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閨蜜再見,隱憂  
   
閨蜜再見,隱憂

回到璃城,葉璃便放下了原本手中的事專心照顧幾個孩子.雖然剛剛滿月不久就離開了父母,但是或許是母子天性沒兩天時間,兩個寶寶就跟娘親混熟了,那粘人的模樣仿佛從生下來就一直呆在葉璃身邊一天也沒有離開過一般.

起來,葉璃前後兩世都算是征戰沙場的軍人.特別是上過戰場的軍人無形中總是難免會多處一股殺氣.但是葉璃卻不會這樣,無論在戰場上怎麼慘烈的厮殺,下了戰場換一身衣裳,卻依然是宛如書香門第走出來的溫婉佳人.連眉宇間都帶著淡淡的暖意和溫柔,也難怪兩個孩子一見到娘親就格外的高興了.孩子總是天然的親近一些更柔美溫暖的事物.

定王府的主院里,寬大的房間里鋪著厚厚的從西域來的地毯.房間里的陳設所有的邊角都被打磨光滑用棉布遮了起來.地上還放著各種玩具,兩個寶寶就被放在地上,任由他們到處玩耍.才十一個月的寶寶已經開始學走路了,先出生的麟兒搖搖晃晃的已經能夠自己走得穩了.心兒雖然早出生一些,但是身體竟然比弟弟還弱一些,更喜歡坐在地上玩兒.看到弟弟在一邊走來走去,便伸出手去拉.地上鋪著厚厚的毛地毯,麟兒被拉坐到地上也不疼不哭,對著姐姐裂開嘴笑的十分開心.

葉璃也坐在地上,看著兩個寶寶咯咯笑的模樣,唇邊勾起一絲淺淺的笑容.

"王妃,徐二夫人和冷夫人來了."門外,侍女輕聲稟告道.

人還未進來,慕容婷的聲音就從外面傳了進來,"璃兒,你倒是清閑的很呢."葉璃抬起頭來,就看到慕容婷秦箏還有華天香墨無憂沈云歌都站在門口了.不由笑道:"你們怎麼來了?快進來吧."

秦箏看了看里面,掩唇笑道:"外面都熱鬧的很,你倒是清閑.你還是出來吧.咱們人多可不好進來."里面弄得干乾淨淨的顯然是專門為了孩子鋪好的,這麼多人進去還不將那雪白的地毯給踩髒了.雖然現在都是女眷,但是從便受著名門閨秀教育的一眾女子除了慕容婷和沈云歌只怕也沒有人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脫了鞋子.

葉璃莞爾一笑,一手抱起一個寶寶分別放到秦箏和慕容婷手里,自己也跟著走了出來.慕容婷和秦箏都是自己生過孩子的,這大半年跟兩個寶寶也很熟悉了.兩個家伙在她們懷里一點也不認生.慕容婷抱著粉粉嫩嫩的心兒直呼也想要一個女兒.

"璃姐姐,啊不對,是王妃!"云歌走到葉璃跟前,輕輕福身行了個禮,倒是比之前在江南的時候更加乖巧沉靜了一些.葉璃拉著她,含笑道:"叫璃姐姐就行了,你看看她們誰跟我客氣了?云歌在璃城住的習慣麼?"

沈云歌點點頭道:"兩位徐伯母都對我很好,天香姐姐箏兒姐姐還有婷姐姐和無憂也對我很好.還有……還有云歌有義父了."

"義父?"葉璃挑眉.墨無憂抿唇笑道:"就是我師傅,師傅去飛鴻關沒跟王妃講麼?師傅云歌對醫術可比我有天賦多了,喜歡得不得了.就收云歌做義女了."葉璃挑了挑眉,她記得沈揚跟云歌的父親好像是有些親戚關系,不過這個輩分……隨即轉念一想,大概這世上沈揚和云歌也只剩下彼此這個親人了.這世上還有什麼關系比父女更親近呢?既然沈揚做了這個決定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也就不再多想了.

沈云歌連連點頭道:"對呀,義父醫術好厲害,比我爹爹還厲害.義父只要我努力學習,以後也會跟他一樣厲害的."或許是家學淵源,云歌天生便對醫術有著得天獨厚的天賦和興趣,起來眉眼間也不由得更添了幾分光彩.

"開心就好."葉璃微笑道.再看了一眼跟前的幾個姑娘,道:"昨晚用膳的時候,大舅母和二舅母還跟我如今好不容易太平下來了,急著要將三哥和四哥的婚事給辦了呢."

秦箏點頭道:"璃兒的不錯,娘和大伯母可真是等急了.偏偏三弟跟著出征四弟又遠在西陵那邊老是不會來.娘還,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讓三弟成了親再."

"箏兒!"華天香羞得俏臉通,狠狠地瞪了秦箏一眼,"平素看你最是溫文爾雅,怎麼也這麼……"

慕容婷白了她一眼道:"高興就高興,我們又不會笑話你.昨天徐家三公子一回來就巴巴的跑去給你送東西,當咱們沒看到呢?"完,還瞄了一眼華天香頭上的一只精致素雅的珍珠發簪,臉上充滿了善意的戲謔.同樣也快要成為新嫁娘的墨無憂心的躲到一邊,免得也跟著華天香遭了池魚之殃.不是她沒有姐妹,而是慕容姐姐的那張利嘴她可是招架不住的.

反倒是心思空明的沈云歌一臉的歡喜,"天香姐姐要成親了麼?云歌一定送你一份好禮物."慕容婷撲哧一笑,看著沈云歌道:"云歌,你不是又打算送要藥丸吧?"

沈云歌眨了眨眼睛,"有什麼不對麼?"

葉璃也很是不解,"怎麼了?"沈云歌制藥的手藝可是青出于藍,她出手的藥丸自然也不是凡品.秦箏掩唇笑道:"去年過年麼,云歌送了咱們家一人一瓶藥丸,去年十月伯父生日也是一瓶藥丸,結果今年初大哥的生日,還是一瓶藥丸.另外……咱們家的人,大哥收到的藥丸最多了.現在大哥看到藥丸臉色就僵硬."

旁邊的眾人也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樣,葉璃聽得有趣忍不住也笑了起來.她倒是真有些好奇清塵公子被一瓶的藥丸嚇得臉色發青是個什麼模樣.

沈云歌撅著嘴兒,有些茫然的望著眾人.她送藥丸怎麼了?她送給兩位徐伯母的是保養調理的藥丸,給箏兒姐姐們的是養顏的,給兩位伯父還有徐清塵的都是養生的藥丸啊.原來,徐家的人見這姑娘一片天真,而且人家一片真心親手制作的藥丸,也不好意思跟她起送禮的講究.不過徐家也不在意這些虛禮,真心誠意送的禮總是比虛假意的敷衍珍貴喜多不是麼?不過就苦了清塵公子,云歌姑娘認定了當初還得徐清塵重傷留下了病根,徐清塵一有個頭疼腦熱,姑娘就往他手里塞一堆各種藥丸.現在徐家的人病了都不去看大夫抓藥了,直接問徐清塵拿就可以了.反正云歌姑娘的藥總是比一般大夫開的藥效果好許多.

葉璃含笑揉揉她的腦袋笑道:"沒什麼,云歌的藥很好,這些日子醫術一定又進步了不少."

云歌眼睛一亮,"咦?璃姐姐你也用過我的藥?"

葉璃點頭,"沈先生去飛鴻關帶了一些,效果很好."云歌驕傲的道:"那就好,云歌以後一定會成為天下最有名的神醫.然後跟義父年輕時候一樣,懸壺濟世,救很多很多的人."

懸壺濟世?很偉大的理想,葉璃挑眉笑道:"大哥怎麼?"

沈云歌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道:"徐清塵?他要什麼?哦……他我一定會成為很厲害的神醫的."

看著眼前一臉坦然歡喜的姑娘,葉璃忍不住掩面歎息.果然還是自己想太多了,沒想到翩翩出塵的神仙公子的婚事竟然已經成為所有人心中的老大難問題.就連她都不由自主的想要把他跟別的姑娘拉到一起.既然徐清塵沒什麼想法,葉璃也坦然點頭笑道:"大哥的不錯,云歌一定會成為一代女神醫的."

慕容婷白了葉璃一眼道:"對什麼對?云歌的年紀比無憂還要大一歲吧?這個年紀的姑娘該考慮的是嫁給好人家,而不是要不要成為女神醫."

葉璃側目去看秦箏,秦箏抱著麟兒低頭悶笑.葉璃心中莞爾,眼眸一轉對無憂使了個眼色,無憂立刻會意的拉著云歌出去玩兒去了.

看著兩個姑娘拉著手出去,葉璃笑道:"無憂和云歌的感倒是不錯."華天香笑道:"可不是麼,她們兩個脾氣都不錯,平日里又一起跟著沈先生學醫,這才沒多少日子,外人看起來倒不像是我跟無憂是表姐妹,她們兩個才像是親姐妹了."

"云歌的事……"葉璃皺了皺眉,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

慕容婷笑道:"徐家大夫人倒是很滿意云歌做徐家的大兒媳婦,不過兩個當事人卻是一個真傻,一個裝瘋賣傻,徐大夫人又不敢去直接跟姑娘,怕嚇著人家呢.偏偏那清塵公子又什麼表示都沒有,聽把徐大夫人氣得不清."

葉璃思索了一下,道:"或許是……大哥真的沒有這個意思?"

慕容婷翻了個白眼,"沒這個意思就別耽誤人家姑娘,沈先生的義女,未來的女神醫,多少人家眼巴巴的等著求親呢."慕容婷這話卻不是笑,云歌人長得漂亮,武功又高,性格也開朗純善.這樣的性格,在高門大戶王孫權貴之家或許不太好,但是卻最得那些縱橫沙場的將軍們的心意.不知道有多少墨家軍的將軍想要給自家的兒子娶一個這樣的媳婦,更有多少墨家軍的年輕將們對這樣美麗開朗的姑娘傾慕不已.

更不用,云歌那一手深得沈揚稱贊的醫術,就這一項即使她沒有容貌沒有家世照樣有無數人捧著聘禮等著求娶她進門.可惜,這樣美麗又可愛的姑娘身邊,總是三不五時的出現一名白衣如雪,俊美出塵的神仙公子.讓無數的追求者還沒來得及出手就已經折戟沉沙黯然而退.

這也是慕容婷最看不慣徐清塵的地方,如果對人家姑娘有意思就直接一點.要是沒意思就離得遠一點別妨礙旁人的最求啊.不能因為人家姑娘從住在山里面沒見過多少人世故什麼都不懂就欺負人家啊.畢竟云歌的年紀真得已經不算了.除了華天香這樣的是因為形式所逼,這世上的姑娘家雖不是十五六歲就已經嫁人了?

"箏兒,大哥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秦箏掩唇笑道:"璃兒你可別問我,我也很少見到大哥呢.不過……我總覺得大哥……應該對云歌是不一樣的吧."畢竟清塵公子這大半年來忙得連徐大夫人很多時候都找不到他了,但是他卻還有空三不五時的陪著云歌出門逛逛什麼的,怎麼看也不像是完全沒那個意思的樣子.不過……清塵公子的心思也不是她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猜得透的就是了.

見三人討論起清塵公子的八卦,華天香也顧不得害羞了,笑眯眯的道:"要我,如果清塵公子真的對云歌有意思,只怕清塵公子要有大麻煩了."

"怎麼?"三人奇道,這世上,能讓清塵公子覺得是個大麻煩的還真的不太多,不怪三人都如此好奇.

華天香笑道:"云歌從在山里長大,那性子單純的像個孩子似得.若是一般姑娘家有清塵公子經常陪著,不歡喜若狂,至少也該受寵若驚吧.但是你們瞧瞧云歌每次那臉兒苦的."

慕容婷和秦箏對視一眼,不由得也樂出聲來.不知道為什麼,清塵公子看起來明明再和善不過了,但是云歌卻似乎真的挺怕徐清塵的.跟在清塵公子面前不像是個竇初開的姑娘,倒像是做錯了事的笨學生站在先生面前.如果徐清塵真的對云歌有什麼,那清塵公子的路還真的不太好走.

葉璃從秦箏懷里接過朝自己伸出手的麟兒,一邊笑道:"罷了,這事兒回頭我會問問大哥的.倒是三哥和四哥的婚事,大伯母和二伯母是什麼看法?"

秦箏笑道:"娘和大伯母的意思是今年八月的時候三弟和四弟的婚事一起辦.也跟楊夫人商量過了,楊夫人也沒有意見."

葉璃笑道:"那就好,看來今年咱們家喜事確實不少.到時候……天香和無憂就直接從定王府出嫁好了."

"璃兒!"華天香嬌顏緋,瞪了葉璃一眼道:"我們是聽麟兒和心兒要辦周歲宴,來看看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地方,你們怎麼淨拿我打趣?"葉璃輕歎一聲,淺笑道:"這些事自有人打理,天香你還是安安心心的做個新嫁娘就是了.這些年……委屈你了."起來,她們這幾個自己早早的嫁入了定王府,秦箏和慕容婷也先後出嫁.現在連墨寶都快要十歲了,華天香的婚事卻一直耽擱到現在.而是二十六七的年紀,在前世並不算大,但是在這個世代二十歲沒出嫁的姑娘就已經被人叫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華天香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華天香美眸微,低聲道:"胡什麼,我好好的呢."

葉璃抬手拍拍她的手笑道:"是啊,以後還會更好的."

"璃兒……你是不是要做皇後了?"見氣氛有些凝重,慕容婷連忙換了個話題戲謔的笑問道.

葉璃挑眉,笑道:"誰我要做皇後了?"慕容婷笑眯眯的看著他道:"現在定王打敗了北戎,又打敗了墨景黎和西陵鎮南王.不就該登基稱帝了麼?到時候璃兒你不是皇後還有誰是?我們又不會笑話你,有個做皇後的閨中好友,多風光啊."

葉璃微笑道:"那大概要讓你失望了,我暫時還當不成皇後."

"為什麼?"慕容婷茫然.定王當了皇帝如果璃兒不是皇後,全天下人也不能同意啊.

華天香翻了個白眼,道:"那肯定是因為定王還沒打算稱帝啊.不過璃兒……定王真的……"葉璃有些無奈的一笑,看來墨修堯登基的事確實是眾望所歸了.就連華天香和慕容婷這樣的閨中女子也不相信.

得到葉璃肯定的答案,眾人沉默了一會兒.慕容婷歎了口氣,看看葉璃道:"其實定王不登基也有好處.我這些天可是聽了不少人在打算著要怎麼送自己的女兒進宮做妃子呢.箏兒,走徐家的門路的人也不少吧?"

秦箏沉默的點了點頭,這些天確實有不少人上門來徐家攀關系.畢竟定王妃雖然姓葉,但是定王府卻擺明了只認徐家是定王妃的娘家親戚.只是葉璃才剛剛回來,徐家眾人也不想讓葉璃心煩,便沒有告訴她罷了.

其實這樣的事本就是意料之中的,從前定王府還未穩定,打天下的時候形勢瞬息萬變,可以一切皆有可能.自然沒有人在意定王到底是娶了一個妻子還是納了一院子的嬌妻美妾.就算定王不肯為了拉攏勢力聯姻,也只能定王錚錚傲骨不屑于裙帶關系.但是等到天下底定,無論是為了禮儀宗法,權貴間的利益還是為了平衡勢力,廣納六宮都是勢在必行的事.墨修堯再強勢也不可能殺光所有反對的臣子,這偌大的江山也不可能靠徐家一門就能撐的起來.這些人,正是看明白了這一點,才如此理所當然的認為一旦墨修堯登基,必然會如曆代定王一般的納妃娶妾.曆史上,打天下的時候帝後深的例子並不是沒有,但是一旦真正登基為帝,哪一個帝王不是坐擁三宮六院?

"璃兒……"秦箏有些擔憂的看著葉璃.

葉璃淡淡一笑道:"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修堯會處理好的."

慕容婷有些不放心道:"定王……"不是她不相信定王的為人,這麼多年璃兒和定王是怎麼走過來的慕容婷看在眼里也十分羨慕.但是帝王之位很多時候就意味著無數的不得已和無法選擇.

葉璃輕聲道:"我相信他.無論什麼事我們都會站在一起面對的."

見葉璃如此鎮定,慕容婷也跟著放下心來,重重的點頭道:"不管怎麼,璃兒,我們都支持你."

"謝謝."葉璃笑道.

"娘娘……"慕容婷懷里的公主扭動著身子朝葉璃伸出手,葉璃無奈只得將麟兒交給秦箏,接過心兒抱進懷里含笑道:"心兒,怎麼了?"

慕容婷看著心兒坐在葉璃懷中嫩嫩的臉蛋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不由的番薯泛酸的道:"徐伯母的沒錯,真是個沒良心的.你娘沒回來的時候,慕容姨姨天天抱著你玩兒,現在你娘回來了,就不要我了."

"姨姨……娘娘……"公主在葉璃懷中笑的更歡了,完全沒有明白慕容婷的抱怨.

華天香一邊抱著麟兒逗弄,一邊若有所思的道:"麟兒,定王不肯登基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吧?"不得不,出身功勳世家的華天香在許多事放看得倒是比秦箏和慕容婷要明白清楚.

葉璃一怔,微笑道:"他他不想上朝."

眾人無語,這算是什麼理由?

"啟稟王妃,清塵公子請王妃去書房一趟."門外,侍衛匆匆稟告道.

聞,葉璃挑了挑眉,立刻聽出了其中的不同.墨修堯這個時候也在書房里,為什麼不是王爺請而是清塵公子請?"出什麼事了?"

侍衛為難的看了看葉璃道:"王爺……王爺在書房里大發雷霆.清塵公子請王妃過去看看."

"我知道了,你去吧."葉璃歎了口氣,站起身來將心兒叫道秦箏懷里笑道:"我去去就回來."公主咿咿呀呀的抓著葉璃的頭發不肯放,葉璃無奈的蹙眉,搖搖頭笑道:"算了,帶你一起去.心兒也想父王了是不是?"

"璃兒,心兒還是交給我吧."秦箏道.定王發火她雖然沒見過,卻也聽過.可別嚇到了孩子才好.而且定王為了什麼事發火,秦箏心里也大概有個數了.輕聲道:"別人什麼都不要在意."

葉璃點點頭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好歹一陣,總算是勸著公主放了手.葉璃進去換了身衣服才朝著外書房的方向走去.

上篇:.棘手的皇位     下篇:人心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