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戰爭的代價  
   
戰爭的代價

仗終于打完了.雖然剛剛經過了一場惡戰的飛鴻關依然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但是卻已經有了一些往日的安詳的意味.大街上,城門口,沒有平日里進進出出悠然自在的人們.墨家軍的將士們默默的清理著戰場洗刷著街道上的血跡.這些血跡有的是他們的戰友的,有的是他們的敵人的.混在一起誰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誰流下的血跡,但是交戰的雙方卻都付出了極為慘烈的代價.

清晨,葉璃帶著秦風卓靖和衛藺出了飛鴻關,來到距離飛鴻關不遠的一處山坡上.他們到達的時候那里已經有不少人在那里等著了.在場的人大多數都是帶著傷的,有的甚至傷的不輕.每一個人臉上都帶著沉重肅然的神色.這是便是那一千多個麒麟長眠的地方.看到葉璃到來,那一百多名麒麟都立刻站直了身子,齊聲行禮,"見過王妃."

葉璃鄭重的點了點頭,起身道:"不必多禮."

"多謝王妃親自來參見兄弟們的葬禮."一個滿臉滄桑的中年男子上前,對著葉璃恭恭敬敬的一禮.這是這一次駐守飛鴻關唯一還活著的一位麒麟的隊統領.雖然所有麒麟的隊員名字葉璃記不全,但是對于這些隊的統領葉璃卻大都是認識的.因為這些人多數都是第一批訓練出來的麒麟中脫穎而出的人,其中有很多技能甚至還是葉璃親手教導的.葉璃還記的,這個中年男子名叫李煜.與那風流爾雅博學多才的南唐李後主同名,卻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即使是在面對自己的同袍戰友的時候,他也極好開口話,這一次能主動上前來跟葉璃話,確實是有些不容易了.

葉璃唇邊勾起一絲淡淡的苦笑.道:"他們都是我教出來,我怎麼能不來?我……很抱歉."

本是沉默寡的男子卻頓時了眼睛,望著葉璃有些哽咽的道:"不,與王妃無關.既然身為軍人……馬革裹尸也是幸事.只是我們……"葉璃放眼望去,比起曾經軍容整齊,其實不凡的麒麟,現在這一百多個傷痕累累的士兵看上卻實在是顯得有些頹廢悲涼.一百多個千軍萬馬中都不曾有過絲毫退步的男子,此時卻都眼眶發的望著眼前整整齊齊的一排排的墳墓.這里面躺著的都是他們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或許兩天前他們還曾經聚在一起談天笑,聊著自己的家人,妻兒和未來,現在卻已經是一陰一陽生死兩隔了.

葉璃輕輕歎息一聲,走到這片墳墓的最前方的一片空地上.恭恭敬敬的對著墳墓拜了三拜,沉聲道:"祭酒!"

身後,秦風和衛藺一前一後,直接拿著酒壇走向前方的墓地.在每一個墳前都撒上了一些水酒,旁邊的麒麟將士看在眼里,也跟著兩人一起沿著每一座墳墓撒酒.

前方的空地上想起了低沉嗚咽的琴聲,眾人回頭,之前葉璃席地而坐,膝蓋上擺著一把樸素的烏木琴.葉璃素指撥動,嗚咽的琴聲從指間慢慢的流出.琴聲古樸,彈奏出的著幽幽的曲調更多了幾分蒼涼和悲愴.這是,招魂曲.

葉璃的琴技並不絕頂,甚至她的臉上都沒有絲毫悲傷的神色.但是從她指間流出的琴聲卻讓所有的人清楚的感受到那淡淡的哀愁和遺憾.是的,不是痛苦而是遺憾.遺憾自己不能夠做得更好,更遺憾這麼多優秀的戰士以那樣的方式死去.

驀地,琴聲一轉漸漸變得激越,每一根琴弦仿佛彈撥在了所有的人的心上.讓人們不由自主的響起了往昔的歲月.剛剛加入麒麟的驕傲和喜悅,無數艱辛的訓練和那些同生共死的過往,還有共赴戰場的豪.

"男兒當知國恩重,戰死沙場是善終!"有人沉聲吼道,"兄弟們……好走!"

"敬酒!"所有人端起手中酒壇,對著眼前的一座座墳墓仰頭一飲而盡.琴聲中,無數的淚水和著酒水一起流下,打濕了腳下這片沉睡著無數英烈的土地.兄弟們……走好……一路保重!

一曲終了,葉璃站起身來隨手將烏木琴放在身邊的地上.看著眼前淚流滿臉的將士們沉聲道:"李煜!"

叫李煜的中年統上前來,恭敬的道:"屬下在!"

葉璃看著他,沉聲道:"從現在起,你是麒麟的副統領.本妃命令你,你可帶麒麟回去整修,待所有人傷勢複原之後立刻返回璃城.一年之內,本妃要看到一個完整的麒麟.你……能做到麼?"

李煜不由得愣了一下,對上葉璃堅定清透的眼神,連忙朗聲道:"屬下領命!屬下保證,一年之內……一定重新給王妃一個完整的麒麟!"葉璃的這個命令,確實把李煜嚇了一跳.麒麟副統領的職位的重要性和品級都是極為不凡的.即使是徐家三公子,加入麒麟數年,無論能力還是在戰場上拼命的狠勁都絕對是一流的,而且還是定王妃的親表哥.即使如此,徐清鋒也不過才是麒麟十二隊統領中的一個而已.王妃這個時候將他提拔為副統領……

仿佛看出了李煜心中的想法,葉璃淡淡道:"離去的都是你的兄弟,本妃希望你能夠親自將屬于他們的位置重新填補起來."

"屬下領命!"李煜高聲道,這一次的語氣中更多了幾分激動之色.葉璃點點頭道:"大家的傷都還沒有好,都早些回去休息吧."

"是,屬下等告辭!"李煜點頭應道,轉身帶著一百多名麒麟的將士離開回飛鴻關去了.

"王妃,我們也該回去了."卓靖輕聲道.葉璃搖搖頭,道:"我還想再待一會兒."葉璃重新在地上做了下來,將烏木琴放在膝上漫不經心的彈奏著.也沒有固定的什麼曲子,只是斷斷續續的彈奏時停時歇,在這滿是蒼涼白色的墳地里更讓人感到幾分心傷.

距離麒麟墳墓不願的一處高地上,墨修堯和韓明月並肩而立.斜斜的望去,正好看到那邊白色的墓地上坐著的素衣女子平靜的容顏.韓明月看了看身邊白發如雪的墨修堯道:"既然擔心,何不過去看看?"

墨修堯斜了他一眼,淡然道:"本王自有分寸."

韓明月淡笑不語.到了現在他不得不羨慕墨修堯當真是好眼光.這次的事,從理智上將確實不怪墨修堯,但是從感上講無論換了是誰只怕都忍不住想要給他一個耳光.但是葉璃卻從頭到尾沒有過一句責怪墨修堯的話.不管是她真的理解還是包容墨修堯的一切,這都是墨修堯莫大的福分.同樣的,大概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葉璃,墨修堯才沒有變的更加偏激.

這些年,和墨修堯雖然沒有什麼交集,但是韓明月卻依然時時的關注著墨修堯的.畢竟除了唯一的親弟弟以外,墨修堯也可算是韓明月最看重的人了.這些年里,好幾次韓明月都隱約感覺到墨修堯的失控,但是似乎每一次在將要失控的邊緣墨修堯又穩穩地停住了.很顯然,這一切,跟葉璃絕對是有著莫大的關系.

就像是昨晚,在冷淮提出關于西陵士兵俘虜的事那一刹那,韓明月清楚的感覺到墨修堯已經到了殺念.但是也只是在一瞬間就被他完美的控制住了.然後有條不紊的吩咐冷淮怎麼處理這些俘虜.仿佛定王當真就是如此胸懷慈悲,胸襟寬廣一樣.天知道,墨修堯從來就不是會善待敵人的人.而當時,在場個人中能夠影響到墨修堯的緒的就只有葉璃一個.所以在那一刻韓明月才有些明白了鳳之遙為什麼會那麼緊張墨修堯和葉璃之間的關系.如果會所墨修堯是一柄鋒芒畢露的絕世寶劍的話,葉璃就是劍鞘.如果墨修堯是一匹絕品的千里馬的話,葉璃就是能夠牽制住馬的馬轡.兩者之間,缺一不可.

韓明月低頭悶笑道:"修堯,你已經過了任性的年紀了.別人的寬容不是拿來給你隨意揮霍的.至少……應該到麒麟的將士墓前敬一杯酒吧.這些人都是定王妃親自訓練出來的……一種完全不同與你我認知的兵種.我總覺得,王妃對待這些麒麟的感是不太一樣的.這一次為了你的計劃,一下子犧牲了一半的麒麟,如果有人一下子毀了你半個定王府,你會不會高興?"

墨修堯沉默了許久,突然沉聲道:"我討厭麒麟!"

韓明月一愣,沉吟了片刻才忍不住笑道:"你是討厭麒麟還是討厭王妃對別人或者別的東西特別?王妃和別的女子不一樣,你應高早就明白了不是麼.去吧……別什麼你討厭麒麟.他們都是最優秀最值得欽佩的戰士.別告訴我你沒有覺得惋惜."

墨修堯身為定王,當世可是獨一無二的名劍.注定是天然的喜歡著所有精銳的士兵的,又怎麼可能會不喜歡麒麟這樣精兵中的精兵?實話,墨修堯在這之前依然低估了麒麟的戰斗力,甚至他其實並沒有想過葉璃會派麒麟駐守飛鴻關.畢竟,比起幾十萬大軍,上千人的隊伍無論再怎麼精銳都顯得太過渺了.原本墨修堯其實已經做好了飛鴻關全軍覆沒的准備了,卻沒想到正是這一支他當初沒有算計在內的人馬,救了整個飛鴻關.

又沉默了好一會兒,墨修堯才朝著葉璃的方向走去.

"修堯."身後,韓明月突然出聲道.

墨修堯回頭,看了他一眼疑惑的挑了挑眉.韓明月道:"咱們還是兄弟對麼?"

墨修堯微微點了下頭,足下一點朝著葉璃的方向掠去.

看著某人匆匆離去的身影,韓明月不由得低笑出聲.誰能想象,當年那個無數春閨夢里人,肆意飛揚仿佛不為任何柔所困的墨修堯會有如今這樣焦急的時候.再想想自己,明月公子抬眼望向遠方,優雅的唇邊勾起一抹淡然甯靜的笑容和釋然的輕松.

墨修堯如一只輕鴻落在了葉璃身後不遠的地方,沒有驚起半絲響動.秦風等人看了看墨修堯,無聲的退了下去.墨修堯看著坐在地上的葉璃,悄然的走了過去也學著葉璃一般席地而坐.

"修堯?"葉璃停下手中的琴,有些不解的道:"不是鳳三他們還有事找你談麼?怎麼來這里了?"墨修堯淡笑道:"仗都打完了,再大的事也可以先緩一緩了不是麼?"

葉璃含笑點了點頭,現在除了慕容慎和南侯還在南方領著大楚的兵馬與西陵對抗以外,墨家軍麾下卻是已經是一片甯靜了.低頭思索了一下,葉璃道:"陣亡和重傷的士兵家屬安置……"

墨修堯握住她微涼的手包進自己的掌中,道:"這些事交給清塵公子處置就可以了.阿璃不用操心,我保證每一個戰死的士兵身後事都會安排妥當的.還有麒麟也一樣."

葉璃微笑著點了點頭,她並不擔心麒麟.麒麟本身就有著非常完善的制度,其中也包括傷亡和重傷補償的制度,而且麒麟人不多,只要按照規定執行就可以了.但是墨家軍別的兵馬卻都是動輒成千上萬的人馬傷亡,要處理妥當也不容易.

看出了葉璃的擔憂,墨修堯堅定的保證道:"我會吩咐所有的將軍,負責好各自的將士的後事的."將墨修堯如此鄭重其事的保證,葉璃不由得莞爾一笑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用這麼嚴肅.我也不過就是隨口幾句罷了."

墨修堯淡笑不語.阿璃的心太軟了,想的也太多了.不過墨修堯知道她想這些並不是為了所謂的善良所謂的高尚品德.而是她認為就是應該這樣做.葉璃有許多想法與這個時代的人們其實是格格不入的.比如她認為男人應該尊重女人,她認為軍人應該保護老百姓,她認為國家應該照顧為國傷亡的士兵的身後事等等等等,並不是她認為的不對,而是對于這個時代的人們來太過荒謬也很難做到.但是,他或許正是愛著這樣與眾不同的阿璃.墨修堯知道她的那些神奇的經曆,甚至覺得阿璃在曾經的世界生活的一定比在這個世界愉快幸福.所以他才剛想將全世界都送到她的手上,他想要讓她比原本更加幸福.

墨修堯從葉璃手中接過烏木琴,放在自己的膝上輕輕彈撥起來.墨修堯的琴技其實遠比葉璃更好一些,依然是那曲《招魂曲》.在墨修堯的手中卻更多了幾分激昂和震人心脾的滄桑之感.葉璃怔怔的聽著他彈奏著曲子,終于忍不住流下了一滴滴淚水.

一曲罷了,墨修堯放開手中的烏木琴,伸手將她摟入懷中,"哭吧,阿璃……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葉璃靠在墨修堯懷中,終于哭出了聲來.

墨修堯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心,半垂的眼眸中寫滿了憐愛和疼惜.

兩人一回到將軍府,迎接他們的就是已經將近抓狂了的鳳三公子.看到兩人攜手而來,鳳之遙不管不顧的沖了過來,一把抓住墨修堯的衣領叫道:"定王爺!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定王府你到底要不要了,書房里那些公文你到底處理不處理!更重要的是,明明是你自己叫我們來有事要處理,結果自己卻跑得不見人影,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怎麼樣啊?!"鳳三公子氣到極點已經顧不得以下犯上了.對著墨修堯就是一通大吼.

鳳之遙的突然爆發倒是真的將葉璃和墨修堯都嚇得一愣.墨修堯很快就回過神來,沉穩的撥開他抓著自己衣襟的手道:"鳳三,有什麼事慢慢."

鳳之遙冷笑一聲,"慢慢,我倒是想慢慢,我也得找得到人啊.剛剛打完仗,那麼多事沒有處理,我們這麼多人放下手里的事來聽你定王爺的訓示,結果連個人影都沒有找到!"

聞,葉璃不由得有些愧疚.到底墨修堯這麼任性的跑出去還是為了找她的.上前一步,對著鳳之遙輕聲道:"鳳三,今天的事……"

鳳之遙一抬手道:"王妃,你不必替他話.更何況……咱們也不敢怪罪定王殿下不是麼,不過是平白發頓牢騷罷了,請王爺責罰便是."也不怪鳳之遙想要發火了,戰事剛停下來,忙的可不知道是飛鴻關,這持續了近一年的戰事飛鴻關以外的所有地方都是一團糟.所有人比戰事結束之前更忙了.偏偏最該忙的人卻找不到蹤影了,不但墨修堯不見蹤影,連平時能幫幫忙的韓明月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鳳之遙對著空蕩蕩的書房和堆積如山的卷宗運氣許久,終于還是忍不住發泄出來了.

在場個人,除了葉璃和墨修堯以外,都以看勇士的神色欽佩神色望著鳳之遙.敢當眾吼定王,真是長了一顆天大的膽子.

墨修堯卻是意料之外的難得的好脾氣,笑道:"行了,本王知道了.明天一早保證將所有的事都處理好."

鳳之遙挑眉,"明早?"

"有意見?"墨修堯道.

"沒有."鳳之遙連忙搖頭.只要定王願意干,效率還是十分可觀的,鳳之遙怎麼會會有意見?

一行人進了書房坐下來,鳳之遙喘了口氣才問道:"王爺早上招我們過來又什麼事?"剛剛一時氣沖腦門了,這會兒喝了杯茶冷靜下來了鳳之遙也覺得自己略有些沖動.對墨修堯問話倒是客客氣氣的.墨修堯拉著葉璃坐下,笑道:"也沒什麼.就是想傷亡的將士的處置的事."

到這個,鳳之遙的神色也嚴肅了起來.從放在身邊的一堆卷宗里拿出一份來,沉聲道:"這將近一年的仗打下來,具體的數字還沒有統計出來.但是這一次飛鴻關的傷亡卻已經有了.飛鴻關原本駐守的將士包括麒麟在內一共有二十三萬七千六百人.活下來的卻只有一萬三千一百二十七人,其中校尉以上的將領陣亡了十九人,副將七人."

這樣慘重的傷亡,即使墨修堯也半晌無.這麼多年來,這麼慘重的傷亡率除了十幾年前墨家軍在回風谷的那一場慘劇還是第一次有這樣幾乎已經算是被打殘了的傷亡.而且這些駐守飛鴻關的都是墨家軍的精兵可不是墨修堯剛剛收下的那些大楚士兵.只是一仗就如此慘烈,更不用還有之前這大半年的傷亡了.大概估計一下,墨家軍從解楚京之圍算起,到現在傷亡的墨家軍精兵至少也在六七十萬以上.原本就不足百萬的墨家軍精兵現在同樣剩下不過兩三成了.其他的都是之前收複的大楚殘兵,這一次墨修堯收服的幾十萬楚軍還有就是西北剛剛入營不久的新兵.

這一場仗,算不上是兩敗俱傷,但是參戰的各方卻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也難怪墨修堯不再打算繼續攻打大楚和西陵了.

看著眼前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數字,三人都不由默然了.氣氛也跟著凝重了許多,墨修堯沉吟了一會兒道:"鳳三,你讓人將本王的命令傳下去.所有陣亡的士兵的撫恤必須一個不漏的發放下去.還有傷兵,也必須妥善的安置好.有什麼問題,可以讓他們直接來找本王."

鳳之遙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要安置那麼多的死亡的將士和傷兵,對定王府來無疑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工程.但是這確實他們該做的,也是他們唯一能做的.讓死者安息.

葉璃道:"從西陵交換俘虜回來的所有銀兩都可以用到這上面.如果還不夠,可以問韓明晰要,回頭來跟我一聲就可以了."鳳之遙連忙謝過葉璃,墨修堯思索了片刻挑眉道:"阿璃不用擔心.很快咱們還有別的進項."

"別的進項?"葉璃挑眉.

墨修堯冷冷笑道:"當然了.還有北戎,西陵和大楚的賠款."

仗不是那麼好大的,打贏了未必就高枕無憂,但是如果打輸了卻是要到大黴的.自古以來,打輸了的人要不稱臣朝貢,要不割地賠款,這也算是慣例了.墨修堯對稱臣朝貢沒有興趣,既然不是真心的,也就不必做那個戲了,但是賠款卻是必須的.

鳳之遙聞,不由撫掌一笑道:"王爺的不錯.我倒是忘了還有這件事了."

上篇:鎮南王之死     下篇:西陵鎮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