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棘手的皇位  
   
.棘手的皇位

飛鴻關戰事一定,墨修堯和葉璃便啟程回了璃城.打天下靠的是武力,治理天下卻不能靠武力.即使有清塵公子坐鎮,璃城還是有不少事需要墨修堯親自回去處理.從去年離開璃城前往北境算起,兩人離開璃城竟然已經有整整十個月了.十個月看似很長,但是平定北境,驅逐北戎,打敗南楚和西陵,這麼多的事算下來時間卻是短的驚人.這麼多的軍功戰績,無論放在誰身上都足夠三輩子也受用不盡了.而墨修堯和葉璃只用了區區十個月,當所有的人回過神來,回顧這些彪悍無比的戰績的時候,除了驚歎也再也無話可.

十個月看似很短,卻又很長.足夠兩個才剛剛滿月連翻身都還不會的孩子坐在大人懷中好奇的望著四周丫丫學語.當葉璃看到抱在兩位徐夫人懷中的兩個寶寶時,終于忍不住再一次落下了眼淚.兩個寶寶才剛剛滿月就被寄養在徐家,將近一年的時間連父母的面都沒有見過,怎麼能讓葉璃不心生愧疚.

幸好,雖然可以幾乎沒見過父母的面,但是兩個孩子卻並不認生.徐大夫人含笑將穿著想著白狐毛邊月白色錦襖的娃娃放在葉璃手中,笑著逗道:"麟兒,叫娘親……叫娘……"

娃娃睜著黑黝黝的大眼睛,好奇的望著葉璃.只覺得抱著自己的懷抱香香軟軟的帶著一股很舒服的香氣,跟平時愛抱著自己的舅奶奶和舅母不一樣.不過他很喜歡.娃娃吵著葉璃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跟著徐大夫人叫道:"娘……娘親……"

"麟兒都會叫人了?"葉璃驚喜的道,抬眼望著旁邊徐二夫人手中抱著的另一個穿著粉色錦衣的寶寶.徐二夫人笑道:"這兩個孩子跟寶一樣,都聰明的很呢.心兒,叫娘親."

心兒對著葉璃咯咯的笑了起來,甜美的臉上滿是親近之意.顯然也是一點兒也不認生,還生出手朝著葉璃叫道:"娘娘,抱抱……"

葉璃只覺得心中軟綿綿的,仿佛有什麼在微微的發熱.心的將心兒也接到自己的懷中坐著,幸好兩個孩子都快要滿走周歲了,一左一右坐在葉璃懷里倒也坐得住.兩個寶寶從在一起長大,感也很好.不但不會爭懷抱,還在葉璃的懷里互相拉著手咿咿呀呀的兀自著別人聽不懂的話兒.

墨修堯站在葉璃身後,不時的伸手幫她扶著懷里的娃娃,唇邊也染上了一絲淡淡的笑意,將剛剛從戰場上下來的煞氣沖洗的干乾淨淨.

墨寶站在葉璃身邊,有些遺憾的望了望葉璃懷中的兩個寶寶.他已經長大了,不能再讓娘親抱抱了.至少……不能跟弟弟妹妹娘親的抱抱了.

"娘親,寶也好想你."墨寶眼巴巴的望著葉璃道.

葉璃含笑道:"娘親也想你,這些日子有沒有聽大舅舅的話?"想起前些日子要送墨寶回璃城的時候,墨寶臨走時那委屈的模樣,葉璃心中也是一陣愧疚.雖然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但是墨寶本就是一個極聰明的孩子,那個時候即使沒有人跟他他肯定也明白況很糟糕,所以才半點啰嗦都沒有的跟著侍衛走了.這些日子只怕也是擔心的很.

墨寶連連點頭,"寶最聽話了,不信娘親你問大舅舅."墨寶越大越頑皮,偏偏他腦子又聰明.沒有一點本事的人即使被他惡整了也抓不到證據.整個璃城里也就只有徐清塵能夠制得住他了.

"你聽話?昨天是誰鬧著死活要去飛鴻關的?"門外,徐清塵的聲音帶著淡淡的笑意傳了進來.很快,一身白衣如雪的神仙公子便出現在了眾人面前.有一種人是,是天生便被上天眷顧著的.就連時光在他的身上仿佛都凝固了一般.如果墨修堯這麼多年來俊美不改是因為高深的功力的話,那麼徐清塵就是天生的被上天眷顧的寵兒了.徐清塵的年輕並不會讓人覺得稚嫩,那俊美出塵的容顏氣質讓他仿佛擁有青年的俊美和中年人的沉穩,卻又不同于常年案牘勞形的朝臣的持重.另有一股閑云野鶴般的悠然.

徐清塵踏進廳中,含笑道:"不到一年時間,連敗四國.如此戰績前所未有,恭喜王爺了."

墨修堯笑道:"哪里,若不是有清塵兄坐鎮璃城,本王又豈能如此放心?更不用征戰天下了."這話並非虛,俗話,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軍需對一場戰爭的重要性不而喻.這近一年的時間正是因為有徐家幾位坐鎮西北,墨家軍幾乎從來沒有因為軍需糧草之類的問題煩惱過.有這樣的後勤支持,要打勝仗自然也就容易得多了.

徐清塵淡淡一笑,並不謙虛.彼此都是聰明人,自然看得出對方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何況以葉璃和徐家的關系,再和外人一樣推脫謙虛就顯得虛偽疏離了.

徐清塵坐了下來,兩位徐夫人知道他們要談正事便起身出去了.葉璃剛剛回來自然舍不得兩個孩子,兩個孩子便也留了下來.兩個寶寶坐在葉璃懷中,看到一直帶著自己的兩個舅奶奶走了也不著急,惹得徐二夫人不禁笑罵兩個沒良心的.

墨修堯從葉璃懷中接過穿著粉色錦衣,帶著銀色的腳環手環,長得玲瓏可愛的心兒在葉璃身邊坐下.離了娘親的懷抱,心兒也不哭鬧,因為這個白白的人她也很喜歡.好奇的抓著墨修堯白色的長發輕輕拽著.墨修堯無奈的看了女兒一眼,抬手取出一顆雕刻精美中間鏤空了有鴿子蛋大的玉珠塞到她手里玩兒.心兒也不嫌棄,低頭好奇的玩著手里的玉珠.

墨寶看看娘親懷里的弟弟和父王懷中的妹妹,可憐巴巴的蹭到徐清塵身邊去了.徐清塵含笑搖了搖頭,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墨寶這才到徐清塵下首的位置坐了下來.

大廳里安靜了片刻,徐清塵才道:"原本你們剛剛回來,不該來打擾你們.不過,有個事還是要王爺親自看看."徐清塵從中取出一封折子.葉璃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了,明黃色的外殼上勾描著一頭張牙舞爪的巨狼,這是北戎的國書.

"北戎又有什麼事?"葉璃皺眉問道.對于北戎人,葉璃一直沒有什麼太好的映像,即使他們曾經與北戎太子有過某些形式上的合作.

墨修堯一只手抱著女兒,騰出一只手來接過國書看了看皺眉道:"用容華公主換回耶律野和北戎將士的遺體?"墨修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有些煩惱的看向葉璃,"耶律野的遺體在哪兒?"

葉璃啞然,她還真不記得耶律野的遺體在哪兒了.當時忙得不行,打掃戰場的事也不歸她管,哪兒記得這種事.

墨修堯有些不滿的道:"他們既然想要換回耶律野的遺體,怎麼現在才來?"這麼長時間了,誰知道把耶律野的遺體塞到哪兒去了?

徐清塵忍不住抽了抽唇角,道:"北戎冬天千里冰封,現在才剛剛開春不久,他們的使者已經到了璃城,算是快了."而且北戎肯定也要觀察一下局勢,如果墨家軍敗給了西陵和大楚聯軍,誰還跟你換啊.直接揮軍再打過來就是了.

墨修堯有些不耐煩的點點頭道:"行,本王知道了.告訴他們,要換回耶律野和北戎的將士可以.不過只有一個容華公主不夠."

"你還想要什麼?"徐清塵挑眉道.

墨修堯笑道:"那就要看清塵公子能夠讓他們再拿出來一些什麼了."好處自然是多多益善,定王府是富可敵國,但是也頂不住人太多啊,什麼地方不用錢?

徐清塵點頭道:"我知道了,不過……你能找到耶律野的遺體?"以墨修堯的性格,不用想也知道耶律野最後的下場肯定不是入土為安了.

墨修堯一臉你傻了的模樣看著徐清塵,"耶律野的骨灰是金子做的還是上面刻字了?"

平生第一次被人質疑自己的腦子,但是清塵公子甘拜下風:所以你打算隨便用點什麼灰糊弄人家麼?

"你真的打算將容華公主換回來?"徐清塵有些懷疑的看著墨修堯,印象中墨修堯可不時什麼良善的人,除非是有利可圖.但是清塵公子是真想不到北戎還有什麼利可以讓墨修堯圖的.土地是別想了,就算北戎人肯給,出了邊關就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也沒有幾個百姓肯去住,一年至少有八個月都得時不時的忍受北戎人的肆掠.現在中原人自己都還沒搞定呢,墨修堯絕不會在這個時候把手往外伸.其余的,北戎好像也沒有什麼可以讓墨修堯看上眼了.

墨修堯點頭道:"這個自然.北戎人不都了麼,容華公主是阿璃的義妹.若是定王妃的義妹被北戎人怎麼著了,丟臉的還不是我定王府?"

"咱們都知道那不是真的."徐清塵揚眉道.葉璃和容華公主關系是還不算差,但是也沒有好到要結拜的地步.

墨修堯揮揮手道:"這個無所謂,對了,最好是告訴北戎人,本王對他們的戰馬很有興趣."

"如果他們不同意呢?"中原的戰馬品種一直不如北戎甚至不如西域.即使有引種外邦的寶馬回來,時間久了也會變得大不如前.而北戎和中原世代為敵,戰馬更是嚴禁從任何渠道進入中原.雖然這些年,定王府暗地里從各種渠道也得到了一些,但是那數量實在是少得可憐.也難怪墨修堯這一次會這麼大方了.

"不同意?"墨修堯冷笑道:"那本王就自己去拿了."

"我知道了."徐清塵點點頭,表示明白了墨修堯的決心.有了徐清塵的表態,墨修堯神色立刻便緩和起來,將這件事拋到了一邊.清塵公子肯表態的事,就明十之**是沒有問題的了.

完了北戎的事,徐清塵看了看墨修堯挑眉笑道:"另外,這段日子一直有人在跟我打聽一件事.但是……我卻不知道該如何答複,正好問問王爺的意見."

"什麼事能夠難住清塵公子?"墨修堯不以為然的道.顯然是認為徐清塵太過無聊了打算來找自己的茬兒.徐清塵把玩著手中的青花茶盞,清俊的眼眸盯著墨修堯道:"很早以前就有人在跟我打聽,王爺打算……何時登基."

"登基?"墨修堯握著心兒的手把玩著的手頓了一下,皺眉道:"誰本王打算登基為帝的?"

徐清塵挑眉道:"沒有誰,但是顯然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包括清塵公子麼?"墨修堯問道.

徐清塵含笑不語,答案顯而易見.

"本王沒打算登基."墨修堯正色道,想要當皇帝他早當了,何必拖拖拉拉這麼多年?徐清塵輕聲歎息,微微皺眉道:"你應該知道這其中的利弊."清塵公子是單純的從治理天下的角度來看的,所謂名正順,墨修堯什麼都不差,君臨天下本就是必然之事.但是只要一日不登基,就差了那個名.這不妨礙墨修堯掌控定王府甚至定王府目前所占據的所有領土,但是總會讓人感到有些不安.

而且,因為不是正式的一個朝廷,定王府麾下的官員等級同樣也是亂得不堪入目.這麼多年過來,居然沒有亂中出錯,清塵公子自己都覺得十分驚奇了.

"就算定王你對皇位沒想法,也該考慮一下跟隨的那些人的心."那麼多的人效忠定王府自然是為了忠義,但是絕對不會僅僅是為了忠義.清塵公子雖然對名利權勢並不在意,但是卻並不輕視看重權勢為了功名利祿而努力的人.修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這是千百年來早就在世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觀念,在世人眼中,只有皇家才是正統.只有投效與皇家,才是真正的出身.如今的定王府早就不是當年的定王府了,如今定王府麾下不僅僅有那些世代效忠定王府的將領,還有更多前來投靠的人和家族.

"怎麼?清塵公子也有這個意思?本王封你做大丞相如何?"墨修堯笑容滿滿的看著徐清塵.徐清風云淡風輕的掀了一下眼簾,"多謝,消受不起."

墨修堯揚眉,投給他一個略帶得意的眼神.所以啊,本王要是登基做皇帝,再封了所有的官員一切都上了軌道,徐家的人豈不是馬上就要辭官歸隱了?當本王是傻子麼?一個清塵公子就能抵半個朝堂的人了,更何況還有整個徐家……

更重要的是,登基干什麼?當了皇帝天天早朝,聽著那些大臣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吵翻天.一天不上朝就要被禦史吵得耳朵發麻.現在這樣多好,有事就處理,沒事的時候想干嘛干嘛.總不至于當個王爺還要天天上朝吧?

徐清塵若是不明白墨修堯在想些什麼,這麼多年就算是白活了.也不再理會他,看向葉璃笑道:"阿璃怎麼看?"葉璃一邊逗弄著寶寶,一邊笑道:"這種事,大哥問修堯就可以了."

墨修堯得意的看著徐清塵道:"我跟阿璃是夫妻,自然是夫唱婦隨的.不過……如果阿璃想當皇後的話,本王倒是不介意登基一下."

葉璃微微蹙眉,她當然知道徐清塵肯話時間這些都是為了他們好.畢竟就算徐清塵不,很快肯定也會有人提出來的.但是……當皇後這種事葉璃不是沒想過,而是真的沒有那麼熱心.以她現在的形,當皇後對她來並不會更好,反而會多出來許多的約束.這種約束並不是墨修堯或者是任何人給她的,而是這個世代特定的約束.

"不用考慮了,本王已經決定了."看到葉璃皺眉,墨修堯直接拍案決定了下來,"阿璃,咱們不當皇後成麼?以後讓墨寶封你做皇太後好了."

徐清塵挑眉,墨修堯出這樣的話,別的先不至少清楚的表明了定王府的下一任繼承人,甚至是這個天下未來的主人,確信無疑的就是墨寶了.

看了看兩個當事人,徐清塵輕聲歎了口氣道:"罷了,你們心里有數就好.不管如何……璃兒,徐家都會支持你的."葉璃輕輕點頭,微笑道:"大哥,我知道."她知道,徐家一直都站在她的身後支持著她的.如果沒有徐家,即使她再有能力也很難讓定王府中這麼多的人臣服.出身徐家的清貴家世和徐家這一干在世人看來都厲害無比的外公舅舅表哥,一直都是她最強大的後盾.

徐清塵站起身來,對兩人道:"就算不考慮登基的事.麟兒和心兒馬上要滿周歲了.今年只怕要大辦一場才行."不管是為了犒賞三軍,還有各方想要來打探況的人.就算不辦,到時候該來的還是會來,不過是不請自來.

墨修堯點點頭道:"本王知道了,就照你的辦吧."

徐清塵出去,墨寶知道父王和娘親有話要,一溜煙也跟著溜了出去.

大廳里,葉璃含笑看著墨修堯道:"修堯,你真的不打算……"墨修堯笑道:"我從來就沒打算當皇帝."起身抱著寶寶走到葉璃身邊跟葉璃擠到一個椅子里坐下.墨修堯一邊逗弄著女兒一邊對葉璃笑道:"咱們現在過的多好,何必那麼多事來添堵?這些年都這麼過了,本王不信晚上幾年就能過不下去了.到時候,都交給墨寶去煩惱好了."反正這兩年,徐家教育墨寶也開始偏向帝王之道了.可不就正好教完了來當皇帝麼?他墨修堯可沒學過這麼當皇帝.

葉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你就不怕寶將來恨你?"

墨修堯義正詞嚴的道:"本王實在培養他的能力,若是什麼都讓本王替他做完了,還要他干嘛?"現成的東西哪兒是那麼好撿的?最重要的是,他大半輩子累死累活,憑什麼讓墨寶安安穩穩的當個太平天子?

葉璃輕輕歎了口氣道:"我不管你,你自己去跟那些人吧."

墨修堯笑看著葉璃道:"我知道,我不做皇帝,阿璃也是高興的.對不對?"

葉璃也不隱瞞,大方的點頭承認,"你不做皇帝,我的確很高興."雖然這麼有些對不起那些為了定王府拼死拼活的將領和屬下.但是葉璃必須承認墨修堯的沒錯.皇帝是什麼?天子,上天之子,天下之君.但是總歸不會再是獨屬于任何一個人的.更不用到時候,定然會有不少人替什麼三宮六院之類的東西.葉璃不想跟任何女人爭墨修堯,她終究不是這個時代土生土長的女子.墨修堯只能全部是她的,或者全部都不是她的.沒有多一點或者少一點是她的這個可能.葉璃心中淡淡的微笑,她愛他……所以,不願意與人分享.

"那不就好了麼?墨寶都九歲了.最多再過幾年,就可以把定王府交給他.到時候他們是想要皇帝還是想要什麼都不關咱們的事了.這麼多年……本王也很累了.阿璃,你不會那麼狠心讓我每天天不亮就起來上早朝吧?起來,其實當年我就覺得,皇帝這個位置……簡直就不是人做的.氣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這樣不能吃那樣不能做.喜歡的女人不一定能娶,娶了得不一定喜歡.稍微行差踏錯就被禦史罵,還得忍著表示開明大度.不然史官就在史書上狠狠地記你一筆……"

"好了,越越不像樣."葉璃哭笑不得,卻不得不承認墨修堯的有點道理,更重要的是,被墨修堯這麼一她的心頓時輕松了不少,"你自己不後悔就好."

"那……阿璃要跟本王一起堅持.咱們不當皇帝皇後,等墨寶登基了,咱們當太上皇和皇太後……呃.?!"墨修堯得正高興,突然臉色一僵.葉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墨修堯僵硬著連捧著心兒,姑娘黑黝黝的眼睛無辜的望著娘親.

定王殿下雪白的衣衫上染上了一大片水跡,還有不少從衣擺上悄悄的劃落.

上篇:西陵鎮南王     下篇:閨蜜再見,隱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