.身為一個上位者,他是正確的.

他對不起的只有他的妻子,他的愛人.讓她承受了這麼多原本就不應該由她來承受的痛苦和抉擇,讓她親自葬送了由她自己一手訓練一手組建的麒麟.從頭到尾,他墨修堯對不起的,只有葉璃一人——他最摯愛的,曾經決定要永遠呵護讓她快樂無憂的妻子.

"沒關系."葉璃輕聲道,心中柔腸百結.無論他做了什麼她都會原諒他的,葉璃在心中淡淡的微笑.原來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已經如此的愛他.

"阿璃,以後再也不會了."

"好,我知道了."心中那些隱隱的痛楚或許永遠不會消失,但是卻會漸漸地淡去.人生從來沒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事,而現在,已經很好.一個能夠睥睨天下翻云覆雨卻為了你的心好壞忐忑不安的男人,幾個聰明可愛乖巧機靈的孩子,一群真心誠意永遠為你著想的親人,還有一群忠肝義膽的朋友和下屬.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不滿足的麼?或許她和墨修堯的有些想法永遠都不會一樣,比如她不喜歡陰謀詭計而他卻最擅長陰死人不償命.又比如她一直認同的生命的可貴,而他並不介意拿不相干的人的生命當籌碼玩弄.但是,他會為她退讓,她會包容他.這就夠了.

"王爺,王妃.屬下求見."門外響起鳳之遙的聲音.

不一會兒,墨修堯和葉璃便相攜出現在外面的花廳里.來求見的並不是只有鳳之遙一人,冷淮,韓明月,何肅,就連早上昏死過去的元裴將軍也都在場.看到兩人相攜而來,鳳之遙暗暗松了一口氣.

鳳之遙不僅是墨修堯從一起長大的兄弟好友,這些年來也算得上是葉璃的好友了.鳳三公子對這兩個人自然比一般人都更了解一些.原本以為這一次回來兩人之間必定會有一些矛盾,卻沒有想到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鳳之遙不由得多看了葉璃幾眼,心中對葉璃的評價更高了幾分.

接收到墨修堯警告的眼神,鳳之遙才輕咳了一聲收回了打量的眼神,笑道:"王爺,王妃,打擾了."

墨修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還知道啊,這麼晚了來干什麼?"

葉璃無奈的抬手拉了拉,含笑對元裴道:"老將軍,身體可好一些了."

元裴連忙道:"多謝王妃關心,末將還好.只是年紀大了,有些不中用,倒是讓王妃見笑了."葉璃微笑道:"老將軍哪里話.這一次多虧了老將軍坐鎮."

"阿璃的是,元老將軍,請坐吧."看到葉璃掃向自己的目光,墨修堯也從善如流的含笑道,"大家都還沒有用晚膳吧,不如一起用?"

鳳之遙默默翻了個白眼:是你和王妃還沒有用晚膳吧?

定王親自相邀眾人自然也不好拒絕,片刻間,丫頭便送上了准備好的晚上.都是一些極為清淡的食物,這些天大家都累的不輕,誰也沒有認真用過一餐.一時間倒也胃口大開,十分愉悅的用了一頓豐盛可口的晚膳.

等到丫頭們將殘羹都撤了出去,墨修堯才問道:"這麼晚來,是有什麼急事?"

冷淮起身道:"啟稟王爺,我們是想問……西陵那些俘虜應該怎麼處置."其實這原本並不是什麼急事,不過他們被鳳之遙扯過來,鳳之遙這會兒卻一副吃飽喝足裝死的模樣,冷淮無奈只得拿出這件事來了.

雖然不急,但是這卻並不是一件事.被俘虜的西陵士兵足足有近十萬之眾.這麼多人,無論放在哪兒都是一個大問題,無論怎麼處置都很麻煩.

聞,墨修堯眼眸一閃.正要話卻在看到身邊的葉璃的時候頓了一下,沉吟了片刻道:"派人送回去交給西陵.咱們也不要多了.一個士兵五十兩白銀."

冷淮猶豫了一下,"西陵人會同意麼?"五十兩並不多,但是十幾萬人加起來就很多了.更何況,這念頭想要征集十萬兵馬並不是難事.至少絕對用不了五六百萬兩白銀,對于西林來這並不是一樁很劃算的買賣.

墨修堯冷笑一聲道:"你將此事公告天下,他們不同意也得同意.是在不同意……就將人全部送到北方去種地."北方被北戎人糟蹋的不成樣子,正好缺人開荒種地.

冷淮一想,不由得也是一樂.果然還是定王足智多謀,"末將遵命."

上篇:決戰飛鴻關     下篇:戰爭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