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西陵鎮南王  
   
西陵鎮南王

西陵皇城安城

自從西陵再北方的皇城被迫讓給了墨修堯之後,西陵皇就遷都到了如今的安城.也幸好安城有慕容家數百年的經營,雖然不及西陵皇城的氣勢磅礴卻也是西陵數一數二的繁華城池.再經過西陵皇這兩年的大力改建,倒也勉強不負皇城之命了.

來,也難怪全天下的各方勢力都看墨修堯不順眼了.北戎就不了,北戎王庭除了北戎王住的一座不算大的石頭城,別的權貴都還住在帳篷里.原本身為兩大強國的西陵和大楚卻先後弄丟了自己的皇城.大楚屈居南京,而西陵跑到了安城.而同時手握兩座巨大皇城的定王人家卻根本不在意要不要登基的事,也就不怪別人羨慕嫉妒恨了.

安城的鎮南王府,雷騰風坐在首座上,望著下面空蕩蕩的大殿微微出神.曾經他無比的想要登上這個位置,他從懂事的時候開始就一直以鎮南王府為傲.在他的心目中,鎮南王之位要比那虛偽的皇位崇高的多.畢竟他的父王比那個只會躲在皇宮里吃喝玩樂的皇帝強大太多了.所以,他曾經所有的夢想就是得到父王的認可,成為鎮南王府的執掌著.但是當他真正坐上這個位置的時候,感覺到的卻只有蒼涼和幽冷.

"世子,咱們下面該如何是好?"殿下,坐著三個武將和幾個文官模樣的男子,其中一人有些擔憂的問道.

其實這些人的擔憂,又怎麼比得上雷騰風心中的擔憂.他們一路快馬加鞭的趕回西陵,所以飛鴻關的消息還沒有來得及傳回來.但是雷騰風心中明白,他的父王……已經不在了.

失去了鎮南王的鎮南王府,雷騰風心中一顫,只覺得渾身發冷.

良久,雷騰風睜開眼睛平靜的望著在座的眾人.雷騰風抬起手,手中出現了一塊金色令牌,令牌上一個金色的四爪金龍盤踞在令牌上,中間刻著厚重的鎮南二字.

除了三個武將,眾人不由大驚失色.這是鎮南王府的最重要的令牌,代表著鎮南王的身份和權利.見令牌如見鎮南王,"臣等見過王爺!"

一見此令牌,比較有見識的人頓時就變了顏色,知道只怕事不太好了.原本征戰在外的世子突然回來就已經不對勁了,現在更是帶著王爺根本不會給任何人的代表著鎮南王府的權利的令牌出現,怎麼能不讓人感到不安.

"諸位起身吧."雷騰風沉聲道:"父王有命,從現在起鎮南王府的一切都聽憑本王調遣."眾人面面相覷,卻是有些猶豫.如果是鎮南王,眾人自然是一行跟著鎮南王的.畢竟比起沒什麼本事的西陵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鎮南王要強得多.但是如果換了鎮南王世子的話卻不一樣了,不是雷騰風不好,而是雷騰風太年輕了,跟雷振霆的名聲比起來也差的太多了.

"末將唯王爺之名是從."三個將領齊聲拜道.

雷騰風這才明白父王特意挑選了這三個將領跟自己回來的用意.軍中自然還有比他們更厲害更優秀的將領.但是那些人都是跟隨父王身邊多年的老將,軍功彪炳的自己壓不住.背後有勢力的,唯恐會生異心.這三個人卻都是父王從普通的將士中提拔出來的,而且都跟過雷騰風,與他的私交也不錯,自然短時間內不用擔心會生出二心.

"吳大人,你怎麼?"雷騰風點點頭,將目光掃向一邊遲遲不肯表態的人.吳大人看了看雷騰風,恭敬的道:"不知……世子有什麼打算?"

雷騰風眼色一沉,盯著眼前的眾人突然唇邊勾起一絲淡薄的笑意,"本王……打算去試試看永安殿里那張椅子,你們覺得如何?"

吳大人臉色微變,陪笑道:"世子,這……是不是有些超之過急了?"

雷騰風正要話,門外有侍衛稟道:"啟稟世子,皇上召見."

雷騰風輕哼了一聲道:"本王知道了.先下去吧."

雷騰風站起身來走下了座位,下面眾人連忙勸道:"世子,皇上這個時候貿然召見只怕是沒安好心,世子慎重."雷騰風淡淡笑道:"本王突然回京,他不召見才奇怪呢.何況有些事……宜早不宜遲."

漫不經心的走到吳大人跟前,雷騰風含笑道:"吳大人,你是不是?"

吳大人頓時臉色發白,冷汗悄悄的從發跡流了下來,"世……世子……"雷騰風輕哼一聲,一道寒光閃過.眾人只聽見寶劍入鞘的聲音,雷騰風已經往殿外走去.眾人低頭,就看到吳大人睜大了眼睛躺倒在地上,一絲血痕在脖子上慢慢的綻開.

"臣等誓死效忠世子!"

雷騰風回頭,淡淡道:"眾位大人不必緊張,大家都是父王的親信和心腹.至于吳大人……父王早就過了,他……並不是父王的人.東西都在這里,大家可以看看."雷騰風取出一封折子放在桌上,也不再看眾人的反應徑自走了出去.

雷騰風快步行走在皇宮之中,是皇宮不如是幾座相連的豪宅改建的別苑.畢竟一座皇宮也不是短短時間內能夠建的起來的.

"鎮南王世子,睿郡王雷騰風求見皇上."走到一座華麗的宮殿門口,雷振霆朗聲道.

大殿里的絲竹聲很快停住了,不一會兒便有侍從出來,心翼翼的道:"睿郡王,皇上宣您進去."雷騰風點點頭,抬腳要進去,卻被那太監擋住了.那太監陪著笑指了指跟在他身後的侍衛和幾個將領模樣的人,道:"郡王,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雷騰風挑眉道:"本王帶三位將軍回京述職,有什麼不對的?"

"這……"太監苦著臉左右為難,他自然知道將領回京述職是必然要面見皇上的,但是皇上也下了命令只許雷騰風一個人進去啊.

雷騰風沉聲道:"你不用擔心,若是皇上怪罪下來,本王一力承擔."那太監將雷騰風如此強勢,也不敢執意阻攔,畢竟鎮南王府的人在皇宮里一貫都是不太客氣的.別是他們這些做下人的,就連皇上都早就習慣了.

雷騰風走進大殿中,迎面而來的便是讓人頭暈目眩的酒氣和脂粉香.即使外人可能還不知道內,但是在父王戰死的時候看到眼前這一幕,雷騰風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冷意.

"臣雷騰風見過皇上."雷騰風低頭行禮.

跟在他身後的三個將領也跟著行禮,"末將馮禮,張儀,上官清拜見皇上."

西陵皇醉眼朦朧的看著底下,笑容可掬的道:"是騰風啊,快,過來坐吧."雷騰風起身,走到右前方最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道:"騰風多謝皇伯父."

西陵皇比起兩年前在西陵皇城的時候又消瘦了一些,常年的酒色也腐蝕著他的身體,一雙含笑的眼睛也顯得渾濁無神.只是此時這雙眼睛看向雷騰風的時候,卻讓人覺得充滿了意味,"騰風啊,你不是跟著你父王在攻打墨家軍麼?怎麼就回來了?"

雷騰風道:"啟稟皇伯父,父王接到消息,南楚背棄了與我國的結盟,已經改投定王府那邊.定王府的慕容慎和南侯親自統領三十萬南楚軍隊越過云瀾江進犯我西陵.父王特命騰風回來處理此事."

"哦?"西陵皇有些意外的看著雷騰風,"有這是?"

"騰風所千真萬確,皇伯父若是不行,可以派人探查.只怕現在云瀾江邊已經打起了來."西陵皇點點頭道:"若是如此,騰風有何打算?"雷騰風抬頭望著西陵皇道:"騰風打算拍上官清和馮禮率領五十萬大軍前去迎戰慕容慎和南侯."

"五十萬?"西陵皇看著雷騰風問道,"我們哪兒還有那麼兵馬?"雷振霆出征墨家軍本身就帶走了西陵大多數的精兵,何況原本就還有大量的兵馬駐紮在云瀾江.再從西陵帶這麼多兵馬出去,也不怪西陵皇不放心了.

雷騰風垂眸,淡然道:"不然,皇伯父覺得應該怎麼辦?"

西陵皇啞然,他被雷振霆壓制了一輩子,軍政民務一概沒有沾手過.就算是天才這樣下去也有才枯智竭的一天,更不用他原本就不是什麼天才.能夠雷騰風明里暗里的斗了這麼多年,都要仰賴他光明正大的皇帝身份和身在皇家天生的對勾心斗角的精通.但是用在行軍打仗上這一套顯然是行不通的.西陵皇一輩子都在想怎麼拿回屬于自己的皇帝之權,卻從未想過,拿回了這份權利之後他要怎麼做個好皇帝.

雷騰風掩住眼中的不屑,冷聲道:"慕容慎和南侯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將,父王現在不在……若是不派出大軍阻截.只怕墨家軍再一次兵臨城下……就在眼前."

西陵皇皺了皺眉,歎了口氣.習慣性的伸手想要去拿桌上的酒杯,有些不耐煩的朝雷騰風揮了揮手道:"罷了,你去吧.就照你的辦."雷騰風剛剛松了口氣,突然一個太監模樣的人從外面匆匆進來,在西陵皇耳邊低聲了幾句.西陵皇神色變了變,看向雷騰風的目光也變成了充滿探索和試探.

揮揮手讓那太監退下,西陵皇皺眉思索了一下,問道:"騰風,起來你還沒有告訴過朕,我軍與定王府的戰事如何了呢?"

雷騰風淡然道:"皇上的是,騰風正打算跟皇上稟告."

西陵皇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就好,朕也有些擔心.你可不要……欺騙朕啊."欺君……可是死罪.

雷騰風眉宇間掠過一絲冷意,沉聲道:"騰風不敢,啟稟皇上,我軍只怕是……抵不過墨家軍……必敗!"

"什麼?!"西陵皇有些震驚的道.他雖然無能,但是跟自己的江山卻沒有仇.原本他聽到侍從來稟告雷振霆兵敗的事還有一絲的幸災樂禍.但是此時聽到雷騰風這一句沉重的必敗,卻還是不由得心驚起來.他實在不想再經曆一次墨家軍兵臨皇城的感覺.更何況……上一次從北方搬到了安城,這一次若是墨修堯再一次兵臨城下,他們還能往哪兒去?

西陵皇平生第一次發現,西陵沒有了雷振霆或許並不是一件好事.

"騰風……你父王……"

雷騰風也不隱瞞,沉聲道:"不錯,如果騰風所料不錯,父王已經……殉國了."聞,西陵皇不由得怔住,他在雷振霆的威壓之下戰戰兢兢的活了一輩子,雖然無時無刻不想著怎麼弄死雷振霆.但是當他真的聽到雷振霆的死訊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卻不是高興,而是無措.

"現在……咱們該怎麼辦?"西陵皇道.

雷騰風垂眸,淡然道:"這三位將軍都是父王為西陵留下的人才,騰風打算派他們中的兩人帶兵迎擊慕容慎和南侯.如果墨修堯親自帶領兵馬攻打西陵的話,騰風願與西陵共存亡."

現在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了,西陵皇也不啰嗦,點頭道:"好,朕現在就冊封你為新的鎮南王,代替皇弟鎮守大陵.另外,馮,張,上官三位將軍,朕封他們為護國大將軍,靖國大將軍和安國大將軍."西陵皇一句話,原本只是三位副將的將軍立刻一躍成為西陵的一品大將軍.

"多謝皇上."雷騰風垂首道.

"多謝皇上恩典."

等到雷騰風退出大殿,金碧輝煌的宮殿又重新恢複了甯靜.一個太監模樣的人從後面走出來,心翼翼的看了看坐在龍椅里閉目養神的西陵皇,輕聲道:"皇上,你怎麼……不……"原本他們已經做好了布置,只要雷騰風一來就可以將他擒下.沒有雷振霆在,雷騰風雖然厲害卻到底還年輕.但是如果再給他幾年功夫,讓他羽翼豐滿了那可就不一定了.

但是卻一直沒有聽到西陵皇的信號,埋伏在側的死士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雷騰風走了出去.

西陵皇擺擺手道:"雷振霆已經死了……若是再殺了雷騰風……大陵該怎麼辦?"這些年來,他僅剩的兒女也都死的死出嫁的出嫁,這偌大個皇宮里除了那些只會阿諛奉承的妃子以外就只剩下他一個人,可謂是真正的孤家寡人.現在連他一輩子的敵人都死了,但是大陵還在……他總要為大陵留下點什麼.

"算了,去吧.傳朕的命令,冊封雷騰風為鎮南王.前代鎮南王雷振霆以身殉國,加諡"忠烈".另外,朕……身體不適,就有鎮南王先行監國吧."

那內侍愣了一愣,顯然有些不明白皇上為什麼會在短短的時間內變化就改變了想法.但是卻不得不遵從西陵皇的命令,"奴才遵旨,奴才告退."看來,西陵以後……還是鎮南王府了算了.

雷騰風出了皇宮,雖然如願得到了西陵大軍的全部指揮權,卻依然面沉如水.剛剛……他是真的對西陵皇動了殺心了.他也知道西陵皇在殿中布下了死士,只是他卻沒有想到一向昏庸無能的西陵皇居然會在那個時候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片刻間的猶豫,便已經失去了之前的殺機.雷騰風不由的苦笑,跟父王相比他果然還是差得遠.

"雷騰風……"

"什麼人?"突然,一個低沉的聲音若有若無的傳入他耳中,雷騰風臉色一變,猛然朝聲音的來處望去.只見就在幾步之外,一個穿著藍色布衣的中年男子挺身而來,神色淡漠的望著他.

"凌鐵寒!"雷騰風咬牙道.他剛剛聽到的聲音明明在很遠的地方,但是凌鐵寒卻已經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不過極短的一段日子不見,凌鐵寒的武功修為又更上一層樓了.

凌鐵寒點點頭,一抬手一個東西朝著雷騰風砸了過去.雷騰風反射性的想要撒開,卻在側身的瞬間突然想到什麼,伸手抓住了凌鐵寒扔過來的東西.那是一個很普通的白瓷做成的壇子,雖然被一層布包著,但是一入手雷騰風就感覺到了里面是什麼東西.同時也猜測打了凌鐵寒為什麼將這個東西扔給他.

"這……這是……"雷騰風緊緊的抓住手中的東西,盯著凌鐵寒道.

凌鐵寒漠然道:"這是雷振霆的骨灰."

"你燒了我父王!"雷騰風只覺得一股怒氣直逼腦海,恨恨的瞪著眼前的男人.凌鐵寒無所謂掃了他一眼,冷笑一聲道:"你應該慶幸,墨修堯還肯讓我燒了雷振霆帶回來."

雷騰風默然無語.他當然知道很多人是怎麼對待被殺的敵方將領的,特別是當這個人的身份地位還很不一般的時候.但是至少……保住了身為鎮南王最後1尊嚴.

"鎮南王府會記得這件事的."雷騰風認真的道.

凌鐵寒唇邊勾起一絲嘲弄的笑意,再也不看雷騰風一眼,轉身拂而去.

鎮南王府門外的大街上,雷騰風捧著手中的骨灰探子默然出神,"父王……孩兒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的……"

上篇:戰爭的代價     下篇:.棘手的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