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談判與和平  
   
談判與和平

最後墨修堯還是沒有去將北戎的使者,一轉手將這件事扔給了葉璃.不得不,墨修堯有的時候當真是任性的讓人頭疼.這頭,那些名門耆老們正在非議定王妃女子干政的事,那邊他就光明正大的將與北戎談判的事直接交給王妃去處理了.等于是毫不猶豫的往這些自以為可以干涉定王行事的老頭們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不過剛剛被定王毫不留的打了耳光的眾人在還沒商議出對策來之前也不敢多什麼,只得裝著沒看見躲在家里生悶氣.

"見過定王妃."北戎驛館里,耶律泓心平氣和的跟葉璃見禮.並沒有因為不是墨修堯親自接見自己而感到生氣.不定王妃在墨家軍的地位,直北戎現在是戰敗的一方,就沒有他們提出異議的資格.

"北戎太子有禮了."葉璃不得不感歎耶律泓的好心性,如今雙方到了這個地步都還能如此克制有禮.當然,同時也要感歎政治權勢對人心的影響,即使是號稱脾氣最剛直不阿的北戎人也學會了不少彎彎繞繞.

葉璃坐了下來,倒也不和耶律泓繞彎子,問道:"容華公主可跟太子一起來了?"

耶律泓顯然沒料到葉璃第一句話問的竟然是容華公主,愣了一下方才點頭道:"實不相瞞,容華確實跟著在下來了璃城."

葉璃挑眉笑道:"北戎王對太子當真是十分放心."北戎王將容華公主當成與墨家軍談判的籌碼,卻又在談判還未有接過的之前就讓耶律泓將人帶回來了.實在是讓人有些不明白北戎王到底是真心想拿回耶律野的和北戎將士的骨灰還是只是而已了.

耶律泓苦笑道:"在下可是和父王立下了軍令狀,一定要帶回七弟和北戎將士的遺骨.還請王妃成全.至于容華……也請王妃照拂."葉璃深深地看了耶律泓一眼,道:"太子對容華公主倒也算是深意重.總算也不辜負公主在北戎這些年……"

耶律泓輕輕歎了口氣,道:"在下無能,讓王妃見笑了.我請容華出來與王妃相見."耶律泓轉身吩咐了身邊的侍從,不一會兒容華公主便從後堂走了出來.已經換上了一身中原衣裳的容華公主顯得有幾分憔悴蒼白,比起上一次見面少了幾分明豔動人,更多了幾分虛弱和憔悴.

"王妃."容華公主盈盈一拜,輕聲道.

葉璃抬手扶住她,笑道:"公主不必多禮.請坐吧."

三人重新落座,葉璃才看著耶律泓道:"王爺將與北戎談判之事交予了本妃,想必前幾日清塵公子已經跟太子提過我定王府的條件了?不知耶律太子以為如何?"

耶律泓皺眉道:"戰馬是我北戎立國之根本,定王府一次要一萬匹戰馬,恕本王直,實在是有些強人所難.以在下的權利,只怕無法答應."

談判的事本就不是一朝一夕可成,葉璃也不在意笑道:"耶律太子不必急著答複本妃,橫豎太子也還要在璃城盤桓一段日子,不如太子在考慮考慮,同樣也可以跟北戎王商議一二.太子以為如何?"

耶律泓點點頭笑道:"多謝王妃體諒.無論這次的事成與不成,容華公主送還大楚,還請王妃多多照料,也算是我北戎的誠意."

容華公主神色淡然,垂眸安靜的坐在下首方.仿佛耶律泓和葉璃討論的不是她一般.

葉璃忘了一眼容華公主,輕輕歎了口氣道:"公主若是留在璃城,定王府自然還是以公主之禮待之.公主若是想念親人可,本妃也可派人將公主送往江南."以容華公主和親公主的身份,無論是留在璃城還是去南京,都不會有人敢虧待她的.

容華公主淡淡一笑,苦笑道:"江南……哪兒還有我的親人……容華想回長興侍奉昭陽姑姑跟前,請王妃成全."當初大楚朝廷南遷,昭仁公主跟著南下,昭陽公主卻留在了楚京.之後墨家軍奪回楚京改名長興,福熙大長公主病故,昭陽公主就一直留在長興為大長公主守孝.昭仁公主南下之後不久便病逝了,如今算來,昭陽公主卻是容華公主最親近的親人了.

葉璃點點頭道:"也好,再過些日子昭陽公主也會前來璃城.到時候公主自可與昭陽公主一道返回長興."

容華公主感激的點頭道:"多謝王妃."完,便低下頭去不再看耶律泓.耶律泓看了一眼容華公主,神色微動卻終究沒有在多什麼.夫妻十年,怎麼會完全沒有感?更何況容華公主本就是一個極為美麗又聰慧的女子,和一般的北戎女子截然不同.但是再如何,容華公主也絕沒有北戎的王位重要,今日一別,只怕是再見無期了.

葉璃離開北戎使館的時候,便一起將容華公主帶了回來.耶律泓既然已經將容華公主帶到了璃城,不管談判成不成功自然也沒有想過還能帶回去.既然如此,容華公主什麼時候交還給定王府也就無所謂了.索性便大方的讓葉璃將人直接帶走了.

回到定王府將容華公主安置好了,看著容華公主神色黯然的模樣,葉璃也只是暗暗歎了口氣並沒有在多加勸慰.以後無論定王府和大楚與北戎的關系好壞,容華公主注定都是不能再回到北戎去了.容華公主自己也是聰明人,自然不會不明白現在的局勢對她來已經算是十分不錯,耶律泓待她也算是有幾分誼了.此時的黯然只怕還是牽掛著留在北戎的幾個孩子.但是無論是定王府還是遠在江南的大楚都不能也沒有那個義務替她要回來個孩子.如今的中原人對北戎人的仇恨比北戎人對中原人更甚,那幾個孩子就算真的回到大楚也不是什麼好事.

經過幾天和耶律鴻的談判,原本一直堅持不肯退讓的耶律泓終于松口,同意以一萬匹北戎戰馬換取北戎戰死在大楚的將士和耶律野的遺骨.對于這樣的結果,葉璃並不意外.這一次大敗于墨家軍,北戎可是國力大減,北戎本身就是地廣人稀,土地貧瘠,想要恢複鼎盛之時,沒有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根本做不到.而這還必須算上墨家軍不再主動出擊,給他們休養生息的機會.以一萬匹戰馬換取暫時的平靜和喘息的機會.對北戎長遠來可能不是什麼好事,但是現在的北戎卻是沒有別的選擇.

雙方簽署和平協議的時候,墨修堯總算是賞臉親自到場了.不過,國書上簽的卻依然是葉璃和徐清塵的名字.徐清塵如今身為右相,自然是有資格代表定王簽署協議的,但是身為女子的葉璃出面卻讓北戎的使者感到有些不放心.這並非他們瞧不起葉璃,而是他們同樣明白中原的規矩和傳統.在正式場合,女子是沒有話的余地的,因此不得不懷疑這份和平協議的效用.

對上北戎人懷疑,名門世家的官員們不滿的目光,葉璃並不以為意,干脆的在停戰協議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等到雙方都交換簽署了協議,墨修堯才站起身來拉著葉璃對耶律泓笑道:"耶律太子,既然你我雙方已經簽下了國書.本王希望盡快看到那一萬匹北戎戰馬."

聞,耶律泓不由得嘴角抽搐.都中原人話喜歡拐彎抹角讓人聽的頭暈,但是耶律泓發現,話太直接了也讓人受不了.墨修堯這話的意思聽在耶律泓耳朵里就是:要不是看在一萬匹戰馬的份上,本王哪兒有心跟你簽什麼和平協議?

"定王放心,只要……墨家軍遵守約定,三個月內,一萬匹戰馬一定會送到中原."耶律泓道.

墨修堯揚眉道:"本王自然是一九鼎.一萬匹戰馬,十年內雙方都不得再掀起戰事."

耶律泓點頭,"以後北戎與定王府便是友邦,本太子敬王爺和王妃一杯."

墨修堯神色淡然,卻並沒有反對.國與國之間本就是如此,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只是永遠的利益.雖然明面上雙方從此交好,但是彼此卻都清楚,無論是北戎還是定王府都沒有那個力氣再打一仗了.只不過北戎比定王府更慘一點,定王府盡力的話還能再打一場,只不過是得不償失罷了.而北戎再打就真的是滅頂之災了.所以,北戎付出的更多一些罷了.一旦哪一日雙方中有一方緩過來了,想要動手了,所謂的和平協議也不過就是一紙空文罷了.

當西陵和大楚的使臣趕到璃城的時候,正好就是定王府和北戎剛剛簽訂了協議的時候.聽到這個消息,兩國的使者臉色都不太好看.定王府跟北戎休戰了,很有可能接下來就會將注意力轉向南面,而無論是大楚還是西陵,現在都再也承受不起墨家軍的打擊.所有人不得不面對一個鐵一般的事實,這麼多年的明爭暗斗,最後的勝利者,顯然就是定王府.

"啟稟王爺王妃,大楚和西陵的使者上門拜見."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墨修堯和葉璃正坐在院子里抱著兩個寶寶玩兒.兩個寶寶剛生下來不久就交給徐家在撫養,對此葉璃一直很是愧疚.自從回來之後只要一有時間,葉璃便會拉著墨修堯陪伴兩個寶寶,不時的墨寶也會來湊熱鬧.墨修堯對于已經長得雪玉玲瓏的公主十分喜愛,也就天天跟著葉璃帶著兩個寶寶玩兒,兩人倒成了如今這熱鬧非凡的璃城里最清閑的人了.

"怎麼一起來?"葉璃挑眉問道.

墨修堯不在意,淡然道:"兩邊路程都差不多,一起到也不算什麼.江南那邊來的是誰?"

侍衛稟告道:"回王爺,是大楚瑜王帶著新繼位的楚皇一起來的."

"瑜王?墨景瑜?"墨修堯對與大楚皇室這些王爺映象並不太多,時候可能還有些熟悉,後來長大特別是定王府出事之後和這些人幾乎就再也沒有什麼交集了.所以對于這個如今算是熬出頭了的墨景瑜也印象也不深刻.

葉璃起身將手中已經睡著了的麟兒放回床里,道:"既然西陵鎮南王和楚皇都親自來了,咱們也該出去見一見.免得失了禮數."

墨修堯點點頭,心的放下公主跟著葉璃一起出去見客了.

定王府大廳里,兩路人馬分為兩邊各據一方.大楚新任的皇帝墨隨云今年也不過才十二歲,坐在大楚這一方最前方,雖然穿著一身華貴的明皇龍袍但是神色見卻顯出幾分虛弱和驚慌.總是時不時的拿眼睛去看坐在他下手的墨景瑜.另一邊,雷騰風穿著西陵鎮南王的朝服,看上去卻是氣宇軒昂,氣度雍容.比起從前不時的急躁失措,更多了幾分沉穩和鎮定.坐在他下手的一應西陵官員皆是肅然垂眸,一副以鎮南王馬首是瞻的模樣,看上去到時比大楚更多了幾分氣度.

"王爺到!王妃到!"門外傳來王府侍從的聲音.

只見一身白衣白發的定王牽著一身青衣烏發玉容的王妃攜手而來.只是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就讓人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油然而生.

雷騰風看著眼前這一對璧人,眼眸中神色變幻,卻在霎那間又收斂了所有的緒,一片平靜的起身拱手道:"定王,王妃.本王打擾了,還請兩位勿怪."

葉璃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雷騰風,短短不過一兩月,雷騰風的變化不可謂不大.俊美挺拔的身形倒是隱隱有了幾分當年雷震霆的氣度.

墨修堯同樣打量了雷騰風一眼,不過很快便轉開了去.一揮手笑道:"鎮南王客氣了,鎮南王遠道而來,定王府蓬蓽生輝.鎮南王請坐."竟是誰都沒有提一個月之前還在打的那一場大仗,更沒有人提起雷震霆的死.雖然西陵這邊有不少人神色都不太好看,但是到底還是忍住了.

墨修堯拉著葉璃坐了下來,看向另一邊的楚皇墨隨云和墨景瑜.墨隨云站起身來,對著墨修堯卻是躬身一揖道:"隨云拜見定王叔."

墨修堯眼神微閃,朗聲笑道:"楚皇遠來是客,何必如此多禮.請坐."坐在旁邊的墨景瑜眼底閃過一絲失望,心中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笑道:"論起來,定王確實是皇上的長輩,稱一聲王叔也不為過.定王不比在意."若真的輪族譜和備份的話,墨隨云就不是稱墨修堯為叔叔,而是叔公了.不過墨修堯顯然沒有在跟大楚皇室牽扯的心思了.墨景瑜也明白,當初大楚和定王府已經撕破了臉了.只要墨修堯腦子沒出問題,那些老學究異想天開的事根本就不靠譜了.所以雖然失望卻也沒有太過在意.

墨修堯含笑不語,以他的聰敏豈會不知道大楚打的是什麼主意?只能,南京那些老頭子跟璃城里那些老頭還真是一路的,都一樣的天真!

見墨景瑜有些尷尬,葉璃含笑開口道:"楚皇和鎮南王遠道而來,想必是一路辛苦了.本妃以命人備好了驛館,還請兩位前往驛館少事歇息,晚間本妃和王爺再為兩位接風."

雷騰風沉默的點點頭道:"多謝王妃."雷騰風這些日子雖然已經沉穩許多,但是面對這殺死自己父王的大敵一時間卻也還是有些吃力的.看著眼前悠然從容的墨修堯和葉璃,雷騰風心中突然有些懨懨,也沒有心思再多什麼.

墨景瑜看了一眼明顯有些疲憊的墨隨云,也點了點頭道:"如此,就多謝王妃了."

"瑜王客氣了."葉璃淺笑道.

很快,雷騰風和墨景瑜等人都告辭離去.原本便是初到璃城,過來見個禮罷了.就算真有什麼事,也要等到歇息過來了再談.看著一行人離去,葉璃輕聲歎道:"雷騰風倒是變了不少,難怪這麼短的時間里就能夠控制住西陵,若是再過些年,只怕會是個不錯的對手."

雷騰風就是被雷震霆的光輝壓制的太久了以至于失去了銳氣.一旦沒有了雷震霆這座仿佛不可逾越的大山,雷騰風的長進和變化可稱得上是飛速的.

墨修堯挑了挑眉道:"就算是個對手,也不會是本王的對手."雷騰風想要真正成長起來還需要不少時候,到時候……他的對手自然也就不會是他了.定王殿下滿意的盤算著,絲毫沒有給自己的兒子豎了一個厲害的未來對手的愧疚感.

葉璃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淡淡微笑道:"大楚是什麼意思?"

一手攬著葉璃,墨修堯懶懶的道:"還能是什麼意思?南京那些老家伙異想天開,看看墨隨云親自來向本王示好,不定本王腦子一抽就從新和大楚歸于好了呢?"當他墨修堯沒有兒子麼?打下這麼大一片江山,就算他沒興趣,也可以留給他兒子啊.難不成還要再來一個大楚和墨家軍糾纏的輪回?

葉璃一愣,也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不得不,朝堂上這些專營了一輩子的老頭有的時候想法複雜的讓人頭暈,但是有的時候卻天真的讓人想要發笑.他們怎麼會認為在墨家軍與大楚決裂之後,在墨家軍付出了這麼多的傷亡和代價之後,定王府和大楚還會有歸于好的一天?定王府的人可不是什麼善心的菩薩.

"這應該不是墨景瑜的意思."葉璃道.墨景瑜對墨修堯雖然恭敬有余,但是卻並不十分熱絡,顯然對于這些人的打算並不怎麼看好.

墨修堯笑道:"墨景瑜能活到現在大權在握,自然不是個笨蛋.他不會不清楚這些.只不過……現在只怕他也無法完全掌控住整個大楚朝堂."墨景黎笨是笨了點,但是江南是他的地盤.而且比起墨景瑜,顯然墨景黎的手段夠狠.墨景黎在的時候這些老頭兒不敢起來鬧事,現在新皇初立,還不趁機起來倚老賣老才怪.

"你打算怎麼做?"葉璃笑問道.

墨修堯道:"本王已經打垮了墨景祁和墨景黎,墨隨云是墨寶的事兒.不然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本王跟大楚皇室的人耗上了呢,連個十幾歲的孩子都欺負?回頭……叫墨寶去看看墨隨云,免得那子閑著沒事,天天在心兒跟前打轉."

"你是……墨隨云……"葉璃凝眉,疑惑的看著墨修堯.如果墨隨云不值一提的話,墨修堯不會特意的提起還要墨寶去看他.

墨修堯低聲笑道:"我覺得……那子不定是個聰明人.至少……比他爹和叔叔聰明."

葉璃無奈的歎息,她到底不是生在皇家的人.明里的算計危險她不擔心,但是對于暗地里這些東西實在是不怎麼擅長.至少剛剛幾句話間,她完全沒有看出來墨隨云有什麼異常.

墨修堯愉悅的蹭了蹭葉璃散發著淡淡馨香的發絲,笑道:"那子的演技不錯,若不是剛剛跟他對了一眼,本王也差點被他給騙過去了.他看著本王的眼神,可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惶恐.不過到底還是個孩子,從大約也沒有人教,還是露了馬腳."

葉璃點頭,想要在墨修堯面前不露馬腳實在是不太容易.那孩子只怕是故意表現出敬畏驚恐的模樣,卻不知道過猶不及.

"墨寶……"

"墨寶若是連他都玩不過,就該讓徐清塵好好的調教一番了."墨修堯淡然道.一個從精心教導的定王府世子玩不過沒有人理會剛剛被推上皇位的皇帝,出去,他這個做爹的都會替他感到羞愧.

葉璃抬眼看著墨修堯臉上閃過的不滿,只得點頭答應,"知道了,回頭我讓寶去接待楚皇."只是萬一墨寶表現不佳被他父王收拾了,她這個做娘的也只能替他惋惜了.墨修堯收拾人的手段從來不缺新花樣,在收拾墨寶這件事上更是不遺余力.

所以,墨寶同學要心了.

定王府後院里,剛寫完了功課跑回房里探望妹妹的墨寶無端的打了個寒顫.

上篇:定王出手     下篇:誘拐皇帝